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083阅读
  • 3回复

梦终之殿  ——始源终焉 交汇之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formerwind
 
发帖
9
樱饼
2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9-25
                                梦终之殿  ——始源终焉 交汇之所
    宏大的正殿,只被煌煌火光充盈。光芒的怒涛震击刻印不知名符文的高耸石壁,而后碎裂四散,溢满每一个角落。光,创生万物,普照世界;又虚无缥缈,有势无形;然而贯穿始源与终焉,唯光永恒。
殿正中,一位金发少年肃穆而立,背对正门的身形在盛开的灯影中摇曳,在这干净得只剩下光与影的世界里,时间似已凝滞,空间浩瀚无垠,光曾带来无限生机,但这儿,却是一片死寂,啊,就像那时,他们的世界在蜕灵之光中,黯淡终结,那是多久之前了呢,祈?少年看着自己的手指,自问。
“你,来了。”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声音打破了常态的寂静,而此时,殿堂漆黑的门口,现出一个歪歪斜斜的憔悴人形,随着一步步艰难又执着的进逼,光明逐渐将他拥入怀中。显然,这个旅人是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漫漠征途才来到这里的,他已经踽行了太久太久,久到他都忘却了自己的年龄、自己的身份,还有自己曾经的名字:瑟。尽管如此,此行的目的,仍旧深深铭刻在他心中。
“你,是全能的吧?我见过你的,你同意过的!!只要找到你,就能……”瑟声嘶力竭的呼号,颤抖着冲向殿正中的人影。
你说过,这一切是因我而起,他们是因我而死,一次又一次舍命相救,最终却只换回我,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我……是啊,无计可施,到头来,只能求助于这个所谓的“神”吗?怨恨裹挟着愤怒、质疑、压抑与深入骨髓的无奈,在瑟的灵魂深处发酵了很久很久,此刻终于喷涌而出。
“你,可想好了?甘愿牺牲一切,去挽回他们?”祈的声音,在一片光辉中,悄然而至。
瑟缓缓昂起头颅,在以往的岁月里,泪痕无数次划过脸庞,又无数次被风干,此时的他,早已沥尽了泪水——他对着祈圆睁怒目:“甘愿?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命运,我们会沦落到今天?会历尽险阻到这里来求你?”只是,他似乎将这一腔怒火,发泄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如果,你将为此授命。”
“亦,无怨无悔。”瑟如此决绝,“你究竟肯不肯帮忙,给个痛快的话!”
“你,还是这么不信任我。”祈渐渐转身,眼中晶莹闪烁。
瑟冷哼一声,“你不值得相信,既然自称有能力,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保护我们?而是看着我们去死,袖手旁观?!
“还有,我认识你吗?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你以为我想来见你?”
祈喟然长叹:“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了。你的愿望,我会忠实地履行。”
瑟的神情微微缓和:“那么,可以说了吧?什么代价?就算埋骨于此地,就算被弃于历史……”此时的我,无所畏惧。一切将在这里结束,就让灵魂永远沉睡在这一片令人恐惧的光之海洋中,因为……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
“你生命的价值么…这样,也不错。其实,你是不会死亡的,不死无生,这是贯穿我们血脉的能力。”祈直视瑟,轻轻说道,“不然的话,凭你现在的力量,又怎能只身走过漫长的凶险路途,抵达这里呢?在不知不觉间,你已经复活数百次了。”
“你说……什么?”瑟嘴角抽搐着,一拳狠狠砸向地面,骨头断裂的声音刺入耳膜,然而,片刻之后,那只手居然还能正常活动——除了痛感,什么都没留下,“怎么会这样,这样的话,他们的死,不都成了……”后面的字眼,他实在是没有勇气说出。
“很遗憾”祈闭上眼睛,没有风,华丽的长袍依旧飘拂。
“代价,告诉我代价!”瑟死死盯着祈,此刻的表情只能用恐怖来形容,疯狂的狞笑,扭曲的面容,燃烧的眼眸。而祈,则是一脸悲戚。
“有这么一种起死回生的法术,代价是至亲或是挚友的生命。”
那份回忆突然无法阻挡地涌入脑海:不知那天,是多久以前,只记得晴空万里。自己最后的伙伴,善良的圣使全然不顾劝阻,与自己微笑着道别,灿烂的笑靥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后,她小小的身形没入不详的大秘仪法阵之中,再难寻觅。
她的愿望是,用自己的躯体和灵魂,换回所有逝去命运之子们的躯体和灵魂。
她成功了。








分明感受到了他们的灵魂波动。
不会错的,不会忘记的,无比熟悉的气息。
之后,毫无预兆地,天空开始降雨,没有惊雷,没有闪光,灰沉的死寂的喑哑的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自己的惊叫声,伴随着那雨的,是又一个噩梦。

    “瑟…瑟…………”
    他们呼唤着我的名字,缓慢地向我“走”来。
而我,再也没有面对这一切的勇气。凄惶奔逃,他们的呼号、召唤、恳求被风声吞噬,而后被雨水涤荡殆尽。


他们,已经永远在一起了。那庞然的不成人形的怪物,显然是由他们的躯体粗劣地拼凑而成,而他们的灵魂,禁锢其中,颤抖着发出没人能听到,更没人能理解的悲鸣。
命运,再一次狠狠地玩弄了我们。只是这一次,我们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
之后,我继续踏上了前往永恒殿的路,形单影只,为了最后的希望——祈的应许。
    
ILαΣ-3795214号样本,异形生命体,人类特征,培养,时质群。”祈以极轻的音调,在说些意义不明的词语。

瑟从回忆中醒转,努力去抓住他看到的最后一点希望,心情从深渊一跃而至高峰,表情也终于舒展开来:“我是有无限次生命的吧?这样的话,就能救回他们所有人了!!”
不详的沉默。

“非常抱歉,只需要一条适格的性命,就能救回他们。但是,我们无法死亡,也就是说我们永远不会也不可能失去自己的生命,更不可能用于支付了。”祈将左手食中两指贴在颈后,同时低下头,不愿再看瑟的眼眸。
真是,讽刺啊……
为什么不早点知道自己不会死,为什么现在需要死却死不掉??我们的一切奋斗,难道不是为了守护身边的美好吗?那些泪水、欢笑、感动、爱、信念……最后竟然,只能交织成无奈的挽歌吗,然后,我还得永远活着,活在自责、歉疚和无尽的悔恨之中?!这个世界,怎么能如此“美好”啊!!瑟咧开嘴角,恣意狂笑起来,笑得够了,他死死地逼视着伫立在光之汪洋中,与自己年龄相仿、样貌类似,却有着截然不同灵魂的少年,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你--我”
祈显然吃了一惊,而后,脸上带着歉疚:“请相信我无意冒犯,刚才的欺瞒只是为了做一个必要的测试。不需要使用那种法术,我们有更好的,也是更本源的办法”顿了一顿,他缓缓道出了真相,“代价就是,没有代价”
“死者苏生、历史消弭、世界改造,你说这些,居然都没有代价?
“他们能重生,忘却这一切,摆脱纹章契约,不再被命运胁迫,自由自在的生存下去?”
“是的,曾经的你应该是最清楚这些能力的,因为阁下对于这一切,功不可没。”言毕,祈轻轻动了动手指,光之浪潮翻涌而来,一片辉煌淹没了瑟的身形。而后,他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那颗一直紧绷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绚丽的波涛托举着他,仿佛身处摇篮:那是久远的记忆,一切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他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谛听天籁,去嬉戏玩耍,也许是和那些此刻已经长眠的同伴们。
创伤在消弭;一切,在恢复。
“没有什么不可挽回。那是当年我们,或称我和我,共同缔造的辉煌文明,对世界的承诺,你竟全都忘却了吗,也好。”祈低语,沉浸在喜悦中的瑟当然听不到。
此刻,瑟亲眼所见,那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在渐渐恢复原貌。只是这次,他们和纹章兽的命运,终于拜托了黑核的桎梏,得以沐浴阳光。再也不会客死他乡,再也不会遭受戏弄,再也不会生离死别……只是,这些还不够。
“答应我”瑟坚定地说道:“从此之后,世上再没有命运之子,再没有魔族,再没有所谓的圣战。让过去和未来的所有类似的悲剧在此刻终结!”
“遵命”看到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颜,祈像是舒了一口气:“而后,你是愿铭记这一切,还是欣然忘却?你是想回到故园,还是居住于‘幻想’世界呢?悉听尊便。”
瑟看着祈,而后,诉说出了关于自己的愿望,就像古往今来,无数善男信女,对神虔诚地献上自己最美的祈愿一般:“我愿意记住这一切,既然已经刻骨铭心地经历,那么就不该忘却。我不是幻想住人,因而必将归于真实。不过我的伙伴们,他们需不需要记住,由你定夺——背负历史的家伙,只需要一个就够了,这是我的想法——你既然全知全能,一定能够做出最好的选择,让他们快乐,不是吗?”
祈轻浅一笑,如同圣贤:“有点过去的意思呢,不过,也只是有点。祝贺你,元祖大人,你也摆脱了残酷的命运,终于将从这场旷日持久的噩梦中彻底苏醒。忘却我族,忘却曾经的使命,去追逐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明天吧!”
此时此刻,要求尽数得到满足,瑟原本对祈的敌意已消散殆尽,他现在想做点什么以示感激:“有一帮自称自由之翼的家伙,似乎在觊觎……”
“不劳您操心,我族所建造的进化壁障,亿万年来从未被突破。更何况,群龙无首。”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这个送你。能随意进入幻域的钥匙,确切的说,不仅仅是幻域,绝大部分界域都能自由探访。另外,还请多回这里来坐坐,这是我的私心,虽然这里除了光,还是只有无尽的光。”
看着手心凭空出现的玉石,瑟有些讶异,但旋即被惊喜冲散。
“最后一件事,你愿意保持不死无生的躯骸吗?还是像正常人那样,能够入土为安呢?只有我有能力,改变这件事。”
“这个世界,是如此残酷呢,‘不死无生’,不会死去,也就无法体会活着的真味了吧。而且,看咱这亲朋好友纷纷作古,起初或许会悲痛欲绝。后来大概就像看祭祀之时天际飘零的纷繁纸钱,只留下淡漠的哀愁了吧。但是,我更愿意相信,世间更多的是美好。为了生命中那些或许在等待我的美丽瞬间,为了那些或许需要我帮助的人,为了那些或许只有我能记述传承的历史。我将永远,活下去。这样,纵使我们地球的文明在不可知的浩劫中倾覆,我也依旧能将我族走过的进化之旅,我族消逝的智慧结晶,向后人讲述,令万世传颂。守护我族辉煌的文明,这是我的…”停顿了一会,瑟终于讲出了那两个字:“使命!”
祈微笑:“真像是只有你才会敢于作出的抉择啊。只是,和亿万年之前相比,字里行间的‘我族’,却悄然换了角色。你放心地离去吧,你曾经的眷属,由我来帮你守护,我之中的我。”还有些话,我会永远埋藏在心底,只是怕,你知道后会为我哀愁。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还是万分感谢你赐予我们的救赎。”
“不,应该说感谢的是我,历史不会被遗忘,谨代表我族向你曾经的贡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真诚的感谢。”祈这样说着,突然就跪下,向瑟长拜。
瑟局促地不知如何是好,缄口难言,几分钟后,祈缓缓站起,瑟才舒了一口气。
“最后请让我再一次感谢你拯救了我的同伴们,至于为什么你没能早出手,我相信一定是有难言之隐吧。”
“你能理解的话,真是太好了。”欣慰地笑着,祈向瑟伸出右手,他们之间在几小时前还有无限的距离,此刻竟然近在咫尺,一如一万年前的那个时代,零族全盛之时。
我感受到了,阔别已久的,我握着我的手,我的温暖传达到我的心。
“再见”
“再见”

于是,金发的少年,从“噩梦”中醒转,离开永恒殿,回到了久违的故乡。
而殿中的另一位金发少年,将兑现诺言,永远守护世界。那是他,对零族,这个往逝种族的承诺,亦是他,被创造的意义。
完美 自由 矛盾 创世 祈愿 希望
荟萃了零族最美好的祈愿而生,降生之时,便目睹了零族的消逝的第玖之创世者。
亿万年来,一直为世界的和平稳定而呕心沥血。发誓不让任何智慧生灵重蹈零的覆辙。尽管零族留下的全能机器已经能够做到所有的这一切,但他们还是需要一个温柔而坚定的创世者,来代表零的自由意志,不是吗?




  




补充:1.晞没有死去,而是和复活的同伴们融为一体了
      2.祈说了一些假话

EX篇预告:
“费劲周折才让他重回这里,就这么轻易放走了?”是黑核的声音。
风声疏狂
离线formerwind
发帖
9
樱饼
2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9-25
东方无关文,记得貌似可以发。
风声疏狂
离线喵喵
发帖
222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1
春度
290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9-26
原始帖字体过小,擅自修改了一下。
各分区原版规已暂停执行,只要与(同人)文学创作相关,发在本分区没有问题。
秋风萧萧霜掩玉,梦影黯黯时越空
幻思奇想乡间里,怪闻绮谈雨幕中
该账号为东方小镇代管进程,代管实体登录较少,站内信通常看不到
任何论坛相关事宜请发送邮件至:mmiaow*qq.com(请将*替换为@),工作日24小时内响应
离线黄生黄
发帖
18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3-12
好的帖子就是需要大家顶起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