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95阅读
  • 4回复

[妖梦便当猎奇半悲短文]《无题》 (我是标题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08-02
别问我为什么有空写短篇也不填坑,那个帖子要沉的找不到了

观看时引起任何不适症状属正常现象,一切都是幻觉,认真就输了



无题

“幽幽子大人,这是您要的绿茶。”

一双因操劳而变得不再光鲜的手递过一杯清茶。茶香弥漫在空气里,混杂在古朴茶杯里飘出的淡淡白色雾气中。

正看着天空出神的女子回过神来,把视线从窗外移到了自己唯一的仆人身上。

“真是麻烦你了,妖梦。”

被唤作妖梦的女侍淡淡一笑,清澈得就像一潭湖水的杏眼里蒙上了一层依稀的悲伤。

“幽幽子大人……”

幽幽子抬起头来,看着妖梦,似乎在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

“我……”

就像是酝酿了很久一样,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把真正想说的吐露出来。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妖梦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她刚刚来到这个宅子里面。

她第一次推开这扇门,看到的是一个孤独的背影。幽幽子坐在窗前,一个人望着天空出神。

妖梦还记得她在这里说的第一句话。

“幽幽子大人,这是您要的绿茶。”

听到这句话,幽幽子转过头来。接着她第一次看见幽幽子的样子,清秀的脸上覆盖着掩饰不住的迷茫。

这是妖梦第一次心痛。

“谢谢你,你可以出去了。”

幽幽子淡淡地说了一句,眼神有点恍惚,似乎并没有在意的样子。

妖梦恍惚觉得她跟幽幽子之间似乎有着不可逾越的隔膜。

“如果还需要什么的话,尽管吩咐我。我是新来的园丁,同时也承担着仆人的工作,我叫——”妖梦恭敬地说着。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幽幽子用不失礼貌的拒绝打断了:

“我不需要了,你可以出去了。”

妖梦的心里觉得有些失落,转过身走了出去。她把门轻轻拉上的时候,有种把所有的寂寞都关在屋子里,留给幽幽子一个人的感觉。



妖梦也记得幽幽子第一次主动来找她让她准备食物的时候。

她也记不清楚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那天她正在花园里用心地修剪着那些充满生机的植物。

“早上好,妖梦。”

她回过头来,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幽幽子大人?”

幽幽子惊讶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怎么,你看不见我吗?”

这是妖梦第一次感到害怕,害怕自己真的看不见幽幽子。

“……幽幽子……大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妖梦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发软,心里突然变得很空,就像倚靠被抽去一样。尽管她和幽幽子并不熟络,却是共同生活的唯一伙伴。她担心会失去这唯一的倚靠,再次变得孤单一人。

幽幽子银铃一般的笑声响起了。

“你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我捉弄啊,妖梦。”幽幽子从妖梦视线的另一边走了过来,笑颜如花,就像充满活力的少女恶作剧得逞了一样。

看到幽幽子,妖梦觉得突然放下心来,就像从风雨中回到了家中一样的感觉。

“幽幽子大人,您不要突然吓我啊。”

幽幽子清丽的脸庞上悄悄浮现起一抹满足,把那份惘然替代了。

“妖梦,一直做我的园丁吧,就这么陪着我,给我一直捉弄下去。”

妖梦怔了怔,随即微微地笑了:

“我当然愿意,幽幽子大人。——那么,请问您需要用点什么呢?还是绿茶么?”

这是幽幽子第一次捉弄妖梦。

妖梦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生活是有结束的一天的。



妖梦一直珍藏着很久很久以前她和幽幽子的回忆。

就像有的人会很小心地把花瓣一片一片地收藏起来一样。

但是只要一不小心,回忆就会像花瓣一样破损,再也无法成为最完美的一瓣。

她珍藏着第一次和幽幽子一起看天的回忆。可是那实在是太久太久以前了,妖梦也有点记不清楚了。

不过,记忆里幽幽子的话还是异常清晰。妖梦不经意间问道,如果自己死了,幽幽子会不会再找一个园丁,然后继续着这样的生活?

幽幽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死了也没所谓吧,人总要有死的时候。

妖梦那种失落伤心的心情至今还清楚得现在仍可以深刻体会出来,那是像被抛进海水一样的苦涩和寒冷。

看见妖梦这副样子,幽幽子笑了起来:“我只是说笑而已,别太认真了啊。没有了妖梦真的不行呢。”

妖梦的心莫名地安稳起来,可是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真是对不起,幽幽子大人,身为下人还要让您这么担心……”

“妖梦是我的朋友啊,早就没有什么主仆之分了呢。”

说罢,幽幽子轻轻地搂住了妖梦。

那个时候,妖梦觉得时间如果能永远停下来就好了,这样子就可以永远这样子倚靠着幽幽子。

没有了妖梦,真的不行呢。



妖梦抬起头来看看天空。

天上的流云缓慢地滑过湛蓝色绸带一般的天空,不留下一丝痕迹。她想到屋子里的幽幽子也在看着这片天,微微地笑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就要告别和幽幽子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再也无法给幽幽子准备绿茶,再也无法让幽幽子捉弄,再也无法跟幽幽子一起看天。

再也无法和幽幽子一起生活下去。

“对不起,幽幽子大人,我的生命要到尽头了……你是永生不死的存在,而我只是一个会转瞬逝去的生命。”

妖梦脸上的悲伤再也无法掩饰,晶莹的泪珠顺着曾经因为笑容而美丽的脸庞滑下,就像轻轻触碰就会破碎的灵魂。

明知道泪水仍然止不住地淌下,妖梦却没有动手去擦它。

幽幽子说过很想看到庭院里种植的西行妖开放,曾吩咐妖梦去让它生长、绽放。可是现在,她无法看到那梦幻般的绯红色了。

对不起,幽幽子大人,没能完成作为园丁的职责。



在妖梦的生活里只有幽幽子一个人的身影。

因为妖梦已经无依无靠,只有自己服侍的主人了。



黄昏的余晖淡淡地洒落在幽幽子身上。

“妖梦?”

今天妖梦没有按照惯例过来说一声“要用晚餐了”,这让幽幽子感到有点不安。

她站起身来,从屋子里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她淡蓝色的长袍拂过那个茶杯,无意间将茶杯带到了地上。涂着淡雅绿色的茶杯碎裂成几块,就像回忆,破碎了无法挽回。浅绿色的清茶在地上慢慢淌开来。

一片凋零的花瓣被润湿了。

幽幽子四处张望着,企图找到妖梦的身影。

——我说妖梦你啊,不要捉弄我啊。快点出来吧。

这么说着,她来到前庭。前庭是她习惯了和妖梦一起看天和赏花的地方,每到春天这里会像梦境一般美丽。

“妖梦?”

妖梦安静地坐在西行妖旁边,头枕着西行妖的枝干。

“你真是吓到我了啊,妖梦。”幽幽子这么说着,走了过去,直到她蹲下来可以完全触碰到妖梦为止。妖梦闭着眼睛,脸上还残留着快干的泪痕,脸上的表情安稳得像在熟睡中一样。

幽幽子凝视着妖梦的脸,伸手为她拭去了泪痕。她原以为可以触碰到妖梦温热的泪水和脸颊,可是指尖只传来了略为冰凉的触感。

“……妖梦?”

她轻轻将手放在妖梦面前晃了晃,但是妖梦没有答话。

而且幽幽子感受到妖梦已经不再呼出空气了。

“……如果妖梦死了,幽幽子大人会不会再找一个园丁,然后继续着这样的生活?”

“……死了也没所谓吧,人总要有死的时候。”

幽幽子怔住了。

妖梦已经死了。

“……没有了妖梦真的不行呢。”

幽幽子的眼泪悄悄地滑落下来,晶莹的眸子里盈满了泪水。

自己是永生不死的存在,所以才无法体会到死亡前的痛苦和不舍。

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地体会到失去依靠的感觉。

“妖梦……”她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我真的想不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啊。”

幽幽子本来还有一句话要说给妖梦听的。

“妖梦死了,就没有妖梦泡的茶,没有捉弄对象了啊。”

那个她以为妖梦不会那么快死去,以为自己可以轻视妖梦的死亡,甚至以为需要的时候妖梦要为自己献身。

没有妖梦泡的茶,没有捉弄对象了。

幽幽子轻轻地伸手去搂住已经死去的妖梦,她甚至能感受到妖梦身体仅存的一点余温也渐渐地从她手下消失了。

她抱紧了妖梦,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可惜,那只是很久很久以前。

-Fin.-
真红の蝶は一翼の.
壊れた.
西行祅は枯れた,约束は消失,笑颜を忘れ,マンジュシャゲは満开の.绯色の须臾は永远にすたが.血の味,甘いね……
Toujours dans l'attente.
发帖
4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9-08-02
这是以前写的征文。。里面有很多漏洞。。真的


《华》


“樱花开了呢……”

少女抬起头看着一树树的樱花,粉红色的花瓣占据了整个前庭,柔软温和的颜色,犹如梦幻一般的粉红,像一片温柔的霞轻轻落在树梢,深深地融入湛蓝的天空中,就像谁不经意间用水彩渲染出的画面一样。少女精致美丽的脸庞在樱花的衬托下,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白皙,淡樱色的长发和眼睛更是像被樱花染红的一样。少女的朱唇轻轻提起微笑的弧度,一脸的幸福,双瞳里面流露出无比的满足。

“是啊……幽幽子大人……”一旁的银发女孩看着少女的侧脸,用略带欣慰的语气说道,“樱花……开了呢……”

只要西行妖不再绽放,就没所谓了罢。


流华似水。

从那一天起到今天已经经过了千年以上,具体数字也没有人记得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千年以前的事情了。

幽幽子大人,可是,死在樱花底下的啊……

她拥有与生俱来的异能,她能诱导别人死亡。准确地来说,是因为西行妖的关系罢。

她的父亲走了。

教她唱歌的父亲走了,埋在墨染樱底下。

墨染樱汲取了人类的血,便有了妖气。每到它满开之际,它就会诱导人类前去死亡。它的全开,需要汲取人类的鲜血。这样的樱树,被叫做西行妖。西行妖全开的时候,开得如此妖艳,梦幻般的粉红却在一点点腐蚀她的心。她要吸引别人前来死亡,被她诱导死亡的人无法成佛,只能永世流离失所。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太残忍。

又是西行妖全开的季节。

她看着,看着一个人在自己的手下死去。在西行妖下,她昔日清澈灵动的双眸已经不再拥有光彩,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空洞而深邃的眼神,似乎只要注视多几秒钟,就会深深陷入那诅咒般的眼神中,恐惧,绝望,悲伤,无法逃脱。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只要陷入无比的绝望和恐慌,人就会想到死吧。她看着那个人一脸的惊慌,扭曲而可怖的表情在她看来像是钉子一样,深深地刺在她的眼睛上,疼痛从双瞳一直穿入大脑,穿入心脏。她的双眸里充满了绝望,就像被刺痛了马上要流出泪水一般。心脏像被刺穿一样,滴着血,每流下一滴血都像要纽绞她的心一样,这哀痛几乎要令她窒息,明明是那么痛苦,双眼却连湿润也做不到。

看着那个人死去,缓缓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土地,就像妖娆的野花慢慢蔓延开来,爬到她的脚下,染红了她的裙裾。她的视线被大片的殷红占据了,红得如此美艳,一如樱树上盛开的花。她恍然间抬起头来,看见一树粉红,竟有种看开了的感觉。

西行妖之所以开得那么美丽,是因为它汲取了人的鲜血啊。

那么就让它停止汲取鲜血,不就可以了吗。

颤抖了一下,她转过身离开了,脱离了地上蔓延的红色的束缚,离开了西行妖之下。


只要不让人们继续死在西行妖底下就好了啊。

只要我不再杀死那些无辜的人,做西行妖和我那颗近乎干涸得挤不出一滴眼泪的心的祭品就好了啊。西行幽子啊,你已经被西行妖同化了啊。

这么对自己说着,我回到了人类村庄里面。但是,就算我不再诱导他人死亡又怎么样。大家已经,排斥我了啊。就像是我从头到尾不存在一般,来往匆匆。

人世间就是如此么。

那么随父亲去就好了吧。

可是,不由得回想起刚才那一次。依然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做出了行动。走向心里讨厌的人,排斥我的人。然后,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地伸出手。用手中的小刀割破了他的喉咙。血就像蝴蝶一般飞散开来,在衣衫上晕开。似乎连天空也被染红了,如此绝望悲哀。他连抵抗的机会也没有,只能发出几声已经不算叫声的低鸣。世界一片腥红。

就这样看着他绝望地倒下,双眼流露出无限惊恐,双瞳似乎要把人吞噬。他脸上的表情就这样凝固了,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不要再回忆了啊,西行幽子。我不想杀人啊,我不想啊。心里面泛起淡淡的酸楚和恐惧,接着它们就像地上的血的蔓延和树上的樱花的盛开一样,迅速地膨胀,蔓延,占据和束缚了我的心。我想逃离,却始终都做不到。

不可以啊,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啊。

胸口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就连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那就是伤痛吧,无边的伤痛。心里恐慌而酸楚,回忆就像盐一样撒在我心中滴血的伤口上,痛苦得马上要窒息。

就这样,一路踉跄地,我跑回了自己的家中。

不过,家里面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是啊,大家都因为我而死了吧。想到这里,就感到无比的寂寞。漂亮的厅堂里面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只有地上残留着几朵早谢的樱花,还没有枯萎,粉红色的花瓣依然漂亮娇嫩,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折断一般。阳光从窗户泼洒进毫无生气的屋子里面,在地上印下金黄的一片。

安静得叫人害怕。


待我取了那样东西出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起风了。很轻柔的风,把更多的樱花和花瓣托进屋里,缓慢轻盈地飘在地上。阳光中,眼前的景象有些恍惚。什么东西在眼睛里面蔓开来,眼睛有点轻微的酸涩。很快,温热的液体就顺着我的脸庞流下来了,肆无忌惮,一如西行妖最后的花季一样,最后一次充分地蔓延着。

西行妖,你将会是最后一次开放了吧。

这么想着,被泪水濡湿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酸涩微笑的角度。望向窗外,樱花欣欣然地开,连成一片,也许是因为面前的那些樱树高大而导致的错觉吧,粉红色的海洋一直延伸到天际,茫茫没有边缘,最远的地方和泛着淡淡绯红色的白色天空衔接在一起,给人一种空远的感觉。这边的宽广和远方的凝聚,合一。一切是那么天衣无缝,普通人看了之后,会愉悦得有一种想表达满心兴奋的冲动吧。

我最后一次吟唱起父亲教会的旋律。轻柔悠扬,中间夹杂着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圆润的音符颤动着像露珠一样滑到整个世界的粉红里面,和无边的樱花融为一体,构成一种无可比拟的安详境界。这就是迎接我的境界么,如此梦幻。只要轻轻一碰,梦境就会像落华一样伤满地么。

落华遍地的季节,春天已经在不经意间逝去了。华,无论是花还是时间,都会随着世界的变迁而灰飞烟灭吧。只要我消失了,西行妖满树的樱华也会随风逝去。

就让西行妖随着我一齐离开这个世界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无余涅磐,我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吧。


我把白绸挂在了西行妖最繁华的一支上。白绸随着风飘着,和树上的樱华一齐舞动。华美的樱洇红了我的视线,眼角的余光被绯红之天不着痕迹地渲染着。

心中的悲痛?

父亲走了,再悲痛也没有用了吧。殇华总会化作春泥碾作尘的。

无边的恐慌和酸楚?

那些随着凋零的樱和我的死亡也会消失的吧。

人们的不安?

流华似水,总会磨灭的吧。

那么,还在牵挂什么呢?

我把白绸勾在脖颈上,轻轻踢开了垫脚的凳子。

一切都结束了,西行妖。

我相信最后我的脸上是带着微笑的。


转眼就一千多年了啊。

留着银色短发的女孩用红色的双眸默默地注视着幽幽子,半晌开口说话了:

“如果西行妖不开,会觉得遗憾么?”

“妖梦,春还不够啊。西行妖如果永远也不开,也奈它不何不是么。毕竟已经过去了千年的光景,要让不再满开的花重开,是不是有些牵强呢?”幽幽子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像樱华一样,是那么美丽。

妖梦的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笑容,抬头看着樱花。

华,除了花朵,还有时间的意思呢。如此华美,如此华贵,是我们无法掌握在手中的流水一样匆匆的存在。

不过,能跟幽幽子大人在一起,妖梦也很幸福呢。就像幽幽子大人自尽成为亡灵以后,也是这般幸福的吧。

眼角泛起幸福的泪光,一如幽幽子大人得到解脱前的满足。

“幽幽子大人……樱花……开了呢……”


-Fin.-
真红の蝶は一翼の.
壊れた.
西行祅は枯れた,约束は消失,笑颜を忘れ,マンジュシャゲは満开の.绯色の须臾は永远にすたが.血の味,甘いね……
Toujours dans l'attente.
离线linqihang999
发帖
22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9-08-02
这篇完全没猎奇的样子吧。。。感觉正好和猎奇相反也。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9-08-02
哪儿猎奇了……

文笔很赞,剧情也不错,嗯……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发帖
4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9-08-02
所以我说我是标题党啊xsk
我这种废柴真是个杯具xsk
真红の蝶は一翼の.
壊れた.
西行祅は枯れた,约束は消失,笑颜を忘れ,マンジュシャゲは満开の.绯色の须臾は永远にすたが.血の味,甘いね……
Toujours dans l'attente.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