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96阅读
  • 10回复

那人的安魂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2
大家好!這裡是起始之風!

沒錯,就是我,一個挖了許多大坑卻沒有填的傢伙

我又來挖坑啦!!

認識我的人們好久不見,不認識我的也沒關係,從今天開始我們認識了

這次也不知道會寫多長,不過應該也就一些吧,暫時先歸類在中短篇吧

這次各位可能會看到以下狀況

1.不知道哪冒出來的銀髮女子

2.天知道在什麼時候有的戰爭

3.看上去奇葩無比的詭異設定

4.戰鬥場面十分接地氣,請務必傻眼

5.拋開符卡規則,愉悅的戰鬥吧!

6.大體上應該會有點嚴肅,歡樂的場景....唉唷,在看看啦

7.不保證坑會填完,請小心觀看

好了,以上!!讓我們開始吧!!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11-22
序章:亡者

寂靜的夜中,天際,繁星依舊閃爍,月亮沉默的灑著銀光,照耀整個無緣塚,飄散在空氣中的血腥味,卻是比往常更加濃烈

蜿蜒百里的血戰,橫躺著千萬枯骨,成就,榮耀,往往不屬於這些離開人間的勇士,千萬性命的犧牲,終究功歸一人,這是究竟是上天的不共平?還是世情逼迫的無奈?

遍地的屍體骨骸,無聲的在地上滴著過去曾屬於自己的鮮血,已經乾涸的紅黑色,沿途千里,彷彿昭示著逝去的性命

人間再無這些刀口舔血的戰士,他們永遠的失去了性命,軀體,金錢,感情,名字,徒留冰冷的無情數字,甚至,連數字都沒有,他們的存在就如同他們的鮮血一般,流出體外,然後消失

無數倒落的軀體中,妖怪們倒在一起,與他們的同伴們一同沉眠,唯有一名女子,拄刀而立,宛若雕像,接受著月光的洗禮,充滿刀痕的服裝早就破碎不堪,暗紅色成了衣服唯一的顏料

她仰頭向天,失去生氣的黝黑瞳孔,依然是怒瞪著天空的星辰宇宙,似是在怨恨著上天,下一刻,就要拔刀向天,對著那片夜色張口怒吼

可惜,她已經永遠失去了下一刻,即使她是這裡唯一站立著的人,即使她一個人讓無數的對手永眠,她的軀幹和四肢也已經僵冷如冰,再也無法在繼續活動,只剩沾滿了鮮血的銀色長髮,散亂的飄飛在毫無聲息的空中

突然的,一步步沉重的腳步聲,踏碎著地上的血塊,從無數妖怪的身體上走了過去,打破了這場寂靜,無言的插入了這片亡者沉眠的土地

一抹紅色的身影,夾雜著一絲白色,留著黑色的長髮,默默的踏上了這個已經失去鮮豔的紅色地毯,走向了立於土丘上,這片土地唯一一個身為人類的身體

鮮豔的火紅色看著黯淡的血紅色,兩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就這麼對立著,一個人看著天,不動如山,另一個人則是低頭望著地面,顫抖不止

火紅色的身影伸出了手,但是又縮了回去,似是不忍打擾她的動作,以免那人像過去一般將怒火轉移到自己身上,又或著是等待她向天上的群星怒吼一聲,接著一如既往的拍打著自己的肩膀,和她一同回到那個兩人相遇的神社,喝下那杯約定的酒

隔了良久,火紅色的身影終究還是伸出了那隻充滿疤痕的手,這隻手,經歷過屬不清的鍛鍊和戰鬥,一邊刻畫著征戰痕跡,一邊奪取著妖怪的性命,這次,這隻手失去了以往的狠戾,溫柔的撫在了那人的臉上,闔上了她的雙眼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11-22
第一章:記事本

幻想鄉,過去東之國的一隅,在大結界隔離下,人妖鬼神共處一地的所在

在這片土地上,曾有著數場毀滅性的戰爭,譬若原住於此的龍神與妖怪賢者們爭戰,又如成功建立幻想鄉的她們和外界瘋狂突入而來,那些妖怪們的烽火,又或著吸血鬼們對於這片土地的入侵

不過這些都已經是往昔的煙塵,終究只能是一些老妖怪們茶前飯後的配料,這個名為幻想鄉的血池已經乾涸,殘留的血跡也會在時間的洗刷下離去,符卡規則的誕生改變了這個殘酷又美麗的大地,用彈幕組成的光芒漸漸的沖淡了狼煙烽火的血腥味

距離紺珠事件完整落幕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該走的都走了,該回去的也都回去了,看起來幻想鄉應該是避免了一場不必要的騷動,再度的回歸了日常

”啊啊,大豐收啊~”黑白的魔法使站在自家的門前,清點著從魔法之森深處撿拾來的蘑菇,名為霧雨魔理沙的金髮女孩是個自立更生的人類,辨別蘑菇種類著實是個重要的任務,這個充斥著瘴氣的森林確實豐富了植物的種類,而且各自的特性也是顯著無比,要是將發射彈幕用的爆炸型蘑菇吃進肚子裡就不是件趣味的事情了

”(這次的收穫有點多啊,挑一點好料給靈夢吧,這個可以當香料的代過去吧,加在火鍋裡面似乎不錯,喔,這個營養特別多,那傢伙比較省,每一餐都吃的很少,只能在質量上挑好一點的了。)”想著想著,霧雨的少女抬著頭,看著天空中被霧氣遮蔽的天空,這樣的天氣實在是有些遭,整片天空沒有半點青藍,飄散在空氣的露珠,濃重的足以讓人直視太陽,濕氣遍佈著她的周身,不過也正是這種特殊的環境,造就了讓這片叢林充滿的魔法材料和足以自給自足的大量食物

啪的一聲,一疊紙砸在她的臉上,將魔理沙的臉上染上了點紅腫,同時一起染上的,還有一些墨水漬,這疊紙上充滿了文字和照片,摸起來還是熱的,看來是剛出爐不久,不過這份嶄新的報紙正躺在濕濘的泥土中

”啊啊,不好意思,東西掉了......嗚啊,已經髒掉了!”

”果然是妳啊,射命丸......”魔理沙摸了摸被砸的有些疼痛的臉,淡然的看著正對著自己報紙慘叫的天狗少女說道:”這次是要推銷什麼東西給我嗎?”

”很可惜,沒有呢。”天狗少女拉了拉身上的白色襯衫,整理了一會自己的服裝儀容,然後說道:”這次我趕著回山,天魔大人突然發布了召集令,說是要山裡面所有的妖怪都回去一趟,好像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的樣子,啊,報紙已經髒了,現在也沒空拿去賣了,就送妳吧,我先不打擾了,有緣再見吧。”

將自身的事情解釋清楚後,天狗少女身邊便颳起了一陣狂風,熟悉的妖怪記者瞬間離開了霧雨的視線之外

”這麼急啊,沒有推銷和拍照的射命丸文?真是詭異,報紙寫了什麼呢?”魔理沙打開了沾有泥土的報紙,仔細的看了看:”什麼嘛,都是些過去的訊息啊......嗯嗯??這是什麼鬼東西??記事本??我來看看......”

”八雲紫與地子曾經的關係......話說回來地子是誰?”

”天魔大人沉睡千年的原因......不是說要召集妖怪嗎,怎麼沉睡了?”

”整天呆在天魔大人寢室之中,那少女的秘密......感覺很不得了啊,寫這種上司的八卦不會被滅口嗎?”

”臉色發紅跟蹤在冰之妖精後面的冬之妖怪......這是什麼東西?”

”霧之湖底通往著奇妙的世界......嗯,是在說那個地方嗎?”

”從地底內廢棄的神社遺址中偷走鬼之劍的謎樣人物......應該是那個大姐呢,話說那把劍本來就是她的吧,好久沒見面了,突然很懷念大家啊。”

一邊翻頁一邊嘀咕的霧雨,一臉興致的看著這本記載著各種事情,這時,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詞

”命蓮寺被不知名的人物攻擊,眾多妖怪倒下......喔,後面還加了個一杯茶的符號,看來挺重要的。”

霧雨魔理沙歪了歪頭,細細的思考了一下,將筆記本順手塞進了頭上帽子中的夾層,開始收拾起了形形色色的蘑菇,接著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內

這間屋子內部雜亂無比,各式各樣的東西都堆疊在地上,從書本到長劍,再從小刀到法杖,五花八門,幾乎什麼都有

”是不是該整理一下這裡了?”魔法使嘀咕著說到,然後走到了一旁稍有空間的木桌旁,將整理好的蘑菇放在了桌上:”管他的,先將魔法的材料弄好再說吧。”

磨理沙小心的切碎了蘑菇,拿起了一個裝滿綠色液體的小瓶子,接著將蘑菇和黏稠的液體一同倒進了燒杯中,開始了她的每日工作

”(提煉魔力這種事情,不論做都能收到成就感啊。)”霧雨魔理沙微笑的想著:”(都是師傅和大家的教導,我才能獨自生活著呢,下次試試看魔法以外的東西吧。)”

花了許多時間完成了各種工作後,黑白的魔法使將瓶瓶罐罐清洗整理了一下後,又再度了看了看家中雜亂的樣子,然後下了結論:”哎呀,有點累了........還是下次再整理吧!”

做好決定後,黑白的魔法使迅速的從屋中拿出了許多東西,然後通通塞進了戴在頭頂上的巫師帽,明明可以自己飛,但是為了形象而使用的掃把,還有戰鬥時常用的八卦盧

每天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好了,是時候該做點其他的日常生活了

”該去神社轉轉了。”魔理沙充滿著期待的表情,跨上了掃把,雖然她其實能夠自己飛起來,但是這是風格問題,魔理沙並沒有改變這種風個的想法:”不知道靈夢吃早餐了沒有,過去幫忙加點料吧。”

魔理沙騎在掃把飛翔著,欣賞著幻想鄉的天空和山林,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飛翔了,對於在空中飛行已經相當習慣了,就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樣

這是個相當和平的一天,昨日依舊,今天亦然,妖精們在叢林中無憂無慮的嘻笑著,偶爾有看到一些妖怪們在空中打彈幕遊戲,人類們則是在自己的村莊活動,小小的幻想鄉,充斥著盎然的生機,看的魔理沙神清氣爽

”啊啊,今天可真是不錯啊。”

她看向了天空中馴和的太陽,白色的殘雲圍繞著蒼藍的天空,讓她有種想到有頂天串門的心情

黑白的魔法使速度相當快,不一會就到了陽光明媚的博麗神社,和魔法之森濕黏的天氣不一樣,陽光溫和的照耀著整個木造建築,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通往此地的石階已經經過清理,上面已經沒有昨晚沾黏上的落葉,一旁的頂著奇形雙角,外表像是蘿莉的鬼,則是臥在一旁的樹梢上喝著酒,遠處擺在桌上的籠中小人則是呼呼的睡著,這個過去原來只有一人居住的神社,看起來變的稍顯活力

這一代的博麗巫女依然是扮演著亙古不變的傳統,一如既往的維持著這片土地的平衡,在這代巫女上任的這段日子,異變超乎尋常的多,傷口意外的少,如經鬼能夠在神社喝酒,就是一個範例

魔理沙漂浮在空中,飛向了臥躺在樹上的那名鬼,打了個招呼道:”唷,萃香。”

”啊,魔理沙嗎。”茶色頭髮的鬼,抬起了充滿酒意的眼皮,朝著魔理沙招了招手,然後說道:”要來找靈夢的吧。”

”我還什麼都沒說........嘛,正解就是了,靈夢人呢。”魔理沙看向四周,並未看到熟悉的紅白身影,平常的這個時候,名為博麗靈夢的友人應該端著茶在這裡發呆才是

”嘛,誰叫妳這麼好猜呢,每天都來串門。”萃香表示很正常:”是來送食物的吧,她剛才離開了,說是去命蓮寺。”

”這樣啊,那食物就先放這裡吧。”魔理沙從帽子的夾層中掏出了一袋蘑菇,送到了萃香手中,然後點頭說道:”也沒有別的事情了,我先走了唷。”

”啊,這麼急啊,是要去命蓮寺呢。”萃香抬起手揮了揮,弄出了數個迷你版的自己,讓她們拿著蘑菇跑進了神社,然後說道:”妳這帽子挺有趣的,塞的下這麼多東西。”

”比不上無限產酒的酒壺啦。”魔理沙笑著離開了

伊吹萃香看著愈來愈遠的身影,醉態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精光,開口說到:”紫,在的吧。”

”紫大的話,不在喔。”突然出現的身影,藍衣黃髮,像是道袍的朴俗又不太像,身後生著九條巨大的尾巴,頭上帶著的帽子遮蔽了獸耳,臉上透露著一絲神秘感,就那樣站在萃香旁邊的空中,彷彿本來就在那裡一般

”啊,是藍啊,嘛,也沒關係,說吧,那間妖怪寺廟我也去調查過了,這次的事情倒底是怎麼回事?”伊吹萃香的眼神乍變,剛才滿臉的醉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和穩重的神態

名為八雲藍的妖狐回答道:”萃香大人應該還知道吧,在吸血鬼異變前,幻想鄉還有兩場戰爭,其中一場,是距今二十年前的戰爭。”

萃香思索了一下,然後疑問的說到:”是妖怪戰爭那次?那是我已經離開的事了,我並沒有參加呢。”

”時勢造英雄。”八雲藍帶著點嚴肅的說著:”按照她生前的性格,這是場屬於妖怪的災難。”

"唉呀呀,因為生前習慣,所以不遵守彈幕規則的人嗎?"伊吹萃香看了身旁的妖獸一眼,然後問道:"紫她,死去哪了?"

"關於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去見其他的賢者大人了。"八雲藍老實的回答道:"還有,這次的事情,紫大人說她不會插手,要我想辦法解決。"

"這樣啊......"伊吹萃香看像了天空,一臉無奈的說道:"一如往常的不負責任啊,那個老騙子。"
离线wschs
发帖
33
樱饼
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11-22
啊拉,终于有人回来了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11-25
回 wschs 的帖子
wschs:啊拉,终于有人回来了 (2015-11-22 22:17) 

恩,打算在這更新點文章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11-26
第二章:命蓮寺

大門深鎖的命蓮寺,黑白的身影站在這個龐然的木造建築物面前,感覺到了一絲違合感

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刺鼻味,凝重的氣氛散落在整個寺廟的周圍,雖然整個命蓮寺從外觀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現在的命蓮寺在魔理沙看來,正透露著極端的不尋常

”這是怎麼回事啊?”魔理沙來到命蓮寺的大門前用著稍微大聲的嗓子喊道:”有人在嗎?”

無人回應,一片安寧

”魔理沙??”黑白的魔法使身後傳來了一個稍微熟悉的聲音:”太好了,能幫個忙嗎?”

”一輪??”霧雨魔理沙看向了來人,眼前的藍髮少女,和她身邊那團老爺爺般的雲團,有些奇異的說到:”要幫什麼忙嗎?”

雲居一輪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青色頭巾,禮貌的請求道:”是這樣的,昨天我去妖怪之山辦事情,今天一回來就看到寺院被結界封鎖了,可以幫我把這個結界處理掉嗎?我和雲山用了許多方法都沒辦法進去。”

”結界??”魔理沙皺了皺眉頭,走近了寺廟,輕輕的觸摸了命蓮寺的大門,在接觸煞那,一道五彩光華閃過,將她的手指彈向一旁,黑白的魔法使看著微微生疼的手指,若有所思的嘀咕道:”這是靈夢設下的結界啊,她將命蓮寺封鎖起來是要做什麼?”

”我去看一下。”扔下這句話後,黑白的魔法使飛了起來,在寺廟的外圍巡視了一會兒,她發現整間命蓮寺已經完全封閉,設置結界用的靈符貼在寺院外圍的圍牆上,將整個建築物完全的封鎖,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除非設下這個結界的人,也就是靈夢本人,不然誰都別想知道裡面究竟有什麼狀況

”有結果嗎?”一輪問道

”沒辦法。”魔理沙搖了搖頭說道:”靈夢的結界相當嚴謹,沒有什麼比較脆弱的地方,加上結界本身也相當堅固,只能硬闖了,但是靈夢會突然大費周章的設置結界,肯定有她的原因,畢竟能讓她認真起來做事的機會很少。”

一輪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道:”唔,但是突然就封鎖寺廟這種行為實在難以接受,姐姐她們也不知道是否還在裡面,也沒有任何其他訊息,不知道博麗靈夢人在何處?”

”這個嘛......我也是聽說她早上來過這理才來查看的啊。”魔理沙這下卻是有些疑惑了,剛才再神社的時候,伊吹萃香當時說靈夢才剛離開,現在這裡多了層結界,也就是說靈夢不是在結界內部就是設置完結界就馬上離開了,那麼,究竟是怎麼回是呢

正當兩個少女正在門前不停的探討和思索時,寺廟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陣碰撞的聲音,接著又傳來了一道道奇異的破碎聲響,兩人立刻錯愕的看向了命蓮寺的大門,對目前的即將發生的狀況作出了判斷

”結界要破碎了!!”

兩人還來不及反應,一聲巨大的鳴爆聲響起,貼在寺院圍牆上的靈符一一爆碎,空氣扭曲變形,下一個瞬間,整個兩個少女只看到強光一閃

而命蓮寺之中,聳立起了一道突破天際的黃色光柱,一團黑色的霧氣從那道光柱中爆射而出,往著遠方竄去

”(是什麼東西能從靈夢的八方鬼縛陣逃脫!?)”

魔理沙驚愕的看向了那團黑霧消失的方向,然後回頭再看,熟悉的紅白身影正和另一個黑色的身影漂浮在寺院的上方

”魔理沙(一輪)!別追!”兩個焦急的聲音從那兩人的口中傳了過來

”唉?”魔理沙和一輪有點在意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不過基於信任,依然是呆在原地

”一輪!妳回來了嗎?敵人有些棘手,先進來再說。”這時,一道熟悉的的黃色中帶有點黑色的身影從爆碎的大門鑽了出來,然後對著一旁的魔理沙的問道:”魔理沙?妳來這裡作什麼?”

”啊,是星啊,我是來......嗚啊!!妳的手!?”魔理沙用著比對方更加驚奇的語氣,指著她空曠的右手說道

”沒什麼,斷了而已,我是妖獸,沒幾天就能長出來的,魔理沙也是來幫忙的吧?那快點進來吧,一輪妳也是,手臂的事情我會解釋。”說完,虎的妖獸就這樣一只手拉著黑白的魔法使進入了寺廟之中

魔理沙和雲居一輪還打算問清楚手臂的事情時,眼中的景色卻是讓她們呆愣在那裡,任由寅丸星拖著自己,往內部走去

一踏入命蓮寺,一片片的暗紅色立刻充斥在霧雨的眼簾,讓原本就空氣充斥著的腥味感覺上更加嗆鼻,猙獰的利痕爬滿了地面,最大的一條痕跡就匍伏在剛進門的魔法使面前,刀痕一路延伸,將整個命蓮寺硬是分成了兩辦

附近的景物也沒有一處完好,看上去遭到了物理上強制性的破壞,石像或著樹木之類的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似乎是被什麼鋒利的東西給切成了碎片,就這樣各自的橫躺在地面上,沾染著程度不一的血跡

建築物更是悲慘,各種奇形的破壞痕跡殘留在上面,已經有些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了,只能看的出原本建築物的材料應該是木頭,就這樣倒坍在地上,看樣子可能是遭受到單純的力量摧殘

呆愣了片刻,魔理沙才好不容易反應了過來,語帶詫異的問到:”這是怎麼回事!?”

”被不知名的敵人殺了進來。”寅丸星苦笑著說道:”那些血跡都是昨天晚上留下來的,那個傢伙一路從墳墓殺到正殿,要不是聖發現的早,恐怕就有幾個在墓園徘徊的妖怪被砍死了,而且那東西的速度相當的快,我們幾個準備圍攻的時候那東西就逃跑了,今天早上還來不及整理環境,那傢伙又殺了回來,因為靈夢小姐剛好也在場,所以就拜託靈夢小姐封鎖整個命蓮寺,打算這樣將那傢伙拿下的,沒想到還是給她溜了。”

”真慘。”一輪喃喃的說道:”好久沒有被拆成這副德行了,沒有人員死亡吧?”

”沒有,昨晚受傷的妖怪都在大殿上躺著,原本打算在今天移送去永遠亭作治療的,但是今天敵人來的太急,所以什麼事情都還沒處理好。”

”南無三。”身著黑色色調衣服,留著長髮,外觀為成年女子的人從一旁走了過來,魔理沙對於這個人相當有映像,畢竟是這間寺廟的住持,名為聖白蓮的女子開口說道:”有位傷者似乎知道那個襲擊者的真相,不過還在昏迷當中,一輪,妳去妖怪之山辛苦了,那邊說了什麼嗎?”

”沒說什麼別的,只是要我轉交一封信件給聖大人,是妖怪之山一位叫做天魔的妖怪寫的信件。”雲居一輪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封信件,交給了聖白蓮

”辛苦妳了,先去裡面做一會兒吧。”聖白蓮微笑了一下,將信件拿在了手中:”魔理沙也進來坐一下吧,我會將狀況告訴妳的。”

魔理沙抓了抓頭,接著也就跟著其他人一同走進了一棟稍微完好的建築,在這棟建築四周的牆上都開了幾個”窗戶”,不過還算能讓人躺著,天花板開了一個比較大的”天窗”,而在稍微破爛的地板上,躺著幾個妖怪昏迷不醒的妖怪

魔理沙仔細的看了看,發現幾個認識的人幾乎都在照顧人,雖然身上掛了各種木架繃帶

”這可真慘啊。”魔理沙發出了感嘆:”幻想鄉多久沒出現這種程度的廝殺了??”

”很久了吧。”博麗靈夢默默的走道了魔理沙的身後,然後開口說道:”至少紅霧那次之後就沒怎麼發生了,也不知道那個東西到底是外來者還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總而言之,那個東西必須解決才行。”

”啊,靈夢啊。”魔理沙看向了身後的紅白身影:”早啊。”

”早什麼,連茶都來不及喝就跑過來了。”博麗靈夢一臉無聊的說道:”累死了,我可是接到那只狐狸的通知才來這裡的,沒想到這麼麻煩,紫她為什麼不自己來啊,也不給我點報酬。”

”好啦,好啦,回家我請妳吃飯嘛,先消消氣。”黑白的魔法使想了想,然後對著一旁的聖白蓮說道:”話說回來,白蓮妳不是說有人知道那東西的真相嗎?那人在哪裡?”

”在這裡。”聖白蓮指向了角落處一個少女說道:”她是最早發現入侵者的妖怪,同時也是受傷最嚴重的一位,她在昏迷前似乎說了些什麼,不過當時的她太過虛弱,所以沒能透露出什麼消息。”

”這樣啊......”霧雨魔理沙和博麗靈夢一同走到了那名妖怪的身旁,仔細的端詳著這名少女

她腦袋和身體上都包裹著止血用具,正在微微的吐著掙扎的氣息,雙眼輕輕的闔著,這名少女似乎是個實力不錯的妖怪,依照這個傷勢看來,普通的妖怪早就已經死亡了

”真是可憐啊。”霧雨魔理沙從帽子中掏出了一顆水藍色的珠子,放在了她的枕頭旁,似乎是做為安慰的禮物

”好嚴重的傷勢,這是要取敵人性命才會做出的手段。”博麗靈夢立刻判斷出了狀況,然後開始發問:”喂喂,聽的道嗎?”

”這種狀況能聽的道嗎......”一旁的魔理沙有些無語的說到

”少囉唆,安靜點!”靈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後輕輕的將耳朵貼向了那名少女,小聲的說道:”她似乎醒了,讓我聽聽她的回答。”

魔理沙見狀,聳了聳肩膀,表示沒有意見,既然靈夢覺得對方醒了,那對方十之八九就是醒了,這就是所謂的直覺的力量

果不齊然,在一陣寂靜之中,傳了一陣細不可聞的聲音:”博.........麗?”

靈夢轉過身來,意識所有人安靜,而其他人也是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靜靜的看著那名妖怪

妖怪少女微微的睜開朦朧的雙眼,低聲的呢喃道:”原.....原來.......如此........果.........然是.......因果報應......麼?”

”我想問妳一些有關昨晚的事情,能夠回答嗎?”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博麗靈夢依然是輕聲的問道

”回........回來.......”少女輕聲的吐出了兩個字,然後在度沉默

”??回來?什麼東西回來?”靈夢有些疑惑的問到

”.............她......回來......”少女吃力的吐出了幾個字,然後細微的喘氣著,似乎是沒有力氣繼續說下去了

博麗靈夢看向了魔理沙等人,然後斟酌了一下,決定問出最後兩個問題:”她是誰?為什麼要襲擊這裡?”

”........銀.......銀殤.............銀殤!她....呃!...她....她果然.....果然...咳咳!......報......報應啊!.....戰爭....刀.........妖,怪,之,山......嗚!”

少女聽到靈夢的問題,猛的激動了起來,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幾句話,然後嘔出了數口鮮血,昏死了過去

”銀殤?戰爭?妖怪之山?”魔理沙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幻想鄉已經有多少年沒有戰爭了?難道襲擊者是過去的人?”

”也許是過去在戰爭中死去的人復活了?”雲居一輪推測道:”就向隔壁那些人一樣的那種人?”

”不太可能。”博麗靈夢反駁道:”那些傢伙至少能夠交流,不至於連一句話都不說就突然砍過來。”

”對了,妖怪之山給的信件。”聖白蓮似乎想起了什麼,將手上的信件拆了開來:”天魔不會突然要給我信件,而這裡又突然遇到襲擊,也許信裡面會說什麼。”

聽到聖白蓮這麼說,所有人都起了興趣,圍向了聖白蓮,緊盯著白蓮手中的信件,而那張信紙上只寫著一行字

”詳情請問八雲藍,天魔筆。”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11-28
第三章:天魔

”這是什麼東西!!”博麗靈夢狠狠的將紙張從聖白蓮扯了過來,翻到了背面,赫然發現上面也寫著一行字

”附註:請不要撕信,感謝配合。”

”開什麼玩笑!!”紅白的巫女感覺理智線似乎斷掉了:”我辛苦的從那只狐狸聽到要來這裡的訊息,跟不知名的東西打了一場沒結果的戰鬥,然後聽一個不知所云的線索,還聽到一半就沒了,接著又寄來了封信要我回去找那狐狸,這不是整人嗎!!”

”呀啊......冷靜點嘛,靈夢,負責將信拿回來的人都沒生氣呢。”魔理沙輕輕的將信紙拿了過來,揣在了手上說道:”還有啊,妳想想,天魔的親筆信耶,說不定很值錢喔。”

”........”博麗靈夢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先不提這個了,先解決目前這個麻煩比較要緊。”

”這樣就對啦。”黑白的魔法使說道:”先整理一下狀況吧,剛才那個妖怪說了什麼,大家還記得吧?”

”記得。”雲居一輪如此說道:”她說了銀殤,回來,報應,戰爭,妖怪之山,還有刀。”

”訊息太少了啊。”靈夢低語著,然後對著聖白蓮發問:”那個妖怪,以前都來做些什麼呢?有沒有什麼習慣?”

”這個嘛,我記得我在幻想鄉開始傳教沒多久她就過來了,似乎是有著什麼心事,以前問她的時候,她也搖頭不答,基本上沒什麼存在感,不過對幻想鄉非常了解,曾經提到很多過去的事情,不過綜合報應這個詞,她應該參加過戰爭吧?”

”這樣啊。”靈夢點頭說道:”,她所提的那些字,銀殤,完全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而且,這怎麼聽都不像是名字啊。”

”確實”白蓮想了想,然後說道:”可能是外號吧?”

”還有回來。”一輪開口說道:”這有很多意思呢。”

”再來就是戰爭。”魔理沙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幻想鄉已經沒有戰爭很久了吧?上次戰爭是在什麼時候,有誰記得嗎?”

命蓮寺的眾人搖了搖頭,似乎完全不知情,而靈夢則是也是對看著自己的魔理沙擺了擺手,表示不知道

”沒有有用的線索啊。”魔理沙搖了搖頭說道:”那只能去問八雲藍那傢伙了吧,畢竟信上是這麼說的。”

”不過傷者要處理一下才行呢。”聖白蓮如此說道:”要是再來一次那就麻煩了。”

”那我負責代沒受傷的人去永遠亭掛病號吧。”一輪這樣說道:”星的手臂也需要治療,與我一起去吧。”

”那麼就這樣決定了。”靈夢拍板說道:”我和魔理沙去找八雲藍那傢伙問清楚狀況,追擊的事情交給妳們,這樣沒問題吧?”

”可以。”

見到聖白蓮點頭同意,靈夢就伸出了手,拉著魔理沙飛了起來,也不管魔理沙的表情,就這樣朝著青色的天空飛竄,回神社找九尾的式神去了

同一個時間,妖怪之山,幻想鄉唯一的火山,眾多妖怪的聚集之地,廣闊的森林包圍著山腳,這個這裡擁有著豐富的種族和地形,樹海,溪谷,湖泊,瀑布,甚至在山頂之上的有頂天,都各自居住著各種妖怪和生物,而河童和天狗更是佔了多數的人口,並緊密的結合成了一個社會型態

在這座山的深處,一棟戒備嚴密的建築物內,正進行著一場天狗高層的會議,大天狗們圍繞著一張圓桌,漠然不語,而首席的位置,則是坐著一名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子

天魔,她的名字

她幾乎是妖怪之山公認的領導者,曾經率領著大匹妖怪戰勝了無數場戰爭,在遷移至幻想鄉後,也帶領著天狗參加數場重大戰役,現今的妖怪們能擁有這座山,天魔功不可沒

身穿綠色色調衣服的她,靜靜的看著會議室窗外的景色,用著黝黑色的瞳孔欣賞著整個天空,黑色的長髮無聲的垂在地上,頭上掛著一副全罩式耳機,手中捧著茶水,散發著不可名狀的威嚴,就這樣座在那裡

”...............”幾名大天狗沉默不語,過了良久,她們才看向了旁邊一位站在門口的白髮女子,而後者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輕輕的走到了這位最高上司的身邊,將手伸入了這位黑髮御姐的口袋,拔掉了耳機線

”??”天魔輕輕的轉過了頭來,帶著深沉的目光放下了手中的白瓷製茶杯,用著手指撫摸了自己的口袋,然後淡淡的耳機摘了下來

”啊啊。”她輕微的瞇起了眼睛說到:”好像沒電了呢。”

”不,天魔大人,不是沒電。”白髮女子將手中的耳機線舉了起來:”耳機掉了。”

”喔,這樣嗎?”天魔接過了耳機線,輕聲的說到:”多謝。”

”天魔大人,請等一下。”正當天魔準備再度戴上耳機時,一旁的白髮女子在度發話了:”在開會呢。”

”喔?喔!這樣啊。”天魔放下了耳機,將它擺在桌上,然後開口說道:”那麼......唉?話說回來我召集這次會議是要做什麼?妳們哪個人記得?說來聽聽。”

”..........”一旁的某位大天狗拿起了一杯茶,輕輕的啜了兩口,然後淡然的說道:”這是我們幾位聯合向您發起的會議聲請,是要討論這次封山的事情。”

天魔轉了轉眼珠子,看向了天花板一陣子,思考了大約五秒鐘,然後恍然大悟的說道:”喔?啊!是這麼回是嗎?難怪我沒映像,那麼大家叫我來是要做什麼?”

”..........”幾位大天狗沉默不語,只是看著白髮女子

後者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口說道:”天魔大人,關於這次封山的事情,我們希望您能夠........”

”啊,啊,時間到了。”天魔又看了看天花板,突然說道:”是時候該解散了吧?會議時間已經結束了。”

”那麼,天魔大人,請佔用一點您的休閒時間......”白髮女子依然是用著平穩的口氣說道

”不行,我要睡了,除非又有哪路神仙跑過來,不然至少再過二十年才能來叫我。”天魔搖了搖頭說道,然後走向了會議室的出口

”........天魔大人。”白髮女子抓住了這位上司的手臂

”噯,在聽喔。”天魔淡定的回答

白髮女子用著不變的語調說道:”距離會議結束還有一段時間,請您安靜的坐下來,好嗎?”

”這算是請求嗎?”天魔語帶疑惑的說道

”請留下來。”白髮女子回答道:”這樣,可以吧。”

”..........”天魔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又過了大約五秒,然後說道:”準了,你們有什麼話就快說。”

然後,她帶上了自己的耳機

”..........”白髮女子深深的吸了口氣,伸出了雙手,輕柔的摘掉了這對耳機,接著,這麼說道:”天魔大人,我要開始報告了。”

”可以,耳機還我。”天魔盯著她說道

”.................”在場的眾大天狗沉默不語,唯有白髮女子依然在與天魔對話著:”我可以問問您為什麼一定要帶著耳機開會嗎?”

天魔歪了歪頭,稍微的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啊,不,只是想添加一點背景音樂。”

”這樣聽的到會議內容嗎?”白髮女子問到

”聽不到。”天魔很老實的回答

”................天魔大人。”白髮女子還是很平靜的說到:”可以開始今天的會議了嗎?”

”準了,但是耳機還我。”天魔依舊盯著天花板看啊看的

”天魔大人!”白髮女子咬牙切齒的說道:”請您有點自覺!好嗎。”

”嗯,我一直都很有喔,自覺什麼的。”天魔喝了口茶,然後看了看自己的茶杯,將她遞到了白髮女子的面前:”要喝一口嗎?”

”..........”幾名大天狗默默的將自己眼前的茶喝了下去,然後個自對著白髮女子搖了搖手,意識著她冷靜下來,不過後者似乎沒這個打算

”天魔大人,現在是在開會,請您認真點!!”白髮女子有些急躁的說到:”這次您下令將所有妖怪召集回山,很多妖怪都頗有微詞,這次又下令封山,實在是有點......”

”我覺得沒什麼啊。”天魔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畢竟是那孩子啊,為了安全著想,這是必要的吧?”

”不是每個人都認識銀殤的!!”白髮女子的語調顯的有點激動:”有很多妖怪都是那場戰爭之後才進入幻想鄉的,妖怪們的個性您也不是不知道啊,所以,請您再考慮一下!!”

”唉唷......”天魔一臉無奈的看了看窗外,似乎是在覺得麻煩

”還有命蓮寺的那封信!”白髮女子說道:”將別人邀請上山之後,只寫了一行字就要她回去,這根本是在玩鬧啊!您有好好思考過這樣做的後果嗎!”

”那個.......啊哈哈,有什麼事情就交給那個九尾解決嘛,有什麼不好的.......啊,真是的........我要走了!”

天魔抓了抓頭,抓起了桌上的耳機,迅速的戴在了頭上,像是逃跑一般的飛了出去,整體動作兇猛流暢,連在場的幾位大天狗都來不及看清楚

”天魔大人........天魔大人!!”白髮女子有些氣惱的看向了那些依舊坐在自己位置上淡定喝茶的大天狗們,急躁的說到:”各位大人都沒什準備要做的嗎!?”

”嘛........追上去也沒用啊。”一名大天狗有些無奈的說到:”天魔大人的速度是整個幻想鄉最強的,除了天魔大人的童年玩伴以外沒人追的上,而且,那位大人可是擁有著操縱欲望的能力,就算追上了,也會突然失去將那位大人叫回來的想法啊。”

”是啊,上次追出去,反而認錯了人,畢竟那位大人連”想看到誰”的慾望都能輕易的操縱,那次竟然將一位普通人帶回來,真是丟臉丟到整個山裡啊......。”

說到這裡,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似乎是回想起了各自的那些糟糕回憶

”沒辦法,再讓那位大人休閒一下吧。”幾名大天狗對視了一眼,嘆了口氣,其中一位看上去向是少女一樣的傢伙,帶著無奈的語氣說到:”這次封山的事情,就由我們出面協調吧,反正是天魔大人的命令,應該沒問題的吧。”

”真是的,明明戰爭的時候就是這麼的可靠,就不能在負責任一點嗎?”

至於那位從會議室溜出去的天魔,在身旁颳起了一陣陣強烈的風暴,以肉眼不可見的極速飆飛著,帶在耳朵上的耳機幫助這名強者失去了噪音的干擾,在高空一路直竄,在一片蔚藍的天空中停了下來,然後開口說道:”八雲紫,可以出來啦。”

”啊啦,風吹雲散,風停雲至呢。”這時,天魔的身邊,一位女子就這樣站在那裡

她穿著與八雲藍有些相似,然而並非是藍色的色調,而是紫色的衣著,東方式的道袍混雜著西方式的雍容華貴,帶著一頂看似睡帽的帽子,頭髮就在高空的風中不停翻湧,製造出一道道金色波浪,手中拿著的並未打開的傘輕輕的拄在空中,露出了一抹微笑

而在一旁的天魔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她說道:”八雲紫,妳從剛才會議開始時就一直在和我打信號,這次又是什麼事情?有一杯茶的程度嗎?”

”那還用問?”八雲紫說道:”我是來邀請妳到我家的。”

”久違的老友聚會嗎?”天魔露出了微笑,開口說道:”可以啊,能讓我休息的話。”

”話說,真虧妳敢寫那種信件啊。”八雲紫笑著說道:”這一代的博麗可是很生氣喔。”

聞言,天魔一臉得意的說道:”沒關係,這不要緊,反正事情已經推給妳家的小狐狸了,所有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那就沒問題了。”

”妳好自信啊,就不怕出事?”八雲紫平靜的問道

”不會出事的,靈夢是個怕麻煩的傢伙,命蓮寺的那幾個修養也不錯,下次我帶著茶水登門道歉就好了,魔理沙嘛......呃,我再去道歉吧。”

”隨便妳吧。”八雲紫點頭說道:”那麼,剩下的就交給我家的藍來處理吧,我們來解決其他的事情。”

說話間,八雲紫在天空中打開了一條裂縫,在那條裂縫中,充斥著各種名為酒的存在

”說的好,不管怎麼樣,先去妳家吧。”天魔平靜的說道:”反正,剩下的,交給那只小狐狸就可以了吧。”

”沒錯,交給她就行了。”八雲紫露出了詭異的微笑,如此說道:”因為這次的事情,只有她能負責解決啊。”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12-05
發早了,下次在更改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12-06
第四章:不殺人

紅白的身影正數從中走著,穿著著巫女的服飾,和現任巫女博力靈夢不一樣的是,她已經是個成年的女子,而且身上充滿了戰鬥和修練所留下的疤痕,她就這樣走著,踏過了許多的落葉,在鞋上沾黏了幾些泥土

”哎呀,好久不見呢,先代。”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步伐,叫住了她

”八雲紫,妳有什麼事情?”先代平淡的回答道:”天魔,也真是久見了,妳們一起過來是要做什麼呢?”

熟悉的紫色身影,和一旁的黑色身影一同出現,使女子有些訝異

八雲紫笑了笑,如此說道:”嘛,我剛好也有帶酒,不一起去嗎?和那孩子。”

”........我還能見她嗎?”先代巫女帶著遺憾的語調說道:”我沒臉見她。”

”那就來敘舊怎麼樣?”天魔在這個時候發話了:”其他幾個熟人都會來,到雲的家中聚聚怎麼樣?”

”只要妳稍微動搖我的慾望,我能拒絕嗎?”先代巫女依舊平靜的說著:”雖然妳好像沒有發動能力的意思就是了。”

”那走嗎?”天魔微笑著說道:”老朋友們見見面什麼的。”

一旁,八雲紫已經開了一條裂縫,裡面有著先代巫女熟悉的建築物

先代巫女猶豫了一下,最後做下了決定:”........可以,我們走吧。”

接著,先代巫女又走進了這條裂縫之中

”........”

天魔和八雲紫對視了一眼,天魔首先開口說道:”神社那邊怎麼樣?”

”這一代的博麗應該快回到神社了,嘛,事情也都處理完了,大致上沒問題。”

”那隻小狐狸真的沒問題??”

”我家的藍沒問題的,妳放心吧,我們只要將老朋友們聚在一起就好了。”

”那就沒問題了,那就走吧。”

兩個妖怪互相點了個頭,一同向著遠方飛了起來,離開了這座森林

在先代巫女等人離開後的森林中,一個銀色半長髮的少女,正和另一位她的友人,漫步在滿地的樹葉之中,頭上帶著黑色的絲帶,身穿白色襯衫,外穿青綠色色調衣著和裙子,就這樣緩緩的走了過來,似乎正在想著什麼

比較令人注目的,是漂浮在她的身旁,一個大約枕頭大小,像是幽靈一樣的東西,這是她的半身,因為她天生就是半人半靈,而在她的身後,則是掛著一長一短的兵器,一個人那麼長的樓觀劍,和稍微短了點的白樓劍

魂魄妖夢是冥界白玉樓的庭師,她除了幫整個白玉樓修剪以外,還會出來幫忙買食材,不過,這是她難得的獲得了假日,尤其是這次她的上司,西行寺幽幽子,似乎是跑去八雲紫的家中玩了,只是扔下一句”到幻想鄉轉一會兒吧。”的命令,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假日啊......”魂魄妖夢無語的看向了天空,天空則是用一片青藍色回應她的凝視,讓妖夢不知所措:”到底要做點什麼比較好呢?”

”隨便做點什麼都好吧?”在她身旁,一個綠色頭髮的女孩發話了,這個人的頭髮相當的長,幾乎垂到了腰部,身上的巫女服裝藍白相間,名為東風谷早苗的她,禮貌的說道:”假日這種事情,就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嘛。”

”呀啊,話是這麼說,以前雖然期待著休息的日子,但是休息的日子一到,卻是讓人找不到想做的事情啊。”魂魄妖夢如此的嘆息著

”啊,以前我也有這種感覺.......”早苗好像想起了什麼,有些奇妙的說道:”不過,只要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假日可是很棒的時間喔。”

”但是,幽幽子大人不准我在假日練劍啊。”妖夢有些無奈的說著:”我除了練劍以外真的想不到別的事情可以做了。”

”嘛,嘛,沒關係,事情是找出來的,只要多接觸或嘗試一些其他的東西,很快的就能找到要做的事情了,有些時候實踐比思考更能發現東西喔。”早苗微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呢,我們先....!!!”妖夢猛然的拔起了腰間的樓觀劍,死命的盯著遠方,一股從腹腔湧上的寒顫佔據了她的身體,使她低下了冰冷的汗水

”妖夢小姐??”早苗有些不解的看向了魂魄妖夢,不太明白她做出這些動作的用意

魂魄妖夢看著遠方,她的視力好的驚人,所以能清楚的看到,在天的另一邊,有一團黑霧正在朝著這個方向飛來,而且遠超視力所帶來的感覺,是一種正在心底不停敲響的警鍾

身為魂魄家的劍者,她對殺意異常的敏感,這種感覺甚至可以是一種視覺效果,現在,一股龐然殺氣,佔據了她的感官,甚至壓制了她的五感,就向在了一幅畫作潑上大量的黑色墨水一樣,這種感覺已經,將身體所有的感覺都給掩蓋了過去

”(什麼東西在那裡!?)”

妖夢有點發寒的說道:”什麼東西,來了。”

”唉?什麼情形?”東風谷早苗疑惑的問道:”如果很危險的話,那我們是不是要先逃再說?”

”來不及了!!已經來了!!”魂魄妖夢看到遠在天際一偶的黑霧似乎”看”向了她,就在此時,下一刻,魂魄妖夢出劍了

妖夢並未多想,只是單純的,向著眼前揮出了自己的攻擊,敵人還在遠方,理論上應該是無法攻擊到對方的,然而魂魄妖夢的直覺告訴她必須揮出這刀,沒有任何想法,純粹的就是揮出去而已

”妖”早苗似乎要說些什麼,但是魂魄妖夢現在沒空聽那些話了

鏘然一聲響,一柄纏繞著黑色霧氣的大刀砍在了魂魄妖夢的樓觀劍上,一瞬間,黑色的霧氣似有崩潰之狀,瞬間的向四面八方吹飛,連帶著那團被黑霧包圍的人影也都稍微的裸露出身形

但是下一個瞬間,黑色霧氣再度聚攏,原本飛散的黑霧瞬間射向了襲擊而來的人影,魂魄妖夢感到從樓觀劍中感受到的力量出現了爆炸性的增幅,似乎就要這樣被擊飛出去

然而,在即將被擊飛的煞那,一團黑色的霧氣迅速的伸到了她的頭上,妖夢感到頭皮受到一陣撕扯,背部似乎遭到了劇烈的衝擊,然後就這樣面朝地的摔在了地上,倒地的風壓,看樣子是要在地上卷了無數的落葉

各種疼痛的感覺混雜在她的腦中,嚴重的影響了她的五感,但是這一刻,趴在地上的妖夢,感覺到脖子上方似乎有什麼正在接近,在此時此刻,她選擇了一種另類的戰法

自己來不及的話,那就交給另一個自己

一陣金屬交加的聲音從魂魄妖夢耳邊閃過,妖夢感覺到抓著自己頭髮的東西鬆了開來,她立刻抬起了頭,並且將手中的樓觀劍互在身前,向後方跳去,映入眼簾的畫面,是另一個拿著比較短的白樓劍,正在與黑色霧氣交戰的自己,也就是她化作人形的半靈

”妖夢小姐!?”早苗立刻跑到了妖夢的身旁,關切的說到:”沒有事吧?哪裡受傷了?”

”早苗小姐,讓開!!”妖夢一手將早苗扯到了自己的身後,接著,猛的一刀,劈向妖夢的頭部,魂魄妖夢舉刀要做格檔的時候,刀鋒卻是突然偏轉,改砍向了她的腳踝,好不容易防禦到敵人的刀之後,對方的攻勢又跑到了其他地方,狂亂的攻擊讓打的妖夢頭昏眼花

她畢竟是一名合格的劍者,發現敵人的攻勢一沾及走,看上去是靠著力量和速度做出瘋狂的猛攻,實際上是充滿偏閃與迴避的技巧,在短短的數秒內,她就立刻做出了判斷,立刻讓半靈對其進行了牽制,自己則是瞬間的拉開了距離

然後!

”現世斬!”

銀綠夾雜的身影,突然加速到肉眼難見的速度,在一瞬間的迅速的斬擊,猛的將對方推向了遠處,做完這一切後,妖夢立刻死死的追了上去,和半靈一同向黑色身影進行了追擊,原本被敵人佔據的攻擊節奏此刻已經被魂魄妖夢扳了回來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魂魄妖夢的嘴角微微的動了,眼神中點燃了一把昂揚的戰意:”但是,再這種時刻只要問劍就沒問題了吧!!”

這時的魂魄妖夢,心中一股奇妙的競爭心理被徹底激發,手中的樓觀劍開始揮舞出各種弧光,兩人的刀劍就這樣宛若旋風般刀光劍影就這樣攪在了一起,颳起了一陣陣狂風,而旁邊的半靈妖夢也是參戰於其中,打的早苗眼中一陣撩亂

”唉,等一下,這!?”早苗現在有種慌亂的感覺,在短短的幾秒內,身旁魂魄妖夢突然的就和另一個不知道哪貿出來的黑色東西打在了一起,而且它也突然的發現了一個不對勁的地方,那就是所謂的敵人,完全是朝著妖夢一個人猛砍,對於自己根本是無視狀態

”(必須讓她們分開才行!)”

心思把定,東風谷早苗立刻發動了自己的能力,一道銳利的風瞬間隔開了兩個正在交戰的雙方,然而各自隔開了沒多久,妖夢黑霧就立刻撲向了那位半靈少女,完全無視了早苗的插手

不,也不能說完全無視,一把刀就這樣插在了早苗的面前,四面八方的刀氣就這樣圍住了她,讓她不能繼續插手這場戰鬥

另一方面,魂魄妖夢一邊用半靈纏戰,一邊發了幾發彈幕進行了遠端攻擊,試圖擾亂那個身影的攻勢,而後者則是將紅色的的,看起來四四方方的東西扔了出來,擋住了彈幕,讓它們在空中爆炸

然後,黑色的身影抓住了那塊紅色的東西,對著妖夢狠狠的投擲,一塊塊四四方方的東西就這樣朝著妖夢砸了過來,仔細看的話,那個形狀似乎有那麼點像建造房子用的某種材料

妖夢並不想理會這個東西,正打算閃開的同時,她卻發現了這個紅色的東西背後,夾雜了一團奇妙的東西

利用紅色磚塊的掩護,這團奇妙的東西完美的影藏在妖夢的視覺死角,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一陣黑色的霧氣在魂魄妖夢的眼中爆散開來

不!那不是霧氣!而是粉末!黑色的粉末遮蔽了妖夢的視線,並且侵入了她的眼球,雖然她立刻準備用其他方法感知其他的攻擊存在,但是,這麼個現在,她依然是遲鈍了,即使只有微不足道的一段小小時間,這個空餘的時間也足夠決定勝負

接著,那團人影瞬間甩開了半靈的攻擊,著了做為半人部分的妖夢衝了過來,捉住了她的下巴,狠狠的對妖夢的頭抬了一下,接著,又在她的後頸貼了一張東西,一陣強烈的暈眩感充斥在妖夢的腦部,讓她失去了行動能力

”(糟糕!感知,亂了!!)”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動作,一顆紅色的東西就這樣敲在了她的頭上,一聲清脆的鈍響,她徹底的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雖然意識還在,但是現在已經什麼都不能做了

”妖夢小姐!?”早苗也是急的發荒,然而圍繞在身邊的刀氣讓她束手無策,只能站在那裡窮著急

然而,接下來的狀況,實在是匪夷所思

黑色身影身上的霧氣似乎有些消散,免免強強可以看出是個人類的輪廓,然而看上去依然不是非常清楚,五官和身軀都染上了墨色的霧氣,沒辦法辨別是什麼人,只見那人蹲了下來,將妖夢扶到了一顆大樹的旁邊,輕柔的摸了摸妖夢的頭

過了一會兒,那人又走到了早苗的身旁,拔走了刀,無數刀氣就這樣消失無蹤,然後,也是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就自行離開了

”唉?唉?唉!!!!”早苗呆愣了一會兒,然後又反應了過來,迅速的跑到了妖夢的身邊:”沒問題嗎?能不能動?眼睛張的開嗎?”

”應,應該張的開。”妖夢試著睜開了眼睛,然後開口請求:”原本被黑色粉末弄得眼睛好痛,不過剛才被摸一下後就沒事了,對了,早苗小姐可以幫我取下貼在我脖子上的東西嗎?那好像拘束了我的行動。”

”喔,喔!馬上拿下來,妳等一下喔。”早苗立刻行動,拔下了貼在妖夢後頸上的一張紙,只是,當下她又疑惑了

”這不是博麗神社的靈符嗎??”

==============================

稍微思考一下,應該都知道,我在戰鬥中玩什麼梗吧,嗯,扯頭髮,磚頭,石灰粉,電擊棒~~
离线soyae
发帖
9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12-15
楼主加油啊
这不是不能说出的秘密,只是终究会众所周知吧。
只要人们找到那确实存在的历史,
回顾那比记忆更为深邃的过去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1-08
寫的有點亂,找機會重製一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