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113阅读
  • 18回复

东方吃饱了撑的(完,根据大家的反应增加了无聊度与蛋疼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霜霜雷雷
 
发帖
9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14
                  
幻想乡瘦身不灭神话破灭!据记者了解,一直以来遭受幻想乡众少女百端嫉妒的西行寺大小姐西行寺幽幽子之万年不胖体质传说不复存在,著名的无所顾忌大胃王终于为自己的暴饮暴食付出了代价!
白玉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亡灵表示,西行寺小姐近期由原来的0.021公斤的体重增长为0.022公斤。“亡灵增重这是闻所未闻,这件事在冥界也引起了震动。”这位亡灵自称是西行寺小姐的私人医生。当记者问及亡灵的医生存在的意义时,对方表示不愿回答。
文文提醒大家:暴饮暴食有害身体健康,为了保持身材一定要多做运动。

                                                        ——《文文新闻》

博丽神社的微风又不例外的卷起了一阵茶香,却连一丝丝的灰尘都没有激起。
魔理沙看着这一尘不染的和在一旁悠闲的喝着茶的灵梦,有一种莫名的寂寥感。这个画面似乎已经完全概括了灵梦平日生活的梗概。
但是今天并不同于往日,她们的对面坐着近来刚刚认识的天狗记者,姬海棠羽立。
“我是来确认这条新闻的。”天狗拿出了那份记载着幽幽子变胖的《文文新闻》。
“这是干嘛。”灵梦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嗯……我认为这个新闻一定在幻想乡的少女中引起了相当的震动吧。”
“你太不了解妖怪之山外的世界了。”魔理沙说,“那个家伙无论报什么都不会引起震动的。”
“那就算我太闲了好不好。”羽立有些不悦的说,“我想探求一下这则新闻的真伪,作为一个专题吸引一下幻想乡的读者目光。”
“那你还真是太闲了啊。”
“被灵梦这样说的话,你确确实实是太闲了啊。”
灵梦结结实实的赏了魔理沙一个脑勺,然后又转向天狗记者:
“那种新闻有什么好探求的啊。就算她报道‘明天的太阳会从东边出来’,第二天我都要早起向西边确认一下。”
羽立合起双掌抵在自己的鼻尖前:“拜托了~~”
灵梦搔了搔头:“就算你这么说,到底想让我们干什么啊?”
“只是想采访一下身为幻想乡城管的博丽小姐对于这则新闻看法。”
“看法吗……”灵梦嘟囔了一声,便果断的说道:
“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为什么这样想呢。”
“看看这新闻,第一句话就大错特错了啊。谁会羡慕那样的身材啊。虽然吃不胖是挺不错的,但是那可是死人呐!”
“的确,这话的确是欠考虑。”
“另外说一句,不是我吹牛。”灵梦微微扬起了下巴,“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怎么吃都不会胖哦。”
“你那是没的吃,不是吃不胖。”
当灵梦再次恼火的向魔理沙举起手时,却发现她已经坐到几丈开外了。
“那么……”羽立苦笑着说,“雾雨小姐是什么看法呢?”
“我吗,虽然我才真的是怎么吃都不会胖但是就不提它啦。我只是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亡灵需要医生的……”
“都说了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了笨——蛋!”魔理沙侃侃而谈的时候灵梦已经悄悄又来到她的身后,接着对着那晃来晃去的尖顶帽子狠狠的来了一拳。
“呐,就是这样了。”灵梦向海棠摊了摊手,“要想做专题的话,你还要采访幻想乡的其他人吧。”
“是啊,采访这种东西还是要面对面的来呢。”羽立站起身来,微微施礼。
“那么,敬请期待吧!”
“期待……”灵梦对天狗离去的方向挥着手。她头一次发现自己也是可以对着天狗以这种方式道别的。
“期待个屁啊……”瘫在地上的魔理沙喃喃说道。




“灵梦!”魔理沙拉开门叫道,“你的塞钱箱里有东西!”
“哦,是吗。”灵梦正趴在地板上,抬起迷蒙的眼睛看向魔理沙,“那麻烦你帮我清理一下吧。
“哦,如果是钱呢?也让我一并清理走吗?”
“如果是钱的话,你还会跑过来跟我说吗?”
魔理沙歪着头想了想:“有道理。”
她又举起了手中的报纸:“不过啊,虽然不是钱,也不是什么需要清理的东西呢。”
“哦?报纸吗……”
“看来是把你的塞钱箱当做报箱来使用了呢。”
“虽然说让人很不爽,但是这种送报纸的方式倒是文明的多了呢。”
魔理沙坐到灵梦身边,摊开了报纸。
《特刊:轻与重,真实与谎言?》
“好像是那个记者的那个专题的那个采访。”
“就是那个采访我们的那个?”
“就是那个吧。”
“那个啊……”
“呃,有那种感觉。不过先看看我们的那一段吧。”

在博丽神社采访到了幻想乡的异变解决红白黑白二人组。
“我的身材实实在在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博丽灵梦)
“你那是没的吃,我才真的是怎么吃都不会胖的。”(跑到一边的雾雨魔理沙)
——接着两个人就在一边打了起来。




“……”
“……”
“好像是事实吧。”
“好像是吧。”
“可是好像有被扭曲了的感觉。”
“好像有被写成了笨蛋的感觉。”
“是吧?”
“是啊……”
灵梦和魔理沙有些郁闷的对视了一眼,又继续看下去。




在红魔馆的门外,记者遇到了正在练梅花桩的红美玲小姐。
“如果只吃不运动的话,当然是会变胖的。说起来妖梦是白玉楼的剑术指导吧,西行寺的大小姐真的有练剑吗?”
——这似乎值得另外做一个专访。

记者一直没有找到资深女仆十六夜咲夜小姐,但是在踏进图书馆的时候脚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付鞋套。
“我没看过那条新闻……咳咳……麻烦您看看垫桌脚的那份是不是……”(帕秋莉•诺蕾姬)
——没有必要,似乎已经可以看出对于这条新闻的态度了。

“我想,是那个亡灵的命运变的沉重起来了吧。”(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深沉的啜着红茶)
——吸血鬼的能力还能够操纵体重的吗?

“来玩吧来玩吧!”(记者头顶突然响起的声音)
——我立刻结束了红魔馆的采访。

“什么时候,我的人形能够自己重起来呢?”(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
——看到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陶醉起来,记者赶快离开了。

“只有笨蛋才会相信那个家伙的新闻吧。不过话说回来姬海棠啊,您的相机能不能借我看看……”(森近霖之助)
——因为是到香霖堂的采访,我老早就把相机藏了起来没有带着。

在去往竹林的路上,我看到了冰精蹲在地上画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图案。
“亡灵的重量就是灵魂的重量,吃东西怎么能让灵魂重起来呢?”(琪鲁诺)
“不对吧,琪鲁诺早上的时候还大笑着说果然不会胖的只有妖精,分明是相信了吗。”(在一旁的大妖精)
“我那个是说……不一定是假新闻……你看亡灵那么轻,可能只是身上多落了一些灰什么的吧。”
——接下来她们还争论了很多,记者听的有点脑残了,所以什么都没记下。

“这种新闻毫无可信度。不说别的,难道白玉楼的称能测量出千分位的精度吗?根本就是惹人笑嘛。而且这样的测量一定要在极为严格的条件下进行,一点点灰尘都会影响结果的。”(正在尝百草的八意永琳)
——八意永琳的想法与冰精如出一辙。

“这种新闻当然是不值得信啦。不过我一直怀疑幽幽子虽然是很轻,但是身材却不一定很好吧。否则干嘛要一直穿着那种松松垮垮的衣服呢?”(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一边说着,铃仙扭了一下,手有意无意的拂过自己的裙子。“

当记者准备采访蓬莱山辉夜小姐时,却发现她已经追着铃仙跑到竹林里去了。她似乎听到了刚刚的采访内容。
接着记者又尝试采访了因幡•帝带领的兔群,但是这一段经历记者不愿再提。


“女孩子的心情嘛,重了一点点都要很难过的。”(莉格鲁•奈特巴格)
——不知为什么,这个男孩一直在说什么女孩子啊女儿心什么的,有点讨厌。

“……”(米丝蒂娅•萝蕾拉)
——听到我的采访就立刻打烊走掉了,是我做了什么错事吗?

记者特别来到了人间之里的寺子屋,恰巧在这里遇到了许多人。
“对不起,身为历史的见证人我是不能随便发表意见的。”(上白泽慧音)
——不是也有上历史课的吗?

“也不是没有可能啦,亡灵那么冷冰冰的没法燃烧脂肪吧。”(靠在一边藤原妹红)
——话说蓬莱人减肥之后会不会立刻长回来呢?

“……”(稗田阿求)
——看过了我的手稿后就一直对我冷冰冰的,为什么呢?

在人间之里的街上看到了大摇大摆走过的伊吹萃香。为了避免见面时的尴尬记者也像人类一样想要回避到一旁,但是却被她一把拉住。
“什么?幽幽子也重起来了吗?真好呢……”
——她说什么幽幽子太轻了丢起来没有感觉,总之一定是酒话。

于是我回到了妖怪之山,采访了一些幻想乡的各位已经熟悉了的妖怪与神明。

“就像我一样,西行寺小姐也是被什么东西缠绕了吧。”(键山雏)
——听说她也喜欢在战斗的时候转圈圈。

“我一直很想知道,吃过东西不会变重的话,那么她吃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呢?”(河城荷取)
——西行寺小姐的嘴大概就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吧。

当记者走到守矢神社的门前时,却被两位神明拦在了外面。
“不要进去乱说!早苗一听到关于减肥啊增重啊的话题就会变得很暴躁!”(八坂神奈子)
——于是我们的采访就在守矢神社的大门口进行了。

“我还是挺喜欢文那孩子的,因为她说的话没有一句可信的。”(洩矢诹访子)
——这神明这可怕。

“其实大家只要拥有信仰的话,就怎么吃都不会胖了!你们看诹访子的身材!”(八坂神奈子)
——为什么不拿自己做广告呢?

“罪孽深重啊!南无三!”(圣白莲)
——记者被吓了一跳,逃走了。

“大概是真的吧,云山说他最近也重了。”(云居一轮)
——这完全是两码事吧。

“话说女孩子的体重应该是秘密吧,怎么可以这样随随便便的报出来呢?”(封兽鵺)
——的确少女们都应该是体重不明的呢。

“自从幽幽子死去之后,我从来没有看过她量体重的。”(突然在记者耳边响起的声音)
——四周没有一个人影,记者感到很害怕。

这次专访的结果,果然还是要去白玉楼亲自向本人确认。但是记者被魂魄妖梦小姐拦在了门外,并且这位庭师表示愿意代替主人接受采访。
“什么大吃大喝?大小姐她一向很矜持稳重的!”
——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双剑。
但是当记者提出“亡灵增重是否属实”这一问题时,却得到了惊人的回答。这位严肃的庭师沉默了一会,表示:“你们知道了也就罢了,不要到处乱说。”

射命丸虽然以幻想乡最速之名在天狗之中备受尊敬,但是她身为记者的口碑一向不是很好。但是根据姬海棠为您探寻的结果,这则消息似乎是真的!

《花果子念报》的首次外出取材,希望得到您的支持!


                                              ——《花果子念报•特刊》



“……”
“……”
“睡着了吗,魔理沙?”
“还没,灵梦。”
                                              
(上 END)
[ 此帖被霜霜雷雷在2010-04-26 14:49重新编辑 ]
向新闻界伟大的前辈学习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4-14
这文超有趣=v=

尤其是红黑二人转相互吐槽那段=v=

话说幽幽子居然真的重了吗,那点体重增加量真的叫重了吗orz

不过羽立你居然还会满幻想乡采访,真不像你啊

顺便没看懂为什么阿求冷冰冰的……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发帖
4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4-14
最后妖梦为什么会承认幽幽子胖了呢 难道是想变相的表示自己做的料理很好吃 自己把主人照顾的很好  所以主人变得有点胖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离线sykezero
发帖
13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4-15
其实我对因幡段比较感兴趣
作为一个深夜手机上线隐身潜水围观文青群的资深看客(雾),我的压力很大
离线luan12356
发帖
2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4-15
这个幻想乡不错!没有穿越,没有黑幕,没有过分积极的感情。安逸啊。
人物对话也很有特点。
另外 好吧 同没看懂为什么阿求冷冰冰的……

楼主留言:

那个……没看懂就没看懂吧,总感觉解释了就输了的,因为够冷……

最喜欢博丽然后是灵梦再是魔理沙
离线异界之风
发帖
7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4-15
也许幻想乡的人类女孩都有体重方面的烦恼吧,像早苗那样

黑白胖子你说你吃不胖没人会相信啊
离线带着弟弟
发帖
2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4-15
同 楼上.........
看不懂阿求..........

铃仙为什么会对身材很在意呢..?
                               THE END
         これはあなたの運命である。
         従って、それを受け入れる!

PS:小小的庆祝一下,负重5KG扎马步可达6分钟……
离线sstgil
发帖
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4-15
灵魂的重量是21G么?那妖梦的体重会是个有趣的话题呢....


“什么时候,我的人形能够自己重起来呢?”(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
——看到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陶醉起来,记者赶快离开了。
====================
这段求解...

“什么大吃大喝?大小姐她一向很矜持稳重的!”
——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双剑。
但是当记者提出“亡灵增重是否属实”这一问题时,却得到了惊人的回答。这位严肃的庭师沉默了一会,表示:“你们知道了也就罢了,不要到处乱说。”
==============================================
嘛,妖梦同学你果然还是不大会说谎的好孩子....

感觉这文很有广播剧的感觉呢=W=
期待更新
离线黑暗魔龙
发帖
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4-15
引用第7楼sstgil于2010-04-15 17:57发表的  :
灵魂的重量是21G么?那妖梦的体重会是个有趣的话题呢....
“什么时候,我的人形能够自己重起来呢?”(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
——看到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陶醉起来,记者赶快离开了。
.......

大概是“什么时候自律人形才能实现呢”这种意思吧
真是一看标题就让人想吐槽的文章呐……
Let us walk together,so as not lose our way.
离线織田殲羽
发帖
5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4-15
文很有趣阿

冰精跟永琳的想法如出一撤 果然笨蛋跟天才只有一線之隔阿(笑)

海棠跟文文的大戰要開始了吧.....左右為難呢...喵

楼主留言:

剧情这样发展的话……就有愧于“蛋疼”二字了吧

浮生若夢醉紅塵.
      你我相約定百年.
            誰若九十七歲死.
                 奈何橋上等三年!
离线萃想之萌
发帖
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4-16
看到钢加农那段,我笑了
离线baoheyi
发帖
44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4-16
神奈子那段为啥要说以自己为广告呢?感觉她可是属于偏向胖一点的(好听的说法是丰满型的表拍我
离线霜霜雷雷
发帖
9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04-24
“更多的团子~~妖梦!”
“还……还要!?”
“还早的很呢。”        
“可是幽幽子大人知道外面的传言吗……”
“传言?就是大家都期待我变的重一点的吗?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加油啊!”
“什么!?”
妖梦绝望的跪在地上。
果然……想要对幽幽子大人施以这种伎俩……是我太天真了……
当看到那则空穴来风的新闻实在把妖梦吓了一跳,但是很快这个想法跳进她的脑海里:如果大家都认为幽幽子大人变胖了,是否可以让她有所顾忌而在饮食上节制一些呢?当然,对于妖梦来说,去实施这个谎言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但是,面对的是幽幽子……
幽幽子还在敲着碟子叫着“团子,团子……”妖梦双手撑着地,将头埋的越来越低。
“怎么办……” 她在不知不觉中脱口而出。
“怎么了?妖梦有烦恼吗?”
“当然……”
“对于幻想乡的住人来说,其实是什么烦恼都能解决的哦。”
“是吗……您说这样的话还真是……”
“跟你说吧,我只告诉妖梦你哦,这还是紫当初对我说的呢,解决烦恼的办法。”
“唉?” 妖梦挺直了身体。
“在幻想乡刚刚建立的时候,龙神曾经留下七颗宝珠,并且许诺只要幻想乡的住人聚齐这七颗珠子,他就会现身解决那个人的烦恼,实现那个人的愿望。当然,只是限于龙神的能力范围内……”
“什么?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这些宝珠?”
“其实也许你见过的。那些珠子就在我们身边,只不过表现为不同的形态以掩饰。而且这些宝珠都已各自的主人,所以要得到它们就得想一些特别的办法。”幽幽子挂着坏笑的打了个响指。
“那,那那些宝珠在哪里幽幽子大人知道吗?”妖梦急切的凑上前去。
幽幽子却又敲起了碟子:“团子!团子!”
“是,是!”妖梦打着滚站了起来,跑向厨房。
也许要实现这个目的,就要做很多违背武士骄傲的事情吧……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幽幽子大人……
妖梦端着盘子的手指紧了紧。
为了幽幽子大人,在下魂魄妖梦,将化身为修罗!





博丽巫女颜面无存,阴阳玉竟然被盗
~虽然是赝品但是也还是太丢人了~
昨日,记者通过自己的信息渠道得知博丽神社的阴阳玉被盗的事情。虽然据传闻之前也有过类似事件,不过记者对那件事不甚了解,只是听说那次博丽巫女是以其一贯的暴力手段解决了事件。不过当记者匆匆赶到的时候,却发现博丽灵梦正在悠闲的喝茶。
“哦,被偷的是平时当做弹幕丢出去的仿制品,所以不用太着急啦。”
博丽巫女表示,她已经向人间之里的村长申请了理赔,所以完全不在意了。
据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黑白金发魔法使说,博丽灵梦早就想拿这些阴阳玉去换钱了,只是一直苦于没有门路。
除了再一次对幻想乡乐园之巫女竟然看不住自己的东西表示遗憾,射命丸也要在这里提醒大家:防盗对于幻想乡的居民无比重要,幻想乡的盗贼已经嚣张到了摸进博丽神社的地步!
(采访部分)
文:这样说来,难道东西被偷完全没有沮丧和愤怒的感情吗?
灵:还好吧,毕竟被偷走的不是吃的和钱。
文:但是一样会很沮丧吧,自己的东西没有守护好什么的。
灵:这又不是我的错。当时我不在家里,原本以为家里有人所以很放心的,但是那个尖帽子的家伙竟然说自己睡着了。
文:唉?你竟然放心让那个资深小偷为自己看家?
灵:不是魔理沙那个戴尖帽子的家伙啦。
文:可是话说回来,你难道没有怀疑你那个惯偷朋友?
灵:不会是魔理沙,她以前曾经偷走过我的阴阳玉,但是因为脱不了手自己又没什么用后来就送回来了,所以这次应该不是她吧。
文:那么……你对于这次被盗不在意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被偷的东西不值钱吗?
灵:你,你不要去胡说八道!那个阴阳玉很值钱!非•常•值•钱!
文:可是据我看来……
灵:不要据你看来!听好了,你要是敢在这件事情上再乱写乱报,我就让你亲自尝尝阴阳玉的滋味!
文:就算你威胁我,也阻止不了真相的存在,放而让大家更怀疑你吧。
灵:有什么关系,反正被你采访时这种事大家都干过的。



                                                                 ——《文文新闻》




名盗被盗,雾雨魔法店失窃!
~仅仅是蘑菇而已,有必要这样紧张吗?~
O月O日下午,某个目的不明的窃贼趁店主雾雨魔理沙不在的时候潜入雾雨魔法店,偷走了其精心培育的球状蘑菇。
雾雨魔理沙是在当晚发现蘑菇的失踪,接下来在那个夜晚幻想乡的各处居民都遭到了她的无理诘问。当然这件事情也立刻传遍了整个幻想乡。翌日,魔理沙被记者发现晕倒在太阳花田附近。记者亲自友善的把她送回了家,但是她怎么也不愿意提起当晚发生了什么。
提起被盗的蘑菇,魔理沙依然是十分激动:
“那个可是珍稀的球状蘑菇啊,是非常强大的魔力源!我花了好大心血才在森林里找到这种蘑菇的!”
说起小偷的身份来,魔理沙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一定是其他的魔法使干的不会错!”
但是根据记者的见闻来看,熟识的魔法使似乎没有习惯用蘑菇做为魔法材料的。考虑到魔理沙以前的偷盗事业,也许这是一次报复行为,也不排除是一些怪盗为了证明自己而对魔理沙的挑战书。不过事实上魔理沙在偷窃技巧上并没有太大建树,她的成功主要靠的是脸皮。

(采访部分)
文:请问诸位觉得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呢?
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发人偶使: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华人门番: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女仆长: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睡衣图书馆长: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吸血鬼馆主: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月兔: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外星大夫: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镰刀船夫: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蓝白巫女: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醉鬼:是贼喊捉贼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店主:魔理沙从小房间就乱的可怕,也许只是一时找不到了吧……




                                                           ——《文文新闻》




红魔馆又遭盗窃
~现在的小偷口味真是奇怪~
曾经多起盗窃案的受害者红魔馆在O月O日又再次成为了小偷的目标。而这次遭窃的并不是图书亦不是财物,而是红魔馆图书馆馆长帕秋莉•诺蕾姬所饲养的一只毛玉。这只毛玉很得到帕秋莉的喜爱,所以它的失窃更被红魔馆上下定义为绑架。红魔馆的女仆长十六夜咲夜通过本报向幻想乡传达了这样的声音:
“胆大包天的窃贼,准备好承受红魔馆上下的愤怒吧!”
记者本想进入红魔馆采访一下失主帕秋莉小姐,但是据女仆长说这位日阴少女还在伤心,所以记者就善解人意的没有再去打扰她。取而代之的是女仆长本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因为之前的小偷都是大喇喇的走进来直接看到什么拿什么的,所以虽然经受了许多此盗窃,图书馆里依然没有特别的防盗措施。”女仆长说,“但是,这个小偷竟然能够绕过所有常规的守卫与防护,也是蛮有一套的。”
女仆长同时表示虽然这个小偷毫无疑问是红魔馆的敌人,但是已经遭了这么多次贼的红魔馆倒也没有精力去深究这件事。不过她还是警告幻想乡的不法分子:不要挑战红魔馆的底线。

(采访部分)
文:有什么关系嘛,就让我进去采访一下,又不是第一次了。
咲:其实这次我是真的无所谓啦。不过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在那里安慰帕秋莉小姐,尤其是二小姐的心情好像因为这件事很不好。
文:呃……那么想来帕秋莉的心情也很糟吧,我就先不要去打扰她了。
咲:非常明智。
文:那么……难道说红魔馆上下就没有一个人目击犯人吗?
咲:一路上都是些迷迷糊糊的妖精,那个小偷也十分开心吧。
文:但是感觉整个红魔馆都随时在你的监控之下的。
咲:那个时候我正在睡觉。
文:原来还有这样的空隙的……
咲:你说什么?
文:没什么……那么这也同时是门番的失职喽。
咲:不能算是吧,我想这样的小偷应该是不会去走大门的。不过还是有罚她去扫厕所。
文:那么能不能多谈一下那个毛玉呢?
咲:就是普通的毛玉啦,看着挺有意思就养在图书馆里了。
文:但是为什么帕秋莉小姐特别喜欢那只毛玉呢?
咲:其实帕秋莉小姐也不是太在意,只是因为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去那样安慰她所以觉得自己不作出伤心的样子来不太好而已。
文:所以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嘛!干嘛红魔馆总是这样大张旗鼓的!
咲:我只是个女仆,不能议论家里的处事风格的。


  
                                                            ——《文文新闻》





地震的阴霾再度笼罩幻想乡
~天人把地面当做转移愤怒的对象~
曾经让整个幻想乡陷入天气异常的天人——比那名居天子再次出现在博丽神社,并且要挟要将那块要石拔出来。
对其他人态度一向强硬的博丽灵梦这次却并没有展现其一贯的暴力,而是细声细语的安抚天子,还为她端上了茶和点心。
天子宣称自己头顶的桃子被地上人偷走了,这种事情是对于天人的极大侮辱。虽然暂时稳住了情绪,但是她还是要求幻想乡立刻交出犯人。
当记者问起:为什么坚持怀疑是幻想乡的小偷,而不寻找天界的罪犯时,天子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不良的天人!”
接下来的采访都是在不愉快的气氛下进行的,因为在这个失主的眼中就连记者都变成了怀疑的对象。
当采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记者的面前——也就是比那名居天子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隙间。反应迅速的记者在千钧一发的关头躲开了危险的袭击,但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天子却被她身后驶来的电车不知道撞飞到哪里去了。
事后被问及幻想乡是否已经处于崩溃的危险中时,博丽灵梦表示自己过后还会跟天子好好谈谈的,所以希望幻想乡的各位不要紧张。
虽说如此,记者还是要提醒大家: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
(采访部分)
文:不过是一个桃子而已,为什么要这样愤怒呢?
天:不止是一个桃子,是我头顶的桃子啊!
文:可是你的头顶上现在不是还是顶着桃子呢吗。
天:这个是临时的替代品啦!随便挑了一个桃子放上去的而已。
文:那不是已经解决了。
天:这个桃子怎么能跟原来的相比!
文:哦?难道说原来的桃子有什么特殊的吗?
天:原来的桃子可是我一直顶着的!那完美的平衡感多么熟悉……这个啊,压的我脖子疼!
文:嫌重的话不要顶不就是了……
天:什么?你想要抹煞我的角色特点吗!
文:没有这个意思……说起来这看起来就是便当被人偷吃了一样的事件而已,就因此威胁在幻想乡引发地震是不是太过分了?
天:你是在小看我吗?我心爱的桃子被偷了怎么可能是小事情!话说你一直在劝我没什么没什么的,是不是你干的啊喂!天女们所这几天天界有奇怪的风刮过的……
文:干我屁事啊!我可是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一向善恶分明富有正义感,这样明辨黑白的我怎么可能去做那种黑白的事情!
天:这话说说而已吧。总之只要我的桃子一天不找回来你们每个人都逃不了嫌疑!
文:还要找回来吗?恐怕早就被吃掉了吧。而且那桃子用了那么久难道不会坏掉吗?
天:哼哼,无知的人啊。告诉你……唉,你到哪去?
呜——库吃库吃库吃库吃库吃库吃库吃库吃……


                                                         ——《文文新闻》





恶鬼遭窃!几近斩首的威胁!
~不过还是张着大嘴不以为意~
O月O日下午,正在人间之里附近采风的记者听说了在附近游荡的鬼伊吹萃香大人的模样非常奇怪。记者立刻飞至高空确认了一下萃香的位置。
很快,记者在兽道上发现了正在悠闲的散步晒太阳的鬼大人。她的样子的确很奇怪——原本挂在手上的铁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绳子胡乱绑在那里的大西瓜,晃来晃去的看起来十分碍事,不过萃香倒是完全没有觉得累赘的意思。
记者立刻下去对她做出了面对面的采访。而她也很干脆的回答道:
“被偷走了!”
似乎是因为铁球被偷走所以找了个西瓜来做替代品。不过被那样坚固的挂在手上的铁球怎么可能被轻易的偷走呢?而且对象还是鬼的四天王之一。
“昨天因为喝了特别的酒醉的不省人事,犯人一定是在那个时候把这个铁球斩了下来吧。不过说起来能弄断那样的链子的家伙还真挺厉害的呢。”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会十分害怕吧。不过萃香倒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酒还没有醒。
(采访部分)
文:说起来那个球还有这个三角和方块到底是干嘛用的啊。
萃:装饰
文:那么用一个西瓜来代替的话不是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了吗。
萃:没办法啊,发现那样轻飘飘的太难受了嘛。
文:不过话说回来,你倒是完全没有担心的样子。
萃:有什么担心的。
文:这样的事件,不是完全像在说“我能砍掉你手上的链子,就能砍掉你的头”一样吗?
萃:没关系啦,砍的动那铁链子又不见得就能砍动我的头的。
文:鬼都是这样大条的吗……
萃:所以妖怪之山才会被你们占走啦!
文:这样尴尬的事不要这么大声的讲出来!
萃:是吗?我倒是不觉得很尴尬。
文:不过我倒是好奇是什么酒把你喝的人事不省的。
萃:是人家给我拿来的酒。怎么,你这个天狗也心动了吗?
文:我可不想醒来之后身上少了什么东西——那么是什么人拿来给你喝的呢
萃:……
文:嗯?
萃:啊呀呀呀呀呀……
文:不要抢我的台词!
萃:可怜的孩子呢……
文:什么?又在说酒话了吗?
萃:唔,头痛(躺倒)
                                                          ——《文文新闻》





幻想乡少女的首次变换形象,三途河船夫披头散发!
~似乎并非自愿的~
三途河的摆渡死神,小野塚小町打破了幻想乡少女形象万年不变的惯例,以散发的形象出现在幻想乡。遇到她的众人纷纷忘记了吐槽她的偷懒,而评价起她的新头型来。
但是小野塚小町看上去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不是我想换成这样的啊!”
察觉到事件有内幕的记者,立刻采访了小野塚小町。
“我的头饰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
原来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形象改变而已。不过因为对象是那个死神,记者还是觉得是她自己弄丢了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会有人专门跑到三途河去偷那种头饰实在是难以想象。
(采访部分)
文:是在什么时候被偷的呢?
町:睡觉的时候。
文:的确睡觉的时候会把头饰摘下来。
町:摘下头饰?要不要换上睡衣啊?你这偷懒偷的也太嚣张了吧!
文:是偷懒睡觉的时候啊!轮得到你来吐槽我吗?
町:不要那样大声啦。不算什么偷懒,只是工作间隙的小憩而已。醒来之后就发现头上的球球不见了。
文:这样就可以看得出来你是多么安逸睡的多么熟了……
町:为了更好的工作一定要休息好才行嘛。
文:话说只不过是头饰而已,在弄两个不就好了。
町:才不是呢!那球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啊!可是我最为心爱的饰品啊!
文:有这么严重吗?
町:当然!所以我才向四季大人请假去找寻找犯人,但是几次都被驳回了……
文:呃,我只能说阎魔大人还是一贯的明察秋毫啊。
町:什么啊,你和四季大人都不理解我的心情!
文:不过既然请假被驳回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町:既然正义不能在光明中伸张,我也只能在黑暗中完成对罪恶的惩戒。
文:又偷跑出来的吗?赶快回去认真工作!


                                                           ——《文文新闻》




地底的妖怪袭击地面,挥舞着核大棒的笨鸟
~目的不明的单纯袭击~
O月O日上午10时许,之前间歇泉异变的犯人灵乌路空来到地面,利用自己的爆炸了对地面发起了袭击。幸好地面到人家的出口在博丽神社,因此第一个受到袭击的目标就是博丽巫女,所以没有造成伤亡与损失。当记者看到火光赶到博丽神社的时候,地狱鸦已经被博丽巫女打晕了。
“嗯,叫嚷着什么地狱鸦的蛋被地上的家伙偷了,就那样打过来了。”博丽巫女说道。
感到十分奇怪的记者顶着巫女的非难留在神社里一直等到阿空醒来。但是采访的结果很令人郁闷。
“哎呀,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忘记了!”
敲着脑袋说着,然后就回地灵殿去了。
记者在这里声明:地狱鸦与鸦天狗绝对没有哪怕一点点关系,绝对!
(采访部分)
文:看起来神社完全没有收到损伤的样子呢,与那样的力量战斗还真是难得啊。
灵:因为一看到是那个家伙就立刻张开了结界啊……
文:说起来怎么会有人去偷地狱鸦的蛋的……阿空有说是谁吗?
灵:我也有问她是谁,她说忘记了,只记得是地上的人。
文:这……真是让人头疼呢。
灵:这家伙从头到尾都是个大麻烦,赶紧醒过来赶回地下去好了。
文:对啊,还是等她醒过来采访一下吧。
灵:不要赖在这里!就算醒过来你也没法从那只笨鸟那里问来什么事情啊笨鸟!
文:不要叫我笨鸟!
                                                     ——《文文新闻》


今天的幻想乡,没有阳光。
白昼被浓重的阴云压的喘不过气来,只能早早的就给黑夜让位。这仿佛是提前了几个小时的黄昏,也没有了那带给人们最后希望的光。暗,在这个日子里,就是幻想乡的主色调。
那些幻想乡里阴暗的角落,今天也会变得更加阴暗吧。但是,就在这个被人遗忘的地方,一个小小的身影自影子中分离出来。
为了这一切,抛弃了武士的骄傲。
她小心的拨开了附近的草丛,从里面拿出几个大小不一的球体,又从自己的怀里拿出来一些。
为了这一切,做了许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
她郑重的把这几个球体聚拢在一起,然后缓缓的站直身体。
但是,只要是为了幽幽子大人,在下即使堕入地狱又何足道哉!
“生命之珠,死亡之珠,力量之珠,魔法之珠,天之珠,地之珠,人之珠,七神宝已聚齐,龙神请聆听我的呼唤!”
仿佛是呼应着少女的宣告,周围响起了狂风的呼啸,
“请让幽幽子大人的食量减少,变成理想化的淑女吧!”
风依然翻弄着少女的衣襟,但是却在缓缓减弱。少女的双手高举面对着天空,热切的期待着。
天地又恢复了沉寂,世间仿佛只剩下了祈祷的少女与那些宝珠。
过了好久,“生命之珠”扭过身子,逃走了。
……
“啊……啊咧?”








剑客庭师威严扫地,叫喊哭闹成何体统
~似乎是白玉楼的内部矛盾~
昨天下午四时许,白玉楼的庭师魂魄妖梦突然出现在人间之里的村口。一向严肃认真的她却衣冠不整头发凌乱,而且跪在地上大哭大叫起来。
也许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的原因,她语言很没有层次而且含糊不清。大概能够分辨的有“失去身为武士的尊严啦!”“又被幽幽子大人玩啦!”“我这样的庭师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啦!”“这样的主君太让臣下伤心啦!”什么的。最后更闹到拔出短刀来要切腹的地步。幸好以上白泽慧音为首的长者们的劝阻,以及解开衣服时遭到男性村民围观所带来的犹豫拖延了时间,才使得西行寺幽幽子与八云紫及时赶到。两人先是用花言巧语稳住了妖梦的情绪,然后从后面把她打晕后带走了。
所有当事人都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
                                                      ——《文文新闻》

姬海棠闷闷不乐的支着脸,她的面前放着最近几期的《文文新闻》。
明明那样卖力的去取材了的,为什么反而被大家讨厌了呢……
天狗少女叹了口气,拿起了自己的相机。



END
向新闻界伟大的前辈学习
发帖
9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04-24
吐槽点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该从何吐起
离线带着弟弟
发帖
2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04-24
咲:我只是个女仆,不能议论家里的处事风格的
莫名的喜感

说起来那个球还有这个三角和方块到底是干嘛用的啊
从理论上来讲还少个叉

记者在这里声明:地狱鸦与鸦天狗绝对没有哪怕一点点关系,绝对!
...................

生命之珠,死亡之珠,力量之珠,魔法之珠,天之珠,地之珠,人之珠
毛玉      小町头饰  八咫鸟    球状蘑菇  桃子    铁球    阴阳玉
应该没错吧?

以及解开衣服时遭到男性村民围观所带来的犹豫拖延了时间
喜感爆发了..............
我觉得慧音这时候应该头槌乱舞......

幽幽子这丰富的知识应该是来自紫妈...........
妖梦...........
                               THE END
         これはあなたの運命である。
         従って、それを受け入れる!

PS:小小的庆祝一下,负重5KG扎马步可达6分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