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3498阅读
  • 736回复

【R15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第二章 -⑫℃ 透明(新家地址见729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喵の咬杀
发帖
4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5楼 发表于: 2009-11-03
13个月更新23次
好卡怕的数字
于是。 明年继续看啦

楼主留言:

明年见- -||...

离线轩辕夜羽
发帖
7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6楼 发表于: 2009-11-03
你总这么叫的话某JEF子会误会的……

拿枪指这这种老套的玩意当然不行……如果写了有机会去幻想乡如果不写就会死你写不写……

楼主留言:

没关系~JEF子不在这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呕..
偶觉得..去幻想乡和死了没什么差别..

普通的常识:三维不是长宽高,是长度,温度,数量。长度包括长宽高。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7楼 发表于: 2009-11-04
最近没来小镇,今天以来就发现更新这么多啊,西瓜酱神速+MAX~

楼主留言:

啊哈哈..雪菲尔酱..其实西瓜是在赶工..

离线hbgengl
发帖
4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8楼 发表于: 2009-11-04
贝希摩斯……
我整个人都DNF了~~~

楼主留言:

孩子呀...不要被棒子的游戏给洗脑了呀...

离线踏歌行
发帖
40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9楼 发表于: 2009-11-04
别DNF。那玩意是圣经里记载的。

《旧约·约伯记》

15-18节
这就是我所创造的贝希摩斯,它像牛一样吃草,它的力量集中在腰部,集中在肚脐附近的腹部。它的尾巴如杉木般挺直,肌肉如石头般结实,骨骼如铜铁般坚硬。


23节
它不慌不忙地吸干了一整条河流,如果它愿意,它完全可以把整个约旦吞入嘴中。



15 Behold now the behemoth that I have made with you; he eats grass like cattle.
16 Behold now his strength is in his loins and his power is in the navel of his belly.
17 His tail hardens like a cedar; the sinews of his tendons are knit together.
18 His limbs are as strong as copper, his bones as a load of iron.
19 His is the first of God's ways;  his Maker can draw His sword .
20 For the mountains bear food for him, and all the beasts of the field play there.
21 Does he lie under the shadows, in the cover of the reeds and the swamp?
22 Do the shadows cover him as his shadow? Do the willows of the brook surround him?
23 Behold, he plunders the river, and does not harden; he trusts that he will draw the Jordan into his mouth.
24 With His eyes He will take him; with snares He will puncture his nostrils.

楼主留言:

啊...惊现真相帝!`·`~~呵呵,其实西瓜对圣经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天空を行く一人一人、70億の孤独
离线鬼目祈
发帖
3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0楼 发表于: 2009-11-05
哇··LS强~话说我怎么觉得这句特欠屑?  【楼主留言:黑化啊...会不会有呢~~~?】西瓜大啊·······

楼主留言:

...请不要客气..用力的削西瓜吧(递出西瓜刀..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离线nanaya07
发帖
24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1楼 发表于: 2009-11-05
那些说进入灵梦线的人都被骗了....
这明明是一个一个攻略的后宫线!!!!
爱丽丝制霸幻想乡!

楼主留言:

你们真的把这个当成GAL来玩了啦....

[img][/img]
离线linqihang999
发帖
22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2楼 发表于: 2009-11-06
干脆西瓜桑再追加个灵梦和爱丽丝的结婚番外吧,貌似很强大的样子,这速度。。。。(平时写作文都要苦思冥想1天半的路过|||||)不过现在开始好奇西瓜的文章是怎么写的

楼主留言:

这个建议值得考虑哦~·还有,西瓜的文章是用WORD写的...

离线缥缈西瓜
发帖
5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3楼 发表于: 2009-11-06
第二十夜 终月若夜

看得见的,是你往昔开怀的笑脸,
看不见的,是你挂满泪水的容颜…

我笨拙到连碰触你的手指都会颤抖…

‘喜欢你’三个字,留到来世再说,好吗?

                                                             ——Alice




“哐!哐哐!”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老旧的木质横梁剧烈的摇晃起来。

我一边咒骂着这松垮的房屋结构,一边迅速地调整着呼吸,恰缝对面裂开的墙缝中透过一丝诡异的红光。没有丝毫的犹豫,身体本能地朝着一旁弹去…

“轰!”刚才还在倚靠着立柜瞬间被炸成了齑粉…

“逃跑是没有用的哦~我亲爱的~爱~丽~丝~,家庭暴力的感觉怎么样~?说起来也真是悲哀啊~堂堂的黑暗王女居然会有这种兴趣~真不知道几千万的魔界战士知道他们朝思暮想的女神其实是个百合女的话会做何感想?”“灵梦”继续着对我的冷嘲热讽,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灵符和大大的阴阳玉从刚才起就没间断过…

“吵…吵死了!我就是喜欢女孩子又如何?!你们这些肮脏的男人,我看着就觉得恶心!”
我一边竭尽全力地同三人周旋着,一面飞快的思考着对策…正面硬拼无疑是自寻死路,所以战斗一开始,我便藏身于神社之中。
如同意料之中的,三人并未冒然追杀进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通妖术加灵符的狂轰乱炸…一时间,木制的房屋摇摇欲坠,我知道,再这么下去,这座神社的倒塌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爱丽丝殿下,纠正你一个错误,我们天使是没有性别的,而我的搭档严格说来,只属于一个器官而已,因此我们好像不在爱丽丝殿下讨厌的范畴之内啊~ ”
“灵梦”的话音刚落,又一颗巨大的阴阳玉临空落下,“咵嗒”一声,一张看上去蛮结实的方桌顷刻坍塌。虽然明知道敌人在刻意通过对话来确认我的位置,但是所谓“气势上不能输”,每当碰上那些令人讨厌的问题的时候,自己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回敬上他一两句…

“我才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但我告诉你一个事实,我最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不男不女的变态!”

“轰”整座房子顷刻间化为破旧的木片…天空中一时间下起了纷纷扬扬的碎木片雨…虽然已经记不清这是博丽神社第几次被拆成废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一次的拆迁空前的壮观…
五花八门的碎屑雨中…“灵梦”似乎是被彻底激怒了,通红着眼挽着袖子便准备飞奔过来,不过在那之前,却被一旁那漆黑的身影出手制止。

“乌利尔!冷静些!这个女人在故意激怒你!”

那洪厚的声音铿锵有力,我的后背不禁悄悄地打了一个冷战。

“她已经发了求援信号了,而且从刚才起她就没有用最擅长的人偶和你对抗,很明显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这样看来恐怕缝隙妖怪那种级别的援军很快就会到来。”那散发着寒光的双瞳忽闪忽闪的,看得人阵阵发毛…”

“哼!既…既然知道的话,你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逃命要紧吧!”见情势有转机,我干脆顺势威胁到。

“哼,说得好听…”

黑衣怪物阴阳怪气地说着,将那漆黑的斗篷微微敞开,黑暗中,有什么光亮微微地显露了出来,轻轻地抖了抖,嶙峋的光斑亮成了一片。

“刚才那些求援信号里这样的粉末到处都是,粘在身上短期内是去不掉的,不但会发出强烈的魔法波动,在黑暗的地方还会发光,就算我们逃走,也会被尾随而来的援军追上。”

“咔啦啦…”黑暗中传来灵梦恨恨的磨牙的声音…

“即使力量被封印了,敏锐的头脑和谨慎的作风也颇有你当年全盛时期的风范,遗憾的是,你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孩子…”

“那个女人?!”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的话语,就在我想要进一步确认时,却发现那幽怨的瞳孔中暴涨的杀意。

“本来不应该在这种地方与你纠缠,不过这一次,我完全赞同乌利尔的主张,你实在是太危险了,留你在世上,有朝一日必成祸害!”

真是火大,明明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这种时候,偏偏要被说成是祸害…我一边一言不发地瞪着眼前的怪物,一边小心留意着四周的空间,对付结界的操纵者,一个微小的闪失也会致命,我在心里不断警告自己保持冷静,然而,果然还是对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不能释怀…一直以来都想知道的——我的母亲究竟是谁…

“没有办法了,虽然有些仓促,提前进行那个仪式吧乌利尔。”黑衣使冷冷的说着,双瞳的颜色由寒冷的冰蓝转变成为鲜艳的血红。
“而这个人形使,交给我好了。”

黑衣使的话音刚落,死亡的气息就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一时间,我眼前的景色变得恐怖而诡异——在令人发狂的赤红色天空下,四处都堆积着如山的尸骨,带着腥臭的鲜红色液体渐渐从干涸大地的缝隙中弥漫出来,然后飞快地漫过我的膝盖。
如同地狱一般的战场上,各种各样的生物正在进行血腥的厮杀,残破的躯干和内脏四处飞散。望见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捂住嘴巴恶心得倒退了一步,然后我便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双从血水中伸出的大手牢牢抓住!

“啊!!”我害怕地惊叫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眼前地狱般的光景立时崩散,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已经被关在了一个深黑色的牢笼之中…

“结界?!”就像全身血液都被抽空一般的乏力,这一刻,我竟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一点儿魔力…究竟什么时候…

“难得你从刚才起就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空间,不过很遗憾,我的领域和你们所谓的结界完全是不同的能力。”
牢笼外,漆黑的身影如同嘲笑一般嗤嗤地说着,刚才还洪亮的声线瞬间变得沙哑而低沉,在他身后,一脸专注的红白巫女正专心吟唱着什么,巫女脚下亮白色的阴阳玉法阵硕大无比,而芙兰倒好像完全失去了生气一般,娇小的身体安详地躺在一旁的地上…

“嗡…”沉闷而诡异的隆隆声响彻天际…

“你们…在做什么!”
我惊慌地锤打在黑色牢笼的横杆上,愈发浓重的不安在心间蔓延开来,然而那牢笼壁上似乎是附着了什么强力的魔法,一股钻心地刺痛袭来,原本还白净的双手瞬间布满鲜血…

“没什么,喂食的时间到了。”

一道耀眼的光柱从地上的阴阳玉法阵直冲上天,就好像在这漆黑的夜空中打开了一条明亮地通道。

“你们想破坏大结界?!”

“没错,爱丽丝小姐,而你,将成为这个世界毁灭的鉴证者,如何?这很不错吧,呵呵呵。”那如同老旧气缸一般嘶哑的声音难听地笑着。

“快住手…你们疯啦?!”我用近乎绝望的声音颤声说着…

“不不,是你们太天真而已,从一开始,你们就是我美味的食物啊~”黑衣妖怪意味深长地摸摸肚子,不经意的朝着这边挥了挥手,刹那间,身体变得轻飘飘的,而在下一瞬间,强烈的窒息感袭来,整个牢笼竟在瞬息间变成了真空!”

“虽然我很想捏碎你的每一寸骨骼,不过那种死法对于美丽的女士而言未免太过残忍了一些,所以感谢我吧,你死去以后,漂亮的脸蛋会永远保存下来”

已经渐渐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此时此刻,我狼狈痛苦的表情一定很滑稽…微微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声音在这诡异的空间根本无法传出,黯然间,我凝视着灵梦那笼罩在白光之中的身影
俏丽地脸庞布满了阴谋般地冷笑。
这真是上天的讽刺…明明是守护幻想乡的巫女…到头来,竟成为毁灭幻想乡的钥匙了吗?

“咔”时空宛如胶片一般的定格,凝固的空气中,地上芙兰那小小的身体竟然凭空消失了。待到一切恢复正常之后,令人惊异的景象出现了。原本空旷的夜空之中,浮现出无数把明晃晃的飞刀!

“锵锵锵!”利刃溅起的火花在黑衣使周围闪成了一片,就在这时,禁锢我的牢笼瞬间瓦解崩散。

“咳…咳咳…”
我贪婪地大口地呼吸着夜空中寒冷的空气,几乎与此同时,女仆长那张扬的裙摆也已经轻轻飘散在我的脚边…

“爱丽丝小姐…”
轻轻将芙兰抱在身前的潇洒身影脸上写满了歉意…
“虽然之前和爱丽丝小姐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请务必相信在下,那并非本人所为…”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快阻止灵梦打开大结界!”
像是对我没有丝毫抱怨的态度感到惊讶,咲夜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浅浅微笑——那个只属于潇洒女仆长的从容微笑。

“请交给在下!”轻轻地将芙兰放在一旁,咲夜的身形随即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巨大的时间轮盘在夜空中晃动,空气似乎突然间变得粘稠起来,就在这粘稠的空气中,遥望见那万千把飞刀凭空从各个角度飞向灵梦所在的位置!
……
我仔细地检查着芙兰的伤势,一张精致的小脸憔悴得没有半分血色…
胸前染血的伤口仍在源源不断地浸出血水…那些混蛋,竟然连简单的包扎都不肯做吗?!
我发了疯一般地吟唱着止血的医疗魔法,然而虽然流血的趋势有所减缓,小鬼的呼吸和心跳还是一点一点的微弱下去,我焦急地握紧那已经被冻僵的小手,努力地拍打着那毫无血色的脸颊…然而,吸血鬼那惨白的表情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呐…快醒醒啊…你姐姐还在等你回家呀…

豆大的泪滴沾湿了那安详地脸颊,心脏受损…这已经不是我可以救治的伤势…什么精密计算…什么新创魔法…到头来一切,不过是我自以为是的愚蠢举动…小鬼用她那吸血鬼的强大体质支撑到了最后…可这,已经是极限了…

“求求你…醒一醒…好么?至少…让蕾米再看看你…”
望着那张苍白而消瘦的脸,我心痛的将芙兰那小小的身体紧紧揽入怀中…
……
……
“安心,安心,有你未来的丈母娘在,死不了的~”身后传来了那个许久没有听见的声音,我半抹着眼泪茫然地回过头去,却发现月之头脑——八意永琳正赫然地立在我的身后…

“那孩子,能给我看看么~?”

没有任何抵抗…我呆呆地将芙兰递给了永琳,就在这时,一个矫捷的身影用难以想象的速度飞身扑了过来…
“爱丽丝!”怀中的衣衫正被铃仙用来擦着眼泪…

“诶…?”事情发展得有些突然…我怯生生望向满面漆黑的永琳,被称为月之贤者的永琳正一边治疗芙兰的伤势,一边笑眯眯地望着我。

“做得很不错嘛~我的好女婿~~~”

“诶…?”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诶?!诶诶?!”我慌乱地将身前铃仙推到一边,义正辞严的解释道…

“我…我和铃仙…没什么的…”虽然似乎曾经缔结过一个乱七八糟的主从契约…不过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个玩笑性质的口头协议而已…

“嗯?你该不会是想说~不想负责吧~?我的好女婿~”永琳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微笑一瞬间充满了杀气…

“当…当然…当然不是…”在师匠那近乎胁迫地威胁中…我的强硬逐渐变成了逃避…“只是,你看…我们都是女孩子对吧…这样不是很奇怪么…?”我偷偷地望了铃仙一眼,结果那个傻瓜正羞红着脸一言不发…

喂喂…你倒是快解释点儿什么啊!
我用目光向铃仙做出这样的暗示…结果那只笨蛋兔子先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才像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一般大声喊道
“我…我是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的!”

……
“哈~那正好,我也最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呢~”
师徒二人一齐用那种肉食动物寻找猎物一般的目光盯着我…
就在我快要昏厥过去之际,因幡帝——那只看上去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的兔子,一边背着双手,一边吹着口哨经过我旁边…

求你了…说点什么吧…

我用近乎乞求的眼神望着这只机灵的兔子,是她的话,总会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吧…
然而那只可恶的兔子先是充满同情地望了我一眼,随即“哼”的一下撇转头去…

喂!你这就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

“铛铛”的金属爆鸣声不绝于耳,浓滚滚的烟尘过后,是一面宽广而漆黑的墙壁。
“啧!小打小闹的把戏而已!被抛弃的棋子到最后反咬主人了么?”无数的飞刀在那黑色墙壁的抵挡下弹飞向四周,在黑衣使强大结界的保护下,“灵梦”吟唱咒文的进度始终没有受到影响…
“绝对防御吗?”咲夜凝重地皱了皱眉,无论停滞时间的能力再怎么强大,面对龟缩在结界壁里的敌人,女仆长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咲夜!让开!”就在少女的呼喊声响起的同时,女仆长灵巧的身影轻巧得一跃而起,接着,三颗巨大的火球便从后方的天空中高速坠落,就好像从天而降的巨大陨石…

“咣!”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黑衣使所站的土地深陷一片火海之中,然而那气势十足的火球终究只是在暗黑色的结界壁上留下一阵青烟…

“元素魔法?能用到这种程度,相当让人吃惊呢。”黑衣妖怪略微收起了刚才悠闲地神情,语气中多少露出些许赞赏的神色…

“爱丽丝~~~~!”明明还隔得老远,魔理沙那洪亮的大嗓门便响彻四周,而在一旁跟着的,是图书馆里那个病弱毒舌女…

“呜呜~~~爱~丽~丝~我好想你哇~~~~”
明明这边铃仙的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魔理沙就像个撒娇的毛头小鬼一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朝我飞奔过来…望见永琳那张越来越阴沉的脸,就在魔理沙即将扑到我身上之际,眼疾手快的我一把揪住了她那厚厚的脸皮…


“啊哈哈~魔理沙~你来得正好~快快~!快去帮咲夜小姐教训坏人~~!”
于是,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魔理沙就这么被我顺势扔进了战场…

“那个…”魔理沙走后又是图书馆的毒舌女,还是穿着那件没有品味的大睡袍,帕秋莉看上满脸的紧张…

“嗯?又想吵架么?抱歉啊…我很累,不想和你吵…”
反正每次见面除了吵嘴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久而久之,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厌倦了…

“那…那个…这…这个!送给你!”斜跨一步地拦在我身前…帕秋莉两只手恭恭敬敬地捧着那只金黄色的月牙胸针…

“不要…”
干干净净的被我回绝了…无事献殷勤,上面也许安上了什么小型自爆装置…只要我一接过来,“啪”的一声,白花花的面粉就会溅得我满身…关于这一类的小机关,我可见得多了…

“为…为什么?”帕秋莉眼泪汪汪地盯着我不放,为了让我上当受骗居然做出如此演技…毒舌女的手段也高明起来了呐…

“不为什么,那是帕秋莉大人的宝贝吧,我那些廉价的人偶可配不上!”我话里有话的说着,以为只要随便应付几句就可以把眼前的毒舌女打发了,哪知下一秒钟,帕秋莉竟硬生生将那个小东西塞入我怀中…”

“爱丽丝个,大笨蛋!”
就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毒舌女拖着那长到脚踝的宽大睡袍泪奔着逃掉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我望着那金黄色的月牙胸针发起了呆…

什么嘛…原来什么机关都没有…

……
有了魔理沙的加入,我方进攻的火力猛烈了不少,虽然大大咧咧冲进战场中的魔理沙就如同野猴子一般胡来。
“找到了!找到了!欺负爱丽丝的坏蛋全部都要打飞da☆ze!”
初入战圈的魔理沙显得极度兴奋…

“魔女么?啧,还是个小孩子。”

“只是发育得晚而已!!” 黑衣使轻佻的发言似乎将魔理沙惹恼了,高声反对的同时,一颗巨大的星星弹径直飞向那厚实的结界壁…
“哐!”结界壁完好无损…只是稍稍地摇晃了几下…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成功防下魔理沙一击的黑衣使大概以为少女已经用尽了全力,于是又开始是无忌惮的嘲笑起来…

“卑鄙啊!!居然使用龟壳!!”气急败坏的黑白魔法使愤愤地脱去了厚重的棉衣,顾不得随之而来的刺骨寒冷,两个耀眼的五芒星阵分别浮现在少女的左右手

——魔符「Star dust reverie」

伴随着魔理沙高声的断喝,无数颗巨大的星星弹从少女手中的五芒星中喷射而出。

——咣咣咣咣咣!!

就连远方的高山仿佛都在震动,巨大的星屑宛如雨点一般重重砸向黑衣使所站的土地…


沉重的喘气息从黑暗中传出,浓烟散去,二人所站得地面早已变得千疮百孔…漆黑结界上出现了明显的裂缝,虽然没有对内部照成直接的破坏,不过从黑衣妖怪那凌乱呼吸声看来,此番攻击明显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不妙了乌利尔!,你那里还要多久!”黑衣妖怪气急败坏地大声质问着光束里面的“灵梦”。

“……”没有任何回应…

“乌利尔!再磨蹭下去,一切就完了!”黑衣使一边加速修复着破碎的结界壁,一边焦急地催促,明明只是个打开大结界的咒文而已,从刚才开始,自己就已经争取到了不少时间,可是直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好像有人在不断修补大结界…”终于,光束里传来了灵梦战战兢兢的声音。

“你说什么!”黑衣使难以置信地回转过头去,但注意力很快就被魔理沙那兴奋大喊完全吸引了回去!

“不愧是可以欺负爱丽丝的坏蛋da☆ze!不赖嘛!”

黑白魔法使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接着,就连那大大的帽子也因为巨大的魔力波动而浮上了半空,不知何时少女已经将那精巧的八卦炉紧紧握在手中…一道巨大而复杂的多边形法阵由八卦炉中心蔓延开来,黑白魔法使的身形如同蝴蝶一般轻盈的飘上了半空…

“稍…稍微等一下…”
望着那八卦炉中心不断汇聚的魔力,黑衣使终于感觉到了恐惧,然而已经打红了眼的魔理沙哪肯在这种时候讲和…五颜六色的光圈层层涌起,八卦炉汇聚的魔力终于达到临界。

“够胆的话!你就接接这个试试看啊!”

——恋符「Master spark」
[attachment=74546]
无数道耀眼的魔光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束巨大的魔炮,泛白的魔法光束摧枯拉朽地席卷着一路上经过的残枝败叶。光芒过处,万物化为粉尘,就连那些埋在地表的大块石砖都被冲击波硬生生的从地表分解,顷刻间化为乌有。

“你这家伙!想把幻想乡打穿吗?!”我不满地冲着魔理沙的背影大吼,宽广的神社广场在魔炮的轰击下,将近塌陷了一半,看样子异变解决以后神社的重修工作…又会成为一项艰巨的工程…

烟雾散去的乱石堆中,黑衣使七零八落的瘫倒在地…
倒是灵梦在自身结界的保护下,显得并无大碍…

“乌利尔…我的状况不太好…身体…无法维持了…”一滩深黑色的液体从黑衣妖怪的口中喷出,嘶啦嘶啦…地上冒起了恶臭的浓烟,与此同时,天空中响起了凄厉的长鸣。
仰望着那天空中依稀亮起的星光,“灵梦”沉默了…

“到此为止了么?”“红白巫女”轻轻一声感慨,冰冷的脸上写满了宁静…“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要做的事。”
“别太勉强自己…”黑衣使低声说完,接着便遁入无形的黑暗…

“啊…逃了一个!”魔沙想要趁势追赶,却被“灵梦”的身形拦在半途…

“呀咧呀咧~~这次可累死我了~~”满脸倦色的缝隙妖怪悄然出现在灵梦身后,看样子,不停修补大结界的家伙果然是她没错…
[attachment=74547]

远处传来了唧唧咋咋的喧闹声…接着,白玉楼主仆俩的身影浮现在了林荫小道上…

“喏!都怪幽幽子大人慢腾腾的…这都已经打完了不是吗!”
“啊哈哈…可是,天气太冷的话~走太快会感觉很累的…”
……

接着,就连蕾米莉亚也从黑暗中悄然来到我身边。

“谢谢你,人形使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望着咲夜怀中熟睡着的芙兰的身影,大小姐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你对于我们红魔馆,对于我们姐妹的恩情,我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会永远记得。”
“啊…没什么的,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高傲地吸血鬼竟然会一本正经的向我道谢…弄得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你要负起责任呢~”蕾米莉亚微笑着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啊…关于二小姐的伤…我会尽我所能提供一切帮助的…”说到底,芙兰也是被我打伤的…对于这一点,我一直对蕾米莉亚心存愧疚…

“不是那种责任哦~我的意思是说,我迷恋上了呢~你的鲜血的味道~”蕾米莉亚说着,轻轻地捉过我的手,开始舔舐起上面残留的血渍…

“那…那种事情…想都别想!”
我通红着脸甩开蕾米莉亚径直朝灵梦那边走去,真是的!负责任负责任的!一个个都是些奇怪的家伙…

……

神社广场的正中央,“灵梦”已经被众人围得严严实实,在这么多强大的妖怪和魔法使面前,就算是只苍蝇,此刻也是插翅难逃…

“好了哦~灵梦,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差不多,你也该投降了吧~”

八云紫轻轻用折扇掩着口,一副淑女的姿态…

“看样子是这样的呢。”
“灵梦”脸上笑得很从容,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害怕地样子…

“那,说说看吧,你是谁,还有,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魔界之主路西法麾下二阶智天使乌利尔,此次前来的目的主要是收集资源。”
“灵梦”的声音转瞬间变回了第一次遇到“夜魔”时听到的那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

“魔界之主?恕我孤陋寡闻,虽然我并没有去过几次,不过,魔界好像没有‘魔界之主’这么一个人物。”

“哼!路西法大人统一魔界,那只是迟早的事情。”面对众人脸上‘切,原来是自封的啊’这样的表情,“灵梦”似乎显得很生气…

“哦,那,魔界的天使大人不去实现你那伟大的统一大业,跑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来做什么?收集资源?这里有什么稀有的宝贝让你看得上眼的么?”八云紫那个大妈似乎累得快要睡着了…于是我便接过话题继续质问道。

“呵呵,爱丽丝殿下您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呢,阳光,泥土,山川,河水,树木,生物——只要蕴含着生命气息的物质都是扩张疆土所必不可少的资源,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看上眼的宝贝。”

“这可不行!这个世界是我们!”我捏紧了拳头愤怒地厉声说道,就因为这种理由就要把一切都毁掉…简直不可饶恕!

“也许其他人有资格这么说,但是爱丽丝王女殿下,您除外,以前我也说过了,您不属于这个世界,若不是被那个女人抹去了记忆,您现在在做的,应该是和我们差不多的事情。
征服与毁灭,大鱼吃小鱼,这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自然法则而已。
可是来到了这里以后,您完全变了,产生了各种各样多余的感情,而那些东西,在魔界的战场上,只能成为您尸体的陪葬品…”

“够了!…”不待“灵梦”说完,我已低沉地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
“你说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神绮,我们最大的敌人。”

一瞬间,心脏像是被什么揪住一般的生痛,不是因为从对方口中听到了什么不得了名字,而是因为传入耳中两个字,完全是个陌生人的名字…

我,居然连亲生母亲的名字都不记得…

“好啦~自我介绍就做到这里,接下来,做个交易吧?”“灵梦”轻轻地拨了拨乌黑的长发,即使面对众人的包围,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做交易?你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了么?”
我冷冰冰地说着,然而额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冷汗。

“立场?是指筹码一类的东西么~?那种东西我当然有,是吧爱丽丝?”

“灵梦”望着我的脸上写满了笑意。
“这次你该不会还想说,这个巫女与你完全没有关系了吧`?事先声明,除非满足我的条件,否则我绝对不可能从这个身体里面出来,你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我现在的处境,脱离了这个身体的话,你们可能放过我吗?”

“不从那个身体里面离开,你以为我们就会放过你吗?!”

“哦?是吗?那样的话,你就动手吧~”

冷风吹拂着红白巫女宽松的裙摆,灵梦就那样满脸微笑的同面如冰霜的我安静地对峙着,就在不久之前,同样的场景似乎发生过一次…可是现在,一切似乎都在这家伙的掌握之中…


四周安静得落针可闻,每个人都保持沉默一言不发,不仅是对我,即使是对这里的每一个人来说,灵梦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对了,传达一下这个巫女小姐本人的话吧。”
打破沉寂的灵梦唇角微微动了动,于是,在那坚强的微笑当中,少女的眼角浸出泪花。

动手吧,爱丽丝,可以死在喜欢的人手上,我不后悔…

满场的哗然…
博丽巫女的心上人…
也许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然而这种时候,我已经不想再辩解什么了…

“说吧,你的条件…”当一切的智谋和策略都变得无效时,对于我来说,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仅此而已…

“很简单,用你的身体交换就行了,爱丽丝。”

“不行爱丽丝!这一定是个阴谋!”人群中传来三三两两诸如此类的声音,不过,很快被我制止了——谁都不许说话!既然是以我为条件的话,决定权在于我!

“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同时占据你还有这个巫女的身体,现在的我很虚弱,要控制你们这种程度的魔法使,一个已经是极限了,况且,这个巫女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利用价值,除了威胁你以外。”像是怕我有多余的疑虑一般,灵梦“满脸坦诚”地解释着…
“那在这之后呢?在占据我身体之后。”

“我会回到魔界,当然,带着你的身体一起,并且永远不再踏上幻想乡,对你来说,只是回到你来的地方而已,而对于这个巫女来说,是捡回一条命,很公平的交易吧,这样一来,谁也不会受到伤害哦~”

谁也不会受到伤害…谁也不会受到伤害…谁也不会…
巫女的话飘散在寒冷的夜风中,像是一只充满诱惑的手,不断牵引着我思考的方向

“你,能够保证吗?”

“我以堕天使的名誉起誓。”

“那样的话,我同意这个交易…”我几乎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就在我生活在幻想乡的这些年,每一次的异变都像是一部惊心动魄的童话故事…

如果说不是所有的童话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的话,那么我希望,至少在结局的最后,不会有任何人死去…芙兰也是,灵梦也是,大家都是这个故事里美丽的拼图…而我,只不过是活在这个童话故事中快乐的孩子…

而现在,睡觉的时间到了…
孩子终究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的,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个童话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

完全不顾及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反对,我径直地来到灵梦身前,近处看去,灵梦的苍白的脸颊显得美丽而憔悴…

“我应该怎么做?”
我细细地打量着少女的每一丝毛发和每一寸肌肤,就好像想要把一切都永远地记在脑海里…

“只要亲吻你的公主就行哦。”
灵梦说着,安然地闭上了双眼…

望着少女那薄而晶莹的唇,我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等到脑海里终于意识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发抖…

咸咸的…全是眼泪的味道…那是灵梦的唇的味道

然而就在我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的时候,意识已经变得得荡然无存了…
……
……
两个少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相拥着,片刻间,红白巫女的身体就仿佛脱力一般的瘫倒下来,接着,顺势落入了八云紫早已准备好的缝隙里。再看时,完好无损的红白巫女已被高大的缝隙妖怪抱在怀中…

广场上只留下人形使那落寞的身影,仿佛雕像一般低垂着头立在人群的正中央,宛如一只没有生气的提线木偶,又或是一片摇摇欲坠的枯黄树叶,那个平日里充满了生气的爱丽丝从这一刻起,安静地消失在这世界上。

“按照约定,可以请你离开这里了吧,乌利尔,别忘了如果你敢伤害爱丽丝的话,就等着八云世家永世的诅咒吧。”

“诅咒?”
在众人充满敌意的目光中,伫立在原地的爱丽丝一反常态的冷笑了起来…

“有…有什么好笑的!”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前兆, 八云紫的眉深锁了起来。

“没有那个必要八云紫小姐,因为,你们全部都会死在这里,一个不剩的。”
突然间,凛冽的北风戛然而止,伴着噼噼啪啪的爆鸣声,空气中竟爆开了无数火花,就好像有什么从少女的身体中苏醒一般诡异,人形使身上那不断弥漫出来的妖气如同影子一般逐渐拉长,最后在半空中聚合成实体,众人看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单薄的少女轻巧的抗着一把大得夸张的巨剑的影子…

“嘡!”
八云紫尚未成型的结界在少女周围如同玻璃一般脆弱地崩散,伴随着刺耳的音爆声,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茫然间一旁有谁猛得推了自己一把,于是那尖啸声就这样擦着自己的脸颊飞过,仅在那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孩子…很危险…”就连平常一脸睡相的幽幽子此刻也紧绷起了俏脸,而一旁的妖梦更是对于眼前的景象目瞪口呆——这个,真的是爱丽丝小姐?

“就是这个味道…黑暗的味道…鲜血的味道…这才是魔界的味道…为了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我就大发慈悲的让你们这些弱小的家伙见识一下吧,被封印的魔界的力量!”
人形使的金黄色的眸子转眼间变得灰暗而浑浊,那张原本略显稚气的俏脸笑得妖艳而妩媚,就仿佛变戏法一样,刚刚爆开火花的空气如同幕布一般被掀开,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所有人已经包围在了浩浩荡荡的人偶大军当中…

“那么,永别了,各位。”
面对一张张惊慌而恐惧的脸,人形使如同品味一般地舔了舔鲜红的唇,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人偶大军下达了命令
——进攻,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掉!
[attachment=74545]
……
……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深黑的天空中一片宁静,数以万计的人偶大军竟没有一个行动…人形使有些惊讶地重新下达了命令。
“我是人形使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我命令你们遵照主从契约为我作战!进攻!”

“哗啦哗啦。”这一次,终于有人偶开始行动了,不过,不是向着其它人的方向,而是向着人形使自身的方向…

“唰!”
一道溅血的伤口从爱丽丝胸前划开,少女呆呆地望着人偶手中那淌血的利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人偶,在攻击人形使?!

与爱丽丝同样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深陷包围的众人,身旁的人偶成群结队地飞向了人形使所在的方向,到头来,没有一个人受到了人偶的攻击。

就在所有人惊异于这突如其来的异像时,宛如着了魔一般,人形使竟然兀自开口自己与自己说起话来。

“主从契约?真是笑死人了…这些孩子,可是我重要的家人…”
少女说着,肩膀被一根银质钢枪深深地贯穿,如柱的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你!你无耻!你在这些人偶身上做了手脚对吧?!”
人形使的身影狼狈的在人偶大军中左躲右闪着…失去了人偶保护的人形使一时间变得脆弱无比

“你以为人偶与人形使之间的信赖关系,如同你那堕天使的名誉一般一文不值吗?”
小腹被刺穿了…完全不顾及那淌血的伤口,金发的少女在笑。

“没错,这些孩子可是好好的执行了命令的——杀掉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这是我作为人形使,向它们下达的最后的命令。”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疯女人!”
少女气急败坏向着天空飞去,五彩的光斑陨落,追击上来的人偶瞬间被炸飞了一片,然而那浩浩荡荡的人偶大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穷追不舍。


疯女人?说的也是呐…
被自己的人偶四处追杀的人形使,哪里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朋友,失去了恋人…
就连这些孩子,最后也背叛了我…
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有些坦然地闭上了双眼,安静的享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虽然早就做好了离别的觉悟,可是,这痛彻心扉的苦涩,又是什么呢?

“不要!不要伤害你们的主人啊!”
白光和火球过处,无数的人偶爆成了碎片,两个身影迅速地窜到人形使的身前,无数的弹幕齐飞,杀气腾腾的人偶大军竟一时间被拦住了去路。

“爱丽丝!你这个笨蛋!只要好好活下去的话!我们一定会救你回来的!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啊啊啊啊!!!”黑白魔法使竭尽全力的喊叫着,一时间,无数的弹幕窜上了天空,更多的人加入了与人偶大军对抗的阵营当中,然而,那瞳孔中散发着诡异光芒的黑暗人偶还是变得越来越多。

“你才是笨蛋!为什么我要被你这种笨蛋说成是笨蛋啊!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我从不为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恶魔的血而感到悔恨
因为即使是那样的我,还是会被大家所接受!
还是会有人对我说谢谢!
还是会有人对我说喜欢!
还是有人会在我受到伤害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

对我来说…这就已经够了…

如果可以和大家一直在一起的话,不要说什么王女,就算是神我也不会去做…

魔界那种讨厌的地方…我不想去啊…


蜂拥而至的人偶终于还是绕过众人的防线向着人形使直扑过来,“嘶啦”的爆鸣过后,大部分人偶被硬生生的斩成两半。噩梦之中那漆黑色的巨剑此刻正真真切切的握在手中,乌金色的剑身,剑柄上刻着魔鬼的头像。

“哼,即使不用人偶!杀掉你们这些家伙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就从你这家伙开始吧”人形使猛得斩向正背对着自己抵挡着人偶大军的日阴少女,当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响起之时,帕秋莉本能的转过身来,却发现那漆黑的利刃赫然就在自己头顶。

“啊!”少女本能的伸出双臂护住脸颊,然而那巨大的兵刃半天始终没有落下…抬头再看时,那个自己曾经说过很丑的圆桌骑士人偶,竟架着天蓝色的魔法盾赫然挡在身前。

“人偶?!‘保护同伴’,你还对它们下过这种命令么?!”
人形使猛得发力,那天蓝色的魔法盾瞬间消散,金黄色的小骑士在巨剑的重压下立时断成两截,不过在此之前,日阴少女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反应时间,吓出一身冷汗的帕秋莉立即逃到了一边。

“那只是他们自己的意志而已。
不要小瞧我的家人呢。
他们都很聪明的。
知道我在想什么。”

“切!无聊的玩具!”人形使信手斩掉两个从身后靠近的人偶,正准备寻觅下一个猎物的时,三个金黄色的人偶从人群中直冲了出来,为首的一个持着骑士长剑,气势汹汹在连斩掉两个挡路的黑暗人偶之后,径直向着人形使奔去。

“紫!又过去了几个!”半空中的吸血鬼向一边的八云紫发出了预警信号。

“我去对付!”正当缝隙妖怪想要冲上前去营救时,一个手持着长枪的小骑士不偏不倚地挡在自己身前。
与别的人偶不同,这个人偶并不主动攻击,而是伸展着双臂死死地拦在八云紫身前…人偶身上传来了熟悉的气息,缝隙妖怪一愣,原本要放出的弹幕随即收回…

“我们现在要去救你的主人,你想阻止我们吗?”
小小的脑袋上下动了动,金黄色的小骑士毅然而然地伸展着双臂,

“那样的话,就算是破坏掉你也会过去的哦,这样也可以吗?”
小小的脑袋又微微上下摆动,接着,金黄色的小骑士丢掉了手中的长枪…

简直和你的主人一样…都是个傻瓜呢…


又有几个圆桌骑士人偶加入了战场…但是每一个都同先前的那个一样,只是死死地挡在众人身前,然而,谁也没有勇气将那小小的人偶打倒而硬闯过去,因为,在那金灿灿的外壳上,有爱丽丝的气息…

满身伤痕的人形使在三个圆桌骑士人偶的包夹之下连连退却,纵使那深黑色的巨剑锋利无比,可是面对灵活小巧的人偶,完全派不上用场…

——暗符「珀西瓦尔」
就好像是对面有一个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形使正在操纵着一般,三个人偶有条不紊地配合着,细若银针的魔法光束刺入了人形使的手臂,漆黑的重剑瞬间消失于无形。

“该死的玩具跳来跳去的好像是苍蝇一样!”
就在人形使骂着准备检查手部伤势的时候,脊背一凉,一支冰冷的长剑深深刺入胸腔…

“结束了…”
爱丽丝黯然的说着。

“哼,你觉得做到这种地步有意义么,最坏的情况我还可以逃…?!”
就在嚣张大叫的同时,乌利尔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灵魂如同被捆绑在躯体当中一般动弹不得…

“我们流着相同的血液…会融合在一起也是必然…你不是想回魔界吗?现在,带着你那廉价的荣誉,我们一起回魔界吧。”

——暗符「兰斯洛特•Loyal of King Arthur」

静静地仰望着夜空,爱丽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不知何时,高高的天空中再也没有那浓密的黑雾遮盖,取而代之的,是略显黯淡的星空。
少女细细地仰望着那灰白的细带,不如夏季的银河那般璀璨夺目,然而,还是那样的美丽…

背后小小的人偶泛起了金黄色的光亮,接着,所有的圆桌骑士人偶如同共鸣一般一齐发出了光芒,转瞬间,剩下的圆桌骑士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宛如一道美丽的光环,将人形使围在中央。

终于,人们注意到了爱丽丝身上发生的异样
伤痕累累的人形使直到最后也没有因为伤痛而流下一滴眼泪。
在那广袤无垠的星空下,美丽的金发少女微笑着在对众人述说着什么。
可是,因为距离太远,谁也没能听清…

——爱丽丝!!!

在少女的悲鸣声中,滔天的火光照亮了幻想乡的星空…


幻想乡计年2108年12月8日 永夜的最后一天,天边最明亮的一颗星,在茫茫的宇宙中迷失了方向…

次回:

第一章 永夜 尾声



【由于尾声篇幅较短,所以过两天应该就会放出的...大概...(三周三连更,西瓜完成了自我超越...(少女吐血中...】
[ 此帖被缥缈西瓜在2009-11-20 15:33重新编辑 ]
离线RFScarlet
发帖
6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4楼 发表于: 2009-11-06
哈哈 ~~~~SF~

楼主留言:

5分钟之内抢到沙发么...好强力...

离线RFScarlet
发帖
6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5楼 发表于: 2009-11-06
Re:【R14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受补完计划(大误))——上海Alice物语@一章十九夜 决死の夜
更新大好~~~~~
离线淡漠的鱼
发帖
3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6楼 发表于: 2009-11-06
为什么为什么啊,小爱竟然...竟然...呜~·~~··人家不要这样嘛

楼主留言:

好吧...其实,一切都是西瓜蓄谋已久的...(死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7楼 发表于: 2009-11-07
集体告白就是死亡FLAG吗!

我严厉抗议这个最终章吊胃口!

开后宫过多果然要遭天罚吗……(误

楼主留言:

抗议无效= =||~`话说死亡FLAG是什么...乃们不能真的当成GAL来玩啊喂~~~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异界之风
发帖
7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8楼 发表于: 2009-11-07
欠的风流债太多的下场么 ,不过小爱你这次可要比完全潇洒的女仆还要帅气了

嘛嘛,反正小爱不会这么容易挂的,呆毛神来展现神力吧

楼主留言:

哪里有什么风流债...所以说无轮回无平行世界一般的单主角文写起来就是纠结呐...你们都知道小爱死了西瓜就没东西写了...所以一个个都一脸放心的样子...(泪

离线风痕忆年
发帖
9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9楼 发表于: 2009-11-07
Re:【R14長篇】東方戀曲(又名:愛麗絲總受補完計劃(大誤))——上海Alice物語@一章二十夜 終月若夜
愛麗絲是回魔界了吧
應該不會是掛了吧

楼主留言:

啊...是那句“一起回魔界”误导人了吗?...对此西瓜是这样理解的,对于现在的小爱来说,魔界那种没有温暖的地方就同地狱啊,冥界啊之类的地方差不多...所以说,“一起回魔界”相当于“一起死吧,一起下地狱吧”一类的意思,同“一起去甲子园吧”这样的含意是截然不同的(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