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100阅读
  • 6回复

【短篇】家族秘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10-03

幻想乡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地区之一,魔法之森。
飞禽走兽闲花野草,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但同时,一步一毒菇,五步一毒草,十步一毒木,百步一毒泉。
并且,夜晚时段以后——具体大约是一6点的黄昏为界限——魔法之森的全野生动植物都将有非常强烈的嗜血欲望,这一点甚至会影响到魔法之森当中的家养动植物。

如果你想呼吸全幻想乡最新鲜的空气,喝最清凉的甘泉,吃最香甜的蔬菜瓜果,尝最美味爽口的肉食,那么魔法之森无疑是上好佳的选择。
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享受这么好的物质条件,你也必须付出自己的生命安全,时刻准备着面对这森林当中的各种危险。
这一道门槛让所有普通人类对魔法之森望而却步,顶多在魔法之森紧贴着的里周边地区采集植物素材,而且一定挑选昼间进行作业。
由此可见,想在魔法之森立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现在说说住在魔法之森的并且时不时地也在人间之里露脸的人类,一位是雾雨魔法店的店长,关于她的话题,雾雨魔理沙是个有过度收集癖好的“窃贼”,我们这次不提。
这一次要说的是另一位,她有“七色之人偶师”的称呼,但实际上她曾经因自己的创造能力出众,才华横溢而得名“奇才”,不过那个称号不正式而且早就已经过去很久了。
很多人知道她但也有不少人不知道她,她是爱丽丝·玛格托洛德。
幻想乡并没有玛格托洛德家族,所以这一个爱丽丝自己取的姓氏,而它的读法根据拉丁语系的不同分支可以有“玛格特洛伊德”、“玛格绰依德”等多种读法。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爱丽丝一个人生活在魔法之森当中的一栋别墅里面,其实说是别墅,实际上是个小洋房,可以看作是红魔馆的超微缩版,两层建筑结构,哥特风格,并且内部必要的所有房间和设备一应俱全。(详见《圣战I-起义》)
而所有这一切,全部是爱丽丝手制。
她有那么人力物力财力去亲自手制所有这一切?
对,她有,钱、材料、时间、创意、工艺她全都有,所以她曾经被称作“奇才”。
这也是为什么她生母竭力挽留她在身边的原因之一,天纵奇才。

爱丽丝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她通常就呆在家里,需要什么东西,比如说普通的材料、日常所需的资源等可以在人间之里买到的物品,爱丽丝通过委托的方式让香霖堂店长给她送过来,她则支付中间运费。
至于那些只有她本人才知道应该去哪里获取的素材,那就只能靠她亲力亲为了。
其实说来很庞大的工作量,绝大多数都是由爱丽丝手制的人偶来完成的。
爱丽丝有“操纵人偶程度的能力”,这使得她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来放散一种精神上的羁绊,这种羁绊就是“丝线”,而人偶则由“丝线”来牵动,遵从爱丽丝的意志行动。
注意,和传统一对一的线控人偶师是不同的,爱丽丝并不使用实体丝线,因为那样的话人偶便成了傀儡,而傀儡是没有灵魂,没有意志的。
当然对于“人偶”和“傀儡”来说,不过是一个意思的两种表达方式,但是在爱丽丝而言,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其区别甚至等同于工具和同伴的区别。
不过,这些都是属于爱丽丝独有的理论与技术,就算别人想要去彻底弄明白,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幻想乡所有以“XX程度的能力”为标准格式的东西及其相关产物,都是无法被或者完全被认识的,换言之幻想乡不符合可知论。(详见《关于幻想乡进入可行性的初解析报告》)

平时主要作为爱丽丝帮手的,是上海人偶。
实际上,爱丽丝的所有人偶都是以外世界的城市或者地域或者国家的名字来命名的,这种命名并不是为了单个人偶命名,而是为某一个款式的人偶命名的。
由于工作量巨大,所以爱丽丝需要海量的人偶来帮助自己工作,她则只需要为各个款式的人偶分工即可,其余的就交给有灵魂在内并服从爱丽丝意志的人偶们就可以了,她们能够高效率地完成自己分得的工作。
注意,使用“她们”再一次强调了人偶的独特性,而不是没有灵魂和独立意志的工具一般的傀儡,不能用“它们”来指代。
通常会用到的人偶都有其各自的特点:上海人偶,采用了铬合金骨架并且有大量的渗碳钢配件可以加装;蓬莱人偶,纤细材质,小巧玲珑,内部结构最为复杂,能够进行多种功能的扩展,同时搭载魔法性质的光学迷彩;法兰西人偶,最为易于制作,大幅度加强人偶正面,大量使用附魔金属材质制造大质量的配件;其他特制款式的人偶则各有各的特点。
根据这些人偶的特点的不同,爱丽丝可以很容易决定哪些人偶负责哪些工作。

爱丽丝是个特别懂得享受生活的人,除了她制作手制产品的时候像个不要命的工作狂之外,其余的休闲时光她可以说,引领幻想乡休闲时尚的先锋,除了她之外,别无二人。
因为从艺术品到视频到普通的生活用品,只要是爱丽丝手制的,就必然让人领悟一番新天地的美好。
杯子,做成螺旋形的。
蛋糕,做成苏打奶油夹心的。
雕塑,惟妙惟肖宛如鲜活一般。
爱丽丝是奇才,但很少把自己的才华展示给世人看,她的艺术品从不在市场上兜售,偶尔有被邻居偷走卖掉的,也不会宣称那是自己手制的。
她的邻居就是魔里莎,跟她隔着几步路,跳三跳就到了,当然这里的“几步路”和“跳三跳”都是针对两人的实力而言的,普通人就不要信以为真了。

有时候爱丽丝去人间之里买东西,也会碰到搭讪的人,只不过她散发出的那种气质,迫使别人怎么也没办法和她说一些不好的话,而她的威压又逼人不得不在她面前中规中矩的。
所以即便有搭讪的人,哪怕是人间之里最无药可救的恶棍,也只是这样的开始与结束:
“哟!”
“你好。”
“爱丽丝大人今天气色不错。”
“谢谢。”
“爱丽丝大人今天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
“没空。不用。”
“爱丽丝大人慢走。”
“嗯。”
要是有人敢做出些什么失利的举动,他的尸体第二天就会挂在人间之里北部里周边的魔法之森林区中,那棵最高的云杉上,而且尸体一定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什么朋友,才华横溢,小隐于林。
而她却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家庭背景,魔界皇族。
这是属于轶闻,也许是风传中的以讹传讹,不过人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一说爱丽丝本名是爱丽丝·路奇菲尔,她是魔族激进派领袖路奇菲尔,与现任魔族女皇神崎的女儿,但神崎是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很难信服这样站在对立面上的两个人会有爱的结晶。
另一说爱丽丝本名就是爱丽丝,是神崎的独生女儿,但是这个说法因为爱理的出现而遭到抨击,甚至有观点认为爱丽丝才是神崎夫君的私生女而爱理则是神崎的亲生女儿。
但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说法,不过万变不离其宗的,任何说法都无法完美解释爱丽丝的身世之谜。
尽管如此,仍然有人不厌其烦地想弄清楚爱丽丝的身世之谜,毕竟会成为惊世大新闻的。
用这种说法,想必知道的人都清楚到底是谁想当那只被好奇心害死的猫了。
《文文新闻》的主编兼前方记者,射命丸文。
不过每一次阿娅(日语的“文”在罗马音读作Aya)对爱丽丝的专访都被以“正忙”为理由而回绝了,要不然就是爱丽丝外出取材找不到她人。
这一次,阿娅拜访爱丽丝的时候却出了点变故。

“请问,爱丽丝小姐在吗?”阿娅再一次敲响了爱丽丝家的大门,不过她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长久以来的各种失望真是把她的热情都给熄灭了。
如果这一次再被拒绝的话,恐怕自己会选择就此退休也说不定,《文文新闻》就会永远地从幻想乡消失,人们就只能看《花果子念报》了。
“谁?”里面的人问道。
“我是《文文新闻》的阿娅,我是来采访您的,爱丽丝小姐。”阿娅回答道。
好,她准备要听那句“我现在很忙”了,连悲痛欲绝的哭号都准备好了。
“进来吧。”这个声音传出来了。
“啊,啊!?!”
“我说,你可以进来了。上海,给她开开门。”
然后在目瞪口呆的阿娅面前,爱丽丝出现在门背后,上海人偶就坐在她的肩头。
“我说,你可以进来,需要我说第三遍吗?”爱丽丝问道,声音也越来越冷了。
“啊!是!谢谢您,爱丽丝小姐!!”阿娅喜出望外,这简直就是重生。
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爱丽丝居然同意接受采访。
嗯,难道说,冥冥之中,神主也支持阿娅继续记者的生涯?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阿娅就更加不能放弃自己的使命了,就这么决定了,今后也要多多干一些《文文新闻》的前方记者应该干的事情。
“您能够接受采访真是太好了!爱丽丝小姐,这将成为《文文新闻》的头版头条,幻想乡的每一个人都渴望更加的了解您!”阿娅兴奋地说道。
“是吗。”爱丽丝说道,同时用眼神去指挥上海人偶帮她收拾好东西。
“是的,爱丽丝小姐,您作为幻想乡无出其右的艺术家和工匠,所有人都希望有那种荣幸认识您。”阿娅说道,同时掏出了本子和笔,“您能够简单说几句吗?您似乎是在收拾行礼,准备出远门?”
“我准备找个人记录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里所发生的事情。”爱丽丝冷不丁地这么说道,阿娅一下子就哑巴了。
“您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你很快就明白了。至今为止你也来纠缠过我很多次,既然你对我这么感兴趣,那么我就需要回应。”爱丽丝说道,她一挥手,20个法兰西人偶出现在了阿娅的周围。
清一色的黄金盔甲与铂金长枪,对准了阿娅的浑身上下所有的要害之处。
阿娅慌了神了,虽然听说过爱丽丝的人偶操控是全幻想乡之最,不过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程度!?
这是什么意思,因为自己以前的作为,要报复自己?
可是,自己也没做什么呀,连造谣都没有做过。
“您这是……?”
“我要去的地方,是魔界,已经受到通知了。如果我不去,魔族大军会不惜再度进入这片乐土来迎接我,届时会发生什么事,神崎也不能保证。”
“什么,谁?!神崎?!那位魔界女皇吗?!”
“我也许不会回到幻想乡,但我的同伴却可以走人。所以,我需要找个人来记录我最后的这段时间,因为也许我不会再回到幻想乡了。”爱丽丝平静地回答道,能够像这样去宣判自己死刑的人很少,保持客观冷静的就更是寥寥可数了。
然而阿娅作为一个记者,经历过异变,亲临过起义,参加过战争,听说过生老病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不争的事实,她已经被镇住了。

爱丽丝总能给人惊喜,这一次也不例外。

“魔界之旅很快开始。”爱丽丝说道,她打开一张羊皮卷,上面是七色的魔法阵,“记者小姐,希望你能够忠实地履行自己身为记者的职责。”
“呃……爱丽丝小姐,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这样贸然进入魔界的话,即使是鸦天狗的我,也多多少少会……”
“没得选。”爱丽丝说着,启动了魔法阵。
两人马上就消失在了黑紫色的火焰中,凭空出现的这股火焰就是暗火。
它燃烧着,覆盖满了两个人的身体,然后熄灭,什么也不留下。

TBC。。。
1条评分春度+1
翔輪 春度 +1 战地记者赞 2014-10-03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10-04
分享一个BGM,可以作为魔族在开荒时代的TBGM:
http://pan.baidu.com/s/1o6ulxJs

PS:出处为PS2的一个横版STG,Gradius V。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10-04

魔界,那是地狱的景观连绵不绝所形成的世界,从活火山到荒原,从污浊江河到瘴气沼泽。
这里一切都和死亡、污秽、侵蚀息息相关,魔族是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高等智慧型生命的总和,他们并不是单一种族而是一个大团结式的帝国的国民。
魔族互相之间有争斗,甚至有战争,但是随着魔界开发出的资源越来越多,同时环境得到改善,种族内部的争斗开始减弱。
当一个名为路奇菲尔的堕天使提出,魔族团结一致,向外探索和夺取领土以求得更广阔生存空间的时候,原本散乱或者自立为王的魔族开始汇聚到他的麾下。
路奇菲尔四处征战,掠夺人口和财富。
在他的带领下,魔族的土地扩大了近一千倍,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大帝国。
开国皇帝路奇菲尔并不依靠制度或者血统来树立自己的威信,但他的部下却对他无比忠诚,因为他依靠来统治的手段是绝对的强权武力。
路奇菲尔的部下一个个都嗜血茹腥,他们凶残、强大,但路奇菲尔却是他们当中最强悍的哪一个。
魔族的激进派就是这样来的,一群武夫和莽霸组成的队伍,所向披靡,心狠手辣。

但随着国家的发展,国民总有不希望继续战乱纷飞的时候,特别是当国强民富的时代到来以后。
也就是说,路奇菲尔当了一个武帝,而接下来显然已经轮到文帝当政了。
所以,以神崎为首的保守派魔族就开始反对继续征战四方,因为继续高强度的战斗只会劳民伤财,妨碍魔族现在的发展,再说魔族的平民也不愿意继续生活在曾经的那种生死相搏的生活早已厌倦,他们希望能有更加平和的发展方式。
矛盾很快就激化,对于激进派来说,和平就意味着坟墓,保守派所做的无疑是把激进派往坟墓里面推。
既然如此,那就打吧。
认定了神崎是一个一天到晚只知道提倡“公平公开公正”以及“民生民事”的傻瓜,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结果打起来了以后,路奇菲尔才知道,神崎是魔族文武双全第一人,她讲起话来头头是道,而且打起仗来也毫不含糊,甚至很多时候路奇菲尔坐镇指挥的时候,神崎就亲自率队发起攻击了。
两派人马打了很久,因为越来越多的魔族不论平民还是士兵都已经对杀戮感到疲倦,他们希望能够最终得到安宁的生活,这也是他们杀戮的根本原因,为了生存。
最后以保守派的大优势胜利结束,路奇菲尔弄到最后众叛亲离,在魔族皇宫的王座上自尽了。

不过其实路奇菲尔和神崎曾经是亲密的战友,在开荒时代,两个人是同一个阵营的上下级关系。
所以关于爱丽丝的身世之谜才有了形形色色的荒诞怪异的说法。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神崎当政以后,魔族因为一系列改革和政策得到了飞跃性的提高,这个提高是全方位而全方面的。
神崎也被称为了魔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皇,任何人都无法建立超越她的功勋。
对神崎的关注度自然而然也就是全魔界最高的了。
神崎有一个女儿,很早就离开了她,大概是在开荒时代的时候,似乎因为天纵奇才而知晓万事万物,并且对自己母亲跟随路奇菲尔征战杀伐非常看不惯。
看不惯怎么办?
神主作证,天知道爱丽丝是怎么把魔族独占的暗火给运用得炉火纯青的。
没有教授,没有练习,没有一点点的征召,她就这么用一缕暗火将自己烧尽了。
随后,幻想乡多了个爱丽丝·玛格托洛德,但是消失的爱丽丝公主却没有再回到魔界,神崎也没有再看到自己的女儿。
一直到今天。

爱丽丝和阿娅出现的位置在皇都近郊,城门就在面前。
“这就是魔界,紫黑色的天空,但地面的照明非常充足。空气不能算清新,有一股淡淡的腐臭的味道。”阿娅立刻用笔和本子记录下来,这都是绝好的素材。
试想,有多少记者可以活着进入魔界并且看到这些景象呢?
恐怕穿越的时候就已经被异空间给撕得血肉模糊了吧。
“不必全部记录,只需要记下主要特征,其余的就用你的照相机吧。”爱丽丝提醒道。
“啊?哦、哦!谢谢您的提醒,爱丽丝小姐!!我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阿娅方才醒悟,赶紧相机在手,世界全有。
她们顺着大路往前走,来来往往的人们(这里的“人们”是泛用,并不是说魔族是人类,也不是说魔界这里有人类生存)和幻想乡里的居民一样,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很快,帝都巡逻队看到了两人——帝都有超过10万巡逻队进行全天候不间断的巡逻以维持治安,要遇到爱丽丝她们很容易——并且巡逻队的队长都接受过认脸训练,他们被神崎命令过,一旦发现爱丽丝要怎么办。
“爱丽丝殿下!”这一队巡逻兵马上上前,队长单膝跪地行礼,“陛下看到您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请您随同我们来,我们为您带路。”
“啊?!爱丽丝殿下?!”阿娅心中一惊,但这个惊讶却被爱丽丝感受到了。
“不用吃惊,早晚会知道的。”爱丽丝回过头对阿娅说道,“怎么,觉得我很陌生吗?”
“恰恰相反,爱丽丝小姐,我更加认识您了。”阿娅回答道,“想不到您竟然也是这般有身份的人!我应该说殿下了。”
“不必,你原来怎么叫的,现在还怎么叫。”爱丽丝回过头盯着队长,“因为我,不认这个身份。”
队长十分为难:“爱丽丝殿下,请您宽恕我的冒昧。如果您不跟我们走,陛下必定大怒,而我们都还有自己的家人,我恳求您……”
“你误会了,带路吧。我来就是要去见神崎的。”爱丽丝补充道。
“是、是!爱丽丝殿下!!”队长立刻起身,“全体都有,采取护送队形,保护殿下和殿下的朋友!要是谁开小差的话,我会让他知道后果。”
于是一行人前往皇宫,当然这一路上,爱丽丝殿下回归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帝都,一时间人们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声势越来越浩大。

神崎这时候正在和自己的女儿欣赏一幅画,画上的人物表情温和,肩膀上、身旁、背后都有精致的人偶,和她本人看起来到底谁才是人偶已经分不清楚了。
这里必须提到神崎的女儿,爱理。
“爱理”这个名字实际上是“爱丽丝”的昵称,就像帕秋莉的昵称是帕琪一样。
爱理是神崎和保守派的一位大将的女儿,那位大将曾经是神崎的一把手,最后在总共路奇菲尔于皇宫的最后防线时战死。
取名为爱理也看得出神崎的用意,她始终不能放下爱丽丝的事情,而且这种执念就连爱理都感受得到,而且让爱理认为,神崎不过是把她作为了爱丽丝的替代品留在身边而已。
自己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的替身,就像个宠物像一件装饰品似的。
爱理对爱丽丝,只有恨意,没有别的任何感情。
也许还有那么些嫉妒,嫉妒她得到了神崎全部的关注而自己除了空有一个魔族皇女的空头名号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所以当侍卫传来了“爱丽丝殿下归来”的消息的时候,爱理第一个就去找爱丽丝去了。
她要杀了她!

“爱丽丝小姐,也许非常冒昧,不过我还是想问问,”阿娅对爱丽丝说道,两个人正在宫殿等候神崎的接见,现在无聊得很,阿娅就不失时机地问了,“既然您有一个家庭,就在魔界,和幻想乡挨邻隔壁的,为什么不回来看看,反而是常年隐居在魔法之森呢?”
“你觉得,两个地方的环境,谁比较好?”爱丽丝问道。
“当然是魔法之森啊。虽说危险了一点。”阿娅当即回答道。
“你觉得,就凭我,魔法之森的危险对我而言,能算作是危险吗?”爱丽丝又问道。
“呃,当然是不算咯,您只需要动动眼睛和手指头就可以捏碎任何胆敢进犯您别墅的狂妄之徒。”阿娅说道,这是事实,她作为一个经常和大人物们混在一起的记者,一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
想想看,她都见过些谁,四季鲜花之主、红魔馆馆长、乐园永恒的巫女、土著的顶点……个个都是幻想乡令人谈虎色变的狠角色。
爱丽丝·玛格托洛德,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不如说,爱丽丝是阿娅唯一见过的一直没有露出自己真本事的人,因为爱丽丝总是轻轻松松的十分惬意地解决自己所有的对手,要不然她就根本不出手。
“那对了,”爱丽丝点点头,同时一只手按在阿娅的肩上,“既然魔法之森更好,我为什么要回来这里遭罪受呢?”
然后她用力一拉,把阿娅拽开到一边去,同时一团暗火出现在她面前,架住了从阿娅背后砍来的一剑,剑锋离着爱丽丝的发梢不过毫厘。
是爱理,她取走了自己父亲的甲胄和武装,前来取爱丽丝的性命,连她的同伴也一并干掉。
暗火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从火焰中现身的上海人偶,上海人偶穿着制式的盔甲,全副武装,手持的是一柄闪烁着蓝光的大十字双刃剑。
“你还好意思回来,嗯?”爱理笑道,但是她的眼神却凶狠到了极致,和她父亲当年征战的时候一样,“你心里还有母亲大人吗?不,你只是一个浪子!”
“我是不是浪子,”爱丽丝说着,同时又有两个上海人偶出现,同样的武装配备,3柄十字双刃剑成三角阵位卡死了爱理的宝剑,“关你什么事?”
爱理想挣脱却发现上海人偶的力气巨大大到她根本拽不动自己的宝剑。
而这时候,她感到一阵杀气从头顶和两侧迅速袭来,于是松开手一退,结果另外3柄十字双刃剑从上方和两侧插过来,攻击的位置刚好是她刚才心脏、大脑和脊椎所处的位置。
“还有,你谁啊?”爱丽丝问道,她根本不是在问爱理,而是在问自己,“不记得有你这么个人,神崎的新侍女?”
那柄完全脱离爱理控制的剑摔在了地上,爱丽丝右手握拳,从左手的掌心唤出暗火,然后从中抽出一柄长剑,6个上海人偶则在爱丽丝身后站定,摆好阵势。
这柄长剑是爱丽丝手制的,剑身是七种颜色的宝石组成的,剑柄则是金刚砂和铝合金统一铸造的。
爱理失去了武装,就在爱丽丝对面十几步的地方站定,开始运用自己的魔力,准备以魔法进攻。
她敢施法,主要是因为看到爱丽丝正在用那柄奇怪的长剑……哦,爱理一下子就疯狂了。
因为爱丽丝用自己的长剑,向下一刺,将爱理使用的那柄曾经跟随魔族大将军杀伐四方的佩剑给击碎了。
“质量非常差,工艺不成熟,材质低廉。”爱丽丝摇摇头,“魔族已经堕落到随随便便拿些什么来充当自己武器的地步了,这还真是难看。”
“爱丽丝,我的女儿!”神崎的声音从王座那边传来。
“啊?”爱丽丝扭头一看。
正是这个空档,爱理的魔法启动了,她的魔法就是将自己化为暗火的不死鸟,冲向爱丽丝。
“爱丽丝小姐当心!”阿娅大惊失色,但是为时已晚。
爱理和爱丽丝撞到了一起,暗火把两个人都吞噬了。
“爱丽丝住手,那是你的妹妹啊!!”神崎惊呼道,她一来就看到这一幕,差一点摔了。
暗火随即像是被风吹熄了一般地散去,出现的景象是爱丽丝的20个上海人偶从20个不同方向用十字双刃剑架住了了爱理,让她动弹不得。
而爱丽丝本人呢,正用左手抓住爱理的额头,右手就像是拉弓一样地向后拽开,燃着暗火的食指和中指并拢,直指爱理的眉心。
“我妹妹?就这?”爱丽丝问道,然后哭笑不得地放下右手,左手抓住爱理往神崎那边一扔,爱理就失去了控制,像一个被玩坏了的玩具一样飞到了神崎的面前,后者不得不伸出手接住她。
阿娅看呆了,不过这会儿她好歹反应过来,看到爱丽丝理了理衣襟,确认身上没有弄脏弄乱以后,转向神崎。

爱理已经晕过去了,攻击不是被遏制而是被一股过于强大的力量一样的东西给击碎了,连通她仅有的那点儿自尊一起。
也许爱理以后不会再有一个健康的心理了,爱丽丝刚才那一瞬间表现出的实力会让爱理这辈子都望尘莫及,除了敬畏就不会再有其他想法。
至于神崎,她看得出爱丽丝那一瞬间是真想当着自己的面杀了爱理的,因为在听到神崎的呼声以后爱丽丝才突然做出拉弓的架势的。
这么说,爱丽丝她……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说清楚一些事情。”爱丽丝冷冷地说道。
“你不说‘我回来了’吗?之前你才回来但是匆匆忙忙地走了,爱丽丝,我的女儿。”神崎说道,话语间充满了悲凉。
爱丽丝已经不认她这个母亲了。
“神崎陛下,你好歹是魔界女皇,不要乱认亲。”爱丽丝提醒道。
这时候因为先前的骚乱,宫殿里面已经进来了一大堆的卫士、大臣、将军,众人目睹了最后爱理被爱丽丝扔到神崎身上的那一幕,当即就打消了上前阻止的念头,甚至连出面劝一劝都不敢,只得这么隔开一定距离观望。
毕竟,连神崎都对爱丽丝有这样的感情,居然显露出了悲伤。
“爱丽丝,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呢?”神崎站起身来,走到爱丽丝面前。
阿娅突然感到自己被人拉开了,结果发现是两个蓬莱人偶在拽自己,她们的颜色很浅,几乎通体透明,而且阿娅发现越来越多的蓬莱人偶正在四处移动,控制整个宫殿。
爱丽丝,难道说是打算……
“我来是说正事的,不想听或者说一些无所谓的话,神崎陛下。”爱丽丝回答道,“我觉得,是时候就在这个地方,谈一谈魔族前段时间对幻想乡上的手段了。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唆使守矢神社的那三个笨蛋那些事的。”

TBC。。。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10-04

阿娅虽然喜欢多管闲事,什么都想去说一句,但是在爱丽丝和神崎之间,没有她可以进入的空隙,除了老老实实地呆在爱丽丝身旁听着就没别的办法,劝一劝都不行。
而爱丽丝,也不是一个头脑发热的人,她说那些话,摆出一种态度,为的是神崎不要在她面前装女皇的不可一世,也不要以为可以套什么近乎。
爱丽丝是真不愿意认神崎这个母亲,因为她目光实在是过于短浅,以至于她的很多决断都是错误的。
至于节操,神崎这种一妻多夫的,爱丽丝也就不说什么了。
关于为什么爱丽丝认为神崎目光短浅,很快就会由神崎亲口说出的。

神崎专门兴建了一座宫殿,它是属于爱丽丝的,而商谈的地点就选择在那里。
由于神崎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神崎和爱丽丝的谈话,除了爱丽丝的朋友阿娅,因为爱丽丝要求阿娅留在身旁记录。
至于为什么要记录,神崎不知道。

这张镶满珠宝的黄金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玉石瓷器里盛满山珍野味,飘香四溢,令人不禁垂涎欲滴。
“这么多的山珍海味简直是盛宴啊!”阿娅感叹道,同时拍照。
“不是山珍海味,魔界没有能够让碳基生物生存的海,所以只能说是山珍野味。”爱丽丝纠正道。
坐在爱丽丝对面的神崎和爱丽丝在桌子上隔着4盘菜的距离,连想握握她的手都不行。
听到爱丽丝这话,神崎更是脸红了。
对,魔族现在因为大力发展经济和科技,结果原本环境就很差的魔界其实是在环境恶化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好转,而神崎却认为魔界是在好转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恶化。
连这都看不明白,神崎还坐着魔族女皇的位置,而且还坐得挺稳健,几乎所有魔族都支持她。
这样看来,魔族确实已经放弃治疗了。
“其实我们已经有很多人工的干净大型水域,可以发展养殖业。”神崎说道,“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最近也有实行新法令,要求训练人们对用水方面的纪律性。”
“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而且很多都是连标都不治的。”爱丽丝评论道,她可是一筷子都没动,尽管除了筷子还有刀叉等餐具,桌子上的菜品各式各样都可以适应。
阿娅一刻不停地在本子上写着,根本顾不上说话,连抬头看一眼桌子上的情况都不顾不上。
爱丽丝呢,和神崎面对面地坐着,她非常淡定地盯着桌子上的菜,就是不动手。

三个人就这么坐着,阿娅拼命写字,头也不抬,爱丽丝冷静观望,神崎有一下没一下地吃菜,但是那筷子动得简直机械。
气氛正在降到冰点。
“之前我来的时候,”爱丽丝开口了,“就看到那个女孩,而且当时似乎也是想找麻烦,结果因为我没怎么在意,所以就把她抓住给扔出去了。”
“是同一个人,是我的女儿,爱理。”神崎回答道,但是她马上慌慌张张地补充道,“啊,是我的二女儿,爱丽丝,你是我的大女儿。”
“我不想纠正你那乱认亲的习惯了,神崎陛下,我确实不是你的女儿,说多少遍都是这样的答案。”爱丽丝说道,同时揉了揉太阳穴以表示这个问题让她既无聊又厌烦。
神崎低下头,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就这么堂堂正正的说不是自己的女儿,爱丽丝也真开得了口。
“我在幻想乡生活了很久很久,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久了,反正蕾米莉娅我是从小看到大,她刚来的那会儿还没有红魔馆这么一个东西,是斯卡蕾特伯爵兴建的。”爱丽丝说道,依然没有看神崎一眼。
“你走了很久,我知道的,我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你的思念,爱丽丝,我的女儿。”神崎带着哭腔,“原谅妈妈好吗?妈妈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难道说热爱和平也有错吗?”
“好战是魔族的本性,追求真善美并不是他们应该的。”爱丽丝说道,“不过我不反对任何种族追求真善美,毕竟这个世界的核心就是真善美,任何事物最终会归于这上面。”
听起来好像爱丽丝不是那个意思?
神崎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女儿想的是些什么,她完全不了解,真亏她还能口口声声说“爱丽丝,我的女儿”这句话。
“那么,你回来有什么不好?继承皇位,统治魔族,让他们向着你所追求的真善美而去啊。这岂不是更好吗,爱丽丝,我的女儿?”神崎问道。
“我说过,我赞成任何种族追求真善美,不过我并不是信任所有种族都能永远追求真善美这件事。就连幻想乡的人类,”爱丽丝哼了一下,“也时常和魔族没什么区别,我是一个性恶论者。”
“那魔族……”
“魔族更甚于人类,所以才被称作了魔族。他们骨子里的是嗜血与对杀戮的渴望,我从不指望他们还有真心实意追求真善美的时候。”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也许时间会改变一切呢?”
“太天真,为什么总是寄希望于个体的自我觉悟?在这方面,我真是觉得丰聪耳神子做得要好得多,所以她领导的变革才会在幻想乡那么顺利地流行起来。”爱丽丝说道,“对了,说到这个了,我还没说这件事呢。阿娅,别写了,阿娅,把我之前说的东西拿出来吧。”
阿娅停止了奋笔疾书,颤抖着双手从口袋里拿出另外的记事本,上面也是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的。
“那是什么?”神崎问道,这个幻想乡过来的记者看起来是个鸦天狗,但那么拒人的爱丽丝居然把她带在身边而且特别说她要负责随行记录她的事情。
这么说来,这个记者多半也是深藏不露的那种大人物吧。
“全都在上面了,爱丽丝小姐。”阿娅把本子递给爱丽丝。
爱丽丝接过来,面对这神崎,翻开第一页,然后递给神崎。
神崎疑惑地接过来,结果就在爱丽丝的那一句“仔细看看有什么错的”说出来以后,神崎就愣住了。

神教二级神父供认,受到魔族指使,去进行传教,否则家人性命堪忧。
神教一级牧师供认,受到魔族指使,如果不镇压异教徒,自身难保。
神教某凉鞋付丧神供认,受到魔族威胁,如果不降下指定的神罚,将被抹杀神格
……

“这些是什么?!”神崎惊呼,“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这些是人间之里最近那一次的起义所得到的战利品。”爱丽丝说道,保持着坐姿,但是抬头盯着神崎,盯得神崎心里寒气逼人,“神崎陛下,你可以选择一下叫那些人来当替罪羊。”
“替罪羊?爱丽丝,我的……”
“住口,你没有资格继续用那种称呼来叫我。我跟你说客气的,”爱丽丝站了起来,“别跟我搞那些弯弯绕,我不吃这套。我也不要求多了,是你还是你手底下的那些大将军玩的这种花样,想通过干扰幻想乡的日常来逼我回来,我跟你说,你赢了,我会回来叫你后悔的。不过,先把那些人叫出来,我不杀他们,但是我有话跟他们说。”
一瞬间的态度急转直下,阿娅察觉出爱丽丝为什么要带上自己的真正理由了。
这会儿皇宫里面差不多应该到处都是蓬莱人偶了吧?
如果爱丽丝的这些隐形的人偶全部是威力可观的爆炸型人偶的话,魔界很快就会陷入最高层被抹杀的混乱状态了。
神崎不愧是爱丽丝的母亲,那种对女儿的直觉式的了解已经让她体会到了不妙。
这些威胁对神崎本人可能没什么,但是如果皇宫整个被炸飞——如果真有爆炸,单凭神崎一个人完全无法阻止,再说爱丽丝要是真那么做,第一个就会压制神崎——然后保守派的权利象征被摧毁,激进派立刻就会抬头。
离开魔界很久的战火将重返这片土地。
“爱丽丝……为什么要这样……”神崎捂着脸,痛苦地呻吟着,“妈妈只是想你在身边,这也有错吗?”
“这没错,你的心是好的。”爱丽丝回答道,上海人偶一个个地从神崎身旁闪现出来,一个个都全副武装,“但你的做法是错误的,你想通过对幻想乡上手段来迫使我回来你身边。好心办坏事这种傻瓜式的处事方式,我一向非常痛恨,你不会因为自己的本意是好的而逃脱理应由你承担的罪责。”

否则的话,那些无辜的牺牲者们,他们的公道要到哪里去讨还?

“好了,”爱丽丝走到神崎面前,“你下一道圣旨,叫那些直接参与了在幻想乡传播恐怖的人过来,我要和他们谈谈。”
阿娅看到爱丽丝的侧脸,那一刻爱丽丝的眼神恢复成了鲜红色的猫瞳,艺术家的气质已经消失殆尽,有的仅仅是作为魔族的冷酷无情。
“爱丽丝,你果然是我的女儿,是有着魔族血统的!”神崎喃喃自语道。
“我数三声,一……”爱丽丝说道,然后她一挥手,“……三,时间到,你没机会了。”
那一瞬间,一个蓬莱人偶在阿娅身旁出现,并将自身转化成了一个极小的护罩,罩住了阿娅。

OLSC,七色【Red-New World Order红·世界新秩序】

那一瞬间,整个魔界的天空被点亮,在皇宫为中心的地方,一切都被笼罩了进去。
数百万个蓬莱人偶在极短时间内全部依次序爆炸,每一次爆炸就加强一次附近所有爆炸的威力,将最后释放出来的能量提高了何止千万倍。
魔族的帝都被从魔界的地面上抹去了,帝都数千万人死在大爆炸当中,不分男女老少。
唯一活下来的,只有神崎、爱丽丝和受到爱丽丝包含的阿娅。
三个人站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上,神崎看着自己经营了那么多年的魔界,居然一瞬间回到开荒时代以前。
顿时,她心里最后的那点希望消失了,双眼黯淡了下去。

“阿娅,记下来,魔族对幻想乡的所作所为,已经由他们自身,加倍地偿还了。但是尽管如此,”爱丽丝盯着跪坐在地上的神崎,唤出了之前自己用过一次的长剑,“仇恨的种子仍旧存在,而到那个时候,必须有新的人来负责斩断罪恶的锁链,解放受苦受难的人们。”
“爱丽丝小姐,我……!”阿娅感觉完全跟不上这个节奏了。
这什么,突然就翻脸,连神崎都没反应过来。
帝都不见了,这里俨然从远古时代开始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
这样的地方叫魔界?
干脆,叫蛮荒之地得了,鸟不拉屎的地方,谁能活?
爱丽丝走向神崎,而神崎抬起头来,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向自己举起利刃。

为什么这样?
就算反抗,那又有什么意义,杀死自己心爱的女儿?
不反抗,接受被自己心爱的女儿杀死的结局,这即使是神崎的灵魂到了地下,也不会得到安息的,相反,她会永远受到精神上的折磨。
自己一直以来付出了那么多,不要自己洁身自好的美名,不要高高在上的女皇之位,一心一意为了爱丽丝奉献一切。
可是,到头来,自己失去了子民,失去了国家,失去了自己一直深爱的女儿……
为什么这样?

“爱丽丝·玛格托洛德。”威严的声音响起。
“呵呵,神主。”爱丽丝笑了,但是手里的剑仍旧悬在低头哭泣的神崎的头顶,“这时候知道出来了?”
“爱丽丝,你可知道,手刃生母是会遭到天谴的?”
“神主,你可知道,在你高高在上看戏的时候,在你把我们所有人创造出了然后叫我们等死的时候,我们是有多么痛苦地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爱丽丝质问道。
“我只会履行自己该履行的,过多的干涉只会滞缓你们的发展脚步。”
“呸!你继续去喝酒和看戏吧,我是演够了。”爱丽丝说道,挥出了那一击。
“那就接受惩罚吧,爱丽丝!”神主的声音变成了一道利刃,就从正前方的虚空当中穿出,打穿了爱丽丝的胸口。
“不要,我的女儿!!”神崎突然跳起来,爱丽丝的剑刺入了她的胸口,但是她紧紧地保住了爱丽丝,和爱丽丝一起被神主的神罚给打穿了后背。

神主,只能惩罚那些有罪的人,不能惩罚那些无辜的人。
否则,就算是神主,也与庶民同罪。
神罚的反噬吞没了整个天空,金黄色的血从天上流下,变作火雨,让整个魔界都燃烧了起来。

“爱丽丝小姐!不!”阿娅惊呼着。
爱丽丝和神崎一同化为了紫黑色的火焰,很快就消失了,而阿娅掉入了一道间隙当中……
……

TBC。。。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10-05
有人说,英雄的存在,是为了履行他的使命。
当世界平和的时候,英雄在沉睡。
当世界需要的时候,英雄便归回。

阿娅是摔昏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喵?”一声猫叫。
“唔嗯?!”阿娅低头一看,发现橙就趴在她旁边。
“你醒啦,喵。”橙说着跳了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打开房间的门,“蓝大人,紫大人,她醒来啦!”
“橙,乖乖的,不要大吵大闹,客人会受不了的。”蓝首先就走进来了,橙马上跑到她身旁趴下来要求摸摸头,于是蓝就坐在床边,一边摸摸橙的头一边关切地问道,“你不是《文文新闻》的阿娅吗?怎么会掉到间隙里来的?紫大人最近都在睡觉,没玩过间隙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阿娅回答道,“我本来是要去采访爱丽丝小姐的,莫名其妙的就到这里了。”
她觉得脑袋晕晕的,本来要干什么,采访爱丽丝来着,但是怎么过去的路上就掉进间隙里了呢?
“没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你本来要去哪里?”蓝问道,她已经张开了间隙,“我送你,紫大人还在休息,我可以代为使用间隙。”
“好的,谢谢。”阿娅说道,“我本来是要去采访爱丽丝小姐的,就请把我送到魔法之森吧。”
“好的。”
橙打了个呵欠就继续趴在蓝的大腿上睡着了,气氛非常和谐融洽。
但在两个人其乐融融地进行间隙的传送的时候,一个身影从门外悄然闪过,她没有露面,但刚才的对话她全部听到了,并且十分满意地掏出扇子,一边扇着一边走了。

阿娅来到爱丽丝的家门前,忘记了爱丽丝和神崎的事情,忘记了魔界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更忘记了爱丽丝最后关头对自己的保护。
她敲响了大门,也摁了摁门铃。
但是屋子里没有人答应她。
“爱丽丝小姐今天,应该又是不在家吧。唉,什么时候才能采访到她呢?难道说真的要我退休吗……”阿娅非常失落,她拿出自己的本子,本来是要在里面专门记录爱丽丝小姐的事情的,但是里面现在仍然是空空如也……咦?!
这什么,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
阿娅失神了片刻,因为她不知道这东西哪里来的,但那确实是自己的笔记。
她就在爱丽丝家门口坐了下来,仔细阅读里面的内容,而随着阅读的深入,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当读到最后一句:“爱丽丝小姐为了幻想乡,和魔族女皇同归于尽了,我则落入了间隙当中,被黑暗所吞没……”
随后,阿娅晶莹的眼泪终于克制不住地冲出了眼眶,她扑上去,疯狂地敲着爱丽丝的家门,但是再也没有人回应她“正忙”或者“我没时间,你改天再来”的话了。
“爱丽丝小姐!爱丽丝小姐!!”阿娅趴在门板上,对自己之前那么无力的表现而自责。
这房子的主人,曾经独自一人,直到拯救幻想乡,为幻想乡带来数百年的和平,也都是独自一人。
倔强的爱丽丝直到最后也没有向风神少女说出“请帮帮我”那样的话,她自己一个人完成所有,承担所有。

魔族帝都的数千万人组成了魔族的90%以上的人口,爱丽丝带着神崎、帝都、魔族几乎全部的生产资料以及这魔族90%以上的人口,一起从魔界的地面上消失了,而魔族想要恢复往日的实力,没个几百年的缓慢发展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做的这些,又有谁知道呢?
幻想乡的所有人,都过着事不关己的生活,即便遇上了变故,也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
爱丽丝做的,不过是让她们多了几百年平稳安逸的生活罢了,而她们根本不会理解这对幻想乡整体的发展有多大的鼓励。
几百年,人类可以不用担心魔族的入侵,全力以赴发展,科技、生产力、对幻想乡的开发度都会得到极大提高,人类在幻想乡的生活水平将一日千里式地飞跃性发展。
但那又如何?
没有人记得爱丽丝·玛格托洛德的功勋,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做了这么一件大事。
而记得的人,射命丸文,她所写出的《文文新闻》又是幻想乡最知名的“阅读时必须自己甄别其真伪”的报纸,所以她说出来这件事,很多人还以为她是在炒作或者捏造呢。
但是,阿娅能够不写吗?
不,她会以《文文新闻》的头版头条来报道这件事,就算全幻想乡只有她一个人,她也要报道这件事,让所有人都至少听到,爱丽丝·玛格托洛德为幻想乡做了些什么。

擦干眼泪,阿娅起身,朝着爱丽丝的家门,深深地鞠躬,然后目光坚定地离开了。
在她离开以后,8个蓬莱人偶在爱丽丝家门口现身,她们在地上写写画画了半天,形成一个六芒星的魔法阵。
而其中7个人偶又将自身转化为7种不同颜色的宝石,这些宝石和第八个人偶在魔法阵正中央化为了一团白炽的光团,随即它开始自内而外地燃烧起来。
那燃烧所产生的不是别的,而是暗火,而随即燃烧的外轮廓形成了一个人的外轮廓,她从暗火当中走出来。
爱丽丝·玛格托洛德。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理了理有点乱的头发,整理一下自己的着装。
“真是难缠,也正因为魔族总是因为一些无所谓的东西纠缠不休,我才非常反感魔界和魔族的。”
她试了试唤出人偶,但是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出来。
“那酒鬼还真是敢这样做啊,我已经被排除在SCD以外了吗。”爱丽丝握紧了手,但是随即也释然了,“这样也好,我也不用继续当这个麻烦的角色了。偶尔试试其他的吧,听说大隐隐于市?我来尝试一下好了。”
于是,爱丽丝进屋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主要是她的手制所需的工具。
注意,爱丽丝的手制功夫并不是她的能力,这是她从诞生之初就开始一刻不停地训练所得到的技能,只与她的熟练度和经验有关,和她的“操控人偶程度的能力”无关。
爱丽丝家里还有不少她手制的艺术品,这些都是她的战略储备,所以才一直不拿来用。
现在,要去人间之里当老百姓了,肯定这些东西将成为她起步的基础。

爱丽丝手制的东西能卖多少钱?
以前魔里莎偷了一个爱丽丝手制的水杯,结果在人间之里一个普通的艺术品商业区里竟然粗略评估出50万幻币的保底估价。
由此可见——在人间之里,一个人每月只需要有2000幻币的进账就可以过得非常舒坦了,富商也不过每月1万出头——爱丽丝要是把这些战略储备全部拿出来,那该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啊!
可是,失去了能力的爱丽丝,连能否活着走出魔法之森都还不知道呢,怎么卖掉这些东西?
要是有什么人可以来这里的话……对,可以委托霖之助。
顺便也可以叫霖之助代为找人组成雇佣兵军团来魔法之森接人……不,人类不会把自己的命贴进魔法之森的,这个地方已经根深蒂固地成为了他们观念中的禁地。
那么找谁好呢?

“爱丽丝小姐?!!”阿娅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外,正看到爱丽丝收拾房间。
“哦,阿娅啊,你怎么来这里了?”爱丽丝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爱丽丝小姐!!”阿娅已经哭了起来,捂着脸蹲在地上,“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阿娅是为什么要回来的?
因为她想到,至少应该在爱丽丝家门口放一点鲜花以作为祭奠,所以她就折返回来了,没想到居然看到了爱丽丝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而且还在收拾东西!
“你没事也是太好了。”爱丽丝说道,“能来帮一下忙吗?我正要收拾房间。”
“是、是!”
关于爱丽丝为什么没有死在大爆炸中,她如何逃脱的,神崎和魔族后来又怎么样了,这一系列问题,都将由阿娅通过采访爱丽丝来得出最后的答案。
而之前说好的要采访爱丽丝·玛格托洛德的事情,这一回才真的要开始了。

FIN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10-05
纪念幻想乡最伟大的艺术家,爱丽丝·玛格托洛德。
http://pan.baidu.com/s/1c0iu6Lq

PS:图为射命丸文拍摄于爱丽丝与神崎会面之前。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黄生黄
发帖
18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3-20
精彩无极限,感谢楼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