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226阅读
  • 24回复

【中篇】乌鸦的福袋(文文X阿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3-03-09
十六

“将黑水洒在幻想乡,这怎么可能做到。”文文惊叫出声。
但是,紫并没有放弃的打算。她一动不动地站在画前,唯有脸上的表情严峻到可怕。这就是神所需要的觉悟吗?可是看上去明明就像伊邪那美的恶作剧一般,杀死幻想乡的一千个人怎么可能做到。明明是为了拯救幻想乡而来,却要做这样与初衷背道而驰的事情吗?紫愤愤地看向伊邪那美,而伊邪那美的脸上是紫再也熟悉不过的嘲讽而冷漠的神情。

“但是,只有这样做才能得到力量吧。”紫喃喃着。为了不再向威胁幻想乡的力量妥协,就必须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这是作为幻想乡守护者的觉悟。利用稗田阿求,欺骗射命丸文,自以为是地用谎言编织着幻想乡的明天,会导致这样的结局,归根究底是因为自己的弱小。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神明妥协,到底要妥协多少次,牺牲多少人才是尽头呢?紫憎恨这样的自己。“只要变成神明……”紫的手颤抖着将瓷碟接了过来。伊邪那美的脸上掠过了难得一见的意外的神情,而伊邪纳岐则露出了羞愧难当的神色。

紫的手抖得厉害,她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将黑水溅出来。瓷碟黑色的阴影投射在画卷上,虽然只是画卷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依然让八云紫心若刀割。到底要倒在什么地方呢?阴影在画卷上游走,从红魔馆到妖怪之山,从地灵殿到命莲寺,从魔法森林到迷途竹林……

午后,优雅的恶魔女仆正第二次向身形幼小的吸血鬼的杯中注入红茶,岸边的河童握着扳手搽去额头上的汗水;长着犄角的鬼正没日没夜地开着酒会,巨大的飞舟划过幻想乡的夕阳;黑白的魔法师背着口袋满载而归,求医问药的人类正找寻着通向永远亭的路……画卷上的幻想乡是那样的真实可见。混蛋,到底应该是哪里呢!
最后,瓷碟的阴影落到了白玉楼的上方。
“亡灵应该无所谓死亡吧,幽幽子。”

“幽幽子大人,天色变了。”妖梦望着突然阴沉下来的天空道。
“要下雨了。”幽幽子望向天空:“但是,感觉好像不能就这样放弃的样子。”
“不能放弃?”妖梦一边关窗户一边道。
“总感觉这个时候正被紫看着呢。”幽幽子朝着阴沉的天空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是对我在笑吗?透过巨大的画卷,紫看到了仿佛就在仰望着自己的幽幽子。亡灵无所谓死亡,但是神的死亡是否和人类的死亡一样呢?紫在犹豫,如果伊邪那美的黑水只限于人类;如果伊邪那美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幻想乡会有亡灵的居所;如果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恶作剧。但是,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呢?如果亡灵也会消失,那么幽幽子也会随之消失吗?“即使是最坏的结果,我也会在这里等你回来。”如果是比最坏更坏的结果呢?变成了神的自己却失去了那个总是在白玉楼下等待着自己的旧友,那是何等的凄凉。

紫的面容扭曲得厉害,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让这位拥有者十七岁的少女的容颜的妖怪贤者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隙间仿佛是应和着紫的心声,疯狂地撕裂着她身后的空间,红色的眼睛仿佛要吞噬一切。

这是暴走的前兆,但是暴走并未发生。

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托住了瓷碟,轻轻地覆盖在了紫颤抖的手上。伊邪纳岐的眼神里是长者特有的慈祥,他轻轻地取下了紫手中的瓷碟,将黑水洒在了幻想乡以外的地方。紫仿佛是耗尽了最后的气力,全身都瘫软了下去,文文忙扶住了她。伊邪纳美的脸上出现了玩味的笑容,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不懂。”伊邪纳岐的目光投向画卷上的污迹:“神是很悲哀的生物。”
“遭受世人的遭遇,接纳世人的欲望与不洁,背负过去,维系着世间的平衡,成为永远不变的存在,这便是神。”
“你所眷恋的幻想乡,一如众神所眷恋的世间。没有神愿意毁坏自己最心爱的事物,也没有神愿意背上死神的污名。但是,神还担负着维系世间平衡的责任,没有死亡便没有生命,没有黑夜便没有天明。”
“既怀有无可比拟的爱人之心,却又不得不承担着毁灭人的责任。人做不到而神能做到的,不过就是这样悲哀的抉择而已。”

伊邪纳岐转向伊邪那美,眼神中已经不再有一丝狂妄的神色,他继续说道:
“而我,却是最糟糕的神明。四千年前我抛弃了我的妻子伊邪那美,非但如此我还觉得自己因为进入了地府身上沾染了湿气而厌恶不已。当我享受着世人的赞誉的时候,我何尝想过背负污名被人憎恶的伊邪那美的心情。是我抛弃了我作为神应该担负的黑暗,我贪图世人的赞誉,将自己的责任全盘推给了我的妻子。”

伊邪那美的神色缓和了些许,伊邪纳岐又继续说道:
“我被拒绝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可是,那时的我却将伊邪那美执意留在黄泉的意愿,当作是她与我赌气。我真蠢啊,明明就没有忏悔,却还大言不惭地祈求和解。”伊邪纳岐痛苦地摇着头:“即使这一次,我也不应该被原谅,我也不应该啊。”

伊邪那美的怒气已经消失了,但她依然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我就像个连神的身份都舍弃了,却还敢前来要求停战的男人。明明应该再次肩负起责任,却试图全盘否定自己与妻子之间的全部来得到安息。面对说出‘想变成人类’的我,身为神明的伊邪那美究竟有多憎恶,有多失望,有多不屑,现在的我全部都能体会到。”

伊邪那美笑了,那样温和而慈祥的笑容让文文不敢相信它能浮现在死神的脸上。伊邪那美终于开口了,不是对着伊邪纳岐而是面向面无血色的八云紫说道:“世人,再多的仇恨也会随着生死流亡而沉迷消散,因此才能在活着的时候能够不顾一切地爱上他人。可是对于神,讪讪也罢,戚戚也罢,面对自己身为神明的责任,再多的恼人与不甘终究无用。不终止、不放弃终究只是神的特权。 ”
“所以,紫也绝对不能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哦。”幽幽子的话回荡在紫的耳边,也许她早就在冥冥之中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局。“差一点就做了后悔的事情。”面色苍白的紫松了一口气:“抱歉啊,伊邪纳岐先生的愿望恐怕难以实现了。”
“我已经不需要了。”伊邪纳岐将手中的瓷碟放在伊邪那美的掌心:“此后我将代替那美接管这份工作。只不过,我仍有一个请求。”
“请说。”紫点了点头。
“我的妻子泉子在现世没有什么亲人,我想将她和她腹中的孩子托付给你。如果有你这样的守卫者,我想幻想乡一定是值得托付的地方。”伊邪纳岐向紫深鞠一躬。
“也请您偶尔去那里看望她们。”紫稍微站稳了身体,然后说道:“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
“请说。”伊邪纳岐道。
紫看向了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阿求,道:

“上次给你带路的那个孩子,我想把她要回来。”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3-03-09
十七

四双眼睛同时紧紧地盯住了那个白色的身影,阿礼有些不知所措。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伊邪那美,她的快速地扫视眼前的四个人——面无血色的八云紫,不知所措的阿礼,一脸错愕的伊邪纳岐和如临大敌的文文。聪明如伊邪那美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就里,于是她恢复了神的姿态,缓缓道:“要人这事情恐怕得找我商量。”

“那可不行啊。”紫苦笑道:“和你恐怕没得商量。”
“你很聪明。”伊邪那美嘲讽地说:“这孩子一开始就是我的人,自然就没有回去一说。”“伊邪那美,她只是一个亡灵而已。”伊邪纳岐打圆场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亡灵。”伊邪那美缓缓地走到阿礼的身边,文文咽了口唾沫:“这是我最心爱的女官,之前既然被你们囚禁了一千年,你们也应该有些自知之明。”

囚禁,文文心头一紧,难道在阿礼认为在幻想乡的一千年是这样的吗?不,不,文文摇摇头,阿求的记忆已经消失了,这一切都是伊邪那美的一己之见而已。然而,不安的感觉仍然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真有此事?”伊邪纳岐疑惑地看向紫。紫无奈地摇头道:“这只是伊邪那美大人的一己之见而已,阿求在人间的一千年过得恐怕远比大人想象的幸福。”
“原来现世的名字叫阿求。”伊邪那美饶有兴味第说道:“阿礼回来以后就没有现世的记忆,你说的幸福叫我如何相信?”

默默站在伊邪那美身旁的阿礼,表情显得很十分淡然,那是智慧和岁月在不老的灵魂身上的体现。相比之下,也活了一千多年的射命丸文仿佛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脸上写满了急躁的神情。即使听到有人提起自己失去的记忆,阿求也不为所动吗?文文看着眼前的阿求,心里不断发出悲鸣。
“我带来了这位。”紫轻轻地推了射命丸文的肩膀,紫的力道是如此的轻,文文能感受到她现在的极度虚弱:“这是阿求现世最好的朋友。”

文文愣住了,轮到自己说点什么了吗?但是她还没有准备好,有太多的话想要讲给阿求听,还有好多好多的心情想要传达给眼前那个茫然的灵魂,但是她不知该从何说起。她看着眼前的那个白色的灵魂,娇小的身体,淡紫色的短发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白花发带,明明才离开了不到半载,却仿佛已经为这一刻等待了百年。文文的鼻子有些酸,但是现在她还不能哭出来。

“您是我现世的朋友吗?”阿礼温柔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明明只要回答“是”就好,可是文文仿佛是得了失语症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直视着阿求的眼睛,但看到的只是对方眼中的疑惑。


“非常抱歉,因为我没有现世的记忆,所以没有办法想起和您的事情。”阿礼向文文鞠了一躬,又道:“不过,虽然没有现世的记忆,我也非常高兴能被人挂念。”

文文的肩膀在颤抖,但是依然什么话都没有说。阿礼的眼神里满是疑惑,同样疑惑不解的还有伊邪纳岐,他抢上前一步道:“射命丸文,你倒是说两句啊,你不是为了能够见上这一面连命都搭上了好几次吗?”然而,文文依然一声不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下定了决心绝对不能让它流出来。

阿礼诧异地打量着文文左臂的绷带,难道这是为了我吗?但是,脑中的记忆依然如同迷雾,丝毫未能因为眼前的那个人而有所改变。

“如果什么都不说,那就是交谈破裂了。”身旁的伊邪那美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既然你们犯下了囚禁了我女官的罪,想必也有接受处罚的觉悟。”
“伊邪那美大人既然要处罚,现在的我也无可奈何。”明明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但是紫还是换上了她那副是招牌般的嘲讽的神情:“不过啊,我能不能有一个请求。”
“你的神情可不像是有求于人。”伊邪那美道:“不过,说吧。”
“当初消除了阿求前世的记忆的人是我,给了她新肉体的人是我,甚至通过不断转生将灵魂留在现世的人也是我。”紫看向眼前画卷上幻想乡的风景,释然的神情仿佛她此时已经沐浴在了博丽神社的晨风中:“所有过错由我一人承担,请您将那孩子还给幻想乡。”
“即使是死也无所谓吗?”伊邪那美道:“而且,你的请求非常的无理。”
“总不能输给那孩子啊。”紫看向了背对着自己,绷紧了身体却依然一言不发的射命丸文:“即使拼上命也要牢牢抓住最重要的东西的觉悟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而且啊,像我这种明明是想要保护幻想乡却差点儿亲手毁了它的人也没有资格再祈求谁的原谅。”
“那就在这里做一个了结。”伊邪那美将白瓷碟伸向阿礼手中的木桶:“喝下黄泉之水,就连灵魂也会在瞬间灰飞烟灭,可以说是非常仁慈的死法……”然而,一只白净纤细的手按住了伊邪那美的手:“请让阿礼说两句。”

“你是要为她求情?”伊邪那美不屑地说道。
“伊邪那美大人是不会听取任何求情的。”阿礼仿佛早就看透了伊邪那美的心思道:“只不过觉得大人的决定有些武断而已。”
“武断?”
“伊邪那美大人要处罚八云小姐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她私自囚禁了我的缘故。可是,阿礼觉得自己在现世并未被人囚禁。”阿礼的声音是平静的,她缓缓道:“我虽然记不起在现世的种种,但既然还有愿意为我挺身而出的朋友,自然也不能说是完全的不幸。”


“你那位朋友吗?”伊邪那美鄙夷地看着射命丸文:“她连话都不敢和你说。”
“但是,只要知道有朋友就够了啊。”阿礼直视着伊邪那美的眼睛:“只要知道自己有朋友就不会孤独,伊邪那美大人应该最懂这样的感受了。我独自去了现世的一千年里,伊邪那美大一个人待在这个荒凉的地方,一定很寂寞。一个人去黄泉之井汲水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觉想听故事的时候,不厌其烦地聆听着亡灵的抱怨的时候,伊邪那美大人的心里肯定很难过,很想哭,可是就算哭了又有谁来安慰呢?”
“阿礼,不要说出来。”伊邪那美仿佛被戳中了内心的柔软一般地说道:“明明那么开心,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这样的结果怎么能够让人不难过。”
“但是,只要知道自己还有朋友就不会寂寞吧。”阿礼看向文文道:“所以,大人一直都在这里等待着我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你。”伊邪那美装出了高傲的语气。
“因为,我再次出现在伊邪那美大人面前的时候伊邪那美大人就已经原谅我了。”阿礼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既没有责罚我的不辞而别,也没有追问我失去的记忆,因为大人知道自己还有朋友,这就已经足够了。”
“原来如此。”伊邪那美叹了口气,眼神里也多了几丝柔情。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至少证明现世的我不孤独。”阿礼正色道:“即使这样伊邪那美大人还是要赐死八云小姐,岂不是武断。。”
“你总是不肯认输。”伊邪那美走到紫的面前,紫缓缓地低下了头:“既然我的女官替你求情,那我就饶恕你的死罪,不过活罪难逃。”

黑色的烟雾从紫的脚下蔓延开来,伊邪那美的神情是那样的冷漠而孤傲:“那就请你领受来自地狱的惩罚吧。”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3-03-13
啊啊,非常抱歉没有发现居然翻页了……于是贴重复了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3-03-13
贴重复了两章……坑爹啊……大家读到这里感觉如何?之后一口气贴完了大结局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3-03-13
十八

“唔……”紫的喉头传来一声闷哼,失去了平衡的紫笔直地倒向前方,伊邪那美迎面抱住了全身软瘫的紫,仿佛是玩腻了一般地说道:“带上你的天狗走吧。”

紫的脸色煞白,嘴唇因急促的呼吸而干枯发白,灵力仿佛被人粗暴地从身体里面抽出来似的,剧烈的疼痛感顺着血管从心脏蔓延开来。“伊邪那美大人啊……”紫的声音很微弱,几乎要被呼吸声吞没。她使尽了全身的气力将嘴凑到伊邪那美耳畔,用她那勋章般的嘲讽的声音说道:“我们……来带走阿求……现在……还不能走。”
“哼!”伊邪那美仿佛是听到了极为嫌恶的声音,从紫肋下穿过的两臂稍加力道。即使隔着皮肉,在空旷的大厅中也发出极为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伊邪那美像抛弃了破旧的布偶一样,将紫抛向一边。伊邪纳岐忙冲过去将已经气若游丝的紫接住:“你这是何苦!”伊邪纳岐看着怀中如同深秋的枯叶般奄奄一息的紫气愤地说。

“算了,我累了……”伊邪那美的脸上亦是充满了疲惫,全然没有胜利者的喜悦:“阿礼,我们走。”伊邪那美头也不回地向阿礼吩咐道。
“是……”阿礼稍有迟疑,但仍然跟了上去。然而就在她与文文擦身而过的那一刹那,文文突然抓住了阿礼的手。
“幻想乡……已经是夏天了。” 一直都未曾开口的文文说话了。
“唉?”阿礼看向文文,文文却没有抬头。
“再过几天就是守矢神社的夏祭了,魔理沙准备了大号的烟火。”
“慧音老师打算将稗田家的房子改造成图书馆,妹红会来当管理员。”
“小笨狼最近送给了我一个很奇怪的盒子,说是和河童下棋赢的奖品。”
文文仿佛自说自话一般地喃喃着。
“您在说什么啊?”阿礼疑惑地看着身旁的天狗。
“我是个混蛋……”
“什么?”
“我是个混蛋!”大滴的泪水啪嗒啪嗒地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文文的声音夹杂着愤怒:“明明不能哭的,混蛋啊!”然而,无法抑制的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地从文文的眼眶中涌出。文文听见内心某些物质分崩离析的声音,才发现这一千年来自己竟从未好好地牵过阿求的手。她没有注意到阿求纤细的手指的骨节因为长期的持笔而轻微的变形,食指的第二节内侧的皮肤上生出了老茧,握笔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格外的有力。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阿求早就已经变成了眼前的阿礼。可是文文对于阿求的记忆却几乎是停留在静止的时间里。

相遇。相识。打闹。死亡。等待。转生。这一千年来她们似乎总是在重复这样的事情,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面对真正的离别。直到今日,当已经遗忘了过去的阿礼将不再与她的生活有所交集的时候,文文才意识到,如果可能她愿意用她所有的一切去交换这指间的温暖。于是,她牢牢地抓紧了阿求的手!她全身都在颤抖,从紧握的手上传来的阿求的触感是那样的亲切而真实。任何的言语都无法形容出此时文文心中的感受,那是一颗曾经死去的心重新复活的狂喜的呼喊。

幻想乡的记者也好,妖怪之山的风神少女也好,她原来确实和普通的人类一样,会怀恋着那些琐碎而又根深蒂固的情感:难过的时候需要安慰,悲伤的时候想过逃避,寂寞的时候想要依靠。时至今日,她脑中浮现出那个不能更加熟悉的幻想乡的午后。红色的天狗鞋叩击在窗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在那个瘦小的身影还没来得及发表任何抱怨之前,黑色巨翼已经夹带着飓风,引领者那个人类的少女在空中翩然起舞。比起舞蹈来,那其实更像一个笨拙的拥抱。沉默的神风变幻出许多色彩,红色的枫叶像一封封飞向天空的情书,她写道:“阿求,跟我走吧。”

但是,文文却没能将这句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呐喊说出口,她的肩膀剧烈的抽动着,仿佛是为了止住不停滴落的泪水。“混蛋啊,混蛋啊!”文文发出痛苦的声音,仿佛是要将自己与心中的猛兽同归于尽一般的嘶吼声让伊邪那美都为之动容。

“你……”阿礼的手被握得生疼,她诧异地看着眼前强忍着巨大痛苦的少女,不明白为什么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那个人宁愿压抑自己的情感,却依然一言不发。文文的喉咙里发出低沉而可怕的咕隆声,仿佛是低吼的野兽一般弯下了脊背,几乎即将变成一头失控的野兽。

但是,手上的痛觉突然间消失了。
因为,文文握着她的手放开了。

眼前的鸦天狗似乎花费了巨大的精神力量才将握住她的手放开,而阿礼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白色的小石子。
一切都已经结束。文文大口地喘着粗气,直直地望向前方的石壁,如同一具雕塑,任由阿求从身边走过,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阿求走了,幻想乡的太阳依旧照常在升起。

紫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因为伤势太重,直到第二年的春天才有人见到她外出。在这些日子里,蓝和永琳分担了紫大部分的工作,其中也包括了对射命丸文的监督。然而这一次的文文却异常地平静,她仿佛是解开了一个心结,既没有过分激动,也未曾表现得过于悲伤。回来的第二周,《文文。新闻》又一次出现在了幻想乡中,除了严谨的事实报道外,每周还增加的新闻评论版块和广告。

一切都开始回归于日常,甚至开始变得越来越好,唯一不变的是放在书架一角的福袋,至今仍未被打开。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3-03-13
十九

幽暗的黄泉之国唯有黑夜,从石壁上的七色磷火正泛出淡紫红色的微光看来,现在是黄泉之国的深夜。阿礼兀自从睡梦中醒来,却不是因为梦。是从什么开始,半夜醒来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的呢?阿礼轻轻地披上了白色的单衣,悄无声息地穿过巨大的宫殿。自从伊邪纳岐搬来这里之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让人安心的呼噜声回荡在巨大而空洞的黄泉之国。阿礼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召唤一般,来到巨大的画卷之前。她挥动右手,画卷上风云变幻,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国度出现在画卷中央。那是幻想乡的山水,亦是她一直在寻找的那个未知的国度。月华如水,幻想乡仿佛披上了一层银霜,一如那枚还残留着淡淡的体温白色的小石子。

“果然在这里。 ”伊邪那美的声音从阿礼背后响起。
“伊邪那美大人,您?”阿礼本能地将手握紧,诧异地看着伊邪那美。
“男人的呼噜真是睡眠杀手。”伊邪那美苦笑道:“所以,我们现在都是失眠人了。”
“失眠也不全是坏事。”阿礼转而看向画卷上的幻想乡道。
“幻想乡。”伊邪那美道:“终于找到了吗?”
“嗯,不会在迷惑了。”阿礼的指间划过妖怪之山道:“因为被抛弃了。”
“噢?”伊邪那美挑起了眉毛。
阿礼叹了口气道:“希望能被人抓住的感觉,大概是女人的虚荣感作祟。”
“我以为她至少会说一些伤感的话。”伊邪那美认同地说道:“带走也好,祝福也好,结果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嘛。”
“说不定什么也不说反而更好。”阿礼苦笑道:“如果她真的说想要带走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难道不是断然拒绝吗?”伊邪那美赌气地说道。
“我是不会抛下伊邪那美大人的。”阿礼道:“只是不知道如何回应她的情感。”
“情感?”这次轮到伊邪那美疑惑了。
“好想说什么,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口;好想抓住,却一定要选择放开。虽然我不能理解其中的缘由,但总感觉有好多的感情传到了这里。”阿礼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胸口好混乱,但是好怀念,这样的感觉应该叫什么才好呢?”
“闹别扭?”伊邪那美道:“真是奇怪的家伙。”
“起风了……”阿礼的口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
“风?”伊邪那美望向石壁上磷火跳动的火焰。没有风。

“有风的味道。”阿礼摊开了手中的白石子道:“总觉得她还没有放弃。”
“这是?”伊邪那美眯起了眼睛。
“是她留下的东西。”阿礼道:“握在手里的时候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给我。”伊邪那美脸色一凛将阿礼手中的白石子夺过来,对着半空中仔细端详。
“伊邪那美大人!”阿礼刚想要夺回石子,但是伊邪那美凝视着石子的脸上严肃的神色却让她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伊邪那美出神地看着石子,黑色的瞳孔中无数的场景如同走马灯一般地掠过。严肃的神色慢慢地缓和下来,进而转变成慈祥的笑容,最后仿佛是带着千般的无奈,伊邪那美将目光从石子上移向了阿礼。
“魔法石?”阿礼不解。
“是你现世的记忆的结晶。”伊邪那美道。
“唉?”阿礼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要你愿意……”伊邪那美苦笑道:“……很简单的魔法就能让你恢复记忆。”
“伊邪那美大人……”阿礼的眼神垂了下去。
“不高兴吗?”伊邪那美注意到了阿礼的沮丧。

阿礼抬起头仰望着伊邪那美深邃的黑色瞳仁,那宠溺一般的眼神让阿礼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轻轻地扶上伊邪那美冰冷的手臂,仿佛是寻求答案一般地问道:“大人呢?”
“不可能会高兴吧。”伊邪那美苦笑道:“但你不一样”。
“我害怕……。”阿礼握着伊邪那美的手上加强了力道。
“并不坏……”伊邪那美的话被阿礼打断了。
“我怕的不是结果。”阿礼靠在伊邪那美的胸前,视线投向了黑暗的天穹:“这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伊邪那美将鼻尖埋在怀中阿礼淡紫色的短发里,淡淡的花香充盈了伊邪那美的鼻腔。伊邪那美分享着怀中那个单薄而较小的灵魂的彷徨困惑,因为在她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即使是神也有不能左右的情感,即使是神也有不能预知的未来。
“因为我不想失去伊邪那美大人啊。”阿礼紧紧地握住了伊邪那美衣襟。
“我原本是个普通的灵魂,是大人给了我女人一生都不能得到的读书的机会,允许我将才能运用到编写史书的使命上。”伊邪那美的脸上浮现出了老人回忆往事时特有的微笑。她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向阿礼展示那幅巨大的画卷的时候,阿礼脸上流露出的仿佛是孩童一般兴奋的神情。

“当我在黑暗中流浪的时候,是大人将我从前世的苦恼和怨恨中解脱出来,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阿礼顿了顿又说道:“可是,阿礼却不能够回报大人的恩情。”
“没有的事。”伊邪那美断然地说道。
“我是人类,所做的也只有编著史书的平凡工作。大人的痛苦也好,孤独也好,烦闷也好,不甘也好,我只能眼睁睁地在一旁看着,什么都不能做。”阿礼的声音有些发抖:“我也很想为大人做点什么啊。”
“你已经做了很多……”伊邪那美轻柔地说。
“人终归是不能和神抗衡的,面对那块巨石恁凭谁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我也不能例外。真傻啊,‘只要挪开那块巨石就能让大人开心’的想法充盈了我的头脑。于是我决心去人间寻找能够挪开巨石的人来解救大人,没想这一去就是一千年。”仿佛是吐露了从未与人提及的心事一般,阿礼说道:“无论如何想要解救神的心情,偏偏是身为人类的我的最大的愿望。”
“决不能再失去伊邪那美大人了。”阿礼说:“可是,很可笑不是吗?明明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可是看到那个人给我的东西却无论如何也不能释怀。”
“很想知道吧,你的过去。”伊邪那美温柔地说:“没关系哦。”
“可是知道了以后呢?”阿礼说:“那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吗?还能不能够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地爱着伊邪那美大人呢?说不定我会再一次背叛大人啊。”
“大人知道风吗?风从来都是不请自来,然后又不辞而别,将所到之处的一切都搅得一团糟。现在的我就被这一份带着风的记忆抛到了空中,仿佛是一瞬间就要迷失了原本的自己一般,不知到底会坠落到什么地方。”
“你还没有看过它!”伊邪那美急了:“这不过是一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记忆而已。”
“看过了……”阿礼的眼泪不知为何顺着脸颊滑下:“我早就在那个人身上看到了。”

我看到了那个人颤抖的翅膀和奔涌的泪水;我感受到了那个人握得紧紧的左手和无法抑制的如同决堤一般的悲伤;我听到那个人体内呜咽的疾风。这些就足够了。

“因为,那是她和我的记忆啊!全都是一些刻骨铭心的,不可替代的过去啊!”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3-03-13
二十

“两个笨蛋……” 伊邪那美拭去了阿礼的泪水道:“我却没能早一点儿发现。”

绝对不能哭出来和必须放手的理由,只要看看现在的阿礼很容易就能明白。因为,现在的阿礼是她所不知道的阿礼,却也是有着自己独立人格和情感的阿礼。如果那个时候那只天狗说了想要带走阿礼的话,或者没有放开阿礼的手,甚至直接使用法术恢复阿礼的记忆。那无疑是粗暴地将原本拥有了平静生活的阿礼抛到了风暴的中央,结果不过是给阿礼带来苦恼而已。

“跟我在一起才会幸福”这样的话说出来,和那些自以为是的神有什么不同,不过是将自己的情感强加在所爱的人身上而已。因为能够体会到阿礼的痛苦,所以才选择了放开。这名为“射命丸文”的不强求,不挽留,绝不拘泥一处的自由的风。

“能为阿礼着想到这样的地步,说不定那家伙的爱比我还要深呐。”伊邪那美俯下身体,轻轻地捧住了阿礼的面颊。她直视着阿礼的眼睛,良久才发出了一声叹息:“回去吧阿礼。”
“回去?”阿礼一愣。
“去幻想乡吧,那里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伊邪那美叹道。
“为什么大人要这么说。”阿礼难以置信:“我不会再离开大人了!”
“这里……”伊邪那美戳了戳阿礼的额头:“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吗?无论如何也没办法释怀吧。”
“可是……”阿礼的声音弱了下去。
“是很美好的日常哦。”伊邪那美将小石子放在阿礼的手心道:“打着哈欠的阿礼,和伙伴们打闹的阿礼,在午后读着报纸的阿礼,穿着漂亮的衣服参加新年祭的阿礼,都是我未曾见过的模样。”
“即使是这样……”阿礼并没有拒绝伊邪那美递过来的石子。
“阿礼的福袋里装着的是满满的的幸福,所以请务必打开它。”伊邪那美温柔地说道:“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忘记的幸福,所以……”伊邪那美的指间突然闪现出淡蓝色的魔法阵,阿礼手心的小石子仿佛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开始弥散:“就让我来帮你打开它。”
“不!”阿礼慌了,忙想将手中的石子抛开,但是伊邪那美紧紧地握住了阿礼的手。
“这是即使是神也不能给你的幸福,是你本来就应该得到的东西。”伊邪那美的声音里满是温柔,可是阿礼的心中却乱作一团:“不,不,大人不要让我离开你啊!”
“那你就当做是被我抛弃了吧。”伊邪那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我,伊邪那美现在决定将你驱逐到幻想乡,在那只天狗死去之前绝不允许你回到这里。”

“大人!请不要这样!”阿礼泣不成声:“伊邪那美大人啊,难道你不是最明白我的心意的人吗?即使抛弃过去我也希望能够和大人在一起的心情,难道大人你不能明白吗?”
“总不能输给那只天狗啊。”伊邪那美的脸上浮现出的坏笑让阿礼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

白石子融进了阿礼的掌心,“哐当”天狗鞋叩击在窗台上的清脆的声音挑起了阿礼记忆的涟漪,鸦天狗的坏笑浮现在脑海之中。预想的混乱感没有如期而至,阿礼看着眼前的伊邪那美,一瞬间感到有些陌生。
“回去吧。”伊邪那美打开了画卷上的幻想门扉:“那里才是你的故乡。”
“哦。”阿礼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神明,迈步走向了巨大的魔法阵中。

伊邪那美目送着眼前的少女,直到白色的灵魂消失在魔法阵中。她缓缓地摊开握紧的右手,那里一枚淡紫色的记忆的结晶在发着微光。伊邪那美挥手收起了画卷,无声的泪水顺着冰冷脸颊滑落。

“傻瓜,谁叫我是一意孤行的神明呢。”


“哟,今天的报纸。”伴随着天狗鞋叩击在窗台上的声音,射命丸文踢下了碍事的天狗鞋,从窗户里跳进了稗田家的木屋。

空无一人的木屋内堆积如山的报纸被人整整齐齐地堆放在书房的一角,书桌上摊开的纸笔仿佛前一刻还有人在这里工作。
难道是慧音老师因为要改造图书馆,所以来这里收拾过了?一边想着这样的理由,文文将新一期的报纸放在了矮桌上。

“快把鞋给我放好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文文仿佛是被下了魔咒一般地定在了那里。
“坏习惯就不能好好地改一改吗?”身后传来摆弄木屐的声音,文文机械地转过头去,在两人的目光相对的那一瞬,文文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疼……”文文疼得龇牙咧嘴,但是这着实证明她不是在做梦。
“你在干嘛啊!”那个娇小的身影快步地走了过来,心疼地抚摸着文文脸颊上红色的掌痕心疼地说。
从手心里传来熟悉的温度,文文觉得整个脸都在发烫。“阿求。”文文呼喊出了这个名字。
“嗯,干嘛?”眼前短发的少女不解地盯着文文仿佛要哭出来的脸不解地问道。
“记得一定要看哦。”文文别过脸,粗鲁地将报纸塞到阿求手中:“我就先走了。”
“等等啊。”阿求一把抓住了正要起飞的文文的手,但是文文的另一只手早已将她抱住。“抓紧了。”耳边传来文文的声音,山风在耳边呼啸,大地在这一刻早已化作了脚下巨大的画卷。

“欢迎回到幻想乡。”
“笨蛋,我可没有离开。”

“呜呜呜,假新闻什么的最讨厌了!”红魔馆内年幼的大小姐哼哼着:“这样的新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仿佛是忘掉了之前对于严肃的《文文。新闻》的抱怨似的,蕾米莉亚正对着优雅的女仆发着闹骚。
“不也挺好的。”咲夜笑道:“这才是幻想乡的日常啊。”

“神果然不是我们能够企及的存在。”紫面对着正在吃着蛋卷的幽幽子叹道:“没想到她居然将阿求送了回来,而且还把她关于黄泉之国的记忆给消除了。”
“大概是把女神的一面给你,把女人的一面给了阿求。”幽幽子看着脸上还贴着胶布的紫笑道:“你在哪里都不讨喜呢。”
“所以,我还是乖乖地享受我身为妖怪的幸福吧。”紫看向幽幽子,眼神里自是说不出的温柔。

“大扫除啊!”小笨狼头上绑着布条在文文家的客厅里发号施令,一旁还有握着抹布的上白泽老师。
“喂喂!这是怎么回事!”送报纸回来的文文明显是被眼前的阵势给吓了一跳。
“阿求回来了,你难道不打算收拾一下你的鸟窝?”小笨狼喷着鼻息。
“关我什么事啊!”文文吼道。
“稍安勿躁啦,射命丸”慧音举起了一张契约:“因为没想到阿求会回来,所以稗田家的房子已经被划归为公产啦。”
“这怎么能行!”文文说道:“她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但是,办房产转移手续还要花一些时间。”慧音叹了口气:“在这之前阿求就先住在你这边啦。”
“唉?”文文的连刷啦一声地红了:“真的吗?”
“不然,你以为我们来干嘛。”慧音指了指椛椛手里的拖把:“你最好是赶在阿求发现之前把你的艳照都藏起来。”
“喂喂!”文文虽然抱怨着,但是目光却开始在家里游离。玄关的吊顶的夹缝,安全。沙发下面的夹层,安全。鞋柜背后的暗门,安全。房间的书柜……随着文文的目光转移到书房的门口时,阿求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这是什么东西啊。”阿求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纸袋问道:“我刚才在书柜里找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文文的哀嚎,她快步地冲到了阿求眼前。“是绝对不能看的糟糕物啊!!!!”文文伸手去抢那个袋子,阿求本能性地向后一扯。“嗤啦”那是纸袋被撕裂的声音,无数彩色的小纸片散落了一地。

小笨狼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但是,那些纸片并不是艳照,而是一套写满了花语的明信片。文文拾起其中的一张,卡片上白色的小花异常的熟悉,卡片的背面写着一行小字:“白灵花,花语:不能忘记的爱。”什么嘛,居然是这种花语。
“对不起啊。”阿求抱歉地捡起了那个破烂的纸袋,纸袋上“福袋”两个字格外醒目。

于是,在这个被偶然撞破的秘密面前,文文张开双臂拥抱了她。并非因为一个心结的终结,而是为了她即将经历的,即使是神也无法预知的一切。

“已经抓到了啊。”

已经抓到的话,就再也不会放你走了。【END】
离线k3726737
发帖
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3-04-28
不錯唷0.0+
离线pal_sky
发帖
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3-07-03
这篇在东方吧看过 和那篇【孤独症】一起看的 真心几乎看哭了 原来文文X阿求还能这样写 可惜两篇好文都偏冷CP了
发帖
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3-07-15
嘛,支持一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