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01阅读
  • 11回复

【已完成】东方百合花、CP:天子X小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残印之刻
 
发帖
2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06
“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啊。”
暖暖的太阳晒在小野冢小町的脸上,她躺在柔软的草坪上,将双手背过去,枕在头后面,稍稍眯着眼睛望着不太刺眼的太阳。
地处内陆还被群山环绕着的幻想乡,不会有太过分的一年四季,冷起来的时候虽然会下雪,也会有积雪,但是只要穿的厚实一点,打雪仗堆雪人是绝对没问题的,而炎热的夏日里也可以用幽灵什么的制冷,这样想来——
“比起取暖要烧煤炭,制冷要靠电力的外界,幻想乡还真是一个环保而又舒适的好地方呢。”
作为死神的小野冢小町,除了在这幻想乡之内工作之外,偶尔也能够出出外勤,所以对外界还算有一点了解,于是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说来今天是不是还有好多幽灵没有载过三途河呢……”
虽然是死神,虽然也有着能够收割生命的标志性的死神的镰刀,不过小野冢小町始终只是一个船夫,简单的说,就是带领死去的人的幽灵通过三途河去往彼岸接受审判的。
“不过这样好的天气,不休息一下可是要对不起创造出这样好天气的大自然了呢。管他呢,现在就先睡一会吧~
然后小町的眼前出现了阴影,太阳被一个小小的身影遮住了,没法再撒上小町懒散的脸上。
“你啊,这样说的话一年四季的每一天你不是都可以休息了么,这样哪里还需要工作啊!”
“什么啊,映姬大人啊。”小町说着坐起来,抬着头看着眼前这个虽然小小的,但是却是自己的上司的四季映姬。“我可是正打算去工作呢~
“又说谎,你明明就是打算就这样睡着了算了的吧。”四季映姬双手一叉腰,摆出了标准的说教姿势。“工作可是很重要的,对于人类来说,工作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生活,就算你是死神也不能不工作,工作的意义就在于……”
“嘿~”小町突然站了起来,把在面前全心说教的映姬大人吓了一跳,向后坐在草地上。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映姬大人。”小町将近一米八的身高站在坐着的映姬面前,使得映姬的表情变得很复杂。“别看我这样偷懒,我可是好好的在为映姬大人考虑哦,你看如果不是为了来找我这样偷懒的手下,映姬大人也不会从公务繁忙的十王殿里面出来的吧。”
“每次你都找理由这样说!”映姬露出一脸不满的表情。
“所以说,今天映姬大人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我做的么?”
“哎哎?”
“我都猜到了,你就说吧。”
“嗯……”映姬犹豫了一下。“今天是来增加你的工作的。最近死神的人手不够,虽然你只是个船夫,不过你的能力也足够胜任了。”
“所以说是要去干嘛呢?”小町懒散的表情望着不太刺眼的太阳。
“去杀死一个天人,她的寿命早就过了,虽然还没有出现五衰的迹象,不过作为我们的职责还是应该去收割她的。”
“去杀死还没有出现五衰迹象的天人啊,那也就是说,没成功也没关系咯?”
“大概……”
“我这就去。”没等映姬的话说完,小町就飞了出去,留下映姬一个人在地上。
“这家伙,绝对又是去偷懒了。”映姬虽然无奈,但是脸上却带着些许笑容。
……
……
……
“哦哦,找到了找到了。”
天界的边缘,连接着妖怪之山的平原上,小町找到了这次要杀死的对象,她正侧躺在天界柔软的草地上,用手无聊的拨弄着白色的小花。
“比那民居天子,作为才刚刚引起了那样大规模的天气异变的罪魁祸首,你还真是显得悠闲啊,不去再制造一些什么其他的异变么。”
“玩腻了自然也就不想玩了。”
天子收敛了一下不雅的姿势,坐起来拍了拍蓝色的长裙上的草屑,戴起她标志性的帽子,还顺带把帽子两边装饰用的桃子给调整了一下位置。
“倒是你这总是偷懒的船夫死神这次怎么会那么闲的发慌来找我?”
“不愧是不良天人,说起话来可是一点天人的本分都没有啊。”“轮不到你这个不工作的死神来说我!”
“嗯,这次我是来杀你的哦。”小町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她那标志性的大镰,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扶着镰刀。
“哦,是么。”天子的反应却是很平淡。“数数算算前后我也大概退治了两位数的死神了,其中也不乏精英级别的。不过却现在沦落到被船夫收拾的地步啊。”
天子将手向旁边一挥,巨大的柱状要石落在了她的身边,巨大的震动大概整个天界都能感觉得到。
“就算绯想之剑被天界的老顽固们收回去了,掌控着大地的我也不可能会输给你这样的船夫死神的。”
小町的脚下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在刚才的一次大范围的震动之后,细微的震动却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明显。
“等等等等,”小町用力挥了挥手,把自己的身体重心调整好。“我也知道我现在没法杀死你的,你也知道我只是来偷懒的,我们随便打打就好了,对了,就用符卡制度决胜怎样?”
“不错的提议呢。”天子脸上的表情从紧张变成了愉悦,但是地面的震动却没有丝毫减弱。“正好可以缓和这天界无聊的生活。”
震动越来越大,整个平原的地面都微微扬起了灰尘,然后接着地面就像被风吹动海面一样,开始上下起伏波动,地面间互相摩擦发出轰隆的声音。
“完了她还是认真了,这偷懒的差事也不好做啊……”
小町不住留下一滴冷汗。
……
……
……
“痛痛痛痛痛……”映姬只是稍微碰了一下小町淤青的手臂,小町就感到明显的疼痛了。“那个不良天人下手还真狠啊,一上来就是终符级别的SPELL CARD,这样叫我怎么偷懒啊!”
“所以说没有一份工作是轻松的,你现在知道了渡河的工作的优越了吧,不需要这样的战斗,每天只要轻松的完成摆渡……”
“下次还请让我来做!”“嗯?”“我是说,捕杀比那名居天子的工作,下次继续由我来做!”
“可是,你这次只是代行职责而已啊?”映姬用令牌拍了拍额头,没有想通。
“规矩上不是说,一个死神要负责捕杀一个天人,只到自愿放弃为止么,请让我负责吧!”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没有出现五衰迹象的天人,基本上是没法杀死的哦,比那民居家的大小姐虽然不良,但是好歹也是个年轻的天人,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五衰呢。”
“请让我负责!”小町一反常态的表现出了对工作的兴趣。“只要和她说通,能够走走形式一样的战斗,在她死之前我就能够好好的休息了。”当然后面这一句说的很小声。
“痛痛痛痛痛!”映姬在小町淤青的地方用力捏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映姬用手中的令牌敲了一下小町的额头。“想偷懒的话是绝对不行的哦。”
“怎么会偷懒,啊哈,啊哈哈……”
小町的表情是微笑,内心之中却是奸笑——
“咦嘻嘻,又可以偷懒了。”这种没品的笑声和台词在小町的心中回荡。
……
天子站在天界连接着妖怪之山的悬崖边,眺望着自己脚下的大地,这片叫做幻想乡的大地。虽然只是被博丽大结界包围起来的内陆的一片陆地,虽然自己站在这幻想乡最高的天界之上,但是脚下的这片陆地还是宽广到她没法望到边际。
天子拥有着操纵大地的能力,只要是这幻想乡之中的地面,以她的能力引发小型的地震还是不成问题的,因为自己是被赋予了管理这幻想乡大地的职责的天人。
没错,养尊处优,每天只要吹拉弹唱,不愁吃喝也不知暖寒,就算是所谓的职责,也是想起的时候就去做,忘记了也根本没关系的东西——
谁也不想发生地震吧。
这样的生活她一次都没有想过,在她还算是活着,作为一个普通人类活着的时候,她不曾想过,也没有憧憬过这样的生活。
跟随者服侍名居神的父母,不知为何就成为了天人,拥有了地位能力和无所谓的职责,但是——
“我却失去了脚下的这片大地,失去了恐惧着死亡但是却无比快乐的生活。”
她知道这是命运的安排。
“打扰了,有人在么~”小町一副懒散的样子飞了过来。“啊啊,在这里啊。”然后飞了过来。
“怎么了,被打发回去一次还不够么,还想来试试?”
贴近站着的话,天子要稍微抬起头才能看到高大的小町的脸。
“怎么会怎么会,”小町赶紧摆摆手。“我只是来交涉的,来交涉的。”
……
“总之就是你要我配合你,让后为你的偷懒找借口?”
“嗯嗯,虽然这样说总觉得哪里不合适,不过这样理解没问题!”小町大拇指一竖,做出了没问题的表情。
“不要。”
“哎哎?为什么要拒绝呢,这样你不也就没有被追杀的压力了么?”
“天人的生活可是很无聊很无聊的呢,如果不是那么无聊的话我也不会去引发异变了,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的死神,可是我娱乐消遣的好项目啊,我怎么会放弃掉!”
“那我陪你玩……”小町赶紧捂住了嘴,因为她看到了天子脸上坏笑的表情。
“你要是能陪我打发时间的话,那就没问题哦。”天子的语气虽然很随意,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小町在看,似乎在期待什么。
“额,”小町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了。“那,你可以下手轻点么……”
“嗯!”天子的表情就像被点亮了的电灯泡一样,兴奋到溢出来。“我会尽量不那么认真的,那么我们赶紧开始吧!”
大地就像富有弹性的果冻被好奇的小孩用手指弹了一下那样,不停的抖动着,这情景相当的似曾相识。
“这不是一点都没有留手么!”小町表情复杂的躲避着天上落下的要石与地面升起的石柱。“请让我休息啊啊啊啊啊——”
……
……
……
幻想乡的历史有一千二百年,对于人类来说,这是太过于漫长的时光,漫长到就算用文字记述下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也会因为文字系统的变迁而让后世的人无法解读,于是历史渐渐的被人类们遗忘。
但是对于妖怪、精灵、神明、以及各种人类之外的生物来说,这漫长的时光或许不过是无聊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大部分年龄超过四位数的妖怪,都会明智的选择隐居,不再与人交往,更有甚者,将时间停止,将自己置于永恒的回廊之中。
因为就算是妖怪精灵或者是神明亡灵,终究也不过是拥有着自我意识的普通存在,和人类一样,会记住发生过的事,会悲伤会愤怒会开心会哭泣。
但是人类只能存在不过短短数十年,他们每天都会经历一遍喜怒哀乐,重复这样数万个昼夜,然后死去,然后将自己的感情和存在寄托给下一辈的人类,然后渐渐消逝。
而妖怪,如果像人类这样过着快节奏的生活,享受着每天的喜怒哀乐,在漫长的时间里,不断的为某人悲伤、为某人快乐,终究,是会崩坏的吧。所以她们才会选择将自己隐藏起来,不去触动自己的感情。
“这样隐居的生活其实非常的无聊啊。”
比那名居天子仰面躺在天界的草地上,形成一个大字型。天界因为很少污秽的原因,就算是朝生暮死的小草,也能够长青不衰,不管睡几次都是那么柔软。
她倒不是想要躺在那里,因为除了她躺着的地方之外,早就已经一片狼藉了,草地被整个掀翻,要石凌乱的插在地面上,旁边还不时飘过几个怨灵。
“不要把怨灵弄到天界来啊!”被几个一看就是怨气很深的怨灵骚扰之后,天子终于忍不住了,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她还是动不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町从上空落下来,虽然她还能飞,不过衣衫不整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就轻松了,事后要负责整理的可是我啊!”“所以说了对不起嘛,都怪你一上来就那么认真。”
小町落在硕果仅存的草地上,伸直腿坐下来,天子也撑起上半身,两人并排的坐着。
“上次你来是多少年以前?”“我数数,好象有三四十年了吧。”
“有那么长?”天子语气上似乎是惊讶,但是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每天都是唱歌跳舞喝酒下棋什么的,总让我觉得你上一次过来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啊。”
“哎?这样悠闲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吗。”“要说悠闲你不也很悠闲么,整天偷懒的。”
“哪里哪里,”小町摆摆手似乎是故意掩饰一下。“你看我这不是在勤奋的工作嘛!”
天子没有接话,只是看了看天空。
“不过,符卡制度还真是好呢,又能够运动又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这样的制度也随着那个巫女的消失,一并慢慢被人遗忘了啊。”天子若有所思的样子。“地面上的情况怎样了?”
“嗯……”小町想了想。“巫女的继承人已经选定了,稗田家的第十一个继承人也已经成长到可以开始写书了,妖怪们的战争也借由神明的帮助停息了。”
“虽然也是个普通的时代,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怀念那个灵梦的时代啊,虽然有点脱线有点不可理喻,但是却吸引着人类和妖怪的那个灵梦……”
小町又在自言自语。
“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吧,自从那个时代之后,妖怪们似乎也都玩够了的样子,大家都销声匿迹了,那只小小的鬼也已经回去地下的旧都,真是的,那一次我闹出的异变似乎都还在眼前。”
“那一次你用桃子把所有人都招待到了极限啊,好长一段时间回去大家看到桃子都还会不自觉的有反应,坏心眼的紫还给缺钱的那个灵梦送了一大筐外界的桃子,当时她脸都绿了啊。”
两人相视而笑。
“……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真的杀死我的吧。”天子盯着小町的眼睛,语气却不是那么的严肃。
“不会不会,虽说天人是逃脱寿命的人类,但是还是会渐渐的衰弱,渐渐的死亡,真正杀死了天人的死神,好像还没有过啊。”
“我从没有想过要成为天人,从没有想过要长生,从没有想过要这样悠闲的过生活,结果命运就这样玩弄了我。”天子的头低下,看不清表情。
“这不是挺好……”
“命运在这终点又擅自给我设置了难看的死亡,真是从一开始就在玩弄我、玩弄我……”被看的到的表情,似乎是愤怒,似乎夹杂着悲伤。
“这有什么不好,就算是作为一个人类,不还是一样要接受命运的安排,一样要死去,难看的腐烂掉,然后化为幽灵渡过三途河接受审判,你所谓命运的这些东西,有什么是你可以改变的。”
天子一时没有说出话来。
“别看我现在是死神,我曾经也是好好的活过的人类,只是因为我持有着最适合当船夫不过了的能力,然后在我意识到自己是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渡河的死神了。”小町也开始望着天空,似乎在回忆什么。“就算是这些,也是映姬大人告诉我的。”
“你至少能够知道命运对你做过些什么,可是我的话,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命运捉弄过了,而且甚至都不知道是怎样被捉弄的。这就好像有人在你的背后贴了一张纸条戏弄你,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笑,但是你却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
“你一次都没有反抗过么,如果你不想成为死神的话,就反抗啊!”
“反抗?”小町笑了笑。“我根本没有我自己成为死神之前的记忆,我怎么知道我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成为死神的,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我现在选择不做死神的话,那么我就会进入轮回,转世,或者说简单一点,就是再死一次。”
“所以你就屈服了?”
“错了,是在现在活着的每一天抓紧时间好好休息。”这绝对不是偷懒,小町心里想着。
“你说的都没错,”天子站起来,拍了拍长裙上的灰尘。“我们不知道自己何时还会被捉弄,也没法改变设定好的结局,但是就算这样——”
天子歪歪扭扭的飞走了,似乎相当吃力的样子。
“就算这样,你能怎样?”
小町望着天子飞走的方向。
……
……
……
“听说了么,好像外面又出什么异变了。”“是啊是啊,好像这一次那个什么博丽的巫女都没有办法阻止啊。”“不是还有大妖怪们嘛。”“好像都被打败了的样子。”……
小町在一如既往的休息中,却听到死神们不断的议论声,因为作为死神要经常在地狱和现世之间进出,所以现世如果发生了什么大事情的话,消息传得还是很快的。
“痛——”小町的头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又在偷懒了?”四季映姬从小町的背后走了出来。
“没有没有,我有在好好的准备去工作啊,啊哈哈——”小町尴尬的回答着,然后灵机一动转换了话题。“外面好像闹的很凶,是什么事情呢?”
“一个就快死了的天人在胡闹,好像也没有什么目的。”“快要死了?”“嗯,大五衰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虽然作为天人她还算年轻,但是果然是修行不足吧。”
“她,年轻,修行不足……”小町将几个关键字重复了一遍。
“比那名居天子,是她。”
“……”小町没有再说一个字,立刻飞了出去。
映姬苦笑了一下,然后去教训那些不工作的死神去了。
“你会不会因此有所改变呢?”映姬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
幻想乡的大地被绯红色的云层笼罩着,本来应该是艳阳高照的当午时间,阳光却无法落下来,勉勉强强的穿透了厚厚的绯色云层,也只能给大地染上红雾一般的颜色。
整个幻想乡笼罩在一片的绯色之中,这种感觉,让人不安但是却并不让人害怕,反倒让人有一种悲伤的感觉。
小町要找的目标很容易就找到了,因为绯色的云层旋转着聚向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漂浮在幻想乡的天地之间。蓝色的长发、蓝色的长裙,裙子下面装饰着按照极光的颜色排列的彩饰,头上万年不变的戴着一顶帽子顶着两颗天界的桃子——
比那名居天子。
稍微靠近了一些之后,小町发现天子的周围散布着红色的圆形光弹,与天空一样绯红色的吸血鬼大小姐在四周高速的移动着,然后弹幕在不断的交错着。
“全人类的——”
小町听到了天子的声音,然后同时发现自己的面前什么东西越来越亮。
“绯想天!!!”
意识过来的小町立刻向下俯冲,如同失速的飞机一般,然后重重的砸在森林里的地面上,翻滚出去了很远,才被树木的障碍所停止。尽管这样,她也是在一瞬之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也算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从一点喷涌而出的绯红色光雾斜向上轰出,在前进的过程中还不断的扩散开去,覆盖了大半的天空,然后在云层之中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轰击在了幻想乡的大结界上,有一瞬间,小町似乎已经看到了外界的高楼大厦。
这一次的攻击,几乎撼动了整个幻想乡,如果有谁置身于这个光雾之中,除非是不死之身,否则必定灰飞烟灭。
然后不死的吸血鬼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缓缓向下坠落下来,地面上的帕秋丽用魔法托住了她,大概是为了这一代还不能独当一面的灵梦的缘故,红魔馆的大小姐才会像这样亲自上阵吧。其实所谓的吸血鬼,说不定意外的温柔,小町想。
小町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却没有看到战斗的停止。
这一次交手的对象是太阳花田的领主,风见幽香,如果单论灵力的输出的话,毫无疑问是幻想乡最强的妖怪。
但是现在这个最强也陷入了苦战,比那名居天子果断放弃了不占优势的远距离炮击,主动进行着接近战,尽管她也知道幽香有着幻想乡数一数二的身体能力。
近身的搏斗显然应该还是幽香占据优势的,但是局势却完全不是那样。幽香十分小心的闪避着天子所有的剑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格挡和闪避,偶尔的反击虽然也能命中,但也显得十分的不干脆。
“绯想之剑……”小町明白了风见幽香的顾虑。
将生物的弱点用气质的方式表现出来,并转化为力量,然后将生物斩断,这就是绯想之剑,天界用以控制地上的人类与妖怪的武器。不知道天子事先做了怎样的准备,现在这个局面,大概是整个地上的生物的气质都已经被完全显露成为了绯色的云雾,所以现在要是被绯想之剑斩到的话,毫无疑问一定会被完全的斩杀。
现在的绯想之剑可以做到对任何生物一击灭杀,而同时无尽的绯色云雾给天子提供了近乎无穷的灵力,现在的她,不可能被阻止。
尽管这样,处于上风的天子却显得比幽香更加的狼狈,每一次挥剑之后都会大口的喘气,尽管绯色的云雾遮蔽了整个天空,天子依然不停的流着汗,看上去虚弱而疲惫。
“大五衰的表现,她现在已经非常的虚弱了吧。”小町想起了映姬说过的话。
什么轰隆的巨响从背后传来,小町回过头,看到巨大的石山在缓慢的升起,然后身为八百万神顶点的八坂神奈子,将背后的御柱支撑在石山的一面上,两只手操纵着一根与背后的石山一样巨大的御柱。
神奈子眯起一只眼睛瞄准的对象,毫无疑问,是天子。
天子正在疲惫的与风见幽香战斗着,所以如此巨大的动静也完全没有发觉,她现在背对着神奈子的御柱。
“小心背——”小町用力的呼喊还没有传达,就被巨大的轰鸣声覆盖了。
八坂神奈子用尽全力,将御柱轰了出去,产生的巨大后坐力让她和她背后的石山滑出去很远,在地面上拖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就像是大地的伤疤。
小町转过头来,却只在空中找到了大口大口喘着气的风见幽香,巨大的御柱插在地面上,一半以上都没入了地面之中。从风见幽香的表情来看,刚才的攻击似乎没有把她排除在外的样子。
空中没有比那名居天子。
八坂神奈子再次飞起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表情带上了些许笑容,好像是觉得终于解决了一个事件一样。
然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地面开始起伏波动,森林里的树木,山里的巨石,不断地被抛起来再落下去。远处的上白泽慧音变成了白泽的形态,用结界覆盖着人类的村落,尽管有藤原妹红的帮助,她还是显得力不从心。
现在的幻想乡,就像一张巨大的弹簧床,一切都被抛起来再落下去然后再抛起来。就如同幻想乡的一切都在玩一场可怕的游戏。
“开玩笑的吧,不过是一个天人……”八百万神之一,中央神话的顶点,被妖怪之山的妖怪们敬仰的神明,八坂神奈子看到这一幅夸张的景象,也不由得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地面迅速的升起几根石柱,重重的把八坂神奈子弹飞了起来,她的表情扭曲着,忍者疼痛努力地想要在空中调整自己的平衡。
但是她没有机会了。
“开天辟地的——”无比庞大的要石穿过云层从上压下来,要石是如此巨大,以至于神奈子身后的石山也显得微不足道,而人,早就已经微小到根本都无法目视到。
然后要石砸向悬浮在空中毫无防备的神奈子,再砸向地面,以要石为中心的地面,一圈圈波纹散布开去,就像把石子投进了安静的水面。
“——碾压……”站在要石之上的天子,已经显得破烂不堪了,甚至连完整的外貌都很难辨认,浑身沾满了血水和泥土,不断的喘着气,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变得很困难。
但是她没有停止。
绯想之剑在她面前飞速的旋转着,卷动着大气,将天上的绯云一点点的吸落下来,从远处望去,就像是一条细长的龙卷云,聚集的焦点则在天子的身前。
透过高速旋转的绯想之剑,看到的天子被血染红的眼睛,她的目标是,风见幽香。
“先下手为强,Double Spark!”幻想乡最强的妖怪也有着幻想乡最强的判断力,意识到天子的目的是要炮击自己的风见幽香毫不犹豫的使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双重魔炮。
本体与分身的幻影同时撑开了手中的阳伞,灵力不断的聚集在伞尖,然后两道巨大的七彩光柱轰向天子。
但是天子没有同时开始炮击,她一把抓住身前的绯想之剑,将所有聚集到一起的绯色云雾化为一道锐利的剑气,“天启,气象,之剑……”然后挥了出去。
尽管广范围覆盖的双重魔炮有着巨大的威力,但是毕竟是将灵力扩散发射出去,所以将灵力聚集到一点的天启气象之剑就如同大头针穿过黄油一样,很容易的就穿过了魔炮的覆盖范围, 袭向风间幽香。
然后比那名居天子,就这样将自己暴露在了威力夸张的魔炮之中。
风见幽香还没有对刚才的变化反应过来,就突然发现高速的剑气向自己袭来,她知道取消炮击来移动或闪避都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立刻决断,注入所有的灵力强化魔炮,要在被杀掉之前杀掉对手。
剑气刺在阳伞上,就像针扎在了钢板上一样,一时无法前进分毫,被阻止的剑气化为绯色的云雾扩散开去。
范围巨大的双重魔炮持续的轰鸣着,绯色的剑气停滞在阳伞跟前,这样的景象持续了几秒,小町也不清楚,只知道时间好像暂停了一样,耳中的轰隆声越行越远——
然后剑气贯穿了风见幽香。
暂停的时间突然破碎,最强的妖怪就这样轻易的被贯穿了,就像开玩笑一样。
……
……
……
这片绯色的云雾下面,已经没有飞着的人或妖怪了,只有一个天人和一个死神,当然,天人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只是破破烂烂的,用力的喘着气。
“好久不见。”小町平复了一下心情,正常的问候道。
“的确很久,”天子微微的喘着气,说话的语速也慢了下来。“差不多,又有,一百年了吧。”
“你已经要死了吧?”小町已经想不出应该说什么了,只好问出了最后的问题。
“很戏剧吧,我反抗着该死的命运,不愿意成为什么无聊的天人,结果却因为这样而被这大地的污秽污染的更加严重,结果不得不更早的迎接这肮脏的死亡。”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毁灭这个幻想乡你就又能够活下去吗?无论怎样,你的死早就已经注定了,你身上的大五衰的迹象也是那么明显,就算放着你不管,你也活不过半个月了。”
“没错,我一定会死。”
“那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做,缩短自己的寿命!”小町忍不住喊了出来。
“你说过,反抗命运是没有结果的是吧。”天子勉强的支撑着破破烂烂的身体。“你说的都没错,就算是像我这样,堵上自己最后的生命来反抗,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最多不过是提前一点到来罢了。
“可是那又怎样?那样我就不该去反抗、不该去挣扎了么?就算没有任何结果,你能告诉我这个过程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了?”
“……”
“就算我要死,我也要在死之前证明我自己曾经存在过、反抗过,就算遥远的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记得,我也不会在死的时候后悔,自己的一生就是这样顺从着活过来的。”
“就为了这样,你就把这个幻想乡……”
“很神奇吧,之前我都不知道我能做到这个程度。”天子的脸上挂着自嘲。“虽然身为上位的天人,却被称为‘不完全’和‘不良’,这样的我,就算两度偷走了天界的武器,也没有人会在意呢。
“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注视着我,父亲和母亲大人的眼中只有着那可恨的神明,一次也没有正眼的看过我,就算是引发了大规模的异变,在那之后时间的更替之中,也没有人再次记得我,同伴什么的,更是从来都没有过。”
“这样的我,”天子的嘴角向上一扬,露出轻蔑的笑容。“这样的我,就算是把所有人的气质都聚集了起来,想要毁灭这个幻想乡的现在,她们,也只是把我当做挡路的障碍一般的存在。”
“索性,我就把她们想要踢开我的脚给硌疼一下,多好!”
“你疯了……”
“你,”天子将绯想之剑指向小町。“你不是死神么,来杀死我吧,这是你的责任吧。”她破烂不堪的身体径直向小町冲了过来。
小町没有移动,反倒是天子前进的脚步停止了。
“控制距离程度的能力么,但是,现在你是在与整个大地为敌啊!”
小町感觉到什么,立刻向侧面闪去,轰隆升起的石柱擦过她的身旁,就在她放松了距离限制的一瞬间,天子已经冲到了跟前,死神的镰刀与天人的绯想之剑交错在了一起。
“这很有意思啊,绯想之剑斩断生物的弱点,死神的大镰收割活物的灵魂也就是说,我们只要碰到对方一下就能够决出胜负了么。”
小町没有回答,只是在这对话的瞬间迅速完成了脱魂的仪式,在天子话音刚落的瞬间,立刻交换了两人的位置,天子毫无防备的背后露在小町的镰刀之下。犹豫了一下,小町洒出了大量的铜钱弹幕,然后自己后撤了一段距离。
弹幕全都毫无问题的命中了,但是——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在搏上性命的战斗,不是什么早就消失作古的弹幕游戏,这样软绵绵的弹幕会有什么作用!”天子是这样说着,但是从她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情况来看,让人怀疑她是否能再走哪怕一步。
“好好的迎接你的死亡吧,这样做只会让你死后的罪加重,转世成为牲畜而已!”
“死后的事情我才管不到,转世成为什么也和我没关系,我只要证明我,是一个叫做比那名居天子的天人就好!”
天子的身体应该已经支撑不住了,她选择了自己唯一能够轻松行动的方式,绯想之剑再次在她的身前飞速的旋转起来,将绯色的云雾吸落,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
“遭了……”小町不像吸血鬼有不死的身体,也不像花之妖怪那样可以对拼炮击,现在这个距离,即无法抢得先手,也无法在炮击开始之后逃出炮击的范围。
身为死神的小町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
只有赌一赌了。
可是,赌什么?
小町向前迅速的飞过去,争取就算稍微少一点,也要减少自己所在的位置的炮击覆盖半径,但是相对的,和天子间的距离越短,炮击到达的速度越快,小町一面混乱的想着这些,一面继续向着天子的方向飞奔。
然后旋转着的绯想之剑越来越亮,终于在一瞬之间,绯红色的光雾喷涌而出,就在这一瞬间,小町用尽全力,发动所有的能力,缩短自己与地面的距离,然后垂直着用力地向地面撞下去,就像一颗对着地面发射的炮弹,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深地坑。
“好痛!”小町爬起来揉着额头。“今天这是第二次了!!!!”
但是她赌赢了,圆锥体一样的光雾发射的方向是倾斜向上的,垂直向下的躲避路线正好是最短也是最正确的路线,尽管她觉得砸在地面上的疼痛一点也不比被命中来的轻松。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吧,炮击持续着的现在,是唯一可以打倒天子的机会。
从地面一口气缩短与天空的距离,小町迅速绕到了硬直中的天子的背后,现在只要轻松的挥下镰刀,就可以结束这一切。小野冢小町,身为一个死神,她的责任就是要杀死眼前的这个天人,这个已经破破烂烂到连活动都很困难的天人。
所以她没有犹豫,挥起了镰刀——
天子转过头来,表情上有一丝笑意,然后闭上眼睛,两人一起坠了下去。
……
……
……
“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小町虽然没有犹豫,但却也没有挥下她的镰刀。她将镰刀的刀柄横架在天子的身上,用手压制住两端,然后一只膝盖顶住天子的腹部,将天子牢牢的控制在地面上。
“想干什么,毁灭这个无聊的幻想乡,你不都看到了吗!”
“你说谎了,”小町摇了摇头。“因为我赌赢了。”
“赌?”
“对,因为你并没有把绯想天朝着覆盖地面的方向发射,所以我才能够以最短的距离逃出来。”
“……”天子愣了一愣。“噗——”然后笑了出来。
“咦咦?我说错什么了,这种时候这样笑很破坏气氛的啊!”
“因为,就算你完全的被命中也不会死的啦,我好好控制过力道了。”天子的表情一瞬之间从狰狞变得柔和,好像之前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倒是你用头撞地面我是完全没有想到呢,还以为你会英勇的顶着炮击过来一刀斩了我……”
“不过,”天子移开了视线。“现在也没差,就这样杀死我吧。”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你不是死神嘛。”“为什么!!”“都说了——”
“为什么!!!”小町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身为一个每天与死者打交道的死神,这样子面对一个将死之人,还真的是第一次啊。
“……为了你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大概吧。”
“啊?”小町的表情凝固了一会,显然是没听懂,虽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转。
“其实,你很讨厌身为死神的自己对吧。”“才没——”
“你才喜欢说谎啊,”天子再次打断了小町的话。“口口声声的说着偷懒,其实你完全是在厌恶作为死神的自己,或者说,你厌恶这个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成为了死神的自己。偷懒什么的,完全只是在逃避而已吧,死神的责任。”
“就算是这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我杀死了你我就能好好的活下去!”小町松开了压制着天子的镰刀和身体,瘫坐在了旁边。
“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但是,我也想好好的改变你的看法,我希望你能够承认自己死神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所以我猜,要是能够又一次的工作能够让你情愿去做的话,大概你就会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死神是有价值的了吧。”
天子也坐了起来,尽管已经破破烂烂了,但是她还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然后两人并排的坐在地上,就如同以前,两人进行弹幕游戏之后那样。
“这也不是什么突发奇想啦,”天子拘谨的解释着。“自从那一次你告诉我你的自我厌恶之后,我就想要怎样做些什么。正好,这一次我的大限就要到了,就想着索性成为恶人,然后被你杀掉好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次,你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完成你作为一个死神的工作,并且因此还能得到大家的承认和夸奖,说不定,你就会喜欢上作为一个死神的自己了吧,我是这样想的……”
天子的脸红了一下,然后迅速的低下了头。
“笨蛋!”小町也一样低着头,虽然看不出,但是也能猜到表情。“你这样做,就算杀死了你我也只会自我厌恶吧!”
“哎?为什么??”
“作、作为一个死神的工作也是很累很无聊的,你陪我在休息的时候进行弹幕游戏,也有那么多年的时间了,我早、早就——”
“早就什么?”
“当你是朋友了……”小町的声音小到听不到了。
“原来,”天子抬起了头。“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啊。”
绯色的云雾渐渐的散去,阳光重新撒回了幻想乡,照在并排坐在地上的两人身上,周围一片狼藉,只有两人所在的这一小块地方,还算平整一些。
“怎么,总觉得全都那么似曾相识……”
小町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
……
……
“蓝,你的尾巴太碍事了!”“谁叫紫大人不开一个大一点的隙间,这样看很难看到的啊!”“我开动了~”“幽幽子大人,那是我的半灵,不是棉花糖,不要吃啊!”“死花妖,别挤别挤,快去那边治疗去!”“哈?区区一个月球人的公主敢这样对我说话?”
“快过来治疗。”八意永琳把凑过去看热闹的风见幽香一把拖回来,然后拿出了一个装满了正体不明的药水的注射器稍微推了推。“再干扰公主的话,就给你打一针,让你变成和那边那两位一样哦。”
顺着永琳的手指看过去,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和八坂神奈子被绑法奇怪的绷带包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的躺在地面上。
“混蛋,竟然敢这样对我这个伟大的吸血鬼。”
“混蛋,竟然敢这样对我这个伟大的神明。”
两人的精神看起来不错,然后永琳走过去,把可疑的药水一人注射了一半。在一旁看着的铃仙·优昙华院·因番止不住自己浑身的颤抖。
“铃仙你知道那个是什么药?”因番帝一只手撑着头躺在地上,用一只逗猫棒逗着眼前扑腾来扑腾去的橙。
“知、知道,那是……”铃仙看起来似乎不太想继续回忆的样子。
“是【哔——】的那一个,还是【哔——】【哔——】的那一个,还是那个最见不得人,要【哔——】【哔——】【哔——】【哔——】【哔——】【哔——】的那个。哦对了这里还有照片,你对着看一下哪一个和你发作时候的样子比较像。”
“你你你、你,帝你怎么会有照片!”
“帝只是和‘文文。新闻’建立了短期合作而已哦~”射命丸文最速的从偷窥用的隙间转移过来参加话题,不愧是幻想乡最速。
铃仙泪奔着跑出了迷途之家,想着远处的夕阳而去,哦不对,现在还是中午。
多亏了文让出了一个宝贵的位置,挤成一团偷窥的人们终于有一点位置可以放松了,八云紫则是更加的,腾出位置来把半个身体收到了隙间之中,用最悠闲的姿势偷窥着。
“偷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你们就适可而止吧。”手拿令牌的阎王映姬少见的和一大群妖怪挤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
“说什么呢,这一整出剧本不都是你写的吗。”紫悠闲的转过头来。“我还好奇你为什么要对自己手下的其中之一做那么多特别的事情。”
“这——”映姬的脸红了一下。“小町是特别的,我只是希望她能够继续作为一个死神而已。”
“反正我这边除了几个笨蛋太认真以至于受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那个天人,努力做的话还是能够做的蛮不错的呢,有这样的意志,才会有这样的实力吧。”
“什么叫没有什么损失!”X2
无视掉在地上的躺尸二人组的紫,还是表达出了对天子的敬佩。
“她现在这样,已经完全就是一个人类了。”风见幽香走过来,挤掉了一个位置,使得人群再次拥挤。“是一个我们这些活的太长的妖怪们,羡慕不已的人类。”
“要感慨自己老了也就趁现在了哦。”玩够了魂魄妖梦的幽灵大小姐西行寺幽幽子站起来,拍了拍手。“最后一幕就要上演了,大家赶快过来过来吧。”
“挤死了挤死了。”紫被蜂拥而上的人群差不多挤进了隙间里面。“我多开几个隙间你们自己看不就好了嘛!”
在平均每三四个人分到一个隙间之后,一只没有偷窥的映姬也终于忍不住凑了过去。
“就让我们看看,期待已久的结局吧。”
八云紫,幻想乡最为根源的守护者,此时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
地上的两人就这样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过太阳还是那么炽烈,大概也没过多久吧。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嗯。”天子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小町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
然后,她们同时——
“来玩最后一次的弹幕游戏吧!”
高飞于天际的两人,在弹雨之间穿梭,交错的弹幕,织出了一张绚丽的网。
……
不记得是多少年以前,订立这个叫做“符卡制度”的弹幕游戏规则的博丽巫女曾经说过“妖怪们太强了,人类太可怜了”。于是,把妖怪的实力当作笨蛋一样的弹幕规则,就这样,被强行推广开了。开始大家也只是无所谓的娱乐,互相之间欣赏着美丽的弹幕,后来才意识到——
“弹幕的美丽,只是因为思念。”
虽然过了很多很多的时光,这个规则被人们所渐渐淡忘,但是,当它再次展现它的美丽的时候,还是那么的摄人心魄,让人无法从脑中将它忘掉。
这一天,地面上所有的人类和妖怪都看到了这场弹幕的演出。这一天,有人诞生,也会有人死去,但是,他们看过的这场弹幕的焰火,一定会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生命里。
尽管这是奏响生命的终结的焰火,但是,它却灿烂的如同夏天盛开向日葵,充满了生命了气息。
……
“一定会再见的!”
小町是这么说着,也是这么坚信着,天子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
收割生命的镰刀就这样划下去,带走了一个灵魂。
“这是第一次,我感谢我自己成为了一个死神,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会遇到像你这样巨大的麻烦,也不会每次弹幕游戏都被你打的找不着北,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能够在你身边,守护你最后的时间,看着你,笑着死去。”
“谢谢……”小町的眼泪落下来,却不是悲伤。
“谢谢!!!!”不断回响的用尽全力的呐喊,也不是愤怒。
那个简单的词,包含了所有的思念。
……
……
……
“映姬大人,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工作,再也不偷懒了!”十王殿的大堂里,小町立正站好在映姬的面前,一副改过自新的样子。
“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你吃错药了,二是你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映姬用令牌拍了拍脑袋。“你知道不,就因为你们两个,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来把一团乱的幻想乡给收拾干净,种树什么的我的腰都要断了。”
“哎,你有那么老了啊。”
“啰嗦!”映姬似乎也不是生气。“总之你要我求我的事情我大概也知道了,好了好了,这次的事件我自己也有责任,我会斟酌处理的。”
“哎哎?映姬大人你有什么责任?”
“唔……”差点说漏嘴的映姬果断转移话题。“快给我工作去!”
“是!”小町充满干劲的回答。
……
幻想乡的天空中零星的散布着一些弹幕,自从天子和小町的那一次弹幕对战之后,符卡制度的弹幕游戏规则重新在幻想乡得到了推广,现在整天没事就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妖精和妖怪在天上进行对战。
“那之后,也过去有十年了吧。”小町一面闪避着弹幕一面漫无目的的在幻想乡的上空飞着,就算被打到不算很疼,也不想被击中。“我想想看是哪边……啊啊找到了。”
小町降落在一户普通的人家门前,男人正在地里劳作,看到降下来的小町也只是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小町走进了门里,看到女人正在编织着什么,左右望了望,没有找见要找的人。
啪。
小町的后脑勺被土块击中了,然后女人慌忙的跑出去责骂着谁,然后小町跟着走出去。
蓝色的长发,虽然没有戴着帽子,但是还是把一个桃子样的发卡卡在了头发的一侧,虽然穿着可爱的连衣裙,不过那股顽劣不良的气质还是狠狠的散发了出来。
日向天使(hina tenshi),小町赶在这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天特地赶过来为这个孩子取的名字,现在也有将近十岁了。
不知道,这样的命运,她会不会满意呢?
 

 

 

 

 

 

 

 

 

 

 

 

 

认真你就输了的小剧场——
一、围观的人们
 

其之一、果然很好用
八坂神奈子用尽全力,将御柱轰了出去。小町转过头来,却只在空中找到了大口大口喘着气的风见幽香。
 

群众:
[attachment=81017]

 

要石砸向悬浮在空中毫无防备的神奈子,再砸向地面。
 

群众:
[attachment=81018]
 

其之二、我们都懂
妖梦:“幽幽子大人也让我看一下啊,紫大人也给我让一个位置吧。”
天子:“全人类的,绯想天!”
所有人:散开,该干嘛干嘛去。
妖梦:“咦?怎么大家都散开了,我来看看。嗯?隙间里面什么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妖梦:“呜哇,我的脸!”
 

其之三、你没有会错意
小町:“我们是朋友。”
天子:“嗯,是朋友……”
所有人:一片粉红的气氛。
辉夜(含泪星星眼):永琳,永琳~
永琳(得意):怎么了?难道PSP没电了?
两人:粉红的气氛。
辉夜(含泪星星眼):嗯!
 

 

二、片场外的人们
 

其之一、来和叔叔玩游戏
灵梦:什么?这次我一点戏份都没有?我可是主角啊!!!
作者:没办法,几百年之后你早就不在了嘛。
灵梦:我才不管!天霸……
作者(双手递上):这是银行卡,密码是963741
灵梦:那、这次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吧。
作者:里面有十万块钱……
 

其之二、扩散开的存在感
萃香:我的戏份呢!
作者(打发状):这里是作品里面没有登场的角色登场的地方,你快回去。
萃香:你说什么!我在哪里出场了!
作者:“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吧,自从那个时代之后,妖怪们似乎也都玩够了的样子,大家都销声匿迹了,那只【小小的鬼】也已经回去地下的旧都,真是的,那一次我闹出的异变似乎都还在眼前。”
作者:所以你快回去。
萃香:一句话的存在感啊!!!!!
 

其之三、这是能力
衣玖:为什么完全没有我的戏份!
作者:远目ing
衣玖:明明是天子主角的文章,官配的我为什么没戏份!
作者:持续远目ing
衣玖(摇衣领):快说!!!!
作者:你看气氛啊!
 

 

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初次见面;多次见面了的朋友,感谢关照。
切、又不是什么泥轰人,搞什么假正经哦。大家好,我是作者,巨型天子控一只,不解释。这次的作文必须要向蕾米控们道歉,我黑了蕾米了哦也~
大家要是有什么需要发泄的,请尽管去非想天则蕾米群或者网通一群去找一只叫做【尘埃】的蝙蝠使,我绝对不是什么人参被吃光了然后在公报私仇哦!
其实也没有黑蕾米啦,在这个设定中,蕾米也是为了新一代还没有成长的灵梦在顶着炮火呢,其实大家都没对我家天子认真啦,所以也不要纠结天子到底有没有那么强之类的了。
其实这东西的起源是被给了一个CP,天子X小町,还决定了总受要反攻,我觉得压力很大,所以也构思了很久,最后得到这么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反正我有自知之明啦,批评我就虚心的结下了。m(_ _)m
天子阿姨洗铁路!!!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4-06
真是奇妙的CP……嗯(棍

最后还是转生了啊,不是要变成牲畜……(棍

看到努力的小町总觉得很神妙(再棍

我还以为幽香被灭了,结果后面成了围观群众(死

楼主留言:

转生的话,小町没说出来的那个请求,映姬就答应了。围观群众一大堆!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风痕忆年
发帖
9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4-06
就多個死神的職位給天子吧
轉生成人類 很快又會死了
一下子又 說再見了

楼主留言:

但是那才是天子一直以来的愿望不是么……当个人类其实还是很快乐的说

离线带着弟弟
发帖
2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4-07
这能算是另类的寿命论吗?

楼主留言:

不算吧,天人会因为大五衰而死是一设,不良天人比一般的天人更容易受到污秽的污染也说得通,我觉得还算合理来着

                               THE END
         これはあなたの運命である。
         従って、それを受け入れる!

PS:小小的庆祝一下,负重5KG扎马步可达6分钟……
离线373805913
发帖
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4-07
混你个球。。。。竟然真的写进去了。。。

楼主留言:

大家好,这层楼的那位绝对不是我说的那个蝙蝠使尘埃,绝对不是!

离线无锋镜
发帖
83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4-07
我看到小町所以进来了
町控表示对小町的实力描写感到不满(拖走

楼主留言:

这大概是我则打了太多的怨念,别在意。我是赞同町的镰刀有一击必杀的能力的,距离啊换位啊也可以偷袭,不过单纯输出的话,的话……

我继续沉眠,任由黑暗笼罩
然后清风骤起
然后春雷震吟
大地呼唤之音,犹如神鸣
——起矣,春至矣

然而,我依然沉眠
因为星失却月
无光
离线373805913
发帖
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4-07
去你的。。。泥煤的桃酥。。。

楼主留言:

泥煤的尘埃!

离线rhapsode
发帖
37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9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4-07
對,我是衝著CP進來的

這CP不算是硬捏的,其實把緋想天的小町結局延伸下來。
發展成小町去天界找天子索命,也不是不可能w
雖然以小町的說法,她還得要先轉職成可超渡的死神就是了…
當然日方創想話也是有人針對這題材寫過,不過完整度這麼高的樓主這篇算是我第一次見了。
儘管算不上是考據寫作,不過最近這邊沿用官設延伸捏故事的作品真少見哎…

說回本文,比起百合CP我覺得更像友情啦,我也很喜歡這樣。
對我來說唯一比較違和的是,天子叫對方殺了她時,小町大喊「為什麼!」,後面還哭出來了。
怎麼說…如果是看緋想天的對話和結局,我比較覺得小町儘管不捨,但還是會瀟灑地揮下鐮刀吧(笑
另外可能由於天子進攻全幻想鄉時,最後事件發展到白熱化階段。
兩人的互動變得緊湊,但卻都只以一連串對話為主…感覺給這幕重頭戲再多添一些描寫並不過分吧。
其他地方我就不要求這麼多了(棍
小町的過去以及關於命運對抗的問題,雖然比較老梗,不過劇情需要我覺得可以接受。
結局完滿,算是Happy End了。
寫作辛苦了。


以下小吐槽: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映姬大人。”小町将近一米八的身高站在坐着的映姬面前,使得映姬的表情变得很复杂。“别看我这样偷懒,我可是好好的在为映姬大人考虑哦,你看如果不是为了来找我这样偷懒的手下,映姬大人也不会从公务繁忙的十王殿里面出来的吧。”
秋枝這梗還真被百用不厭

>幻想乡的历史有一千二百年
據說沒麼多,如果是從博麗大結果建成開始算數的話(ry

>其之三、你没有会错意
沒什麼,我只想說永輝很萌…(啥

楼主留言:

其实就算算上随手写的作文,完整中篇这也只是第二个,很多地方的把握自觉也不是很好。非常非常非常有用的指教,极其极其极其的感谢了m(_ _)m……问“为什么”其实是天子还没有说出实话的原因。其实,小町去找转世的天子的时候,就是在偷懒(逃

离线三月夜鳶
发帖
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4-07
從頭看到尾真的對這稀有的CP感到訝異卻也不覺得奇怪
不過尾聲小町說要認真的一剎那我有種被雷到的感想XD"

楼主留言:

这CP被人给了之后我会愿意写下去也是因为“天子X小町”正好是我打则的“主机X副机”……接上楼,町偷懒去找转世的天子,这样想就好了就好了,嗯!

离线voile
发帖
8
樱饼
384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4-10
最近好萌天子(天の海)的说,
另,私以为小町应些许强攻XD,(虽说,如此也喜欢就是啦
离线zhao10026284
发帖
2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2-05
挺不错的,虽然五分钟就看完了
离线噬魂暗血
发帖
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2-10
为什么我在《东方穿越乡》里看见了一模一样的文章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