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89阅读
  • 97回复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二日投票结束,第二夜来临。此贴保留到第三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ppprince
发帖
1462
樱饼
1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0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0楼 发表于: 2009-12-07
【乌鸦 2 - 2】蕾米,頼むんだぞ!!
我感觉我吸引了好多仇恨……
这次我是来提建议的。帕邱莉的遗书里有嫌疑名单了,现在蕾米可以拿着遗书名正言顺地去质问名单上的人。(然而其演员暂出现不了。时间很紧急,或许今天可以先投杀掉某人(嗯不用多说)争取时间,跟献祭一样嗯。现在要保留能推理的人(嗯我真安全,虽然貌似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不能再像帕邱莉那样“意识到她的危险已经太迟了”。蕾米,頼むんだぞ!!(明日香,頼むんだぞ!!),且不说这份线索到底有多少价值,能质问出什么疑点的话也是好的。
新火燎原。http://synclee.net/
离线轩辕夜羽
发帖
7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1楼 发表于: 2009-12-07
我攥着帕琪最后的信。
攥着。
好像要捏碎一般。
好像手中的就是那凶手的心脏一般。

恍如隔世的几个小时,几个小时之前,我站在帕琪的身旁,看着她,看着她再没有一丝生气的躯体……吾非生者,但是我现在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死亡。
小恶魔的送还魔法惊醒了我,是撞破了墙还是屋顶冲出去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即便是那样……还是晚了。

太晚了。

我像疯了一样环顾四周,在黑夜没人能逃过血族的追迹!!我搜寻着搜寻着搜寻着……直到我注意到地上的那抹鲜红。
从脊背的骨髓中,从九幽的深渊中,瞬间贯穿了从我发热的大脑到指尖每一寸的,彻骨的寒意。我就保持着那个扭头的姿势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那是用鲜血绘制的符号,那是我本以为我没有见过的法阵。
我见过。
我的确见过。

在静静的只有我和帕琪的夜晚,我呆呆的站着。
这就是我的罪孽。

——
早在命运之轮开始转动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这只长满了利齿的怪兽,将会卷进我们每个人,压成肉糜,绞成碎屑。
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即便是永远亭那只兔子的尸体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也没有切实的认真起来。
即便知道牺牲者会不断出现但是我始终天真地毫无根据的认为红魔馆有命运的眷顾不过会有事。
即便已经对那魔法阵起了疑心,却根本没有认真去想过。
这一切的一切,害死了帕琪,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这就是我的罪孽。


一瞬间,所有的承诺都成了谎言。
我多么希望哪怕死的是我……为什么?明明一直在四处招惹麻烦的是我,对着别人露出尖牙的是我,自私任性冥顽不灵的都是我为什么不冲着我来?!!!
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因为日食增幅了的力量瞬间让青石的地面四分五裂地凹陷下去。血族的秘术有1000个可以置人于死地,却没有一个能救回我眼前的帕琪……
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红魔馆不会有事,也许正是这句话造成了凶手的行动?那么为什么要是帕琪?为什么……
我轻轻地,轻轻地碰触帕琪的身体,柔软的少女在那里,仿佛仅仅是睡着了一般,伸出的手维持着魔法的结印,那是送走小恶魔的最后的命令……
帕琪。
帕琪。。
帕琪。。。
帕琪。。。。
帕琪。。。。。

我一点点抱起帕琪的身体,让她贴着我。——在我们相识的岁月中,这样抱着软软的她,还是第一次。
——我知道吸血鬼会流泪,这也是第一次。
普通的常识:三维不是长宽高,是长度,温度,数量。长度包括长宽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2楼 发表于: 2009-12-07
第二日投票开始。

此贴锁了。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幽冥の风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3楼 发表于: 2009-12-07
【慧音2.1】危机的加剧还是曙光的初现?
又一个难眠的夜晚过去了,历史的车轮无情地带走了又一名被害者的生命。黑暗中的阴影正把我们推向某个绝望悬崖,一个没有希望,没有光明的尽头。我们,真的只能这样束手无策地等死吗?不,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人类,原本如此弱小的存在,却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勇气,团结一心,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将历史引向了文明的彼方。昔日如此微不足道的人类,那面对大自然和强大的妖魔鬼怪是如此不堪一击的人类,那些曾经屈膝于天神之下寻求庇护的人类,还不是一样能走到今天吗?甚至在大结界之外,他们都靠着自己的创造与发明赶走了昔日猖狂的妖魔,甚至是神明!现在认输还为时过早,明天不是仅仅从天而降,更是由我们自己创造的!

死者是红魔馆的魔女。随着她的死去,红魔馆和其他人的关系愈发僵硬了,人们变得更加不信任,并彼此咒骂、攻讦。这些都是你们所期望的吗,黑暗中的影子们?你们的心,都坠落到这种地步了吗?妹红还平安无事,八云紫的结界之外也没有任何动静,至少目前为止,大家都还好。还未发生的事情,都是潜在的可能,那么,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阻止这些我们不想看到的潜在事情的发生!

作为学者的帕秋莉会这么早遇害,本是我预料之外的,因为还有这那么多具有威胁力的人物存在。也就是,她被凶手认为或者怀疑掌握着某种线索。经过许可,我从红魔馆的女仆那里得以阅读到了帕秋莉最后的一封信。果然,她是在朝着某个解决问题的出路前进么?并因此而丢掉了性命?那么,她最后用自己的生命,带给了我们什么呢?回到了自己的屋内,我再一次拿起笔,开始整理并记录所有的一切。

获得正面证词的有:吸血鬼姐妹和她们的女仆,爱丽丝,风见幽香以及我。

获得反面证词的有:上海人型,风祝东风谷早苗,雾雨魔理沙,妖怪之山的河童以及妹红。并着重强调了最近行事低调的人们。

打开手边的另一个卷轴,来看看最近的情况。

就目前各方面言论而言,处于不利状态的有:雾雨魔理沙,爱丽丝,八意永琳,河童(轻微),辉夜公主(轻微),风祝早苗(轻微),上海人型(轻微)。

综合来看,两方面同时被怀疑的人为:雾雨魔理沙,上海人型,风祝早苗,河童。行事低调的人帕秋莉没有明说,依此推断,那么还有辉夜公主。

凶手们丢失了心灵,但似乎没有丢失头脑,那么他们应该会有分工协作。也就说,肯定有杀手在目前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而在帕秋莉的信上也没有提到名字,被包括在那些行事低调的人当中。

回过头来,再来看看帕秋莉的遗言。她是否真的掌握了真相呢?还是自己的推测?或者她自己就是凶手的一员,并以此来诱导大众的思维方向?如果她是那掌握了真相的人,那么也应该仅仅在于一个人。似乎不像是找到了凶手的样子,那么有很大可能性是那有利证词的六个人中有一个为确凿。红魔馆的三个成员可能是由于感情因素,而且,观察的前提是怀疑,所以这就更可以说明关于红魔馆的证词是出于感情。幽香,爱丽丝和我,她会怀疑谁?

至于反面证词的人们,基本上还没有具体的证据。魔理沙,一直都在火堆上跳舞。永琳,状态也很微妙。河童和上海人型也确实安静的奇怪。妹红,会是她么?不,他们会怀疑到她这也完全是因为她那我行我素的作风,当初人之里的人们也不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接纳她的吗?风祝早苗会是凶手?不对,在她身边还有这一位神明,她一定会加护那位风祝的!辉夜公主,遥远的月亮一般的存在,她和永琳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如果感觉没错的话,现在,人们应该至多只将目光放在了两个杀手之上,还有一个,可能藏得很深。


=================================戏服与对话的境界=================================================

另外,慧音。这个仪式的历史和细节,能透漏吗?在这个仪式之中,我们所有人的能力都被削弱或者说给了紫,这一点没有错吧?


关于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具体问黑幕吧,我也不太清楚怎么设定的。。

to 早苗:
东风谷桑,冷静一点,不要说这么奇怪的话。。。。。。
[ 此帖被幽冥の风在2009-12-07 18:06重新编辑 ]
离线zavayev
发帖
39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4楼 发表于: 2009-12-07
【にろり】第二日 - 1
紫色的魔女死了……

可能她事先已经知道了什么,然后进一步调查的行动被看穿了吧。
然而从她的遗言来看,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凶手时刻都在注视着每一个人,并且会对任何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下手,无论是他们直接动手还是借助审判的力量。

在广场的中央有明显的战斗痕迹,说明凶手还拥有强大的魔法力量。
但是这种魔法力量也有可能是来自于那个诡异的仪式,这也无法作为证据……

看着越来越多的遇难者遗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不知道明天这个时候我还能不能站在这里……


------------------戏服的分界线--------------------

我说那啥,现在戏服的烟雾弹太浓了,线索还是几乎没有啊……


吾辈还是太普通了……

THP_Wiki:东方求闻史纪 龟速填坑中……
离线innelysion
发帖
9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1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09-12-07
【妹红 2-1】剥竹笋
和慧音一样,请求推迟投票时间至晚上九点,我觉得一部分人无法在白天这段时间里完成推理和讨论,而写手可以第二天再发出文章,熬夜也不好……   






红魔馆的魔法使也成为了黑暗的牺牲者,还有她的使魔……连气息都完全感觉不到,如完全被吞噬了一般,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昨天冲突一触即发的气氛依然像一根刺一样,不过我也明白,冲动对谁来说都更会更恶化当前的局势,一闭眼就仿佛听到无尽的嘲笑……

我凭借着回忆与收集到的情报,梳理下过去两天两夜众人针锋相对的焦点。

第一昼,当众与别人相互争论最多的人是魔理沙,黑莉莉,帕秋莉与蕾米莉亚;
虽然其中没有太多可用信息,但既成的【关联】已无法改变。
四人当中有两个死者,而且她们皆作过针对过魔理沙的发言,同时针对过图书的还有永琳。
不过,行凶者一定不是已丧失理智的失心疯之辈,我们会注意到的事情她们在暗处看得更加明晰,而且这一点可以结合当天黄昏的共同决议来看——

被祭献者黑莉莉生前所指明怀疑的人并没有投她票,反而是被激怒的爱丽丝,她的人偶和……我,以及不知为何同时投下了一票的风祝早苗。
魔理沙投了爱丽丝,而帕秋莉与那家伙,和永琳,投下了魔理沙;
永琳也是,和魔理沙同样的票数,投她的是咋看上去无甚关联的诹访子,露米亚与幽香。
值得注意的还有红魔馆其余的三位成员,除了被害者外,无一有效票。

其次,帕秋莉留下了一份重要的信件,直白地说明了她在这短暂时光内的观察结晶,或许她就是拥有能用大消耗的魔法嗅探到被极轻微的暗赤色所包围的那些人吧……虽说非常遗憾的是她没能真正确定下某一个行凶者,但同时也消耗了两晚的时间证明了两个人的清白(疑

幽香与爱丽丝

被质疑者有四位——第一天投下黑莉莉的我,风祝,迟到且弃权的河城荷取。


以及她并不愿意相信,也不愿去向其施术的魔理沙……

我并不太了解她们两人加上爱丽丝之间的感情,但如果换做我,要让我向慧音做同样事情的话,结果也一定相同的吧……


我伸了伸懒腰,住在竹林那么长时间以来,很久都没思考过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了……平时和我接触得多的只有慧音,偶尔闯入竹林的一些人们虽说可能也会相处几天,但印象最深的几位面容的记忆已都模糊了……

啊,还有那个人……


……

"…………"

……


我深吸了一口气,摊开了双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一,二,三,四。

尽管时间在无情的流逝,黑影的身姿已经逐渐开始显露。
帕秋莉,你果然还是……

对挚爱的亲友的感情,使得自己万一被自己所蒙蔽也心甘情愿……但请你放心。

现在的局面,活跃者已经不多,行凶者中有一人或两人是基本不说话的,
第一天的投票,弃权过多正中了她们下怀,但反过来看,结合各人的【关联】与投票结果,谁都可以看出现在魔理沙是最具有那一或两个其中之一的活跃杀手嫌疑的人,加上她在与其有关联的两人被杀之后依然可以轻松自如的语气来看,如果你不做出解释的话,就等着我的一票吧!即使今晚你没被票下去,你的身份也会被拥有嗅探魔法的另一人所检测的!

而剩余我所质疑的人之中,红魔馆的三人没有任何可以排除的手段,所以即使没有任何证据指明三人当中存在行凶者,但在我心中无法排除疑点的十名人员中,这三人当中也有90%几率有一名行凶者存在。

离投票时间已经无多,再退一步想,假如行凶者全部想到了这些事,并利用这正常的思维进行反制,那一切又会不同了……请不要忘记这一点。



             杀手是什么?答案很简单:杀手就是那些被邪恶力量所感染,企图干扰仪式进行的异变少女。

杀手们跟竹笋非常相似,用无序的硬壳隐藏自己,然而一旦能抓住并抽出其中一节,不但能露出鲜嫩的底芯,
             其余的部分也会更易处理,这样我们便可以就着蒜汁食用了。真美味!
[ 此帖被innelysion在2009-12-07 17:23重新编辑 ]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09-12-07
既然这样,每日的讨论帖延长到投票结束再锁

但是大家请不要在帖子里面公开自己投谁

至于投票时间不能延长,就现在这个情况写手已经要写到凌晨三点了。。。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gunsheep
发帖
4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3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09-12-07
[小爱2.3]
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会相信,魔理沙是个普通的好人啊!既不是杀手,也不是侦探。她只是压力太大,所以态度恶劣了一点。

妹红如果你要票魔理沙的话,不如先票我吧。当然只要你保持对魔理沙的恶意,我肯定也会票你。
还有那边的16。虽然你已经把质疑的话去掉了,但是如果你要票魔理沙,就先把我票掉吧。
不好意思,在这点上我无法作出任何妥协。现在能保护那个笨蛋的,只有我一个人。

话说没有人出来为魔理沙说句话吗?
侦探们,你们应该已经验过魔理沙了吧?多少做些什么吧,不要再让好人无谓地牺牲了!
幽香小姐,你不是觉得魔理沙不是坏人吗?为她说点话吧!

##生保 魔理沙

##Vote 藤原妹红
[ 此帖被gunsheep在2009-12-07 17:38重新编辑 ]
完蛋了喵
\(^o^)/
离线二次幻想
发帖
12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09-12-07
【諏訪子2.1】
引用第55楼i0de502于2009-12-07 12:26发表的 【米斯提亚·罗蕾拉 2.1】 :
大侦探遇难了...果然凶手就藏在我们中间。
2个知识、情报丰富的人都离开了我们,凶手就是故意要造成这种情况的。
知道的太多会死,什么也不知道同样会死。
.......


兇手什麼的才不會說這些說話...我來這裡的目的是要確保我家的風祝能夠完好的回歸。

“诹访子大人,请看着我好吗?”
“请握着我的手……我想要感受到您…………
请您抱着我……好吗?”
“为了度过今晚,我还必须要杀人吗?我不想做那种事情了。
还是说,死的会是我,或者是诹访子大人您呢?
如果我将要被杀,你会保护我吗?如果您被选上,您会抛弃我吗?
至少现在,您就在我面前……所以,请不要去别的地方了,请不要离开我……“


我在這兒...(投懷)
...小早苗是我們家最堅強的風祝啊~
我知道...活在這兒非常痛苦.
人們失去對神明的信仰心,甚至要互相猜疑、自相殘殺。
不過啊...我相信

         即使前面有什麼困難也好,我家的早苗也可以將之迎刃而解啊!

所以,無論你的主意如何,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支持你的。

也許...我們會有分離的時候,
當我不在的時候,
請在你的右手畫上五芒星形,那麼我便會一直活在你的心中陪伴著你的。
( Law of Minority )信仰心。
离线elifaus
发帖
89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09-12-07
【摩根·弗里曼 2·1】
“全都是怪物,怪物,和疯了的人;就只有我,和我的撬棍。”
最后一捧土(超大误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09-12-07
虽然这个楼没锁,但是大家该投票要记得投票哦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innelysion
发帖
97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1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09-12-07
Re:[小爱2.3]
引用第67楼 [小爱2.3]于2009-12-07 17:27发表的 :
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会相信,魔理沙是个普通的好人啊!既不是杀手,也不是侦探。她只是压力太大,所以态度恶劣了一点。
妹红如果你要票魔理沙的话,不如先票我吧。当然只要你保持对魔理沙的恶意,我肯定也会票你。
还有那边的16。虽然你已经把质疑的话去掉了,但是如果你要票魔理沙,就先把我票掉吧。
不好意思,在这点上我无法作出任何妥协。现在能保护那个笨蛋的,只有我一个人。
.......


我很抱歉,爱丽丝小姐……
我理解你的心情,也没有任何理由反对你的投票,因为我很清楚我也是嫌疑者之一,但时间会告诉幻想乡全体住民一切的……

现在上海的行动与你一致,相当于你手中握着双倍的权利与责任。
虽然现在只是仪式的第二天,但哪怕稍微拖延那几个恶魔继续行动……
所以请承担起你的责任。
离线轩辕夜羽
发帖
7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09-12-07
早上,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吧……外面一阵吵嚷,却又死一般的静下来。我没有把帕琪抱回来,只是将她的书放回了她的怀里。
芙兰也知道了……我的妹妹阿,为什么你总是在这种时候,不能稍微糊涂一点呢……我硬抱着想要出去的芙兰,直到她也软软的靠在我怀中抽泣。
咲夜回来了,半个字也没有说。

也没有任何人敢接近现在的我们。

直到芙兰哭累了在我怀中睡着,我轻轻地拥着她——从来没有过的拥着她……帕琪的离去,让我想到了很多,即便是现在,那愤怒的火焰仍然噬咬着我的心,让我不时的呼吸一窒。我带回一点帕琪的血,精灵魔法使的血,甜美的毒药。那味道在我的舌尖徜徉……你知道疯狂是什么感觉吗?也许芙兰知道……而现在,我也知道了……

====================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以为自己没见过那个魔法阵。
因为太弱小了。
杀人游戏。——这个魔法的本来面目,仅仅是血族作为游戏的一个魔法,唯一特别的是,为了产生强制的处罚力,每个参加者都要同时以施术者和受术者的身份提供献血,这样企图违反规则的人就会受到惩罚,而避免这个惩罚的方式就是在时间内猎取足够多的鲜血——当然是人类的——来代替掉自己那份,直到时间结束,这样一个,血族的游戏……

本来只是这样。

但是魔法被改写了。
我仔细阅读着被更改的部分,但是没有太多头绪。血族并不是善于学习的种族,研究魔法就更加的不屑一顾——毕竟身体的能力已经能让我们凌驾几乎所有生物之上了。

但是读懂的部分已经够多了。

首先,是凶手。
凶手无疑就在我们之中,有三个。
他们并非一开始就怀着恶意而来,但是却不得不成为这个角色,这三个人没有选择不杀的权利。
——即便如此,我,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也必将赐你们一死,因为无论何种理由,你们已经触犯了最不该触犯的领域——

其次是杀人的方式。
我可以负责地说,杀人的现场,死亡方式,甚至时间,都是假象。
杀手杀人根本不需要时间地点手段,他们只需要作出决定,魔法阵的系统会自行产生效果——帕琪,也是因此才……——因为我们所有人的鲜血都已经在阵中,就如古老的五寸丁诅咒,我们早就谁也跑不了了。
执迷于眼前的假象的,必然无法找到凶手。
只可惜,发现得太晚。

破坏魔法阵的方法是没有。
越简单的越坚固,正是因为构架在了一个简单的仪式上,而这个简单的仪式连日食的影响都能够转移——虽然我不知道是如何做的——那么以我们在魔法阵中还为魔法阵提供能量的存在,必然无法破坏这个阵,能做的就只有……按照规则……

我的手指抽动着,极力克制着现在就冲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杀光的冲动。
一个声音在说,
杀死帕琪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帕琪怀疑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因为没有抓住凶手而造成帕琪的死的,包括我自己,一个都不能放过。
全部杀光就好了。
全部杀光就好了。

另一个声音在说,
我还有咲夜,我还有芙兰,
倘若之前的高调行为让红魔馆成为杀手的目标进而害了帕琪,
再接下来就更加不能作出鲁莽的行径,
不然只能让自己亲近的人更加受伤而以。

“蕾米,不是什么时候都要靠力量才能解决问题的。”
帕琪的话回荡在耳边……虽然当初被我嘲笑为安乐椅侦探,但是心中的天平还是瞬间导向了一边。
——帕琪,你等着,我一定把凶手送去给你陪葬。

回过神来的时候,咲夜正放下了红茶打算离去。
我叫住了她。
默默捉过她紧攥着的右手,摊平,轻轻抚过那因为攥得太用力而渗血的伤口,咲夜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也默默地任由我把那手贴在自己脸上。
“没关系的,咲夜,会结束的……都会结束的……”
普通的常识:三维不是长宽高,是长度,温度,数量。长度包括长宽高。
离线幽冥の风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09-12-07
【2.2】冷静,爱丽丝桑。。。
回 67楼(gunsheep) 的帖子

爱丽丝桑,冷静一下。
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的冲动只会正中凶手的下怀。我明白你想要保护最珍视的人心情,但是这样单纯的对票是于事无补的啊。如果想要帮助魔理沙,那么就应该找到并说服大家投票给真正的凶手,只有有人的得票超过魔理沙,那才能够挽救她呀。
爱丽丝桑,冷静一下,用理智来指引自己的行动。。。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09-12-07
妹红,慧音,你们俩还没投票,快点哦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