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213阅读
  • 114回复

东方雀歌集【(5.22更新)第二十二节《鬼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fayhpeng
发帖
8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5楼 发表于: 2010-05-19
Re:东方雀歌集
第二十一节 黑幕

晚上。
经过鸟居下时,米斯蒂娅就感到神社的气氛变化更大了,自己好像在踏入神社范围的那一刻开始就被人盯住了。周围没有异样,就和平常的黄昏一样,但米斯蒂娅就是有种被人偷看的感觉。“看来只能归为直觉了吗。”米斯蒂娅嘀咕道。
若隐若无的雾气没有从视野里消失,米斯蒂娅转到神社后院,愣了愣:虽然光线不好,可她发现灵梦身边缠绕着肉眼可见的雾气。米斯蒂娅擦擦眼睛,她以为是夜晚的微光让自己产生了视觉差,再次望去,现在灵梦身边没有雾气了。
“灵梦?”
灵梦转过头望着米斯蒂娅:“什么事?”
“你刚刚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吗?”
“什么都没有。”
灵梦一脸疑惑,米斯蒂娅一肚子的问题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灵梦站起身:“明天开宴会,今天就早点休息吧。”
“嗯……”米斯蒂娅目送灵梦走进屋,过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似乎有时间跟着灵梦进去。
“应该是我多心了。”米斯蒂娅耸耸肩,飞回了平时休息的树上。

第二天,中午。
宴会晚上才开始,不过今天魔理沙并没有一大早就跑来神社,米斯蒂娅难得睡了一个懒觉,直到阳光跳到她的脸上时才被惊醒。
“唔,已经这个时候了啊……”米斯蒂娅跳下树走到阳光里作了个深呼吸后,看着地上的影子,自嘲地笑了笑:“我真是夜雀么,似乎很久都没在深夜里活动过了。”
另外,昨天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没有了,这让米斯蒂娅心情好了不少。
“你也知道自己昼伏夜出才对吗?”精卫的声音从鸟居上传了过来。
“……什么时候来的?”
精卫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停在米斯蒂娅的肩膀上:“今天早上,阿求和村子里的人来过神社,为了感谢博丽巫女解决了这场春雪而带来了谢礼——话说,冥界好玩吗?”
米斯蒂娅突然有种失衡的感觉:“精卫,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你的想法,这种单方面的传输,就好像是我成了你的属下,脑子里什么东西都不能瞒过一样……”米斯蒂娅愣了愣,她以前还没这种想法,现在细细一想,似乎真有问题——到底谁是谁的使魔啊?
精卫不以为然:“你过敏了,没有进行双向的传输是因为我也需要个人空间嘛。”
在米斯蒂娅听来这话简直是火上浇油:“我就不需要了?”
“说什么呢,你要相信我们的职业道德。”精卫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费口舌,“就算我坏掉了,也不会随便说出你心中的事情,除非得到你允许——”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灵梦今天的心情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无论是谁,在勒紧腰带过了一个冬天加半个春天后突然获得了许多食物外加塞钱,基本上心情都会处于欢愉状态,以致于灵梦在回答阿求的问题时也是非常积极配合,不管阿求对冥界的问题有多么细致,灵梦也会一一解答。
“冥界的樱花和神社周围的樱花一样吗?”
“外观看上去是一样的。”
“没有人照顾吗,那么大的樱庭?”
“据幽幽子说,都是她家的庭师负责照顾的。不过我想既然冥界的花里都寄宿幽灵,也许那些樱树都是死物也不一定。”
“那株巨大的樱花树是叫‘西行妖’?有什么故事吗?”
“这个……今天晚上幽幽子会来神社,不如阿求自己去问她吧。”
“咦,不会太唐突吗?”
“不会的啦,虽然是冥界的主人,还是能交流的……”
阿求收起笔和纸:“那就照灵梦的提议,晚上宴会的时候能帮忙介绍一下吗?”
灵梦现在的心情很好:“当然没问题,那阿求就暂时在神社里休息到晚上宴会开始吧。”
神社里的午餐?米斯蒂娅以为自己听错了。
“啊,总不能让客人饿着肚子。”灵梦说道,接着脸上闪出一丝不甘心:“可恶,明明晚上就是宴会,照理说应该要饿一天才对……”
米斯蒂娅无奈地看着灵梦身后的阿求:“灵梦,麻烦这种话不要当着客人的面说出来行吗?”

“莉格露,我们有些话想说哦。”
莉格露被突然冒出的细小声音弄得不知所措,这句话似乎就在自己附近发出来的,可周围别说有人了,就连虫妖都没见到一只,莉格露左顾右盼,什么都没发现。
几个上下翻飞的黑点出现在莉格露的视线里,是山女送给莉格露的恙虫,它们停在莉格露下意识伸出的指尖上,很快融入到了皮肤里,只余下声音:“就是我们啦。”
“你们会说话?”
这一次响起了更多个声音:
“我们一直都能说话。”
“不过能听到的人不多。”
“而且也没必要随时说话。”
“沉默是金嘛。”
恙虫的表现引起了莉格露的兴趣:“你们真的是恙虫?”
“我们没有必要欺骗您。
“只是以前的主人都嫌我们说话太多。
“山女也是之前的那些主人也是。
“只是看到您在发呆才想说一句话看看效果。”
恙虫们一唱一和,连停顿转折和口气都一摸一样,莉格露猜想它们应该练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主人都不许你们说话?你们年龄很大吗?”
“我们年纪可比您想象的还要大。
“这个幻想乡的结界也才500年而已。
“黑谷山女她在我们看来也就是个小丫头而已。
“我们看见过许多事情,许多……”
这声音此起彼伏,不给听众一点点换气的时间,换成一般人估计早受不了了。但莉格露是第一次同健谈的对象说话,兴奋的心情占了上风:“你们这么厉害?”
似乎是不满莉格露的疑问,这一次恙虫们异口同声:“创造我们的人可是别西卜呢!”
莉格露当然不知道“别西卜”有多厉害,恙虫们倒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变话题:
“那个老人拐着弯提醒你呢。
“他说我们不听你的指挥。
“所以我们想好好和你说明一下。
“请相信我们出发点是为了您。”
莉格露想了下,这几天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不听我的指挥?”
“就是关于那只夜雀。
“她不是拿着您的全名吗?
“难道您不认为她是一个威胁?
“所以上次见面我们自己就拿了主意……”
事实上,莉格露对于恙虫的危险并没有直观的认识,不然可能早就起身冲向人间之里了:“米斯蒂娅吗?可是我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关于那个全名的事情。”妖怪们保护自己的全名只是出于一种天性,如果像莉格露这样在失去全名后平时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妖怪们同样会把这事丢到脑后去。
“她可以靠着那张纸命令您呀!
“比如强迫您为她去战斗,或者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您的生活随时可能会因为她而彻底变化。
“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握的感觉不是很糟糕吗?”
似乎是不满莉格露的态度,恙虫们的音调上升了十几个分贝,震得莉格露耳朵嗡嗡作响——她没想到这些小家伙们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可是米斯蒂娅并没有那么做……”
恙虫们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坚定的立场,再次一起发言:“那不代表她以后不会!”
在发觉现任主人毫无危机感后,恙虫们恨不得让莉格露现在就去找米斯蒂娅,外加好不容易能说话,一个个连喘气的时间都省下来唠叨了,莉格露被弄的头昏脑胀,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家伙的前任禁止它们开口:“给我住嘴!”
恙虫们的声音一下就消失了。
莉格露揉着太阳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明白?”
没有回答,莉格露叹了口气:“开口回答!”
“不明白!
“全名被别人拿着这种事情……
“太危险了!
“就是!”
恙虫们在表完态后等着莉格露的回答。
虽然莉格露脑子很乱,她还是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米斯蒂娅拿着我的全名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她也从来没有像你们说的那样做。而且,我不是可以随时都拿回那张纸吗?”
“如果您真的相信她的话,我们也无所谓……
“可是那些虫妖未必会服从,知道这件事情后会对虫之王的威信造成损害的。
“现在也许是因为您和她之间没有什么冲突。
“她也完全可以靠着用全名命令您,来避免您向她提出的那个,SC战,是这个单词吧?”
恙虫们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反应过激了,降低声音后缓缓地说着它们的意见。
“好吧,我现在就去找米斯蒂娅。”莉格露自己迟早会做这件事,“不过你们别多手!”
“是~~”
莉格露想了想上一次在寺子屋门口的SC战,米斯蒂娅的“神秘之歌”真的是她最强的符卡,那么莉格露有足够把握将它击破。只是莉格露在犹豫,拿回了全名后,自己和米斯蒂娅之间还剩下什么?或者以后见面的机会渺渺?在离开人间之里后这段时间除了那次在湖边外就再没见过米斯蒂娅……
莉格露的思绪不知不觉飘远了,她完全没有考虑过会不会输。就连两手空空的爱丽丝来到树下时也没察觉。
“莉格露?你不去神社的宴会吗?”
“啊?我?”莉格露没想到爱丽丝会来邀请自己,“可是我一会儿想去人间之里。”
莉格露以为米斯蒂娅依旧呆在寺子屋。
爱丽丝也不勉强:“这种机会其实挺难得的,不过既然莉格露不想去就算了。”
“对了,爱丽丝,你去参加宴会怎么什么都不带?”
爱丽丝无奈地摊开手:“碰见了这次宴会的发起者八云紫,我带的那瓶葡萄酒被她给抢走了,真不知道在急什么,够无礼的——反正我已经带了酒,就这样了。”
“嗯,那,祝爱丽丝过的愉快。”
“和那群人在一起,会愉快才有鬼啦。”

申时。
米斯蒂娅正在和阿求聊着这些天的琐事,神社的前庭突然传来了弹幕声。
“灵梦?”米斯蒂娅刚刚打开门,那种被人盯稍的感觉又回来了,不过此时也顾不了太多,她跑到前庭,发现灵梦已经和一位穿着道袍的女性开战了。灵梦的对手米斯蒂娅认识,就是在冥界只有一面之缘的八云紫,因为那身穿着实在太扎眼了。
听了米斯蒂娅的介绍,阿求显得有些激动:“那位就是幻想乡的创立者,八云紫吗?可是和先代们记录的画像差距很大……”
八云紫像是听到了阿求的话一般,在灵梦的弹幕里朝着观战的两人笑了笑:“女性可是要随时有让别人眼前一亮的变化才行,几千年都是一个样子,那还不闷死?”
灵梦乘着八云紫说话的时机,暗自加大了灵符的密度,不想八云紫就在灵梦蓄力的一瞬间跨过隙间来到了灵梦身前:“破绽哦——境符•四重结界!”
“啧……”灵梦的抱怨淹没在了结界中。
八云紫拿起战利品:“那么灵梦,这瓶神酒我就收下了。”
“那只是清酒吧。”灵梦有气无力地还嘴,“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啊……”
“保密哦。”八云紫把清酒收进隙间,“不用再站在这儿啦,去神社里聊聊天喝喝茶吧。”

咲夜身边的蕾米莉娅:“我的白兰地被紫那个家伙抢走了。”
一脸无奈的妖梦:“紫大人也抢了我带的酒……虽然是浊酒……”
带着无所谓神情的魔理沙:“啊,紫那个家伙也抢了我的呢,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同样两手空空的幽幽子在人群里坐下:“真巧,刚刚紫也把我带来的酒给拿走了。”
爱丽丝看看人群,缓缓地开口:“我带的白兰地也是。”
一边的灵梦转头看向身边的紫:“你到底准备做什么?没有酒的宴会?”
“哎呀,我保证一会儿就会有的……”紫丢下灵梦,“现在有点事情啦。”
“紫这家伙……算了。”灵梦也在人群里坐下,“既然各位带来的酒都被紫那个家伙给抢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米斯蒂娅呢?”难道是因为我没有拒绝不请自来的蕾米而闹别扭了?
“去森林里收集点心去了。”回答灵梦的是阿求身前的精卫。

“这么多已经够了吧。”米斯蒂娅抱起瓦罐,里面是刚刚才收集的蜂蜜。上一次收集的蜂蜜灵梦让她带去人间之里,拜托糕点师全做成各种点心,因此现在的神社并没有多余的蜂蜜:“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宴会也差不多要开始了,你要一起来吗?”
蜂后摇摇头,指着蜂房上的茧。它们的第一批新成员还没有成熟,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刻,四只黄蜂忙着给幼虫喂食,现在少了一个人,幼虫的危险就多了一分。米斯蒂娅有些遗憾:“等到以后有宴会再一起?真是抱歉了。”
从树林里出来,米斯蒂娅发现八云紫把各种酒在地上摆出一圈,还在嘀咕着什么。米斯蒂娅不由得好奇地接近:“那个,八云小姐?”
“是夜雀吗。”八云紫抬起头,“不去参加宴会,在这里做什么?”
“我去收集一些蜂蜜……”米斯蒂娅话说到一半,周围的雾一下浓密了起来,仿佛一下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原本在雾里还能看见一些树木的轮廓,渐渐地也看不到了。
八云紫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事情:“出来吧,萃香,这场游戏要提早结束了。”
“咦,为什么,紫?”
那个米斯蒂娅曾经听到的声音响了起来,在雾里出现了一个身材矮小,头上顶着两只和身高不符的长角,长发的小女孩,手腕上还绑着铁链,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
八云紫走到那个小女孩面前:“之前你跑到地面上,我总不能赶你回去。可现在弄出那么大动静,这种事情再来一两次就会有人注意到了。”
“哎……紫你真小气。”
“我是为了你好,省的以后把巫女给惹火了。”八云紫指着地上的酒,“每次宴会我都会这么做,想想吧,没有酒的宴会,会发生什么事?”
“紫会被杀掉?”
“哎呀,真遗憾。”紫脸上的笑容看上去让人想到了狐狸,“我会把麻烦全推在你身上,这些酒怎么说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喝下的份量。”
“狡猾,太狡猾了!”
“所以说趁早把这些雾气给收了。”
一脸别扭的小女孩把视线从紫移到了米斯蒂娅身上:“紫,你认识这只夜雀吗?”
“不熟悉,她只是被你顺带拉进来了——喂,酒呢?”
身前突然冒出的一堆酒让米斯蒂娅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然后靠上了什么东西,小女孩的声音在米斯蒂娅耳边响起:“呐呐,夜雀小姐,就当帮个忙行不行?”
我怎么总是碰上这种事情啊!米斯蒂娅心里哀嚎着,她明白能和八云紫这样交谈的人,必定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对象,好在虽然慌张,米斯蒂娅的思路还没彻底混乱:“能,能请先说明一下吗?”
“就是刚刚说的那个,紫她一个人喝不完,就找个人帮她喝完嘛。”小女孩拉着米斯蒂娅的手,其间米斯蒂娅暗暗用力想挣脱,对方的手指却纹丝不动,“没有自我介绍有些失礼,不过考虑到你可能会向博丽灵梦说起这件事,所以我们能省的地方还是省了吧。”
紫对这个方法不以为然:“即使算上这只鸟,这些酒也不是两个人能解决的。”
“错了错了,紫,不管是灵梦也好,还是这几天到神社做客的人也好,大家都觉得年龄和酒量是成正比的哦。所以像紫这样的老妖怪,喝再多也不会引起怀疑的。”
紫笑着摇摇头:“说我老还真是过分——你打算怎么让夜雀小姐配合?人家可是站在灵梦一边的。”
“啊,这个倒有些困难呢。”小女孩上下打量着米斯蒂娅,盯得米斯蒂娅心底发毛,“看起来,夜雀小姐似乎不会爽快地答应,该怎么办呢?”
米斯蒂娅有种被野猫捉住的感觉,这时紫开口说道:“SC战吧。”
经过紫的提醒,小女孩点点头:“对,这个方法最直接。夜雀小姐,来下赌注吧。”
“等一等……”米斯蒂娅拒绝的话没说完,紫在她身后的隙间冒出来,附在米斯蒂娅的耳边低声说道:“不用怕,让我来——如果我们赢了,萃香你就把这妖雾散开,然后乖乖地给我回地下,或者随便找个地方住,就这样。”
“好,如果我赢了,紫你以后就不准再插手我的事情了,等到我觉得宴会已经开够了后再停止。另外,嗯,紫你不准再像今天这样抢酒了,宴会的气氛会下降很多的!”
“后面那个条件我拒绝,在你的影响下这种宴会能从年初开到年末,不做点什么的话,幻想乡就完蛋了。”紫看出来对方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要闹心,达不成一致的话我们这边大可拒绝,现在的你可是很显眼的,说不定一会儿就会被人找到了。”
被称呼为萃香的女孩子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后点头:“行,就这么说定了。”
米斯蒂娅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当然也没有那个勇气。八云紫在身后推了她一把:“加油吧,小夜雀。要是你赢了,可就是独力解决了一次异变哦,到时候我会向灵梦和阿求说明的,说不定你就进了《求闻史记》的英雄传里了。”
进不进英雄传,米斯蒂娅不关心,她现在只明白自己被莫名其妙地推上了战场,要面对的人估计还很强。虽然米斯蒂娅很想拒绝,可八云紫似乎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对象……上次灵梦和魔理沙联手都没打败紫,米斯蒂娅不觉得自己能有机会。
萃香看出了米斯蒂娅的犹豫,笑了:“好啦,那我再加个条件,夜雀小姐只要能让你的子弹碰到我就行,只要轻轻擦到就算你赢。是不是很简单?”
事已至此,米斯蒂娅只能顺着两个大妖怪给自己划的路走:“我……我出三张SC。”
萃香拿SC的手移动到一半就停住了:“算了,不如再改变一下规则。我不用SC不用弹幕,如果三张SC耗尽还没有成功的话就算我赢了。不过虽然不用SC,一般的攻击我还是会使用的,嗯,这条件够宽大了吧?”
萃香让步到这种程度已经让米斯蒂娅的信心莫名膨胀了,一张SC包含的子弹没有几万也有几千,以前和魔理沙练习时,那身魔女装也会偶尔被子弹擦破,完美的躲避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办到的。米斯蒂娅整理了一下手中的SC:“声符……”
不,没必要试探,这是单方面的攻击。米斯蒂娅想到,抽出了自认为最强的SC之一:“Blind Nightbird(失明的夜雀)!”
周围的光线突然变暗了,萃香没有被意外的情况弄分心,敏锐地抓住了鳞弹破空的声音,在千钧一发之时闪开了米斯蒂娅朝着她攻击的鳞弹。
“哦?”观战的紫低低地赞叹了一声,萃香显得很意外:“嘿,这么高亢的歌声,应该有使魔的辅助,不过竟然能让我变成鸟目,不简单嘛。”
听到萃香的话,米斯蒂娅立即顺着SC鳞弹的余波跟上去,距离越近,下一波的鳞弹命中率就越高。因为米斯蒂娅想起到奇袭的效果,就连SC原本准备的绿色子弹也放弃了,米斯蒂娅把这些子弹的能量抽出来集中在指甲上,以此来增加攻击的速度。
20米…14米…8米…5米!米斯蒂娅清楚自己歌声让人夜盲的有效距离,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前进反而会暴露自己的位置。米斯蒂娅停下脚步,第二波鳞弹蓄势待发,只要借着这次的掩护,再冲上去攻击,怎么说也能划到对方的衣服吧?米斯蒂娅想到。
就在这一次的鳞弹刚刚出手,萃香就立即做出了后退的反应,速度之快让米斯蒂娅愕然,可她的重心早就甩了出去,来不及刹车。萃香只后退了几步,就留出了足够让安全闪避的缝隙——这不对劲,自己的子弹似乎毫无预兆地变稀松了——但米斯蒂娅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她向前扑了一大步,萃香后退的距离并没有她想象中的远。
这些变故其实只经过了短短一秒。
“看见你了呢,小夜雀。”萃香露出胜利的微笑,一把捏住米斯蒂娅来不及收回的手腕,米斯蒂娅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竟然被萃香抓住在空中划起了圈子,米斯蒂娅就像坐上了失控的过山车一般。
米斯蒂娅原本以为自己会被甩出去,已经做好了受冲击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萃香就这样捉着她转了整整几分钟,不知道过了多久,米斯蒂娅才觉得转圈的速度渐渐变慢,最后靠上了坚固却又在不停旋转的大地。
这不是放松的时刻,一阵阵的恶心感从米斯蒂娅胃里涌起,晕眩中谁塞给了她一个纸袋,紫的声音也响起:“萃香,这太过火了。”
米斯蒂娅捏着纸袋,把能吐的东西全都吐了,虚弱地抬起头:“输,认输了啦……”
“抱歉抱歉,来喝点东西吧。”萃香扶起米斯蒂娅,把一小杯液体送到米斯蒂娅嘴边,米斯蒂娅没想太多,一口气就把杯子里的东西喝了个精光,一旁的紫叹了一口气:“又是杀鬼酒,唉……”
萃香嘿嘿笑了几声,放开已经被放到的米斯蒂娅:“现在有了一只醉倒的小鸟,能不能算在紫的头上呢?”
“我只会说是她全部喝完了,喂,你还真一点都不留啊?”紫看着萃香把她抢来的酒悉数收进葫芦里,“怎么说宴会也应该要有酒啦!”
“迷途之家里不是存着一大堆的酒吗?”萃香的身影随着雾气的散开也渐渐模糊,“当初做这些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要有风险嘛,对了对了,不准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哦,紫。”
雾气消散完了,八云紫抬头看着星空,苦恼地抓抓头:“真是失算,我还以为萃香会很听我的话来着……”

“米斯蒂娅悄悄地偷走了你手边的酒,还全喝完了?”
虽然灵梦眼里尽是怀疑神色,可看到紫左手提着一堆空酒瓶,右手提着不省人事的夜雀,人赃俱获的状况也让灵梦无话可说,即便她很怀疑米斯蒂娅有没有勇气去偷八云紫的东西。紫把手上的行李放下,从隙间里搬出一个大木桶:“就当是我一时疏忽,这次的宴会嘛,酒还是会有的,只可惜只有一种。”
“无所谓了。”灵梦把视线看向人群,爱丽丝俨然成了主角,正在为客人表演人偶剧,“现在正是需要助兴的时候,不过,等我先去把米斯蒂娅搬到房里去……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紫掂起那个大酒桶,暧昧地笑了笑:“没什么啦,灵梦快点回来哦。”

=======================================================

唉唉,好慢好慢。

我发觉自己一开始就把这个提纲想的太简单了(虽然提纲已经修来修去,我现在都没去管那东西了),妖妖梦也好萃梦想也好永夜抄也好,读者都知道这些事件的起因发展结果。
刚刚写时我觉得,正因为有了个明确的故事走向,所以我才可以再这些故事的空隙里将米斯蒂娅的故事插进去,可事实是,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因为大家都知道了故事,反而没有吊胃口的必要了。就好像大家都知道春雪是因为幽幽子,妖雾是因为萃香,米斯蒂娅听见萃香的声音会吓得翅膀上的绒毛直立,读者们却早就知道那是个三头身的无害小鬼。
正因为都知道了剧情,所以我也好读者也好,可能更多都注意到了人物之间的交流吧……关于CP什么,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保证一个“度”,让人能把友情和百合给区分开……

说起来,干脆让米斯蒂娅在这一章暴SEED击败萃香,然后开启EX模式从此跟着灵梦打天下算了(棍飞)……

那个恙虫的设定还在精卫之前,可我一直犹豫到底要不要搬出来,因为非常雷同。
关于莉格露和爱丽丝之间,不知道那个解释能让多少人信服……
=======================================================

最后附上一个黑历史人设,本来莉格露回废村应该和她打一架的,后来又叉掉了,因为这种拟人实在多余(其实是我舍不得就这么沉了,捂脸)

姓名:沃斯璞(wasp)
性别:女(应该说“雌”吧……)
年龄:不明
身高:约170cm
居住地:森林里的废村之中
职业:女王(无误……)
能力:控制属下黄蜂的能力
外貌:金色波浪齐肩发,黑色的眼睛。额头上触角有一只被扭歪。全身被黑色风衣包裹,里面是黄色的毛衣,脖子上有一圈黄色的花纹。(现在是

鹰隼大小的黄 蜂)
================================================================================


一个人来到新的环境后,总会想着突出表现,来让自己被以前的居民接受……

唔,平常心。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6楼 发表于: 2010-05-19
那几个多嘴的恙虫……总有在哪儿见过的感觉来着233

不过这算是要侧面交代莉格露其实是个大熬胶么(莉格露KICK

一般来说两个人开战其中一方让得越厉害对方就越不可能赢……

不过这剧情进展确实有点慢了……虽然换我也不知道怎么加快就是啦XSK

其实让夜雀打赢萃香单独解决异变不错嘛(棍飞

话说我一直都以为萃香会在宴会上登场的……

那个原创人物……哦我都忘了那大黄蜂了,不过改叫沃丝璞是不是比较符合女性名

楼主留言:

果然我用的都是老梗啊锤地……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无锋镜
发帖
83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7楼 发表于: 2010-05-22
啊该回帖了,否则再有弃坑真吃劲不起……
慢是因为琐碎,大量琐碎日常事无巨细的堆积,缺乏高潮——或者缺乏烘托高潮的笔法当然会导致缓慢的节奏。
不过虽然如此,但因为情绪控制的很好,因此读起来并没有枯燥的感觉反而很舒服……因此节奏慢这个情况……对读者而言应该没啥负面影响吧,因此不要太在意就是。
别刻意把友情和百合啥的分开了,照乃想的写,因为邪恶的是人心呢233

楼主留言:

说实话我现在压力很大啊,因为这么平平淡淡地写着,读者必定对最后的高潮期待更大,到底能不能驾驭好文字,心底多少没把握了。

另外,我一直信奉烂尾也比弃坑好……

我继续沉眠,任由黑暗笼罩
然后清风骤起
然后春雷震吟
大地呼唤之音,犹如神鸣
——起矣,春至矣

然而,我依然沉眠
因为星失却月
无光
离线风之存有
发帖
55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8楼 发表于: 2010-05-22
只侧重写某一面,削弱了其它方面,这个把握的平衡还是很微妙的。组织故事情节的能力,渲染情景氛围的能力,洞察人物内心的能力,驾驭人际关系的能力等等,缺少哪一面都是木桶效应……一个立体的场景,一个立体的人,即使已经作出多条叙事线而没有矛盾冲突,没有交结发展,也不能成型。这个米斯蒂娅只是一个疲于应命的剧情的牺牲者,紫的老奸巨猾无奈于肤浅的挑衅与轻浮的言语,萃香作为鬼应有的豪迈爽洌却再三条件……平淡也好高潮也好,写出富有表现张力的平淡也不是容易的事,甚至比相对于白开水而言的高潮更有价值。

楼主留言:

没错,米斯蒂娅到现在几乎都是为了推进剧情而存在,关键在于,我一直都犹豫,突然表现会不会显得突兀?毕竟在整个东方故事里,米斯蒂娅始终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或者说,这个问题在我一开始想以正作剧情为背景时就存在了,可惜我那时候根本就没考虑到。

现在我希望结束这段故事后去写原创剧情,这样故事好歹能围绕着米斯蒂娅转了。现在的故事根本是以米斯蒂娅为视点,写的全是脑补的“故事里的事”。

(ORZ其实我一直都以一种侥幸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问题……)

不,或者这只是我为自己能力不足找的借口而已吧……

与我无关的最亲近者,不在地狱,就是死人。
离线fayhpeng
发帖
8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9楼 发表于: 2010-05-22
第二十二节鬼族

米斯蒂娅是被清晨的微风冻醒的。
清醒后,米斯蒂娅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自己肚子的叫声,这也难怪,在被萃香灌倒之前还吐了个精光,之前消化的那点食物早就没有了。
不过怎么会被冻醒呢……米斯蒂娅坐起身,虽然是睡在床上,却没有盖被子,四下一看,墙角里有一个被被子层层包裹的物体,想来应该是和昨晚和自己睡在一起的人。米斯蒂娅走近才发现是魔理沙,被这么裹着,魔女小姐也不觉得热,舒服地闭着眼——睡相不是一般的差。
丢下沉睡的魔理沙,米斯蒂娅换上衣服走出房间,外面的空气让她精神为之一振。神社后院没有人,前庭隐约传来声音,是灵梦拿着扫帚在打发时间吧?米斯蒂娅想到。
前庭的情况出乎米斯蒂娅的意料,灵梦的确拿着扫帚,不过没在打发时间,而是在收拾宴会的残局。可是听灵梦说过,只要红魔馆的人参加,那么宴会最后的打扫一定有女仆长的帮忙,这一次怎么例外了?
米斯蒂娅很奇怪:“灵梦,这是怎么了?”
听到米斯蒂娅的声音,灵梦头都没回:“先别问那么多,过来帮我收拾下吧。”
两个人始终要快一点,过了一会儿后,前庭总算有了点神社的样子。看到灵梦像是放下重担般长出了一口气后,米斯蒂娅才发问:“那个红魔馆的女仆长没有收拾吗?”
“咲夜倒是想帮忙,可惜她的主人不让。”灵梦耸耸肩,“宴会上没有酒,紫那家伙搬出的木头里全是果汁,蕾米莉娅生气了,不管收拾了,就这样。”
“太过分了……”
灵梦倒是没什么意见:“本来就应该由神社收拾,不过这工作还真麻烦。也许以后不应该让咲夜一个人做这件事吧……对了,早饭呢?”
“早饭?”米斯蒂娅想到了房间里那个粽子,“魔理沙?”
“魔理沙?她昨天晚上和爱丽丝吵了一架,索性就呆在神社了。”灵梦看了看米斯蒂娅,“她没和你睡在一起吗?”
“不,魔理沙还在睡……谁做早饭?”神社里现在应该就灵梦,魔理沙和自己三个人吧?
“阿求在做。”
石破天惊的答案。

“咦,你问我为什么会?”阿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反正就是会啦,好像很久之前就学过这些。”
“我以为像稗田这样的家族里,大小姐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那种。”魔理沙端起粥喝了一口,“呜哦!味道比灵梦做的开水加米好多了!”
米斯蒂娅悄悄地看了一眼灵梦,却被灵梦发现了:“你看着我做什么?”
“什么也没有!”米斯蒂娅赶紧低下头。一会儿灵梦的声音响起:“早餐后阿求就要回村子,米斯蒂娅,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送阿求小姐回人间之里……为什么不找魔理沙呢,不是更合理一点吗?”而且让妖怪护送稗田阿求,被村子里的人知道免不得又要大惊小怪一次。
米斯蒂娅没注意到魔理沙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阿求及时打圆场:“没关系,村子里的意见我会给他们说明的,这件事就不用麻烦魔理沙了。要不然,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回去。”
“不行!”灵梦这一次立场十分坚决,“从神社到人间之里的路说不上安全,万一碰上一两个妖怪怎么办?这样的风险,不管是我还是阿求都负担不起。这件事就交给米斯蒂娅了!”
米斯蒂娅第一次听见灵梦这么义正言辞的说话,看到灵梦把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后下意识地点了头:“我知道了,我会把阿求送回人间之里的。”其实就算灵梦你不用这种严肃的目光,我也会答应的啦……米斯蒂娅心底嘀咕道。
于是四个人继续用着早餐。
“魔理沙,麻烦再给我一碗粥。”
“喂,我说,米斯蒂娅你进入发育期了吗?”魔理沙把最后一点粥递给米斯蒂娅,“平时你早餐不是只要半碗粥外加几只毛玉不就行了?”
被人说吃的太多总归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米斯蒂娅不好意思地回答:“因为今天特别饿,毕竟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吃。”
魔理沙挺意外:“昨晚可是宴会……对了,你好像一早就睡下了……”
经魔理沙提醒,米斯蒂娅这才一下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妖雾,八云紫,萃香,抢酒,SC战……
“灵梦!”米斯蒂娅立即准备把这件事说出来,只是灵梦依旧低头喝着粥,像是没听到一般,就在米斯蒂娅想再开口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像被什么牵制住了,全身无法移动。萃香的声音在米斯蒂娅响起:“不是说过不能说吗?”
“你?”米斯蒂娅被吓得手脚冰凉,明明那种被人盯的感觉都消失了,她以为萃香去了别的什么地方。萃香当然明白米斯蒂娅在想什么:“进一步隐藏自己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嗯嗯,如果没有这下提醒,我可能还真的会忽略你这只夜雀了,毕竟你没有答应不把我的事情说出来。”
米斯蒂娅不知道萃香到底是怎么控制住自己的,只是一个劲地给精卫使眼色。精卫看看米斯蒂娅,又看看灵梦,最后把头埋进了碗里,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萃香的声音依旧在继续:“……怎么办,对了,不如专门派个分身来管理一下小夜雀吧。虽然分身没办法在SC战上打赢,但控制一下空气里各种气体的密度,让小夜雀的声音传不出去还是做得到的呢。”
这下可好,自己被随时随地地监视了。米斯蒂娅恨不得把头埋进眼前的碗里去,如果自己能再警觉一点,或者再谨慎一点,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米斯蒂娅又试着喊了几声灵梦,却换来另外三个人奇怪的目光。魔理沙看着米斯蒂娅:“米斯蒂娅,你怎么了,时不时张口又不说话,粥也能噎到你吗?”
“不,没什么啦。”米斯蒂娅回答着,然后愣了,因为周围三个人都听到了这话。抱着“难道萃香的法术失灵了”的想法,她又喊了一声“灵梦”,结果一点声音都没有。
看来……还是智能监视……米斯蒂娅愤愤地想着,咬牙切齿地喝着粥,仿佛喝的是那个叫萃香的妖怪的血一般。这时精卫说话了:“米斯蒂娅,我们应该回去找找你的老师。”
精卫的话让米斯蒂娅平静了下来,没错,姜尚应该有办法才对。

从神社到人间之里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顺着路经过树林后再穿过一片平地,就能隐约看到农田了。路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平地和树林的交界一带,很多妖怪妖精幽灵就在此出没,幸运的是,米斯蒂娅和阿求这一路走过来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就这么一路沉默地走下来让人实在难受,外带还随时都有一个看不见的家伙监视着自己,米斯蒂娅本来就比较郁闷,想找阿求聊聊天,可回头一看,精卫已经接手了这个任务,米斯蒂娅一时竟然找不到插话时机,嘴角抽搐了几下,她一脚踢飞了路边的某颗石子。
米斯蒂娅也明白,现在自己和精卫的关系尽量还是保密,多了一个人知道,早点把这异变的原因说出去的概率就越高。知道归知道,可是看见精卫这种把自己远远晾在一边的态度,米斯蒂娅还是很不舒服,这是两个人已经穿过了农田,马上就要进入村子了。农田里的人看到稗田家的大小姐和妖怪一前一后走着,要不是阿求示意没事,估计有些人早就扛着农具冲上来了。
米斯蒂娅正带着路,突然像是撞上了一堵墙,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这撞击来的如此突然,米斯蒂娅一点准备都没有,眼泪汪汪地捂着鼻子:“这个是……结界?”
米斯蒂娅抬起头,几位村子警备队队员已经把她给围住了,幸运的是,由于有“姜尚的学生”这个身份,警备队里认识米斯蒂娅的人不在少数。发现触动结界的妖怪是一向老实的夜雀,不由得开口抱怨:“哪里有妖怪在大白天里,大摇大摆地顺着路进村子的?太冒失了吧!”
“我是来找老师……”
“太公望先生?我去通知他,麻烦就在这里等一下。”带头的小队长说道,“昨天村子里出了点意外,现在村子被结界包围着,抱歉了。”
“哦……”米斯蒂娅看了看村子里面,没有变化,一点被袭击的样子都没有,“能问一问是什么事情吗?”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一大早结界小组就被太公望先生和慧音先生叫起来布置结界了。”小队长挠挠头,“反正我什么都没发现——你们陪着稗田小姐回去吧。”
片刻后,姜尚从村子里出来了。见到米斯蒂娅后姜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递给米斯蒂娅一个护身符:“带上,然后进村子,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村子里还是老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在龙神广场聚集着十几人,还有几口大锅。仔细一看,全是警备队的成员,姜尚走到他们旁边:“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唔,太公望先生,这种时候要准备那么多豆子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人群里有人说道,“差不多把家里储存全拿出来了,为什么这种时候要炒豆子啊?”
“太公望先生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笨蛋!”另外一个声音呵斥道。
姜尚拍拍手,人群安静下来:“好了,总之各位先把这些豆子都炒熟。”
“咦,可是都还没有泡过……”
“不是用来吃的。”姜尚说道,“随便怎么弄,反正只要是炒豆子就行!”
这景象实在很诡异,一群人在神圣的龙神石像下面架起几口大锅,然后……炒豆子,各种各样的豆类都有,大豆蚕豆豌豆绿豆红豆……米斯蒂娅甚至还看到了花生,虽然说花生的确是豆科没错,不过哪里有去了壳再炒的花生?
“老师,这要做什么?”
“妖怪退治。”
米斯蒂娅和精卫对视一眼,两个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退治。

“接着就麻烦各位在结界里撒一下豆子了。”姜尚说道,自己也拿起一把豆子,突然撒向米斯蒂娅,米斯蒂娅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一声“哎哟”,一个缩小版的满脸惊慌眼角含泪的萃香从出现在头顶上,像是没力一般掉到地上,接着散成了一股雾气向着村子外飘去。
警备队里一阵骚动:“原来村子里真的有妖怪?”
“咦,可是好可爱……”
“行了行了,不是什么危险的妖怪。”姜尚说道,“但总不能放任不管。这是鬼的分身,数量到了一定程度会强制让人不停地开宴会,村子里现在的储存不多,经不起几次折腾。所以为了各位的肚子,加油去撒豆子吧。”
“只需要撒豆子就行了吗?”有人问道。
“只要赶出村子就行了。”姜尚回答,“对手可是鬼,你们只在书上见过吧?真要退治,你们这帮人加起来还未必是对手呢。”
警备队里年轻人占了大多数,姜尚这话让他们有些憋气,一边吵吵着“鬼又怎么样我们来一个退治一个来两个退治一双”一边散去了。姜尚看向米斯蒂娅:“嗯,问题解决了?”
米斯蒂娅没想到姜尚早就知道了萃香的事情:“谢谢老师……”
“你是不是想告诉灵梦这件事?”
“有问题吗?”
“其实呢,我刚刚说的话隐瞒了一些东西。”姜尚话还没说完,他和米斯蒂娅之间一阵雾气吹过,萃香从空中冒出落到地上:“我刚刚还在想是谁做的,原来是你……”
米斯蒂娅觉得自己脑子快不够用了,怎么随便来一个大妖怪,似乎都认识自己的老师?
姜尚面对萃香显得很客气:“呐,萃香,我个人是不太愿意和一个鬼作对的,但现在我总得让村子的秩序维持下去,所以就请理解一下……”
“哎~~我原本打算是‘神社——村子——妖怪山’这样三天一个循环的,你在破坏我的兴致嘛!”
“我相信萃香是个通情达理的鬼。”
“少来这一套。”姜尚的奉承技术实在太烂,萃香一点情都不领,“不要鬼捣乱,自古就只有一个办法啦一个办法!”
“可你还没有绑架人类吧。”姜尚的话刚刚说完,村子另外一边就炸锅了:“阿求小姐凭空消失了!来人啦!”
不用说,米斯蒂娅和姜尚都知道罪魁祸首是谁:“行动真快……”
“当然了。”萃香嘿嘿一笑,“接下来就应该找个山头等着勇士找上门来吧?”
姜尚拦住准备离开的萃香:“我希望萃香就把这个广场当山头。”
“这个无所谓,不过打起来不会波及村子吗?”
“没事,倒时候加固一层结界就行了。”
“就那几个小家伙的结界?在我看来和没有一样。”
姜尚有些难堪:“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幻想乡里很久没出现鬼了。用阻挡妖怪的结界,只是我个人的尝试而已,一点用都没有?”
“当然,我跟在夜雀身后的分身在被你赶跑前一直没问题。”
这时已经有个警备队队员跑过来了:“太公望先生,稗,稗田小姐她!”
“我知道了,就是这个丫头干的。”姜尚指着萃香,“喏,这个就是鬼。”
这个队员显然是行动派:“哦!现在就让我来退治!”
“喂……”姜尚刚想让他去找同伴,这个冒失的年轻人已经被萃香提着衣领丢出去了。
姜尚转过头,看着被吸引过来的大部队:“我只想说一句,萃香。”
“嗯,什么?”
“别弄出人命。”


========================================================
好吧,下一节应该就是米斯蒂娅加莉格露加警备队一起退治鬼了……
武戏有多少?那种事情嘛哈哈哈哈哈哈(逃)
一个人来到新的环境后,总会想着突出表现,来让自己被以前的居民接受……

唔,平常心。
离线风之存有
发帖
55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0楼 发表于: 2010-05-22
成天一副可怜样的米斯蒂娅已经厌倦了,人家要帅气歌唱的夜雀啦(啥

姜尚这个没有来由的人,做出什么事来也就让他没有来由吧

妖怪的退治一定是个欢乐的过程,嗯
与我无关的最亲近者,不在地狱,就是死人。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1楼 发表于: 2010-05-23
老梗没什么关系啦,人类发展这么多年哪个梗没被发掘过呢

另外夜雀是什么角色这种事,二设随意啦,不用太纠结

灵梦你居然如此善解人意知道咲夜收拾的苦这真的不是异变么(棍

就是说魔理沙如果不和爱丽丝吵架就会到她家睡么(喂

灵梦你明知有风险就不要让米斯蒂护送你亲自去护送啊233

咦米斯蒂你不是吃虫子什么时候改毛玉了

萃香原来还是声音过滤器……

米斯蒂加莉格露,你们终于要合作抗敌培养感情了么……好吧你们就算把豆子洒光也赢不了啦(棍飞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吴葉
发帖
14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2楼 发表于: 2010-05-23
看到那句“咦,可是好可爱”我就乐了。
由于对小碎骨没什么爱而且一上来就拜姜太公为师什么的把咱雷到了于是后来一直忙自己的文也没空回顾......
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伪和感啊....
姜太公您干嘛不来次撒豆成兵把萃香退治了就好......
人之里的结界组还真是没考虑过......这又不是个妖吃人的时代,感觉有妹红的自警队就足够了,不太需要人之里自己组建什么结界组吧...
话说中华米斯蒂雅吃虫子的话莉格露不是就悲剧了....
萃香把阿求抢走就不要还回来了.....这不是鬼抢亲的经典物语么(棍
还有fay君你不用这么自贬的,文章本身的优秀和作者的用心一定程度上是成正比的,只看这文一直洋洋洒洒写了4个月都很稳定地更新就可想而知fay君的爱到了什么地步,这分耐心和毅力都是我这个很容易受打击的家伙所不能比的。
最近有了点时间也在一直赶文总之大家一起加油吧。
谁都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享受那权利。

谁都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履行那权利。

即使我也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对那权利妥协。

——Frederica Bernkastel
离线sykezero
发帖
13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3楼 发表于: 2010-05-23
夜雀红白CP到哪里去了啊啊啊- -
一开始看见姜尚,豆子,我为什么会想到“豆子兵”呢…
还是小时候封神榜看多了啊233
作为一个深夜手机上线隐身潜水围观文青群的资深看客(雾),我的压力很大
离线风痕忆年
发帖
9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4楼 发表于: 2010-05-23
米斯蒂婭加莉格露加警備隊一起退治鬼
應該不管怎麼打都會輸吧
不過如果在加個妹紅和慧音就比較有勝算了
每個人帶著滿滿的豆子當彈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