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529阅读
  • 17回复

【长篇】祀导器I-封爵天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4-11-07
“星熊王,我谢谢你。”路奇菲尔看着遍地的惨状,他和勇仪的混合部队在最后蕾米莉娅亲自上阵的这段时间里面死得也差不多只有万人出头了的样子。
勇仪喘着粗气,连点头都顾不上了。
要不是刚才情况紧急,勇仪根本不会为了个魔族使用自己的杀手锏。
奥义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用的,勇仪现在浑身乏力地瘫倒下去就是最好的证据。
“来人,照顾好星熊王!”路奇菲尔也是一惊,勇仪刚才的战斗素养简直令人刮目相看,要不是她返身回救,路奇菲尔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那女仆还真是可怕,从一开始被打落水到中途的隐藏气息再到最后的绝命突击,这一对主仆可真是可怕。
如果没有鬼族四天王之一的勇仪的庇护,路奇菲尔想自己必定就此败北了,然后被蕾米莉娅反打,输得一塌糊涂。
但是那些都是假设,现在的事实是因为勇仪在此,路奇菲尔大业已成一半。
“烧掉这座公馆。”路奇菲尔一挥手,“点火之前先自由劫掠,算作是你们反应奋勇杀敌的奖赏。”
士兵们欢呼起来,但路奇菲尔皱着眉头补充了一句:“如果看到任何活人的话,带过来问话,粗暴一点也没关系。”
他在想芙兰朵露的事情,虽然听说过蕾米莉娅还有个妹妹,但是不知道她的情况具体如何。
难不成是蕾米莉娅先就叫那个叫红美铃的门卫送走了芙兰朵露?
不,绝不能留下复仇的种子,斩草除根的道理这么浅显易懂,路奇菲尔不会对敌人慈悲的。
要是有线索的话就去搜捕那两个逃走的,他这么想到。

一万人洗劫了整个红魔馆,打砸抢烧样样俱全,随后红魔馆熊熊燃烧了起来,大火三天三夜不停息,等最后完全烧透的时候都还是看得出红魔馆的轮廓,只不过只剩下那些漆黑的石柱罢了,而且也很快就在一场大雨之后倒塌了,变成一堆废墟。
可是路奇菲尔也出了问题,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人釜底抽薪了。
没错,因为没有在人间之里留下足够的兵力,倾尽全力攻打红魔馆的路奇菲尔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大殿和原本的所有领地。
目前,人间之里已经被由神子所领导的起义军全面控制,而且似乎稗田家也支持神子起义的样子。
另外,由于中途路过西部里周边的时候路奇菲尔没有手下留情,所以那里也轻松地被起义军控制住了。
现在,整整齐齐的3道防线建立起来,失去了船只只能走陆路的路奇菲尔要是想回去人间之里的话就必须途径魔法之森与雾之湖的交界走廊,硬抗那所有的防线。
根据斥候的报告,要靠现在的兵力突破,确实非常困难了,勇仪也是昏睡不起。
所以,路奇菲尔决定一鼓作气,进军妖怪山的守矢神社,夺取它以掌控幻想乡的信仰。
一旦神明站在了他一边,那么整个幻想乡也将会为之倾倒。

再说人间之里这一边。
神子取得了阿求的支持是因为阿求站在人间之里最多数居民的利益的立场上,阿求很容易就明白神子所说的那种“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以及它所能够为人间之里带来的巨大好处。
不会有多余的税金被收入统治阶级的腰包,人均生活水平提高,人间之里居民更加团结一致,人间之里整体实力因凝聚力的提高而大幅上升。
好处多多,不一而足。
阿求同意支持神子在人间之里实行眼下的第一步,战时经济。
由于妹红之前的事情,绝大部分的贵族势力都是一盘散沙,有很多人不是落草为寇就是就近投奔了古明地家,这些贵族已经不再是主要威胁。
路奇菲尔远在红魔馆,而且似乎也没有立刻班师回朝的意思,所以同样不是主要威胁,不过不能对其放松警惕就是了。
现在人间之里脆弱的新政权正面临古明地家和蓬莱山家的合围,按照之前的情报看来,这两个家族也是一直参与了家族战争的,蓬莱山家似乎和斯卡蕾特家站在同一阵营,路奇菲尔既然现在在对付斯卡蕾特,那么蓬莱山也就不会坐视不理,至少在大家族而言,灭除敌对家族是首要任务,相比于幻想乡的起义军而言,他们更愿意优先对付和自己利益相冲突的其他家族。
但关键是古明地家,在四方会议结束以后,古明地一直态度暧昧,没有任何的动静。
在神子看来,古明地才是最大的假想敌人。
于是采取战时经济,汇集人间之里所有的生产资料,取消货币制度,一切分配严格打表,由人间之里临时委员会来负责,阿求作为监督。
对民众的解释就是如实陈述现在的处境,明确现在的奋斗目标是“捍卫人间之里的安定”并“抵御一切的外来入侵”。
与此同时,曾经和魔里莎去过地灵殿的爱丽丝负责到东边的博丽神社去,看看能否和地灵殿的人交涉,听说伊吹翠香时常与星熊勇仪来往,找她的话应该就可以和旧地狱的鬼族接上头了。
外交和内政两手准备,神子要求人们夺取并没收所有旧贵族所有的土地,将之发还给农民并立刻开始耕作,所有需要的生产资料都由临时委员会统一配给。

所谓的战时经济,就是拧成一股绳,舍弃所有旧有规章制度,哪里不行帮哪里,在短时间内获得超强的社会运转能力。
但话也两头说,也如字面意思一样,这是一种非常规的经济运营模式,它仅仅是用来渡过一个困难时期的,而并不是一个可以长治久安的模式。

所有贵重金属被回炉重铸为块状,统一收入人间之里中央银行并冻结。
解除所有贵族在中央银行的账户,没收他们的财产。
但凡是还在人间之里没有逃走并且负隅顽抗的,一律打倒,没有二话可说。
人间之里的居民们在神子的带领下进入了一种空前绝后的亢奋期,他们热情高涨,但神子知道这种热情随时随地都会受挫,而且一旦受挫了的话,立刻就会让他们一蹶不振。
所以打铁要趁热,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把所有要紧的事情都办了,一旦安定了下来,一切就都好说。
红魔馆被烧毁的那一天是倾盆大雨,神子亲自带人到西部里周边打扫战场,清点物品,回收一切可利用的东西,整理土地,修复房屋。
她在那里病倒了,患的是疟疾,裹着三床被子还瑟瑟发抖,而且高烧不退。
阿求把神子安置到自己的公馆里,人们纷纷送去甘蔗酒和烟叶,这是唯一还能在这个困难时期拿得出的多余物资了,他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关切,其余的都只能听天由命。

他们不能失去神子的领导,否则至今为止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
于是阿求请来了霖之助,商量这件事情怎么办。
顺便说说,琪露诺她们已经被收养在人间之里孤儿院,在那里干活,主要是帮助同样遭受苦难的孤儿们,这场浩劫已经摧毁了太多的家庭了,战场上每死去一个士兵,人间之里就会多一个孤儿和一个寡妇出来,不照顾好他们可不行,他们就是人间之里的未来。
“她是在‘打摆子’。”朱鹭子说道,“我看过一本书,这个症状在龙之国度的北方地区被称为‘打摆子’,而在我们来说的话就是疟疾。”
“疟疾,神主啊,那是会要人命的啊!”霖之助站起来,“都这时候了,居然把这种瘟疫放到最重要的一个人的头上去?!”
“店长,你务必要想想办法。”阿求低声说道,“现在不能失去神子,爱丽丝去了博丽神社至今为止没有任何音讯。我虽然不怀疑以她的能力会遭遇什么不测,但是眼下我可以商量的人就只有你了。我不懂医术,对神子无能为力。但是我知道,她要是继续这么高烧下去,一定会危及生命的。”
“神子总不应该是一个人的吧?她的同伴们呢?她不是说过她有同伴的吗?”霖之助问道,他看起来似乎还算冷静,但实际上比阿求还急。
阿求摇摇头:“发出过告示了,但是不要说她们自己找上门,就连看到过或者听说过她们的人都没有。”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嗯?这个时候又不能随随便便去找永琳,她是蓬莱山的人……!”霖之助胡乱抓扯自己的头发。
“有一个偏方,店长。”朱鹭子说道,“我在一本草药学相关的树上看到过,是在介绍甘蔗的时候看到的。”
“那说了什么?”霖之助眼睛一亮。
“甘蔗可以酿酒,并且它酿出的甘蔗酒能够在唾液淀粉酶的催化下与烟叶中的一些成分发生反应,这个化学过程能够摧毁疟原虫的生理结构。”
“真见鬼。”霖之助刚刚听到好消息想坐下来听听看,结果又马上跳了起来,“朱鹭子你说得简单点,我听不懂!”
“她的意思是,”阿求解释道,“喝甘蔗酒并且吃烟叶可以治疗疟疾吗?”
“应该说,是咀嚼烟叶并把它浸泡在甘蔗酒里面,然后喝。”朱鹭子纠正道,但是她说完就转过头去了,而且咳嗽了几下。
这种事情,听起来比坐起来还要恶心啊,嚼过的烟叶,满是口水,还要泡酒喝。
“这个方法管用吗?”霖之助问道,“我听你说得好像真像那么回事,但是这么偏的方,管用吗?”
“人间之里有过类似的情况。”阿求回忆道,“我记得你说的这种药酒疗法似乎在120年以前就有了。”
“阿求你今年贵庚啊?”霖之助问道,但是阿求一眼把他瞪了回去,于是他改口说其他的事情,“那么,暂且采用这个办法救她。我要去跑一趟永远亭。”
“你疯了吗,嗯?永远亭,你不是去送死?还不知道蓬莱山的态度,你去有可能就是羊入虎口。”这回轮到阿求站起来了,“不行,你不能去。”
“以前帮蕾米莉娅跑腿送药品的时候都是去的永远亭。”霖之助笑道,“我和永远亭的关系也算好了,她们在香霖堂订购过不少东西,我基本上每一次去都会被款待的。”
霖之助这会儿还不知道红魔馆的事情,也不知道蕾米莉娅的事情,所以他说到那个对自己一度有好感的大小姐也没有动容。
要是他知道了……
有人敲开了门,露出一个头,是琪露诺。
“琪露诺,你怎么了,有事情进来说吧。”霖之助招呼道。
“那个,因为你帮助了我们,所以我想报答你。”琪露诺回答道,身上的淡蓝色盔甲也跟着一闪一闪的。
“呼,怎么忘了她了呢。”阿求笑了,“是祀导器的持有者跟着你的话,一定没事的。毕竟,就和远古时代的神话一样,祀导器已经开始了这个世代更替的仪式了,接下来,持有者的意愿就会推动仪式的继续。”
“那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儿童故事?”霖之助也被逗乐了。
“是我的记忆哟,店长,你们所不知道的那些记忆,都牢牢地保存在我的脑海当中。”阿求说这话的时候奇怪地看了一眼霖之助,然后叹了口气,“那些是被人遗忘了的记忆,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很多人相信的。”
“不啊,我信。”霖之助马上打断道,“这段时间发生的都是些我宣称不信但是最后统统实现了的事情。所以你们现在说什么我都信,连那糊满了口水的烟叶泡酒治疟疾的事情,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真逗乐。”阿求笑道,但是她顿了顿,重新说道,“那么,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和朱鹭子照顾神子,霖之助你和琪露诺一起跑一趟永远亭。如果有什么变故的话……”
“我会抱起这孩子,一起逃回来的。”霖之助回答道,同时自信地亮出自己的佩剑,“看到这短剑了吗?爱丽丝送的,至今为止都没有发挥出它的作用哩!”
那柄不知火·焰,这时候正在微微抖动,发光的火苗一样的碎片正从上面滴落,在挨到地面以前就消失了。

TBC。。。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4-11-08
慧音担任了临时委员会的副会长,会长则是神子。
知道神子出事情了以后,慧音第一个反应是去找妹红,因为妹红和永远亭的人有交集,也许可以帮忙弄到一点药品。
当然那个所谓的交集是负面的,不过聊胜于无。
慧音那么想的,但是她没有那么做,因为她不知道妹红到底住在什么地方,自己的这个学生,虽然只是说起话来凶恶一点,但是实际上她比谁都要好心。
她希望妹红可以自己来找她,因为毕竟,妹红总是过不了几天就会来私塾送东西给慧音的。
可是,这几天,为什么妹红没有来呢?
难道说,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把她也卷入了什么事情当中了吗?
慧音清楚妹红的实力,但还是忍不住要去担心她。

她的担心,也对了。

妹红这时候就在永远亭,正确地说是,距离永远亭还有一步之遥的竹林深处。
永琳领队在前,行至一处较为茂密之处就突然暴起,命令所有人攻击妹红。
这是当然会发生的,妹红也早就料到。
永琳对辉夜忠心耿耿,一开始的帮妹红复仇的说法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利用一次妹红罢了。
妹红知道,就将计就计,想通过这个办法尝试找出到达永远亭的线索。
现在爆发虽然也在意料之中,但没有到达永远亭就开战,似乎也注定了妹红就算取胜也无法到达永远亭了吧。
战斗毫无悬念,拥有不死鸟神格的妹红一拳一个,连环快拳解决了所有杂鱼,只剩下稻叶和永琳两个人。
对峙的三人,稻叶用紫光闪烁的三指的右手对准妹红,永琳拉弓对准妹红,而妹红则是双拳燃烧着抵在另外两人的下巴上。
“这一次,我可不会叫稻叶收手了。”永琳说道。
“师父,只需要你一声令下。”稻叶附和道。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有意义吗?在本大爷面前,都得死。”妹红冷笑道。
在竹林里面闲荡了整整三天,妹红早就发觉不对劲了,永琳在绕路,多半是等绕晕妹红以后趁机脱逃的。
毕竟,永琳还想着人间之里那边的事情,但是她并不知道人间之里已经发生了惊天变故。
没能一口气缠住妹红然后脱身,就已经表示永琳的计划已经全盘失败。
堂堂的月之头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所采取的方案,和琪露诺那种被公认为笨蛋的家伙所想出来的方案,几乎如出一辙的都是赌博。
赌的就是妹红抓不到永琳,而事实上,永琳赌输了。

能够在搏弈中绝处逢生的人,除了琪露诺之外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办到。

永琳自知万事皆休,至少最后一刻,要为了保护辉夜而战斗。
就在她打算和妹红鱼死网破的时候,霖之助和琪露诺赶到了。
“手下留情!”霖之助高喊道,同时拔剑挥击。
不知火·炎在霖之助的应用下发出了一道火焰的半月形刃,直直地飞向妹红。
但是妹红头也不回地用背部硬抗下来,而且将那火刃给吸收了。
“我就知道,”霖之助沮丧地说道,“拿火属性的东西去打她,肯定是有负加成的。琪露诺,靠你了,打倒那个坏人,这样我们才能救出医生去给神子治病!”
琪露诺高喊了一句:“那边的那个着火的家伙!”
“哈?”妹红这回扭过头来了,“你丫说谁?”
妹红确实因为释放出了不死鸟神格而导致周身起火,但琪露诺确实也说得太过了。
那边的那个着火的家伙,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在广场上自焚了哩。
这个口无遮拦的琪露诺,她真是个笨到极点的家伙,但就是因为她这一句话,妹红一瞬间没能够紧密注意永琳和稻叶,她们两人也就动手了。

月眼【Tele-Mesmerism月兔远隔催眠】。
天咒【Apollo13阿波罗13】。

月眼天咒是永琳和稻叶的一个DSC(Double Spell Card二重符卡),由永琳射出的威力巨大的一支箭矢在稻叶的影响下变作数支,然后集中一点命中目标,其威力比起原本已经高出何止千百万倍。
在月都的时候,永琳曾经和稻叶用这一招解除了一次敌方入侵的危机,将一场宇宙战争扼杀在摇篮当中,那一次是土星上有河外星系的舰队活动迹象而且很快就确认是在太阳系内搜寻类地行星的分遣队。
永琳在月球背地面拉弓,和稻叶一起使出这张DSC,月眼天咒,拉弦的手放开的那一瞬,月都监测部队就确认土星外大气圈发生一次巨能爆炸,然后就检测不到之前发现的那些舰队了。
这一招是对军队用的,而现在永琳用来对付妹红。
不过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虽然的确产生了巨大的爆炸,但是被不死鸟之火给包裹在里面,之后爆炸的能量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总之平息了下来,也没有像永琳曾经的那一次一样爆发出那么大的威力(从月面上都可以检测到的来自土星外大气圈的爆炸)。
震惊之余,妹红却没有返身攻击永琳和稻叶,而是和琪露诺拼在了一起。
妹红那燃烧的拳头和琪露诺那散发着寒气的短剑剑锋,双方并没有接触,只是看得出火焰和淡蓝色寒气在相互碰撞。

“医生,请跟我来!”霖之助过去对永琳说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霖之助先生?!”永琳也是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霖之助和琪露诺突然杀出来。
“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病倒了,她需要你的救助。”霖之助说道。
“很重要的人?”永琳若有所思,“我可以问问,人间之里现在是怎么回事了吗?”
“说来话长,我们边走边说吧!琪露诺也不能支撑太久了。”霖之助回头看了眼那边。
琪露诺和妹红拼得起劲儿,一个双拳似虎,另一个挥剑如风,两个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吞噬掉对方,没有分毫的精力可以分出来。
趁着妹红没有顾及到这边,可以赶紧走。
“但是,你的朋友没事吗?妹红的实力我知道,而且从现在看来,你的朋友也是不可小视啊。她到底是谁?”永琳问题真多,她现在是想着能不能帮一把,就着这个态势打倒妹红,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大麻烦。
“琪露诺就是琪露诺,冰之妖精。她得到了祀导器的……!”霖之助说了半句就没说了。

祀导器的事情,说给永琳听合适吗,她可是蓬莱山家的人?!

“祀导器啊……”永琳点点头,仿佛了然于心了一般,“既然琪露诺可以撑住,我们也就不需要留下来给她添乱了。请带路吧,霖之助先生。另外,稻叶你回去呆在辉夜的身边。”
“可是师父,你还会有用人的时候!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其他人手可用了,一个都没有,除了我。”稻叶急了,她觉得永琳老是在这种关键时候把她往一旁推,是因为不信任她还是怎么的。
“我没工夫分神去弄永远亭的事情了现在,我必须马上去人间之里弄清楚当下的状况,而永远亭那边只靠帝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需要一个可靠的强有力的战斗力才行。”永琳拍拍那幻月兵器的肩膀,“我可以信任的人只有你了,快去吧。”
正是这时候,永琳话音刚落,琪露诺和妹红同时爆出的两股力量发出了激烈碰撞,巨大的冲击将霖之助和永琳强行吹飞,稻叶也以同样的方式被驱离战场。
于是只剩下了琪露诺和妹红。
“小混蛋,你倒是不错,本大爷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马,赶紧滚蛋吧!”妹红对琪露诺说道。
“不好意思呐,有恩于我的人现在需要帮助,放了你的话,能够帮到我恩人的人就会有危险了。”琪露诺回答道。
两个人可是毫不退让,一个双拳紧压剑刃,另一个双手紧握剑柄。
妹红拥有不死鸟神格,可以烧尽一切,而且永生不灭。
琪露诺持有祀导器-封爵天门,它是“七色奇才”锻造的两把剑的碎片加上守护幻想乡的意志所化成的仪式用具。
很难说二者到底谁比较强,因为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类型的东西,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力量的对撞。
双方都希望把对方拉到自己的范畴当中摧毁之,可是都办不到,只能这样僵持着。
最先耗尽力气的当然还是琪露诺,再怎么说她也比妹红要差一点,在身体素质方面而言的话。
虽然打工,但是比起妹红一天到晚跟人打架的,琪露诺显然锻炼不足咯。
妹红看出琪露诺体力不支了,于是向后稍稍一退,然后狠狠一冲,就把琪露诺撞开了。
琪露诺飞出老远,撞断了好几颗一抱粗的大树,要不是有祀导器的盔甲,琪露诺早就被撞得肝肠寸断了。
她趴在地上,感觉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像是被摔碎了一样,一点劲儿都使不上。
“呼啊!”妹红双手撑着膝盖支撑着自己,她也是一个劲儿地喘,“不错啊,小家伙,把我弄得这么狼狈的你是个人才。可惜,你跟人打架的功夫还差点。”
妹红看了看周围,也找不到永琳了,不禁啐了一口:“妈蛋,算她运气,趁乱溜了啊。”
妹红走过去蹲下身试了试琪露诺的鼻息,确认她还活着以后就靠着旁边的一个树桩——这棵树是被琪露诺撞断的——坐下来,用颤抖的手从口袋里面摸出烟盒看了看,里面还剩下一根。
“嘶,呼——!”妹红用手点燃烟以后深吸了一口,“最后一根,抽了就只有再去香霖堂买了。”
“咳咳!香霖堂都已经被人占据了,你什么都买不到了。”琪露诺说道,她面前支持自己爬起来,结果手撑到一半就又趴了下去,妹红见状就把她扶起来靠在树桩上。
“你倒不像是永琳指使的嘛,你谁啊?”妹红问道。
“我一开始就说了啊。”
“哦哦,我没听清,那会儿我和永琳对峙呢。你说了什么我再听听?”
“我是琪露诺,是香霖堂店长霖之助的供货商之一。”
之后,琪露诺把香霖堂被抄底的事情还有神子领军起义的事情都说了,听得妹红脸上一阵一阵的变色。
“我现在就想知道,老师怎么样了?”妹红捏碎了烟盒问道,“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把慧音老师……的话,你们会知道的!”
“慧音?哦,那个临时委员会的副会长啊,她也在关心神子呢。”琪露诺回答道,“不过好像是确实太操心了,几天没合眼了吧。”
妹红冷不丁地把琪露诺扛了起来:“本大爷现在心情不错,勉强送你一程,带我去见老师先。”
而后妹红就那样带着琪露诺奔向了人间之里,撞开路上的一切障碍。

而没有人注意到,在两人刚才以命相搏的这片土地的中央,一块燃着火的冰正逐渐化为一团白光,然后它变为了一柄短剑没入了土地当中。

TBC。。。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4-11-08

传说中的英雄,只有在大地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响应人们的召唤。
而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以后,英雄仍将归于沉寂,静静地等待下一次的召唤。

神子接受了永琳的治疗以后加之一直服用朱鹭子所说的那种偏方,结果患上的疟疾竟然痊愈了,连永琳也对这种所有医药救治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民间土方所产生的巨大作用而感到惊讶。
妹红没有再去找永琳,她见到慧音平安无事之后就被慧音留下,因为值此战乱时期,慧音也不想再和自己唯一找得到的学生分开了。
琪露诺仍然跟和洛雷拉她们一起在人间之里孤儿院工作,她已经无法再唤出祀导器了,无论她怎么尝试都是徒劳的,祀导器就像是永远消失了一样。

由于持续颁布和修订法律法规,人间之里逐步走出了最困难的时期,这得益于神子与永琳的交涉以及一个消失的重要人物的作用。
古明地家之所以对人间之里一系列的变化不闻不问,很大程度上有可能是因为爱丽丝的从中斡旋,不过她至今为止没有回到幻想乡来,霖之助也只能担心她的安危而无法为她做任何事情。
神子同辉夜的全权代理人永琳签订了和平条约,代替永远亭管理南部里周边并按月上交规定好的税金即可,更多的土地和居民被纳入到人间之里的新制度体系下参与社会的高速高效运转。
阿求支持神子的领导,同时也接受邀请,出任人间之里正式委员会的首席执行长,负责管理人间之里的正常运作相关的大小事宜。
霖之助从阿求那里取回了对香霖堂的所有权并重新开店,琪露诺她们则兼顾着充当香霖堂的供货商,而霖之助则按照阿求的需要向人间之里提供指定的一些物品。

路奇菲尔和勇仪攻到妖怪山半山腰的时候就因为一路上与妖怪们的激战而损兵折将,到最后只剩下数百之众。
勇仪坚信自己不会败,但路奇菲尔已经无力攻上风神湖所在的山顶,而且根据斥候的报告,路奇菲尔也没办法反攻人间之里。
他向勇仪提出延期兑现诺言,因为他必须回到魔界去重整军队,看看能不能再集结到足够多的人手。
勇仪则也就此罢休,她说要去和觉商量,看看路奇菲尔的诺言能否先用古明地家在人间之里的领地来抵偿一下。
虽然这样的想法非常滑稽,不过勇仪现在就算是杀了路奇菲尔也什么都得不到,只有想办法解决问题才行。
但是路奇菲尔也向勇仪保证了,自己所说的那些诺言并不是妄谈,而是真的要兑现的誓言一样的存在。
对此,勇仪根据路奇菲尔对幻想乡的那种执着也看得出他并无虚情假意,所以也接受了。
旧地狱的事情,勇仪自会想办法解决的,但也宣布幻想乡这里的事情不算完。

就这样过了几年,人间之里完全稳定发展了,各种制度也都建立健全。
在人间之里,不但有免费医疗、公共澡堂,还有提供到其他界的邮政服务以及银行储蓄业务。
在治理人间之里的过程中,神子重新回归正常化的人类社会发展模式,基于货币制下的商品经济进行各类的改革。
人间之里的居民,不论其出身、年龄、性别和身体素质,能够在接受免费的义务基础教育以后找到适合于自己的社会定位,有的人在人间之里卫队服役来实践自己希望守护家园的梦想,有的人继续接受高等教育来提高自身素质并以科研创新的方式为人间之里做出自己的贡献,还有的人以农民或者工人的身份回归到原始自然的劳动当中为人间之里做出自己的贡献。
由于所有人都能够安家乐业,所以人间之里可以在内部矛盾并不尖锐的情况下井然有序地健康发展。
而这是曾经家族战争时代,人们所不敢奢求的美妙愿景,它由一个自称是道士的人领导大家实现了,因此人们也送给丰聪耳神子“圣德道士”的名号以纪念和赞美她对人间之里的伟大贡献。
神子本人,则带着圣德的称号隐退到一座位于地底下的神庙当中,专心致志地做她修仙练道的老本行了,只有偶尔阿求上门拜访的时候,神子才会再谈论到人间之里的发展,给出自己的一些意见和看法。

另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是,关于斯卡蕾特家,神子在离开之前为蕾米莉娅平反,不将她归于旧贵族之流,而将她定位为“为人间之里的和平和解放事业而牺牲的伟大进步贵族”,说蕾米莉娅是“和人间之里所有人民站在一起的正义的斗士”。
既然圣德道士都这么说了,人们也就重新看待了蕾米莉娅拖住了路奇菲尔的军队,为人间之里提供了宝贵的喘息时间这一历史问题,同时也送给她“真红之主”的称号,赞扬她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贵,也对她的死去和红魔馆的消失表示了哀悼之情。
阿求之后也抽出人间之里多余的资源去为蕾米莉娅重建了红魔馆,沿用红魔馆的名称以纪念蕾米莉娅,那座公馆和原来的一模一样,只是里面空无一人。
没有人有时间和精力去管理红魔馆,除了一个人,那就是森近霖之助。
他是在那天晚上永琳开始给神子治疗的时候从阿求那里听说来的,红魔馆被夷平的事情。
然后,感到十分悲伤的霖之助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新红魔馆管理的事情,阿求便把红魔馆的钥匙交给霖之助了。
自从红魔馆建成以后,霖之助每天都要在清晨起床,为的只是在红魔馆里多带一会儿,以缅怀曾经对他抱有好感的蕾米莉娅。
但是物是人非,霖之助现在也无法再为蕾米莉娅做任何事情了,那位大小姐已经不会再出现在霖之助的面前了。

又是一个深秋中的清晨,霖之助穿着大衣,在这个寒风刺骨的时候乘船来红魔馆。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他一个人划船到北岸,然后如果不是周末的话就只是在红魔馆的前庭花园里面坐一会儿,给花园里面的花花草草修建枝叶。
好怀念,而他做的这工作也本来是由咲夜负责的,那个可以操纵时间的女仆长来做这件事轻而易举……不,也不能这么说,暂停了时间也必须要一个个地修枝剪叶的,同样非常辛苦啊。
帕秋莉也和自己的挚友一起消失了,还有忠实的门卫以及蕾米莉娅的妹妹。
没有生气的红魔馆,早就失去了往日的神秘和令人敬畏的威严,现在就只是一座普通的公馆罢了。
霖之助默默地完成了这每日必做的功课以后就离开了,一个人坐上船慢慢地离开了岸边,消失在雾之湖那终年不散的雾霭当中。
蕾米莉娅从二楼看到了霖之助的这样子,目送他离开以后就靠着窗户捂着脸蹲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掉出来。
“大小姐,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真相呢?”咲夜问道,她就站在蕾米莉娅身旁,俯下身给她递纸巾。
但是蕾米莉娅把咲夜的手推开了:“不要来对我说三道四的。”
“十分抱歉,大小姐。”咲夜回答道,然后就默默地站在蕾米莉娅的身边。
而在地下图书馆,帕秋莉合上书本,听着蕾米莉娅的哭声,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她们都活着,因为蕾米莉娅最后的决定让她们重获新生,叫美铃带走芙兰朵露,是因为芙兰朵露不能自己行动。
芙兰朵露当了蕾米莉娅的灵魂寄宿,让她在勇仪的SC攻击中得以生还,事后通过芙兰朵露身上蕾米莉娅施加的术式来重获肉体即可。
而咲夜因为和蕾米莉娅是主从关系,只要主人不死,则从者永生,这是一开始就结缔好的永远不会破灭的契约。
至于帕秋莉,她有的是办法来让自己重生,这一次她选择了最简单的一个,就是用泥土制作一个人偶去代替自己吸引住路奇菲尔等人的注意力,她只需要远远地呆在安全的位置上提供魔力,让那人偶依次序发动体内镶嵌的几张SC就可以了。
如果是帕秋莉亲自施法的话,只需要一张能够远距离大范围攻击的SC,路奇菲尔和勇仪的大军就全部会沉在雾之湖湖底。

红魔馆现在似乎无人居住,实际上和以前是一样的,只不过蕾米莉娅她们会躲开所有人的视线。
像这样,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明明可以和霖之助重新回到以前的那种关系了,但蕾米莉娅却在看到霖之助的那种表现以后决定,宁愿就这样在霖之助的生活中消失永远得到他的怀念也不愿在霖之助的生活中以生者的身份和他接触却还是被他礼貌地拒绝无数次。
所以,才是这样的结局。
也不能奢求更多的了,这样的结局对所有人才是最好的,没有更多的牺牲和更多的纷争,幻想乡平稳过渡到新时期,开始崭新的旅程。
其他的,就化作历史的密语,成为过眼云烟吧。
而咲夜也没有办法安慰蕾米莉娅,只能像一直以来的那样,一言不发地守护在蕾米莉娅的身旁,任凭自己的主人去发泄。
但是这样的命运,蕾米莉娅在经历了以后,才得到了一个启示:她从很久以前就知道,祀导器将再临于世,把幻想乡带入一个全新时代的同时,自己也必须承受一次这样的经历。
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了,蕾米莉娅无法获悉和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接受,这也是祀导器在整个幻想乡重生仪式当中所需要的祭品——斯卡蕾特之泪。
而且最后究竟谁被祀导器选中了呢,是琪露诺吗,还是说作为祭品的蕾米莉娅?
可能都不重要了,只要幻想乡的居民们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谁还去在意那些细节呢,反正都会被忘记的吧。
唯一可以抚慰蕾米莉娅的,恐怕也就只有在那原本属于吸血鬼而现在对她来说除了冰冷无情的夜晚中,咲夜亲手泡制的红茶了。
随着那一股暖流涌入喉咙,真红之主的眼泪又不自觉地流出来了,但是无论如何,她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倔强,就是不去见那个人。

FIN。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