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3513阅读
  • 736回复

【R15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攻补完计划~(大误))@第二章 -⑫℃ 透明(新家地址见729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爱我中华
发帖
42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0楼 发表于: 2009-07-11
VA我不能同意你更多

可惜铃仙还是没有出番呀……

美铃好萌!(锤地板

图书和黑白都表白了么……小爱你的后宫还真是明目张胆呀……

楼主留言:

啊...一般来说...对着当事人说喜欢,才叫表白吧..

今こそ 飛び立つ 勇気を もって
心の羽広げて まだ見ぬ未来へ
今から 果てしない 宇宙へ 向かって
まだ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夢への冒険
离线淡漠的鱼
发帖
3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1楼 发表于: 2009-07-11
竟然又更新了,小爱我爱你啊,西瓜酱我爱你呀(被拍飞~~)

楼主留言:

脚踏两条船什么的~最讨厌了~!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2楼 发表于: 2009-07-11
哦~~这次更新的好快啊,另外西瓜酱傲娇了么

楼主留言:

傲娇什么的,人家什么都不知道~

离线Lin_konpaku
发帖
33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3楼 发表于: 2009-07-11
哦哈哈哈,我看到更新啦(被拖走)……

楼主留言:

我还以为你要说.."哦哈哈哈,哦类哇刚达木..."

Pixiv ID=910424
weibo ID=linkonpaku
离线misakashiori
发帖
740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4楼 发表于: 2009-07-11
好~~期待更新!!
不必吐嘈~~因为好的没办法吐~~
心中渴望着下一章的放出~~
心中默默地为西瓜大打气~~
心中祈祷着,祈祷着西瓜大能再多带欢乐给我们~~
加油~~西瓜大!!!!

楼主留言:

这气势磅礴的排比句让西瓜压力很大啊~~

神枪冈尼尔贯穿了地狱,红符不夜城染红了天堂,命运让一切渺小,夜王为大小姐创造一个不灭的神话.
离线jassgaly
发帖
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5楼 发表于: 2009-07-11
“我要和爱丽丝结婚~!”… 傻瓜…傻瓜…傻瓜…   
西瓜你太厉害了,没想到居然这麽快能看到更新,再接再厉把

楼主留言:

果..果然..下次还是慢些才比较正常么..

离线nanaya07
发帖
24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6楼 发表于: 2009-07-11
看到西瓜大的更新速度突飞猛进让小弟泪流不止啊....

不过感觉紫姐姐(?)被消弱的很厉害啊
就理说姐姐(??)有境界的力量以一敌三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而且真的打不赢的话随便打开条裂缝逃走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种被围困的画面居然出现了...紫姐姐(???)喝醉了吗?

楼主留言:

关于紫姐姐具体战斗情况,16话开篇会有详细描述.(啊..剧透了..

[ 此帖被nanaya07在2009-07-11 22:03重新编辑 ]
[img][/img]
离线burningsnake
发帖
255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7楼 发表于: 2009-07-11
恭喜西瓜大人更新~~~~~
恭喜蕾米大小姐荣升安乐椅侦探,外加习得强力吐槽能力~~~~~~~~~~

还有,美玲啊,你玩逆转玩多了吗,就算这样也要找律师当啊,干什么当证人........

17岁的确弱的有点离谱了~很多时候我发现大家都很在意阿姨的裂缝跳跃,却忘记了她真正的能力是境界操作..............

楼主留言:

哈哈..其实是我玩逆转玩多了...17的战斗..从Alice视角上只是看到个大概,具体情况会放在16话...所以先别急着吐槽呀...紫姐姐厉害着呢...还有那图...不是信春哥..得永生的么...


美琴?衣玖?同一人物同一人物.......
离线258921
发帖
35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8楼 发表于: 2009-07-11
又咲夜了……
上次还没冷够么!

楼主留言:

啊哈哈~好不容易凑出了十六夜就让西瓜再冷次吧~

离线linqihang999
发帖
22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49楼 发表于: 2009-07-11
咱觉得紫完全可以把那三个人扔进缝隙由触手们解决。。。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0楼 发表于: 2009-07-16
都是11号就消失了么?……西瓜酱……我要你QQ号……
翻墙进来顶下

楼主留言:

抱歉...刚刚才看到,西瓜的QQ号是510733933 万年隐身党,欢迎直接留言骚扰~

离线雪菲尔
发帖
33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1楼 发表于: 2009-07-30
好吧,墙倒了人也没了么?
离线linqihang999
发帖
223
樱饼
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2楼 发表于: 2009-07-30
西瓜酱的QQ号放出来把~继续顶剧情。
离线缥缈西瓜
发帖
5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3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3楼 发表于: 2009-08-04
Re:【原创长篇】东方恋曲(又名:爱丽丝总受补完计划(大误))——上海Alice物语@一章十六夜 式神夜
第十六夜 式神夜

整个幻想乡都难得见到这么气派的宅子。

古朴的楼阁庄重而威严,嶙峋的假山幽雅而别致,一行行修剪成型的树木整齐而挺拔,房前屋后还有蜿蜒的小溪流过。若不是宅子四周密布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这里恐怕早已成了人们观光旅游的好去处…

这里之所以得名为“白玉”,各处说法不一。
有人说,西行妖一家入住这里之前,这片土地上曾是一个大名的寝宫。暴敛的大名贪图享乐,搜刮民脂民膏,以白玉为砖石砌楼,故名白玉楼。大名死后,其子孙将此楼拆除,所有用做砖石的白玉就地掩埋,所以今天这片土地下还埋藏着价值连城的白玉…
也有人说,之所以名为白玉楼,是因为环绕宅子的磷火总是把房里屋外照耀得白皙而透亮,尤其到了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洒下,所有的房屋和庭院仿佛白玉雕成一般…

究竟哪种说法在理,至今也无人知晓。毕竟没有哪个家伙胆大到敢把白玉楼家主的住家挖个大坑,以确认底下是否真的埋有白玉,假使真的有那一天,有一件事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在那气派的楼宇底下,一定会埋着自己的尸体…

不同于红魔馆的雷米莉亚,白玉楼的主人是位地地道道的大小姐。行为端庄得体,走起路来步态轻盈,即使想笑也会用那小小的折扇遮掩着口鼻轻轻的笑,出门在外,淑女风范尽显,再加上身材娇好,风韵万千,和那杀气腾腾的吸血鬼相比,似乎容易亲近许多…

然而,这一切都是表相…
在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比如,在幽幽子的卧室里,衣衫不整的大小姐正抱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半灵,七零八乱地躺在布满空酒瓶的地毯上,嘴里念叨着奇怪的梦话。

——“全~~~~~~部都是妖梦不好~~~!”满面潮红的幽幽子眼神迷离,死死捆住怀中的半灵,吐息间还散发着浓重的酒气…

“喏~!小气鬼~!人家不过稍微贪吃了一点,贪睡了一点,爱欺负人了一点,就这么狠心的抛弃人家自己出去玩~真是个坏心眼的孩子呢~~~~”

脱离了主人的半灵原本就异常的虚弱,此时此刻面对烂醉如泥的幽幽子更是惊吓得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乖乖充当着少女的抱枕,听着白玉楼家主满腹的牢骚 …

“你不在,谁帮人家打扫房间~!谁帮人家穿衣服~!谁帮人家做饭~!谁帮人家洗澡~!谁帮人家揉肩喂~!我可是主人耶~!你怎么可以抛下主人一个人走掉啊啊啊啊啊!”满腔的哀怨无法发泄…幽幽子耍娇一般抱着可怜的半灵在地上滚来滚去…

“所以,这样的坏孩子要如何惩罚才好呢~~?”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少女的嘴角,淡白色的半灵一瞬间吓成了惨白色…

“决定了~!我要把你这个坏孩子吃掉~这样的话你就会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肚子里~哪里也不会去~!”幽幽子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我开动了~~~”
[attachment=70258]

“唔!唔!!…”可怜的半灵不会说话…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危险的气息…用尽全力在幽幽子丰满的怀抱里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办法摆脱这只饕餮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少女的血盆大口慢慢迫近,迫近,最后仿佛脱力一般的放弃了挣扎…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CHU~”温热的红唇印上了自己半透明的身体。

那一刻,半灵呆住了。

昏黄色的烛光中,一行晶莹顺着少女的脸颊划下,少女的身形一瞬间竟渺小了许多…

——求求你,快回家吧…

时值冬季,少女的呢喃却暖如夏日的微风。然后这微风混迹在寒冷黑暗的空气,很快便消失殆尽

*******************************************************************************************
高山之上的空气比起地面还要冷上许多。
望见远处的小镇已经缩成了手掌大小,八云紫深深呼出一口寒气,然而,这弥漫的寒气很快就被炙热的火焰灼烧得无影无踪。

“碍事的家伙终于消失了呢,八云紫~”吸血鬼精巧的脸蛋笑得甜腻“三对一,好像形势对我们这边比较有利~”

“你姐姐难道没有教过你和长辈说话要使用敬称么小鬼~?”即使处于包围之中,脸上依然挂着从容的微笑,面对猛劈上来的妖梦,八云紫只是悠扬地一挥,银白色的结界由浅至深临空展开,宛如一张巨大的盾牌一般挡格在妖梦面前。
“镪!”一时间火星四溅,来自白玉楼的剑师怎么也没能想到这薄薄的如同玻璃一般透明的结界竟然如此坚硬,原本向前急突的攻势戛然而止,巨大的反作用力自手心传来,虎口瞬间如同开裂一般巨痛,楼观剑立时脱手,而自己小小的身体则如同麦捆一般结实地弹飞出去。

妖梦毕竟是近身搏斗的高手,即使身体飞在半空,也能迅速恢复意识调整姿态,冷静地寻找落脚点以待发动下一次进攻,可是这一次事情似乎没有想得那么顺利,正在飞身急退的妖梦突然撞上一个柔软的身体,剑师的本能驱使少女立刻抽出白楼短刀回身猛刺,然而,就在那锋利的白楼尚未能前进分毫的时候,自己细小的手腕已经被牢牢钳住,而另一只手也同时被大力扭向身后——生擒!
精通近战的剑师竟然在一招内便被生擒,整个过程就仿佛梦境一般,八云紫原来飘浮的地方只留下了模糊的残影,妖梦的身后,缝隙妖怪高大的身躯傲然挺立着,仿佛一开始就等待在那里一样…


“形势对哪边比较有利还不一定呢~芙兰酱,你这个小跟班我就不客气的收回了~”“回”字尚未说出口,炙热的气浪便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四个“芙兰”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气势汹汹得杀来,其速度之快,即使是同妖梦这个剑师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位一体?”八云紫稍稍露出惊讶的表情,然而劫持着妖梦的身形却顷刻间移出包围圈,几个芙兰由于高速的冲击躲闪不及瞬间撞作一团,场面甚是狼狈,然而这只是缝隙妖怪反击的前奏,跌跌撞撞回过神来的芙兰惊恐地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四周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地缝隙。

——结界「客観结界」

八云紫以快得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动了结界,无数条狭长的缝隙从黯淡的虚空张开,形成一层厚厚的包围网,每个缝隙之中,一只硕大的金黄色眼睛缓缓张开,数千双妖异的眼睛阴森森地直视着敌人,场面骇人至极。
“这…这是什么?!”那感觉仿佛像被数千只妖怪同时围观一样,芙兰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在那层层叠叠的妖眼之后,缝隙妖怪笑得让人不寒而栗,那表情分明在宣称——胆敢侵略幻想乡的家伙,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杀无赦!

——禁!

伴随着八云紫凄厉的断喝,所有妖眼同时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在千百束耀眼的魔光下,芙兰的四位一体犹如蒸发一般化作烟尘消失不见,就连熊熊燃烧的火焰之剑也完全褪去了光芒,在魔光笼罩到的领域内,所有魔法和妖术化为乌有,巨大的客观结界化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禁魔阵,甚至连飞行的能力都被剥夺,芙兰小小的身躯如同枯萎的落叶一般坠落…
“乌利尔!”黑衣人大惊,飞身去接坠落的芙兰,缝隙妖怪哪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边牢牢控制着手中的妖梦,一边奔向芙兰坠落的方向——这次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

“八云紫…真是可怕的力量啊…”面对气势汹汹飞来的缝隙妖怪,黑衣人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感慨,这话语恰好传到八云紫耳朵,紫衣少女不免泛起几分得意——是你们太弱而已。

“轰!”深黑色的结界同淡紫色的结界正面碰撞在一起,竟谁也没能赚得半点便宜,巨大的冲击波如狂暴的巨浪一般向四周翻腾,方圆几里的参天大树被硬生生的连根拔起,二人的身形也随着巨大的冲击向着不同的方向弹飞出去。
然而势头正盛的八云紫很快便从短暂的僵直当中恢复过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芙兰那小鬼逃掉!”八云紫心中如是想,只要捉住了芙兰,再带回妖梦,这场冒险的战斗才有意义。这么想着八云紫急速飞向正在坠落的芙兰,吸血鬼双眼微闭,似是昏迷了过去,然而正当接近的八云紫飞身过来想要拖住那小小的身体时,却惊异的发现芙兰那血红色的眸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脸上浮现狂热的神色
——“嘻嘻~紫姐姐~!你的身体我要定了~!”

“噗嗤!”两道巨大的黑影从吸血鬼身后凌厉地张开,如墨一般的夜空中很难分辨那漆黑一团的黑影究竟为何物,然而,对于视力非凡的缝隙妖怪而言,展现在面前的却是一幅令人终身难忘的景象——一双硕大乌黑的羽翼在吸血鬼身后威武的伸展着,那如同苍鹰一般健壮的羽翼甚至比芙兰的身体还要巨大,隐约还可以看到空气中飞舞的黑色羽毛随风飘零,小鬼头原本的七色羽翼与之相比,就如同装饰品一般渺小。

“唰!”刚才还在坠落的小小身体一瞬间划破夜空窜上云宵, 伴随着刺耳的音爆声,芙兰卷起的气浪将地面上的石头树木通通刮上了天,一道壮观的风柱在魔法森林的一角凭空刮起,龙卷过境,就连山崖上的巨石也被硬生生的折断绞碎。

“这是…风系魔法…?”即使见多识广如八云紫,也对面前的景象目瞪口呆,芙兰就好像一只大鸟一样冲上天际消失不见,长着翅膀的生物在幻想乡内并不罕见,然而如此巨大而强壮的羽翼即使天狗一族也无法企及。乘着风势飘摇的八云紫刚刚立稳身形,立刻感到巨大的风压袭来,一瞬间就连呼吸都变得痛苦无比。
危险的讯号传遍缝隙妖怪全身,少女本能的想要发动传送结界离开原地,可是就在可以吟唱咒文之前,四肢却好像被禁锢一般失去力气,满眼惊惶地向后看去,少女这才发现身后的黑暗之中,无数细长的深黑色藤蔓悄然伸出,将自己的手脚缠了个结实。
“糟糕!”八云紫这才后悔没有事先找个地方将妖梦囚禁起来,感受到捉住自己的力道减小了许多,身前的妖梦猛得发力,一瞬间摆脱了缝隙妖怪的束缚,接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重获自由的妖梦反而猛扑上来,双手犹如镣铐一般死死捏住八云紫雪白的脖颈

“住手!你在做什么啊!”远方的天空中芙兰的身体犹如一道流星一般急速迫近着,原本只有这种程度的束缚结界稍微费点功夫的话应该还是不难解决的,可是妖梦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八云紫立时方寸大乱,无论是妖怪还是魔法使,施术时被打扰是绝对的忌讳。

“堕天使是至高无上的,屈服吧,八云紫小姐。”妖梦如同机器一般面无表情的说着,涣散的瞳孔见不到任何活力,然而手中的力量却是有增无减,一双白皙的小手捏得八云紫几乎断了气。芙兰带来的风压更加明显了,细小的碎石在皮肤上流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那种地方冲过来,自己的身体一定会被撕碎的!连同身前的妖梦一起。

“快放手笨蛋!咳!做这种事情你家主人会高兴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可不管和幽幽子有过什么约定,妨碍我的人都会死!”八云紫狂怒地朝身前的银发少女大吼。“快放开我笨蛋!你也会死的啊!”

“等我们得到八云紫小姐你的身体时,她的使命就结束了。”冷默的声音从耳畔想起,包裹在黑衣中的男人宛如幽灵一般浮在半空。“你们不过是棋子,仅此而已。”

“你才是棋子呢…混蛋!”一阵阵晕眩的感觉袭来,少女连同声音都变得低沉下去,眼前的景象模糊了起来,天边,芙兰飞来的方向染上了一片火红色;面前,苍白的面庞如同死人一般廖无生机。

这就是幻想乡的未来么….

一瞬间,少女感到了绝望,早知道是这种无聊的下场,还不如让这片土地亲手毁灭在自己的手中…
一瞬间,少女想笑,却因为吼管被死死捏住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瞬间,少女想回想那禁忌的咒文,将自己和身前这孩子一齐埋葬在那万劫不复的时空尘埃中,可是,同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为何要自相残杀呢…

缝隙妖怪淡然注视着面前小小的身影,无论做什么,这孩子还是那么拼尽全力呢…哪怕是要杀死自己的时候也一样…
“你还真和认真时候的幽幽子一模一样呢。”八云紫不禁失笑…这一次,面前的少女脸上竟有了微妙的变化,微微鼓动的唇角似乎想要说什么,然而又被很大的力气抑制住而无法说出口….
[attachment=70259]

“对不起…”妖梦口中挣扎着发出了细小而模糊的声音…

“对不起…紫大人…”沙哑的声音中满是痛苦与凄凉,少女精致的脸颊上早已浸湿一片…


宛如最强的风系禁咒一般的破坏力,暗红色的龙卷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所经之处的所有生灵,而在这死亡盛宴的尽头,缝隙妖怪的身体被好好地固定在那里,就如同计划得一样。

“做得不错嘛~真不愧是我的最佳搭档”吸血鬼兴奋地自言自语着,犹如一个即将享受美餐的饿鬼一般全速冲向最后的目的地——缝隙妖怪的身体。
然而这时,在那从那遥远的地方,一道细小的亮光微微照亮了目标身后的黑暗。黑暗王女吗…?竟然从那么远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异像令吸血鬼不免有些惊讶,然而自己冲击的速度却未曾有丝毫减缓,毕竟,那细小的亮光同气势磅礴的龙卷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况且从那么远的地方释放的魔法能有多大的威力呢?而当务之急是获得结界支配者的能力。芙兰自信那种莫名其妙的魔法只有给自己挠痒的程度而已,于是在暗红色龙卷强大的冲击下,那一抹暗淡的星辉很快泯灭在狂风之中,如同一叶孤寂的小舟沉沦在汹涌的波浪中一般无助。

可是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细小的光亮消失之后,巨大龙卷的前进节奏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摇摇晃晃地左右摇摆了两下,暗红色的龙卷竟然偏离了轨道径直向地面栽去!

“轰!”巨大的震击力在地面上溅起了一尺多高的泥花,深邃的大坑中,吸血鬼小小的身躯颓然跪在松软的泥土上。

“竟然会这样…竟然会这样…”芙兰茫然地望着不断滴落的鲜红色,胸前的衣衫上,一个指尖大小的洞触目惊心。一道透亮的光线经过,竟然毫无阻碍地从另外一边径直穿了出来,即便伤口如何细小,自己的身体确确实实是被那细小的光线贯穿了…

“唔…咳咳咳!”钻心的疼痛袭来,吸血鬼痛苦地咳出鲜血,扭曲的小脸苍白而可怕。“那个该死的人形使…一次又一次的坏我好事…这份屈辱….总有一天让你加倍奉还!”

“乌利尔!”这一次,黑衣人真正露出了恐慌的表情,几乎现出了真身的乌利尔居然负伤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威力…情绪上的动摇换来的是法术上的松懈,仅仅是眨眼之间的破绽,形势立转,挣脱了结界和妖梦的双重束缚,紫姐姐显然发怒了…

“一个也别想逃!”

深邃的夜空中,少女金色的长发四处飞散,略显妖异的表情之后,铺天盖地的结界犹如一张巨网立时向所有敌人张开。

“不妙…快撤退!乌利尔!”一片混乱中,苍老的声音声嘶力竭,接着结界网所经之处摧枯拉朽,巨响连天,混浊不堪的空气当中泛起了层层涟漪,那细小的涟漪和缝隙妖怪强劲的结界重叠交织,最后如同溶化在空气中一般四散而去。

“时符?!”对时空异常敏感的缝隙妖怪很快便注意到了这轻微的异样,将结界网的覆盖范围扩展到了涟漪传出的方向,与此同时,八云紫加快了结界的扩张速度。

顷刻之间,结界网收拢成束,拨开那些层层叠叠的枯枝败叶,八云紫不慌不忙地捡拾着其中落网的鱼儿。
遗憾的,落网的鱼只有两条。
其中一条自然是在意料之中:那是失去了武器又离自己最近的小妖梦。
而另一条,却大大出乎了少女的意料之外。

*******************************************************************************************
战火过后的小镇又换来了短暂的宁静。
比起损毁房屋的修复,街道的清洁工作似乎更加费事——毕竟要清理那堆成山的骸骨可不是扫扫地抖抖灰就能完成的轻松工作。
镇长说,镇上的人们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了几百年了,在那些凌乱的骸骨中,一定有不少是属于他们祖辈的残骸。在他们的祖先来到这里定居之前,这里曾经是魔兽们的埋骨之地,而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情,一定是魔兽们的鬼魂作祟,向打扰它们休息的人类施与制裁。

要同魔法知识贫乏的人类解释亡灵魔法的原理显然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于是我只能轻描淡写说“愿神主与你们同在。”

战火过后,镇上的小小的诊所中挤满了病号…即使只有一个小小的火球,对于脆弱的人类而言,造成的破坏也是不可估量的——几个正面被击中的倒霉蛋当场就被炸成了肉块,而周围稍微幸运的家伙不少也因为火焰的飞溅而造成大面积烧伤…伤者很快便被人们抬到了诊所的病床上,几个小镇的医生从刚才起就忙碌得不可开交,即使如此,等待治疗的患者却在不断增多,于是小镇上稍微懂些治疗术的魔法使们也纷纷投入到了救治当中…

所谓医疗术是魔法的一种,虽然种类繁多,其大致原理都为通过魔力刺激细胞活性从而促进细胞增殖,简单说来,就是使得伤口快速愈合的能力。
毫无疑问的,这是一项非常便利的能力,在时常发生战斗的幻想乡里更是显得尤为重要。几乎所有的魔法使在学习魔法之初都会涉猎一些医疗魔法。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如若碰上伤病的话,这可是重要的救命技能。见效速度快是医疗魔法的最大特点,尤其是对于出血一类的伤病,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止血,稍微高级些的医疗魔法甚至可以让断掉的骨骼再生,而传说中最高级的医疗魔法甚至可以起死回生…在医疗魔法诞生之初,甚至有人放言,医疗魔法将彻底颠覆人们传统所有的治疗方式,一跃成为治疗伤病的主流手段…

但是,上千年过去了,这样的预言却未曾实现,归结其原因的话主要有两个:其一是因为,这些看似万能的法术每一个都出奇的难学…控制细胞的再生是比想象中更需要技巧性的工作,稍有大意的话,细胞不但不会健康的再生,甚至还有癌变的可能。正因为如此,让一个魔法控制力差的家伙施展医疗魔法无异于杀人。也正因为如此,虽然每一个魔法使在学习魔法之初都会涉略一些医疗魔法,可是其中真正能学会的人不到两成,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也仅仅只能做到小伤口止血那样的程度而已…
而另外一个原因,却是医疗魔法难以取代传统医疗手段的重要原因——现实中的伤病不仅仅是流血断骨那么简单的症状而已,受伤的部位往往还伴随着中毒,病变等特质,而这些特质可不是促使细胞增殖就能简单处理的情况,这种时候,传统医疗手段的优越性就尽显无遗。人们会使用特定的药物针对不同生物的不同症状加以治疗,为了防止外出患病无法医治,人们还把药制作成药剂的形式以方便携带。这种看似笨拙的方法虽然见效缓慢,对于彻底更治病症却有着极好的效果,相比起治疗魔法,治愈后病症复发的可能性也低得多…

正因为如此,人类创造的医疗技术到了今天同样好使,以至于引起了某个热衷于医学的蓬莱人极大的兴趣。随后,这位对医学无限痴迷的大妈扬言要将医疗魔法与传统医学的精髓融为一体,从而创造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药…比如喝了以后身体会爆炸的药…脑子会突然烧坏的药等等等等…所以有一天,当你走在幻想乡的大街上,突然一个满脸亲切的阿姨或者是一个一脸倒霉相的兔子递来一个药瓶或者糖果什么的请你免费品尝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贪小便宜而毫不犹豫的吃掉…而是应该仔细看看上面有没有印着“永远亭”之类的标记,如果有的话,最保险的做法是直接把它丢进博丽神社的塞钱箱里…
[attachment=70260] 

此时此刻,小小的诊所内竟然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作为伤者之一的我只好找了一个稍显安静地角落休息,而作为另外一位伤者家属的铃仙则是低垂着头坐在我身边一言不发…
患者是需要按照伤势的轻重缓急程度排队救治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这种虽然断了肋骨,却拥有妖怪的身体同时自己懂得治疗术的魔法使只属于轻伤…而目前伤得最重的正在里面抢救的家伙,赫然就是和铃仙形影不离的因幡帝…那是旁边这只兔子一清醒过来就念叨的名字,然后,我们在镇外的树丛发现了她...身体已经完全冻僵了,意识也已经模糊不清,被我们发现的时候还喃喃地对着我说

“你终于回来了…铃仙…”

说完便沉沉的昏死过去…

真是两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兔子呢…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一看见铃仙那悲伤的表情,原本酝酿的一肚子牢骚此时竟一句也说不出口…

“嘛,安心啦,不会有事的…”我尝试着安慰道…之所以这么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在找到帝的时候我就做过简单的检查。伤口没有深及心脏,也多亏了这寒冷天气的原因,处于半凝固状态的血液没有过量流失,处理得当的话,凭借帝那妖怪的身体,活下来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话虽这么说,身旁的兔子从一开始就一副灵魂出壳的表情…无论我说什么,都是一副呆呆的样子,鲜红色的眼睛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雪白的墙壁…

这种家伙果然还是不适合做式神的吧…
我心里偷偷的想…既然对主人的话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那以后要怎么让她听话才好…

“你呀…以前好歹也是个军人吧…不过是几只骷髅什么的,怎么会害怕成那种样子呢…”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我有意无意地找话道。
然而,一阵沉默中…兔子对我的无视仍在继续…

“你这家伙好歹也给我稍微打起精神来一点!”于是感到极度委屈的我终于还是爆发了…猛得一把抓住铃仙的长耳朵大声吼道…

“啊啊!对…对不起爱丽丝小姐…因为那个东西真的很可怕呀…”就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梦游归来一般…兔子狼狈的捂着头,用比我更加委屈的表情将身体缩成了一团…

真是可恶啊…这个家伙绝对不能当什么式神,胆小不说,还是个天然呆…更重要的是被人欺负的时候,还会露出让人更想欺负她的可爱表情…身为式神如果比主人还要可爱的话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于是心灰意冷的我悲哀的轻叹一声…闭上眼睛准备从新思考这个计划。见我这副样子,铃仙多半以为我生气了,于是一直在旁边没完没了的道歉…

“爱丽丝大人!”焦急的叫喊声从里屋传来,人还未出来,我和铃仙已经在第一时间内同时冲了进去…
“情况怎么样?!”
“医生!帝她醒过来了么?”
几乎同时脱口而出,这份默契让我和兔子忍不住彼此对望了片刻…

“伤者的情况很奇怪啊…”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医生额上满是汗水…“准确说是伤口的情况很奇怪,血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止住!小艾沙说这可能是被魔法所伤,因此想请你看一下。”当说到血没法止住的时候,身旁的铃仙身体明显一阵颤抖险些没有昏倒过去…

病床上的少女表情安详,脸色却是吓人的惨白,伤口的面积不大,可上面却附着了一层黑漆漆的物质,被黑色覆盖的表面已经开始腐烂还散发出阵阵臭气,与此同时,黑色的部分已经开始向周围好的皮肤扩张,伸手摸去,还会发出“嘶嘶”的抵触声…

“黑魔法”几乎不用思考,这三个字从我口一字一顿的说出…

“黑魔法…?”周围的医生与魔法使面面相觑,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这也是正常的,对于那些只崇尚传统医术的医生而言,魔法本身就是他们无法理解的存在,而对于那些新手魔法使而言,黑魔法是他们绝对不能碰触的禁忌…

“求求你…救救帝吧爱丽丝小姐…”

铃仙已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而周遭的医生也是争相询问——那需要什么药物或者什么魔法才能治疗呢?

我努力的在脑海中搜集零散的记忆…黑魔法,魔界流传出来的可怕禁术…受伤的患者伤口无法愈合,更可怕的是魔法会侵蚀人的皮肉,内脏,直至全身…而治疗的方法…治疗的方法…
零散的记忆已然干枯,沉默了半天,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我给出了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
“我不记得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
沉默中…响起了铃仙悲伤的哭声…

“真是吵死了,我只是说我不记得原来是怎么治的了…并不代表现在没有方法治啊?”我烦心地揪起铃仙长长的耳朵,在她还没有完全哭出来之前将她扔到了一边…

“那就是说还有方法啦?!”众人之中迸发出一阵喜悦…

“嗯!”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只要在污染还未进一步扩大之前,将受感染的皮肉切除,再缝合起来就可以了…
……
……
又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这次,倒是一个年轻的医生战战兢兢地首先开口。“那个…爱丽丝大人…将人的皮肉割掉,再像玩偶一样用针线缝起来…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到么…?”
“哈?不可以么~?我也不是很懂~只是提出一种方案而已~”我一边暧昧不清的回答道,一边整理着自己制作人偶时的剪子与针线…

“爱丽丝大人呀,这种“手术”的治疗方法我倒是听说过,但是我们这是个小地方,没有人有这种技术呀,不用说我们,就是人间之里也没有几个医生自信有这种技术。”一个年老的医生满脸为难地望着我一样一样的取出各种器具,转瞬间目光变得闪亮“还是说爱丽丝大人其实是懂得这种技术的高明医生呢?!”

“怎么可能~?”面对众人渴求知识的狂热目光…我轻描淡写的自嘲道“我只是个普通的人形使而已,既然你们都说不会治,只好我来试试咯。”说话间,我已经利落的完成了全部准备工作…
“只是,这实在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让我做也可以,不过必须有个条件~”望着颓然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铃仙,我用手轻轻点着她的鼻子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做我的式神吧!”

“诶?”眼泪汪汪的兔子显然没搞清楚,满是泪痕的脸上写着莫名其妙“式神…?是什么…”

“就是使魔一样的角色~或者像女仆一样的角色,从早到晚都要伺候我的生活起居,家里的全部家务都要帮我做,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你要帮我战斗,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要任由我欺负,无论在哪里遇见我都要叫我主人~反正就是从今往后,对我的命令绝对服从,甚至在你师傅面前,也要优先服从我的命令~”我坏笑地凑近铃仙的脸颊,一边抹着她的泪水一边说着“怎么样~?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我就帮你~”
一连串反常的举动直看得周遭众人目瞪口呆,那表情分明在说‘绝望啊!原来爱丽丝大人是个有特殊嗜好的变态!’…

“好!只要爱丽丝小姐可以救帝的话,我什么都愿意做!”出乎意料的…面对一连串不平等的条件…兔子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认真地点起头来…“只要可以救帝的话…什么都行…”

“诶~真无聊呐…”我略显失望的站起身来,本来还想多看看她抵抗的表情来着…所以说我才讨厌太过认真的人,轻易就答应别人这样那样的条件,就像个傻瓜一样…
“你们全部都出去好了,铃仙一个人留下来帮我就行…”我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我缝合人偶的手段的,之所以留下铃仙,也是无奈之举。一个人在外面的话,这孩子一定会很不安吧,到时候可能会做出些什么傻事也说不定…

望着那躺在雪白背单上的小小身影,这孩子,对铃仙果然还是很重要吧…不然的话也不会露出那种眼神,那种想要守护自己最珍爱的宝贝一样的眼神…仿佛就和许多年前,一个女人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摇摇头将胡思乱想赶离脑海,原本涣散的精神瞬间集中起来。

“觉悟吧小兔子~想死的话可没那么容易~!”


……
……
……
身体就好像生锈一般沉重,刚刚回到房间里,就仿佛是受到了床铺的吸引,甚至顾不上换掉身上被汗水打湿的衣服,我一头栽倒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真是累死了…

说起来,似乎是从前天晚上开始就几乎没有合过眼…
原本以为,拥有妖怪的身体就永远不会感觉到疲倦,如今看来,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无论是人还是妖怪,都是有极限的…

冷清的夜里,我像滩烂泥一样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安静地聆听着屋外呼呼的风声…
八云紫那个大妈究竟干什么去了…那个时候要不是望见她远远地向我开心地挥手,我也不会安心的放任她在外面闲晃直到现在…原本以为她会立刻回来,结果,果然还是跑到什么地方闲逛去了吧…

一个二个都是爱给人添麻烦的家伙啊…

我一边感慨着一边趴在床上,什么都不愿做,什么都不愿想…准备就这样睡到明天…然而就在这时,“咯吱~”一声,屋里响起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哟…干什么去了…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自然的以为进来的是八云紫,我头也不抬的小声嘀咕着…

“对…对不起…主…主人…您今天很累了吧…我特地打来热水帮您洗脚…”铃仙的轻声细语从门口传来,害得我整个人差点从床上跌下去…

“帮…帮我…洗洗洗洗…洗脚…”我满脸紧张地确认,只见门边的铃仙正一脸羞涩地端着小盆…

“是的…还是说…您想要我帮忙擦拭身体呢…那样的话…我再去多打些水来…”

“等等等等.稍微等一下…!”我强忍着全身的酸楚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铃仙通红的脸像一个可爱的苹果,然而此时此刻我的脸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关于那件事情…我只是开玩笑的…”

“您不用那么拘束的…爱丽丝小姐救了帝,按照约定,以后我就是爱丽丝小姐的使魔…”铃仙恭恭敬敬地走到我面前,俯身就来脱我的鞋子。

“不是这个问题啊!”我慌张地缩到了床角,满脸紧张地望着这只谦卑的兔子…“我的意思是说,要你当我的式神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开玩笑的…那时候即使你不答应我我也同样会治好那个孩子的…现在你这个样子,不就好像我是坏人一样了么…?”

“完全没有的事!我,完全是自愿当爱丽丝小姐的使魔的!”兔子气鼓鼓地鼓着双颊,据理力争道…“我是知道的哦...爱丽丝小姐是个好人…这次给爱丽丝小姐添了这么多麻烦,爱丽丝小姐为了救我还受了伤…”
兔子说着,目光直直地盯着我膝上小小的疤痕,那火热的视线窘得我慌忙将双腿藏在裙下…
“即使是这样,爱丽丝小姐也没有埋怨我半句…还在我担心害怕的时候安慰我…在我失落的时候让我打起精神…能够服侍这样的爱丽丝小姐,对我来说是很幸福的事情…”铃仙满脸真诚的表情让我背负的罪恶感愈加浓重…,小心翼翼的移到床边,我伸手轻轻抚上兔子的额头,体温正常…这么说果真不是脑袋烧坏啦?

“虽…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还不太习惯…但是我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的!”激动的铃仙顺势抓过我的手,起誓一般宣布着…

“别…别开玩笑了!跑来服侍我这种事情,你以为你师傅会同意吗?!”

“师傅那边我会和她好好说的!我相信她也会理解我的…”

“万一要是不同意呢?!”

“那样的话…那样的话…”兔子一边挫着衣角,一边紧咬了嘴唇,隔了半尚,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郑重其事的说道。
——那样的话,我仍然会永远服侍爱丽丝小姐!在师傅面前,优先服从爱丽丝小姐的命令!….


坏掉了…
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就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而坏掉了…

一阵阵愧疚感折磨着我的内心…强忍着想要自裁的冲动…我的表情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我说呐…铃仙小姐…”

“有何吩咐,主人?”

“…其实呐…我不是那种喜欢让人服侍的大小姐类型…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是的,没有商量的余地,违背诺言的话,就相当于失信于天下所有的因幡…”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不是告诉不告诉别人的问题!”兔子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盯着我打转…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现在就请听听我的命令吧…”我认输一般地瘫倒在了床上…“第一,以后不要叫我主人了,直接叫我的名字爱丽丝就好了…第二,这段时间你就去照顾帝吧…她还很虚弱,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康复,在我再次叫你之前请不要再来管我…还有,谢谢你的热水,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自己做…晚安…”我全身脱力一般模糊不清地说着…再和这个傻瓜纠缠下去,自己一定会死掉的…

“好的,谢谢你,爱丽丝…”
这么简单的答着,房间里响起了铃仙离去的脚步声,接着是房门合上的声音…
房间里终于又安静了下来,我下意识地深深呼出一口气…
现在想起来,这真是件荒唐的事情,先不说别的…要是让永琳那个大妈知道了我拐跑了她家的兔子,一定会杀到家里来抓住我给她做人体药物实验…
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满脸堆笑的永琳手捧无数的试管异常亲切的要挟着“这是今天的量哦爱丽丝~既然你抢走了我的药物实验对象~现在只有麻烦你来做新的实验对象咯~”
想着想着,只觉得浑身都是冷汗…这件事情,早晚还是要和铃仙说清楚比较好…就在我想要放任身体进入梦乡之时,膝盖上突然传来冰冰凉凉的触感…柔软的,细腻的,就好像小猫小狗舔拭着我的皮肤一般舒服…

做梦吧…稍微侧转身体,冰凉的触感消失了片刻,随后感觉竟然更加明显,并且连部位也开始由膝间逐渐向上方游移。

“!”这一次,我一个机灵坐起身来,却惊悚的发现那只笨蛋兔子竟然正乖巧地依偎在我腿边!

“你!你你你你你!在做什么?!”

“治疗哦~因幡的唾液可以使伤口愈合~”

“我我我我我我!我不是让你去照顾帝去了吗?!”

“帝的话,明天我会去的哦,我想至少今晚,应该报答爱丽丝~!”

“报答什么的!才不要那种东西呐!”我惊慌失措地向后逃去,却不料兔子的身手何其敏捷,一个轻巧的飞扑,将我死死压在身下…

“爱丽丝,我的话,不行么?”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今天的铃仙好奇怪啊!”我用尽全身力量挣扎着想要推开铃仙,不料这兔子的怪力异常可怕,几番挣扎后,竟然连动也没能移动半分。

“我说呐…我要…”“生气”二字尚未说出口,望见面前的铃仙,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少女清秀的面上,赤红色的眸子红得妖异…狂气之瞳!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发狂?真切的感觉到背上的汗毛直竖…我不禁怀疑起自己卷入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当中…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兔子缓缓地将身体靠近,纤细的发稍落在脸上,痒痒的。

“这不是告诉不告诉别人的问题!”
寂静的深夜,小镇的一角,偏僻的楼阁里回响着少女的惨叫…


少女悲剧中…
次回:
第十七夜 真实の夜


[
PS1:表:"庆祝小镇推墙成功~ " 里:嘁!推墙什么的,最讨厌了~!难得可以休息几天的说~(被PIA飞~
PS2:请不要吐槽本话标题怎么和上次预告得不一样...那个果然还是太冷了...
PS3:战斗写得真吐血,果然下次还是来篇番外放松一下吧?
]
[ 此帖被缥缈西瓜在2009-08-04 23:21重新编辑 ]
离线juhao11
发帖
4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54楼 发表于: 2009-08-04
更…更…更新了!   我还是沙发?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了…于是先看文…

楼主留言:

没见过的ID呢~你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