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492阅读
  • 5回复

Project AM-02伞物语(更新同时征求文章修改意见)[更新100211]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Фиыщд
 
发帖
21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3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1-18
第一次写同人文章,错误难免许多,望大家指导。

申明:

剧情为二次原同人,作者对文章内容拥有除原作外所有权,同时希望不要转载。

文章修改目的是为了增加文学性和历史性,可修改部分包括语言对白,修辞手法,句式,历史年份等。

对于剧情的修改,请不要脱离正轨,更不要借刀杀人(因为喜欢所以被炒鱿鱼,详细翻水区的帖子)...TAT max。

**大路线规划完毕,将在全文写完后一起放出,以便修改。

图片保留著作权。

==========


夜幕降临……
远远听见第一声春雷,那是下雨的征兆。
雨滴落在树叶上,渐渐的,街上开始变得五颜六色,人们纷纷打起了伞。
在幻想乡,流传着少女和伞的故事……
……
文久3年(1863)   幻想乡   暑
   
夏日的风带着一点干燥和闷热,吹过幻想乡。树枝在风中晃动,发出海岸边浪花清脆的拍打声。蝉儿们似乎也有些按难不住夏天的炎热,跑到树上,发出“吱—吱—”的叫声。
树阴下小屋的窗台上,少女向外瞭望。是什么吸引着她?是外面如画一般的风景,是河流潺潺的水声,还是从身旁轻轻掠过的一丝风……
[attachment=78166]
 “我回来了,早苗。”
“妈妈!”少女高兴地搂进怀中。
“好,好!妈妈今天买了两件礼物,猜猜看?”说着,拿出了一个用布包好的东西。
少女很兴奋,也有些疑惑,两个小拳头握得紧紧地。
“看!”
少女的礼物很朴素。在那个平穷和战乱的德川幕府年代,少女只希望能和其他孩子一样,拥有一把伞,一双木鞋。
“生日快乐!早苗。”
“谢谢!早苗最喜欢妈妈了!”少女圆圆的脸露出天真的笑容。
少女总是受别的孩子欺负,只因为家里太穷,连把伞都买不起。每逢夏日祭典,其他的孩子们都穿着漂亮的和服和木鞋,撑着一把小伞。
少女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伞,她可以参加祭典了!
“还没有给你取名字呢!就叫……那个……呃……小伞……小伞!”
“……小伞……”少女耳边似乎听见什么。
“啊咧?”少女很惊讶。
“……小伞……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小伞……”
“原来是这样!小伞会说话啊!”少女越发的兴奋。
“……我叫小伞!”声音清晰地回荡在少女耳边。
“嗯!我叫早苗!”少女笑着说,“以后也多多指教!”
……
夏日的祭典到了,少女抱着小伞。其他的孩子穿着华丽的服装,少女依然是那件打着补丁的裙子。
“啊!来了拉了,那个穷光蛋。”
少女像那些孩子挥手:“大家!我有小伞了!”
少女气喘吁吁,赶上了那些孩子们。
“真是的,不就是一把破伞吗?还这么难看。”
“它还会说话!”少女说道。
“说话?笨-蛋-!哪有会说话的伞。”
少女有些按耐不住:“相信我,它真的能说话!它叫小伞!”
“小伞?小伞?哈哈……无稽之谈!”
孩子们继续取笑少女,一位个头比较大的男孩一把夺过少女手中的小伞,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小伞被弄得更脏了,呻吟谁都没听见,然而,却在少女的心头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穷人孩子笨脑子。我们走!不管她。”
孩子们走了,消失在人群中,少女紧紧抱着小伞,往远处奔去……
……
夜晚的窗前,少女抱着小伞缩在墙角。少女看着小伞,两行泪水不禁涌出来,滴在小伞身上。
少女沙哑着对小伞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没事,没事……”
少女越来越伤心了。
“你已经赋予了我生命。”
月光点亮了整间屋子,少女抬起头……
霎时,屋子里变得空前明亮。月光下的光点,伴随着星星和萤火虫开始汇聚。此时此刻,一位青蓝头发,两只不同颜色眼睛的美丽女孩,站在少女面前。
女孩的名字叫小伞。
“啊喏……不建议的话,我能叫您早苗姐姐么?”
少女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伤痛,抱着那个女孩:“小伞……谢谢你……”
小伞安慰着少女。
能看到小伞的只有少女,能和小伞说话的只有少女
夏天渐渐过去,绿叶开始渐渐变黄。树阴下,少女和小伞坐在一起。
“呐,早苗姐姐……”
“怎么了?”
“你以后,最想成为什么。”
“我的话,怎么说呢?那个,说不定当巫女哦!”
小伞很不解地看着少女。
“因为,我希望,每个人身边,都能和我一样,有奇迹一生相伴……”
……
元治2年(1865)   幻想乡   寒
德川幕府的统治已经到了危机的极限,小镇爆发了起义。然而,起义正被那些地主残酷地正压下去,少女的母亲为了帮助起义军仅存力量向西南藩转移,死在了地主的刀下,头颅甚至被挂在城门三天……
“妈妈!”少女在城门口痛哭着,“还给我!把我妈妈还给我!”
地主命令他的部下:“把这杂种活埋了!”
“等一下!”
是地主的大儿子。
“父亲大人,这么好的女孩,杀了不觉得挺可惜的吗?”
“此话何讲?”
“父亲大人,与其处决,真的有点不如做儿子的奴隶,反正她也不会反抗。”那地主思考了一番,同意了。
几个随从抓住少女,那个地主儿子一把夺走少女手中的伞:“切!这么破的一把伞。”于是准备往远处扔。
谁知少女挣脱开了那些随从,抢回了小伞,紧紧抱着:“求求你,不要伤害这把伞!求求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什么都愿意做?”地主儿子露出狡猾的笑脸。
“嗯!什么都做!”
少女始终保护着小伞。
……
少女被拖走,却依然紧紧地抱着小伞,一只木鞋被遗弃在路上……
地主的儿子用皮鞭抽打着少女:“叫你造反,叫你造反,造啊?造啊?”紧接着扒去少女的麻布,对着赤裸的她用皮鞭,用开水,甚至用极度缺乏的盐撒在少女伤口上,最后夺去了少女的贞操……
这些都被小伞看在眼里……
少女浑身是血和伤口,在地主的地牢中,陪伴少女的只有小伞。
为了保护小伞,少女一直默默着坚持,小伞忍不住哭了,哭声弥漫在整个地牢中……
面对肉体与心灵的折磨,原本就瘦弱的少女变得更加虚弱……
“难道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
“难道我真的就只是灵魂吗?”
“难道……”
小伞陷入了无限的自责,怨气不断积累着……
“早苗姐姐……不……不!!!!”
小伞控制不住怨气,在雨天的晚上:“[伞符]!雨伞的星之交响!”
小伞第一次得到了力量,带着少女逃出了地牢,可是此时的少女已是奄奄一息,一切都晚了。
“早苗姐姐……呜……早…早苗姐姐……”小伞哭喊着……
少女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小伞的脸:“……小伞……对不起……不能……继续陪你了……”
小伞紧握着少女的手:“不要走!小伞会很难孤独的!呜!”
“……能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呜!早苗姐姐……”
“……小伞……谢…谢……你……”
少女的手永远松开了……
“早-苗-姐-姐---!!!”
……
茫茫夜雨中,小伞往前走着……
路的一旁依旧有那只木鞋,小伞紧紧抱着它……
“早苗姐姐……早苗姐姐……”
小伞用力击打着大地,倾诉一切对少女不公,然后倒在地上,怨气开始侵蚀小伞的理智。
“人类什么的……我最恨了……”
……
小伞开始威吓每一个出现在她附近的人……
……
今日   幻想乡   春
“文文新闻!幻想乡东区妖怪之山流传的威吓事件,最近的目击报道扩散至结界外,已经引起博丽神社和外界警示厅的高度重视……”
博丽神社里……
“……哈---,这么好的茶,妖梦想尝尝吗?”
“嗯不是很想,幽幽子大人。”
“话说回来,外面还真吵的说。”
神社外,村民,妖怪,以及结界外的人们个个都七嘴八舌,他们都是受到惊吓而来的。
“大家不要吵了!”博丽灵梦试图让来投诉的人们安静下来,“这件事我保证会查清楚,保证!保证!”在八云紫,八云蓝和伊吹翠香的帮助下,人群渐渐退散。
灵梦进了屋子:“今天真累啊!幽幽子也是,一直吃吃喝喝,不帮忙。”
“嘛!难得这么好吃的团子,灵梦为什么不吃呢?”
“都说了,人类吃这些会变胖的,幽幽子还是自己吃吧。”
“翠香吃了也不会变胖的说!”一旁的翠香举着巨大的酒罐。
“真是的!我可是很穷的。”灵梦显得有些不耐烦。
太阳已经落山,神社里点起了蜡烛。
“妖怪之山,那不是守矢神社的地方么?”紫问道。
八云蓝:“嗯,守矢神社就在妖怪之山山顶,确实是神奈子她们负责的。”
幽幽子:“那边也有很努力地在查呢……”
大家纷纷讨论东山区的威吓事件。灵梦端着茶杯,走出神社。星星眨着眼睛,圆月高挂在夜空。“今天的月亮也很圆啊。”灵梦看着茶杯中月亮的倒影,“希望今天也平安无事……”
……
幻想乡东区   妖怪之山   结界交界处
“[雨符]!雨夜怪谈!”
“[蛇符]!神代大蛇!”
一长战斗正在进行……
在雾气弥漫的竹林里,打伞的女孩惊慌失措地逃跑,后面时不时窜出一个黑影,飞来一连串弹幕。
“这算什么呀?”打伞的女孩抱怨道,“居然没有被吓到!”
面对如此强势的弹幕,女孩渐渐不行了……
“……有谁!救救我!……”
“抓到你了!”
打散的女孩抬起头,想用最后的力气打倒对方。
对方也毫不留情:“[蛇符]!神代大蛇!”
女孩晕了过去。
……
次日   幻想乡东区   妖怪之山   守矢神社
过了许久,女孩渐渐恢复意识。
“啊!你醒了啊。”
女孩渐渐坐起来,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守矢神社!我叫諏訪子,泄矢諏訪子。”
“諏訪子……”女孩的口气很微弱。
“你叫什么名字?”諏訪子问道。
“我的……名字……”
“嗯!”
“……小伞……”
 房间的滑门开了,神奈子端来一些热茶:“情况怎么样了?”
“嗯,身体基本上恢复了,但是昨天的战斗上了不少元气,留下的伤口也没完全好,还需要休息。” 諏訪子边回答,边把茶端给小伞。“这位是八坂神奈子。”
神奈子微笑着看着小伞:“你好,伤口现在还疼么?”
“拖二位的福,现在已经好多了。”
“不,你应该感谢把你带过来的人。是她帮你把伤口包好的。”
小伞有些迟疑。
滑门再次被打开。
“神奈子大人,后院已经打扫好了!”
“辛苦了。中饭吃什么?”
“啊啦!料好像没了,实在不行我待会到外界的超市买些三文鱼做寿司吧。”
“寿司啊!諏訪子最喜欢了!” 諏訪子拉着小伞的袖子,“呐!呐!小伞吃过吗?三文鱼寿司……小伞?”
小伞一动不动,凝视着站在眼前穿着蓝色裙子的少女……
“……早苗……是你吗?”
大家都惊讶了,因为諏訪子和神奈子都还没告诉小伞那位少女的名字。諏訪子问道:“你们,认识吗?”小伞没有反应,一直重复着那个问题。
“你是不是早苗?”
“嗯,是啊。”
小伞抓着少女的衣服,一直看着她的脸。此时的小伞已经泪流满面。
“想不起来了吗?是我啊!小伞!”
“小伞?我们以前……见过面?”少女说。
“不是……不是早苗么……那……又会是谁?”小伞的眼神被绝望所充斥着。
“东风谷早苗,这是我的名字。”
小伞松开了手。“……不是早苗姐姐……”然后沮丧地跪在地上,“也是呢……都一百多年过去了……”接着又昏睡过去。
……
时间渐渐地流淌去了,神社前依旧回荡着脆耳的铃声。中午还曾刺眼的太阳,到了傍晚,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暗淡了许多,消失在地平线上。灯光和烛光开始点亮夜里的小镇。
屋檐下,早苗正在打扫前院。现在是春天,虽然没有红红黄黄的落叶,也没有杂乱无章的野草,早苗也还是每天坚持打扫着这片院子。
“啊诺……东……东风谷小姐”
早苗回头看了看:“醒来啦?小伞。”
小伞点了点头。休息了那么久,可小伞依然显得非常不安。面对眼见打扫神社的少女。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那个……三文鱼…很好吃……”
“真的?嘛!不要那么在意,那些鱼都是外面的超市买的。”
“但是,真的很好吃!”小伞略有激动地回答,“就像以前那样……”
“以前?”早苗很不解,“你说的以前是……”
“嗯,以前……我的姐姐……”
“早苗?前院打扫好了么?”神奈子开始催促。
“啊!对不起!就差一点点了。”
正当早苗准备动身时,小伞却拉住了她的衣袖。
“……东……东风谷小姐!那…那个……谢谢你。”
“真的不要那么在意!说实话,这么称呼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哈哈。”早苗拍了拍后脑勺。
“那……”
“就叫我早苗姐姐好了,也可以直接叫早苗。”
熟悉的名字再次传入小伞的耳朵。
“早苗……姐姐……”
……
早苗继续打扫着前院,小伞和神奈子坐在神社一旁……
“神……神奈子……”
“怎么了?”神奈子笑了笑。
小伞表现出羞涩的表情,两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想说什么,但又看看打扫前院的早苗,始终讲不住口。
“早……早苗……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早苗嘛,平时一直都很认真的,虽然经常被我和诹访子耍,不过,早苗一直都充满自信,是个非常坚强的人。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会默默承受。”
“这样啊……”小伞低下了头,“总觉得,和她很像。”
“谁啊?”
“以前的一位朋友,也是我姐姐。非常温柔,非常体贴,有什么困难都自己扛着。即使受到欺负,也保护着我。”
“一定是位很善良的姐姐呢。”
“嗯。但是……但是……”小伞止不住眼泪,“她被害死了,我却没有保护好她。”
“能说说你姐姐的名字吗?”
小伞一直哽咽着,哭得更厉害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说也没关系。”神奈子抽出条手帕,递给小伞。
“……早苗。”
“呃,不是吧。”
神奈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对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沉默了许久。
小伞激动地抓住神奈子的衣袖:“告诉我,这是偶然吗?告诉我!”
一阵风出了起来,两个人心里都充斥着不安。接着,神奈子似乎领悟到什么。
“你知道么?小伞。这个世界没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的。”
“……一切,都是必然?”
“嗯。虽然是从外界的魔女那听说的,但看到你也少许明白了。偶然和必然要好好说还真有些说不清楚,所以,希望你自己渐渐领会。”神奈子的回答很肯定。
“前院也打扫好了!”早苗擦了把脸上的汗,结束了繁忙的工作。此时的太阳早已经躲在山后,天上的火烧云在霞光的伴随下,渐渐变得暗淡下来。
“接下来,那个,还要准备明天的香火……”
“早苗!不用准备了。”
“真的?神奈子大人?”
“嗯。今天晚上,你就多陪陪小伞吧。”
“早苗!有客人!”诹访子叫嚷着.
 
早苗:“谁啊?都这么晚了,快请他进来。”
早苗来到大厅。
“哟!”文文打着招呼。
“这不是文小姐吗?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
“是关于最近神社收容一名妖怪的事情吗?”文文拿出了笔记本和钢笔。
“果然是文文,消息知道真快。不瞒你说,是有这么一回事。”
文文开始兴奋起来。“哦?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早苗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个……说来话长……那个……”
“早苗……姐姐……”小伞躲在滑门后面,显得很害怕,“这,这位是……”
“啊。这位是射命凡文小姐,是文文新闻的记者,不用担心。文文,她就是小伞。”
“咔嚓!”文文按下了相机的快门。“这位就是小伞啊!超——萌的说!让文文抱抱。”说着,小伞就被抱得紧紧地。
“文……文小姐,很难受……呀嗯!”
“忘记了,”早苗说,“文小姐就是有这点脾气,不过没有恶意,所以不用怕。”
文文又多拍了两张照片。

(编辑中……)
后面大概是这样的,文文拍了照片登了新闻,马上有人就指认吓唬他们的就是小伞。于是灵梦开始调查……
[ 此帖被Фиыщд在2010-02-11 21:55重新编辑 ]
离线萃想之萌
发帖
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1-18
==怎么中间有几段突然用了对话式233
离线Фиыщд
发帖
21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1-18
就是这个问题,有时候感觉很难把场景布局通过文字交待清楚。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1-18
刚开始写是这样,开头感觉还是不错,后面是不是写得有点麻木什么的所以感觉是随便了点……唔,多写点就好了吧

我对早苗和小伞以前的羁绊还是很期待的,好好展开的话大概会是个很不错的故事吧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Фиыщд
发帖
21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2-11
算是小幅度更新加上顶帖了吧,版主请见谅。高三了,更新速度慢,没办法。


时间渐渐地流淌去了,神社前依旧回荡着脆耳的铃声。中午还曾刺眼的太阳,到了傍晚,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暗淡了许多,消失在地平线上。灯光和烛光开始点亮夜里的小镇。
屋檐下,早苗正在打扫前院。现在是春天,虽然没有红红黄黄的落叶,也没有杂乱无章的野草,早苗也还是每天坚持打扫着这片院子。
“啊诺……东……东风谷小姐”
早苗回头看了看:“醒来啦?小伞。”
小伞点了点头。休息了那么久,可小伞依然显得非常不安。面对眼见打扫神社的少女。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那个……三文鱼…很好吃……”
“真的?嘛!不要那么在意,那些鱼都是外面的超市买的。”
“但是,真的很好吃!”小伞略有激动地回答,“就像以前那样……”
“以前?”早苗很不解,“你说的以前是……”
“嗯,以前……我的姐姐……”
“早苗?前院打扫好了么?”神奈子开始催促。
“啊!对不起!就差一点点了。”
正当早苗准备动身时,小伞却拉住了她的衣袖。
“……东……东风谷小姐!那…那个……谢谢你。”
“真的不要那么在意!说实话,这么称呼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哈哈。”早苗拍了拍后脑勺。
“那……”
“就叫我早苗姐姐好了,也可以直接叫早苗。”
熟悉的名字再次传入小伞的耳朵。
“早苗……姐姐……”
……
早苗继续打扫着前院,小伞和神奈子坐在神社一旁……
“神……神奈子……”
“怎么了?”神奈子笑了笑。
小伞表现出羞涩的表情,两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想说什么,但又看看打扫前院的早苗,始终讲不住口。
“早……早苗……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早苗嘛,平时一直都很认真的,虽然经常被我和诹访子耍,不过,早苗一直都充满自信,是个非常坚强的人。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会默默承受。”
“这样啊……”小伞低下了头,“总觉得,和她很像。”
“谁啊?”
“以前的一位朋友,也是我姐姐。非常温柔,非常体贴,有什么困难都自己扛着。即使受到欺负,也保护着我。”
“一定是位很善良的姐姐呢。”
“嗯。但是……但是……”小伞止不住眼泪,“她被害死了,我却没有保护好她。”
“能说说你姐姐的名字吗?”
小伞一直哽咽着,哭得更厉害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说也没关系。”神奈子抽出条手帕,递给小伞。
“……早苗。”
“呃,不是吧。”
神奈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对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沉默了许久。
小伞激动地抓住神奈子的衣袖:“告诉我,这是偶然吗?告诉我!”
一阵风出了起来,两个人心里都充斥着不安。接着,神奈子似乎领悟到什么。
“你知道么?小伞。这个世界没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的。”
“……一切,都是必然?”
“嗯。虽然是从外界的魔女那听说的,但看到你也少许明白了。偶然和必然要好好说还真有些说不清楚,所以,希望你自己渐渐领会。”神奈子的回答很肯定。
“前院也打扫好了!”早苗擦了把脸上的汗,结束了繁忙的工作。此时的太阳早已经躲在山后,天上的火烧云在霞光的伴随下,渐渐变得暗淡下来。
“接下来,那个,还要准备明天的香火……”
“早苗!不用准备了。”
“真的?神奈子大人?”
“嗯。今天晚上,你就多陪陪小伞吧。”
“早苗!有客人!”诹访子叫嚷着.

早苗:“谁啊?都这么晚了,快请他进来。”
早苗来到大厅。
“哟!”文文打着招呼。
“这不是文小姐吗?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
“是关于最近神社收容一名妖怪的事情吗?”文文拿出了笔记本和钢笔。
“果然是文文,消息知道真快。不瞒你说,是有这么一回事。”
文文开始兴奋起来。“哦?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早苗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个……说来话长……那个……”
“早苗……姐姐……”小伞躲在滑门后面,显得很害怕,“这,这位是……”
“啊。这位是射命凡文小姐,是文文新闻的记者,不用担心。文文,她就是小伞。”
“咔嚓!”文文按下了相机的快门。“这位就是小伞啊!超——萌的说!让文文抱抱。”说着,小伞就被抱得紧紧地。
“文……文小姐,很难受……呀嗯!”
“忘记了,”早苗说,“文小姐就是有这点脾气,不过没有恶意,所以不用怕。”
文文又多拍了两张照片。

(编辑中)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2-12
以前超市买的三文鱼……幻想乡也有冰箱吗……还是她们也吃咸鱼……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