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847阅读
  • 41回复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一日,请大家入内发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轩辕夜羽
发帖
7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9-12-06
Remilia【1-2】回 13楼(waterstars) 的帖子
哼哼……

连追逐和跟随都能让你如此混淆,这就是天人?追逐的目标是到达,那是跟随永远无法企及的地方,懂了么?我没有兴趣给你上课,不过用消极的想法来阻碍我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早一点见识什么是地狱。

说起这个,相对于本就“非生”的血族,你们天人恐怕更加不知道死亡代表的意义吧。没进过地狱自然不知地狱的凄惨,你们那打着六根清净幌子的绝情绝义更是让你们的的血恐怕比雾之湖上的冰精还要冷。恐怕,就算是现在的你,也能眼都不眨地反手杀掉你身后那名龙宫的使者吧?——那三个孩子的血?对,那三个孩子的血终结了这个夜晚,那么下个夜晚呢?下个夜晚又将是由谁的鲜血去终结?我的?还是你的?

啊对了,也许你在内心期待着自己的死亡也说不定吧……
普通的常识:三维不是长宽高,是长度,温度,数量。长度包括长宽高。
离线greelmr1981
发帖
48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9-12-06
【露米亚 1-1】

八云紫的仪式第一天,便传出了噩耗。

“是。。是这样的吗?”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鸦天狗、竹林里的狂瞳之兔、还有一位神灵,在一夜之间被杀害。

不再是弹幕游戏,不再有规则,这是杀戮。想到这里,不住打了个寒颤,血却骚动起来。

结果其实一样
所有人都会回归
不要否定你心中的冲动
来吗?

我默默地来到广场,那里放着三位死者的尸体,还有旁边熙攘的人群。凶手就在我们之中,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最酱油侦探奖。。。果然我还是适合打酱油。。。
离线burial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9-12-06
【永琳1-3】
早晨,大家都在等待不会升起的太阳……
仅仅一夜让我觉得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浑浑噩噩的把铃仙带了回来……
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是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村口岗哨的男子们毫不犹豫的挽弓向我射击……
但是还是迈步向前,仅仅用弓摊开射来的箭矢,继续前进。
半兽的女孩在我决定把他们也变成曾经是人的物体之前阻止了他们。
而我继续向公主的居所走去,
回到我们的“家”
可是我又该怎么和公主解释,又怎么和公主表达呢?
有个声音告诉我
别傻了,公主和我自己都有这个心理准备迎接她们的死亡……
大概这也是错误的吧……
这一次,我不想亲口告诉她,我们的“家人”又一次离开了我们……
注意到了广场上另两具尸体。
本来应该急速运转的思考,却倦怠的毫无动作。
怀中沉甸甸的重量,让我无法重视他者的哀伤。
只是如同将其放到床上的轻柔力量,缓缓的将铃仙放在那里……
理由我也不甚清晰的知道,只是希望在这里铃仙能够忘记眼中的痛苦
安心的睡着。
回家的路上也许有人和我搭话吧,但是我什么都不想回答。
有人企图触碰她的身体的话,就会被八意的箭支刺穿。
有人要求解剖尸体云云。这个根本不可能接受。
不紧不慢的回到了公主的居所。
拉开了纸门后,公主的被褥有规律的起伏着。
但是没有睡着,本能一般的意识到。
等待着我和她的归来吧……
我失败了……到底公主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在这里我畏缩了,默默无言的关上了纸门
在门口缓缓蹲下,在回归白昼之前,一直看着有着各种污渍的墙壁。
在关上纸门最后的一刹那,我以为我看到了,公主从被褥中露出的肩膀抖动,欲言又止的表情。

在无人的广场,我用放下铃仙入睡时候的力度把她抱起接回了家。
在我醒来出发前,公主已经醒了,穿戴完毕,仪妆肃穆。
我跪在她的面前,深深地叩首……
形状美好的嘴唇吐出了言语
“把我们的孩子接回来吧。”
命令的语气带着哀伤,我却不敢揣测她的表情,不敢直视她的双瞳。
如同逃走一样的起身离开,却又缓缓的离开……
后面的整个上午,我们都如同她往常替我们做的一样,替她整理容妆。
泥污的脸颊被洗净,受伤的皮肤被治愈。双手被好好地叠在她的胸前。
她的衣物公主也亲手的一遍遍的洗去了血污。
最后穿戴完毕的时候,我甚至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的露出腼腆的笑容……
轻轻的为她拉上了被子。
“睡吧,我的弟子,此刻你已回家……”
拼命的挤出笑容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静静的躺在她的身边,意识落入了黑色的沉眠。
离线二次幻想
发帖
12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9-12-06
【諏訪子1.1】動搖的信仰之山.
唉啊...竟然有兩個的信仰者死亡...

一個是文,另一個是穰子。

原本我還想找文暗中調查「天狗食日」的事情的.

現在...



守護信仰者是神明的職責

看守管轄地是神明的義務

這次在信仰之山發生的二次悲劇,

是否他們兩人的信仰心不足?

還是殺手三人的隱閉性太強?

不過...我和神奈子失職卻是事實

都不知道如何面對我家的風祝是了...


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我並沒有數百年前捨棄王國的那份勇氣,

心中總是覺得非常難過似的.



守護信仰之山的諾言已經被幻滅...最後一個任務是盡已所能完整的把早苗送回守矢神社。



參加祭典的信仰者少了兩人。
[ 此帖被二次幻想在2009-12-06 11:50重新编辑 ]
( Law of Minority )信仰心。
离线FNite489
发帖
66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9-12-06
Shanghai, 1.1
这次是在夜里突然醒来...
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值夜的人形正常工作中,
那么, 如果我暂时离开一会儿, 爱丽丝也不会出事吧.

----

果然是这样么...

爱丽丝之前是说过什么的.
她不是很相信这个仪式.
我并不清楚她具体所指,
但, 事实上, 有人在仪式中失去了生命.

那个实力并不强的神明, 完全没有被杀死的理由.

至于那个记者, 虽然看她不爽的人很多, 但是要想这么不留痕迹地办到, 恐怕也不容易.

曾经打过交道的那只妖怪兔... 无论杀掉她的是谁, 那个凶手已经成为永远亭的敌人了. 之前也应该做好相关觉悟了吧.

我没有想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根本想不出太多.
这就是人形吧.

----

看来爱丽丝正在做梦.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现在叫醒她.
如果这是你心中的小小梦想...
离线i0de502
发帖
26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6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09-12-06
【米斯提亚·罗蕾拉 1.1】
唔...一大早的外面就吵吵嚷嚷的...让不让人睡口牙...这些人类再这么吵就唱命运交响曲给你们听。

恩?看来已经是中午了,出去走走吧...

……!

竟然有3人被杀了...果然妹红说的要小心的话不是无的放矢啊...

唔...我也会被杀么...22人中我看起来最弱啊...

那边某位名侦探好像在高谈阔论说凶手在我们之中,看起来她分析的有道理啊...

要尽快找到凶手...我不想死啊...我的那个还没给妹红啊

恩...记者小姐被杀了,是我店里的熟客呢。消息灵通,神出鬼没。果然,要是我是凶手的话,要掩人耳目的话,文小姐是个不得不除去的。现场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听她们说是一击即死的。唔...文小姐的反应可是很快的,要一击击杀她,凶手的实力一定不弱啊。

铃仙和秋穰子...

秋穰子是山上的神明吧,她们说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是从里面打开的。出事前也没有人听到什么声响,难道是她认识的人么?和山上的人有关么...

铃仙...以前来店里的时候就觉得精神一直不好。死前似乎逃跑了很远,一直跑到了竹林那里。她们说她战斗过?唔...看来凶手是一直追着她了...凶手是谁倒是真的没头绪啊

怀疑对象太多...vote弃权
[ 此帖被i0de502在2009-12-06 15:39重新编辑 ]
嘛~~
我的博客(荒废中)
我的一些东方视频(龟速更新)
离线狄奥
发帖
156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7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09-12-06
【芙兰朵露·斯卡蕾特 1-1】被盯上的猎物
呜……
头……好痛……胸口……好痛……
这种气息,是血,是血液沸腾的气息……
一滴血滴落了……
世界是红色的,被鲜血所染红。
但是,这和普通红茶中出现的东西不一样,这是……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头昏昏沉沉的。
“咲夜!”我拍了拍床单。
没有回音。
“咲夜咲夜!”
依然没有回应……

我从床上跳了下来,穿着拖鞋在家中四处寻找着。
空无一人……
姐姐、咲夜,还有帕邱莉都不在。
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们知道昨晚的事情了?
我跪坐在了地上,孤单与恐惧环绕着我……
“呜,姐姐,对不起,对不起。芙兰,芙兰……明明说好了的,芙兰却,芙兰却……”
“姐姐,咲夜……芙兰好害怕,不要丢下芙兰一个人!”

这时,门被推开了,咲夜一把把我扶了起来。
“二小姐!”
她一把把我扶了起来。
“二小姐,您……哪里受伤了吗?”
“呜呜……咲夜……姐姐、姐姐没事吧?”
“大小姐没有事情,只是……这段时间,请不要擅自行动。”
一丝恐惧在咲夜的脸上闪过。
“因为,现在,这里已不再为幻想所笼罩……”




下午,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姐姐和帕琪还是没有回来,咲夜也出去了。
不行,芙兰要出去,这里实在太闷了!

走到街角的房间,一股臭气迎面扑来。
哗啦哗啦,翅膀上的水晶在不安的躁动着。
我轻轻的打开了窗户,拉开窗帘向里面探过头去……
“这是……什么……”
两具尸体,以及地上的暗红色,表明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然而,血液所散发出来的并不是平常闻到的香甜气息,而是迎面扑来的腥臭。
呜……
我强忍着恐惧,慢慢的离开了那里,走到了广场。

咕……
太阳,好刺眼……
虽然打着阳伞,可是即使是地面与墙壁反射的日光,也还是那么强烈。
呜……翅膀,好疼……
我赶忙躲到前面的一片阴影之中。

“啊,你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金黄色的短发,赤红的双眼,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就藏在这片阴影之中。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但是,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种孤独。
那是,我在495年间每天都能感受到的。
与本能的抗争,与自我的战斗……
孤独,是的,那就是孤独。
无法压抑的冲动与被迫压制的本性。
我的血液再次沸腾了。

“呐,那边的妖怪,来陪偶玩吧!”
[ 此帖被狄奥在2009-12-06 13:42重新编辑 ]
从地狱前来的,狂气与凶器的恶魔,
红色的魔法少女。
热血似钢铁,心脆似玻璃,
跨越数千战场未尝败绩。
所过之处,大地化为焦土,寸草不生。
越过龙的尸体,最强的吸血鬼。
芙兰朵露·斯卡蕾特!
                 ——By 帕邱莉·茄·诺蕾姬
离线waterstars
发帖
149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4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09-12-06
【天子1-3】回 15楼(轩辕夜羽) 的帖子
血族果然是一说话就带刺的恶魔,我听说你的能力是操纵命运,现在大概也失去这能力了吧?啧啧啧,干吗要去问下一个死掉的是会是谁?说不定到最后你我都会死,谁先谁后又有什么区别?天人的堕落是直入地狱的,在经历天界的屠杀之后,堕入地狱无非就是就意味我和家族团聚罢了。反倒是你,连黑夜都能拜服在脚下的吸血鬼,面对着无法看清的命运你竟然也会心生恐惧吗?或者,没有丝毫恐惧的可言的你其实根本就是操纵别人命运的“那个人”呢?

当然了,对你的怀疑是在对其他人怀疑的平均线以下的,因为并不高明的杀手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沉默和慎言,毕竟暴露的越多破绽就越多。而黑暗中最危险的杀手会用阴谋来引导众人的思维。

对了,顺带一提,在你的那由昏睡的门卫,蜗居的宅女,傲慢的血族和迷茫的少女所组成的洋馆里,我最喜欢的是那个女仆,她的料理很好吃。

还有,请放心,我身后那孩子是没有危险的,相信你也看到了,只有仪式中的22人有可能遭遇劫难。
离线nemoma
发帖
719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09-12-06
【L.B Day 1 Post 2】斷章 #4308 + 斷章 #4309
…………………………………………
…………………………………………………………
……………………………………………………………………………………………………
……………………………………………………………………………………
引用第7楼ask199374432于2009-12-06 02:13发表的 【魔理沙 1.2】 :
所以说嘛 记录下现场的人 他应该不知道谁是杀手 当然 方法什么的也就是杜撰了吧
香草,你摸摸这个body然后摸摸那个body,其实破坏现场的人就是你吧?

……………………………………………………………………………………
…………………………………………………………
引用第22楼waterstars于2009-12-06 14:10发表的 【天子1-3】回 15楼(轩辕夜羽) 的帖子 :
...
当然了,对你的怀疑是在对其他人怀疑的平均线以下的,因为并不高明的杀手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沉默和慎言,毕竟暴露的越多破绽就越多。而黑暗中最危险的杀手会用阴谋来引导众人的思维。
.......


…………………………………………………………………………………………………………………………
……………………………………………………………………
……………………………………
……………………………… ><
##Vote:魔理沙
……………………………………
…………………………= =|||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 推理持續 -

嗯,遺言中完全沒有線索,確定。
果然是隨機殺么= =
可能是自己使用了那個【寶具】的關系,在討論中已經找不到所謂的傾向性證言了,
唯一傾向性的證言就是這個東西:

魔理沙的第一個交互證言就直接懷疑了館長,這個把她們兩個的可信度降低了一個等級。

其他人的分析出于個人的角度出發那么個人有個人的道理也就能說過去了。

浮于狀態之外看問題吧。

天子的考慮很有趣,但是本人認為殺手的每一步都會是對雙方造成兩難的局勢的,咱也就是尋找共性和不共性而已……

有沒有說過話的人么?
有說話太多的人么?

殺手在我們雙方的面前各擺下了一杯酒,你能判定殺手要自殺還是要殺我們呢?

判定錯誤代表了無謂的犧牲。

鑒于隨機投的定義……魔理沙同志,對不起了。><

##Vote:魔理沙

當然咱隨時會Unvote你的,如果殺手愚蠢到了做出了什么明顯的舉動的話……

當然了,如果今天晚上咱掛了 = = |||……嗯……


离线greelmr1981
发帖
48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09-12-06
【露米亚 1-2】

那是吸血鬼的妹妹么?那双翅膀?七色的水晶散发出强大的魔力,仿佛在半暗的空气中触发一轮又一轮的波纹。

“来玩吗?”那个笑容很不自然,不,应该说不熟练,不但跟雷米莉亚那种轻蔑的笑不同,而且也不同于一般同伴之间的那种笑,那是怎样的一种异样感?

“那个,我叫露米亚,请问你是。。?”
“芙兰朵路●斯卡雷特!”

爽朗的笑声,如孩子一般。

“那——斯卡雷特小姐——为什么你这个时候还在想着玩呢?明明昨天。。。”刚开口我就后悔了,“你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了么?”

不,你不应该提,因为那是废话。
最酱油侦探奖。。。果然我还是适合打酱油。。。
离线幽冥の风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09-12-06
【慧音1.1】梦的端点
历史的画卷仍旧一刻不停地向着前方延伸出去。似乎有什么不安的东西,留在了上面。

猛然从梦中惊醒,一股异样的不安从梦中一直延伸出来。天已经放亮,柔和的晨光射入屋内,留下斑驳的影子。

屋外传来一如既往的喧闹声。喧闹?在这附近的人们已经已经被疏散了才对!刚才所感到的莫名不安在我心中急剧放大,使我已经无法继续在房间里停留。

推开房门,妹红呆呆地坐在正室中,脸上挂着复杂的神情,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困难的问题。

三名遇害者么?虽然已经明白,有人遭遇不测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竟然这么快,而且,这么多。

异变的力量,已经突破22个仪式参与者的防线了么?而她们,会是谁?

是从恶魔之馆开始的吗?异变,会随着她们的本性顺理成章地发挥出来?

妖怪之山的神明和风祝会是凶手么?虽然这看上去很荒谬,但是人之里发生的异变已经告诉我任何人都是一种可能性,神明也难逃与此吗?

永远亭的医师失去了自己的弟子,自己所珍视的人。她和公主不可能是凶手?会是这样吗?如果没有不可能的话,那不可能本身就是一种掩饰么?

雾雨的魔法使,人偶师,太阳花田的大妖怪,河童,天人,抑或是森林中的幼小黑暗和夜雀,是她们被异变冲垮了心智么?现在没有任何的迹象能够证明什么。

稍远一些的建筑群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希望大家都还好。虽然一直很担心那边,不过,显然更大的危机,在自己的身边。

===============================戏服与推理的境界==============================

从案发现场看,杀手出场了两个或者三个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也不是没可能为一个人作案。文文首先被秒,攻击方式极为迅猛,嫌疑较大的吸血鬼姐妹和幽香。之后兔子撞到的凶手,姑且作为第二杀手,没有任何特征。兔子死前遭遇的凶手会幻象,而且能够有效攻心,属于城府较深的角色,和秋妹的凶手相吻合。此人的可能性为:蕾米,辉夜,永琳,幽香。其他人也有可能,不过小妖的可能性很少。

从文文的线索看,似乎她已经偷窥到内部,不愧为最速八卦记者。。。。她留下的最后的线索,蕾米、永琳和幽香。都有重大嫌疑,红魔馆完好,这既可能是对蕾米的证明,也可能是误导。永琳,是从性格能力上来看,是幻象杀手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在竹林中是自己,这未免太暴露了,或者,这是障眼法?幽香,目前神秘的存在,如果仅仅是一个人作案连杀三人,那么她就是重大嫌疑人了。话又说回来,如果文文是杀手,并提供误导线索,那么结论就正好相反了。。。

舢板的发言。舢板是谁?黑幕给出的充满迷惑的提示?杀手故意误导?还是酱油党的乱入?虽然自称可行度不高,但是言之有理,在他人思维中留下痕迹的目的已经达到。黑幕自称和杀手同一阵营,而酱油党是中立的,所以这里的引导有利于杀手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黑幕的头衔是开玩笑的,那么这些线索是中立,或者不利于杀手倒有有一定可能。兔子控?从表征上看只有兔子是兔子控,那么掌握这条线索的一定是老人了,他也是说给老人听的。。。

各方发言,暂时还看不出所以然来。。。。秋妹,你的证词太少了。。。大家都看着你呢。。。。。
离线vassiliev
发帖
145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7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09-12-06
【幽香1-1】旁观
    游荡,反正我无处可去。
    不出意外的话,参加仪式的众人中,有数人今天会死吧?
    然后明天也是,后天也是。
    毕竟我们都是被迫的。

    嗯,乌鸦、兔子和山上的神明么?凶手还真是懦弱,就挑这么不起眼的人对付么?笑死我了,他们要想好好干就应该……
    不,我不能死,还没有到我死的时候。
    听着那群人喧哗、聒噪,我对凶手的身份也开始好奇了呢。
    虽说我们都是被迫的。
    
    昙花已谢,接下来开放的是——蛇床花么?
    啊啊,好想回到……不行,现在不行,不行,不行。
    才一天而已呐……
    到底我们都是被迫的。

    既已开始,之后可能需要自卫了呢,我握紧了手中的伞柄。
    随即松开。
    “什么啊,不是已经答应了么。”苦笑。
    因为我们都是被迫的。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屈原,是我国古代伟大的爱国文学家和政治家!
离线tommyice
发帖
35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09-12-06
【早苗 1.1】
早晨,门外传入耳中的人们争吵的声音,使我醒了过来。
想要站起来,手却按在了脸上。是眼泪。

昨晚恶梦中的情景,化为记忆,再次侵入我的脑中……

曾经生活的洲羽,已化为炼狱。人们拿起手边可作武器的东西,没有东西可拿的人握紧了拳头,疯狂地互相攻击。
既不为己,也不为人,只为了杀人。
他们没有眼神的眼睛中,诉说着虚无,仿佛在跟我说:你也会被杀死的,你也逃不掉。

母亲撕裂了父亲的胸膛,父亲斩去了母亲的左手,他们感受不到疼痛,继续攻击。
疯狂的行为,空洞的眼神,这种不协调感让我感到恐惧。

我伸出手,想阻止他们。
父亲挥下的利刃,穿过了我伸出的手,斩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厅堂下起了血雨。

求求你们了,住手啊,没有恨,也不为爱,为什么要杀戮啊。
求求你们了,住手啊!
礼梦,苏君,老师……求求你们了……住手啊!
都住手啊!!

拜托了,如果这是梦,就让我醒来啊!
为什么我一定要看这些东西,为什么连逃避的权利都不给我?


“早苗,你在哭吗?”是诹访子大人的声音。
手指将泪水抹往两侧,握在手心里。
即便如此,我想,诹访子大人一定看到了我脸上的泪痕。
即便心中伤心如割,我仍露出了微笑,我想,那一定是难看的笑容吧。
“不,已经没事了。”

“……”诹访子大人拉下了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颤抖着转过身去。
“早苗……昨天跟我们一起来的记者和那个丰收之神…………”
我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可以的话,我希望诹访子大人的话就此打住。
“她们已经……死了……”诹访子大人将帽檐拉得更下了。
“文……小姐……和……穰子小姐……死了……?”
各位,请叫我“忌殇”吧!
离线gunsheep
发帖
4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3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09-12-06
[小爱1.1]
不出所料,仪式的当晚就发生了惨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至于太过惊诧,但是看到排成一排的三具冰冷的尸体,那种凄惨的感觉,即使是见惯了死尸的我也感觉很不舒服。
这样的凶案就在身边咫尺发生,真实得让我难以释怀。特别是想到这样的凶案还会继续发生,就不禁担心类似的不测会不会发生在魔力沙、自己、上海,或者其它哪个亲密的人身上。
八意大夫摇了摇头。身为我们当中唯一的医生的她,并没有解剖尸体。是不忍心让亲人的身体再受到伤害吗?那么人畜无害的铃仙居然会成为第一个牺牲品,换作谁都意想不到吧?
——而且,即使检查了,也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吧?无可置疑凶手就在在座的这十九个人当中。在这充斥着魔法的幻想乡,要在犯罪的过程中掩饰一些东西,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死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凶手只是随便选取了三个人残害吗?无论如何,他们想制造混乱,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与其浪费时间检查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倒不如睁大眼睛观察每一个人的行动,聆听每一个人的话语。因为只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才是最可靠的。
只希望,能够在罪犯对我亲近的人下手之前,多少看出一些端倪吧。

TO 魔理沙:
魔理沙,稍微看一下气氛,认真点吧。虽然今天死的人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样下去,我真的怕……

TO 莉莉
我想魔理莎只是面对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有点没有头绪而已。不要票她好吗?

TO上海:
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上海依旧手持巨大的菜刀,守护在我旁边。
谢谢你上海。有你在身边,多少觉得安全了一些。

最后,暂时先 #VOTE 弃权
完蛋了喵
\(^o^)/
离线nemoma
发帖
719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09-12-06
【L.B Day 1 Post 3】斷章 #4310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

Unvote:魔理沙

##Vote:愛麗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