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25911阅读
  • 736回复

【R15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第二章 -⑫℃ 透明(新家地址见729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burningsnake
发帖
25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0楼 发表于: 2009-01-02
天才和天灾 的区别哦,说实话,每一篇前边的爱丽丝日记,姑且这么称呼吧。
写的很传神啊。话说小爱的演奏太厉害了,连紫妈都怕了。

乌冬=狂気の瞳
小爱=狂気のピアノ
不错。

美琴?衣玖?同一人物同一人物.......
离线jerry52601
发帖
*
樱饼
*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
春度
*
交易币
*
只看该作者 61楼 发表于: 2009-01-02
图书可能会被排除在外么~~ ?

别忘了图书给沙沙的定情信物还在小爱那里~~

严重同意题目改为:爱丽丝总受补完计划~~" (被拖走

咳咳...严肃严肃..这可是绝美的关于少女们纯洁友谊的故事~
离线mujazz
发帖
3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2楼 发表于: 2009-01-11
話說這文為何不加亮?很有前途啊。
带走一片云彩
离线缥缈西瓜
发帖
5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3楼 发表于: 2009-01-19
第八夜 噩梦依始

我一直认为,毒舌女的性格之所以那么恶劣,同她读的那些书有着密切的联系..

无聊时我也会随手翻翻魔理沙偷来的那些书——《千冰的感悟》,《元素魔法入门初阶》,《美味蘑菇的烹饪方法》,《我与那些妖精不得不说的故事》…绝大多数都是些关于魔法知识的书籍,可其中也不乏一些不知名的三流作家写的言情小说…

魔理沙说过,她最喜欢的一本书是《爱丽丝和她的朋友们》,因为书中的主人公也叫爱丽丝。
我责备她说,魔法使不好好研究魔法去迷恋小说,就是堕落的开始。

然而最后,我还是忍不住翻开了那本书…

记得故事的最后,经过千辛万苦,男女主人公终于走到了一起。
然后,在高高的山崖上,男主人公深情地对心爱的女孩爱丽丝说:

——我爱你,为了你,我可以付出整个生命….

后来,那本书被我烧掉了。

白痴么?
如果连命都没有了,那么“爱”又有什么意义呢?
                                                                                                         ——Alice


好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雷米莉亚盯着哥特窗后密集的雨帘发起了呆,吸血鬼惧怕流水的本性让大小姐皱起了眉,然而更多的,应该是对妹妹的担忧吧。

“不用怕,小鬼头对他们来说应该还有利用价值,不会用芙兰的身体去淋雨的。”
我细细品味着早餐红茶,纯正的清香味,比灵梦家那如同白水一般的茶不知好了多少倍…
“嗯~也是呐~” 雷米莉亚精致的五官写满了笑意。

红魔馆算得上是一座坚固的堡垒了,这里有高耸的围墙,强大的魔法使,取之不尽的食物和能源,这座平日里充满了死亡气息的阴森森的场馆,在这永夜当中却成了最安全的要塞。整个世界都变得漆黑一团,这令人不安的幽暗当中,人与人被隔绝开了,将近十天过去了,我们没有收到来自八云紫的联系,也没有收到白玉楼,永远亭,妖怪之山等地的任何联系,换句话说,我们被孤立了,不过我想她们也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至少,这里的每个人目前都是安全的。

远方依晰可以听到人们痛苦的呻吟,夹杂着呼啸的寒风在这冬天的夜里显得格外恐怖,然而,我们却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别人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警惕身边的情况,一边等待帕秋莉那边有所进展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而在此之前,养好精神准备不知何时可能到来的突发状况才是最佳选择。

陆陆续续的,灵梦她们起床了。
灵梦同往常一样微笑着同我打招呼,见到我脖子上帖着的小块胶布后关切的询问原因,我只好谎称晚上睡觉被毒虫咬了….
毒舌女也如同往常一样不怀好意的瞪着我看个没完…
倒是魔理沙意外的神情沮丧,在我旁边落魄地坐了下来…

“哟…没什么精神呢…”我漫不经心的问着,将桌上的小碟奶油面包拨到她面前,这种用优质面粉烘烤出来的面包松松软软的,口感不错,只是上面的奶油太过甜腻不适合我的口味,倒是魔理沙这家伙喜欢得不得了…

“真…真是太可怕了…”魔理沙捂着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痛苦表情…“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旁边躺着一个人…
我还以为是爱丽丝,当时我真是太高兴了~因为我终于比爱丽丝早起了一次~这样就可以趁着爱丽丝睡着的时侯……”
“无关紧要的细节就不要强调了…说重点!”我强忍着眼角的抽搐打断魔理沙的回忆…真是不害骚的家伙…那种不知廉耻的妄想居然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结果为什么旁边会是这个巫女啊~!”魔理沙泪流满面的指着坐在对面悠闲喝茶的灵梦,手指如同抽筋一般颤抖…
“结果是我不是爱丽丝真是抱歉了呐。”灵梦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一脸的镇定自若。
“就为了这种事情啊…”我无趣的摆摆手表示不满,现在正是非常时期,这样没危机感的家伙最令人头疼。

“不对啊爱丽丝!不只是这样啊!”魔理沙突然声泪俱下的凑到我面前,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我一跳。“这个恶毒的巫女,一定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了这样那样下流的事~!”魔理沙说着,还不忘紧紧撰着自己胸前的衣襟,仿佛惨遭蹂躏的纯情少女一般…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我不禁狐疑的望了一眼灵梦,端庄得体的巫女=无节操的色.狼禽兽?

[attachment=62078]



这种假设很快就被我的理性推翻…

“我说…你以为人家都和你一样么?”
“你不相信我么爱丽丝?!我有证据的啊证据!”魔理沙白皙的小手颤抖地指着自己的额头…“仔细看!看到了么?!这里有个吻痕啊!!!”

….
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怪异…
一直注意不留下任何破绽的我居然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灵梦也是一脸无辜的向我摊开手——“我都和她说了,那个痕迹我头上也有一个啊?只是形状有点像而已,又不一定是吻痕…”

“是…是啊,就是嘛…你都几天没洗澡了…谁敢碰你…”我装模作样的掩着口小心翼翼地喝着红茶…这事要是穿邦了,我的人生就算完了,于是在众人尚未深究之前,赶忙转移话题…

“各位…虽然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不过请务必听我说。”见主要人物都到齐了,我便打开了话题。
“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虽然从力量上看来,我们这边有着绝对的优势,但这只是暂时的。这几天,我们三番五次的受到攻击,然而到目前为止掌握的情报却几乎为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所以,虽然我们现在在这里安逸的吃着早餐,事实上我们的处境很危险…”
现场一片安静,见众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这让我感到欣慰。
“就红魔馆现在的状况看来还是相对安全的,而且也有充足的补给,在没有明确的计划以前,冒然行动只会增加危险,因此,我的提议是大家目前全力协助帕秋莉调查。”
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直接叫她的名字,毒舌女先是一愣,随后冷冰冰的开了口:“关于这一点我想爱丽丝小姐就不用操心了,图书馆你们并不熟悉,人多只会添乱而已,所以调查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了。”
我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继而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
“目前已经掌握的情报是,敌人最擅长的攻击方式是利用不同人心中的弱点进行偷袭,得手后便可以成功控制人心的能力,因此在调查结果出来的这段时间内,各位务必不要单独行动。大多数时间内希望大家都聚在一起,不得不分开行动的时候一定要至少两个人一组为单位行动。”
分开的话只会被各个击破,而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情况下,夜魔下手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小得多,除非夜魔有能力骗过我们所有人…

“聚在一起什么都不做的话…不是很无聊吗?”魔理沙嘟着小嘴抱怨着光鲜亮丽的奶油敷得满嘴都是…
“结果出来以前就忍一忍吧…可以乘机好好休息一下嘛…接下来还不知道有怎样的恶战等着我们…”我拿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抹掉魔理沙脸上的奶油…这个笨蛋从来不知道“形象”两个字怎么写…
“呐~反正都聚在一起~不如我们玩点有趣的游戏吧~”魔理沙的眼中泛起了她想到什么鬼主意时特有的光芒…

游戏的场所最终被定在毒舌女图书馆的一张方桌上…除了忙着查找资料的帕秋莉以外,其他人都参与了进来。本来根据以往的经验,魔理沙想到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料,再加上大小姐此时此刻正担心着行踪不明的芙兰,应该没有心情玩游戏才对…结果听到这个提议的蕾米莉亚皱起的眉头却变得微微舒展开来——游戏?好呀~正好无聊的发慌呢~

由于魔法的影响,图书馆内的温度和湿度都很适合书籍存放,在这寒冷刺骨的冬天便成了最好的庇护所,有的时候我还真是羡慕毒舌女那出类拔萃的魔法天赋,如果我也能熟练运用元素魔法的话,家里的那个壁炉是不是就可以换掉了呢?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魔理沙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中的四张卡片——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还有一张上面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K”。
“一会儿每个人抽一张~抽到“K”的就是国王~国王可以对其中任何一种颜色下命令~而拿到对应颜色牌的人就要照着国王的命令去做,无论是回答问题还是做一件什么事情~总之~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不玩…”没等魔理沙说完,我已经兴趣缺缺的闪到一边,比起这种无聊的游戏,图书馆里的书恐怕来得更有吸引力些…

“爱丽丝~~玩嘛~~玩嘛~~”魔理沙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一般拽着我的裙摆撒娇到…

“才不要…无论什么命令都要照做的话,不是太没道理了吗..?”
“游戏而已,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的…”灵梦居然也在一旁劝说道…
“你们玩就好了…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径自在毒舌女对面的桌子上坐了下来,取出七七八八的战斗人偶,开始了人偶的护理工作。我并不习惯于参加这样那样的游戏,在我看来,那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魔理沙她们清楚我的性格,见我当真没有参与的意思,便也没再强求,而是三个人开心的玩了起来。

毒舌女的书桌离我的只隔了一条狭缝,在她周围堆积着如山的书籍,见我坐到她对面,只是淡淡的望了望我桌上那些五花八门的人偶,便又一头砸回书堆中——认真工作时的毒舌女并没有平时那般让人讨厌,只有这时,才会让我想起她的本名帕秋莉…

经过之前的几场战斗,几个参战的人偶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磨损,迪加尼丝的盾牌发生了小范围的龟裂,而兰马洛克的武器也发生了轻微的变形,即便是百里挑一的高档货,人偶毕竟是人偶,即使用魔法加固过,可以承受的负荷也是有限的,或者说,人偶本身就是脆弱的…用魔法做了修整后,我又对其他几个还未参加过战斗的圆桌骑士人偶进行了护理——在那些闪亮的金属外壳上涂上一层薄薄的魔法漆,可以有效的防止金属变质生锈;在关节处加入魔法润滑剂,以保证关节的灵活运动。这并不要费多少力气,比起那些需要精心打扮外表的人偶,这支小小的铁皮军团在维护上省事很多,因为它们从来不需要考虑头发开叉一类的问题…

“真的很喜欢人偶呢…”也许是那些五花八门的小铁皮勾起了帕秋莉的好奇心,她稍稍扶着脸上小小的水晶眼镜,满眼的不可思议…

“一般吧…”我漫不经心的答着,在我看来,我们之间居然可以进行普通的对话,那才叫不可思议…

帕秋莉犹如一个鉴赏家一般,目光从我桌前的人偶逐个扫视过去,接着又扫视回来,然后,再扫视过去,最终清秀的眉皱成了一团
“这些人偶…好丑…”就这样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一点不顾及我心里的感受,居然用丑来形容圆桌骑士的英魂…这样的家伙还可以理喻么?我不悦的侧过身去,不想多解释什么,反正不毒舌就不是毒舌女了…和她斗嘴,到头来吃亏的只会是我…

“你平时带的那只呢?好像叫上海什么的…”

“就叫上海。”我将面前的桌面稍稍清出一小块,将上海那小小的身躯摆放上了桌面,鲜红的群摆依然那样鲜艳,发稍依然那样柔顺,只是,上海的表情稍稍有些寂寞…

“对不起呢上海,好久没让你帮忙了~”我轻声的说着,犹如自言自语一般。

上海只是乖巧的点点头,伸出小手摸摸我的脸告诉我别介意。

“和那种讨厌的家伙战斗,不想把你的裙子弄脏呢…”无视帕秋莉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我细心地梳理起上海柔顺的长发…

“上海她…是活的么?”纵使是毒舌女这个精通魔法的大法师,也有不知道的事情,这让我有些稍稍得意起来。
“当然~”我细细的扶摸着上海柔顺的秀发,就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般怜惜。
“你…你的魔法可以创造生命吗?”帕秋莉那总是无精打彩的双眼忽得变得雪亮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就算你那样盯着看…我也不会把上海借给你研究的…”传说中只有神祖的魔法可以创造生命,我没有那种能力。事实上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上海可以独自行动,大概是因为她和我待得最久,汲取我的魔法最多,久而久之就有了灵性。

“啊,对了,有个好东西送给你哦上海~”望着上海那空旷的发稍,我忽然想起了怎么,取出口袋里那枚金黄色的月牙胸针,比了比大小,小心翼翼扎在上海头上。
“嗯~虽然样式俗了一点~不过还出乎意外的合适呢~”我满意的打量着在桌上翩翩起舞的上海,却发现对面的毒舌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书桌,然后,就像一只发现了食物的野猫一般猛扑过来…
“喵!”

轰隆隆…
书桌上的骑士人偶以及书本飞散得四处都是,好在我反应敏捷迅速的起身,而上海也慌张的飞到我身后,只见狼狈地瘫坐在地的毒舌女一脸委屈地向我伸着手…
“还给我…”

“哈?”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毒舌女一边叫嚷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睡帽…嗯,应该是睡帽,然后,又指了指我身后的上海。
“那个人偶头上的东西是我的!”

我愣愣地盯着包裹在宽大睡袍中的帕秋莉,小巧的帽子上光秃秃的,好像是少了点什么…究竟少了些什么呢…?啊~原来是那个我一直以为是胸针的东西啊。虽然现在才反应过来似乎晚了一点…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根本没打算还回去…

“还给我!你这个乱拿别人东西的卑劣手办女!”坐在地上的帕秋莉满面通红,连眼泪都要夺眶而出,头一次瞧见这么落魄的毒舌女,这不禁让我心情大好 …

“乱拿~?别开玩笑了~这可是魔理沙送给我的哦~”我取下那枚胸针,炫耀一般拿在手上晃着,一副从容的表情,然而心里早就把魔理沙生吞活剥了千百遍,那只可恶的魔理沙,居然敢拿这种东西送我…

“发生什么事了么?”正玩着国王游戏的三人似是听到了这边的响动,慌张跑过来查看情况。

“魔理沙~你怎么能…”不待毒舌女飞身过去抓住黑白的衣襟,魔理沙那张白嫩的脸皮已经被我紧紧捏在了手中。
“魔理沙~你快告诉她~这个东西是你送给我的对吧~~?”我死死的捏住讨厌鬼的脸皮,一脸“和善”的微笑~
“爱尼素~~快晃手~~对吾起呐~~~”魔理沙如同小动物一般在我手里拼命挣扎…

“呜…你..你们..!”毒舌女一张通红的小脸已经憋得发紫,小巧的身体如同哮喘病发一般激动得不住颤抖…忽然一股蒸腾的热流从周身窜出,两团触目惊心的烈焰便从少女的手心浮现…
“你!你们!全…全部去死好啦!”

就在众人以为这种宏伟的大图书馆难逃被火焰焚烧的厄运之时,说话间,图书馆内的蜡烛竟然全数熄灭,漆黑一团中,只剩下帕秋莉手中的两团火焰熊熊燃烧着。

“喂,帕帺,你要点火用不着把灯也关了吧?”一旁的蕾米莉亚不禁感叹。
“诶?不是我熄的啊?”站在正中的帕秋莉脸上还挂着泪珠,一脸的莫名其妙,就在此时,耳旁响起了刺耳的尖啸!
“快把火熄掉笨蛋!”危险的本能让我在众人尚未反应之前就将帕秋莉扑倒在地,伴随着腰间和后背飞速略过的冰冷触感,借着微弱的火光我看清楚了来袭之物——两把明晃晃的飞刀!
“大家小心!敌袭!”我警惕的大喊着,飞快的拖着帕秋莉的身体向一边移动,如果没看记错的话,这边应该是座高大的书柜,刚好可以封锁所有远程攻击的死角,然而就在惊魂未定之际,又是两道呼啸的风声向着这边袭来——我的声音暴露了我的位置!
在这诡异的黑暗中,我的视野并不比一般人类的强多少,虽然可以辨别大致方向,却无法判断飞刀的具体位置,就在我考虑曲臂硬挡的时候,一道火花在空中绽放,接着,无数锐器交接碰撞声临空响起。
“胆子不小嘛~趁着黑暗就想取人性命?别忘了黑夜可是吸血鬼的天下哦,美铃~”美铃?红魔馆的看门人红美铃?那这飞刀是怎么回事?
“呵呵,蕾米大小姐,想救你妹妹的话,就让那个巫女一个人到魔法森林最大的那棵杉木下!”
黑暗中,沙哑的声音宛如地狱的召魂使。

“你们把芙兰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好好的活着~只是说想姐姐了~想回家了~”

“杀了你!”还是头一次听到蕾米莉亚如此冷酷的声音,低沉的怒吼让人不寒而栗,巨大的爆炸声隆隆响起,之后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图书馆的窗户被打破了,屋外夹杂着细雨的冷风灌入,刚才还温暖舒适的图书馆瞬间变得如同冰窖一般寒冷。

之后便完全寂静了下来…
死寂的沉默令人不安,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魔理沙!灵梦!你们没事吧!”我焦急得大叫,一旁的毒舌女倒是活得好好的,只是刚才拖着她躲藏的时候好像稍微撞到了头,此刻的她正捂着脑袋在一旁小声的抱怨…

“我们没事爱丽丝!”灵梦的声音,接着,一道明亮的白光便从不远的地方亮起——魔理沙的八褂炉…
“刚…刚才发生什么…”魔理沙揉着发懵的头一副刚睡醒的表情…

我飞快的点燃了周围就近的蜡烛,就着昏黄的烛光,在那零乱不堪的书堆当中埋着一个人,满身的泥泞与血渍——红美铃,帕秋莉一眼就认了出来,呼吸正常,只是昏迷了过去,看样子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也就是说,附在其上的夜魔已经逃掉了。然而还是少了点儿什么…

“蕾米大人呢?!”帕秋莉突然惊呼了起来,然而,黑暗中除了呼呼的风声,只留下女孩空旷的回音。
没有任何回应…
吸血鬼的身影仿佛堕入了永远的黑暗一般无声无息

帕秋莉发动了火系魔法点燃了更多蜡烛,整个图书馆映照得透亮,四处都没有大小姐的影子,只留下破损的天窗在冷风中吱呀的怪叫着,窗外,还飘散着如珠串一般大小的雨帘。
不详的感觉更加浓重,我的手心浸出丝丝冷汗..

“吸血鬼好像是害怕雨的吧…”灵梦的声音透着不安…
众人沉默了。
再强大的吸血鬼,在这迷茫的雨夜也同狂风巨浪中的小舟一般无力。

“刚才那个魔物说,想要救妹妹,是指的芙兰吗?”灵梦焦急牵着我的袖口,事到如今,我只得默默点头..

“我…我去一趟魔法森林…”灵梦说着便要起身,然而,却被我从身后紧紧抓住。…
“别去!你们三个还有红美玲老实地待在这!千万别分开!”我用几近强迫的口气命令着的同时,迅速收拾起四散的人偶。如果,帕秋莉是调查不可或缺的力量;灵梦是解决永夜的关键;魔理沙是个靠不住的家伙的话…那么最有理由去冒险的,就只有我一个而已…

“可是…”

“他们的目标是你啊!你去的话不是自投落网吗?!”我烦躁的朝灵梦大吼,却发现不知何时,女孩的脸上已经挂上了两行晶莹…
“喂…不至于吧…”我像安抚小孩子一般摸摸灵梦的头,真是个让人头痛的巫女呢…以前明明那么可靠来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呢…
“你又想自己去么…爱丽丝…”灵梦如同温顺的小猫一般眼泪汪汪的望得我发窘。
“爱丽丝爱丽丝~我也要…”魔理沙说着,捉过我的另一只手舒服的蹭着…

“安心啦,只不过去把两只迷路的大蝙蝠捉回来而已,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所以你们几个要乖乖听话老实待在这里。”望见如同小孩子一般乖巧的点头的二人,我无奈的叹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好像已经变成了这两个家伙的监护人了…
[attachment=62077]


临行前,我没忘了把那亮闪闪的胸针抛还给了帕秋莉。

幻想乡计年2108年11月29日,永夜8日。漆黑的魔法森林,弥漫的雨幕。赤红的双瞳在高大的林木间高速的穿梭。
——芙兰
姐姐马上就来救你...

少女祈祷中
次回:
第九夜 雨夜
[ 此帖被缥缈西瓜在2009-07-05 00:25重新编辑 ]
离线vassiliev
发帖
145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7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4楼 发表于: 2009-01-20
LS战场归来!
我泪流满街。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屈原,是我国古代伟大的爱国文学家和政治家!
离线zftfsakura
发帖
33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09-01-20
又更新了啊!!
发现小爱大姐姐化了...
接下来又是大小姐的不利剧情了么...叹...
真的猛士…
敢于直视萝莉天真的脸庞
敢于正面御姐挑逗的目光
离线无名狂人
发帖
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09-01-20
香草被推倒了(误
    
于是接下来就是小爱反受为攻替代魔里沙成为幻想乡后宫王么(拖
    
离线burningsnake
发帖
25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09-01-20
那礼物到底还是出事了啊!该,摸你傻,你死定了。。。

美琴?衣玖?同一人物同一人物.......
离线系色望
发帖
13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09-01-20
噢噢噢噢噢!!!西瓜酱归来啦~

可恶……为什么不能加春啊!!

话说不知不觉这文的标题就成了“爱丽丝总受”了吗……
[ 此帖被系色望在2009-01-20 23:04重新编辑 ]
二小姐啊,教我四重存在吧!咲夜小姐啊,停止我的时间吧!唉——还是问问永琳有没有蓬莱药吧……什么?没库存了?……
……那只剩下一条路好走了……

“打扰一下,请问您能载我渡这条河吗?”
“先付钱吧。”
离线虚无轨迹
发帖
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09-01-20
呵呵 不错 支持下
离线灰之光
发帖
1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09-01-20
不错啊,爱丽丝大人终于也朝后宫王的方向前进了呢
离线风痕忆年
发帖
9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09-01-21
Re:【原創長篇】東方戀曲(又名:愛麗絲總受補完計劃...(大誤))——上海Alice物語@一章八夜 噩夢依始
話說愛麗絲的後宮除了魔理沙和靈夢
帕秋莉也會加入嗎還有其它角色嗎

楼主留言:

会吧~应该会吧~~
等等...爱丽丝的后宫是什么...

离线ch2723jack
发帖
3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09-01-21
愛麗絲有像黑白看齊的趨勢呢.......
看到後面才知道~~
原來上海是被愛麗絲收起來阿~~
還在想上海怎麼不見了勒~~
都是沒看過的娃娃名~~~

這就是斯巴達~~~
离线寒羽飄雪
发帖
8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09-01-21
很好,爱丽丝已经成为幻想乡的神了...(大误...)
只有华丽并不是魔法,弹幕最重要的是火力。
离线无锋镜
发帖
83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09-01-23
好了,爬楼复制完成……
话说没下载好麻烦……对我这种无机一族来说……
但为了好作品,拼了!

楼主留言:

谢谢~在下只是写着玩的~呵呵

我继续沉眠,任由黑暗笼罩
然后清风骤起
然后春雷震吟
大地呼唤之音,犹如神鸣
——起矣,春至矣

然而,我依然沉眠
因为星失却月
无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