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3505阅读
  • 736回复

【R15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第二章 -⑫℃ 透明(新家地址见729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in_konpaku
发帖
3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0楼 发表于: 2009-12-12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小愛一走紅白和黑白都徹底壞掉了啊……

話說,一樓的鏈接最好改一下,現在還是舊域名那,改成 .net 好了

楼主留言:

多谢提醒~~等到西瓜鬼隐回来了有时间慢慢改~~(拖

Pixiv ID=910424
weibo ID=linkonpaku
离线岩崎千洛
发帖
2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1楼 发表于: 2009-12-13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口=西瓜居然这么快回来了!
而且一回来居然还写这么和谐的东西……好吧咱夸大事实ing(擦啊擦)
(继续撕纸巾)真是非常期待接下来的剧情啊……
第一眼看到火元素咱想到的是帕琪= =(众:……)
小爱请继续把整个幻想乡(的女人)抱回家的旅途吧!

楼主留言:

喂...乃撕纸巾做什么喂~~~~XD
还有西瓜还没回来呢...不过会尽快回来的...至于“把整个幻想乡的女人都抱回家”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真是太甜了~~!那么多人是小爱那弱小的身躯能够抱得动的么~~?最多只能抱一半嘛~~~(拍飞

生命与觉醒的木 变化与活动的火
基础与不动的土 果实与丰收的金
            寂静与净化的水
机动与攻击的日 被动与防御的月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2楼 发表于: 2009-12-19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原本看到神隐时决定3个月后再来小镇看更新的XD
啊哈,今天突然想来看看回复,结果发现西瓜居然更新了,大心XD

楼主留言:

内啥...真是巧啊雪菲尔酱...啊哈哈...还有不是神隐哦,是鬼隐...虽然表达的意思相同,但是隐的主体完全不同~你想想,西瓜根本就是鬼来着~(众:喂!你这都扯得什么乱七八糟来着...
其实是西瓜太久没看见雪菲儿酱,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3楼 发表于: 2009-12-24
Re:Re:【R14长篇】东方恋曲
嗯嗯嗯,说起来也确实很久不见呢,那么西瓜酱神。。啊不鬼隐的原因是什么来着?

楼主留言:

鬼隐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个人原因啦~~(等于没说

[ 此帖被雪菲尔在2010-01-29 11:18重新编辑 ]
离线Autumn
发帖
4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4楼 发表于: 2009-12-2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呼 總算追到最新進度了
於是這文確定是紅七向了嗎 (汗
看前面還挺有魔愛的感覺說 XD
好期待後面愛麗絲華麗麗的出現在眾人面前啊 總感覺又是另一個黑幕了 現在的愛麗絲究竟是那殺人不眨眼的黑暗王女呢?還是原本那善良純潔的愛麗絲呢?
不過剛剛看預告我腦中竟然閃出那種好萊屋般的電影預告片了 囧

楼主留言:

哪里看出确定是红七向呢~?才第一章刚完呀~鲜血之末结局什么的最喜欢了~(乱棍

[ 此帖被Autumn在2009-12-28 18:23重新编辑 ]
离线鬼目祈
发帖
3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5楼 发表于: 2010-01-01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呜哇!大家元旦快乐哈~西·瓜·大~你准备在新的一年为我们做妹抖吧~~XDDD····说笑的(撞

楼主留言:

西瓜没有妹斗魂!西瓜可是身价4000w哦~!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离线夜night
发帖
2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6楼 发表于: 2010-01-10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楼主留言:“经过N久的打滚,夜酱终于能回来下本子了,结果回来就见到红字本又更新了好多,真是合时啊”  
于是根据后半段的内容,以上才是乃真正想说的吧~~~西瓜的心啊~拔凉拔凉哒~
啊哈哈(干笑)其实只是来看西瓜你的文顺便来下本子而已(只是顺序调换了一下而已吧)
于是看到更新了,比预期要早嘛(转移话题)
然而这次是黑白黑化而不是爱丽丝黑化吗(某中程度上是这样的)
而救灵梦的,我想到的是那个样子像爱丽丝的琪露露(或许是我多想了吧,总觉得琪露露就是爱丽丝)
于是,实话告诉西瓜你吧,其实我这次来,也是为了下本子而已,西瓜你的心会拔凉拔凉哒的吗~

楼主留言:

放心吧,西瓜抗打击力很好的,西瓜来小镇大部分时间也是来下本子的~特别是有“魔理沙最高”啊什么的本子~最喜欢了~(棍

离线鬼目祈
发帖
3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7楼 发表于: 2010-01-25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西瓜——撒,乃想饿死我们么....敲碗。怨念继续(话说跑最多的MS是我- -

楼主留言:

西瓜敲碗免疫10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离线sykezero
发帖
13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8楼 发表于: 2010-01-26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同样敲碗摇尾求更新

楼主留言:

哼哼,没有厚脸皮~亲以为西瓜敢开坑吗~?既然敢开坑~敲碗什么的早就免疫了~~(车

作为一个深夜手机上线隐身潜水围观文青群的资深看客(雾),我的压力很大
离线lockerguy
发帖
1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49楼 发表于: 2010-01-2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追完留爪……LZ写得太好了……

楼主留言:

谢谢~西瓜会再接再厉的~

离线jassgaly
发帖
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0楼 发表于: 2010-02-09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永冬 序 没有你 ..
还有3天就是新年了,西瓜更新一片新年番外吧,

楼主留言:

Oh~耶~~~!此贴已过期~西瓜什么都没有看到~

离线缥缈西瓜
发帖
5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1楼 发表于: 2010-02-1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② 纯白
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①℃ 纯白 Pure White

剧痛如同野兽一般撕扯着我的内脏与骨骼,炙热仿佛要把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烧成灰烬。我像一只落魄的野狗一样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地上的积雪,全身的热气散尽,那近乎沸腾的鲜血总算得以平息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我是一个怪物…

就同面前这个被切成碎块的家伙一样…

——Alice


厚重的积雪下,是早已枯黄的草地。
一眼望去,满是斑驳的灰褐色。

四周的冰雪尽数溶化,沿着少女的四周散开形成一个黯淡的圆圈。一丝不挂的少女颓然跪坐在其中,宛如祭坛上的祭品一般死气沉沉…

然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什么别的生物率先成为了祭品,如墨一般漆黑的血液散落在洁白的雪地上,伴随着“嘶啦嘶啦”的悲鸣声,化作一阵灰色的烟尘消失在萧瑟的寒风之中…
……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景色,陌生的敌人…还有…陌生的自己…
少女茫然着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冰冰凉凉的,就好像尸体一样…几瓣雪花落上女孩白皙的肌肤,立时化作晶莹的雪水;透亮的液滴一滴滴地顺着发间滑落,散发出耀眼的光泽。
一缕温和的阳光划过云层的缝隙不偏不倚地映照在少女金黄色的发丝间,这让从刚才起就一动不动的身体猛得打了一个冷颤…

这光芒…好讨厌…

就好像要蛮恨地夺走一切,就连着片刻的清静也驱散得一干二净…

这么想着的少女缓缓地站起身来,随手拾起自己的战利品——一件安静躺在地上的漆黑而宽大的披风,利落地将自己纤细的身躯遮挡起来,之后,静静来到山崖边。

眼前的是一副让人叹为观止的景色。
巨大的湖泊犹如一面圆镜,倒映着太阳的全部光辉。湖泊四周围绕着茂密的森林,更远处的地方依稀可见各种各样的房屋。恰逢傍晚,房屋上空炊烟缭绕,纵使相距千里,那米饭的喷香气息也仿佛清晰可闻。望见此情此景,少女似乎显得有些惊讶,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就收到了那样的“欢迎仪式”,早已经做好了踏入修罗场的准备,然而眼前的世界就好像童话故事中描述的那般美丽…


“不可思议…”

金发少女打从心底感慨…不是因为这“太阳雪”的奇特天气,而是因为不知何时,一个红白相间的身影已经进入到的了视野当中——就在下方不远处的山崖上,穿着面料粗糙的漏腋巫女服,披头散发的一个人跑到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来欣赏雪景…

究竟是独特的地方习俗,还是属于个人的恶趣味,女人欣赏雪景的理由不得而知。
然而就在这美丽的雪景几乎定格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时,画面中的巫女已然化作一片单薄的红叶,摇曳着消失在茫茫的风雪当中…
……
……

“啊!我的报纸!”面对转眼之间卷进风雪之中消失不见的薄薄纸片,四双大大小小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都怪你莉格露!”气急败坏的冰之妖精忿忿地抓住小虫子的衣领大吵大闹…

“诶?关我什么事…明明是你自己把报纸放在那种地方…”

“要是你不告诉我‘牺牲’的意思,我就不会把它放在那种地方!现在也不会被风吹走!要是不被吹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可以把它挂在床边的墙上!”琪露诺像连珠炮一般的说着,一张冰冷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凉嗖嗖的寒气如同冰块一样击打着小虫子快要抽搐的脸,终于,一大清早就被从美梦中打搅起来的旧恨,还有此刻被莫名其妙诬陷成坏人的新仇一股脑的迸发出来…

“你个傻瓜再傻也要有限度一点!哪有人会做那种白痴的事啊!”小虫子没好气的甩开琪露诺的手,不高兴的抖了抖凝结在衣领上的冰渣…

“我…我就是喜欢不行吗?!爱丽丝小姐是那样的漂亮来着…”

“哈?!我告诉你,即使再漂亮,那个人已经是个死人了!死人的画像就是遗像!同遗像一起睡,你就不怕做恶梦吗?”

“不许你侮辱爱丽丝小姐!”

“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吗?怎么?我们最强大的妖精琪露诺钟情上一个死人了吗?小心她晚上变成恶鬼来找你!”
……
结果所谓的“圆桌会议”,就在冰之妖精和小虫子的扭打声中,以及其它两人在劝架声中乱七八糟的结束了…

杂兵四人组相互之间的吵吵闹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得面红耳赤更是家常便饭,然而每一次,理屈词穷的琪露诺都会以“作为幻想乡最强大的妖精,琪露诺大人才不会和你们这些普通妖精一般见识”的观点最终取得精神上的胜利,然后再过个一两天,四个小伙伴又会和好如初…

然而这一次,冰之妖精却异常的固执…

就连琪露诺自己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明明心里很清楚,把责任归咎为莉格露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无理取闹而已。可是,一想到那张照片上开怀的笑脸,心里就酸酸的不是滋味…
单纯的妖精没有人类那么多复杂的感情,但至少高兴和悲伤还是能加以分辨的…琪露诺此刻很清楚,隐藏在心里那份酸楚,一定是悲伤…

“愿妖精之王保佑爱丽丝小姐的在天之灵…”
躺在冰床上辗转反侧的冰之妖精最终选择做起了祷告...一来是时辰尚早睡觉之前消遣无聊的时间;二来是多少对小虫子白天的话有些忌惮,要是爱丽丝小姐的鬼魂真的来找自己的话,那多少是件让人有些发毛的事情…
至于琪露诺口中的“妖精之王”,只是流传在妖精当中的传说而已,相传在神主创世不久,世界还一片混沌的年代,妖精作为弱小的存在经常是其他种族欺凌和奴役的对象…就在妖精一族面临着灭族威胁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妖精站了出来,用自己强大的魔力和超群的智慧拯救了妖精一族,才有得如今妖精在这幻想乡的立足之地…

然而传说终究是传说,妖精之王是否真的存在,到现在也没人能够下定论。妖精们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安逸的生活了上千年,早已经把这份和平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今,妖精之王这种老掉牙的救世主传说,只能作为哄小孩子睡觉的睡前故事而已。不要说是成年的妖精,就是小孩子也极少有人相信,更有甚者,在一些不懂事得小鬼眼中,妖精之王这个名字还成为调侃的笑料。

“悄悄告诉你,其实我妈妈在年轻的时候是妖精之王!”

“哈,那样说的话,我全家都是妖精之王呢~”
之类的云云…久而久之,还在相信什么妖精之王的家伙在大家眼中自然成了笨蛋…

琪露诺就是这样一个笨蛋...

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始终相信着妖精之王一定存在这个世界上…冰之妖精有着丰富的想象力,从得知这个传说的那一刻开始,一个完美的妖精之王的形象就出现在琪露诺的脑海:
她肯定是一个有着绝美容貌的妖精;她虽然有着强大的魔力,但却从不欺凌弱小;她虽然被所有的妖精所景仰,却性格温和平易近人;最重要的是,在其他妖精陷入危险的时候,她有着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拯救同伴的勇气…

有时,冰之妖精也会把自己想象成为妖精之王,然而终究还是和心中的那个完美形象相距甚远,可是这天,在她看到那张报纸的时候,照片上女孩的笑脸在不经意间,和心中的影子微妙的重合了…

果然,明天还是向莉格露道歉吧…
琪露诺起身挠了挠乱成一团的头发,就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烦心,果然太不像自己了。
冰之妖精呵呵的傻笑两声,便从床上一跃而下,心里面寻思着明天一早再和小虫子见面时候的说辞——“不过一张报纸而已,最强妖精琪露诺大人才不会放在心上呢~哼~”
这么想着的琪露诺满意的点点头,便推开房门朝着小屋外走去…

小屋外,天色已经渐渐地黯淡下来。
在离小屋不远的冰面上,歪歪扭扭地放着几根树枝的地方,冰之妖精费力的将一块方方正正的石板搬开。
“嘿咻~”用尽全力将大石块搬到一旁,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冰窟窿内,弥漫着滚滚的寒气。
寒气之下,闪耀着点点的晶莹,冰窟窿里是一排排整齐的冰砖,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种冰砖的颜色比起其它地方的冰更要纯净而透明,而在每一块冰砖的根部,都插着一根浅浅的木棒…

这看上去酷似雪糕一样的东西其实就是雪糕…是冰之妖精为数不多的小发明之一,每到夏天酷暑难耐的时候,这种妖精制作的冰棒在人类的城镇上很是畅销,只需要一两个铜板便能买上一颗,冰冰凉凉的很是解暑。妖精们会拿着冰棒换来的铜板去购买一些生活的日用品,这种跨种族之间的小型贸易在幻想乡里比比皆是,大多数的人类对待这些长着长耳朵或是透明羽翼的小家伙们还是很友善的…

然而,夏季对于冰之妖精来说是漫长而痛苦的…顶着炎炎的烈日跑到自由市场卖冰棒,那无异于自杀行为…到了严冬季节,等到冰之妖精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这透着寒气的冰棒基本上就没什么销路了…对此,笨蛋琪露诺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其中的蹊跷…

——这次的口味应该还不错吧…冰之妖精正陶醉的品味着自己的新作,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在做什么?

“哼哼~当然是在制作只有本天才才能想到的“琪露诺雪糕”啦~”大口大口呼吸着白灿灿的寒气, 琪露诺几乎陶醉其中,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同寻常,于是冰之妖精满脸诧异的回过头去……

……
……

巫女,驱除妖魔,退治恶灵的存在。
在那个落满了书本的小黑屋中,其中一本这样写道。

梦中的自己像是一个走过一个冗长而昏黄的时间隧道,隧道的尽头,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大大的书桌上,聚精会神地读着已经堆成小山的书籍。
小屋,书本,小女孩,剩下的,就是无边的黑暗…
[attachment=78398]
这熟悉而模糊的片段转瞬即逝,最终消逝在了记忆的尽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悄然落在了柔柔的雪地上,怀里还抱着那个衣衫不整的少女…

偏偏是个巫女…
望着那乌黑而柔顺的长发四处纷飞的样子,我几乎可以想象到这个巫女醒来望见我的惊讶表情:“来自异界的魔物哟~!现在就要将你驱除干净!”

光是用想的就会觉得很麻烦,现在的情况下,最不缺的就是麻烦。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搞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还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由此看来,捉住一只会说话的生物然后严刑拷问一番绝对是很有效率的方式…

严刑拷问吗…
轻轻抚摸着那漂亮的长发,少女的脸颊上隐隐约约闪着晶莹,要亲手毁掉这张安详的睡脸,果然多少有些辣手摧花的感觉…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先把这个巫女绑起来的时候,如同梦呓一般,少女口中发出了微小的声音…

“…丽丝…”

嗯?
我凑近少女的唇,想听清楚说得是什么…

…爱丽丝…

……
……
……

我在光洁的湖面上漫无目的游走,冻结的冰面如同镜子一般倒映着我的样子…镜中的女孩留着好看的金色短发,却难以掩饰脸上淡漠的冰霜。
‘爱丽丝’,一天里听到二次的名字,就是这张脸的主人吗?又或者是认识我的人?当一切的记忆都化为尘埃的时候,留在心底的,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遥望着渐渐落下夕阳,我竟迷茫地有些迈不动脚步,很明显,这片美丽的世界不是我原来待的地方,就算这样漫无目的走下去,哪里也不会有我的容身之地…

我究竟是什么…这里又是哪里…

天空已经渐渐暗淡下来,远方的森林里传来了野兽的嚎叫声,谧静的湖面倒映着微弱的星光,除此之外就是无边无际的森林。我幸运地发现自己的视野在这幽暗的环境下出奇的好,那些隐藏在树丛中散发出浓郁杀气的瞳孔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说起来,似乎已经过了晚餐的时间,这些没有找到食物的可怜虫会盯上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虽然肉不多,打打牙祭总是可以的。
遗憾的是,我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这个虚弱的身体比想象中要脆弱的多,饥饿感夹杂着疲倦让我恨不得就地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然而在此之前,还是要先填饱肚子才行…

快来吃我吧,快来吃我吧…

我在心里小声祈祷,祈祷那些不知是狼还是狮子的东西蜂拥而上,然后,全都成为我的晚餐…可是不知这想法是不是通过魔法波动传了出去…不过一小会儿,那些幽幽的红眼睛绿眸子便争先恐后奔逃得一干二净…

肚子好饿…

对着空荡荡的湖面,我无奈的轻叹一声…恍惚间望见一间孤零零的小木屋座落在不远处的湖面上,木屋旁边,一只小小的身影蹲在房角不知在做些什么,几双透明的羽翼翘得老高。

——《妖精的一百种烹饪方法》
不知怎么的,一本书的名字跃然浮现在脑海之中,想来在那个小黑屋的时候,我是曾经见到过这样一本书的,书的作者好像是一个自封为“美食之王哈里克“的食人魔…微妙的是,这种我原本以为只会将猎物生吞活剥的低智商生物,居然会对烹饪方法如此感兴趣…正如书的扉页上写到:“相信我伙计,忘记那些难吃的人类吧,尝尝那些细皮嫩肉的妖精们,你将永远不会忘记那种美味…”

“你在做什么?”我悄无声息地来到小家伙身后,时刻准备着给与猎物致命一击,仔细看上去的话,妖精果然是细皮嫩肉的呢~无论做成什么样的料理,一定都比那些毛茸茸的野兽好吃多了..

“哼哼~当然是在制作只有本天才才能想到的“琪露诺雪糕”啦~”这个自称天才的妖精丝毫没有预示到危险的来临,居然还没头没脑的回应着我的问话…就在我正思考着吃了这种东西智商会不会降低的时候,她才漫不经心的回过头来,嘴里还塞着巴掌大小的冰块…
 
[attachment=78399]

“哇呀!!”惊慌失措的一声大叫,小妖精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终于知道害怕了?不过已经太晚了~今晚就把你烤来吃吧~”我充满杀意地一步步走向天蓝色的妖精,这么细小的躯干,只需要稍微一掰就会折成两段。

“干嘛要穿成这个样子,害我还以为是个大妖怪…”面对我的步步紧逼,这个笨蛋妖精不但没有丝毫的紧张感…反而慢悠悠地坐起身来揉着刚刚摔疼的屁股…

“你看清楚~我就是大妖怪呀~~”我轻轻托起小妖精的下巴,尽量露出狰狞的表情…欣赏猎物充满恐惧的表情是狩猎的一大乐趣所在,然而此刻,小妖精脸上露出的显然不是害怕的表情…

“爱…爱丽丝…小姐…?”少女的眼眸明晃晃的,雪白的肌肤顺着脖子红到了耳根…

又是爱丽丝…你们都以为这是可以活命的咒语吗?!
我有些恼怒的抓住小妖精天蓝色的头发,冰冷的感觉沿着发丝毫无保留的传了过来。
“听好了,现在我饿了!而你,就是我的食物!”我用近乎白痴一样的方式对眼前的晚饭冷冷地发布着最后警告。

“啊咧?不是爱丽丝小姐吗…对哦!鬼魂什么的果然不可能存在嘛~!嗯!嗯!莉格露果然是个大笨蛋!”明明头发还攥在我的手中,天蓝色的妖精竟已经陷入自我沉思状态,表情时而凝重,时而开心,那种疯疯癫癫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哇唔!”不再理会少女那傻气的模样,我对着那雪白的手臂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下去…

“呜哇!”的一声惨叫,蓝色妖精终于从自我陶醉中清醒过来并且飞快地跳到了一边
“你!你你为什么咬我!”望着手臂上一行清晰的齿痕,冰之妖精的小脸蛋因为生气而胀得通红…

“因为我刚才说啦,你是我的食物嘛~”我漫不经心地摊开双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事实上,这天然呆妖精早就从我的晚餐名单里面除名了…——要是真吃了这种家伙,一定会变笨的…绝对

“你叫什么名字?”不理会小妖精的满脸怒容,我挂上了一脸虚伪的笑容。

“真没礼貌呐!在琪露诺大人面前居然不首先报上自己的名字!那样的话我也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的!哼!”少女满脸倔强的扭过头去…

“原来叫琪露诺啊,虽然我有许多话想问你,但是今天本小姐累了,所以现在你所需要知道的是,从今天开始,你还有你的房子,全部都是本小姐的东西。”
不理会蓝色妖精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我径直推开小屋的房门,用冰块和木料混合搭建的小房子看上去简陋,里面却意外的宽敞——冰做的家具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小屋四周,冰椅,冰桌,还有冰床,看上去简直像是一座漂亮的冰雪宫殿。

“稍…稍微等一下!就算你长得像爱丽丝小姐,也不能随便闯进别人家里呀!再说,我的房子凭什么就成了你的东西啊!”

“因为我们两个比起来~明显我比较强啊~?弱的一方就要听命于强的一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用手指轻戳着小妖精的头,冰冷的寒气顺着指间蔓延看来,转眼间在我的皮肤上凝结成了一层薄冰,对于妖精这种生物而言,很多都生来具有某种魔法天赋,毫无疑问的,面前这只妖精精通冰魔法。

“什么!你是在向最强妖精琪露诺大人挑战吗~?!”
天蓝色的妖精似乎彻底被我激怒了…宽大的裙摆在呼呼的晚风中摇曳,我饶有兴趣地看着满脸怒容的小家伙接连退出几步开始吟唱起了复杂的咒文,一时间周围空气骤降,大量的水元素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小家伙周围——对于一只妖精而言,能一次性汇聚到这么多的魔法元素,的确是件出人意料的事情,然而要掌控如此海量的魔法元素,必然需要惊人的集中力与魔法控制力,不出所料,缓缓升起的暴风雪中,小家伙狼狈的身躯如同一艘破旧的帆船一般左右摇晃…

“嘿!怎么样…怕了吧!现在认输的话!琪露诺大人还可以留你一条活路哦!”小妖精口无遮拦的说着大话,全然不顾自己如同醉酒一般摇晃的身躯,不过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倒是可圈可点,暴风雪在少女眉间很快凝结成一层白霜,望着那如同小丑一般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傻瓜~~

哇!你说谁是傻瓜!

——吹冰「Ice Tornado」

伴随着冰之妖精愤怒的叫喊声,强大的冰系魔法发动了,狂风混杂着尖利的寒冰,化作数道粗壮的冰凌咆哮而来…
“嗖!”冰凌经过,刺耳的音爆声回响在耳畔,寒气迅速在发丝上凝结成几缕薄冰,轻轻一碰,一根细长的冰发顷刻间断成两截…

然而仅此而已了…

数道巨大的冲击波全数擦身而过,作为目标的我倒也不是毫发无伤,说起来,还真断了三根头发…我有些同情地望着对面满头大汗的冰之妖精——一边呼呼地喘着粗气,一边故作镇定的在那里不断叫嚣着。

“挺不错嘛,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会这么灵活!”

“拜托…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动呐…”

我惋惜的摇摇头…不自然地露出些许鄙夷的表情,明明是个有很有天赋的家伙,居然使用着如此粗糙的魔法…
所谓魔法,不过是元素的流动。魔法以什么形态实现,取决于魔法元素的排列形式。普通的魔法使倾其一生恐怕也无法召唤出如此之多的魔法元素,然而大量的魔法元素宛如漫天飞沙一般的乱飞,起到的效果将是微乎其微的…

面前的妖精就是很好的例子…失控的水元素如同野马一样四处蔓延,不一会儿便完全乱了阵脚,几条巨大的冰锥在与我擦身而过之后,狼狈的摇摆了两下,竟拐了个360度的大弯径直飞向了施法者…望着漫天飞来的巨大冰柱,即使是个笨蛋妖精也感到了事情不妙,慌乱中聚集在小妖精周围的魔法元素开始无规则运动起来,就连小家伙脚下的浮冰也在一瞬间奔崩离析…

就在漫天的冰元素相互撞击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
没有任何爆炸,也没有血肉飞溅的血腥场面,巨大的暴风雪如同幕布一样蹿上天空,顷刻间化为水滴纷纷扬扬洒落在湖面上…水雾散尽,刚才冰之妖精站立的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排排整齐的冰柱,粗壮的冰柱整齐地围成可一圈,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鸟笼一般将冰之妖精笼罩在其中,也将刚才那些摧枯拉朽的暴风雪纷纷挡在了笼外…


“啧啧…不愧是妖精之中最笨的妖精…费尽全力地表演了个自以为是的华丽魔法,结果却差点儿不小心把自己给消灭了~”我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这个看似雄伟的鸟笼并没有耗费我许多力气,所有的魔法元素都是现成的,而我所做的只是稍稍改变了一下这些水元素的排列方式。光秃秃的鸟笼上似乎上少了些什么…究竟少了些什么呢?经过一番认真的考虑之后,我用细长的指甲在透明的冰柱上工工整整地刻上几个小字“笨蛋鸟”。

“我…我以为我这次死定了…”略带哭腔的冰之妖精腿一软…径直跪坐在了冰面上…

“你已经死了。”不理会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捡起了一只战利品——散落了一地的“琪露诺雪糕”中的其中一只…

“你…你怎么会用冰魔法…难道你也是妖精吗?!”终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笼中的妖精一双不可思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你猜呢~?”轻轻从雪糕上咬下一小块…有点儿苦苦的味道…好难吃…不屑得丢掉那难吃的冰棒,我径直走进小屋内…

“等…等一下!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睡觉咯。”

“那是我的房子!”

“现在起是我的~”
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房间中四处弥漫的寒气…那让人安心空气迅速让微微发热的皮肤冷却了下来,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占领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所居所,就结果来看,这恐怕是今天发生的唯一一件好事…

“等等!你这个坏蛋!先把我从这里面放出来啊!”门口传来了笨蛋妖精抓狂的呼喊…

“我拒绝,你以为出手袭击本小姐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吗?”不再理会门外的骚动,我安静地躺在宽敞的冰床上,任凭疲倦侵蚀着每一寸皮肉——这个身体果然有很大的问题,很容易就会疲倦与饥饿…简直就像是人类的身体一样…

我…是一个人类吗…?

呆呆地凝视光洁的屋顶,在那深蓝色冰面的倒影中,透过那金黄色的瞳孔,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好像鲜红与漆黑的火焰一般相互交织的灵魂…

…果然是个怪物吧…

……
……
……
幻想乡计年2108年12月19日,还有一会儿,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即将过去,没有人会怀疑明天依然会是平静的一天,脱离了永夜的阴影,人们又过上了和平的生活。
寒冬的深夜里,人们已然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就连平日里灯火辉煌的红魔馆,此刻也暗淡了许多,红魔馆馆主及佣人的房间里,灯光已经熄灭。剩下的,只有图书馆里发出的微弱的灯光…

平日里,日阴少女都有读书读到深夜的习惯…然而此刻,端坐在书桌前的帕秋莉没有读书,而是在望着一块变形的铁皮发呆…

那是一块还带着焦黑的金黄色铁皮,原本规则的形状在高温的作用下熔化得面目全非。日阴少女是在博丽神社的废墟中找到了它,然后小心翼翼地保存了下来…

就算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偶的样子…那铁皮上精致的纹路也早已深深映入帕秋莉的脑海,那个手执圆盾的小人偶在危难时刻毅然挡在自己身前的影子,令人永生难忘…

那一刻,日阴少女仿佛看到了…

挺身挡在自己的身前的不是什么人偶…

而是她…

金黄色的小人偶被燃烧着漆黑烈焰的巨剑当场斩成了两截,然而少女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却怎么也找不到散落的另外一半…也许被什么野兽当成玩具拖跑了…也许已经被炸成了粉末…总之,那个威风凌凌的小人偶已经消失不见了…
随之不见的,还有同她的缘分…

‘你这个腹黑的毒舌女!’

‘都一把年纪了,还装什么纯情小丫头?!’

‘每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是想博取其他人的同情吗?!哼,我最讨厌没精打采的家伙!’

日阴少女茫然的望向窗外,然而,谁也不在那里,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喊自己毒舌女的人已经不在了…

“你的这些人偶…果然好丑呢…”
昏黄的灯光下,帕秋莉露出了苍白的笑容…少女一直默默希望着,希望着那个梦境有朝一日可以变成现实…然而,一切已经不可能了吧…

“那样的话,你是否愿意做我最美丽的人偶呢?帕秋莉~?”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日阴少女柔弱的身躯猛得一颤,然而仅仅只有刹那,这位红魔馆的头脑便恢复了从容。

“你的恶趣味越来越低级了呢,紫大人。”完全不理会身后淡出的深黑色缝隙,帕秋莉自然地将那半块人偶残骸藏入裙摆,待到少女转过身时,才发现这半夜三更连门都不敲便擅自闯入的不速之客除了八云紫外…还有安静待在一旁一脸尴尬的灵梦…
从那天开始,二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在那晚,几乎所有人都见证了,爱丽丝拥吻这个巫女的时刻…

“有…有什么事吗?”帕秋莉尽可能平静地说着,时不时用余光偷瞄着灵梦的嘴唇——红润而有光泽,这就是书上所说的所谓‘爱情的滋润’吗?’想到这里,日阴少女感到有些不甘,却又很快自暴自弃起来,自己居然在为一个已经逝去的人吃醋…

“啊哈哈,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我可是专程给你送来了样本哦。”八云紫就近找了一个空座坐下,随手把灵梦也拉到了一边。
“帕秋莉,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抱歉…可是紫说如果再过段时间的话,这个魔法可能就会消失了,所以在那之前想请你帮忙看看…”

作为交换…可以让我亲亲你吗…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日阴少女的胸口涌出…

那样的话…就可以和那个人间接接吻了吧…

然而,这异想天开的请求最终还是没能从帕秋莉的口中说出…

“那…请到这边来一些…”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绪,日阴少女扶了扶脸上精巧的单片眼镜开始打量起了灵梦的周身,透过那附着魔法的水晶镜片,这位有着百年修为的天才魔法使不禁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少女第一次见到排列得如此完美的火元素,简直如同精灵的舞蹈一般美妙…

少女祈祷中
次回:

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②℃ 女王?女仆? The Queen Or The Maid

(PS:于是第二章正式开工........................................................................................................................................................................了吗?啊哈哈~~~~过年的时候~果然大家都是很忙的呢~(死)
祝,新年快乐~
)
离线ground0
发帖
58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2楼 发表于: 2010-02-1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①℃ 纯白 Pur ..
抢沙发用意~恭贺西瓜归来和连载再开~

嗯这次深刻的体会到爱丽丝总攻计划要开始了……笨蛋第一个……敲碗坐等第二个牺牲品……

楼主留言:

ground酱新年快乐~~
要是写到后面的是笨蛋本命的话...会不会有人抓狂...?(拖



“在你蒙受挫折与考验的时候,你只看到一组足迹,那是我背着你走过时留下的。”
离线异界之风
发帖
7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3楼 发表于: 2010-02-1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①℃ 纯白 Pur ..
无意路过,居然看到更新了,看来今天运气不错

作为交换…可以让我亲亲你吗…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日阴少女的胸口涌出…

那样的话…就可以和那个人间接接吻了吧…



太糟糕了...

楼主留言:

您不能这么想...您难道不觉得这是多么纯洁的少女情怀呀~?(死

[ 此帖被异界之风在2010-02-17 01:03重新编辑 ]
离线吴葉
发帖
14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54楼 发表于: 2010-02-17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妖精Alice物语@第二章 ①℃ 纯白 Pur ..
居然第二章再开了么?!
这不得不说是个好消息呀...瓜瓜过年放假的话记得多更新呀.....   

话说果然失去记忆了么...本以为魔女爱丽丝会大杀特杀的说...看来还是蛮好说话的嘛......

话说,很少在其他地方看见瓜瓜的说...莫非瓜瓜不看文的么......

楼主留言:

以下是爱丽丝发来的时空通讯:大杀特杀?哼,要是每一个单细胞低智商的生物都要本小姐去一个个杀干净的话,阁下难道不觉得是件很麻烦的事吗?
杀人,不过是交流方式中的一种,当对方的存在完全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时,这种交流方式是没有必要的。
                  o
另外...西门瓜瓜什么的人家从来就不认识...

[ 此帖被吴葉在2010-02-19 07:31重新编辑 ]
谁都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享受那权利。

谁都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履行那权利。

即使我也有过幸福生活的权利。
难的是对那权利妥协。

——Frederica Bernkaste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