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39阅读
  • 1回复

【嗯总之是非东方】梦境·晨星之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5-24
梦镜•晨星之舟



你不觉得地下铁的世界,就如同一座迷你宇宙一样么。
每个亮着柔白灯光的地铁站台,都是这深邃海洋般的宇宙中如岛屿般零丁的小行星。站台之间的隧道里若隐若现的昏黄光芒,好似来自遥远的宇宙彼端的星光。而那一条条铺展着冰冷铁轨的地下隧道本身,则仿佛星系之间孤寂而迷幻的无比漫长的通途。
它们的长度以百亿光年计。

第一站

温顺的湖蓝色的墙壁刻着深深的十字纹理,墙壁上用耀眼的金色描绘着硕大却模糊不清的字眼,大抵是站名。上行和下行的轨道被这站台上的高墙隔在两侧,墙的一侧,电动扶梯的对面,是贩卖速食和报刊的24小时便利店。许多面容仿佛被雾气覆盖般模糊的人们来回穿梭,拖着清冷的轮廓。
梁左叶就站在便利店门口,把视线穿过那些闪动的人影,向里面呆呆望着。长长的地铁靠站,分隔着轨道区域和站台区域的屏蔽门和列车的门一起打开,传出悦耳的机械咬合声响。她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般,忽然抓起货架上的一袋牛角面包,便头也不回地逃了开去。
其实她本不必逃的如此慌张。
因为从来也不曾有人注意到她。

她径直奔向随着车门一起关闭的屏蔽门,站在门前平伸右手示意乘客不要抢入的乘务员表情漠然地没有看到她,地铁开始启动,加速,甩下呼啸的声音离开站台,左叶却全然不顾地纵身跃起,向早已完全“秘封”的屏蔽门跳了过去。
少女的身影一瞬间变得半透明,穿透了那贴着斑斓广告的玻璃门,然后轻飘飘地下落。
赤脚踩在轨道上,感觉冰冷与黑暗一起穿透了皮肤,侵蚀进血液。

道中

梁左叶常常觉得这条隧道永远也不会有尽头。
自己跳下来的那个站叫什么?现在的自己又要走向哪里?她都完全不记得了。她只是在隧道边缘供维修人员行走的步行道上慢慢走着,头顶每隔一段距离亮起的灯光(星光)照在脚下的狭窄道路上,形成了光与影的整齐序列,随着自己的前进而匀速滚动着,牛角面包被吃光了,她把包装袋向前抛出去,袋子的形状在视线中忽然消失又出现,简直就像黑白电影的蒙太奇。
没有声音,没有气息,几乎连时间的流动也已停止。
而徘徊在这里的自己,是幽灵么?
在这样的光影交错的阴湿的密封空间的空气里,左叶微微有点晕眩,不过即使是这样的状态,她也早已熟悉得很了——确切的说,那是每次都会出现的事情。每次每次这种感觉从体内萌芽的时候,就意味着这次的旅程,已经走完一半了。
只要坚持着,不要再一次陷入昏睡并且做梦,就能顺利地到达下一站(小行星)了。

左叶闭上眼睛定定神,不敢深呼吸,这里的陈旧空气吸的太多只会让自己的意识更模糊。等到确定自己终于能保持住身体平衡之后,她才再次慢慢睁开眼睛。
她的视野里,半黑半白的世界里,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咦?”
左叶震惊的几乎以为自己产生幻觉,冷汗像小虫一样沿着后背的蝴蝶骨弧线向下爬。
她从未在隧道区域里见到过除自己外其他的生物。更何况,这个人的面容,在自己的眼中,竟是如此清晰。
不同于在任何一个站台见到的那些面容模糊的人类,即使在这种昏暗的星光下也纤毫毕现的清晰。
这个穿着青色卡其布制服,有着清冽眼神的,修长身材的美少年。
冒着冷汗的同时,又有点心跳加速。

“很幸运在这里碰到你。这位小姐。”
大脑正处在空白期的左叶,在意识里印上了从少年那里传来的开场白。那声音直直地穿透了隧道远处此刻隐隐传来的隆隆声,让她总算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她终于能够对少年说出第一句话:
“你……是来这里,寻短见的么?”
“……”
少年脸上一瞬间露出看到呆子般的表情,原本的优雅姿态一下子荡然无存,笑的弯下身去。
“哈哈……这绝对是我听过最有趣的见面台词……真是败了……”
瞥见左叶微微嘟起嘴露出不快的神色,少年识相地正色回来。
“咳咳,姑且认为你确实是不知情好了。我究竟是不是来寻短见的,要不要见证一下。”
少年说着,忽然探身向前,拉起左叶的手。
黑暗隧道的远处,两道环形的光芒骤然亮起,映出了隧道四壁的拼合纹理。
左叶来不及反应,甚至连睁圆眼睛这件事情都还来不及做,便被少年拉着跳下了步行道,金属的冰冷又一次蔓延入了她的身体,紧接着地铁列车奔腾而过的轰鸣声,一下子淹没了二人所在的空间。

左叶眼前的场景蓦地如每秒一帧的动画版跳跃前进,地铁穿透着自己和少年的身体,面前少年的身影和自己一样是半透明的,明亮的车厢灯光连成长河,站在“高处”的人们快速地向自己冲来,又呼啸着远离,没人会低下头发现他们的伫立。是的,他们都和自己无关,也从不曾注意到自己,无论任何时候,都一样……
任何时候,都一样。
一直到地铁早已将远离的声音拖成减弱的尾音,左叶才勉强回过神来,周围又再次陷入安宁的黑暗。少年已转过身面对着自己,依然拉着自己的手。
“怎么样?这如过山车般一闪即逝的奇妙体验?在这里,我,和你,也都只是如幽灵一样游离着的存在哦——梁左叶小姐。”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左叶再次陷入震惊,梁左叶,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了?这样的字眼在她的脑内像被粗暴拉伸的图像一样放大成杂乱的点,她竟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条件反射地生出的恐惧。
快逃。那个恐惧感告诉自己。

“呀!!!”
她尖叫着甩开了少年的手,向后退了两步。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大变态!”

“……”
制服少年看着少女忽隐忽现落跑的背影,苦笑起来。
“我明明有带刚换洗好的白手套……”

梦境一

跑的气喘吁吁的左叶,终于再一次地,晕眩的感觉变得无比强烈。
都怪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左叶无力地想着,本来这次有机会清醒着走到下一站的。
看来又失败了。

醒来的一刹那,倾泻进朦胧双眼之内刺眼的自然光让左叶一肚子起床气。她揉着眼睛坐起来,四下打量,是个铺着灰色长条砖的,背景是有透明的橱窗和高傲的塑料模特儿的,清晨的街角。
尚未熄灭的街灯光芒映入她的瞳孔,突如其来的寒意让她不由得缩成一团。真是个让人讨厌的梦。
这一次,又要在这里徘徊多久呢。

尽管是从一大早就开始繁华的街道,但这里对自己来说,却仍然空旷的可怕。没有天花板的空间,比站台的两排屏蔽门之间的距离更宽阔的道路,更密集的冷漠人群,更杂乱喧嚣的声响,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来由的让身子紧张的发抖。
然而,身体仿佛却对这样的场景有种本能上的熟悉。腹内感觉到饥饿,脚步自动地挪动,慢慢经过一个街区,大型商场的正门左侧,是一家泡芙店,鹅黄色的招牌上写着“胡须爸爸”的字样,现场制作的泡芙刚才出炉,一团团在货架上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味。左叶低下身体,从许多双腿的缝隙挤进去,一只甜点便忽然在自己的面前了。她的目光有些发直,右手便无法控制地向前伸去。
“喂,小丫头!”
一只手伸过来,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她触电一般把手抽回来,那只手也并未紧握,手的主人随即弯下腰来,她又惊又怯地抬起头,又是和周围的人不同的,无比清晰的面孔!——留着长长马尾,猫咪一样的眼神,穿着不知哪里的中学制服的漂亮女生。
“就算饿肚子,也不要偷人家的东西哦!”
像是在训斥她的口气,左叶的心里忽地再次起了恐惧,一如在隧道中遇见那少年时别无二样,她慌乱地转过身,钻出西装裤和皮鞋的丛林,如受惊的小兽一样逃走。
一口气奔出数百米的左叶终于没了力气,一滴汗水划过脸颊,她抬起衣袖慢慢擦掉,忽地仿佛有一道光芒划过脑海,她想起了什么。
方才那个场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仿佛在自己过去的梦境中曾经经历过一般的场景,幼年的,流浪的自己在街头偷食充饥,以及那个早上,被发现,惊慌的逃走。但是,又有什么不一样。
另一个场景中,捉住自己的人,似乎并不是那个猫眼的少女。
而是……
头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左叶用手按住太阳穴,仍然觉得天旋地转。
是因为自己跑的太剧烈了吗。

就在左叶意识从这个虚假的世界中抽离的时候,她在最后的混沌中,终于多忆起来了一点。
是了,那个捉住自己的人,不是一个。
而是两个。

第二站

新的站台,终于完全占据了左叶的视野。
结构上有着与上一处相似的设计风格,然而弥漫在墙壁上的色彩,却和之前大相径庭。
火焰般的,仿佛在朦胧的雾气背后熊熊燃烧起来的红色。
左叶站在铁轨上,那展台的边缘正对着自己的前额。她后退几步,开始助跑,双手按定站台边缘借力一弹,顺利地翻上了这红色的“小行星”。
穿过屏蔽门的刹那,她隐约意识到方才在隧道里仿佛发生了什么。但又记不起来了。
连梦的内容也一起忘记了。

同上一站不同,这里人烟稀少,与狂热色调截然相反的安静,站台内仿佛有依稀的白雾在飘,无色无味,成分不明。几名站台人员无聊的来回踱步,一言不发。疲惫的左叶经过两个工作人员身边,打算去长椅上休息,却在经过第二位的时候被一只套着白手套的手臂挡住了道路。
“梁左叶小姐。”制服美少年笑的诡秘,“又见面了。”
左叶吓得向后退去。“变……变态家伙,你跟踪我?!”
少年笑起来,“要是跟踪你的话,在你昏迷的时间里岂不是要无聊死了。我可是早就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到来哦。”
“你……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变得这么不安。
为什么要,打扰我的世界。

少年听着左叶无力的语气,忽然像发现了什么,眼睛亮了一亮。
“哦?你刚才说‘你们’?”少年捏着下巴,“看来在我的引导之下,被‘秘封’的记忆真的稍微泄露出了一些呢。这屏蔽门看来也不是那么牢的嘛——或者是你自己的心,已经在慢慢地产生动摇了呢?”
“你在唠叨什么!”左叶不耐烦地喊,“我又听不懂!不要对着我说!”
“哎呀真是个浑身带刺的小丫头……”少年皱起眉头,“果然是那段流浪的经历,对性格造成的影响么?”
忽然有什么字眼在左叶的脑海里炸开,她的耳朵嗡嗡作响,意识里霎时一片空白,她只机械地喃喃着少年说过的那两个字:
“流……浪?”
最后一个字,滑出口中的瞬间。
整个红色的站台,猛地如地震般剧烈震动起来,左叶惊恐地抓住身边少年的胸口,感觉少年的双臂环护了自己。支撑顶棚的柱子生出断裂的纹路,站台边缘的屏蔽门整个扭曲了起来,白色的蛛网在厚厚的玻璃表面快速蔓延,各种各样可怕的刺耳声音混杂在一起,在站台里狂冲乱撞,然后一切又在同一时间安静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几乎可以用“辉煌”来形容的巨响。
——隔开站台和隧道的屏蔽门,在耀眼的光芒之中,轰然迸碎。
有如海啸一般的气流从隧道里涨上来,淹没了站台,尽管被少年抱在怀里,左叶的身体仍然被它猛烈的挤压着。她几乎窒息,然而更可怕的,是随着那气流闯入她大脑内的东西——竟是数不清的记忆!重复着的、轮回着的隧道之梦的记忆,一段段梦境在脑中拼合,连成了疯狂转动的走马灯般的影像。她睁大眼睛,尖叫的歇斯底里,只听得少年在耳边不断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渐渐地,那声音竟变了,变成了仿佛熟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继而又有中年女子的声音加入进来,是温暖的感觉吗?是温暖而让人恐惧的感觉,她想要逃离的,就是这种感觉。
她在即将坍塌的站台中,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梦境二

又一个重复的梦,从头开始。
自己在这个街角如野猫一样瑟缩着,已经第几天了?她已不记得,重复的日子让人失去了计数的能力。这样的流浪,又要持续到何时呢。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流浪”,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她仍隐约记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抛弃,他们把装着她的篮子扔到亲戚家的门口便不知所踪,自己便开始了被收养的生活。然而,一开始的热情关爱随着时间推移便变成了嫌弃和冷漠,连父母都不高兴养的小孩,就是没有被养的价值的吧。于是被从一家踢到另一家,热情与冷漠如轮盘一样不断重演,不记得是第几次的时候,她终于再也无法忍受。
于是结束了在不同亲戚的家庭之间的“流浪”,开始了真正的流浪。

至少小小的她可以不被陌生的路人注意,不被注意就不会有情感,不会有热情也就不会有冷漠。
她在街区之间无声地徘徊,靠偷窃街边小店的食物维生,这个街区的店都偷过了,就换下一家。
然后就是那个,在泡芙店的香气之中,被捉住的清晨。
她一开始并没有跑掉,而是惊恐地无法动弹。太久没有人注视着她了,太久没有人对她说话了。
“这孩子年纪这么小就一个人流浪呢。”中年女人的声音,温柔与关切的,听不到一点责怪。
“眼神不像是骗子之流……是真的被人遗弃了吧。”是女子旁边的中年男子在说话,“真是可怜,福利机构都在做什么?”
“总之我们先带她回去吧?”中年女子探询的口吻问着男子,“让她洗个澡吃点东西,再想办法联系她的家人?”
回去……家人……
女子的话在她脑海里模糊成仅有的只言片语,如关键字指令一样在脑海里引发了条件反射。我不要……脑海里有这样的声音在操控着自己。
她用力挣脱女子的手,趁她们来不及反应,什么也不顾地逃走。

她逃到背对背的两排高楼之间,用来暂时存放垃圾的地带。平时不会有人来这里,她的情绪总算平静了,脚步放慢下来。
“为什么逃?”
从上方传来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抬起头,面前的垃圾桶金属盖上,竟站着那个猫眼长马尾的少女。她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
“已经放弃一切希望了吗?连开始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和你无关!!!”她嘶哑地大喊,眼中不自觉流下泪水,声音在狭窄的巷中荡起回音,楼间风忽地吹起,迷了她的眼睛。抬头再看,少女已消失了。
梦的发展,到底要指向哪里?

这场梦的场景忽然切换了。一转眼间,竟已是寒冷的季节。
无论是哪个街角都已经稀有人烟了。白色的刀刃仿佛的雪片一层层覆盖在她的身上,她奄奄一息,寒冷的感觉已经消失了,没有一个部位能动。只觉得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越来越无边无际。
这就是这个梦的终结吗。
“不,”少女的声音在她脑内响起,“还没有结束哦。”

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却仍旧是白色——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很快钻入鼻孔,是个暖和的房间,穿着白大褂的人在她面前查看,说着什么,然后纷纷离去,只留下一个护士打扮的女生站在她身边——不出意料地,是那个猫眼少女。
“因为冻伤,你差点就送了命。”少女定定地看着她。
“送你到医院的……不用我说你也猜得到吧?性命保住了,但是今后你,或许已经无法行走了哦。”
见她一言不发,少女转身向着挂着洁白窗纱的窗子,无奈地叹气。
“就算这样你还是不会后悔当初对那只伸向你的手的逃避,对吗?于是,现在的场景,对你来说,是报应么——抑或,是新的契机?”
“和你无关。”左叶喃喃着。
“我倒是希望和我无关呢。”少女的声音,“梦神候补第一次任务就这么棘手也真是倒霉催……啊你就当没听见这句吧……虽然只是复现性质的梦境,你也应该记得的吧。那对夫妇,自从第一次遇见你之后,对你的‘跟踪’?”
是的,左叶当然记得。在自己第一次逃跑之后,便总是能“碰巧”遇见那两个人,碰巧带着自己需要的食物和用品,送到自己面前。一开始的她自然都是恐惧地逃走,然而那些东西毕竟有太大的诱惑,于是她终于开始接受了他们的救济。他们总是在放下东西之后和自己聊几句就立刻离去,像是害怕再次惊吓到自己一样。
渐渐地,和他们在一起变成了不错的事情。但是自己从没有期待过他们的下一次出现,她发誓。
“后来你曾经去过他们的家吧?”女生坐在床沿,在她的回忆中插入导引的楔子。
“嗯。”
那是数不清第几次的见面之后,他们终于提出让她去做客的邀请。她犹豫再三之后答应了。踏入那个温暖的家门的时候,左叶浑身的每个部位都在僵硬着,因为紧张,因为过于久违。
她了解到那对夫妇没有孩子,十几年来一直都是二人的生活。他们并没有在那一次就流露出要将她收养的意思,但她毕竟不傻。
即使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名为“家庭”的温暖仍然让她迷醉,然而,新的温暖过后是什么?向更远的未来望去的视野里仍旧是一片灰霾。
“不可以更靠近了。”
“靠近之后,万一又只剩下伤心的结果,那就连现在这一点仅存的幸福也要失去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逃避他们的身影。不再用目光迎接他们的出现。但是这种逃避,似乎反而让他们更心急,在这个城市降了第一场雪的那天,他们终于对自己提出了要求。
“天气冷了,你总是在外面也不是办法。”
“要不要,跟我们住在一起呢?”
不要。
心里的恐惧,终究还是占到了上风。她不要。
她在那个雪夜逃了出来,躲到了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她听到他们的呼唤,却紧紧缩着身体,捂住耳朵,不看不听。
直到,堕入无边的梦境。

“他们,要进来了。”少女忽然说道。
门口传来脚步声,她熟悉的,沉重的轻盈的,曾让她每次听到,都条件发射地在心中生出期待的脚步声。她能在上百人的人流中,将那两个人的足音,清晰分辨。
“如何?”少女直视左叶的眼睛,“要面对吗?要醒来吗?”
左叶颤抖着身体,不知是摇头还是点头,向白色的被子深处钻去。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
“喂,34——”少女轻喊,“在‘下一站’见面吧。”
左叶眼前的画面忽然向中心扭曲成漩涡,天旋地转起来。

第三站

白色的,纯净的白色的站台,两旁没有屏蔽门,站台上白色的光芒直渗透进隧道中去,被少女称为“34”的少年,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辛苦了,许音梦。”少年对那猫眼少女说着,“引导的工作完成的不错。”
“累坏啦。”叫音梦的少女摸摸左叶的头,走到少年的身后去,“接下来……”
少年摇摇手,制止音梦说下去。然后他对着不知所措的左叶,俯下身来。
“左叶。”少年的声音如同神秘的咒语,“你在这个梦里,已经停留的太久太久了。”
“什……么意思?”
“还没有意识到吗?”音梦叹气的声音,“做梦的人也可以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的吧……”
“你在这个世界里,徘徊了多久,真正的你就沉睡了多久。”少年把一个手指竖到左叶眼前来,话语在继续,“这个没有尽头的地下铁世界,就是,你的梦世界。”

因为冻伤而昏迷的她,一直都拒绝着醒来。只因她知道是谁发现了她,将她送到医院。
如果醒来的话,就不得不面对选择。让她痛苦的选择。
因此,她才停留在了梦的世界里。她的潜意识,创造出来的供她遗忘,供她逃避的,精神世界。
她关于现实世界的记忆,被封存在了屏蔽门之外的隧道里,她在隧道中以“做梦”的方式回忆起来的事情,都会在经过屏蔽门的时候被隔绝在隧道之中。只要她一直流浪下去,这里的时间,就会一直静止到永远。
然后,就是34号梦神少年,和梦神候补许音梦的介入与引导。所有的记忆,终于重新回到了梁左叶的身体之中。

“想要看一眼吗,他们的面容?”少年轻声问,“这是你的世界,只要你想,你就能看到。”
我……想要。
左叶抬起头,白色的站台背景中,真的出现了如电影荧幕一般的,流动的真实的画面。
那是她每次的隧道梦境里,都会出现的面容。只是何时,竟已变得苍老了些许。
面孔坚毅的男人,有着温柔眼神的女人,正看着昏迷中的自己,对自己说着话。她听不见内容,只看到嘴唇的翕动,泪水却已无法控制地决堤。心中有一种迅速膨胀的痛楚正在鼓动,仿佛要冲破身体。
但那种痛楚,并不是恐惧和悲伤。
而是——思念。

足以带给人所有的勇气,让人义无反顾的做出选择的,强烈的思念。
“拜托你们。”她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请让我……醒来……”
再也不要让他们担心下去了。
她其实一直都清楚的,自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在明处也好,在暗处也好,他们都在守护着自己。
对一个明明没有跟自己任何血缘的孩子,对一个无论是亲生父母还是亲戚都不愿疼爱的孩子。
“我们什么也不需要做呀。”少年温柔的声音传来。
“都说了,这里是你的世界嘛。”许音梦说道,“抬头看看,这就是你的意志哦。”

左叶反射性地抬起头。
她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白色的站台,正从最顶端开始,崩解。
天花板顶层交错的管线,星斗般分布的照明灯,白色的墙壁……分裂成细小的一片一片,缓缓从原本附着的地方飘落,就像一场极宏大的色彩的雨,落向脚下无尽的空间之中,漂浮于这个迷你宇宙中的世界,很快就要消失了。背景的深邃黑色尽头处,她看到了一点遥远而明亮的星光。
就像是黎明前的黑夜里,预言着破晓的晨星。
“去吧。”少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转过身,看到音梦也在微笑着向她挥手。
她破涕为笑起来,迎向那颗星,让它的温暖光芒渐渐将自己覆盖。
是你们吧,能带着我通向明媚的彼岸的,浮舟的主人。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阿里象qpj
发帖
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3-11-1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