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969阅读
  • 76回复

【欢乐向】幻想病院精神科  第六话   后花园的基情野战【无误】(72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8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0-02-15
就冲这个标题我回了
离线鬼目祈
发帖
3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0-02-28
于是先保存到明天开学睡觉前慢慢围观主人……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发帖
80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0-03-25
第四话  笨蛋是怎么变成白痴的(其实不知道是啥主题所以随便写的- -)


   “夏医生……快醒醒…快醒醒呀,还记得我是谁吗”
    唔,这是啥失忆题材电影的开头?
     忍着剧痛迷迷糊糊睁开眼,空荡荡的病房,眼前一个焦急的少女在我面前…拼命地…捶着我的肚子…
    一般不都是该摇晃病人身体叫醒人的么…爱丽丝好像是受了啥特大刺激,连基本常识都忘了
   费劲巴拉地把爱丽丝的小手从我肚子上拉开,我问:”到底咋了?”
   爱丽丝突然一下子差点哭出来:”夏天呀你刚刚被琪露诺一头撞翻不省人事倒在了灵梦身上灵梦手里的茶缸装着满满的开水一股脑全泼到魔理沙身上把魔理沙烫的嗷嗷叫跳起来要灵梦戒茶那灵梦如何肯答应二话不说两边抄起家伙就打起来魔理沙不会魔法只拿着八卦炉你想想一个板砖党怎么能拼得过灵梦那个斧头帮的呀正打着灵梦的斧头柄断了我眼睁睁瞅着那一砣铁就随着抛物线掉在魔理沙脑袋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好恐怖好血腥人家承受不了啦”
   听着听着我清澈有神的小眼睛慢慢变成了俩黑豆.抱歉,早料到是这结果,我不如接着装病,自从来这医院我的先是被青春小猫撞了一下腰,又是被八噶崽子袭了一下胸,照这样下去命不久矣.想着想着我慢慢滑回被窝…”呼”顺便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以表示我的不满.
  爱丽丝看我毫无战斗力的样子,也叹了口气:”我去看看魔理沙醒过来没有…”
  我鬼使神差地摆摆手:”甭去了,那家伙生命力好似小强,来陪我聊会天”
  话音刚落,我就开始后悔,闲着找病人聊什么天?虽然爱丽丝目前看起来还算正常,一旦发病把手里的小木偶人塞到我嘴里让我吃进去怎么办……哦对了看起来越安全的病人发起病来越是歇斯底里,这也是那个把病人娶回家的倒霉催学长告诫我的……当时他正在食堂和他那个治疗成功了一半的病人女友吃饭,你喂一口我喂一口活脱脱晒瞎了食堂众人,结果他妹子突然发作把一碗加了好多辣椒酱的米线直接扣到了他脸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治疗不到位的感情不要急着拿出来晒…前段时间我们聚会,他那个已经恢复正常的老婆还一直跟我们抱怨:”这死鬼身上有好多抓挠的痕迹,问他他也不说是哪个狐狸精干的…”我听后一脸同情望着学长,学长一脸悲摧,跟他媳妇欲说还休,无奈媳妇不知情,当她说:”哎那个小夏啊帮我递辣椒酱过来”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学长在她身后跟我打手势”快捂住脸!”…可怜的学长,从那天起就得了辣椒酱恐惧症.
“呐…辣椒酱要不要?”
糟糕!我第一反应就是捂住了脸.
“……?不爱吃吗?”
我从指缝里望去,爱丽丝蹲在地上,面前放着酒精锅,里面”咕嘟咕嘟”煮着热乎乎的面条.
呼,虚惊一场……
爱丽丝浅浅一笑:“你一天没吃饭,我就到楼下买了点挂面,你也和魔理沙一样不爱吃辣椒呢…”
哪…哪里有圣光照过来了……
我看着面条泪流满面,这医院里怎么能把魔理沙这样的重症患者和快出院的健康患者关在一个病房里呢…爱丽丝她完全可以出山…不,出院了呀!
“喏,有点烫,吹吹气再吃……别像那个魔理沙似的吃什么都是一口吞……烫坏了又哭又叫让人教训也不是心疼也不是……哎.”想着想着她端了一碗面条到我手边.
我连忙道谢,挑了一口到嘴里,呜啊!人间美味!
我就这么一边吃着一边和爱丽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越来越觉得爱丽丝哪都很正常,就是三句不离魔理沙……嘛,这个心情我倒是理解,看她平时淑女的很,但是在食堂就不顾淑女风度总抢着给魔理沙打一份香菇炒肉还颠颠给她送到病房去的行为我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可是……吸一口面条……魔理沙你这家伙狗命也太好了呀!
“于是那天魔理沙就把我拉到神社要我说她和灵梦到底谁的胸更大一点儿啊啦虽然我对那种比赛没什么兴趣但是出于私心我还是开玩笑似地说不摸一下怎么能知道大小结果她还真的满脸通红把我的手拿起来按在了自己的……啊啊啊不行了我当时又害羞又不肯松手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呀……”
……我一边擦着汗一边听少女诉说儿女情长,突然想起,便随口问道:”哦对了,你们这些病…哦不,这些…人,咳……是怎么住进来接受治疗的?入院证明呢?我刚来的时候都没找到…”
爱丽丝一脸呆傻:”什么入院证明?我们是……”突然沉默下来:”算了夏医生你别问了……说了你也听不懂或者不会信要么被吓跑……以前的医生都是这样的……”
我顿时就意识到自己身为医生的责任感,很大无畏地说:”没事儿你说吧,作为医生我有必要了解你们的过去……方便治疗.”
爱丽丝犹豫了一下:”我们是从那个…幻想乡…”
“接着说!接着说下去,幻想乡怎么了?是你们那个学校或者是小区的名字咩?”
“不……我们是……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丽丝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完了,小丫头估摸着是犯病了,我马上把面碗放到她看不见的地方,顺便收掉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和矿泉水瓶,尽量避免让她接触到可以当作杀人工具用的硬物,等这一切都弄好之后,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
她一边抽泣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说:”夏医生…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抽泣转成嚎啕,我在一边不知所措.
问她家在哪?不不不不不这样她会以为我有可能放她走对病人尤其是神志比较清楚的病人绝对不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礼;直接打一针镇定剂?不不不不不院长说不要随便使用药剂再说也许过会她病情会稳定或者说压根她就没病吧那我该咋办呀呀呀呀......
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候门”咣当”一声被人踹开了,我一抬头,是我这辈子都不想见的小强魔理沙,头上的帽子很少见地没戴,取而代之的是不知道被谁用纱布系了个大蝴蝶结,看起来活脱脱像个用奇装异服赚眼球的三流二人转演员.
“哟夏天你还活着呀知道你把我坑的多惨吗还在这吃面条!灵梦那个没心没肺的打伤人也不知道照顾下,是琪露诺给我包扎了我才得以活到现在来找你报仇!先打你再去打那个灵梦!”魔理沙咆哮着向我扑过来.
我直接单手撑住魔理沙的大脸,一字一顿地说:”醒了就去安慰你的媳妇爱丽丝,她说啥想回娘家啥的,你是不是在家总搞家庭暴力,另外,在我昏睡不醒的时候出没出啥乱子?”
魔理沙死命挣扎:”啥乱子都没出,就是琪露诺吵着要喝牛奶,我兜里没钱来找你借,你把爱丽丝怎么了?”
我摊手:”我啥也没干,你先去哄哄她,你们病人之间比较有共同语言,那啥啥幻想乡…”
于是我干脆很知趣地偷偷溜下床,留那俩人在屋里放闪光弹,轻轻关上房门,一转身差点吓趴在地上-----院长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面带春风般的笑容,双手藏在袖子里-----以北方淳朴劳动人民的典型姿态迎接我:”小夏啊你醒啦?最近乱子挺多,苦了你了…”
“诶……嘿嘿嘿,没啥没啥,我现在去看下那个琪露诺恢复正常没……”按理说这算公伤,但是琪露诺那一撞撞的很有水准,刚好足以致晕却不致伤,所以我也没啥理由冲院长请病假,啧,再说整个医院就我一个医生,我罢工了估计这医院就…话说这医院是以何种姿态坚挺到现在的啊……告别了院长意味深长的背影,我进医院一楼的小卖部买了两大盒1L装牛奶,又爬回三楼琪露诺的病房.
一推门,那小家伙气鼓鼓坐在床上,看到我先是一惊,还以为我是来报那一头之仇,于是马上小脸一抽打算酝酿眼泪装可怜----这娃也不算傻嘛,我晃晃手里的牛奶:”喏.”她一瞧,乐了,登时飞扑过来.
事实证明小孩子最容易被收买,小智障儿童也不例外.只两盒牛奶就让她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我美滋滋忘记了胸口痛,旁边的绿头发单马尾罗莉见状也把我归进了好人堆,但是还悄悄跟琪露诺咬耳朵:”叫她医生啦,当心她像以前的医生一样又给你打针.”琪露诺不以为然:”大酱,这个姐姐是好人啦”
好吧被小病人发卡我求之不得……等她喝完并打了一个满足的饱嗝的时候,我顺口问道;”诺诺啊,告诉姐姐,你在这里呆多久了?”琪露诺抹抹嘴:”不记得.”
“那你为啥来的?””不知道.””…交住院费没有?””那是啥.”问了七八个问题都是类似的答案,我果断掏出兜里的病历卡,姓名:琪露诺;患病种类:轻微智障(少儿);病因:”不明”,正写到这,琪露诺把牛奶盒子递给我:”姐姐你喝不,还剩点.”
我拿起来正准备喝,一看牌子傻了,是鹿鹿鹿牌.
“还是这种纸盒子的好喝啊~以前大酱总偷偷给我买,现在大酱钱用光了,好久没喝过了~”
果然天高皇帝远西部消费者权益保障体制非常不完全,我僵硬地转过脖子:”你喝了多久这个牛奶了…?”
“刚来就开始喝~后来盒子攒多了被大酱卖给收废品的大叔还换了三百块呢~>w<~”
亲娘哎大酱你知不知道你亲妹妹(?)就是被你这么害傻的……
我怀着及其复杂的心情在病因上写了三鹿俩字,然后把大酱拉到一边:”以后别买那牛奶给你妹妹,下次我去附近的奶站给你们打新鲜的,知不知道你差点把她害死啊?”
大酱被吓的小脸煞白,鸡啄米似的点头,我又悄悄问:”你是不是这的病人啊,如果不是我给你开个健康证明,你就可以出院了.”
别怪我问这么不专业的问题,可是这医院给我感觉是业余中的三流病院,运送病人的时候病人说要上厕所然后在马路上乱跑一气工作人员为了交差把大街上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抓回去顶包这种事虽说少见,也还是有几率的,这大酱一看就是一推就倒人家说她有病她都不敢不承认的主,不问明白放在医院里继续治疗倒容易把好端端的孩子弄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结果大酱一听,顿时摇头:”不不不,我在这陪着她,哪都不去.哪都不去.”特意强调了2遍,望着在一边一脸痴呆数手指的琪露诺.
啊,原来是对妹妹关爱有加的病人家属…好孩子啊好孩子……但是也不能喂妹妹喝三鹿啊大酱,从起名字这点就看出来,好端端的女孩子叫什么大酱,没文化真可怕…我又关怀地问道:”那你们家得同时交2份住院费啊,你出院就不用交了,也可以随时来探望妹妹呀,你们的家长呢?”
大酱傻傻地摇摇头:”什么是住院费?什么是家长?”
那些牛奶是琪露诺一个人喝完的么?我扶额:”就是…进这个医院是谁送你们…”
“紫大人说这个医院是福利性的,外加病人都是关系户,所以住院费什么的,没有哦”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院长.
啊不知为何就算院长说话声音再温柔我也能想象到她会操着依旧温柔的口吻说:”今天把魔理沙宰了改善食堂伙食怎么样啊夏医生”的样子,尤其是万年不变的微笑脸.我面部僵硬打了个招呼,潜意识里觉得没啥好事,果然,蓝院长说:
“我刚在在病房门口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你就急匆匆跑了,紫大…紫董事长刚刚醒,正要找你谈话呢,快去.”
为何是董事!为何故意把”大人”俩字隐瞒掉?!为何是刚•刚•醒!!!蓝大人你确定现在院长室里不会突然冲出一头睡醒之后带着起床气十分不爽加饿了一宿的狮子咩?!


欲知主角死活,且看下回分解.



抱歉很晚才更新因为最近太懒了(棍
   感觉没啥好写的啊= =好玩的梗都在后面然后就这个过渡不知该咋写 我果然需要修炼 嗯
黑白:“用我马甲的代价,就是帮咱去掉厄运好不好呀雏来亲一个~”
雏:“那個……黑白君,厄運現在正在你背後黑著臉拿著自爆人形呢……”
离线johnkiller
发帖
15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0-03-25
太欢乐了锤地!!笑抽我了!
离线带着弟弟
发帖
2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0-03-25
笨蛋在去掉四画以后就变成白痴了........
也可以按backspace去掉bendan然后重新打上baichi。。。。。。。

起来活脱脱像个用奇装异服赚眼球的三流二人转演员.
好!!!说出了人民群众的心声。。。
怎么也想不清楚那三流怎么就火了一段时间。。。

欲知主角死活,且看下回分解
应改为   欲知主角咋吐紫妈三百回合,且看下回分解。啪!(拍板声)

好玩的梗都在后面
请您尽快更新吧!!!
人家都等不及了的说!
=w=

我果然需要修炼
您还修炼的话。。。
咱看众的医疗费该您负责了。。。(笑到蛋疼了233  蛋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麻烦把咱跟XX安排到一个病房。。。

楼主留言:

居然这么认真地看咱的文……内牛满面

                               THE END
         これはあなたの運命である。
         従って、それを受け入れる!

PS:小小的庆祝一下,负重5KG扎马步可达6分钟……
离线空想男
发帖
1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0-03-25
笑疼了肚皮233,锤地求下一话233
空想射会主义,不是那啥主义...
离线种岛白杨
发帖
1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0-03-25
引用第50楼johnkiller于2010-03-25 17:16发表的  :
太欢乐了锤地!!笑抽我了!


你不能这么师太啊

零标点无比GJ
我说夏天你到底后悔了多久……爱丽丝都把面煮好了……
魔理沙狗命太好?夏天你是不知道她的后宫团多大啊
魔理沙的纱布蝴蝶结装束……⑨你很GJ啊,缠了几捆纱布?
家庭暴力什么的……夏医生你完全搞错了,那是打情骂俏啊
撞得很有水准……不!我不承认这是⑨!
轻微智障……怎么可能,⑨绝对不可能是轻度的
能换300块的盒子……⑨喝的牛奶绝对数以吨计了
蓝啊蓝,你们医院唯一的医生已经把你划到孙二娘级了啊
狮子化的紫……怎么莫名的觉得喜感起来了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2楼 发表于: 2010-03-25
卖了三百是多少盒啊233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岩崎千洛
发帖
2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3楼 发表于: 2010-03-25
原来是女的? (死
喂喂纱布蝴蝶结装是啥啊(捶地)
脑补夏天吃面的时候不知怎的脑中就回响起了“就是这个味”……
生命与觉醒的木 变化与活动的火
基础与不动的土 果实与丰收的金
            寂静与净化的水
机动与攻击的日 被动与防御的月
离线种岛白杨
发帖
1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楼 发表于: 2010-03-25
引用第54楼爱我中华于2010-03-25 18:55发表的  :
卖了三百是多少盒啊233


如果按1毛一个空盒(又不是汽水瓶啊喂)计算的话(未计算350ml及525ml等零碎大小,仅就我身边刚喝过的纸盒计算)大概是3000*250ml=0.75吨或者3000*500ml=1.5吨或者3000*1L=3吨(你够了
如果是按重量算那还真难说,按一般废纸收购价8毛/KG(旧价格算不得准)计算,一个纸盒大概12克左右(随手拿身边的1L空盒掂量的,算不得准),那么375KG的空盒……⑨你到底喝了多少(棍飞
离线茄子零
发帖
66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1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楼 发表于: 2010-03-25
那段是绕口令么2333
我决定,不戒辣椒了,嘿嘿(拖
喂喂,你煮面条入脑了么,以后天天让你吃面条,看吃不腻死你……
  ⑨原来是智障啊……“我拿起来正准备喝,一看牌子傻了,是鹿鹿鹿牌”,没关系,笨蛋是不会中毒的……

紫妈下一章就要出场了啊!
……好了,终于摆脱字母加数字的账号了……
      xxx的cosplay群:45743447(入群验证:请填写东镇的红字本密码)
  不管是有社团的精英coser还是没社团的闲散coser或者是已经离退休(?)的前辈coser抑或是准备加入cos队伍的准coser,来,大家都进群一起闲聊扯淡玩伪娘追妹子(?)吧!        
点击进入茄子的东方同人系列故事主题列表(伪)
离线zftfsakura
发帖
33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6楼 发表于: 2010-03-26
…叁鹿这东西竟然还没完全下架么233…
小爱说出了黑幕里的真相啊…早就说过这文铁定是严肃黑幕向看来果然是无误…
锤肚子美…禁千叁百拾壹式八稚女美…
这群家伙说话都没标点么…
大妖精泪目…大酱其实也挺好听嗯…
原来蓝也是东北人么233…
好吧紫妈终于登场了…且等黑幕拉开吧…
真的猛士…
敢于直视萝莉天真的脸庞
敢于正面御姐挑逗的目光
离线Mad_Doctor
发帖
6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7楼 发表于: 2010-03-26
快!快让我进医院!………噢这真是太欢乐了…我整个人都疼了起来…!大酱……大酱其实是个好名,它和豆瓣酱其实没有联系的…!鲁鲁鹿牛奶…它有盒装?
发帖
80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8楼 发表于: 2010-04-03
第五话 董事乃佳人,名为八云紫



“风萧萧兮易水寒……老子一去不复还……”我失魂落魄地拖着两条棉花糖一样的腿往走廊尽头的院长室走去……
  “快点呀~我等的花儿都谢了……”刚要敲门,门里突然传来阴阳怪气的女声……
  啊抱歉院长我来晚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万幸万幸看来她还醒着,正准备叩门,发现门虚掩着,于是轻轻推开门……“抱歉紫董我现在才来……呃……”
只见一个妙龄少妇(?)以及其撩人的姿势慵懒地蜷在院长的大沙发椅上,戴着奇怪的蕾丝睡帽……微微卷曲的金黄色长发零散披在肩头,察觉到我的存在,她从电脑前抬起头打了个哈欠,腾出玩绕着发丝的左手食指,像指着食堂窗口的黑米粥一样指着我:“你就是……”
  我差一点就要条件反射地说:“嗯,小的就是新来宅子里打杂的,少奶奶您吉祥……”
  “呃,嗯……我就是……”傻的只会说这两句话。
  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嗯,果然”
喔哟我的老天她笑了,笑的……嗯,咋形容呢,摄人魂魄……
这是哪里的天仙阿姨下凡啊!林○玲张○玉章○怡啥的统统都算个啥啊!我完全呆掉,几乎忘了自己只是个家丁……不,医生的身份,脑中穿过的净是些“求交往求合体求喂饭求裸体围裙百合有什么不好阿姨我喜欢你呀wwwwwwww”的弹幕。
“听说现在已经和病人关系相处的不错了?前段时间你家属还来探望过你吧……”
听到家属俩字,筱筱的笑脸像杀毒软件一样弹出来提醒,把我刚才的种种豆腐渣思想歼灭的一干二净,我回过神,话说回来董事长长得和筱筱的确颇有几分相似,也难怪我刚才有那种想犯罪的想法……
  “谢谢董事长关心”我回以礼节性微笑,顺便上下打量了几眼,嗯,目测Ecup……虽说感觉气质上像三四十岁历经世间沧桑的女性……但是从脸上一点看不到痕迹……皮肤好的像婴儿一样,眼神清澈带点,总之美的很没真实感……让人觉得……隐约有那么点妖气……
  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家业,闲到钱没地方花跑来这旮旯地方建一个现代化设施几乎齐全的医院,董事长一定不是白手起家的平凡之辈……对了,说不定她是个用尽手段把某房地产商连带其大婆二奶三蜜四五六姨太统统干翻然后继承那老头全部资产的奇女子……为了减轻罪恶感特地来这开个医院普渡一下西部人民的众生,这么一想倒合情合理。
  “快点呀~我等的花儿都谢了……”咦怎么又是这声音?
  只见紫董事长一脸不耐烦:“丫还不出牌,还不出牌”边说边噼啪噼啪拼命蹂躏手里的鼠标,我偏头一看,对仙女阿姨的各种幻想消失殆尽。
  你能想象一个用尽手段把某房地产商连带其大婆二奶三蜜四五六姨太统统干翻然后继承那老头全部资产还带着妖气幻媚绝伦普渡众生的奇女子以及其魅惑的姿势坐在电脑前面专心致志……玩着斗地主的样子么?
而且刚才在我完全放空思考紫大人成长历程的半个小时里,她就任凭她医院唯一的一个宝贝医生在那断着电,专心致志地玩着她那盘斗地主!
  上次的话题止于我表达谢意的时候……也就是说没有下文了?
  我看她玩的起劲,看上去不像怎么愿意搭理我的样子,叫我来就是为打个照面么?我还是回去继续登记病历卡吧……于是我蹑手蹑脚准备离开,刚打开门,就听她在后面说:“哎等下,我还有话问你呢……哎呀地主要先跑,你先在那坐……等我玩完这局……”我只得坐在沙发上一脸呆傻看风华绝代紫阿姨奋战在斗地主的第一线上,时而欢呼时而雀跃时而砸键盘……
  不知玩了多少局听了多少句“我等得花儿都谢了~”我怀着以后谁拿这个提示音当短信铃我就把他手机摔马桶里的想法正在神游,突然听到瘟都死关机音效,谢天谢地,阿姨你终于战完了,一抬头,紫董一脸满足,蜷在沙发大转椅上向我微笑。
  喂别这么意味深长地笑啊!好像我干了啥似的!
  看来谈话正式开始了:“你还是真有耐心,很少有人类能陪着我坐一个下午不嫌烦的。”……奇怪的开场白。
  “时间嘛,怎么消磨都一样啦……”我不知她话里藏着啥,随口敷衍道。
  啥啊,说的我好像不是人类一样,再说紫董事你到底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个种族叫宅男,他们都是可以在电脑前一坐一天的呀你那一个下午算个啥……
  紫董浅笑:“以前没察觉,自从在这待久了之后觉得时间比以前还要慢呢……对了,关于那个博丽灵梦……”她眼神突然深沉起来:“她最近状态怎么样。”
  咦?我说灵梦怎么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原来后台如此之大……既然是紫董重视的病人,我自然要反映实际情况:“关于这个,我正想和您商讨一下……怎么说呢,现在这些病人的病情轻重各不同,比如说吧,有个病人叫魔理沙……她躁郁症就比较严重,可是还和心态正常调理调理就可以出院的爱丽丝在同一病房……啊还有一个叫大酱的一个女孩子……连家长都没有,就在那死守着她的智障妹妹……我个人觉得把正常人以及有着轻度心理问题的人和病人安排住在一起有利也有弊,虽说在平常人眼里这是在某种程度上能起到辅助治疗作用,但是一旦病人发病伤及无辜就不好了……博丽灵梦的话,综合我这几天的考察,她完全可以出院……”
  “啪!”紫董事脸色突变,突然从沙发椅上跳起来,一掌拍在桌上,吓了我一激灵,只见她面带愠色:“真的?她还是那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没有一点异常……在你看来?”
  “没……没有呀……她……怎么说,就和平常一样啊……就算出院也完全可以融入这个社会……”
我开始摸不清头脑,怎么连我说的是好话赖话都听不懂啊……
“紫董事……我是说,灵梦她……可以出院了。”我又强调了一遍
“到底什么时候……你才会妥协啊……”紫董事好像受到了很大打击的样子,双手撑着额头无力地拄在桌上,喃喃自语。
  咦?好像有啥内情,紫董事和灵梦……莫非是母女?看灵梦17、8岁了也该过叛逆期了呀再说这么大难道是紫是后妈……我脑内又开始浮现各种家庭伦理阴谋亲情叛逆复杂交织剧的桥段。
  ……算了,甭管紫董事的内情是啥,总之看起来领导对我的工作极之非常不满意,对我来说把领导忽悠好把病人治疗好就万事大吉,于是我打算先检讨一下,于是陪着笑脸道:“哎呀紫董我刚来这医院……对病人的病情和病因各种不了解……也许灵梦患者有其他潜在的心理问题我没发现……我会努力引导并且加以治疗的……至于魔理沙……我争取一个月内加强心理引导治疗……是您说不要用药物所以我现在一般都是以心理治疗为主……”
  “够了。”紫董事抬起头望着我,眉头紧锁:“你的义务,就是把她们都弄疯。”
   啥?
  “把•她•们•都•弄•疯”紫董事一字一顿地说,完全不是像在开玩笑。
  喂紫董事你是不是需要治疗啊!还是说你对我的工作态度以及成效特别不满意才会说这种话啊!我惊愕地望着她,想弄清她到底想表达啥。
  紫董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这间医院,发现和别的医院有什么不同没。”
  嗯,不同点的话,归结为一点就是,非常三流。我当然不敢那么说,只能似有似无地点点头,听紫董事说下文。
  “如你所见,这间医院是我开的,当然,病人,和你在外面所见的病人不一样吧……”紫大人(又露出了那种诡魅的微笑):“或者说,跟普通的人类,不一样,我指外表”
  至少我还是知道有两种东西叫染发剂和美瞳的啊……我心里这么想,但是不知为啥突然动摇了一下……奇怪的事情我见多了……嗯(说到底还不是只有一次嘛。
  心里这么想着,我还是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啊,的确很怪。”
  紫大人突然走到沙发前,冲我俯下身子,我动摇的眼神正对上她那双幽紫的瞳仁。
  呜哇!
  “那就在认为她们很怪的心理基础基础上加•以•治•疗,拜托了。”
  “啊……哦……嗯……”由于靠的太近,我呼吸不知为何开始急促,除了答应不知该说啥,这是何等强大的气场……
  “还有,第一治疗对象就是博丽灵梦,观察她的反应,随时随地告诉我。”紫大人一边说,一边更加靠近我……“你会听话的吧,让病人正常并适应这里的生活什么的,不•需•要•哦……”
  我完全傻了。
  “这个给你”她突然把手伸到我怀里,在我还没来得及喊“耍流氓呀”的时候,发现怀里多了部……超薄微型数码相机,这明显是偷拍用的嘛!要我干啥啊这是?
  “来这之后原来很方便的事情就做不了了呢……”紫大人又是诡谲地一笑,“为了观察病人情况,请随时拍些照片给我,灵梦的……什么时候的都好……”
  我心领神会,“什么时候”的,包括如厕的,洗澡的,就寝的,身上衣服不超过三件的,是呗?我知道的,我用眼神向她传达,彼此会心一笑,到了现在我和紫董事终于达成了此次会谈的第一个共识,可喜可贺。
  紫大人伸了个懒腰:“时候不早了,该睡了,以后我会随时给你联系,手机记得开机,号码蓝已经告诉我了。”
  “嗯,院长,那我就继续回去查房了。”现在才5点,紫董你还真是早睡早起身体好……
  “哎对了,你叫夏天是吧……”
  “啊,是,怎么了?”我刚走到门口,又被紫叫住。
  她又对我露出一抹微笑:“他们现在还好,你安心工作。”
  他们?他们是谁?筱筱?以前的孤儿院?还是……突然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揪起又被我无意识强行压下,该死……我挤出一丝微笑:“虽然不知为什么,还是谢谢你,八云紫董事长。”
  转身,开门,走人。
  原以为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不过还好,除了谈话内容有点颠覆我日常思维,我还没受啥伤害……至少没被撞到腰……当时被撞就是在这个地方呢,啧……我这么想着,一抬头,上次撞我的那个疯猫崽子好死不死就蹲在我面前的走廊上,不过看现在小崽子好像没啥战斗力,正蹲在地上喵呜喵呜地哭呢,我不计前嫌地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哟,小橙橙,你咋了。”
  小橙橙一抬头,看我来了,哭得更是起劲:“喵呀……蓝大人又没了!”
院长没了?还是又没了?死了?啊呸呸呸童言无忌。
  “唔喵……!蓝大人带我……去食堂……饿……突然……又没了…橙饿……”
诶……我满头黑线,蓝你好歹看好你家宝宝啊,再说你家宝宝杀伤力可比一般病人大多了,要按我说早就该放重症病房直到那俩猫耳朵缩回去……现在把这麻烦丢在走廊算怎么回事。
  “哟夏天你出来啦~一起去吃饭啧……”正巧天降神兵魔理沙,我掏出饭卡往她手里一扔:“我没兴趣和病人一起吃饭,你带着猫崽子去,记得她爱吃鱼,给她也点香菇盖饭当心她挠你,我去找院长。一会回去,还有,别把我饭卡钱刷空了,要是敢再用我的卡刷一堆烤肠躲被窝里吃当心我拿针头扎死你。”
  没有理会魔理沙在后面“人家才没那么低的素质啦上次灵梦也吃了你怎么不说她”的辩解,我掉头就下了楼梯,突然想起紫的那句话:“把她们都弄疯”
  照这架势迟早是她们把我弄疯啊……我玩味着这句话突然有种凄凉感,院长你在哪啊……找不到你今晚我岂不是要抱着你家的危险品睡一夜……
  待续……
黑白:“用我马甲的代价,就是帮咱去掉厄运好不好呀雏来亲一个~”
雏:“那個……黑白君,厄運現在正在你背後黑著臉拿著自爆人形呢……”
离线踏歌行
发帖
40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9楼 发表于: 2010-04-03
先是被青春小猫撞了一下腰


看到这种年代久远的捏他我不知道为啥觉得要流泪

阿姨我喜欢你呀wwwwwwww


应该是求婚弹幕嘛那玩意经常满屏幕的刷233


紫阿姨每次说话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嘛你把人都弄疯开的是哪个宇宙的精神病院啊

楼主留言: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其实都忘了该咋唱了

天空を行く一人一人、70億の孤独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