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113阅读
  • 3回复

[黑暗][虐主略糟糕][HE向]博丽灵梦の消失——梦起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5-01
 故事讲述的是未来的某一天的幻想乡,参考了johnkiller的文的部分设定,讲述了当灵梦便当之后的世界。
略糟糕,略猎奇,略那啥……第一次写短篇……其实还有很多内容扩张的,写不下去了。
发现把自己代入魔理沙写东西心情也变得很低落,所以来了一个HappyEnd,想看BD的朋友对不起了~
PS:也加入了一些自己曾经设计的二设,所以看官不用太纠结设定方面的东西

)))))))))))))))))少女祈祷中))))))))))))))))))))

梦起航

    “灵符——梦想封印!”随着博丽灵梦的一声爆喝,无数的符箓像夏日里的暴风雨,铺天盖地地涌向她面前犹如小山一般的妖怪。在魔界事件结束后,幻想乡的原生妖怪顿时多了好多,这并不是某个妖怪贤者能预测到的事情。为了保护幻想乡的普通人类,灵梦奔走四方,努力地消灭这些凭借着本能行动的危险妖怪。
    “呼,这是第两百二十一只了,想不到幻想乡受创了会导致那么多的混乱啊。”喘着粗气,博丽灵梦撩了撩她那美丽的金色长发,有些吃力的自言自语道。
    “谢谢你大姐姐……”这时,一个带着哭腔的童声在灵梦的身边幽幽地响了起来。
    “不要紧了,妖怪已经被姐姐打跑了哦,以后你们村子不会再被骚扰了。”灵梦捏了捏小女孩的脸,故作精神的笑着。
    “恩……给你。”小女孩擦了一把眼泪,不知道从怀中掏出了什么,待灵梦看的仔细了,却发现是一只小巧的八卦炉。
    “刚才……姐姐掉下的。”小女孩不知道为啥眼前的大姐姐的漂亮面容突然变的很扭曲,只得唯唯诺诺地解释道,“姐姐我……”
    “没事的。”博丽灵梦拍了拍小女孩的小脑袋,强挤出一副笑容,“姐姐只是太累了而已。好了,去吧,以后再月圆的夜里不要随便跑出来哦。”
    “恩!”小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跑走了。
    灵梦望着小女孩跑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涩。她颠了
颠手中的迷你八卦炉,那熟悉的触感一下子通过神经传到了她的脑海里。一瞬间,灵梦似乎听到了八卦炉的冤屈的呐喊,仿佛在控诉主人的无情。这顿时让她有一些失神,一些她竭尽全力想从脑海中遗忘掉的记忆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中的绝望一样纷纷冒了出来,那种迷惘和痛苦使得她抓住八卦炉的那只手都已经布满了青筋。
    “爱丽丝,我知道是你。”用力甩了甩头,灵梦那金色眼睛中的无助和慌乱瞬间褪去,只见她一挥手,数十道亮晶晶的封魔针带着破空声刺向了路旁的灌木丛中,“你藏在哪里都是徒劳的!”
    “砰砰砰砰……”几道银白色的剑光闪过,三只穿着红色服装的长发小人拿着剑盾的悬浮在魔理沙的面前,在她们的背后还有两只短发的蓝色人偶真张开了魔法阵,似乎要发射什么威力强大的魔法。然而,眼尖的灵梦早就发现了那两个小人偶手中的,正是自己手中这个八卦炉的超迷你版。
    蓬莱和上海,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小家伙啊。
    “……”灵梦咬着嘴唇,暗暗考虑着战斗的计划,SC规则在如今的幻想乡已经不存在了,不认真考虑作战随时都有可能死掉。要知道,那个永远不会比对手强,也永远不会比对手弱的爱丽丝已经不在了。解放了魔法书的爱丽丝,早就成为了幻想乡金字塔顶尖的存在之一。在几次的冲突中,自己都是侥幸获胜,而今天她偏偏挑了这样一个时间袭击自己,还真是有她一贯的作风啊!
    “怎么了?就那么欢迎老朋友的么?”就在灵梦皱着眉头思考解决方法的时候,树林的阴影处走出了一个让她做梦也忘记不了的身影,和曾经记忆中的爱丽丝比起来,现在的爱丽丝更成熟,却也更邪恶了;那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带着一丝血红的金色瞳孔,嘴角的那一丝戏谑的微笑再加上换成了黑白色的外套;这一切的一切让灵梦实在无法想象。
    “这可真像是你能做出来的事情呢,第七位正直者。”灵梦按耐住心中的紧张感,语气冰冷地说道。事到如今,她们之间已经无法再称得上是朋友了。
    “啧啧啧……”爱丽丝捂着额头,自嘲般地呷着嘴唇发出啧啧地声音,随后握住了右拳放在自己的心房部位捶了几下,“你那么说,我这里,真的很痛。”
    她撩起自己的长发,十分陶醉地放在自己的鼻翼下深吸了一口气,妖媚地继续说道:“你可要知道我留这一头长发,究竟是为了谁啊!你……你这个……负心人!”
    就在爱丽丝因极度愤怒而导致扭曲起来的“人”字在喊出的一瞬间,三只剑盾人形同时向灵梦呈品字型发动了冲锋,试图把她包围起来。
    灵梦也不是吃素的,早就知道爱丽丝的套路的她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迅速向后退出了十多步的同时,三张灵符也分别射向了迎面而来的人偶。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在“轰”一声后,飞出爆炸后浓烟的只剩下两个人偶了。而灵梦也乘机迅速拉开距离,爱丽丝哪里能让她如意,两只蓬莱人形早就乘上海人形那自杀性攻击的间隙封住了灵梦的上下两个空间。待她一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二话不说就放出蓄势已久的魔炮。
    魔符——minMasterSpark!
    命中目标!虽然魔炮切实打中了灵梦,可爱丽丝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兴奋的表情,她反而迅速收回了上海人形保护在了自己的身边。其实她心里也很没底,尽管在语气上显的很强势,她也知道自己事先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这家伙。只听说这里出现了一只巨大妖怪才匆忙赶了过来,人形就带那么五只,这下被这家伙毁去一只还真不好办了。
    爱丽丝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是一个天才,亚空穴这种技能都被她琢磨出来了。按照实力上算的话,身兼幻想乡两大魔术的这家伙已经稳稳站在了幻想乡的顶峰,但也正因为一些让她无法忘记的梦魇,反而使得她被局限在巫女这个小小的圈子里不能自拔。
    “哼。”爱丽丝知道对方是想和她玩拖延战术,只要等到她恢复了灵力,想从自己的手上逃走那是非常轻而易举的事情。深知对方心理的爱丽丝嘴角一裂,嘶嘶地挤出了三个字,“魔理沙……”
     说罢,她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根尖锐的针状物已经轻轻刺破了自己的皮肤,控制住了自己。正是利用亚空穴躲起来的灵梦。
    “我不许……”灵梦咬牙切齿地说道,她颤抖着,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着,“我不许你在提起这个名字!即使你是爱丽丝!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
    “你这个懦夫!无耻!我就要说!我就是要说给你听!”爱丽丝突然转身用力抓住了灵梦的肩膀,脖子上被封魔针划出了一道可怕的伤口,汩汩地向外冒着血,“魔理沙!魔理沙!魔理沙!魔理沙!”
    “够了!”灵梦突然爆喝了一声,咬着牙双眼通红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爱丽丝,“我要杀了你!”
    “来吧!死在你手上的人不多我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的力量,爱丽丝居然硬生生地抓住了灵梦的胳膊,冲着她苍白的嘴唇吻了下去,“你是我的!这一辈子都是我的!雾雨魔理沙!!!!”
    “滚!”灵梦……哦不,应该是叫做雾雨魔理沙了,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几个字,魔理沙的瞳孔顿时缩成了针状。她牙一抖,狠狠地咬在爱丽丝的嘴唇上。又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后像一枚火箭一样飞走了。
    “咳咳……”爱丽丝捂着肚子,吐了几口夹杂着血丝的酸水,一脸漠然地望着魔理沙飞走的方向,伸出痉挛的右手好像想把她紧紧抓在手心里,但最终她还是无力的垂下了手,魔理沙几近全身力气的一脚,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住的。
    “你还真是固执啊。”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传到了快要昏迷的爱丽丝耳中,充满着关切的语气,可她听起来像是无尽的嘲讽。她很想回对方两句,就凭她现在的状态,说话的力气估计都没有了。
    “你就尽管笑我好了,香草……”爱丽丝想笑笑,但她没能如愿昏迷了过去。
    “唉……”帕狄莉望着魔理沙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招呼犹如自己影子一般的小恶魔……恩,现在应该叫做大恶魔了,给爱丽丝包扎起来。
    “都那么多年了……魔理沙……你还在沉浸在自己的梦魇中吗?”
    回到了博丽神社中,魔理沙无视了萃香的问候,径直走向了内堂,衣服也不脱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的,闻着自己熟悉的味道,魔理沙颤抖的全身慢慢地松弛了下来。随后,她就像是一个变态的中年大叔,疯狂地嗅着残余的某种味道、像对待自己恋人一般轻吻吮吸着带着些霉斑的被子,一只手也探向了神秘的三角地带,正如无数个夜晚那样,疯狂而变态……
    “灵梦……灵梦……”高亢地呻吟过后,她像团软泥怪一样瘫在被褥上。口中还喃喃着那个人的名字……
    “已经……第1435天了……”她咬着嘴唇望着发白的天花板,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
    “啊啊啊啊!”魔理沙猛地从被褥上蹦了起来,她喘着粗气,大汗淋漓。
    “什么……是梦啊,哈哈哈哈。”望着四周熟悉的景物,魔理沙松了一口气,再度倒在了被褥上,也许是很久没有清洗的缘故她这一倒带起了无数的灰尘,呛的她不得不再次爬了起来。其实她也不得不起来,整张床铺都是激情留下的痕迹,怪难受的……
    就在她刚想把床单拖出去晒晒太阳的时候,萃香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来有一个熟人来了啊。
    “紫,早安啊。”魔理沙文静地笑着,端出了两杯茶放在了小圆桌上,递给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变化的大妖怪——八云紫,但没变化也只是放在嘴巴上说说的,如今的八云紫,已经宣称自己控上了熟女,把年龄保持在了美丽的22岁。但幻想乡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为了修复幻想乡她已经无法保持17岁那奥妙的年龄了。
    “博丽灵梦小姐,贵安~”紫还学的真是全套呢,像极了显界之中的贵妇。打过了招呼,她一句话也没说,慢慢品起手中的清茶。
    紫本来就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妖怪,魔理沙也不怪她这个样子,应该说,在她成为博丽巫女之后,已经习惯了紫的这个样子了吧。于是她也没说话,陪着紫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看太阳。
    “成为博丽巫女还习惯么?”或许是真的太沉闷,紫首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这已经是你问的第1434遍了,八云紫小姐。”半睁开一只眼,魔理沙鄙夷地应道,把博丽灵梦的表情学了个十足十。
    “瞧你说的,哦HOHOHO~~”紫抿着嘴笑了几声,之后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看着魔理沙微笑着,气氛顿时又变得诡异起来。
    魔理沙不说话,一味地喝着自己的茶,反正灵梦面对这个家伙也从来都是这样的吧。
    “真是不可爱。”盯了好一阵,紫还是抵挡不了魔理沙的冷漠,她换了一个姿势,左手轻轻敲着圆桌说道,“它出现了。”
    “砰”魔理沙手中的杯子被她硬生生地捏了一个粉碎,就连滚烫的茶水溅到自己的脸上也丝毫不在意。
    她冷冷地看了八云紫一眼,后者被她看的心里有一些毛毛的。紫摊了摊手继续说道,“真是败给你了,它在魔法森林出现过,个子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看来灵梦最后还是成功地对它造成了伤害呢,你说对不?博、丽、灵、梦?”
    “哼!”魔理沙不理会紫的嘲讽,站起来转身就向内堂走去。
    “啊拉,你这样还真不可爱呢!灵梦,好歹也要对我热情一些嘛,和你原来一点也不像。”紫万年不变地笑着,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而魔理沙压根就没打算理她,准备好装备,她直接飞了出去。
    “这才是我心中的灵梦。”魔理沙的话语回响在博丽神社中,让八云紫无奈地摇了摇头。
    “灵梦啊灵梦……你的魔理沙帮你报仇去了呢,你可要好好看着啊。”
    “紫大人,为什么您不去呢?”八云蓝,这只有着九条尾巴的式神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紫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即使魔理沙在成为博丽巫女后变的更强了,但对付它还是远远不够的吧?”
    “我知道,但是那玩意……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的境界是多么的无力,只要它存在的一天,我就不得不要和它争取境界的控制权。它就好像是另一个我,却没有意识,只知道吃、吃、不断的吃,甚至连维持这个世界的规则都要吃掉,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初代的巫女……嘛,要是现在的魔理沙……恩,博丽灵梦还是没办法毁掉它的话,其他人就更没有办法了。”
    紫望着天空中那颗有些暗淡的太阳,自言自语地说道,“真要借助那家伙的能力还真是有些讽刺呢,我原本以为幻想乡就我一个人管理就足够了……”
    “紫大人……”蓝呼唤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
    “BOAAAAA……”看着全身围绕在黑雾里面的巨大怪物,魔理沙就好像是一只面对狮子的鼹鼠,然后这样的体型差距并不能吓倒魔理沙,此时的她,正无视着魔物的咆哮不卑不亢地站在它的面前。
    这个魔物,是幻想乡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在那一夜过后就连紫也不愿意多提起这个玩意,尤其是它的形态根本不确定,上一次的摸样还比较清晰,然而这一次却像是正在蒸发的冰激凌,冒着黑气。
    魔理沙相信,要是自己不管这个怪物,它也迟早会自我消亡,然而这并不是魔理沙所希望看到的。
    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那是灵梦的衣服。
    “灵符——梦想封印!”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率先发动了攻击。
    往日的一切一切,就好像幻灯片一样,不断在自己的眼前闪过……
    面对着前所未见的巨大魔物,自己一如既往的想和天才灵梦争个高下,急进冒进地冲到了魔物面前。可谁知那魔物的铜皮铁骨不是自己能够那么容易攻破的,面对着魔物充满锋利牙齿的大嘴,生活在安全的SC规则下的魔理沙顿时有些发怵,这和她往常的状态完全不同,可真面对死亡的时候,她还是害怕了、颤抖了,以致于她无法迅速逃离怪物的大嘴。
    一只手,她曾经无比熟悉的手,她曾经无比想要胜过它主人的那只手,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用力推开了自己。
    “咔嚓”映入自己最后脑海的,是灵梦那张满是鲜血的笑脸和断手……这是魔理沙第一次那么渴望她还能再次用这只手摸摸自己的脸颊…
    “魔理沙……你没事就好……”灵梦笑着,开心的笑着。似乎完成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最后被魔物彻底嚼碎、咽下……
    “啊啊啊啊!!!”魔理沙双眼突然变得血红,本来有条不紊的攻击顿时失去了方寸,什么封魔针、梦想妙珠、阴阳宝玉一股脑的全丢了上去,这下子就糟糕了,本来需要通过灌注灵力发射的招数在这一刻全部变成了空壳。使得本来还有一定作用的招数完全鸡肋。
    但魔理沙的疯狂还在继续,这时她哪里有空管什么招数不招数的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刚开始可能还好一点但随着尘封的记忆不断被打开,她彻底暴走了。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时候的魔理沙既然已经疯狂了,那她为什么不使用自己原本的魔术?
    很简单,因为她现在是博丽灵梦,灵梦的死给了她难以想象的刺激,而她的总总不正常,却是想寻回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灵梦,因此,她不顾众人的反对当上了这一代的博丽巫女,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消灭各个妖物的事业之中,从她的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就是灵梦。
    因为她也在害怕,害怕那个想要逃避的魔理沙,害死了灵梦魔理沙……
    战斗最忌讳的就是分身,而魔理沙此刻就遇到了这种状况,因为她终于扔完了所有的装备,一时没注意转头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怪物就猛地扑了上来,张开了那张吞噬掉灵梦的血盆大口向她咬去……
    “槍符「キューティ大千槍」!”
    “日符「ロイヤルフレア」!”
     巨大的爆炸声把魔理沙从往日的深渊中慢慢拉回,当她回过神时候,那一对熟悉的身影像铜墙铁壁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保护住了自己
    “你……你们……你们给我滚!它是我的猎物!”
    “哼!”爱丽丝冷哼了一声,“我才不管什么你的我的猎物,老娘我现在很生气,想找东西出气,怎么了?有意见?”
    “爱丽丝……”相比起爱丽丝的蛮横,一边的帕狄莉要温和多了,每天都被红美玲调教的要死要活的她如今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体弱多病的宅女了,因此战斗力也提高了非常多,“小心!它来了!”
    “轰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爱丽丝和帕狄莉的配合几乎天衣无缝,但是她们很快注意到了自己的攻击虽然表面上动静很大,但事实并没有对那怪物造成任何效果,反而是魔理沙一个人时的攻击能够有效杀伤它,这莫非真的是博丽巫女的能力?
    “魔理沙!快用博丽巫女的能力!”想到就做,爱丽丝大声召唤着魔理沙,“我们负责牵制!你全力攻击它!”
    “知……知……我知道……”魔理沙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但……但是……我……”
    “爱丽丝!魔理沙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帕狄莉眼尖,她立刻发现了魔理沙从刚才开始根本没有动过!
    “我……我……是是个……懦夫……我我……我不配……”
    “魔理沙!你还在搞什么!”爱丽丝顿时有一些气结,魔理沙这是怎么了,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她都是很猛的一个家伙啊,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我……我……”魔理沙僵硬地转动着身体,她看着爱丽丝帕狄莉两人和怪物打的有声有色,她是真的真的很想冲上去给灵梦报仇,可奇怪的是,为什么自己就是迈不动步子,说话也结巴起来。
    战况越来越激烈,爱丽丝和帕狄莉的喊话也仍在继续,可魔理沙就是没办法动作半分。那个时候的无力感顿时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就像是一个吊车尾,眼巴巴地看着她们弹尽粮绝苦苦挣扎,有时甚至为了保护自己用身体去挡住那该死的魔物的攻击。
    “轰”帕狄莉一个坚持不住,就被怪物幻化出来的尾巴抽到了魔理沙面前的地面上,此刻的她简直就成了一个血人,已经分不清哪些是伤口的血哪些是口中喷出来的血了。
    “香草!”突然涌出了力气,魔理沙一把抱起了似乎显得奄奄一息的帕狄莉,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拼命!为什么要为我这个废人那么拼命!灵梦是这样……小爱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告诉我!为什么啊!”
    “咳咳……扑哧”帕狄莉干咳了几声,抹去了嘴边的血渍站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因为脸部正中了一记,当她笑起来时候牵动了伤口使得她呲牙裂嘴地喊着疼,“疼……呵呵……不为什么,因为你是魔理沙啊。”
    “恩?”魔理沙愣住了,她不明白帕狄莉的话,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看着有些呆滞的魔理沙,帕狄莉缓缓升到了空中,看着眼前的怪物,她接着说道:“无论是我,还是爱丽丝、灵梦,大家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弱小还是强大;不管你性格如何,你就是你,雾雨魔理沙……”
    顿了顿,帕狄莉转过头看望了魔理沙一样,“认识你,是我的幸福。”
    “香草!不要!”
    “火水木金土符「賢者の石」!!”
    魔理沙沉默了,她或许明白了帕狄莉的话,也或许她还没有明白,可她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她下一步的想法。
    “八卦炉,似乎,很久没和你配合了呢。”魔理沙笑了笑,望着手中那只小巧的八卦炉,其实她仍没明白,这玩意明明已经被自己丢掉了啊,怎么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魔理沙的眼神凌烈了起来,“我最拿手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小爱!香草!”
    “魔理沙!”听到了魔理沙的呼喊声,爱丽丝和帕狄莉心有灵犀地加快了自己的牵制怪物的速度,那个声音,她们是再熟悉不过了。是魔理沙准备超超超级必杀技的指令啊!
    庞大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进八卦炉的内部,魔理沙不知道这将会产生多大的威力,但看到犹如太阳一般的灵气珠时,她有信心一定可以干翻眼前的怪物。
    快快快快……魔理沙心急如焚地催促着,八卦炉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着急,“吱吱”地加大了灵气的聚集量,不断压缩的灵气把八卦炉涨的满满当当的,但魔理沙却仍觉得不够。
   八卦炉的嗡鸣声越来越响,可魔理沙却发现八卦炉再也压缩不了灵气了,强行压缩的结果只能导致八卦炉的爆炸,她和怪物同归于尽不要紧,爱丽丝和帕狄莉呢?自己已经辜负了灵梦,可不能把她们也带进去!
   “恋符!”魔理沙深吸了一口气,“Master!!!!”
   听到了魔理沙的吼声,爱丽丝和帕狄莉互相一点头,咻地一声远遁离开。
   魔理沙一点头,利用亚空穴呼地瞬移到了怪物的面前,把八卦炉对准了它的大嘴。
   “既然你要吃!就把我的愤怒全部吃下去吧!”
   “Spark!!!!”
   剧烈的白光压过了天上的太阳,这使得附近的人类都以为是天上的人太阳落了下来,可抬头一看,太阳不是好好的么?因此随遇而安的人类便不再多管闲事,只能静静地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
   远处,八云紫看到了魔理沙发出的这击魔炮也不由得暗叫了一声好,可是作为与相同的存在,她并不看到魔理沙的这次攻击能够起效,但最起码可以把它削弱到自己可以消灭它的程度就足够了。
   回到战场中来,魔理沙已经被魔炮巨大的后坐力压进了土里,但她仍看到怪物在她的攻击下不断融化,可在它即将融成一个篮球大小时,八卦炉突然迸出了一道裂纹!
   真是人品差到死!魔理沙心想,但如今要收招已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一咬牙!拼了!就把全身剩下的灵力再次输入八卦炉,顿时本来有些暗淡的光束再次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怪物也很顽强,这颗篮球大小的黑球一定就是它的核心,不然也不会一直都烧不化它,但随着八卦炉破碎的越来越厉害,魔理沙心也再次沉了下去……
   “不能放弃哦。”伴随着熟悉的话语声,一双白皙的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八卦炉上。
   魔理沙愣了半秒,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拼了命地涌了出来。
   “灵梦……我好想你……”
   “我也是,魔理沙。”灵梦漂浮到了魔理沙的面前,抚摸着她的脸庞笑着说道,“你变漂亮了,不过,也变瘦了呢。”
   “呵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打量着灵梦的灵体,魔理沙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要知道灵体基本都是没有衣服的。
   “那是,我都死了多久了。”灵梦叉着腰,嘟着嘴回答道。
   “一共是1435天半。”魔理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很想摸摸眼前的可人儿,但是她还要控制手上的八卦炉,因此想做都做不到。
   “你记得还真清楚啊你……无语了。”灵梦扶额做无力状,“不过,我一点都没后悔哦。”
   “恩?”魔理沙一时没听明白。
   “笨蛋……”灵梦贴上了魔理沙的额头磨蹭了几下,“我是说,我一点也没有后悔救你。”
   “……”魔理沙沉默了一会,“但是我后悔……”
   “嘛,既然如此,让我们一起来报仇吧。”拍了魔理沙的脑袋一下,灵梦再次扶住了魔理沙手中的八卦炉,“集合我们的力量。”
   “一定可以赢的!”
   “一定!”
——————————————————————————————
   “哟!香霖!”今天,店里迎来了一位比较特殊的客人,其实说到特殊,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很久没有见到她了,比较想念而已。
   “今天来有什么事?还有你真的要当博丽神社的巫女啊?”托了托眼镜,我很无语地看着眼前已经快和我一样高的少女,她穿着一件有些宽大的衣服,带着巨大的魔法师帽子,显得十分另类。
   “也没什么事情,呵呵,就是想请你帮我修理下这个八卦炉。”少女大大咧咧地笑着,听别人说他因为博丽巫女的去世变得十分消沉,但如今证实了这些只是传闻了吧?天狗就喜欢胡搞这些新闻。下次不应该定它们的报纸了。
   看着她拿出来的八卦炉,我顿时吃了一惊。
   “坏成这样……”
   “能修好么?香霖~~”望着她纯情的大眼睛,尽管我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是她提出的要求,我就一定要满足她的。
   “没问题。”我笑了笑,“三天后来拿。”
   “OY!谢谢香霖!你最好了~~”
   得,一张好人卡。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嘿嘿,我自然是不会当什么博丽巫女,要当巫女的是她啦!”少女狡黠的笑道,却又很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怕弄坏了什么一样。
   呃?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不对啊……?
   就在我苦思冥想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少女走出了店门,跳上了自己的扫把咻地一声向远处飞去……


全文完

東方神武劇LB
群号:51453278
招募帖:http://bbs.thproject.org/read.php?tid=74635
离线蕾米阿姨
发帖
5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5-01

“灵梦……灵梦……”高亢地呻吟过后,她像团软泥怪一样瘫在被褥上。口中还喃喃着那个人的名字……


“嘿嘿,我自然是不会当什么博丽巫女,要当巫女的是她啦!”少女狡黠的笑道,却又很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怕弄坏了什么一样。


微笑,保持微笑。

然后就是,抠鼻,和谐内容太少了!
续作难道是雾雨灵梦的大冒险。。。
听着无线电里传来的嘈杂之音,我咧开嘴笑了。
”终于,全都死了呢。“
发帖
1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5-01
回 1楼(蕾米阿姨) 的帖子
人家才不会给你们看十八禁的版本呢,我自己一个人YY就好了~
其实很多内容都是在凌晨写的,那个时候人已经迷迷糊糊的,早上醒来才发现写了很多BUG的地方,但是深陷HP显卡门的我再次悲剧,于是本子又要送修了……该死为啥我这个本子不在赔偿范围啊……

续作么……真的想看?

東方神武劇LB
群号:51453278
招募帖:http://bbs.thproject.org/read.php?tid=74635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5-01
http://bbs.thproject.net/read.php?tid=65504

各种奇妙的共鸣……orz

虽然看前头已经猜到灵梦=魔理沙了……

另外那不时穿插的糟糕镜头是怎么回事(望天

再另外我真的很有兴趣那孩子是谁的,难道人可以和灵体OOXX么

香霖君你这辈子都注定是好人了,嗯

另外明明是又黑暗又热血(啥)的一篇文但是总会看到一些很喜感的用词……orz

楼主留言:

看了……真的是各种奇妙的共鸣……
前面提到头发的颜色就可以看出是魔理沙了。
糟糕镜头嘛,情到深处就哔——
孩子么,我可以说是秘密么?
香霖是好人,恩。
喜感用词确实是BUG,但毕竟结局是HE所以就没打算改了呢……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