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825阅读
  • 6回复

[短篇][不定期更新]【11.4】东方亡灵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死刑之剑
 
发帖
8
樱饼
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2-07-18
全文背景:一次被安排了的巧合,亡灵的世界和幻想乡出现了微小的交集,这次交集却给幻想乡的居民带来了由执政官制作的魔法生命——鼠疫耶尔森菌噬魔法体。这种以魔法为食的可怕生命体无视人类、动物、妖怪、妖精、宇宙人甚至神一概可以感染,它们没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只会无休止的吞噬被感染的单位的魔法,直到其死去,而当魔力低于一定值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因为身体的崩溃而死亡,但有一部分居民却没有受到感染,它们则是居住在白玉楼和地狱的亡灵们与怨灵们。在八意永琳的研究下发现,这种生命体只可以感染以肉体为依附存在才可以存活的单位,对可以随意抛弃自己肉体的单位是不会造成影响的。但是很可惜,被感染的生物们全变亡灵的话,幻想乡将不复存在。于是她们只能不停地治愈病人,并期望博丽的巫女可以解决这次的异变……

该故事情节发生在星莲船以前,小剑表示新人开坑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在下笔力不佳,对很多东西都控制得不是很好,也许会有很多漏洞,希望大家能够指出,在下一定会虚心接受,同时在下也希望,各位看官们能以第三人的态度来观赏本文,不要各种喷里面的人物,因为在下对东方的人物性格是纯粹的个人理解,望看官们海涵。

人设:仅仅只是对三个重要人物的介绍,其他人物会在下文中慢慢道来,希望看官们耐心看完。
          Archon(执政官)阿克斯特·爱巴丹
       她的本源是叫“被诅咒的恶魔”的一种特殊的规则生命,它存在于“个体世界之石”的内部,是所有叫“阿克斯特·爱巴丹”的生命的根源,对于这种生命,只能用规则来解释它们,因为以其为本源的生命都会被打上死亡的烙印,成为“一定会死于怨恨、悲痛、绝望、恐惧”的生命,但是其会化作亡灵,TA身前的怨念会成为无尽的能量以供其对其本来身存的世界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在本文中她,阿克斯特·爱巴丹是死亡废墟的主人,同时也是出于亡灵世界的权力顶峰的存在。她的职业是巫妖,能力却是魔法免疫。这个精通一切魔法的亡灵将成为挡在博丽灵梦等人面前的一座几乎无法撼动的墙。

          Excutioner(执行官抑或是刽子手)
       TA穿着仿佛是用黑夜浸染的黑袍,虽然衣角已经磨得发白,但是帽子还是很好,即便很旧。TA背着一对墨鸦的羽翼,没有谁可曾听到其说过话,即使被人问起,也闭口不言。黑色的帽子并没有挡住照向TA的光,可是那些光就如同被吸收了一样,没有照到TA的脸上丝毫。在那个帽子里,很黑、很暗,只有一双冰蓝的眼睛向外渗出寒光来证明TA还是“活着”的。能力为极限速度。发动能力时,以TA为参照物的单位都被视为静止,即便十六夜咲夜在她的符卡【TheWorld】里,她也是被判定为静止……

          Justice(大法官)
       作为亡灵世界里的判官,他可以审判包括执政官在内的所有亡灵。也许看官们会很好奇,亡灵还会死吗?答案是会的,大法官可以无视目标的一切抗性直接接触目标的灵魂,从而他可以在灵魂的层面上将目标彻底的扼杀或者取得绝对的控制权。但然,亡灵们是不需要很多局限的,只要不威胁到大法官的地位和生命,对于大法官来说,其他的亡灵干什么都和他无关。幸运的是,博丽灵梦等人的到来没有影响到大法官的任何。

引子:
      “救命!救命!”在一个连吵闹的虫子都睡着了的夜晚,一个“人”没命的跑着,身后跟着一只“大鸟”,一只人形的“大鸟”手持一把很长很宽厚的刀子,在微弱的月光下泛出惨白的光晕。
       那“人”根本就没有疲劳样的往前跑,而“大鸟”却不紧不慢地跟在其身后。最后那“人”的心灵崩溃了,他停止了奔跑,眼巴巴地看着“大鸟”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执行官,饶了我吧”那“人”跪在地上哀求着,但是没有从“大鸟”淡漠的双眼中看到任何的怜悯。那人明白了一切,闭上了眼睛,准备好了死亡的裁决。“大鸟”从背后抽出一把长约6尺的斩马刀,一股墨绿色的火焰从刀柄一直蔓延至刀头。绿光一闪,那“人”连头带肩一并削了去,之后蓝光大作,一个像球一样的东西在墨绿色的火焰中熊熊燃烧起来。然后凄惨的嚎叫声骤起,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听得那声音怕是也要发憷。可“大鸟”却淡定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一切又归于平静。
       完成这一切后“大鸟”猛的一蹬地面,纵身跃起,巨翅一挥,破空而去。夜深了,没有谁注意到了这一切,那“人”的身躯开始腐化成泥,仅仅留下来了一小块腿骨。绛紫色的气雾氤氲散开,渐渐地融入四周的空气里,这一刻,死亡降临。

序章:灾难之始(一)
       清晨,太阳还没有离开地平线,浓雾重重的永远亭来了一位客人——虫姬莉格露·奈特巴格。急促的敲门声惊动了永远亭里的所有人,包括兔子和蓬莱山辉夜以及八意永琳。
       “帮帮我,我感觉我要死了!”莉格露十分吃力地说道,双腿不住地颤抖着,翅膀也耷拉着,一个本应该鲜活的妖精现在却像一位迟暮之年的老者,而且还身患绝症一般。“怎么了?”八意永琳急切地问着,莉格露卷起自己的袖子,眼前的一切让八意永琳震惊而又恐惧。莉格露的手臂上到处是黑色的淤青,就像被人狠狠地殴打了一顿。“这是谁下的毒手?是谁竟然破坏规矩?”八意永琳无比惊讶地瞪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
      “没……没谁,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变这样了,我……好痛!”说完,莉格露便吐了一口鲜血,准确的说是血块,粘稠、紫红、散发出无比的腥臭。“要……死了啊……”莉格露的声音越来越弱,接着她昏死过去。八意永琳连忙给她进行检查,结果她发现,不仅仅是皮肤,连内脏都出现了黑色的淤青,同时她还发现,莉格露的魔力正在以她自己无法承受的速度消耗着,随时都可以灯枯油尽。“这……是怎么回事?”八意永琳不敢相信,即便如此,她还是凭着高超的医术将莉格露治愈。莉格露道谢后离开,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八意永琳的心头。
      “有什么事吗?”蓬莱山辉夜走过来关心地问道,“幻想乡怕是要不太平咯。”八意永琳叹着气。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再没有一个病人前来永远亭就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八意永琳的心开始动摇了。
       当夜幕降临时,八意永琳和蓬莱山辉夜坐在外面欣赏着幻想乡美好的夜色时,一大群人类冒死跑到永远亭,身上出现了和莉格露完全一样的症状,并且有些人还没有跨过永远亭的门槛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八意永琳强压着恐惧,用同样的方法将那些人医好。人群走后,八意永琳祈祷着,希望这事不要再发生了。可惜事与愿违,之后的几天里,人群不断涌入永远亭,许多竟然是已经治好的患者,并且妖精也陆陆续续地开始到永远亭来求助。本门可罗雀的永远亭,一时间变得人山人海。八意永琳不知疲倦地为每一位患者治疗,突然,她感到一阵心悸,她立即服食了一点补充魔力的草药,那种心悸的感觉随之也慢慢散去。“难道……”她立即跑出去,看了看那些人类和妖精,她仿佛明白了什么,于是她将药方交给铃仙·优昙华院·因番以后,自己直奔博丽神社。
      “什么?瘟疫异变!?”博丽灵梦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喂喂,严肃点,你不是医生吗,为什么连这个都要我来解决,我表示本人乃非专业人士,所以,我就把解决异变的责任全权交付给你啦,就这样说定了~~”于是博丽灵梦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如果病人不仅仅是人呢?”八意永琳淡淡的说着,“!”博丽灵梦立即停止了逃跑的思维,表示愿意听下去。“任何人,包括妖精、妖怪甚至你、我都有被感染然后致死的危险。而唯一的解药只能是魔力!”八意永琳说完,直接赶赴永远亭。灵梦坐在地上,外面阳光明亮,风和日丽,可在博丽灵梦的心理却是无尽阴霾。
       很明显,这一次异变的规模及破坏强度远远大于以前的异变。就算再想偷懒的博丽灵梦也懒不起来了。“这下不是说懒鬼不懒鬼的问题了,这可是关乎到幻想乡平衡的问题了。”博丽灵梦不禁这么想。她稍作整理,便去询问八云紫关于这次没有道理的瘟疫的来源。
       “很抱歉,我无法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但如果如你所诉,对于幻想乡来说,这肯定是一次浩劫。”八云紫按着下巴说,灵梦的眉头紧锁,心中充满了未知。这场异变连幻想乡的元老之一的八云紫都无法解释,对于她来说该从何下手呢?带着满肚子的郁闷,博丽灵梦回到神社,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卧室,清澈而又忧伤。
       第二天早上,博丽灵梦泡好茶,坐在大厅里,边品尝,边想着昨天的事。之前的异变就像电影一样在她的眼前浮现,无论哪一次都不会想现在这次这么可怕。这是,八意永琳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在今天的一位病人那里发现的奇怪的东西。”八意永琳依旧淡定地说。
       “什么东西?让我看看。”灵梦将那个东西接过手来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要说奇怪倒也没有什么,一小块骨头,怎么看都是一块碎裂的腿骨,但是从骨头里渗出的一种阴暗、恶毒的灵力不得不使博丽灵梦相信,这是一块不寻常的骨头。
       八意永琳回去后,博丽灵梦将骨头放在一旁,她端起茶杯,泯了一小口,平日里清爽、甘甜的茶,现在喝起来竟然有了一丝苦涩。
      “啊拉,早上好灵梦!”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了进来。
      “啊,是萃香啊。”灵梦挤出来一个笑容说道。
      “别这样啊,我又不是来蹭酒喝的,不就是过来陪你喝点酒吗?”于是萃香又一次把自己的目的暴露无遗。
      “……”博丽灵梦按着额头表示无语。
       伊吹萃香笑而不语,眼光不经意间扫到了那一小块腿骨。“灵梦,那么,这里发生了杀人碎尸事件吗,我好像看到了某个人的骨头……”说着伊吹萃香便捡起了骨头。在她捡起骨头的同时,阴冷的灵力又一次的释放出来。伊吹萃香顿时脸色大变,“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竟然真的回来了!!!!不可能!!!!!!”


美丽总会被毁灭,但是我愿意陪伴你身边,直到永远
离线busteam
发帖
1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2-08-13
文章很长啊!!!
离线Irisviel
发帖
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2-09-01
开篇设定略带感,但是
喂喂球下文啊……
这个亡灵,应该不是YYZ这种亡灵吧……(我随便猜猜)
幻梦终醒,本无不散之宴
却不悔付此华年。
—————————————东方黄粱梦
离线腹黑兔
发帖
23
樱饼
47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不可能,这不可能,楼主竟然不更新!!!!不可能!!!!!!”
离线qwertqwer
发帖
4
樱饼
156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2-09-03
哎呀哎呀 虫姬上来就预备便当什么的,安静嘬茶不语
离线死刑之剑
发帖
8
樱饼
2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2-11-04
啊,列位看官们,小剑在此表示抱歉,因为自己和功课的原因,在下无法上网更新,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忘各位看官海涵。
灾难之始(二)
伊吹萃香惊恐地把骨头丢到一边,倒爬着远离那块小腿骨,就好像她的天敌在她的面前一样。
       “你……从哪里弄到的这……个鬼东西啊……”对着正在喝茶的灵梦伊吹萃香颤抖着说着。
       “嘛,这是永琳的一个病人捡到的,在永远亭附近吧大概~~~”灵梦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不!!!它们是恶魔!!不!!比恶魔更加可怕!!!那根本就无法用言语形容它们,在永恒边境把它们从这个世界隔离开以前,它们摧毁了无数个文明!!!!亡灵,对是亡灵,它们……不!!不可能!!它们不可能穿过永恒边境的!!!那是连神都不能穿过的存在!!!它们……怎么会……”伊吹萃香的语言开始混乱了,她的脸扭曲着,上面写满了“害怕”。
       “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说清楚,亡灵吗,难道是幽幽子在捣蛋吗?哼,看我不去教训她一顿!”说着,博丽灵梦起身准备去白玉楼找幽幽子打架。
       “等等灵梦!”伊吹萃香连忙叫住她“不关幽幽子啥事,接下来我提到的一切将会超出你所知道的一切!”伊吹萃香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指的亡灵不是白玉楼那些亡灵,居住在白玉楼的亡灵根本就没有实,说它们为幽灵更合适些。然而它们,对,是它们……”伊吹萃香开始哽咽起来。
       “萃香,怎么了?”灵梦的眼里满是不解。
       伊吹萃香轻轻地抚去眼角的泪水接着说:“鬼族曾经和它们进行一次殊死较量,但是每一个死去的同伴却会变成它们的奴隶反过来对抗我们。那一次,鬼族差点遭到灭顶之灾。虽然说它们战败,我们鬼族也一蹶不振,否则,你们人类哪里能够退治我们!”
       “既然你们能够打败它们,为什么害怕它们?并且,本小姐表示,退治你们不是很难,那么被你们打败的‘它们’就应该不是很强的。”博丽灵梦很轻松地“安慰”着伊吹萃香。
       伊吹萃香冷哼一声,不对博丽灵梦的“安慰”作任何评价地说:“它们不是我们击败的,它们只是觉得我们太弱了不会阻碍到它们扩张的脚步才放弃了和我们的战斗。你无法理解是因为你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出生,甚至连博丽大结界都还没有张开的时候!”
       “它们需要肉体,却又可以不顾肉体的损失做出任何事情,按照我们的族长所说,亡灵们只要它们的核心不被摧毁,根本就不会死!只有亡灵能够互相看到对方的核心,要我们来做的话只能将它们轰成渣才能够彻底杀死它们,否则即便它们只有嘴巴了,都会来咬你!!”
       “哈?那也简单,直接用阴阳玉砸扁它们就可以了,怕什么,有我罩着你呢。”博丽灵梦拍拍那个平坦的胸说着,显得她自信满满。
       “那么,这次的瘟疫,你可以将‘它们’砸扁吗?”伊吹萃香反将一军。
       “这……”博丽灵梦一时语塞。她挠了挠头说:“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找到它们的执政官,并击败它。让我想想……”伊吹萃香托着下巴,努力回忆着什么,“它们的执政官,在我们那个时候叫休伯特·斯卡雷特,现在是谁,也许就不是他了。”
       “斯卡雷特家族吗,蕾咪应该会知道的,有时间我去问问她。诶,萃香,怎么就走了,不蹭酒喝了?”博丽灵梦拉住伊吹萃香。
       “不用了,看到了这个东西我已经无法再喝下一滴酒了,再会。”说完,伊吹萃香便消失了。
       “嗯~~先去蕾咪那看看,也许会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嗯,对先去蕾咪那。”灵梦打了个响指,便带着“我是天才”的想法飞向了红魔馆。
       “啊~~~~好好吃~~”于是博丽灵梦又一次看到了中国在红魔馆的门口站着睡觉,然后被十六夜咲夜爆头……
       “嘛~~灵梦,是来找我玩的吗?”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双眼放着光……(大小姐,你的威严何在?)
       “不是啊”博丽灵梦挣扎着挡开了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咸猪手,“我是来问你一件事的。”
       “嘛~~先陪我到房里去High一把再说~~”说完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往死里拖着博丽灵梦的双脚想把她拽进她的闺房里。
       “放手……啊!够……了蕾米!我是真……的有事,要不等异变解……决了我再来陪……你玩吧。”博丽灵梦紧紧地抱住柱子,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出来。
       “那,你必须来哦~~否则我就会把你的神社给拆了哟~~”
       “……”博丽灵梦表示鸭梨很大。“是这样的,可以告诉我休伯特·斯卡雷特的事情吗?”
       “嗯?灵梦,为什么你要问我曾曾曾祖父的事情?”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觉得很奇怪,因为他的曾曾曾祖父仅仅存在于她的长者给她说的故事里。
       “呐,是这样的,%#@¥&*……”于是灵梦把这次的瘟疫异变以及伊吹萃香对亡灵的恐惧等什么的都和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说了一遍。
       “抱歉,我无能为力。”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我的曾曾曾祖父已经淡出了我的记忆了,我所有的记忆只有是我的长者和我的Watcher——阿克斯特·爱巴丹。长者就不用多说了,他是给予我初拥的吸血鬼。但是我的Watcher——阿克斯特·爱巴丹可是执政官!”
       “执政官?什么意思?”灵梦不解。
       “呐,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地区的最高统治者。她虽然说在驱逐吸血鬼,很奇怪的是,她对我们斯卡雷特家族却尊敬有加。”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努力的回忆着,“她所存在的世界正是亡灵的世界。但是,谁也不可能再回去或者从那个世界出来了啊?怎么会出现亡灵的骨头?”
        “喂!这正是我问你的问题啊!!别给我反问回来!!!”博丽灵梦略带不满地说着。
        “萨~~谁知道呢?呐,灵梦,不来一发吗?”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继续向博丽灵梦伸出咸猪手。
        “还是算了吧,再见。”说完,博丽灵梦向风一样绝尘而去……
        “去问下紫吧,蕾米……”博丽灵梦还没有想完,心中已经翻起来惊涛骇浪……
        “亡灵吗?那么只要去教训下幽幽子就完事了嘛~怎么又来妨碍我睡觉啦~你不知道睡眠不足会长皱纹的~”八云紫开始使坏。
        “别闹了”博丽灵梦心中一阵恶寒(紫妈,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岁了……),“紫,我给你看个东西。”说完,博丽灵梦拿出来了那一小块腿骨。
        “啪嗒”八云紫手中的扇子掉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和伊吹萃香一样的惊愕的神情。好一会儿,八云紫才回过神来。八云紫捡起地上的扇子,叹了口气:“不是很久以前被永恒边境分离开这个世界了吗,怎么会……”
        一种似曾相识;
        一种难以释怀;
        一种噩梦经历。
        八云紫的眼角竟然挂着泪水,作为幻想乡的强者、作为能和神都可以一决高下的她竟然会如此……
        只记得一瞬间,鲜血将金色的明日染成猩红的残阳;
        只记得一瞬间,暴力将美丽的天空撕成破败的碎布;
        只记得一瞬间,魔法将坚固的时空击成惨白的沙砾;
        只记得一瞬间,死亡将安逸的乐土变成永远的记忆;
        ……
        肃清所有的生还者;
        消灭所有的知情人;
        毁灭所有的“记、宪、本”;
        终结所有的原历史;
        ……
        无人生还;
        无一知情;
        无法记录;
        怎敢回忆?
        “灵梦,也许你将会碰到比我强大许多的敌人。它们叫不死亡灵,至于现在它们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它们和白玉楼的亡灵完全不同。它们是本体死亡后的一种带有特殊情感的灵魂附在肉身上的生物,如不摧毁其核心,根本就不可能将其杀灭。”八云紫极其严肃地说着,同时扶着额头,安抚着自己。
        博丽灵梦只好离开。
        “阿求,可以让我看看求闻史吗,让我找找看是否有不死亡灵进入过幻想乡的记录吗?”博丽灵梦找到埤田阿求并急切地问她。
        “亡灵?白玉楼有很多啊,干嘛来找我呢?”埤田阿求很是疑惑。
        “不是的啦,紫说和白玉楼的亡灵不同啦……哎呀,谁!?竟敢偷袭我?!”博丽灵梦话说到一半,一卷不明物体砸在了她的头上。她捡起来一看,立即就明白了。“射命丸文!!看我不把你的毛全拔下来做鸡毛掸子!!”博丽灵梦愤怒地朝天咆哮着。
        埤田阿求向博丽灵梦要来报纸并将其摊开,当她们看到报纸的封面上的那副不是很清晰的照片时,她们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谁啊,这?”只见照片上模糊可见一个穿着大黑袍子,扇着一对巨大的黑翅的神秘人物,下面则是射命丸文对其的描述:“在幻想乡西北角出现的奇怪生物,不属于任何已知的妖怪或神明。速度奇快,连我都无法追上。它向西北角那个被毁坏的城市飞去,目测该生物出自那里。”
        “目测啊,看样子文文的报纸永远都是各种……不说了。”博丽灵梦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文文的移动速度应该是相当快了吧?她都追不上的东西,你不觉得奇怪?”埤田阿求提示道。
       博丽灵梦听后立即起身,并准备朝那里飞去。“别急啊,那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很大的冲突,并且冲突双方可有初代巫女参加,那些东西很不好对付。”埤田阿求连忙拉住博丽灵梦。
       “母亲大人吗?我倒要听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灵梦坐了下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大结界展开初期,各处并不稳定,有些穿越的和漏出的并不是很奇怪,只要及时纠正了,在大体上不存在问题。但是不久以后,来自于西北角的一股强大的冲击撼动了大结界的根本,初代巫女连忙骑上玄爷(一只大乌龟)飞了过去。
        大量的灵魂在那里爆裂,由此释放出来的能量攻击着大结界。任何东西都有它的极限,博丽大结界竟然在连续的攻击下出现了可怕的裂缝。再这样下去,博丽大结界终会毁灭的,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始作俑者就是居住于这个被暴力摧毁的城市里的丧尸们,它们不知为何陷入狂热中,竟然粉碎自己的核心来化为力量用以攻击博丽大结界。
        “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如果博丽大结界毁灭的话,对你们来说不也是一种威胁?”初代巫女高声喝道。
        “博丽的巫女啊,这不关你的事,执行官要求的,作为奴隶的我们只能无条件接受。”一个失去了半边脸的丧尸这样说道。
        “不关我的事?这个结界就是幻想乡的根基,我作为幻想乡的守护者,这会不关我的事?”初代巫女很是恼火,但是她还是想着和平地解决问题,因为这些生物也将成为幻想乡的居民,即便它们十分地丑陋。
        “博丽的巫女啊,我们无力反抗执行官的命令,如果有其他的办法,我们也想入住幻想乡啊,可是您要是继续阻扰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就是敌人了。”一声清脆的女声传来,这个少女与其说是丧尸倒不如说是活人:留着齐肩的长发,穿着布制的寿衣,一脸淡漠地注视着初代巫女。但是她和那些丧尸一样,身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那我们也没有选择。”从间隙中跳出一位金发的少女,她外貌精致,就像一件唯美的艺术品,头戴一顶很特别的百褶帽,上面用红色的丝带系成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身穿一件紫色的连衣裙,手持一把小巧的遮阳伞,脚着一双光鲜的皮鞋,显得十分高贵。
        “八云紫?你怎么来了。”初代巫女很惊奇。
        “难道这个结界就是你一个人的吗?”那个叫八云紫的少女反问着初代巫女。
        “……”初代巫女一时语塞。
        “献祭吧,把灾难降临!!”那个穿着寿衣的少女指挥者丧尸开始了恐怖的召唤。烈焰从地上喷射而出,丧尸们纷纷跳入火海中,完全不顾自己是否被火化成灰。
八云紫和初代巫女还没来得及阻止,恶魔之门被凭空地召唤了出来,那些灾难的代言人通过这扇们穿过位面重现于世。
        这些地狱使者可都是狠角色,但是八云紫和初代巫女又怎是易于之辈?交战一触即发。

美丽总会被毁灭,但是我愿意陪伴你身边,直到永远
离线姆Q最萌
发帖
6
樱饼
14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2-08
更新的好慢啊,希望楼主不要TJ
最爱姆Q,最爱姆Q,最爱姆Q,最爱姆Q.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