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422阅读
  • 3回复

【短篇】贤者和仁者的小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in_konpaku
 
发帖
3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5-08
 

引子:
东方是以把那些已经在享受人生的人引导向更快乐的世界为目的。幻想乡是少数派的极乐净土。”

—— 博丽神主 ZUN
 


 
“按照这种说法的话,岂不是幻想乡也和现世一样了吗?”
“会有这种想法,说明你对现如今的幻想乡还不甚了解。”
神社的屋檐下,是幻想的境界、妖怪的贤者八云紫和被封印的大魔法师的圣白莲。现在,这对奇怪的组合正在谈论着一个奇怪的话题,外人根本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
“幻想乡是少数人的乐园没错。而现世,不也是只有少数人,或者说不全部的人,才能像你们一样生活的吗?”
“此话不假,但是你如果认为二者并无区别的话,就说明你对现世还不甚了解。现世可是比起幻想乡要更加复杂和诡异的存在。”
“…………”
 
此时正值幻想乡之夏,充斥着蝉鸣和低气压的季节,神社的鸟居在湛蓝的夜空下给人一种静谧和澄澈的感觉。然而此时此刻却是宴会的时间,吵吵闹闹自然不用说了。神社内部,红白二色的巫女仍然在醉酒与清醒的境界中挣扎,旁边的萃香和蕾米莉亚还在不停的给红白灌酒。
 
    “所以说,无论两边哪个世界,都没哦与你想的那么简单,都不是靠所谓的‘法’可以维持的。”
    “我所说的法,并不是想你理解的那样,是分隔人类和妖怪的界限。在人类和妖怪中存在一种观念——人类和妖怪水火不容。也许他们各自都没有意识到,但是确实存在这样一种观念的束缚。久而久之,观念就演变成了规则,看似严厉而不可逾越,实际上却可有可无,完全是由长期横亘在人与妖怪之间的利害关系——即人类被妖怪捕食这一敌对关系所产生的。而今,幻想乡的人类和妖怪都没有了来自过去的敌意,但是却依然处于分割独立的局面,现在正是消除这一隔阂的时机。也就是我所说的,用平等地对待万物的法,来重新确立人与妖的关系。”
    “你说要重新确立人与妖的关系,那么我倒是想听听你要重新确立怎么样的关系。”听到这里,紫产生了兴趣。
“现如今的境况是,人类和妖怪虽然没有被平等的对待,但是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妖怪引起异变,而后博丽的巫女就会将其退治,大部分人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妖怪自己也稀里糊涂的就被退治了,局部的冲突反而缓和了整个局面。”
“没错,我们家的灵梦可不是一般的能干呢。”紫笑了笑。
“但是缓和局面并不能解决问题。而现在,我想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个局面,让人类和妖怪能够完全没有偏见和障碍的交流。”
    “……确实,你看到了问题的本质,但是你没有抓住重点。就像你说的,规则不算什么,但是,你忽视了规则产生的原因。”紫和上了扇子“人类和妖怪的敌意早已消除,当然这是博丽巫女的功劳,但是,如果想要让人类和妖怪平起平坐的话未免也太天真了。人类是人类,妖怪是妖怪,这二者不论是在寿命、能力、智慧、意识上,还是在生活方式、交往方式、社会组成上,都完全不可比较。要是按照你的说法去做,就相当于是在说‘人和妖怪是没有区别的存在’,这是双方都不可能接受的。”
    紫再次打开了扇子,一如既往地把自己的表情隐藏在扇子后面,那道谁也看不见的暖昧的境界线后,继续说道:“也许人与妖的境界现在是很模糊,但是这就像现实和梦境的区别一样,再模糊,也不可将那道界限抹消。”
 “也就是说,你会为了改变这种情况而破坏掉这个平衡喽。既然这样的话可别怪我出手阻止你了哦。”
气氛瞬间急转直下,在这平白的言语之下潜藏了让任何人都足以胆战心惊的威慑,而此时,似乎一切喧嚣都已逃离这个冰冷的气氛,只剩下沉默徘徊不去,一边盘旋,一边还不断的从空气中抽取热量。
似乎没有注意到八云紫后一句中的敌意,白莲继续说道:“人类和妖怪本来就是幻想乡的原住民,没必要,也完全不应该被区别对待,更不应该互相之间产生隔阂。难道把妖怪们萃集到这个大结界内部是为了让他们继续和结界内部的人类相互敌视的吗?众生皆平等,这即是法的教义。”
“呵呵,看来你是打定了主意想要制造些混乱了。虽然这不是我的本行,但是对于维护幻想乡秩序也是我必须做的,既然这样那么我就代替灵梦先行把你退治了再说!”
 
 
说罢,八云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她的那把紫色阳伞,顺手一扬,六颗紫色的针弹便从凭空显现的隙间中射出。
而白莲只一闪身,这六枚针弹便擦身而错,消失在了神社两侧的树丛中。
“啧啧,法的光芒指引着我,法的世界充满了光芒,作为一个僧侣,我是不会因为你的这点手段便轻易认输的。来吧,南无三!”
伴随这“嗡”的一声,白莲的身后出现了那四个象征性的使魔,金色莲花般的魔法,正如金色的莲花一般的绽放,放射出刺目的光晕,随之而来的是从花瓣上散射而出的弹幕和从花蕊里喷薄而出的致命光束。
魔法「マジックバタフライ」!”
紫把扇子一合,同时伸出手:“呵,魔法的蝴蝶是多么的无力啊,看看这个吧,魍魎「二重黒死蝶」!”
随着两方言灵的终结,神社前的空地上突然涌现出了无数的蝴蝶,它们互相拥挤着,互相示意着,拍打着自己那蓝色或者紫色的薄薄双翼,向着对方的蝶群冲去。碰撞,碎裂,然后泯灭,看似轻灵,却是致命的魔法。
然而,两人的对决却远没有结束,铺满整个天空的紫色针弹毫无间断的呈环形向外射去,却尽数消失在极乐的紫色云雾之中,而圣尼公的空气卷轴则被飞光虫打落。四重结界被魔神复诵击碎,弹幕结界的封锁中,魔法银河系席卷了一切。
在神社前的鸟居上,生死境界散发出绮丽而诡秘的光,同时,飞钵圆盘则高速旋转着从天空降下。但就在两人的胜负即将揭晓的时候:
神霊「夢想封印 瞬」
排列密集的御札覆盖了整个博丽神社,原先明亮的光芒瞬间黯淡,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符纸,境界和飞钵都被这灵符的海洋所淹没,这场骚乱就这样瞬间地被平息了。
 
 
“真是的,闹什么啊,又不是萃香笨蛋那群精力旺盛的家伙。你们两个大婶搞什么飞机啊啊。”
被巫女这么一说,两个人都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而灵梦则还在不停的碎碎念着。
“这是宴会啊,不是烟花会,再说了紫你的弹幕能当烟花使吗?酒喝多了吗,居然在神社门口打架,破坏了神社怎么办?打坏了塞钱箱怎么办啊?”
“没关系,神社坏了又不止一次了,再去找那个无良天人修不就好了吗,而且塞钱箱什么的不是完全没有价值的吗。”紫摆出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啰嗦死了,神社可是我的全部财产,尤其是塞钱箱。,更是我的收入来源。”
“哪里有收入了?”
“烦死了!”
持续着怨念的巫女,终于回到了神社里,而之前还对峙着的两人,也没有了再战的闲心,又重新坐回了神社门前。
 
 
“看到巫女之后,感觉还是平静的好呢,毕竟被退治什么的可不好。”白莲说道。
“是呢,灵梦她有时候也很啰嗦的。”
“关于人和妖怪的平等问题,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一直都是靠法来维持的,而博丽灵梦就是这个‘法’,是她一直在维持着人类和妖怪的微妙平衡。”
“的确如此,博丽的巫女其职责便是守护博丽大结界,守护整个幻想乡,当然也包括了维持人类和妖怪的平衡这项工作。”
“虽然你这样把事情都抛给巫女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仍然有很多的变数,毕竟还不知道今后有什么样的异变在等着。”
“尽管存在着如此之多的不安定因素,没有什么比看到平和和安稳的幻想乡更能让人高兴的事了,不是吗?”紫说道:“守护这片土地的安宁,便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我长久以来的心愿。”
“当热我可没有偷懒,一直以来境界的维持我还是很上心的呦。所以,等到有了异变的时候,再来解决问题好了。”紫用慵懒的语气说道。
“如果能的话,我也希望能为幻想乡的平和尽一份力,需要的话,到时候尽管来找我,我会尽我、以及命莲寺的全部力量来帮助你们的。”
“那还真是劳烦了呢。”
两个人相视一笑,那是贤者和仁者之间的心神领会,不需要一丝注释的君子之交。
 
 
白莲走后,跟随着她的妖怪们也吵闹着纷纷离去了,神社渐渐安静了下来,吸血鬼什么的大概是今夜不准备回去了吧,这样想着,紫露出了微笑。
    “能够想到如此境地,真不愧是‘圣’呐。但是,只是信仰是不够的,所谓信仰,在外界的人们看来是通过虔诚的祈求来获得幸福的方式,但实际上,信仰不是只靠信仰心就可以维持的。如果只是像现世的那些信徒们那样的话,不但神迹无法发生,恐怕连信仰本身,都会被利益所扭曲和吞噬吧。”
    看着幻想乡那澄澈夜空中渐渐消失的人影,紫感叹到:“奉献自己的生命,燃烧自己的灵魂,不惜一切的守护,以至于放弃其他,坚持和虔诚,这些才是维持信仰的关键。幻想乡的大结界不也是这样的吗。所以,如果想要改变现状,亦或是想要维持现状的话,没有实际行动可是不行的呦。”
这样地自言自语着,紫最后一次看向了今晚无云的夜空,走进了神社。
   
   
“今天还真是累啊……”
“还不是星你喝太多了,真是的,干嘛非要和山上的那两个废神比试酒量啊。”
“呵呵,今天也是一样精神呐。”
远处的村落,灯火一盏盏地熄灭,这是一天的结束,同时也是又一天的开始。
 
 
“两个人在说什么呢,明明宴会早就结束了啊。”灵梦埋怨道。
    “没什么,和白莲稍微讨论了一下为什么巫女一直一直都是这么懒散。”紫又拿出了她那妖媚的笑容。
    “哈啊?”巫女的脸上竖起了黑线,但是也看出来了紫并不想多说于是便不再多问,反倒是紫先开口了。
    “啊呀,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呢,酒也还剩下不少,不如在尽兴一次如何?”
饶了我吧,我可是刚刚才从萃香的劝酒地狱中摆脱出来啊。”
“生活就是要尽兴才对嘛。”
“就是吗,这么美丽的夜晚,不喝酒可是可惜了呦。”红色的夜之领主如此说道。
“就是就是,喝酒是这世上最棒的享受了啊。”小小的百鬼夜行如是说道。
“我又不是你那样的酒鬼,快饶了我吧啊啊!”
 
 
 
 
朝霞划破今晨梦,梦终但喧嚣依旧,
酒醉信仰亦虚幻,幻想悄然成现实。
 
 
 
                                                                   Fin
 
 
 
 







我有种把一个灵感糟蹋掉了的感觉……


算了毕竟是二设,部分参考一设而已,幻想乡的背景什么的就请无视吧。(好像无视不了……
而且这展开的好像太快了……
而且写完以后发现和原先的想法相比跑太远了……


总之,求各种指教……


Pixiv ID=910424
weibo ID=linkonpaku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5-08
其实妖怪和人类就是富人和穷人,灵梦是法律,紫是资本主义者而白莲是社会主义者(不可能

唔,怎么说呢,虽然很符合说理性文章的气氛只是有种莫名违和的感觉,大概就是楼主说的超展开的原因

这两位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谁说服谁嘛,你看紫才说了几句就要用武力了

其实我还是觉得这个话题比较难以展开成一篇文章就是

楼主留言:

幻想乡不需要政治,这个才是我想说的(虽然跑太远了ry)。这只是两个人对一个比较政治化的问题在幻想乡的视点上的讨论。这里没有哪一方做的更对一些的意思,只是关于幻想乡今后是继续资本下去还是走社会道路的讨论。不过那个冲突只是紫脾气的原因而已。(虽然我没写出来那个意思ry
求中华指教语言和文风什么的……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贪狼
发帖
47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5-08
怎么说呢…………我觉得紫……咳姐姐动手得有点突兀……

最后那首诗……值得鼓励!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继续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5-08
语言和文风啊……这个还真不应该问我来着,问了我也说不出什么东西是不

不过我大概还是挑几点,语言稍微有点儿无味了点,就像前面白莲和紫的对话吧,那一段大多数都是以对话为主而明显地忽略了对其它方面的描写,只有“紫合上了扇子”“紫打开了扇子,隐藏自己的表情”这一类比较简单的描写,白莲甚至就没有多少,若是本身不知道白莲是怎样的人的话,这里甚至看完了都难以想象白莲的形象如何。

另外那首诗,在押韵的方面稍微有点违和,这个应该很容易看出来我就不多说了

最后关于文风吧,怎么说呢,感觉楼主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有特色的文风,这个不是别人能指点的,文风的形成还是需要自己多写,这个可以自己注意一下自己更擅长怎样的文章,扬长避短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嗯,具体就是这样,我们一起共勉吧(棍飞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