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306阅读
  • 7回复

【短篇】最高智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8-04
“我算不出来1+1=2,但我知道任意充分大的偶数都可以写作两个质数的和。”——琪露诺


我是琪露诺,集愚蠢、木讷于一身的十足笨蛋,尽管我自己并不承认这一点,但是看在整个幻想乡都把这当作是常识的份儿上,我也就不想再挣扎什么了。
他们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我接下来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我自己的一波三折的故事,你可以把它当作是一个笨蛋的自娱自乐,但对于我而言,这是令我永生难忘的一段回忆。
从哪里开始讲述好呢?就从我惨遭失败的那一夜吧。

在那之前,请允许我先说说曾经的我是怎么样的一个……嗯……妖精。
我是冰妖精,是幻想乡最被人鄙视、唾弃和耻笑的种族,我们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一句“叔叔请你吃糖糖”就可以连哄带骗地拽走的笨蛋。
当然,就是这么一个被人看低的妖精,我却在人间之里学习,担任我老师的自然是上白泽慧音小姐。

“我们今天要讲解的是关于外世界的亚洲古代史,大约有75个课时,同学们要耐心而认真……”
这位在孜孜不倦地授课的老师,毫无疑问就是慧音老师。
她严谨认真,如果有人不交作业或者表现出粗鲁无礼的话,她的头槌会教人重新做人的。
但是她平时和我们就像是母亲与孩子之间的关系,我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就算学习再辛苦也觉得非常快乐。

当古代史的那一套课程结束以后,我顺利地通过了结业考试,而且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人间之里的清洁工,一周5个工作日,每个工作日要工作8小时,打卡制度,时薪20块。
就我们这一族而言,这是顶天的工作了,就我个人而言,也不对现状有所不满。
我可以挣钱,养活自己,服务大众,这就足够了,我别无所求。

但是,在我工作了不到一个月以后,我迎来了我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次三日月。

这一夜是奇特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芳草的香味。
明明是独自在走夜路,街道上已经人烟稀少了,而我内心却十分平静。
我自己清楚,这种镇定自若是不正常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怕黑的妖精,面对眼下这种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蹿出一只鬼魂或者一个幽灵的静谧环境,我理所应当感到害怕。
但是我没有,而且我竟然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以为自己终于有所成长,不再胆小怕事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个当口,我走到了红魔馆的旁边。

这里是斯卡蕾特家族的领地,平日就是闲人、平民与贱货免进的贵族底盘,此时此刻却传出了十分喧嚣的响动。
“妖精居然也配到这附近来晃悠吗?快点离开吧,在我打飞你之前。”门口那个红发绿裳的少女如是说。
换个人,也许还会对她怒目相向,但是我是个妖精,微不足道,身份卑微。而且我清楚,她可以轻而易举地碾碎我这块对她而言就是一冰渣的小角色。
但是我居然有了一股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势头,脱口而出:“怎么,这里难道说对来客有着什么歧视吗?还是说斯卡蕾特家族的宽容仅此而已?”
这些话我是不可能说出来的,我从未这么想过。所以当下,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邪了,这种事情不会毫无根据地发生,一定有什么出了差错。
在我看清楚那挥动到我脸跟前紧贴鼻尖的拳头之前,我确定自己今天没有吃奇怪的东西,没有和奇怪的人打交道除了这一刻。
红美玲停下了,她的拳头轻轻挨着我的鼻梁,然后说道:“什么时候,区区蝼蚁也开始学会回嘴了?难道说又是一次异变?”

只需要再一寸,我的鼻子就会连根被打碎而不是鼻梁骨折的程度,这种与毁容和重伤之间差之毫厘的情况下,我居然没有感觉到恐惧。
我断定自己受到了什么影响,以至于我今天会说出自己不会说的话,感受到自己没有的心理状态,以及,走到一个我从来不会去接近的地方。

“红魔馆对所有的来客都是一视同仁。美玲,不得无礼。”那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但是随着我猛然回头,竟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再回过头来以后,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屋内了,这种没有任何感觉就出现的空间变换的过程,我大概猜出了八九分。
刚才说话的是红魔馆的女仆长,十六夜咲夜。
她在那一瞬间暂停了至少两次时间,第一次,让我听清楚她说的话,第二次,把我带来红魔馆的内部。
墙上的绯红色纹路、地板上的山羊毛地毯、四周围金碧辉煌的大理石立柱,我确信自己在红魔馆里面了。

“今天,是大小姐的茶会。很多乡绅名流都被邀请来此,参加这个聚会。请在保持礼节的范围内随意享受。”十六夜的声音就在我的身后传来,然而不论是她的呼吸声还是她的气息,都不在我的附近。
我难以想想她的行动方式,不过我可以想想这里正在进行着的事情。

很简单的说来,就是聚众赌博。由于从香霖堂传来了一种玩具,整个幻想乡都掀起了一股浪潮。
在外世界当中,有一种名为扑克牌的东西,它是一种由54张按照一定规律标记好的卡牌道具,人们可以用它来进行各种各样的游戏。
比起符卡决斗,玩牌显然要文雅得多,而且它被称作是“智者”的休闲运动。

当然,不论是什么,应该和我无关。我打算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算要我趴下来求饶道歉之类的,我也认了。
我是一个妖精,不应该介入这种事情里面。
而且,我现在有点确信而非怀疑,我今天晚上的行为反常,或许和红魔馆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到影响的,尚不可知。

我转身想找大门,但是发现自己的身后就是一个柜台,一个浅红色长发的恶魔正笑眯眯地站在柜台的后面。她的双眼竟然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回过头,确认她盯上的不是别人之后,就打算向她问问离开的事情。但是我很快就得到了回答。
“唉?离开红魔馆吗?但是今天是三日月啊,大小姐的聚会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不请自来又不辞而别的人的,或许会被杀掉也说不定呐?”她说道。
她语气平静,神态自若,而且更重要的是,她面对的是一个孱弱的妖精,所以我完全可以相信她不是在撒谎,因为她没有必要撒谎。
那么,我该相信吗?相信我已经步入一个连我自己都一头雾水的危险派对当中?
不,我刚刚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前途一片大好,但是我竟然要栽在这个我一向拒之千里的地方?
不,绝不可以如此。
所以我便问了:“那么,请问我应该如何?我没有得到邀请,不请自来也并非我的本人意愿,事实上我更像是一个迷途者。如果可以,我完全希望能够当面请求这里的主人原谅我的失礼,从而放我一条活路。”
蕾米莉娅·斯卡蕾特,红魔馆的主人,号称“绯色恶魔”的半千年吸血鬼。
她喝的红茶里面会放入鲜血,她用餐的时候也沐浴在那飞溅的血花之中。
如果可以,我祈求的不是离开,而是活命。风传这位大小姐,孩子气,任性,反复无常。
一个冰妖精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对幻想乡而言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要是她高兴,她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掉我、玩死我、捏碎我、
我的任何事情在蕾米莉娅面前都毫无意义可言,所以就算活着离开的条件是跪舔其足,我也欣然接受。

几分钟以后,我坐在桌子旁边,跟着这里的大人物们一起玩牌了。
我不像他们那样腰缠万贯一掷千金,我身上仅有的钱都不是我自己的。
蕾米莉娅没有现身,红美玲没有,十六夜同样没有,至于那小恶魔则是继续笑眯眯地站在几米以外的柜台那里,监视着我。
她们给了我活命的机会,只要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勇闯龙潭的不速之客,可以在这个三日月的夜晚结束以前赢取她们指定数额的钱,便可以抽身离开。
当然,赢得的钱都是我自己的。

虽然我老实本分,但是面对这样的条件,先前那种奇怪的狂妄——对我而言,不知道恐怖为何物即是狂妄——又开始影响我了。
我拿着20个面值300块的筹码,坐在一张桌子旁边,跟着他们玩牌。
我不懂扑克牌游戏,我甚至都是第一次触摸这种一向只有贵族才能接触到的东西,但是我竟然很快就弄明白了其规则和技巧。

每一桌几人到十几人不等,每人手上2张牌,桌面上给出3张翻开的牌,每一轮大家依次下注,不下注的则算放弃这一局,每一局包括最开始没有明牌的时候,至多4轮下注。最后,玩家根据手上的2张暗牌和桌面上所有明牌当中的3张,组成一组牌型,然后根据规则确定谁是最后的赢家。
慧音老师介绍过这种东西,按照我的知识来说,这是一种来自于北美洲的游戏,是工人们闲暇时的消遣以及上层社会中的一种娱乐方式。(德克萨斯扑克)
说白了,就是赌博,忘乎所以的赌博,心智的较量,尔虞我诈的激流。
我再说一遍,这种游戏是聪明人互相比行骗和洞察力的把戏,我这样的小人物是吃不消的。

但是半个小时以后,我手上的6000变成了整整3万,怀着莫名其妙的信心,我开始重新审视整个赌场。
这些人非常奇怪,他们的言行举止经常会出卖他们的心思。
比方说,现在坐在我对面那个胖子,他拿到好牌的时候会表现得十分低调,不多说话,下注也是干净利落地把筹码往面前一推,一点也不拖沓,就仿佛是希望加快进程,让大家快一些把筹码都输给他免得节外生枝一样。
再比如说,我旁边的那个正襟危坐而左右分别坐着情妇的所谓“正派人士”,他的每一次谈笑风生和虚张声势都是因为他拿到了烂牌,连一个完整的2对(最终5张牌的牌型当中只含有2个对子)都凑不成。他的表情之高傲和做作,就像是在向所有人大喊:“我很厉害,真的!所以,你们不要欺负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容易被识破,而周围的其他人却还是拼了命地输钱给他们。也许是因为在他们看来,赢钱的是傻瓜,输钱的才是赢家吧。那么我现在不得不承认,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我已经笨得无可救药了。

但是并非所有事都是一帆风顺。就在我奇怪蕾米莉娅他们为什么会放任我如此轻松地完成约定的时候,蕾米莉娅本人出现了。
正如我担心的那样,树大招风,要是我表现得过于抢眼的话,那就也把鲨鱼给引过来了。

To be continue。。。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8-04
十分钟以前,我以为蕾米莉娅是个狡猾的、神秘莫测的、令人望而生畏的魔鬼,而现在我知道,我实在是太小看她了。
我所处的这个大厅里面在我刚刚进来之前还有那么数百人的样子,自从蕾米莉娅坐下来以后,很多人输光了自己的家财并背下了数以千万计的债务。更为夸张的是,有些人恼羞成怒之后,意欲动手制造暴力事件,却被十六夜出手解决掉了。
掉头瞥一眼我的衣襟,那上面沾着血迹和一点点的碎肉,也许就在刚刚,某一个牺牲者的一部分洒落在了我的身上吧。
而再看看我的面前,蕾米莉娅隔着一张桌子盯着自己面前的杯子微笑,里面装着的是红茶,而刚才的那一阵血雨,估计给她加了点料吧。
对于我而言,不凑巧的是,我所有失去的,现在都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我的理智,还有,我的恐惧。

“你好像动摇了嘛,小冰块?”蕾米莉娅问道。
这是一句听起来若无其事的话,而实际上,她洞悉了我的恐惧。
“对,我动摇了,我想向你求饶,蕾米莉娅小姐。”我立刻就回答道。
我是真心实意这么回答的,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蕾米莉娅的那对绯红色的眸子里面,映射出了我的尸体,一个可怕的刀口正汨汨地流着血。
我会成为这恶魔的一份加料,让她喝的一口红茶变得更加猩红和血腥的。
我清楚自己的死期将至,而自己那先前不知所踪的恐惧这会儿就像是个黏人的孩子一样,扯着我的衣角大吵大闹。
我不能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制,值得听天由命。

“嗯哼,闻起来像……”蕾米莉娅无视了我的回答,自顾自地端起她的茶杯,贪婪地嗅着杯口附近的血迹和红茶的气味,“……惊慌失措的孩子的气味。”
我十分清楚蕾米莉娅已经胜券在握,她的能力就决定了我的失败。
操纵命运程度的能力。
就我本人而言,我是相信“宿命论”的,所以我在蕾米莉娅的面前,就好比是人类在神主的面前那样,我除了听凭发落就别无选择。
看到蕾米莉娅一口舔在杯子的边沿上开始喝那带血的红茶,我只感觉背心到胸前的这部分已经凉透了。

对,我是冰妖精,但是我竟然会感到一股刻骨铭心的寒颤。
这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说明我面前这个吸血鬼的强大,通过某种类似于气势和魄力的方式,正在毫不客气地压迫我的精神,以至于都影响到了我的身体。

台面上已经堆放了将近400枚筹码,总价值高达12万,不少人已经退出这一局,都围绕在我们周围。
因为现在这张桌子旁边,只剩下我和蕾米莉娅了。

她要求我赢得一次任意玩弄东边神社的巫女的权力,也就是10万块钱。
这种所谓“十万节操出巫女”的典故我根本没听说过,也许是一种无稽之谈,也许是蕾米莉娅的个人兴趣爱好。
不管怎么说,距离今天结束也就是最后的这几分钟的时间。我想去一点点地完成约定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现在这会儿,桌子上摆着的这些筹码。
如果我可以赢得这一局,那么我还有今后可言,我还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还可以坐在课堂上积极地回答慧音老师的问题。

但是要是我输了,我就会输掉包括我的人生和生命在内的所有一切。但就一个冰妖精而言,居然能被吸血鬼这种妖怪看上眼并被其玩弄于鼓掌之间,说明我的存在还是有那么点价值的。

“好的,别急。”我安慰自己,桌子上有一张红心A、草花和方块9各一张、一张黑桃2和一张红心3,而这是我们的最后一轮下注。
从开局到现在,蕾米莉娅的下注基本上是恰好压过除她以外下注最高者一点点,而且毫不迟疑。我想,这是一种虚张声势,通过刚刚好压过对手来逼迫对方加注,看上去就像是在引诱。
而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一直微笑甚至干脆就是一脸嘲讽表情的大小姐,实际上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作了笨蛋。
她本来就有很高的威望了,那么稍加示意,我们就被吓得畏首畏尾了,这可不行。
于是从第二轮开始我就一直紧跟她的脚步,直到现在。

“听说妖精一族没什么有头脑的家伙,现在一看果不其然。”蕾米莉娅继续说道,她放下杯子,长舒一口气,同时拿过面前的蜂蜜煎饼,十分幸福而满足地吃了一口。
“但就是我们这样的笨蛋,却深得你蕾米莉娅小姐的青睐,居然还有和你同桌竞技的这一刻?”我问道,手里面拿着的最后10个筹码,犹豫不定。
我希望可以从她的语言中听出点什么,但是我也明白我这是自欺欺人的挣扎而已。就像被蜘蛛捕获的飞蛾,越是挣扎就越是被紧紧束缚着,直到我窒息或者她下口为止。
“嗯哼,这难道说不是一件很大快人心的事情吗?每一个种族都有崛起的命运在等待着,无论那要多久,由谁来引领。”蕾米莉娅笑道,糖汁从她的嘴角流下,而下一时刻,被人不着痕迹地抹去了,“嗯。”
她最后那个字的发音很像是在赞扬一个仆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此时此刻,咲夜就在她的身旁呢?
也许是暂停了时间到处移动着,也许是别的什么招数,但总是我这样程度的妖精所无法看透的。

其实我在干什么呢?
我不需要再挣扎了,给自己一个痛快不行吗?
虽然非常不服气,为什么我的命运一定要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自己的人生一定要被别人所把玩。
但是,力量上的悬殊让我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现实。不错,就算是幻想乡这里,也有着不输外世界那样的残酷现实。
生活质量非常好的,永远只能是那些社会名流。人们不会关心一个类似农民这样的小角色的死活,即使他就死在贵族们的田地里,尸体被人狼吞噬,灵魂被死神收割,骸骨被不知火烧尽,骨灰被山风吹散。

生活在车轮之下的人们,他们的公道何在?
我和他们一样,只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让自己身心的最后一点价值,都化为那些举世闻名者身上的一块镏金丝带。

“快点哟,时间不等人呢。”蕾米莉娅把煎饼撕开,开始舔里面的糖心。
那是上等的点心,而使用的食材却来自所有下等人的血汗。
我却从未见过一个扫地的可以吃上那种东西。
这就是现实。

不过其实我也是有机会的,我手上有一张红心9和一张黑桃A,这样我便有了一组非常强势的牌型,葫芦(一对+三张)。
而根据我之前的观察,我想蕾米莉娅有很大可能性是握着一张4和一张5,这样她可以组成一个顺子(不同色5连张),所以她有自信可以吓退不少人,让他们乖乖放下赌注然后闪到一边去。
按照1对、2对、3张、顺子、葫芦、4张、同花顺和皇家同花顺(黑桃的10到A)来说,我可以用自己的9葫芦去打败他的A-5顺子,从而赢得这里的十几万赌注。
问题在于,我到底该不该相信自己的判断。

蕾米莉娅不慌不忙地吃着煎饼,同时视线离开了我,扫视着我的身旁,就仿佛她根本不关心这一局的结果一样。
小看我了?还是无意识流露的不安?又或者是欲擒故纵因为她已经手持王牌?
我不得而知,而现在距离午夜,只剩下最后的一分钟了。

“你想吓退我吗。那样的话,我甚至连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身败名裂的结局是必然的。”我说道。
“哦?真的,你可以试试看。像你这样说话的,连妖怪都没有过一个,你身为一个妖精倒是开创先河了。”蕾米莉娅笑道。
“蕾米莉娅小姐,你先前的话可没这么多。”我说道,盯着她的脸,似乎有了一点点的机会,“是什么,让你对我这个你从来就看不上眼的妖精,有了那么一丝多说一句话的兴趣呢?”
“你的时间可不多了哦,还能这样跟我闲聊吗?”蕾米莉娅反问道,她放下了煎饼,抓起牌瞄了一眼。
这一瞬间,决定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突然从少有言语的威严压顶变成看似健谈实则慌乱的状态,只能说明蕾米莉娅发现我看穿了她的底牌。刚才的那一眼偷瞄就是最好的证据,她在确认自己的牌型,因为她对一个不吃她恐吓伎俩的笨蛋产生了一丝怀疑,这影响到了她策略的可行性。
对,我身旁的所有人都聪明绝顶,基本上都带着帽子来遮住他们的光头,而就只有我,明知道对方是无可战胜的,却还是硬着头皮上。
我是自寻死路,以卵击石。
正因如此,我才无路可逃,我清楚自己的软弱无力,所以我接受现实。现实就是,我凭着一股蛮力,一路坚持,最终击败了虚虚实实的强大对手。

在放下那最后10枚筹码之后,我打出了自己的暗牌:“好吧,我全都押上了,因为我打赌你拿到了4和5。”
先前小恶魔给我的3万赌注,全部都在这张桌子上了,奖金池当中的累计赌注已经高达20万。
蕾米莉娅为了逼我把全部的3万筹码押上来,甚至不惜演戏引诱其他的客人平添了17万,这也算是非常看得起我了。
现在,我就要作为一块称职的冰块,把这位聪明伶俐、目中无人的吸血鬼大小姐,砸个头破血流。

我双手抱在胸前,看着蕾米莉娅。
她换换拿起自己的暗牌,慢慢地转过牌面来给我看。
牌面遮住了她的右眼,留出了她闪烁着绯色之光的左眼,怜悯地对我说道:“Ace Full,Cirno(A葫芦,琪露诺)。”
54张牌当中的2张A抓在她的手里,再没有更加清楚的事情了。
“准备好迎接自己的命运了吗?”

To be continue。。。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8-04
那一对A,就像是两把剑,从我的胸口刺入,从我的背心穿出。
我的心落入了冰窟,而我的身体,就是那个禁锢了我心的冰窟。

这算什么,我作茧自缚吗?
我莫名其妙地走到这个地方,莫名其妙地参加了这个游戏,最后却理所当然地输了。

还有什么机会?我还有没有挽回的机会?

“真是无聊哦。”蕾米莉娅站了起来,伸了下懒腰,而杯子里还剩下许多的红茶,盘子里也还有好几块分毫未动的煎饼,“今天就这样结束了,我实在是开心不起来,不,不如说是浪费了我的时间更好。”
我听着她的话,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对,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怎么还能抱着那种“我或许会得到幸运女神的垂青”这样的想法。
神主,早就不在看着我们这些被舍弃了的女儿了。
“蕾米莉娅小姐,我听凭你的处置,但看在神主的仁慈上,我祈求你,给予我一个不那么漫长的痛苦过程。”我低着头,连看一看她的背影都做不到。
但是蕾米莉娅没有回答我,咲夜的声音却在我的耳畔响起:“你连被红魔馆的人惩罚的资格,都没有。”

猛然地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望着天花板,头痛欲裂,浑身酸痛不已。然而,我居然连为什么我会昏迷都记不清楚了,只是感觉时间对我而言,早已混沌不堪。

我无疑呆在妖精之家当中,同伴们都外出了,只留下了我,和正在打扫清洁的白莉莉。

昨晚上的,都是梦境吗?

“琪露诺,我们要准备离开这里了。”白莉莉毫无征兆地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什么?为什么?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吗?为什么离开?”我惊问道。
“是因为人间之里负责拆迁危楼的人说,我们居住的地方违反了各种各样的法律,而且我们负债在身,所以……”
没听她说完,我便冲出了家门。

妖精,自古以来就是无家可归的,妖精之家算是我们短暂一生的小小避风港。
无依无靠的大家,只有在这里,才有感受到温暖与亲情的机会。
因为门外面的那个世界,不会接纳我们这些妖精的。
而现在,我们自以为与世无争,却发现外面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我们的绝望。
因为我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的错误,所以才导致了我们有现在这样的结局吧。

然而,我不能逃避,既然是我的过错,那么我就要自己去解决它。

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我来到了慧音老师的家门口。
“这不是琪露诺吗?怎么,遇到了什么事情,你看起来非常失落。”只有慧音老师会这样轻言细语地跟我说话。
“我……嗯……对不起老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我支吾着,犹豫到底自己该不该请求这位也许是除了我的同伴以外,和我最亲的人来帮我一把。
对她的恩情,我也许永远无法回报,可我仍然请求了这么一个对我不离不弃的人的帮助。

“是这样啊,你应该是中了彼岸花的毒雾,然后心智魔化了,才会鬼使神差地到红魔馆去吧。”慧音老师听我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皱着眉头,坐在我的身旁。
“我没能控制住自己,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那么做,等我的思维回过神来以后,我发现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了。”
慧音老师静静地听着,她叹了口气:“那么,你欠下了债务,所以红魔馆开始施压,要夺走你们居住的权利。”
“是的,慧音老师。”我看着自己的手,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双眼,“所以,我想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能够借给我一千的话,也许我可以撑过这段时。”
“一千……”慧音摇摇头,“琪露诺你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且不提我每一个课时可以赚多少钱,单说你要的那个数额,就是我整整两个月的薪水。”
“我很抱歉,慧音老师,我也十分清楚这笔数额的巨大。但是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工作和所有积蓄,如果我不能得到任何人的帮助,也许明天我就会躺在无缘塚的草地边上。”我感到无助、委屈,但是我不想就此放弃,因为我身上背负的可不单单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有我同伴的,“我不想连累我的亲人们,有什么都由我来承担就好。但是慧音老师是我在幻想乡唯一找得到的还能助我一臂之力的人,如果连这一点都失去了,那我……”
“我给你5000,琪露诺。”慧音老师说道。
“什么?”我怀疑她是在开玩笑,理由不过是想安慰我一下。
然而……
“琪露诺你知道吗?曾经有个和你一样的人,他来自外世界,在幻想乡比任何人都无助。而那时候,和我一起的是一个自警队队长,我们一起发现了他。所不同的是,”慧音叹了口气,“大贤者要求我们不要过多和外来人接触,我也是懦弱的人。”
“不,慧音老师绝不是一个懦弱的人。”我说道,可是她打断了我,继续着中忏悔式的回忆。
“我拒绝帮助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而那位队长却出手相助。作为挚友,我竟然抛下了她,独自回到家中。而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她从迷失竹林当中出来。”慧音老师就像是梦呓般地说完了这一切。
她说的那个人是谁呢?我从未听说过有那么一位队长。
也许,都是一些过往的事情,我们无从得知明细。
慧音老师说完就去找支票和笔,坐在桌边签字。
当我捏着那一张5000面值凭票即付的支票的时候,我的心跟着我的手一起发抖。

神主,谢谢你的恩德,危难之中,你总还是没有忘记你有过我们这么一群女儿的。

“慧音老师,这实在是……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我发誓!”我紧紧地握住支票,盯着慧音老师那瞬间憔悴了许多的面孔。
她只是淡淡地摆摆手,然后看着我:“多年以来,我希望吞噬掉那段历史,抹去我自己的过错。然后,我的良心却不容许我这么做。我时时刻刻铭记着,有那么一次,我当了胆小鬼,卑鄙地只想到了自己,因此害死了我那伟大而正直的挚友。也是为了赎罪,也是为了我自己好过一点,我当了老师。”她顿了顿,继续说,“所以自那以后,我便不会忘记,当我遇到我应该帮助的人的时候,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我低着头,听完她的话,不经意间,我看到晶莹的泪珠已经挂在了她的脸上,而她就像是听天由命那样靠在靠椅上,仰望着天花板,喃喃道:“希望你在那边,能够过得好点,妹红……”

还有4个小时就是午夜,我出现在了红魔馆的大厅当中,这个地方又一次被我光顾了,只不过这一次,是我主动去的。
我来到小恶魔的面前,她似乎早就在等着我了,因为她从我进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有看过别的地方。
整个大厅空空如也,只有正中央的桌子摆着,昨天晚上,我就是在那里败给了蕾米莉娅的。现在,我被一路开绿灯,进入了这个我曾经惨败的战场上。
“我这里有5000块,并且我希望赌一把。”我把现金放在了柜台上,等着换筹码。
“哦?你又拿着我的钱来当小丑了吗?你应该记得,叫你们离开幻想乡的那个人也说了,如果你们没有在明天之前还清债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坐在柜台旁边的蕾米莉娅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笑道。
咲夜就站在她的身旁,端着茶盘。美玲也没有守在大门那里,而是站在了我的身后,什么时候在的,我也不知道。
“是吗?可是这些钱现在还是我的。”我回答道。
“到了明天就不是了。”蕾米莉娅说道,她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怎么玩呢,手下败将?按理说,败者有权决定规则。”
“那就,无上限吧。”我回答道。
“有胆量。每人依次加注,我们在某一方彻底输掉她的所有一切之前,绝不停下来。”蕾米莉娅紧盯着我的眼睛,目光仿佛要刺穿我内心最深层的恐惧。
我点点头,同样盯着她的眼睛:“好的吧。”

钟表滴答滴答,蕾米莉娅坐在我的对面,旁边依旧放着茶杯和煎饼,一切都历历在目。
咲夜发着牌,红美玲站在墙边上,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有咲夜在,可以说,蕾米莉娅拥有作弊的天时地利人和,但是她的高傲占据了上风,她吩咐这里的任何人都不准来掺合她和我的赌局。
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被她正面击败过一次以后居然还抱着一股无名士气过来找死的一根筋的热血笨蛋。
所以,她如果彻底击垮我和我的意志,那对一个500岁的吸血鬼而言,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我看了看自己的牌,一对J,桌面上的3张明牌是草花2、方块6和红心10,我下注了,把面前的10个筹码(这一局,每一个筹码500块)中的一个放在了桌面上。
“不要心急,小傻瓜,夜晚还长着呢。”蕾米莉娅说道,她伸了个懒腰,“你勇往直前的样子真是太令人高兴了,恨不得捏碎你那张不知恐惧为何物的脸蛋。”
她拿起了一块,不,3块筹码,仍在了桌面上:“但是呢,我要赌哦,不会被这种热血笨蛋的士气冲垮的。”

这是一种吓人的伎俩,因为上一次她当着我的面展现过这一切,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吓唬人的,这么一来我就想戳穿她的谎言。
我会下注,然后发现其实她并不是虚张声势,我骗了自己。所以我要提防她,我放弃这一局,让她轻松赢走那一个筹码。
又或者,我现在选择继续相信她的伎俩?

“好吧,蕾米莉娅,我全下了。”我把面前的9个筹码全部扔了出去。
蕾米莉娅愣住了,然后她拿过一块煎饼,轻轻地拆开,看着里面的糖心。
虚张声势?还是我又落入了圈套?
她并没有了去舔糖心,只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煎饼仍在地上:“扫干净,咲夜。”
“是,大小姐。”女仆长应了一声,地面上的脏物不翼而飞。
蕾米莉娅回过头来看着我:“好吧,你赢了。”
我拿过全部的13个筹码,这样我就总共有了6500块,算是个开门红。

谁都有自己的弱点的,蕾米莉娅也不例外。
我在第一局便砍掉她的一只手,接下来我只需要压着她下注,给她心理压力就行了。
通常,我会看着她高兴地吃着那些煎饼喝着红茶,然后输光她的每一个筹码,但是现在不行,我要在午夜之前搞定。

“那是什么?我赌你手上所有的筹码。”我逼着蕾米莉娅把她的最后3个筹码扔进池底,自己也扔了那么多进入。
她一声不吭地把筹码扔进去,然后我翻开自己的牌:“Jacks up(7-J顺子)。”
蕾米莉娅点点头,看着我把自己面前总价值3万的筹码收好,非常不满意地说道:“很好,非常好。就像是一个孩子进来吃了一顿快餐一样……我,感觉,非常不高兴。”
“哦,那样的话,我还真是抱歉啊,蕾米莉娅小姐。”我说道,把筹码拿好,准备去给小恶魔,然后还钱。
“嗯,也对,毕竟你是在拿我的钱来赌,压力是肯定没有的,就是游戏嘛。妖精也就是这样的程度而已了。”蕾米莉娅说道。
“什么?”我回头问道。
“就是说,你用来还债的钱啊。你一开始就欠了我,赌债用的钱还是借我的,所以你总的说来,还是欠着我的钱的。”蕾米莉娅回答道。

不错,我借了她3万然后全部输给她,所以我总共欠着6万的赌债。
这个阴险的吸血鬼,如果我就这样出去的话,身上还会背着债务的,然后我依然发现自己就算努力还债了,却还是一个被人一直讨债的苦主。
那样的话,我便会说这是命运,我只能坦然接受。

我那无家可归的亲人们,还有慧音老师那苍白的面容。一一浮现在我的面前,挥之不去。

我深吸一口,转身回来,把60个筹码全部倒了出来。
“还有一个小时,继续吧。”我说道。
“咲夜,拿钱。”蕾米莉娅说道,同样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To be continue。。。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8-04
大厅当中一阵的死寂,我几乎听得到自己心脏不安的搏动,血管亡命的蠕动以及血液疯狂的奔涌。
蕾米莉娅沉稳地坐在我的对面,慵懒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牌。
我们两个人全部加起来摆在台面上的130个筹码当中有100个都放在了蕾米莉娅的面前,也就是说,之前我的3万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一定恨不得踹自己的屁股,因为你没有在你还能离开这里的时候离开。”蕾米莉娅说道,目光扫过我的脸,“天不怕地不怕的琪露诺,是不是失算了啊?”
我听着她的话,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好的,不要急。”我喃喃道,看着桌子上的牌面。
草花的3、4,方块A,这仅仅是盲注(第一轮得到暗牌以后明牌未开时的下注)之后的第一轮下注。
我手里有红心3和黑桃4,这种2对的牌型是优势牌型,如果后面再来一个3或者4的明牌,我就有一个3或者4的葫芦,那就是大牌了。
但是我选择求稳,因为我嗅了嗅鼻子,闻到了那一种令人怀念的花香。
就是昨天的那种香气,这时候我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了一大堆的理由,计算过程,但最终汇成了一句话:全下吧,这一局就打败她。

但是我把手上捏着的10个筹码放回面前,选择放弃下注,直接看牌:“Check(过)。”
“不,不会这么安稳的,我要让你全下了。”蕾米莉娅说道,同时20个筹码已经扔进了池底。
我犹豫了,这种伎俩实在是太明显了,她看出了我的犹豫,而且也从我的嗅鼻子与惊讶的表情看出,我猜出了花香的计谋。
我知道了蕾米莉娅对我上手段了,但那又如何?反正这种花只会影响到我们这种微不足道的妖精,对蕾米莉娅那样的吸血鬼完全就是一般的装饰品,调节气氛用的。
我能说什么,投诉吗?在这个力量至上的世界当中,我因为自己的弱小去抗议别人的强大?
不,不可能。
但是,蕾米莉娅就看到了我的想法,既然我看穿了她的招数,那么她便可以随便吓吓我,就把这一局我还有可能胜利的局面给夺走,就算她手上的牌是连1对都凑不成的烂牌。

怎么办?我该不该出手一决胜负?
还有30分钟了,我的时间并不多。
我不知道,如果我这一次输了的话,那么我面临的,我们面临的将会是怎样的……
我开始想这些无关牌局紧要的事情,我在自己混淆自己的试听……
心中狂乱不已,而蕾米莉娅却已经开始淡定地舔着煎饼里面的糖心来吃了……

嗯?等一等,蕾米莉娅在干什么?
“我……嗯……”我拿起自己的牌,犹豫了两秒钟,然后扔了出去,“好吧,蕾米莉娅,我放弃了。”
不赌这一局了,蕾米莉娅瞬间呆住,嘴里也停止了咀嚼。
她看着我,等我解释为什么。
“这是很好的牌,蕾米莉娅,我有2对。这是非常好的牌型,但是我选择放弃。”我说道,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筹码,“因为我知道,你有3张的牌型。我可不想冒险和好牌来赌(3张大于2对)。”

蕾米莉娅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站着的红美玲,自言自语道:“放弃好牌?嗯?”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然后猛地放下了手里的煎饼。
“你这个小冰渣!为什么要放弃?!”蕾米莉娅怒道,完全搞不懂我为什么突然就退缩了,按理说来,香味应该影响到我了啊,我应该会狂妄地硬来,然后跟她碰个头破血流的。
我看到她愤怒地扔出了自己的手牌,2个A,这样的话她的牌型就是3张A,绝对的碾压我。
蕾米莉娅摇摇头:“不,像你这样区区冰妖精之流,怎么可能抵抗……哦!”她突然就抬起头来,然后看了我一眼,冷不丁地抓起面前装煎饼的盘子,和着里面的煎饼一起,扔向美玲。
美玲轻松让开,而盘子和煎饼砸在了墙壁上,前者粉身碎骨,后者四分五裂,墙壁上留下了煎饼的内脏——糖汁。
蕾米莉娅知道了我是怎么看出这一点了,为什么我知道自己会被她暗算。
她那个吃煎饼的习惯,她总是在胜券在握的时候得意地吃煎饼,招牌动作就是舔一舔里面的糖心。

任何人都有缺点,毫无疑问,神主在创造每一个人的时候,不论其种族,有一样东西会非常公平地给予大家,那就是优缺点。
我不能说我了解蕾米莉娅了,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在这张桌子上,我和她算是平等了的。她知道我是个出了名的笨蛋,会被区区红魔馆的花香给引出狂气从而失去判断如同野兽。
我则是清楚蕾米莉娅会像前面我说的那样来看待我。

所以很快的,130个筹码当中有110个都跑到了我的面前,而现在,还有5分钟就到了午夜了。
这一局,包括盲注在内,蕾米莉娅都十分谨小慎微。她每一次都不下注,要求看牌,而我也是十分顺从地答应。
“Check。”“Check。”“Check。”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当中。
蕾米莉娅已经不知道我到底是真傻还是发愣了,她也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弱到会被花香影响了,甚至现在,她开始怀疑这个叫做琪露诺的冰妖精到底还是不是一个妖精。
最后的这一局,草花3、6、7就是第一轮的明牌,而我看了一眼手里面的牌,马上就放弃了下注,而要求继续看牌。
蕾米莉娅看到我如此果断就要求过,试探性地往桌子上乱扔了5个筹码。
“你变得勇敢了嘛,小冰块。”蕾米莉娅笑道。
“是,我跟注。”我说道,“我会跟的,要不然到了明天连我自己都要不尊重自己了。”
“哼,到了明天,你也就只剩下自尊了而已。”蕾米莉娅说道,“咲夜,把墙上那恶心的东西弄干净,现在!”
“是,大小姐。”声音掠过我的耳畔,风刮过我的脸颊。
我什么都不敢看,什么都不敢想。只是那样呆滞地盯着桌面出神,这种叫做扑克牌的东西,在过去24个小时里面,俨然已经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大的恶梦。
它们和我面前的这个绯色恶魔一起,夺走了我和我们的一切,把我们逼到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方。

而现在,我的命运,就由我手里面的这些卡牌来决定。
这么一说,我还不如去轰轰烈烈地来一次符卡战斗,那样我即使是战死,也是虽败犹荣的啊。

第二张牌,红心J。这么说来,有可能蕾米莉娅手里面正握着一把顺子或者最少也是1对吧?要不然她早就退出了这一局,而不会继续跟我玩下去。
对,她应该有那种好牌,让我在这一局结束的时候仍然负债累累——拖到午夜以后,也要结束这一局——那样,我便没有未来可言了。
“下注吧。”蕾米莉娅冷哼了一句,然后随手把10个筹码扔了出来,在桌面上散落得到处都是。
她面前只剩下最后的5个筹码,但即使是5个,也是2500块,差一分钱,我都算是欠着赌债的。
“那是5000块,我会跟的。”我说道,马上顺从地把10个筹码扔进池底,“还有,请不要乱扔筹码。”
“你想要平局?不不不,你大错特错了,琪露诺,这个游戏是你死我活的决斗……”蕾米莉娅说道,她摇了摇食指,戏谑地看着我这个蝼蚁般的小人物,“还有,这里我的地方,我想怎么玩,都!可!以!懂了吗?!”
“好的,好的。”我双手举起,低着头,然后恢复了那种低着头看着牌局的样子。
我连和她对视的精力都没有了,我知道她可以拖时间,在最后一刻保留一个筹码然后放弃这对于我而言是最后一句的牌局。
我如果下注大,那么她直接拖到时间然后退出就行了。
我只有这样,才能让蕾米莉娅继续体会到,折磨一个人的身心是多么愉快的事情。
我恐怕一会儿就会跪在她面前,听凭她的任何处置了吧,至于我会怎么被处置,那我想象不到了。

最后一张,黑桃A。
“Check。”我看着那张牌,死神一样的牌,说出的话如同我的人一样,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伤心了吧?”蕾米莉娅笑了。
在蕾米莉娅而言,除非练成顺子,要不然我手里面的小牌一定赢不了她,因为她手里抓着的是一对A。
“你不会知道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这张A,对你的顺子而言,不会有任何的用处的。”蕾米莉娅笑道,她端起红茶喝了一口,也顾不得去揩干嘴角的血迹,她指了指一旁的美玲,“你的命运呢,就在那里,她等着你呢。”
美玲听罢,走过来站在我的身后,一只手已经按住了我的肩膀。
“你所有的希望,都已经……”蕾米莉娅把最后的5个筹码一起扔到了桌子上,有一个甚至弹到了我的面前,“掉进了外面那个深不见底的大湖里面去了。”
她全下了。
然后,盯着我的脸。

钟响了,午夜时分。
咲夜站在蕾米莉娅的身旁,美玲站在我的身后,蕾米莉娅站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的未来……就在我手里。
我看着她那样子,仿佛已经胜利了一般,又一个可怜虫的命运,掌控在了她的手中。
把自己面前一百多个筹码轻轻一推,我翻开了从一开始被看过一眼以后就一直盖在桌子上没动过的暗牌:“你说得没错,A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我的暗牌,草花的4、5。
“Flash straight(同花顺)。”我说道。
蕾米莉娅一惊,趴下来,胡乱地剥开牌和筹码看一眼,然后,暴怒。
“你这个混蛋!!小骗子,贱人,无赖!!”蕾米莉娅大喊道,抓起一把筹码砸在了桌子上,下一个,她抓起了自己的茶杯,砸在了桌子上。
“大小姐,大小姐,怎么了?!”美玲惊问道,她的手从我的肩头松开,“这个家伙就剩下一口气了,碾碎她不行吗?!”
“不行!不行!”蕾米莉娅抓着头发,她跳到地上,走了走去,最后把头上的帽子也给抓了下来,凌乱的波浪发散开来。
“这个混蛋,整晚上都是Check,Check,Check!她在算计我!”蕾米莉娅摇晃着脑袋,不接受这个现实。
她的3A被我的草花3-7同花顺给击败了,而之前,她还以为自己必胜的,一度以为自己必胜的。
原本,她只需要在最后的最后放弃,留下一个筹码耍赖就可以结果了我。
可是,贵族的一些东西,比方说就是傲气,让她想在最后也继续玩弄我一把。

“可是,我陪你玩了一晚上,蕾米莉娅,”我说道,“昨天你说无聊,今天应该愉快了吧?”
“竟敢出言不逊!”咲夜和美玲同时想上来,并且刻骨的杀意已经流露出来。
但是,数十条红色的锁链把她们挡开了。
“对!她说的对。”蕾米莉娅平静了下来,她点点头,努力平息着胸中的愤怒,看着我,“她打败了我,正面击败的。她打败了我。”
又像是梦呓,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
咲夜和美玲愣住了,不知道蕾米莉娅到底什么意思。
杀掉这个微不足道的妖精?还是放走她?
“付给她。”蕾米莉娅弯下腰去,捡起了自己的帽子,“把那冰妖精赢的钱付给她。都付给她。”
她说完,美玲气急败坏地把桌子旁边的凳子掀翻了,然后飞奔出去。咲夜,则是开始收拾这里的筹码,准备在小恶魔那里兑换现金。当然,6万的债务是要还清的,这里的65000块,我只能带走5000块,也就是慧音老师借给我的。
当我再看蕾米莉娅的时候,她已经拿着帽子,消失在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当中,这里只剩下小恶魔数钱以及咲夜收拾筹码的声音了。

……
还给慧音老师5000块以后我又回到了最初身无分文的状态。
在辞掉工作以后,我明确表达了自己希望离开此地的意愿。慧音老师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祝福我,并且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找到自己应该走的那条路。同时,把这种绝不低头的精神,传承下去。
妖精之家已经归还到我们的手里,据说,人间之里管理员阿求小姐带人调查了所谓的拆迁人员,结果证明那些人只是被雇佣的打手,妖精之家根本就没有和所谓的债务挂钩。
所以我们又重新拥有了一个温馨的居所。
但很快的,也许只有一两天,我平静的生活就又被打破了。
红魔馆在整个人间之里开设了扑克牌大赛,蕾米莉娅·斯卡蕾特小姐设立了500万的最高奖金,向整个幻想乡发放参赛名额。任何人都会去,山上的神明,地底的读心者,还有虚空中的大贤者等等,群英荟萃。

幻想乡最大规模的扑克牌比赛吗?最高的500万奖金,也许我可以试试?
能不能拿到它,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定的是,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最高智慧》FIN,thanks for reading。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翔輪
发帖
53
樱饼
85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8-04
噗。。1+1老陈花了一辈子都没弄出来
Men, like bullets, go farthest when they are smoothest.
离线起始之風
发帖
71
樱饼
25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8-04
好久沒新文了,先支持~~~
离线Sanger0201
发帖
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9-09
复习前来当年奋斗的文区看看……居然还有作者辛勤耕耘……看来等我闭关回来后,也要来这里好好修炼了
咲夜前传文——《knightmore》龟速更新中,敬请期待
离线formerwind
发帖
9
樱饼
2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9-09
还有活人,,大激动。。顶
风声疏狂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