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346阅读
  • 4回复

【乙女纪行】我的船长我的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琴瑟琵琶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5-20
春困,夏乏,秋无力……沉睡的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似乎是缺少爱,也或者是新版规之后在寻找自我的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
以前,长的3年前,短的1个月,写下来的故事,即使拙劣,却也没有一个能迎来结局。
烂尾的故事对于主角来说或许是一种幸福。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是可以改变的。
但这对于一个文区新人来说,明显的不负责任。

西瓜现在最缺的,也最想要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诚信。
看完吴叶的楼,牧师引用了我曾经作为立志标准的话,“挖坑,不抛弃,不放弃”(好像再次扭曲了……)
我感到非常愧疚。

虽然我写文的水平不如各位大神,但我却第一个背弃了自己立下的原则。
与其在这里道歉反省,还不如做点实在的事情吧。


写文是为了什么……
看了新版规后,虽然再此没能给大家留下什么好文,但作为文区群一名永远的学习者,作为西瓜,我有很多话想说。
蕾丝和2小姐在吴叶那楼里提到过,不想让青春被无意义的吹捧和水贴灌满。也许正是因为文区“这样”的回帖太多,才另某些人动怒,让现在的大家看帖而不敢回。

但是我相信两点,其一是,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同人,文区大部分回帖,都是真诚的。
其二就是,真正静下心来看完文章之后,是不会回出无意义的感想的。
[ 此帖被琴瑟琵琶在2010-05-20 18:00重新编辑 ]
不想长大的西瓜……
好想要一个可以撒娇的怀抱……
好想要软乎乎的抱枕……
好想要……
蓝蓝蓝蓝蓝蓝大人……我……我要你!
离线琴瑟琵琶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5-20
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因为她有着两只诡异的瞳孔。
一只,是冷澈的蓝色。
一只,是狂气的红色。
她不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直到她长大。
仿佛见了妖怪一般,邻村的孩子惊慌失措的将她赶走,
石块,拳脚
离去与冰冷的背影。

都说我是妖怪……我就真的去做一个妖怪好了!

有着两种瞳色的少女,从此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诶,你们知道吗,后来啊,她又回来了。」茶座里,一个看似富商的男子,对着靠上来的艺妓神秘兮兮的说道。忽然,他堆满脂肪的脸往下一沉,
「真的变成了吃人的妖怪……」像一个被绞死的人般吐出湿淋淋的舌头。

惊悚的尖叫没几秒,就被夹着抱怨声的嬉皮笑脸取代。「你这个坏家伙!点灯!点灯啊!」

一侧的坐上,一位有着淡紫色头发,衣着正统的少年在昏暗的灯光下书写着什么。对于眼前的显贵,还有争先恐后奉承他的那帮喝醉了的艺妓,入神的书生显然没有什么兴趣。

我坐在木头栏杆上,时不时的看他一眼。要在这酒气熏天,堆满了乱糟糟的人群里注意到他的存在还真有些困难。


可一旁的某位坐不住了。兴许是寂寞,或者酒后的乏味无聊,不说话就绝对会憋「死」的她晃晃悠悠的凑上去就要搭讪。
她,一身舞姬打扮的小町,我习惯称她为「那家伙」。

座上的少年就这样旁若无人般的写着写着,直到感觉到有异物已经靠的离自己近的不能再近……

「啊!」

啪嗒。毛笔猝然落在木卷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点。

望着脸旁一颗突然出现的女孩子头颅,少年显然吓得不清。不过还好,这颗脑袋还安然的长在主人的脖子上。

「这里是酒家,风月场所耳……不太适合读书人哦。」

「嗯,其实……我只是一个故事猎人呢。」

「故事猎人?」

「就是把坊间关于妖神的传说谣言都整理起来,翻着看也会很有趣吧。」少年掩口而笑,「这个地方这样的东西有很多呢……可能的话,我要出一本书……」

「别假正经了,来到这种地方的男人,多半是为了这些吧。」
一旁享受着安逸夜景的我瞥了小町一眼,那家伙,嫩白的胸部正躲在散乱敞开的和服后犹抱琵琶半遮面……
「嘛嘛……没怎么读过诗书礼义……不太会说话啦……见笑,见笑咯。」

「小姐……能把它拿开一点吗……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

话是这么说,但书生的眼睛却神不对口地直愣愣地看着小町的双峰。

「呔……这家伙……」

我下意识地揉了揉胸部干瘪的衣服,两只眼睛,蓝的也好红的也好都快发绿了!

扭过头去,想闭目养神却被嘈杂的舞乐声搅了个心烦意乱,我只好呆呆的望着拿自己经历的那点微风细雨就把小孩子哄得倾倒膜拜的小町。哼!要不是你的老爸有先见之明把你送去习得一点礼乐教化才有今日,不然,你也就是一颗烂在泥田里的黄花菜嘛。





「闪开!闪开!」

一个官吏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掌柜的,还不快迎接掌簿大人?」

「是、是……小的马上……」



在一帮仆从前呼后拥的簇拥中,一个看上去就知道是达官显贵的中年男子走进了酒家。

「真是的,要落草这么简陋的破地方……」官吏冲着店小二招了招手,「喂!愣着干什么?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歌妓叫来陪侍大人啊!」

「不必了。」

公卿止住了手下,对着一旁的小町殷勤地问道,「小姐,如果不嫌弃的话……」

「诶?我吗?」

显然,谁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好,大人,上面请……」看着仆人匆匆地引着公卿,还有舞姬小町走上了楼,这下清静了,可以睡个好觉了吧……呵……


……生人的气味?

我睁开眼,方才的少年,正以靠的不能再靠近的距离盯着我的脸。

「啊啊!」如同遭了蛇咬,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缩了回去。「你……你在看哪里!?」

「……」

不由自主地,我抱起双臂,拉了拉有些露出的私处。

「红色的,还有蓝色的……」他低头看了看方才录下的文书,「诶!莫非你就是那妖……噗……」
我迅速地捂住了他的嘴,压低了嗓音。
「喂喂,你说什么呢?这样就说人家是妖怪也太失礼了吧?!」

「小姐……我没有贬低妖怪的意思啊……」

我扒住他的肩,靠在了他耳边,用诡异的语调悄悄地送给他一句话。

「你眼前,是一个货真价实如换包假的妖怪,嘿嘿,等着晚上被吃掉吧~」
「开玩笑而已」我正想这么说,眼前的少年,却丝毫不为所动。

「你不会这么做。」

「……」

「至少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喜欢吃人作恶的妖怪。」

「身为妖怪的话,吃人,就一定是作恶?你会为吃下日常必须的饭食而感到罪恶么?你会有闲情和一块寿司卷谈古论今么?接触妖怪的话,就应该从妖怪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哟~」

「哎?」

「最后说一句,我~本小姐可不是什么妖怪!现在的人真是……」

然而,我撒了个谎。
在这样的环境里,随便向人类暴露自己妖怪身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眼前一眼识破我身份的少年,很可能就是阴阳师的弟子什么的。
不过他说的很实在——我对于人肉,没有什么兴趣。

人类?不久以前,我还和他一样。

直到我第九百九十九次被扔烂番茄。

幸好,流落市井衣食无靠的我遇到了前辈小町。成天无所事事的她不由分说的就拉我入伙——用了不知怎样的术法抽出了我的魂魄,塞进了一把没人要的破伞里。

转眼间,我就成了我曾经害怕的东西。

可在这之后我却发现,作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妖怪,要比做一个仰人鼻息的仆人甲快乐多了。

「嗯嗯!」

我无意中看了一眼少年。一会儿功夫,他书卷上的文字又多了一大截。竟然一阵牢骚把真话都说了?呜……我真是个巴嘎!脸,一瞬间不知该往哪搁了。

「你……你全记下来了?我……我啥也没说啊……」

「同一个故事,妖怪所说,比起人类所讲的,要精彩的多呢。」

「你……真的不怕我?不会是来退治我的吧?呜呜……我是个新人……什么都还没做啊……」

「不不,我的先祖,就一直在接触妖怪,记述他们的事情啊。」

嘛……真是奇怪的孩子。



等一下……楼上,好像有动静?

未经修行的人类所察觉不到的妖气,正慢慢地在酒馆中迷漫开来。渐渐地,在我的眼前融汇成一个女孩子的样子——当然也是常人无法看见的无形。

「小……小町?!」

「呆在这干嘛?」小町匆匆整好凌乱的和服,拉上我的手,「快闪!闪啊!」



「小姐!等一下,你的……」
顾不上身后的少年,我慌忙地拽起裙角逃之夭夭。


不知她卖的是什么药,我跌跌撞撞地跟着笑嘻嘻,似乎做了什么高兴事情的小町跑了出来。
就在同时,身后忽然传来役人惊慌失措的高喝:「出……出人命啦!」

「主公!」

「主公出事了!」

然而更多的,是惊慌尖叫的人群,安详的酒馆,瞬间就陷入一片混乱。

「小町!放开我!人家自己能走啦!」

「下次把木屐脱了,免得这样磨机。」小町似乎早已习惯于这样的场面,一面拉着我往外狂奔,一面还不忘顺手牵羊拎起桌上的美酒。

虽然不知小町做了什么,不过我很清楚,惹出更大的麻烦前,妖怪,还是从这里消失为妙……

不好!

我猛地拽开了小町的手,「伞!我的伞还在里面!」

「……」小町诧异地看着我。是的,我把那柄关系到我性命的伞落在了里面!
还真是没有身为妖怪的自觉啊……不,这不是吐槽的时候!我挤开人群,索性踢掉碍事的木屐,死命的往人群里挤。

「小姐……你……你的伞!」
人群的彼端,方才的记述少年,手中举着的东西,不正是……


!!

可恶……

为什么……身体……动不了了……



我使劲气力回头向小町望去,她看了我一眼,转身便走了。

并不值得责怪,因为,从她的脸色看去,可怕的东西来了。



人群自发的向两侧退散,留出了一条道路。

「此有妖气,必是妖物伤人害命!」

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拄着手杖,闲庭信步地向我而来……

这家伙……设下了妖们最忌讳的封魔结界……切……今天是走不掉了……



「师傅!这位师傅,您来的正好,我家主公……」

不等哭哭啼啼的官吏说罢,僧侣把手杖一挥,杖头的铁环一阵令人胆寒的斥响。「此妖术法之毒犹甚,必是百年精怪,当速除之,已绝后患!」

他鹰犬一般的眼神,扫视着静止的人群。此时的我,除了强装镇定地混迹其中毫无办法。

千万别被发现……

千万不要……

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

我的后背,泛起了一阵冷汗。

不要……



「受伏吧!妖孽!」

寒铁手杖,并没有落在我的头上,而是指向了蜷缩在角落里,抱着破伞的少年。
[ 此帖被琴瑟琵琶在2010-05-20 04:24重新编辑 ]
不想长大的西瓜……
好想要一个可以撒娇的怀抱……
好想要软乎乎的抱枕……
好想要……
蓝蓝蓝蓝蓝蓝大人……我……我要你!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5-20
昨天那事炸出不少人,我有罪

不过西瓜你这是第四个坑了吧……

书生同学真不是蒲松龄么233

话说主角不是船长么怎么一直是小伞

那个小町……是指那位小町还是纯粹同名还是指漂亮姑娘……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第三个意思的

不过几乎大多数的除妖人都不是好人已经成为定论了=.=

另外西瓜你的文已经比之前的好了不少,现在比起加强描写我认为加强下表达比较好,唔

楼主留言:

九州男儿,秋田小町
九州之小町,全名小野小町
成了死神后加了个冢字……
神主的暗喻还真是微妙啊……

这文的视点,会一直跟着小伞,如果以船长的第一人称来重点写船长会很别扭的吧……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月澄MOKO
发帖
4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5-20
楼主好样的,顶上!
楼主请加油,顶上!
看过文以后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还是很精彩,顶上!
喂,这样的回复会被和谐掉的请认真一点啊!
好吧,严肃起来
话说这个真的不是船长文么?!
虽然眼下看起来完全和村纱水蜜同学没有关系不过既然是刚刚开始……可恶我居然以为是个一回合的短片……
话说小町同学……那个小町是怎么回事……
虽然读到第一个小町的时候感觉可能是美女的小町不是死神的小町
不过既然西瓜这么用了我感觉后文绝对会拿小町这个东西玩什么花样儿
或许是双关或许是什么内藏玄机也说不定吧……
说书人讲故事的故事,感觉还不错
感觉上是小伞出来了吧?(如果我读错了请不要抽我……)
该不会是借此机会要让星莲船的人都玩一遍吧……
不过既然是抱着破伞的少年……
可恶居然是少年……………………
好吧我真的完全没有催更的意思只是随便逛逛的时候刚好过来打酱油的……
西瓜请继续努力233
于是咱又潜了……
快点让我家水蜜扛着大锚出场口牙!!233

楼主留言:

妹妹红依旧萌点满翻呢(代一suki!)

都已经起了这标题了就意味这绝不会是一回合坑= =当初写这文的时候一直萌的是船长,看到行文简陋,可能各位精通日本文化的各位会觉得很可笑
但写美文的话。西瓜真的不擅长,何况小伞也是无名草根出身,我在此尝试,用一个小人物(曾经),用草根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暂时没什么可说的……
离线Lin_konpaku
发帖
3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5-23
哦哦,有种江户时代的感觉。
不过我奇怪的是既然是这样的背景,为什么会有「师傅!这位师傅,您来的正好……」和「受伏吧!妖孽!」这种明显是中国古代小说里的人才会说出的话……
还有“店小二”这称呼……
不会真的是蒲松龄吧。再怎么说这家伙也太淡定了吧233。
总感觉有点跳(错觉,错觉……
对话的中间再插入些细节比较好……吧……
Pixiv ID=910424
weibo ID=linkonpak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