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950阅读
  • 23回复

【版杀死者遗言帖】第七日,辉夜请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12-06
— 本帖被 borisx 从 秘·东方温泉/Free Chat 移动到本区(2009-12-15) —
请按照格式留下遗言。

第〇夜,死者:文文,铃仙,秋穰子。
[ 此帖被lastsep在2009-12-12 04:50重新编辑 ]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星碎雷袭
发帖
25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9-12-06
【遗言】文文的遗言
果然不出所料第一夜就扑街了……

不对!我抗议!这是对新闻自由的残忍恶意侵犯!我要向映姬大人上诉!这是违宪(打死拖走

————戏服与非戏服的境界————

兔瞳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杀手推定么……

我有理由认为杀手里面肯定有两个文区人

前三嫌疑排位分别是(一下推定):
第三名,夜羽
第二位,burial
第一位……VA

凶手就是你!乌鸦P!(死

果然出门把复活盾交给乌鸦不是好选择233

PS:我开始怀疑杀手的杀人选择很可能是并非单纯的戏服取向或者本人取向……思考方式要开始复杂了233
PS2:自寻死路行动成功-v-(死!
PS3:我要从版杀手上抢人气!兔瞳来帮忙!(再死!
PSP:谁送我一台,两千可以三千更好(死到不能再死
[ 此帖被星碎雷袭在2009-12-06 16:53重新编辑 ]
因为魔炮党,所以沙本命
爱LOLI,更爱魔炮,只有强大的火力才能打动我
让MasterSpark来得更猛烈些吧!让SLB来得更猛烈些吧!
————————
As Long As You Live,The Heart Of The Army Cannot Be Broken
————————
我的写作历史:
魔炮谭:200k字
黑历史:1800k字
商业文:900k字
杂项:约100k字 Hope The World I Built Live Forever
离线jihao1234567
发帖
1226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9-12-06
【遗言】秋穰子的遗言
  坐在三途河的岸边张望,便能看见四周漫山遍野的彼岸花。殷红如血的花朵开得格外绚烂,似乎连天边也被染上了颜色。
  “上船吧。”我转过头,小町摇着小船已经靠了岸。向我伸出手,小町咧嘴笑了起来;眼睛却半睁着,好像还没睡醒。
  我也很开心地伸出手。姐姐,一定在那边等我;这份轻轻的思念,决不会就这么随风而去的。
-----------------------------我是境界线----------------------------------
啊啊啊啊啊我是在写不下去了 话说为什么会杀我的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离线狂兔之瞳
发帖
26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9-12-06
Re:【遗言】铃仙的遗言
没想到预感成真了,我成了第一批受害者。。。。。。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什么?!怎么是她?!为什么?!

。。。。。。。。。。。。。。。。。。。。

。。。。。。。。。。。。。

。。。。。。
================================================================================================
“幻想歷XX年XX月XX日 永遠亭所屬 鈴仙·優曇華院·因幡 于XX地點遇襲身亡”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9-12-06
第一日,平民黑莉莉被投死

请留遗言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nemoma
发帖
719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4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9-12-06
【遺言】L.B
19時00分00秒, 不明真相的群眾 燃燒自己的生命得到了驚天動地的力量! 65535 點傷害! 黑莉莉 死 - 定 - 了!
19时02分02秒,黑莉莉 村民方 投4票 致死【平民 黑莉莉 : 嗯,該去趕下一個片場了……】
[ 此帖被nemoma在2009-12-10 21:28重新编辑 ]


离线茄子零
发帖
66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1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9-12-07
[遗言]
留给蕾米的信——

信封的背面:“如果今晚我不幸死去了,请打开这封信,希望我的信对你有用”

蕾米:
       我明白自己命不久矣,因为我已经被凶手盯上了,不过抱着侥幸心理,万一我能活过今天晚上,也许我就能调查犯人的真面目了——但是假若你看到这封信的话,很抱歉,说明我的调查终究是止步于此了……
      言归正传,首先,我相信红魔馆的大家,蕾米,妹妹大人,咲夜,你们不会是凶手。
      然后是爱丽丝,虽然她有动机,但我知道她是个好人,她没有犯案的可能性,因为我可以为她提供不在场证明(不要问我为什么可以提供)。不过我有一点不能肯定,虽然爱丽丝说她的人偶没有自律性,但我始终无法相信那么精巧而能干的人偶是爱丽丝自己控制的……
      还有请不要去怀疑幽香,她同样没有作案的时间另外也没有动机。    
      如果非要问凶手是谁,抱歉,因为目前信息不足,我无法做出判断,不过我会将我的推测写出来,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尽管不太愿意去想这件事,但我总觉得魔理沙好像有问题,恳请你能替我调查一下(不过请手下留情)。另外,那个2P巫女好像也不太单纯,可惜现在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的观点。还有那个河童,希望你小心点,不要掉以轻心。至于人之里的那位老师,应该是无害的,但她身边那只火鸡,我看不透她,也无法为你提供更多的帮助……还是多注意下那些藏在暗处,行事低调的家伙,不是有句俗话么,“不叫的狗才咬人”。
      最后,写到这里……
“嗯,我好像想到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如果……”(放下笔,起身离开座位,开始研究从慧音那里借来的仪式卷宗……)
      
……好了,终于摆脱字母加数字的账号了……
      xxx的cosplay群:45743447(入群验证:请填写东镇的红字本密码)
  不管是有社团的精英coser还是没社团的闲散coser或者是已经离退休(?)的前辈coser抑或是准备加入cos队伍的准coser,来,大家都进群一起闲聊扯淡玩伪娘追妹子(?)吧!        
点击进入茄子的东方同人系列故事主题列表(伪)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9-12-07
永琳进来留遗言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burial
发帖
2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9-12-07
永琳 遗言

做了一个梦
在风和日丽的下午。
难得公主大人走出了房间。
今天本来没有什么研究,只是简单的琢磨香料的新制法
仅仅如此而已
我都在回廊透过的白色日光下觉得困倦
但是公主兴致勃勃的看着我。
脸上露出了纯粹的笑容。
身后铃仙依然被帝恶作剧,虽然是斥责,却真的快乐。
我不记得这是我的记忆,还是梦想。
大概都有吧……
在那漫长的日子里,也许这样的日子才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吧……

然后梦醒了,仰望着黑漆漆的房间的房梁。四周的墙壁有着霉菌的污渍。
平和,失去铃仙的痛苦也平和了……
静静的等待着。
大概公主正在参与投票吧。
会有一个人失去生命,要是公主的话,岂不是!
挣扎着起身。
额头瞬间感受到被铁锤重击的痛苦。
“唔!”
这是蓬莱人很少感受到的痛苦,疾病的痛苦……
嘈杂……
听到了外面的嘈杂……
公主的喊声…………
给酸痛的身体注入力量……走到房门口……

看到的是公主张开双臂的背影……
啊……原来是这样…………
安抚了门口的人群……
梳理了自己的衣冠……
看到了公主含泪的表情……
这是多么让人怜爱……
也许此生等待也就是这一刻吧……
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替她拭去泪水……
该来的而已,我们失去铃仙的时候注定的结局……
只是最后我却自私的留下了您一个人……
虽然沉重,却甜蜜的想到自己不用面临的绝望……
看着门口人群的恐惧,看着她们的欲望,看着她们的杀意……
在这份快乐面前都如被春风一样涤荡……
所以,一定要带着最好的笑容向自己最重要的人道别
“公主大人,我出门了……今天也一样要在家里度过快乐的一天 ……”


大概这样的话也会给您留下痛苦吧,请您好好保护自己……如果您有斗争的意志的话,我将如同誓言的那样即使离开了,也保护着您……希望您一切安好……
                                                       八意永琳
[ 此帖被burial在2009-12-07 19:52重新编辑 ]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9-12-08
幽香,该你了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vassiliev
发帖
145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7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9-12-08
[幽香-遗言]
因为今昔幻想乡没能完成所以拿来凑数的昨天弄完的BGM在此    

    愚蠢的人们已经在惊恐中献祭了两条无辜的生命,我冷眼旁观,不作任何表示,我对那不知所云的投票没有任何想法,要玩,随意,你们的名字我还记的得几个。
    我看着她们白天互相指责,到了夜里又紧紧挤在一起。有人跟我说,这是为了 安全考量。我嗤之以鼻,只有死人才需要他人为自己提供安全感。
    数天来我一人游荡在这地上,看着无数生灵畏惧、消沉或疯狂,八云紫的仪式并非无效,然则日食的力量终归更强,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我是拥有力量与经验的妖怪。这意味着在整个幻想乡提心吊胆惊惶失措以致不可终日的现在,我依然能够处之泰然。──但那些弱者不能。日食显然已经彻底摧毁了那些不自量力的虫豸最后一点也许有也许没有的理智,把它们化作了自身欲望的奴仆……平日里也是些只顾杀伐的渣滓,这么说也许不大合适?
    我顽强的孩子们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而这些宵小,则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
    那就是你愿意付出一切保护的东西么?
    我轻轻转动伞柄,右手一抖,敲碎一颗头颅,随后看着它的主人腐朽、蒸腾,化作一摊烂泥、一团臭气。
    法阵中央的光球内,八云紫蜷曲着身体,静静地忽视着每一天发生的一切。她不得不如此,否则的话,她所珍爱的宝物,这个幻想乡,恐怕早已经分崩离析了吧?
    对此我表示不解。
    却又心存感激。
    此时此刻,那颗可笑的太阳就是我周围无数人最后的希望与救赎,虽然它的光芒也已受到污染,甚至不再能滋润一株年轻的葵花。它外围的地面几乎已经染透了一层猩红,鲜血的主人恐怕谁都不再能够辨认,不过我知道,那境界妖怪亦是其中之一。
    时间……还有,再说我又能去哪里呢?
    “啊啦,你伤得很重呢。”
    有些血迹已经不再粘稠,有些却很新鲜,我仿佛还能看见那光球里连出了几道细小的红线。
    “呐,我说,每天操这么多的心,你不累么?”
    平时虽然一副阴阳怪气的嘴脸,但事实如何我是清楚的,日久经年,我已经能看穿许多东西。
    “这种程度的灾难,对你我来说,都能轻而易举地度过。而如果是你的话,带走你放不下心的人,也易如反掌吧?”
 “这片土地对你而言,真有那么重要吗?就算幻想乡整个被消灭了,再创造出一个来,不就行了?”
     这恐怕是不可能的吧,我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在沉默中向我投来的不屑。
     我轻轻抚摸着阳伞的伞柄,你这不是让本来就无聊的夜晚更乏味了么。
    “哎呀,我猜你现在应该在想,轻易就毁掉自己花田的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吧。”
    ……呵呵,我这毛病也是改不掉啊,不过妖怪就应该是只对自己诚实的生命呢。
    “匆匆忙忙找来我们,智慧如你就没有料到,我们之中已经有人……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么?万一那人是我的话,被这个小法术困住的你,还有你找来的那些人,不是一个都活不了吗?”
     也许是知道的吧,既然我清楚事到如今这一帮人都做了什么,她就没有理由在内心对现实毫无准备。
    “为你这个可笑的法术,已经死了六个人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撑到日食结束吗?”
     没有回应,这是自然的,我已经得到答案。
    “可惜我不是你,勾心斗角不是我的强项,不然我就把那几个家伙全部找出来宰了给我新的花田当肥料。”
     而且我也管不着呐,我懒得管,不是有你在么。
     再说,就算我真的热心如斯,不遗余力去帮助她们,她们又真会听从我么?
     她们可曾听过我的忠告,我的劝阻么?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我发自内心地微笑着,我真的很喜欢这种说法。
   “坏消息是,保护人之里的结界,已经被打破了。”
    事实,日食不会放任你的仪式成功,这你也清楚吧?
    不过却无计可施呢,成天吹嘘着自己的强大,不也只能无助地坐以待毙么。
 “好消息是,我在这里。”
    所以你就尽情感谢命运吧,今天有一个比你强大得多的妖怪在这里,而她恰好是你这一边的。
    “呵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
    我要做的事不过一件。
    而倘使谁胆敢妨碍我,他就只能有一个下场!

    ……心情平静不下来了。
    我立起身,握紧手中的利刃。
    现在,是哪一种花朵绽放的时间呢?
    你们这群蜉蛉,一定对此一无所知吧。
    “今天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
    “我是风见幽香,四季花之主,无论是哪一种花朵,都得遵从我的意愿!!!”
    弱,太弱了,连做我的肥料都没有资格呐!看到我的强大了吗!
    然后我看见了。
    也该出现了,我一边想着,一边用伞尖刺穿最后一只越过结界的妖怪的喉咙,扯破它的动脉,漆黑的鲜血喷涌而出。
    我收回伞,伞尖扔粘着几丝透明、污秽的肌肉,我甩一甩伞柄,却只甩掉几点棕黄发臭的脂肪。
    抱歉呐,做过火了。
    然后我转向几个刚才打搅我兴致的不速之客。
   “我猜,你们几位不是来帮助我的对吧。”
    好,是这几个么,好。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
    我要做的事不过一件。
    既然你们不是为那境界妖怪而来,那么很好,不过也不要指望我不做反抗。
    我单臂叉腰,昂首挺立,如此宣言着。
    ──开什么玩笑,那伤口如果被看见了,我颜面何存呐。
    月光流洒,微风拂动,盛开的昙花通体透亮。
    夜还很长。

    我是拥有力量与经验的妖怪。虽然有时沉湎于过去,却并不惧怕未知的将来,更毋论那必然的终局。
    一切都其实还在正轨上。
    不过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想能够爬到没人的地方去啊,待到天明,我就以这般狼狈于光天化日下示人…………真是毕生之耻。
    到时,特别是你这家伙,不准取笑,你没有那个资格。
    昨夜是牵牛花,牵牛花之后是野蔷薇,野蔷薇之后是龙葵,龙葵之后是芍药么,然后是蒲公英、睡莲、金盏草、半枝莲……
    呵呵,现在还数花钟做什么呢?不过,如果继续的话……
    正午时分,是向日葵开放的时候呐。
    踱步于花众之中,尽情欣赏她们充满热烈激情的袅娜,实在是莫大的享受。
    白色的曙光映入眼角,嗯,还有多久呢?
    我绝对不会错过。

[attachment=75606]

(抱歉,今天课多,然后我的线索都已经给完了。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屈原,是我国古代伟大的爱国文学家和政治家!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9-12-08
第三日,死者河童

身份是平民

请留遗言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zavayev
发帖
39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9-12-08
(三途川的舢板上,坐着一只正在嚼着黄瓜的河童和一个鼻孔冒着泡泡的死神)


于是呢,我就这么被他们拖出来了呢……(“嚓”)那么多人一起围过来,好可怕……

没说什么话也要被怀疑么……又不是我一个没怎么说话……(“咔嚓咔嚓”)

话说昨天那个开花的妖怪貌似也提我的名了呢,不过到了晚上就被干掉了……(一想到

等会说不定会见到那个大妖怪,身体不禁抖了一下)

难道是他们怀疑那是我的复仇么?……那种大妖怪我怎么可能敢惹……(“咔嚓咔嚓”



今天白天是爱丽丝最早开始怀疑我的呢……(“嚓”)
的确我没怎么开口确实显得很可疑呢,这不,她一开口所有人都朝着我来了。不过她那么明显针对我的话,肯定是什么确定的理由吧,但是有真视之眼的人不会做得这么明显的吧?照之前的规律之后肯定会有人怀疑她的吧。(“咔嚓咔嚓”)

不过这次妹红很奇特呢,难道是有了什么情报但是却又无法出手?

………………(“嚓”)

我说小町你别又在划船的时候睡着了啊!(扔黄瓜)


---------------------------------


总结一下情况:

[attachment=75613]

对于推理最大的障碍在于戏服所带来的误导。这里面魔理沙、咲夜、辉夜、早苗、天子
都是一直纯戏服发言,虽然表面上看有角色之间的冲突,但没有任何实际情报。
另外,上海人形,芙兰,诹访子发言以戏服为主,虽然有部分推理但都没有结论。
露米亚也是纯戏服,但是发言内容更混乱……
除此之外其余角色都有过明显的质疑言论。
至于爱丽丝,因为之前已经有人怀疑过河童了,所以是侦探的可能较小。不过在已经连续两次票死平民的情况下,无论是作为平民还是杀手,这么做都是一种冒险。


个人的意见是:凶手有一人在外进行引导,另外两人处于戏服的掩护下进行干扰性质或无用的推理或者隐藏真实身份。
不过也只有这点了,仍然是一头雾水…………(“咔嚓咔嚓”继续吃黄瓜)


吾辈还是太普通了……

THP_Wiki:东方求闻史纪 龟速填坑中……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9-12-09
慧音老师,请进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幽冥の风
发帖
21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9-12-09
【慧音遗言】明日の始まり
已经,已经没有再一次站起来的力气了。她们虽然也和我一样,为八云紫的仪式抽走了自身的力量,但却因为异变的侵蚀,反而比起平日更为强大而疯狂。我身边散落着用尽残存的最后力量所召唤的三样神器的碎片。其实这一切,早已是定数。

我就要走了。人之里的乡亲们,对不起,我再也无法保护你们了。阿求,对不起,那份文史整理记录,看来是无法完成了。还有,还有,妹红,一直以来,感谢你所带给我的温暖。是你,支撑着我一直走到今天。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保重,因为我无法再照料你了。

泪水参合着血一起划过脸庞。其实,我还真的不想就这么离去啊。妹红,我不想要离开你,永远也不要!

疼痛,剧烈的疼痛,一切都在疼痛着。死亡,好像比想象的要痛苦啊。其实,从最开始,从做出决定,要守护好人之里,守护好妹红,而必须做好只有自己能做的那一件事起,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刻必定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来了。

在这场异变之中,除了妹红我谁也不能信任?不,果然我还是信任你们每一位的啊。无论是恶魔之馆的诸位,还是妖怪之山的来客,还有森林的魔法使和人偶师及其有趣的人偶,那两只孤独的小妖怪和神秘不语的妖精,花田的暴君或者是天人,即便是与妹红一直为敌的永远亭也不例外。虽然长久以来以为只有我能保护好人之里,其他的妖怪都是人之里的敌人。但这一次,我才认识到,其实,能保护好人们的,能保护好幻想乡的,正是你们啊。所以,我的生命,在最开始,也就托付给你们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记载了下来,那么现在,也就可以没有任何牵挂地离开了。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够明白这上面,隐藏在真相之下的更深一层真相,请不要犹豫,按照你自己的心灵,引领大家走向日出的光辉吧。

浑身感觉不到力气,各种各样的味道,周身只有血液流淌着的感觉,以及疼痛在慢慢减轻。

“妹红小姐,我们这边已经按照你的吩咐,都准备好了。”一群人之中,一位领头的说道。
“我们这边也是,就等你一声令下了,妹红小姐。”这是旁边的另一群人。
“好的,那么现在开始把,各位,我们一鼓作气把这个问题解决吧!”在所有的人中间的,是意气风发的妹红,自信满满地高举右手。在那周围的,是洋溢着幸福的男女老少。
“噢!!”大家应声喝道,干劲十足。
そだなあ,妹红,你已经能很好地带领着大家克服任何的困难了啊。一定,一定比我要优秀得百倍吧?看来啊,以后我是不是该嫉妒你呢?

想要努力支撑着这伤痕累累的身体再站起来,却已做不到。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吗?我为什么还要想这样的问题?

“哎,还有这么多啊,真是的!”深夜,阿求仍然伏在桌前,看着手边是一叠一叠的书卷,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啊呵呵,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给你,我真狡猾呢——你一定在这么想吧。
也是啊,再也不用深夜点灯了,以后可以一直舒舒服服地睡觉了啊。
终于,再也不用从事那些繁重的工作了,那些
——我曾深爱着的工作。

历史总是层层起伏而又延绵不断。新生的历史从即将终结的历史当中破土而出,它不断成长不断壮大不断成熟。在那之后,它会迎来自己的鼎盛时期,并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自己的果实。随着时间的推进,这段历史最终会迎来自己最后的命运,而此时,它所孕育的新的历史也破土而出,开始茁壮成长。

周围是红色的一片,那是我的血么?第一次看到我的血流得到处都是,曾经以为这会很恐怖,但现在却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我的生命即将消逝,而力量也早已被仪式所抽走。对啊!我现在仅存的那一点生命,与其就这么流逝掉,不如在最后送你们一程吧,寄托着幻想乡的光明的各位。

新史「新幻想史 -Next History」

从这里开始,你们将引领新的历史的开始。

——我的历史,已经终结。
[attachment=75654]


在慧音的住处,大家发现了还没有写完的书卷,以下是其中一段:

上略…………

这样看来,或许还是古人说的对啊。我们畏惧自己的错误,更甚于敌人的计谋。或许敌人最开始就没有太高深的阴谋,而仅仅是我们自己在胡思乱想,却忽视了自己将会犯下的错误。但是啊,如果很害怕犯错误的人,会是怎么样呢?这句话可以反过来说吗?

历史总是依靠时间来显现,虽然现在还只能看到一部分,不过已经足够了,因为曙光已经出现在了东方。这似乎让我想到以前人之里流行的一种说法:

如果你迷了路,想要回到村子,那么,请好好牢记了。先请仔细看看脚下的路。无论你是打算走林间小路,还是穿过乱石堆积的荒野,都请继续走下去,因为在那之后肯定会穿过金色的稻田,此时,家就在前方。但是请千万记住,不要走那通向草原的道路,更不要去想那沼泽地的弯曲小路了。

下略…………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真相在人之里不断流传,有一位作家鲁先生写作一文:

纪念上白泽君

       一
  幻想历一千一百一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寺子屋为十八日在八云紫仪式前遇害的上白泽慧音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阿求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慧音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慧音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金坷垃与生活》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幻想乡。这么多仪式参与者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幻想乡。我不知道这样的幻想乡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幻想乡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这些被害的少女之中,上白泽君是我的老师。老师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老师,是为了幻想乡而死的人之里的老师。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那年夏初图斯库尔做人之里长老,征求了这里六个德高望重的贤者意见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琪鲁诺率领大小妖精,强行攻入人之里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老师告诉我,说:这就是慧音。这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妖魔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笨蛋的老师,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寺子屋,赁屋授课之后,我才始来听她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人之里恢复旧观,往日的长老们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人里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好多日之后的早晨,才知道那些时有二十二位少女参与八云紫仪式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居然有少女发生异变,死伤至好多人,而上白泽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幻想乡的妖怪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上白泽君,更何至于无端在仪式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风见幽香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撕开的伤痕。

  但古老的仪式记载就有令,说她们是“牺牲品”!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其实就是杀手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种族之所以老是弃投的缘由了。弃投呵,弃投呵!不在弃投中找到凶手,就在弃投中被投死。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上白泽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仪式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仪式前被杀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帕秋丽君在那之前,中了四下,其一是自机狙弹幕,立仆;同去的风见幽香君又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也被击,弹幕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少女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下,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上白泽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博学的帕秋丽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永江衣玖君还在屋子里呻吟。当三个少女从容地转辗于日食异变所引发的暗杀的惨案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幻想乡妖怪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四季映姬的惩创小町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博丽大结界内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幻想乡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弹幕游戏之前的谈资,或者给有以后的天狗记者作“新闻”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被抽走力量的仪式。幻想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仪式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失去能力的。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魅魔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幻想乡的妖怪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受到异变侵蚀的少女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日食异变竟至如此之严重,一是幻想乡的少女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幻想乡少女的办事,是始于十年前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异变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幻想乡少女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上白泽君!
[ 此帖被幽冥の风在2009-12-13 13:0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