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669阅读
  • 0回复

【无节操中篇】东方逢魔录剧场版《东方见五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7214221
 
发帖
4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3-09-30
说明:因为最近想要重制东方逢魔录,但是很久不写手生了,所以先写个逢魔的剧场版试下水,这文的剧情关联得就是东方逢魔录.今天先放出开头,后续的部分这几天陆续放出,顺带一说东方见五杀这个游戏算是很好玩的原创游戏.游戏规则会在下一部分放出,尽请期待,敢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如QQ群6365408一起讨论,至于东方逢魔录,那是我在小镇久远的回忆= =看过逢魔的可以回味下,没看过的,可以自行将人物名替换成自己本命通用= =
===================================================
东方见五杀

“幻想乡的生活,就象一本单调的日历,撕掉今天的一页,又揭开了明天的一页,如此往返循环着,就象那古板的钟摆,永远都只是重复着摇-摆,让人腻味的动作”——博丽神社的13代巫女博丽灵梦云.
新的异变发生了,又很快被解决了.博丽神社的巫女抱着她掉漆的差杯,泡着清得让人以为是白开水的茶——这大概是因为茶叶重复利用次数过多,其内的精华早被榨干了的缘故,百无聊赖的坐在神社的台阶上,享受着午后悠闲的日光,似乎是混混欲睡的半眯着眼睛,仰望着天上的白云苍狗.这样的日子,真是惬意得让仙人也嫉妒——才怪啊!灵梦焦躁的跳了起来!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怎样也是无聊!”巫女如同动物园的猴子般上窜下跳——当然这个说法可能有点不雅,那我们把这句换成这样——巫女如同高雅的白天鹅般藏在水中的腿拼命的蹦哒着,话说我这样描述真的不算高级黑?总之目前的巫女就是如上所述得暴躁的走来走去,将地板压迫得不堪重负的发出了‘咯吱咯吱’的求饶声.
“坐着也无聊,喝茶也是无聊,打扫也是无聊,我伟大的幻想乡母亲啊,您怎会赐予如同你女儿般的博丽巫女如此平淡乏味的生活,难道我不是应该过着每天都从存档点出发,一路上打家劫舍,打倒路上遇到的妖怪然后把它搜刮得只剩一条胖次,然后在流着感激的泪水的村人手中抢过通常是人家的传家之宝的任务奖励,大摇大摆的踏上新的征程这样波澜壮阔的主角人生吗?“巫女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模仿着某个大人物的台词得意洋洋的说道.
“总之,那些妖怪就不能积极一点的发动异变吗?两天一次,不,一天一次的话是最好了.啊!我是多想立刻‘呼拉’的哼着歌‘轰隆’的把妖怪轰下,然后幸福的享用着大战后的酒池肉林啊!这样的日子真是立刻就想要啊,想要想要想要啊!”
这样喃喃自语着,巫女象猫一样的蜷缩着身子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以上,就是刚进入神社的雾雨魔里沙所看见的景象.
“我……打开的方式错了吧?”
黑白的魔法使不假思索的闭上眼睛.或许是昨天补充魔力的时候恋菇吃多了,她自己这样认为.作为她主要的魔力来源的恋菇,这种生长在魔法森林的植物含有强烈的致幻效果,一般人误食的话大概就和吃了‘可X因’差不多,而魔里沙这种非人类即使是大量吞吃也不会对身体有害,只是会时不时的受到幻觉迷惑而闹出不少笑话.所以认为自己又被幻觉迷惑的魔里沙使用了最有效的治疗手段——双拳猛击太阳穴!这里要善意的提醒下魔里沙小姐是有练过的,其他的小朋友请千万不要模仿,以免某天玩脱了躺在摸个盒子里被人献花圈.
“哎哟喂!”发出了凄惨的叫声,自虐达人魔里沙感觉脑袋里似乎有人拿着口钟死命的敲,嗡嗡的声音烦得脑袋快爆了.这样的话应该就可以了,她这样想着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中的,是两个巫女象猫一样蜷缩着在地板上打滚卖萌的身资.
“打开方式又错了?”魔里沙大吃一惊,难道药力太强,拳头的威力不足让自己从幻觉中醒来?她这么认为,于是她决定玩把大的,瞄准神社前小道坚持的青石地板,她倔强的头颅高高的昂起,然后疾风讯雷般的砸在青石地上!——以上,就是刚打算进入神社的神厌七地所看见的景象.
“我打开的方式错了!?”
七地作出了和魔里沙一样的反映,然后他同样不假思索的闭上眼睛,抬起拳头……
一记铁拳落在魔里沙脑袋上——因为七地不喜欢自虐.
“痛痛痛啊!七地你做什么啊!”
魔里沙龇牙咧嘴的揉着肿了个大包的额头,这是她以头抢地的成果.
“原来你知道痛啊!?”
七地一脸讶异的表情.
“我以为你修炼铁头功大成已经天下无敌了,原来还会怕痛啊?”
“怎么可能不痛啊!我脑袋快被你打爆了啊!”
“知道痛的话,那我可爱的魔里沙小姐,请问你大白天的在这里表演以头抢地是什么情况?COS白井黑子吗?”
“谁要COS那个百合的变态黑子啊!我帅气的七地先生!”
魔里沙不满的抗议道
我觉得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无论是百合的方面还好似变态的方面.神厌在心里这样吐嘈到,因为说出来的话估计会被愤怒的魔法使一炮轰成渣.
“那么,请问你是在闹哪样啊?水晶宫内讧互杀BADEND达成所以你打算自杀读档重来?”
“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有开过水晶宫,然后BADEND过啊?!”
魔法使激烈的吐嘈.
“嘛,那个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详细的我也不想要知道,不过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七地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凑到魔里沙耳边,小声的问道.
“掉头了几个?”
“你可以找块豆腐撞死吗!我可恨的七地先生!”
爆怒的魔里沙小姐此刻如同一桶已经点燃了引线的TNT,再过3秒左右就会‘碰‘的一声将七地炸成空气中的渣子,好在我们机智的神厌七地先生早已熟练的掌握了避免玩脱的调戏技巧.
“啊,说起来灵梦那是怎么回事?我打开方式又错了?”
七地一副好象是刚发现的样子,指着满地打滚的‘猫巫女’诧异的说道,而这果然成功的转移了魔法使的注意力.
“谁知道?我刚才也以为是我打开方式错了,所以才以头抢地试图清醒过来.灵梦这样子简直是不正常啊!”
你更不正常啊!七地在心中这样吐嘈道.
“这绝对不是平常的灵梦!我那除了解决异变外就只会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象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一样闲得无聊捧着茶杯晒太阳,混吃等死的灵梦怎么可能变得这么……那啥!”
实在想不出形容词的魔里沙一脸纠结的总结道.
“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这是异变啊!”
“什么!异变!何方妖怪作怪,看我收了他!”
如同听到了什么禁忌的字眼,打滚卖萌的巫女瞬间从地板上弹起,瞬间从亚空穴挪移到一脸呆滞的魔法使面前,满脸杀气的问道.
“异变就是你啊啊啊!!!”
魔里沙惊慌的发出了怪叫,随即被不耐烦的巫女一拳直击天灵盖,泪汪汪的抱头蹲防了.
“一来就给我怪叫,你倒是给我说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变异了啊?”
巫女不满的说道,随即将目光移向另一位.
“你又来了啊?”
熟悉的口吻,冷淡中带着一丝奇妙的韵味,既象是厌恶又象是别的什么说不出的感觉.这种独特的口吻让少年贴切的感受到眼前的灵梦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博丽巫女.
“啊,我来送上例行的供奉.”
这么说着,七地拿出准备好的香火钱.
瞬间,少年清晰的听到在博丽巫女的脑袋上方响起了仿佛是金币滚动的声音,随即巫女以肉眼无法辩识的速度取来了塞钱箱,瞬间转换成熟悉的猫巫女模式.
“多谢惠顾了,喵!”
七地将香火钱慢慢的放进塞钱箱,偷偷的观察着这过程中巫女的表情变化,倾听着钱币落入塞钱箱的瞬间,巫女激动得就连头上戴着的红色蝴蝶结也象猫耳般‘嗖‘的直立了起来!那有趣的表现真是怎么看都不腻啊!
“你真是为了钱一如既往的无节操啊!”
少年这么吐嘈着.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少年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少女并非真的是贪钱的人,只是作为神社的话,如果没有香火钱不是太可怜了吗?她就是这样认为的,并平等的对待着香火钱,一元,百元,万元……对于博丽灵梦来说,重要的不是数目,而是香火钱本身.
事实上即使真的得到了大笔的香火钱,博丽的巫女仍旧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关于香火钱的去向也不得不说是一个难解的迷——当然这个迷到七地亲眼目睹了博丽神社那三天一例的拆迁工程就水落石出了.
“不过果然这样的灵梦,依然是平时的灵梦呢”少年这样感慨道.
“我不是平常的灵梦又会什么啊?超级塞亚人之神吗?所以从刚才起魔里沙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博丽灵梦感觉一头雾水.
“这个吗…….我带了好茶,边喝茶边说吧.”
七地这样说着,于是灵梦拿出了珍惜的完好茶具,二人在阳光的沐浴下露天品着茶,对了,还要算上快要沦为路人甲的魔里沙.
“所以,你就以为我变异了?真是大惊小怪啊魔里沙!”
灵梦惬意的品味着久未闻到的浓浓茶香味,漫不经心的这样评价着.
“是异变啊灵梦!”
魔里沙纠正着好友的用词错误.
“七地也这么认为是吧?因为平时的灵梦怎么会这么……这么期待异变发生呢?”
“所以说,这都是因为无聊啊!”
“所以说你绝对异变了吧?平时的灵梦不是最喜欢这种无聊的悠闲生活了吗?”
“这不过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博丽巫女这么说道,将魔里沙盘子里的糕点拿了一个放到自己嘴里.
“我喜欢吃这个糕点,所以吃了一个,然后……”
然后她又拿了一个.
“我还是喜欢吃这个糕点,所以我又吃了一个.”
然后她又伸手的时候,魔里沙恍然大悟的将糕点藏在怀里.
“你就是以这个为借口想吃光我的份吧?你也去抢七地的啊?”
灵梦随即将目光移向起地,却发现少年在魔里沙的提示下已经光速转移糕点,不满的哼了一声,从自己面前堆得满满的糕点山上取下一块放进口中,继续说道.
“总而言之,因为我喜欢这种糕点,所以吃了又吃,天天吃,一天吃一百块,一年365天每天都吃,你说最后我会怎么样?”
“会吐吧?”
魔里沙脸色一变,想起以前某次暴饮暴食的悲惨遭遇.
“是啊,所以我每一天都过着这样无聊的生活,就算是再喜欢,过久了偶而也会厌烦这样的生活,想找点乐子.这就叫…..”
“间歇性抽风!”
魔里沙打断了巫女的话,随即遭到铁拳制裁继续抱头蹲防.
“总之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就象人间之里的男人明明有自己的老婆或恋人,却总喜欢偷腥一样,就是为了偶尔的新鲜感嘛!”
“喂喂喂,你似乎说出了很了不得的话啊!”
七地目瞪口呆的望着巫女.
“这话到底是谁教你的?”
“当然是紫那家伙了.”
“紫大人,你除了教坏小孩子外偶尔还能干点别的吗?”
七地捂脸吐嘈道.
“能啊!咱会的可多了,比如………和咱可爱的小灵梦,蹭啊蹭~”
一双手突兀的从隙间伸出,搂住毫无防备的巫女,随即幻想乡最伟大的贤者大人八云紫整个个人从隙间滑出,旁若无人的蹭着巫女白玉般精致的脸.而围观的两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没有了吐嘈的欲望.
“真是的!我还以为你冬眠睡死了呢!这个时候跑出来干嘛啊,紫!”
挣扎不开紫的怀抱,巫女咬牙切齿的斥问道.
“当然是来安慰无聊透顶的小灵梦,用紫姐姐我这温暖的怀抱.”
七地哭笑不得的望着象八爪鱼一样粘在灵梦身上的紫,尽管是幻想乡数一数二的大人物,紫大人在灵梦面前却总是没形象可言,与其说是脱下外人背后的假面具,这种姿态更象是对灵梦一个人独有的宠爱,甜得让人羡慕啊……
“阿拉,七地君很羡慕吗?没关系,咱不介意也给七地君一个拥抱哟?”
紫这么说着,飞来一个魅惑的秋波.
“这就算了吧,我自问无福消受紫大人的拥抱.”
因为蓝大人绝对会干掉我的,七地在心中补充道.
“所以说你跑过来就是专程为了勾引未成年少男少女啊?”
魔里沙大大咧咧的吐嘈道,也只有神经大条的她敢在紫这样的大妖怪面前口无遮拦.当然下一秒她就自动闭嘴了.
“啊拉,这不是什么都偷最会偷心的黑白老鼠小姐吗?八意永琳可是十分想念你为她试药的日子,要咱好心送你过去吗?”
隙间妖怪眯着眼睛微笑着,那个表情让魔里沙不禁想到总是跟在他身边的那只狐狸式神.
“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预感到再说下去就大难临头的魔法使机智的闭嘴了.
“所以说玩够了吧,紫.”
巫女露出了平日里冷淡的表情,对灵梦知根知底的隙间妖怪明白这是代表巫女的忍耐到了极限,恋恋不舍的放开巫女的身体,隙间妖怪八云紫立刻恢复了平日的威严.
“你突然跑过来,是哪里又发生异变了吗?”
巫女一脸喜悦的问道.这世上,是没有比瞌睡的时候正好有人送来个枕头更让人高兴的事了.
“很遗憾,那群妖怪最近老实得可怕,大概都被你凶残的名字吓到了,毕竟有着‘得罪了博丽巫女就会被无人性的轰杀至渣’这样的传言嘛!”
“谁造的谣啊!而且没异变的话,紫你跑来干嘛?”
巫女疑惑的问道.
“所以说,咱也和小灵梦一样啊!”
隙间妖怪苦着张脸.
“咱也是睡太久了,结果就突然怎么也睡不着了拉!所以就来小灵梦这里找点乐子.”
“找乐子还不容易?四个人正好一桌麻将!”
魔里沙乐呵呵的从屋里翻出麻将.
“前几天被红魔馆三人连手黑惨了,今天我一定要连本带利赢回来.”
“算了吧,上次跟永琳还有那边神社的两个神连战一个月,早玩腻了,再说跟你这种没赌品的人玩谁提得起兴趣啊.“
八云紫兴致缺缺.
“那还有什么可玩的?三国杀吗?”
魔里沙又提出了这个最近风靡幻想乡的游戏.
“三国杀有什么好玩的!要玩就玩这个从古代传下来的游戏.”
似乎想起什么好玩的东西,紫抿着嘴笑着.
“这个游戏名字,叫做——东方见五杀”
================================
未完待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