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430阅读
  • 35回复

【东方花草树木系列】东方梦精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3-12-22
回 求爱者 的帖子
求爱者:谢谢楼主的分享哈
....... (2013-12-21 22:10) 

分享?咱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啊。QAQ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knia
发帖
71
樱饼
277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3-12-22
回 sbdbs2c 的帖子
sbdbs2c:最近制作视频去了,感觉不置可否。
剧情的话,咱倒是打算把一个非常老的桥段拿出来,毕竟应该积极向上而不是这样消极绝望的剧情嘛。
....... (2013-12-21 12:55) 

TH15?百度了一下后 推测出是谣言。一帮人没事自己乱预测随便说说的。如果ZUN没发话的话是不会有任何真实的情报可信的。TH14才出了半年都不到吧,ZUN的梗积累的也没有那么快。
σ`∀′)uccu
[img][/img]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3-12-22
回 knia 的帖子
knia:TH15?百度了一下后 推测出是谣言。一帮人没事自己乱预测随便说说的。如果ZUN没发话的话是不会有任何真实的情报可信的。TH14才出了半年都不到吧,ZUN的梗积累的也没有那么快。 (2013-12-22 14:47) 

那估计是谣言了,网络出问题了没办法去看仍未可知身处何地的ZUN的Blog。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3-12-22

Episode6:同一条道路,不同的结局




如果当时,我没有委托她们的话,一切都会如何呢?
如果当时,她们没有被算计,结果又会如何呢?
如果这些如果都可以变为现实,情况是否会有所不同呢?

北耀日91年冬季的幻想乡简直冷极了,我可以感觉到呼吸都要被冻结。从香霖堂走到博丽神社可需要一点底力,如若不然,肯定把人折腾得走火入魔啊。
老远我就听见魔里莎和灵梦在神社门口争吵,她们争执的内容无非就是,到底谁为异变负责。灵梦宣称自己对解决异变这种麻烦事完全没有任何兴趣,魔里莎则是不依不饶地要当老好人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手里握着老板给我的合同,那是我们通宵计划出来用于算计这些脑袋瓜可爱到天然呆程度的少女的神器。
但是眼下我产生了一种深刻的反省。
我是外来人,我真有权力去干涉幻想乡的事情吗?幻想乡真的需要我这样无足轻重的外来人来趟浑水吗?我有能力为自己的干涉负责吗?
所有这些疑问都涌现了出来,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虽然我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但是我内心深处一个明哲保身的声音不断地在扪心自问:“你有这样的本事吗?”
商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对那种死到临头世界末日的危机而言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利润不过来自于和平罢了,要是这异变永无休止,和平又在哪里呢?
幻想乡有自己的规律,我们不应该去打破它。一旦打破,我们没有能力去矫正它,那就是万事休矣的下场了。
所以我不再拖延,转身回到了香霖堂,路上那份合同被我撕得粉碎。
显然我为了这件事被老板骂得个狗血淋头,不过他倒是说了一句让我匪夷所思的话:“看起来你真的是变得像个本地居民一样了,以后你也不需要我的引导,放手去享受生活吧。”
我不明白霖之助要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我听得出他话中有话而且出于某种原因,他这个心直口快的人竟然不能向我说明这一切。我在拿取了本月的工资之后就从香霖堂卷铺盖走人了,当时口袋里和人间之里中央银行里面的钱加起来也不过2000块,这些钱够我在幻想乡苟延残喘多久呢?
唯一的活路仍然是经商吧,而就在这时候,听说红魔馆的异变被人给解决了,什么时候发生的,谁做的,这都是人们不得而知的事情。我猜得出来大约就是灵梦和魔里莎她们吧,毫不引人注目地解决了异变,但是平庸的人们对此一无所知……不,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老是打算做点什么来出人头地。殊不知,平平安安地生活才是人类生存的本意,那么看起来应该是我自己对幻想乡一无所知吧,我还是抱着外界的视野来看待幻想乡的一切,如果我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就必须有所改变,不是吗?
但是抛开一切不提,我记得霖之助在我离开的时候拜托过我一件事:“村纱水蜜是个好船长,你想办法打听打听她的下落,就在北方的树海某一处,她或许坠落在那儿。你要是能够救她就救救她,不过也许她早就平安无事了也说不定。总之你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话,你和她合伙,大概可以保证生意兴隆,毕竟她有一艘宝船可以空运货物呢。”
这件事算是老板和我这个老伙计之间最后的默契,我知道霖之助有恩必报,他在之前那一次出行当中一定是受了水蜜的恩,但是现在抽不开身,所以拜托我嘛。
可是我牢记着那句话:外来人,最好不要和幻想乡有名有姓的人打交道,如果想平平安安的话。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比皮诺,比皮诺,你要去哪里呀?”
我回过头,发现洛雷拉缩成一团,蹲在我身后一棵不算太大的树上,似乎是非常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洛雷拉,你怎么出来乱跑了,不是说好你要呆在香霖堂老老实实地生活的吗?”我问道,心中有一种情感被触动了。
“可是收留了洛雷拉的,是比皮诺,洛雷拉要跟着比皮诺!”她畏畏缩缩地说道,生怕被人打一样。
被欺凌的小妖怪,我们一直都忽视了她们的存在,而其实她们才是幻想乡最为悲惨的一族。同族的大妖怪们看不起她们甚至要把她们当自己的晚餐,哦,关于这个传说,据传是在永夜异变的时候洛雷拉差点被一位亡灵公主给当作点心的样子,算了不管他。
那么,现在洛雷拉是要闹哪样呢?
“我要去远行,洛雷拉你是不能跟来的。”我说道,心中确实不忍,因为当时是我救了她,那么我是不是该送佛送到西呢?
“洛雷拉没有容身之所,是比皮诺收留了洛雷拉,洛雷拉要跟着比皮诺走!绝对不会再和比皮诺分开了!”洛雷拉竟然大声争辩了一下,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
“路上非常危险。”我解释道,说实话,我觉得面对一个小女孩就算她不是人类,这样一次次地拒绝也太过分了点。
我还在犹豫,这可真不像我。
“洛雷拉不管。”她说道。
“或许我们要忍饥挨饿,不,甚至是抛尸荒野,那样也可以?”我问道。
“洛雷拉什么都不管,如果比皮诺不带走洛雷拉,洛雷拉又变成一个人,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依靠了!”她如是说,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传说妖怪是会欺骗人的,她们惺惺作态,可以不惜以眼泪和各种苦肉计来完成对人类的欺骗以达到她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妨为她们说句公道话,她们甚至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来兑现她们的诺言。
但是我想不了那么多,外世界的世俗观念已经让我死过一次了,我不想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多一个又怎么样,不过是桌子上多一副碗筷罢了,走吧。
“好的,小家伙,你要是不嫌我做的东西难吃,就跟着我走吧。”我说道,同时下定了决心,做不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的我,无论如何要保证两个人可以在幻想乡活下去。
利用商人,一个外来的商人的力量,我倒要看看,神主会允许我做到什么程度。

我们第一个去的地方当然是人间之里,异变解决以后,这里的环境又变得井井有条起来了,可是我得说一句:
“真见鬼,连雇佣兵的影子都看不到了,真是令人不置可否。”
洛雷拉显然惊了一惊,她拉拉我的袖子,非常疑惑地望着我。
“哦,没事,我们碰到一点麻烦事,不过我会解决的,看着吧。”我说道。
我需要人手,要不然一个商人是没办法起步的,空有那些资金,我只能说坐吃山空。人间之里最好找人手的地方,无非就是两个,酒店和管理员办公室。我下定决心不再和幻想乡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们打交道,所以当然就去了酒店,可是一进去我就知道自己错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类,酒量可真是不行。”站在门口座位旁边的那个长着红色独角同时拴着腕铐的,不是星熊勇仪又是谁呢。
勇仪把店里除了店员以外的每一个人都喝趴下了,当然这些糯米酒简直就是糖开水,我打赌如果整个三途川的河水都变成糯米酒也灌不倒勇仪。可是我有了个主意,勾搭这位鬼族天王可不需要太多别扭的手段。
“阁下,可是在比赛喝酒啊?”我问道。
“哈?”勇仪扭过头,就像看一个小蝼蚁那样看着我,“你说笑吗?人类还配跟我比?我难道说有点醉,听错了?”
“没有,我就是想说,您喝的这些个东西都是什么玩意儿,甜开水被当成是酒?您或许说得对,我说不定还真是在说笑呢。”我回答道。
说好不和大人物打交道,但是只是生意上的往来,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妥,我可是还要过活呢,不找个好点的关系怎么行?话说关系就是生产力,此言不假。
“哟呵!有意思,听你这么说,你也是个喝酒的能手咯?”勇仪来劲了,她像是一个好猎手那样打量着我,就像掂量我这个猎物够不够她塞牙缝的。
“不敢当,只不过觉得一个酒店把水当成酒来卖,确实有够黑心的。虽说都是酒水……”我话音未落,勇仪便将四个坛子放在了桌子上。
“来吧,你这个人类口气不小,我倒要看看你可以喝多少。”她满不在乎地说道,“可你要是不来比划比划,当心我揍你。”
好一个当心我揍你,对于人类而言,被鬼族揍一顿岂不是宣判死刑了吗?这是战书,我必须应战。
“慢来,您这位没文化的臭家伙。”我掏出了神器,一瓶二锅头,一直藏在我怀里就没用过,“您想让我喝那种浪费人口舌的东西吗?您做梦!”
“什么?”勇仪眯缝起来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拿出的东西。
“有本事啊,就来试试这个。”我说着,打开瓶子,倒出两小杯,一杯给我自己,另一杯递给她。
“你在开玩笑吗?!”勇仪怒吼道,“出言不逊,侮辱本王,人类,你是活腻了吧?!”
“呵呵,您不打算把这些屁话留到喝完这杯酒以后再说吗?”我说道,一饮而尽,放了这么长时间的酒果然有了点醇厚的韵味,但是不够,还应该再放上个十年八年的才是。
不出所料,我带着一股很强的既视感看着勇仪被这么一小杯酒给灌倒,别提心里有多得瑟了。
“怎么,这位天王大人,听说您会喝酒来着?”我笑嘻嘻地问道,“您算是厉害了,但我得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怎么行啊。”
醉醺醺已经不能形容勇仪了,她简直成了一滩烂泥,这就是所谓烂醉如泥?我把她扶到酒店里面的某一间客房里面去,然后带着洛雷拉在旁边的房间里面休息,这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难怪我至今为止都是个光棍,该是时候在幻想乡找个自己的另一半了?
嗯,不去多想,现在的问题是,我能不能把勇仪拉拢过来。霖之助曾经给我说过勇仪的事情,我认为很有必要这么做,有鬼族天王当靠山,那么我们在幻想乡的生活会更加简单一些,起码遇上妖怪骚扰或者异变什么的可以明哲保身。
说到星熊勇仪,之前有提到过,霖之助也说过她的故事,幻想乡唯一一个只要提到她的名字,就可以哄小孩睡觉的人物。鬼族之中的力王,拥有怪力乱神程度的能力,这个能力顾名思义的就是力大无比,比方说踏脚就可以以地震的方式摧毁临近的房屋之类的,当然鬼族一般都比较大力,做到这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她和翠香是好友,原因就在于酒。勇仪手上一直拿着的是星熊杯,能够提升注入其中的酒的品质,一次可以装载整整一升的酒,但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酒质的劣化,不赶快喝掉的话会非常吃亏。相比之下,翠香的伊吹瓢可以无限产酒,两人的鬼器倒是非常的情投意合,据此,翠香和勇仪是非常好的酒友这件事,也就毋庸置疑了。
不过像这一回,勇仪可是栽了大跟头了,她那张善于品味的嘴可受不了清酒以外的味儿。素来以劲头十足而著称的二锅头酒一直担任着在酒席上轰倒对手的角色,这一次也毫不例外地履行了它的使命。勇仪那一小杯下去,直接就上头三天,晕晕乎乎的完全没搞清楚状况。
“比皮诺,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呀,看起来真是怕人!”洛雷拉说道。
“那不是人,是鬼,鬼族的四天王之一的力王,星熊勇仪。”我回答道,“不过用不着担心,她被我撂倒了,暂时爬不起来的。”
话音未落,就听见隔壁的勇仪在大吵大闹,还伴随着老板的惊呼!?!
“洛雷拉,乖乖呆在这里别跑,我去去就来。另外,这个给你吃。”我拿出一块棒棒糖,这东西是我用白糖和麦秆做出来的,偏偏小孩子还行……
“洛雷拉最喜欢糖糖咯~”洛雷拉居然喜笑颜开地接过去,直接往嘴里放,“真甜呀~~
好萌的小夜雀,妙哉。
我走出去关上门,发现勇仪的房间大门被砸得不能说粉碎了,而是化为了齑粉一样的物质并四散纷飞到门口的地面上。至于勇仪,我看了看房间里面,哪里还有她的影子哟。但分明老板发出的惊呼声,那么只有一个地方了。
跑到地窖旁边,我看到老板正在捶胸顿足,简直惨不忍睹地哀嚎着,我发誓宰猪都没这么惨的。
“出了什么事情,掌柜的?我看您似乎憋得慌啊。”我问道。
“哎哟哎哟!我的好人呐,您可算是害苦了我哟!”老板连连叫苦,“您带来的那位贵客,神主作证,她是自己醉醺醺的闯进咱的地窖里头去,然后大叫说没有好酒,于是这会儿就把自己关在了地窖里面。呵!神主啊,我都能听见她在里面大吃我的库存食物的声音!”
于是我明白了,看了看那关得死死的大门,这里甭想有人把它打开。勇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那像是满嘴塞了面包和肉,一边大嚼一边大骂的样子,无非就是在骂:
“这个店真是烂透了,什么酒,分明就是水!”
“本王要是找不到好酒喝,从今往后就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那个把自己名字倒着写的是屁话,勇仪她压根不会写字,扯淡纯粹就是为了发泄。
没办法,她听不进任何人的话,我就只好自己的二锅头又倒出一杯拿在手上,然后高呼:“勇仪王,看在我手里这杯酒的份儿上,我请您滚出来可好?”
话音未落,那大门轰的一声被踹飞了,我看到一阵阴影从面前划过,窜进空中飞没了,那就是门板的下场?要是普通人挨了那么一下的话……算了,不去管他。
勇仪哈哈大笑着,从里面举着杯子走出来,伴随着一股酒气。她一定是就着自己杯子里面的酒把地窖里面吃了个底朝天吧,我想着,上前去扶住她,可是她却像是一只小猫似的在我手里找杯子,找到了之后就贪婪地嗅着那气味,十分陶醉。
“勇仪王,您这可真是丢人,一个鬼族天王在一个人类怀里撒娇算什么?”我把她扶到最近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来,老板则是一头就扎进了地窖里面去检查他的损失,不多一会儿,惊天动地的哭喊声就传出来,我听着简直心惊胆战,可是勇仪却兴高采烈地炫耀着。
“我说,这位好酒哥……”她随口就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哪里有喝醉的样子啊。
“慢来,勇仪王,我有名有姓的,您却不打算叫我的名字吗?”我立即止住她,这会儿优先权应该在我的手里才是。
“那就这位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哥……”她说道,一挥手就像是要刨去这些繁文缛节似的,真是有力王那奔放不羁的气魄在其中。
“是凯尔特·比皮诺!”我说道。
“好!那个谁,”勇仪看起来是抵死不从了,直接省略我的名字,“那种好酒,简直不能再赞!还有吗?”
“有是有,但没多少了。”我回答道,“制法我倒是知道,可惜没素材,做不了。”
这时候,老板抄起一根烤肉铁钎就冲了过来,站在我们面前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勇仪一看见他就嚷嚷道:“拿酒来!”
“拿酒来!”掌柜的说,“可您喝了我不止五百块钱了!!”
“我一直口渴来着,刚好有水。”勇仪回答道。
“您喝就喝呗,还非得把瓶子都给砸碎!”老板说道。
“你们推门,门撞到我,我倒在酒瓶上,这是你们的错!”勇仪反驳道。
“香肠也给啃光了!”
“这个地窖里面耗子多极了。”
“橄榄油也被糟蹋了!”
“我倒在地上的时候受了伤,听说橄榄油是很好用的药物哩!”
“您全得赔我!”
“叫本王赔给你!笑话!扯你的大淡!”勇仪说道,站了起来,可是立马就摔回了椅子上,醉得不轻啊,之前的那一杯加上刚才的那一杯,她这是二愣二愣的状态了。
眼看老板好像要发飙,我就开口道:“别说五百块,五千块我们都付得起,但您要是不好好说的话,我就把我们两个都关进您的地窖里头去。我倒是很想看看,您的损失是不是有您说的那么大。”
老板听罢,把手里的家伙一扔,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哎呦呦!您二位都是贵客,我承认自己眼拙没认出您二位这派头。可人都是会犯错的不是?再说本来这错就不在我身上,我今后这一家子的生计可怎么着哦!”
我望了一眼那地窖,里面满地的葡萄酒和清酒,吃光了的火腿骨头被扔了一地,仿佛诗篇当中描述的那样,血流成河的荒野上尸骨累累。
“哦呀?你这样一说,我也好像有点感动,我的眼泪呀也要像你的葡萄酒酒桶里面的酒那样一滴一滴地流出来了。来吧,你过来,我们算算。”
老板被吓怕了,这位鬼天王的作风可以说是认识她的人一清二楚但不认识的人就觉得是反复无常,所以他畏首畏尾的不敢挪动身子。
“我说你倒是过来呀,我之前不是在你们店里喝趴下了一堆人吗?当时我把钱放在了柜台上面了,钱呢?”勇仪问道。
“唉,不瞒您说,我这店里是鱼龙混杂的呀!那钱早就被人顺手牵羊地给偷走咯!”老板垂头丧气地说道。
“那就没辙了,我现在是一个子儿不剩,不服你砍我?”勇仪一听这话就来气,钱付了,你自己没来拿,怪顾客?
“唉!我求求您呐,行行好吧!”老板说道。
我想了想,勇仪的身价不可估量,但是我现在可以以一个对自己非常地道的价格去买下一个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关系。
总共是六百四十九块八毛七分,我写了一张一千块面值凭票即付的支票给老板,他现在就可以去人间之里中央银行把款给提了,而且我说不需要他找零,就当做是我们的酒钱。
“这准是一个肯花钱的主哩!”老板盘算道,“要是这两位老爷在我店里再住个十天八天的并且酒钱照付的话,我的生意就亏不了啦!”
“哦,出手倒是挺大方的,但我感兴趣的可不是你的钱,钱这种东西没有任何趣味,本王也不需要。”勇仪看了一眼。
“当然,我有您更加感兴趣的东西,可以给您完全没问题。”我回答道,“不过,您也知道,这世界是非常公道的,而且我可以负责地告诉您,这种您赞不绝口的酒,我们那儿根本就看不上眼。”
“人类,当心牛皮吹破。”
“您不妨试试。”
此后,我和勇仪约定,在她的庇护下,我每个月提供一定量的酒给她,她会找翠香帮忙,用伊吹瓢把那些酒存下来共同分享。至于我嘛,我已经想好了,酒的问题好办,但钱还需要我做点副业才能来。洛雷拉饭量不大,可好歹也是个孩子,饿肚子什么的我可看不下去。在幻想乡什么最来钱呢?很快我便意识到,比起钱,物资才是幻想乡最为吃香的,所以我又要走那个老路子了,雇佣兵。而至于我到底能不能成功……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sbdbs2c
发帖
18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3-12-25
无关插楼


纪念东方风神录初通,因为最近看过魔魔大的随便打打视频,感觉这一作是沙包可以有向的,于是奋然尝试。

在半初见的情况下梦BN通,感觉有点羞羞的样子。

此处向魔魔大致敬,DA☆ZE!!

PS:对视频有兴趣的大大们,请B站搜索分享即快乐系列,如有建议,但说无妨。

PS2nd:双DAN快乐,不知道各位是准备烧还是被烧呢?
A:烧我可以,请放过我的右手!
B:放心,我们不烧真爱!
A:……

以上



You are the soldiers of history
离线芥子
发帖
4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4-02-24
回 sbdbs2c 的帖子
sbdbs2c:
Episode6:同一条道路,不同的结局



.......

这是三个火枪手的捏他吗?0u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