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311阅读
  • 56回复

東方千日縁 ~ The Origin Of Orient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2

 
茫茫然 、茫茫無盡...... 、............ 、..................
幾許的等待都不会終止、因為此處感覚不到時間的流動、或説這裏根本没有時間。
幾多的期盼都無法改変、因為此處感受不到思念的綿纏、或説這裏根本没有思念。
彼的歴史無人問、彼之起源無人聞、否決万物的虚無、卻又包含一切的存在― 「原始的海洋」。
死寂、死寂、還是死寂......奇妙又浪漫的能量体依然安分地瓢緲着、甘心永遠的沈寂。
......直到那個時候、
「為什麼?」没有意識的能量羣中発出了疑問的嘆息、無盡的死寂瞬間被劃破、然後一閃而逝地再
度回帰虚無、不明的声音没有帯來巨変、可是萌芽卻終於破土而出、微妙的一刻将掀起「海洋」第
一個波浪。
什麼時候開始、静止的能量流動了、互相的纏綿、相互的抗拒、怯懦的卷縮、狂妄的拡大、継而是
融合、分離、呑筮、排除......混沌描繪出圖案、初次浮現了色彩、「海洋」披上了羽衣、初嘗艶麗
的華姿、毎一顆能量不再甘於寂寞而使盡渾身之力胡鬧着、目的只為追求自身「存在」的証明。
生命的活力、誕生的魅力、追求的動力!生成了陰陽、五行。種子已經成熟了、孕育生命的条件現
已齊備。彼、将具現於命運的洪流、隨幻想的楽章迴盪浮沈、直至追逐之終焉而淹没在輪廻的無限
永劫当中......
牽引生生息息、循環不断的引力、現世謂之「縁」。


      東方千日縁 ~ The Origin Of Orient  (上)
                                         

星空已經変得迷濛、繁星的光芒漸漸消逝、
東方、卻泛起了一派鮮紅氣焔。
旭日初升的温暖伴隨着充滿生氣的嬰兒哭啼声、
「太太、恭喜了!孩子很順利地誕生!」
「鳴....孩子、這?我的孩子!」
帯着無比的喜悦、心懷不安的詫異、婦人発出驚嘆、
這個嬰孩從此刻「再度具現」於世上、
我、亦是一様......
不同的是、我的「具現」只是首次、
因為我與這個現世的「縁」才剛繫上齒輪、
並将在現世時間単位的一千日以後崩壞殆盡。
是的、僅有一千日的縁分。   
                
                   /千日縁
                              

         一迴之章/ ・    千日縁

又是一個下雨天、不激情卻又不文雅的雨水今天又滋潤着這片大地。
樹木長出翠緑嫩葉、花朶嬌滴滴地露出臉頬、似在歌頌這場甘露的恩惠、一切看來都是詩意般的浪漫。
可是、流動緩慢的氣圧潮濕而呆滯、閉塞的汗線使濕悶顯得更為強烈、實在是很不舒暢。
街上的途人都爭相躱避這綿綿「甘露」、花草樹木詠唱的楽章根本無人問津、而我則默默站在一傍、
含着微笑将這一幕幕看在眼裏。
「小妹妹、就這樣站在這裏可会着涼呀、難不成是跟媽媽失散了?」
「没有啦、我這正是在等媽媽呢、没関係的、她很快就会回來。」
以人類小女孩的純真笑顔送別那位好心人後、夜幕亦終於開始低垂了。四野無人的淒寂、就正是我
所等待的。
這個世界的考察已經全部完結了、接着再把「那裏」的情況了解清楚就可以得出結論、眼下剰餘的
時間該還趕得上。
「媽媽......」
莫名其妙吐出了兩個字、正是我於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迴響。  

                              ・

白濛濛的銀光零乱地折射着、将脚下那不知經歴了多少歳月的磐石粉飾得有如鏡子一般、身處這様
一個地方的同時、我首次対自已穿着褲子的装扮感到慶幸。
銀光來自天空的皎月、而朝我撲來的那個氣團就是現世所説的幽霊吧。退治嗎?我没有這個権限與
能力、再説対方亦没有悪意的樣子、看來只是想跟小女孩逗楽的調皮傢伙。
被剖開空間、封鎖次元的結界重重包圍着、從外面的世界分割而自成一体。世外的楽園、這裏被稱
為「幻想郷」。
我這副軀体如果要穿越那個結界也許会很費功夫、幸好有体貼的秘術免去了這種磨難、同時亦省下
不必要的時間、只是首次踏足的是墓地這回事、卻令我有少許不満。
「浮世的楽園、清淨無垢之理想土地、説的就是這裏― 幻想郷......嗎?」
対於這個問題、眼前的幽霊没有回答、身傍那棵大樹亦没有絲毫動容。此時、在遠處一個本不應該
存在的裂縫間映照出一対明眸、若有相思的目光恍惚游走、似是在找尋忘卻的記憶......而我則並不
察覚。

                              ・

「今天的天気真好呢、這種時候總覚得会有些好事発生。」
望向上空是一片片的紅霧、然而湖面上的陽光卻正好與之形成強烈対比。
「早安呀美鈴、很悠閑的早上嘛。」
「早呀咲夜小...!我没有在偸懶呀!真的!」
「我没有這個意思、只是剛好經過就跟你聊上兩句而已、反正大小姐她們正睡着、其他的工作還不
必着急。」
你的話、当然不必着急。
「説起來関於十日後会在神社舉行宴会的事、你已經知道了吧?」
「是的、到時我一定会好好看守着、咲夜小姐你們就請放心去吧。」
「我是想説大家一起去、這樣比較熱鬧嘛、再説這陣子也很平和、門番的工作偶然亦応該放鬆一下。」
面対美鈴那双洋溢着感激而滿載幸福的眼睛、本想再多説什麼的咲夜不禁一時語塞了、難道説美鈴
平日的生活都很辛酸嗎......
紅魔館的僕人們仍然在勤快地工作、雖説人手好像是不太充足的樣子、但身為管理人的咲夜卻總是
能瀟洒地将毎一件工作處理得妥妥当当、因為緊促的時間於她而言是很寛裕的、而今天她又正在做
着相同的事。
懷中時計的跳針停頓了、身辺的一切亦隨之陷入靜止、仍然可以正常活動的就只有咲夜。還有一個
小女孩......
「擁有這種能力真的很便利呢、如果我也能做到就好了。」
「...!你是什麼人?」
女孩没有回答、継続自顧自的説着。
「兜兜転転的花了太多時間、將我維持於這個現世的引力已經差不多用盡了。距離期限只餘下不到
十日、得趕緊完成最後一部分的考察了、而姐姐你将会是第一個。」

                                             
                                     /千日縁・完
                                         

未被命名的無人山野当中、正在上演日常的劇碼。
源源不絶的流水無視時間地流動着、
杉天大樹傲然而立、有如不死的守衛。
鮮艶而万毒之異蕊引誘着無知的蝴蝶、
誘導死亡的同時亦将苞子散発開去、
継而營做叧一個不応存在、毒害万物的新生命。
表面是頗為清幽的山野、内裏有着被扭曲的憂慮、
而且連切想的機会也没有。
「儘管如此、
郤仍比那連花都没有的森林要來得好。」
舞台之下、妖怪正這麼説着。

               /扭曲的系統樹
                      

         二迴之章/ ・    扭曲的系統樹

「真過分啊、我是這麼的譲你討厭嗎?」
女孩嬈着嘴巴俯視釘在身上的利刃。
「不必緊張、我不会加害於你、再説也没有這分能耐。不過竟対我這種小孩子用上利刃的殘忍行為
倒是応該反省、還是説這才是你的本質?殺人鬼。」
「......」
「有関你的考察其実已經完成了、只是在這個空間的対話不用付出時間、所以就好奇地跟你本人談
一下。那麼対於操縱時間的你來説、時間流動之凖則與含意是什麼?」
只見女孩身上的利刃全数拔出、卻是緩緩地飛回自已的手上。仍然是警戒着、但咲夜的心稍為定下。
「流水。如果世界是一艘船、那時間就如同流水一様、一直的向前方流動。乗載万物到達其所追求
的位置、見證一切的発生、並将一切一切抛離、淹没於過去。時間不允許逆流、無限前進的航道上
只有得到與失去而已、没有慶幸、没有後悔、只有不停的前進、不断的消逝。」
「然後那艘船前進的動力、就是万物付出的努力、與追求者的慾望吧。瀟洒且浪漫的回答、可惜説
錯了一部分。」
「時間之含意正是你所説的一様、但卻絶対不是向前流動的。成為過去的一切不是被淹没、而是等
待下一次的循環再度発生。像日月交替、四季変換這種老掉牙的例子就不説了、只説現世的人類。
鑑於過去所発生的戦爭、人類懂得将其綴成歴史作為警惕、然後本応是被淹没的一切卻一次又一次
地再次発生......
当時無法抵抗的天災、經過苦心鑽研到了準備万全的今天、卻仍是無法排除。這是因為現世是瓢浮
於重複循還的時間洪流上、只要再次流經那段航道、花費再多的手段也是徒然。」
女孩那小小的嘴角上仍然掛着微笑、継続訴説着残酷的話題。
「你的本質如何不在考察之列、但你的能力是相当危険。本來只是単純的停頓時間並不会構成太大
問題、可是你卻還擁有圧縮時間的能力、将過去與未來同時具現於現在的做法会扭曲時間系統運行、
這是違反定律的。就好比月亮那樣、如果将時間軸顛倒、那月亮於這個星球上出現的姿態就会陥入
混乱、対地上與月亮上的生物都会做成事端、甚至乎是災難、這個你該相当清楚才是。」
「!!!」

                              ・

実在是很令人厭惡、我催促着自己的歩伐、巴不得馬上離開此地。     
自別過紅魔館以後、我剛剛又完成了另一次考察、可是那対像居住的地方就真是挺令人卻歩。威嚴
的烈陽於此處顔面掃地、任你暴風如何凛洌的咆哮、亦只能沮喪地被拒於門外、這裏就是孤高的魔法
之森。
也許是想為這了無生氣的森林増添活力、也許是想為那寂寞孤独的心房稍作撫慰、魔法使孕育了人形。
陰陽五行的奇妙組合将一切能量物質化、引導誕生與破滅的輪廻転盤被名為「縁」的引力牽引而迴
旋不休、直至再度回帰於虚無之前、生命的系統樹絶不会枯萎。
「但、卻有可能被那幾個生命体所扭曲。」
人形、是籍系統以外的「非法」手段而獲得生命、但以生物的標凖作評定、卻偏偏缺少了意識這一環。
沒有意識之生命是不完整的、而本身存在已是禁忌的人形們、其缺憾的生命更悲衰地為他人所把持着。
那麼、只要助其脱離束縛、並富予意識的加持就能変得完全了嗎?可惜禁忌終帰是禁忌、就是擁有
一切生物応有的標準、亦始終只是虚假的存在。假使有一日、這樣的人形真能横空出世、此子亦必
将成為生命的系統樹上一顆「毒」之果実。或是説、這一日已經來臨了?


下一位考察対像居住在幽明結界的彼方、身附誘導生命邁向死亡的能力、同為危険存在的一位亡霊
少女。
穿越数日前曾到訪過的墓地、号稱二百由旬之大的庭園就在不遠處吧......、............
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凖備下、一条階段映入眼簾、其雄姿綿長得令人聯想到、
「很累......」
就在那階段之頂端、我看見了那個身影、一條背負着兩囗剣的矮小身影。如果想継続在不被発覚的
情況下静静考察、也許得花上一番功夫了。 


                                 /扭曲的系統樹・完 
                                         

即使具現、物質化、生命的本体依然是那根源之能量核、
而霊魂只是根源與軀穀連繫區的副産物。
軀穀透過眼、耳、鼻、舌、身将情報輸入中心的能量核、
但被現世学説稱為「阿頼耶釋」的能量核並没有意識、
因此就生成了転化情報的援衝屏障― 霊魂。
生命体之意識是対外界情報的反射性表現、
感觀系統的排序是從「外」至「内」、
最為表層的正是五感。
霊魂集五感帰一而衍生淩駕軀穀界限的第六感、
卻因與根源之間再無援衝而変得很難発揮、
現世給予了「直感」這個稱呼。

                 /無何有之直感
                         

         三迴之章/ ・    無何有之直感

幻想郷的上空除了往常的太陽外、今天還披上了一幅絢爛的華衣。
「式輝「狐狸妖怪レーザー」!!」
「獄界剣「二百由旬の一閃」!!」
華麗的弾幕当中、兩条身影正在急促游走。
快疾奔放、即使是密不透風、依然豪邁無惧的横衝直撞、把握一瞬的空档、果断而狠辣的反擊、盡
顯天狐的氣魄。
游刃霊活、儘管是幻変難測、仍然冷静沈着地縱歩交錯、看準片刻的時機、輕盈而凌厲的急襲、不
失剣士之氣節。
「好!你是愈來愈令我興奮了!」
「請你適可而止吧!」
事件之起因是這様子的:某人使用奇妙之秘術幻化了一頭状似狐狸的「生物」、乗銀髮少女不備之
際盗取了名為「白楼剣」的東西。認真正直、但不太懂得変通的庭師慌慌張張地追了出去、卻正好
與因為自已的式神遍尋不獲、而焦慮不安的另一位式神撞個正着。庭師認定那本為狐狸的式神就是
犯人、無視対方不耐煩的辯解而搶先出手、結果就聯同被燃起慾火的好戦式神、上演了這麼一幕
「幻想郷風情」。
據説、那某人使用之秘術乃是模仿自一位魔法使的人形技術、卻因為不純熟而使作品走了様。至於
為何会做出了像是狐狸的人形、当時人自己好像也不太清楚的様子。
「...!」
一個錯歩閃開了眼前的弾幕、卻感到身後捲起了一陣罡風。
「這場勝負我拿下了!!」
善於幻化的天狐出奇不意地鑽到少女的身後、如此的角度、如此的速度、如此的意外、如此的突然、
任誰也無法応対了吧?然而......她的対手是一位剣士。
剣士半人的身体、與天狐的利爪之間格入了一口長剣。水銀瀉地的剣光刹那間爆発、当中映出了式
神的表情、不是驚嚇、不是恐慌、不是失望、更不是絶望!高傲的臉上只允許自信的笑容。
燦爛的弾幕、過渡至冷艶的爪光剣影、天狐與剣士於感觀界限的戦鬥仍然持続。

                              ・

「那麼、誠心捐獻香火錢的你必将得到好運。」
我正朝最後之目的地進発、而剛才碰上的趣事、卻在腦子裏浮現了一段段映像。
一隻可愛的兔子捧着一盒宝錢箱、声稱只要捐獻香火錢就能得到好運、直感告訴我這是欺詐。兔子啊、
你又可知道所謂的運気是什麼呢?
「命運」、命與運。在「縁」這大引力下、万物的「命」因応週圍的物事決了将来的際遇、因此
「命」於誕生的時候已經被劃定了、但「運」卻有少許不同。要掌握直屬「命」的「運」是很困難
的、不過万物做事時所持的心態卻能対「運」有所影響。做任何事、抱持的心態不同、效果亦会相異、
這当然会影響到際遇。所以説「運」的好壞雖不能直接干預、卻能透過平常的為人處事而改変其
「質量」。是這麼説、我還是給了錢......
那兔子的欺詐行為居心如何我並不清楚、但対她自身修成的「運」就很好奇、
「也許日後会成為兔子鍋的材料呢~♪」
想到奇怪的念頭、我賊賊地笑着。

                              ・

沐浴於月下的神社裏、巫女的直感正従霊魂中雀躍翻動。
「你説奇怪的女孩?」
黒色的魔法使顯得很感興趣。
「感覚不到有威脅、但總是有些不安、所以想説霊夢也許会知道些什麼。」
少女之間的氣氛仍然輕鬆、但空気流動的節奏卻顯然有些異様。
「平和了一陣子、可不希望再発生些什麼。」
其中有已察覚到的人。
「真累人啊、不能讓我輕鬆一下嗎?新買來的上好茶葉還沒來得及品嘗的説......云云......」
有不知在想什麼的人。
「管他什麼的、快快解決了吧、千万不要阻礙了宴会~」
亦有毫不察覚的人。
各懷着不同的心思迎向又一次辰羲。


                                 /無何有之直感・完
                                         

生命的旅程必有終結之時、
於帰還塵土之前確立個人的成就而使生命得到了標致、
但、有意義嗎?
物質上的任何一切都没法天長地久、曽經的擁有
只作為失卻時的虚偽安撫。
就是名震八方、亦始終止於迂腐的文書当中、
他人施捨的標致卻不一定是自身所求的。
但、仍然是必須要追求!  
求的不是名利、求的不是智慧、求的不是慾望、
求的不是標致......
求的只是憑証。

                  /存在之憑証
                        
                                       
         起源之章/ ・    存在之憑証

「橙!你醒醒呀!橙!...橙!」
不為人知的池塘前、式神焦懆得差点没把眼涙掉出來。而她懷裏則是一頭混身濕透、奄奄一息的黒猫。
「橙!你不能死、你不能就這様離開我!没有你的日子我連想也不敢想、求求你!快醒來吧!橙!」
根本是愛的告白!在深情万種的愛之宣言下、黒猫像是舔着蜜糖般伸了伸舌頭、如童話那様化成了
人的姿態。
「...、......藍、...藍?...藍?!藍~~」
対於這個突然的稱呼、式神的臉上一陣紅暈...
「橙!你没事吧?我擔心得要死呀...説過多少遍不要靠近池塘...」
她的固作鎮定被無邪的声線打断。
「没有呀!我会溺水那是因為...」
她的奮奮不平又被温柔的句子堵塞。
「算了、什麼都不打緊、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兩位式神擁抱於不為人知的池塘前............、......後來從她口中得知、挽救愛情的紅娘是一位小女孩。

                              ・

今晩、我比平常早起床。是還帯着睡意、卻仍是出門朝那個地方而去、目的只為找到她。
像徴永恆不滅之不死鳥其実是非常暴戻的生物、這正是因為她的生命是無限的。無盡的生命軸可以
比喩為一條沒有盡頭的直線、不死之生命体不会登上循環航行於時間洪流上的那艘船、因為她是静
止的。在無限的直線上前進、後退都没有任何意義、静止的她等同死亡、因此、永恆只是終結的另
一個形態罷了。
生命的本質就是追求、朝着一生最大、唯一的目標不断追求、只是一旦達成後、所謂享受成果其実
就如行屍走肉、因為失去了目標、本質也就腐朽了。所以説包裹不死鳥的火燄不是永不熄滅之像徴、
乃是煎熬的慾火!而且因為不会死、追求亦将永無休止、過度的追求慾望最終必然対其他生命構成
威脅。具備同様本質的她亦必将為追求活着的実感而変成危険的存在。不過我要找的人並不是她...
「奇遇呀、没想到会在這情況下見面。」
首次近距離相視、対於女孩可愛的臉蛋、我起了想欺負的念頭♪
「工作辛苦了、没有被那些壞心眼的少女們欺負吧?如果有委屈、不妨向姐姐傾訴~」
「(姐姐...)呀、没、没有啦...」
「那麼転個話題、這次的内容是什麼?」
「(話題都還没有開始...)...如果是你的話、説出來也無妨。」
感覚女孩的表情有些古怪、在想着什麼吧。
「於你而言、幻想郷的本質是?」
「外面那個世界的垃圾棄置場。」
「我被説成是垃圾了嗎...」
「你応該清楚:妖怪、妖精、惡魔、亡霊、魔法、咀呪...這是那個世界視為不祥與禁忌的東西、卻
偏偏都集中在幻想郷這裏。幻想郷本就是作為隔離不吉物事的場所、而從那個世界分裂出來的。」
女孩継続将一切内容告訴我。
「這個星球只是整個世界很小的部份、但卻是為禍最深的。世界同様是從原始的海洋中具現而生、
只是那團能量異常巨大、所以與一般生物有少許不同:世界起源的能量核是有意識的、但於五感中
只有「身」的觸覚能提供情報、雖感到有些異常、不過缺少其餘四感的她無法完全把握自身的状況、
所以就以自已的意識製造了一個特殊的細胞替她到体内收集完整的情報、並将其整理、理解後再尋
求解決方法。」
「整個宇宙的外形就正是世界之軀穀、恆星與行星類似紅、白血球、一切的生物就是細胞、而主持
身体運行的大腦正是系統樹、提供動力的心臓則是陰陽與五行。特殊的細胞就是指你了、那麼情報
的結論是?」
「...復雜的比喩、不過差不多就是那樣。世界感到這個部分有異常、所以早就委托了『醫生』将不
良的組織分隔開來、但本応無法連繫的兩地卻在最近開始互相影響、使整個部分的情況傾向嚴重。」
「異常的部分是指外面那個世界、不良的組織分隔地就是幻想郷。我這次又成為了不良組織...」
「...、幻想郷的結界出現漏洞、外面世界的物品流入了這裏、並被作為未知的道具出售。打開了
連繫、亦開始互相影響:外面的氣温出現異常転変、這裏同様発生了春季遅遅不至的季節問題。外
面的昼夜長短産生変化、這辺亦有過夜幕良久不昇的事件。而早前的花之異変就更加直接、明顯了。」
「很認真的考察、那結論呢?」
「三個手術方案:一.將範囲最小、本就是隔離掉的幻想郷確実切除、中止彼此的惡性影響。
        二.放任範囲最小、亦已被隔離的幻想郷、将本為異常部分的外面世界切除。
        三.如果情況太惡劣、就将整個區域完全切除、但付出較大、所以是備用方案。」

残酷的一次会面、看來自己做成的結果、終於也得自己去承擔了。那個女孩会忠実地将結論伝達、
然後世界自会決定如何行動。世界会籍許多不同的手段完成「手術」、而女孩自己只是負責情報收
集的工作、並将於数日内離去。
「不過...這跟我没太大関係。」
即使在「縁」的引力下一切亦無法例外、但就算是「縁」盡而再次回帰虚無、卻始終有無法波及到
的空間、而我正是存在於這個例外的隙間。
「浮世的楽園、清淨無垢之理想土地、説的就是這裏― 幻想郷......嗎?」
対於這個問題、眼前的月亮没有回答、身處這個土地亦没有絲毫動容。此時、在遠處一個灯火通明
的人類村荘裏演奏出一首楽章、綿綿淒淒的韻律默默回蕩、似是在慨嘆不捨的歴史......而我則無法
阻止。


                                  /存在之憑証・完

                                         

幻想之演奏出現失誤、恬静的旋律開始偏向急促...
「我不会対此刻的你們做成任何威脅、即使這様卻還是要阻礙我嗎?」
                        「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聴起來是很麻煩。」
節奏驟変、少女們正着急地探求原由。
「那女孩是必須打倒的敵人!」
         「這回換我得保持中立了、不過些微的花招還是準備了一手~」
一次錯誤的決定、将改寫平坦的曲譜。往後的韻律已是無法予料...
「如果罪只在我、那後果就由我來承擔、其他的生命是無辜的。」
                     「所有的結果階你們自己選擇、我只能順流而行。」
豪華絢爛的宴会上、再一次掀起更高潮!
「那就讓我看看什麼是界限吧!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没有系統秩序的規限也就無意味了、你還不明白嗎?」 
                  「即使耗盡我的生命、亦勢必将陰陽玉之力完全覚醒!!」
継而消散殆盡......

      再続・東方千日縁 ~ The Origin Of Orient  (下)

「一切已經無法挽回、外面的世界也好、眼前的幻想郷也罷、没有任何例外!
你、亦是一様.....」


                                         



放眼長空、広闊、深遠、無窮而無辺界。
震翅高飛、灑脱、奔放、不帯半分拘泥。
逐浪隨波幾許風風雨雨、任你歴盡滄桑一無所獲、心底之渇求始終堅定不移。
「自由」、非流於確切的物質亦不附高深之哲学理念、只為万物生存的基本權利。
不為凡文俗節所拘束、不受峻法鐡律之枷鎖、唯求消遙自在、無為而生。
「但這並不足夠、我還需要更多!」
無為而生的理想慨念、至当今現世被曲解為「唯我獨尊、為所欲為」、
万物非但未能為共同的目標共勉、卻倒是因為立足於共同之目的地上而発生衝突、
此舉反是迫使「規限」的誕生而顯得矛盾。
渇求「自由」反是生成「規限」、卻又甘於「規限」之下去渇求「自由」、這則是更大的矛盾......
「没有系統秩序的規限也就無意味了、你還不明白嗎?」
失去秩序而陷入混乱、扭曲系統進而破壞平衡、失序失衡的一切只会邁向毀滅。
這就是循環之終結点、
亦是帰還於原初的「縁」盡之時。


      東方千日縁 ~ The Origin Of Orient  (下)
                                         

位於中央、處之中立的支点上掛着一把平衡尺、
垂直向兩則延伸的盡頭處各繫着一個托盤。
兩則的直線水平不允許絲毫彎曲、長度亦必須一致、
這才是一台合格的天秤。
可是左右托盤上所承托的物件卻不附合比例:
一方是從開始就劃定好、不会、亦不能有所増減、
另一方則是隨時間而無止境的増加。結果、
自然是超出負荷、而使整個天秤倒塌。
不過如果将支点傾向超重的一則、
就能緩和重力的圧逼而再次取得平衡、
且避免了崩陷之厄運。
但、這還能稱為天秤嗎?

                        /平衡的疑惑
                     

         四迴之章/ ・    平衡的疑惑

終於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正打算怎様利用最後的時間盡情地耍楽一番、卻未料到餘興節目早已安排
好了。只是很可惜、這好像不太有趣的樣子......
「還以為姐姐是來邀請我參加宴会的呢、没想到卻是要問工作上的麻煩事。那既然都告訴你了、放
我離開吧?」
我盡可能長話短説、只救快快滿足眼前的巫女、好譲我可以跟其他妖精逗楽一下。
「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聴起來是很麻煩。」
「所以説是麻煩事吧、姐姐你不必自尋煩悩、就如往常一様保持中立就好。」
一副呆瓜相、骨子裏卻挺邪悪的紅白巫女還是追問着。
「你説你是受神所托、前來視察幻想郷的使者?」
「...神嗎?那只是現世人類作為精神寄托、或是籍其鼓吹所謂真理而營做的名號。没有対万物有実
際功徳的神明、又憑什麼可以處於主宰一切的超凡位置了.........算吧、就当你説的是。」
「神要離我們而去了嗎?!...不、一定是你在瞎説!可惡的丫頭、害我忙得團團転的犯人!今天我
非要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覚悟吧!」
没有任何先兆下就突然発難、這、這就是守護幻想郷的搏麗一族嗎............
「住手呀!我只負責情報收集工作、世界会否採取行動、或何時採取行動也還未落実、你攻擊我没
任何意義呀。」
「那只要打倒你這妖言惑衆的傢伙就什麼都不会発生了、休想逃!」
蛮不講理的巫女就這麼打了過來。是不値得害怕、是不需要驚慌、但...
接着的発展卻是連我也没有予料到。


此處不比静止的空間、盡可能不想波及到地上的一切、我與那巫女遊鬥至空中。然而我的苦心並未
得到対方的体諒、粗枝大葉的弾幕還是旁若無人地肆意妄為、儘管籍其追尾的特性得以這個身体擋
下一大部分、可惜身後的大地始終免不了被蹂躙、即使是很輕微...
「你也該稍微有些自覚吧、要知道就是有太多你這様的人、才会迫使我具現於世。没有為自己的過
錯反省、卻不惜破懷世界的秩序、也要掩飾滿手的罪孽嗎?」
不知道是因為我的斥責而動容、還是由於自身的攻撃無效而困惑、巫女沈默地住了手。
「只要万物安守本分、世界軀体内所存有之資源憑着身陳代謝的重生是可以維持個無了無期、只是
這星球中被稱為人類的生物自私而貪婪、使供求的比例失衡。本可以放置不管任其自取滅亡、可惜
這股万惡的邪念会籍其過高的技術和文明而染指其他地方、導致異常的部分拡大、這才是必須阻止
的理由。」
説着不覚心裏有氣、乾脆全部説明白好了。
「被作為禁忌的幻想郷倒是因為被隔離而未受這邪念汚染、但打通的聯繫已經開始惡性影響、且這
裏本身亦存在着扭曲系統的隱憂。如果身為支点的你能夠継続中立地保持着幻想郷之平衡、那麼我
還是認為切除外面那個腐敗的空間会更為合適、雖説決定權不在我。」
「......也就是説報応已經到了、只是手段與時間的問題嗎?」
巫女的神色虚実難辨、答案是已經很明顯、我還是決定以問題回応問題。
「我不会対此刻的你們做成任何威脅、即使這様卻還是要阻礙我嗎?」
瞬間升華的光芒伴着巫女的堅定声音、這将是問題的答案...
「不要跟我説笑了、世界與万物是共生共存的、我們人類当然不能妄自操控世間的一切、但!我們
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未來亦決不是為世間所能主宰!因為世界受到威脅而将人類排除這做法我是不
会承認的、因為!因為選擇的權利是在万物自己手中!」
「神霊「夢想封印 瞬」!!」
...這個、眼前浮現的弾幕感覚相当詭異、韻含陰與陽的屬性、強大迅速之圧迫感竟令我的身体冒起
一陣莫名寒意、使我首次起了想要回避的念頭。
但、已經晩了......


巫女啊、這不是虚偽的神罰、更不是自号承救万物的所謂救贖、這只是世界因受損害而作出的反射
性表現。可是你那単純而無知的舉動卻已令你偏離了中立、掮負平衡的天秤勢必傾倒。一切已經無
法挽回、外面的世界也好、眼前的幻想郷也罷、没有任何例外!你、亦是一様......
............、............、............、............
「快住手!不能這樣呀!」
馬上要消散的濛朧意識、在徹底風化之前聴到了一把声音......

                                                           /平衡的疑惑・完
                                         

夜色低沈、晩風亦要夢迴極楽。
孤掌難嗚的月光已為笨重之烏雲所淹没、
鋭利、深寒、蒼藍的利刃横空一閃、整個天空已是揺揺欲墜。
昂首相望的村莊裏、卻是以一把紅蓮與之呼応而泣。
「已經不行了!快逃呀!」
火鳳燎原、悲呼震天、絶望之中終聞一声長嘯、
千鈞一発間、青龍降雨了。
是不差分秒的及時、但雨勢卻很弱...
「始終是過於倉猝而無法喚起奇蹟嗎?
不過還是有了転機、只看能否趕上。」
打着洋傘、妖怪的声音逝於雨中。

                               /小夜時雨
                         

         五迴之章/ ・    小夜時雨

万籟無声、辰光再現之前伴隨着深夜的就只有漆黒與静寂、就是喋喋不休的妖精們亦怯於肅煞之天色
而竊竊遁去、沈重之氣分中只餘下兩把有生氣的声音。
「那麼、剰下的就交給你啦~」
「什麼?!在這種時候把人家從床上趕下來説三道四的、這到底怎麼回事了?!」
長髮的半獣表現得非常不満、然而眼前的金髮妖怪是全不当一回事、可疑的微笑中依舊妖艶而難測。
「你一直深愛着的人類們這次遇到考験了、只憑那些孩子天真率直的舉動也許会把事情弄得一團糟、
但如果有你的知識作為後盾、即使不能迎刃而解亦必会添上不少助力吧。」
「...大慨的情況我已明白了、但既然事情已発展到連你也驚動了的局面、那為何不直接由你去幫助
他們呢?」
意味深長的迴首間、那笑容一度消逝以後再次復來。
「這回換我得保持中立了、不過些微的花招還是準備了一手~」

                              ・

無言的綿綿細雨俏然略過後、拂曉紅霞已攀至半壁天辺、静立於昼夜之間的神社、在雀鳥的鳴奏與
落葉之伴舞中別具一番韻味、只可惜襯托的少女們卻挺刹風景......
「那女孩是必須打倒的敵人!」
「你這個笨蛋!到現在也還不明白嗎?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現在只怕是無法回頭了...」
事実上這到底是否真的趕上了、她自己也不敢確定...身傍的布團上正躺着一位昏迷不醒、身体卻冒
着微光的女孩、兩人的視線在女孩那蒼白之臉龐上重叠了。
「慧音、這到底是怎様了、你能告訴我原因嗎?」
意識到事情的端倪、巫女心平氣静地提出了疑問。
「這個女孩継承了世界的意志、從世界根源当中具現的她與其説成是考察員、倒不如説她就是世界
的意識!世界将自己意識的一部分分割、濃縮而形成了她、以一千日作為期限遊歴於世上、不問任
何情況亦必於期限屆滿之時回帰於根源、再次與自己融合後就能得到所需要的情報了。如果剛才你
真的消滅了她、那就等同是破壞了世界的意識!期限以後不能收回該部分意識的世界定必陷了錯乱、
到時一切的系統将全部化為烏有、比如不明天災等可怕事情将是無法想像的恐佈......
本不屬於現世的她、是不会為任何現世的物事所能損害、可你的陰陽玉卻偏偏擁有與提供系統動力
― 世界的心臓相同之屬性...眼下她是不至於被徹底消滅、但如果以這個状態帰還的話、我也不敢
断言是否会毫無副作用...」
不清楚巫女対於此等深奥的解釋到底理解多少、不過她卻還是提出了眼前迫在眉節的事情。
「就是説不論她会向世界伝達些什麼、總之現在必須先讓她復原是吧、那要怎麼做呢?招魂嗎?」
「霊魂只是從五感記下一生記録、至輪廻之前都死纏着根源之核的副産物、亦有因執念太強而隨根
源輪廻至新生軀穀的情況、這種会與再生成之屏障出現不相容的生命体、就是世間所説的精神異常
者。不過這女孩是特殊的細胞、構做上不用那麼復雜、既然陰陽屬性本就意味着誕生、那...」
「那同樣可以利用陰陽玉的力量使其復原了!」
良久的相談似乎得出了対策、目標変得明朗之時、慧音臉上卻仍有幾分愁色。
「這個方法的確可行、但此舉要花上多少時間則很難予料。如果真如那人所説、恐怕千日之限只餘
下僅兩日了...」
「兩日時間就足夠了!只要不是完全没有扭転之餘地、不管是多麼的倉猝我也一定可以做到!在絶
望之前、希望仍然存在、只要不放棄。」
平常懶散的巫女竟会吐出這様的台詞?!不禁大感意外之際夜色亦終於完全消散了。
(就是這分感覚了...霊夢能吸引整個幻想郷的生物、憑的就正是這分獨特之氣質。)
心下一振、一股滿載衝勁的暖流瞬時運行全身、一切的不安、所有的憂慮亦隨陽光之降臨而蒸発、
好像由始就不曾存在過一般。
「霊夢、剰下的時間相当緊迫、能否挽回一切就看你了。我会留下來盡一切可能協助你、就讓我們
一起将那微藐的希望変成事実吧!」


少女們堅定的眼神相互支持着対方、能夠排除万難的氣勢出現了!而且並掮而戦的同伴亦将陸続而
至、就是洪水猛獣般強大無匹、亦難掩熾熱如火的鬥志。節奏逆転的楽章終於推至最後高潮!
同時、最大的危機亦已無声淹至了...

                                                               /小夜時雨・完
                                         

没有經過刻意的安排、亦無法作出選擇。
今天、我來到了這個地方。
清潔、安祥、激情之中仍能保持和諧、
這是一個未知卻醉人的理想土地。
如果有機会、如果有可能、
我還真的希望可以沈醉於這幻想之境当中、
那怕只有一刹那、只要暫時脱離那分空虚...
可惜這始終只是夢幻泡影。
被授予的時間雖為無限、
但引力的羈絆卻只允許一日間的偸閑、
再度緊縮之前、我必順将她帯回去。

                  /東方千日縁
                 

         静止之章/ ・    東方千日縁

「怎麼没有見過你呢?不打緊了、反正你亦是來參加宴会的吧?不過神社的主人還没有回來呢...
対了、我是該次宴会的幹事霧雨魔理沙、歡迎你了~」
修長的個子輕盈且孤寂、韻含神秘氣息的烏黒長髮間透出一双眼珠。少女身上找不到任何能稱為
「感情」的存在、有的只是那仿佛没有盡頭、深淵般的瞳孔中所散発之無盡空虚。
「如果可能、我很楽意參加、可惜我此行另有工作。抱歉了、你知道那個女孩在何處嗎?」
完全莫名奇妙的唐突、就是一向不拘小節的魔法使一時間亦不知該如何応対。
「不知道也没関係、因為這裏就是目的地了。只要再過一段時間、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打上休止符、
而最後的時間倒数只在刹那之間。」
自言自語的対白結束了、没有存心去理解是怎麼回事、但不安的氣氛已充斥着整個神社。
「...你到底是什麼人?是打算引起一些麻煩事的様子、不過這可没有得到我的允許!」
「麻煩事?也許吧、至少眼前的你看來已是一個麻煩。」
剣拔弩張、及後的発展已是呼之欲出...
「我只求将她帯回去、盡可能不想節外生枝。不過時間已是臨界寸前、如果你真要阻礙的話、我也
就只能排除了、即使這会違反守則也好。」
「吵死了!一開始就知道你不是好人、那就行使実力來解決吧!」
「牽引所有之引力当中不会有例外、為了確実完成這次任務、我被富予的力量亦将没有界限。」
「那就讓我看看什麼是界限吧!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震撼之華光爆発、直巻雲霄之勢淩厲攝人。只見黒髮少女縱身一躍、正好就在直線端的死角之間閃身
而過。一発無功而還、卻没有給予対手喘息的空間、以極速追之空中的魔法使馬上展開第二波攻勢。
「魔符「スターダストレヴァリエ」!」
滿天的繁星於昼間浮現、與烈陽之光互相反射下令人目眩、若置身其中則只能窺得一片糢糊之境。
「......」
可是白濛濛当中卻仍有一条漆黒魅影翩翩起舞、一派輕描淡寫的踏歩間、星光是難沾分毫...
一直處於被動的她反擊了。
「......」
揚手一揮、万道弾幕瞬時而発、没有特定之軌道、亦不具固定的速度、乍看平傭的攻勢実質詭異莫
名、不問秩序的弾幕隨風淹至。
「就這個程度想跟上我也很難呢!」
疾風怒濤般的突進、那万道弾幕已被抛在身後、跨着掃把的魔法使化身成一顆彗星、拖着長長的星
塵直取対方。
難以令人相信的場境出現了...
「......!」
命中了!不過没有絲毫喜悦之色、因為隨着擊中対方的同一時間、眼前之一切卻忽然静止了。
「這怎麼回事?!我是在哪裏呀?」
仿似置身於一個虚浮的空間、眼前的景物依然存在、只是顯得恍惚不穏。熟識的世界一下子変得陌
生、但那分空虚的淒寂卻竟是令人生起懷念之惜。
「不能対現世任何一處地方做成破壞、包括你在内的所有生物也是一樣。為此、我将這個空間暫時
封印了、不論内外還是能彼此相視而見、只是此處的一切不会受損、亦不能為外間所能干擾。」
「什麼嘛!原來只是将你我兩人還有整個神社包起來而已、你這是想跟我作困獣鬥嗎?還是忌於馬
上前來參加宴会的大家而先作起『防護罩』?」
黒髮少女無視眼前的魔法使、始終面無表情的她只道出自己将会做之事。
「我不会、亦不能傷害你、但還是必須先将你制服。抱歉了、你就先安静一下吧。」
整個空間四周響起刺耳的声音、像是某種能量於積聚之巓而隨時吐出的先兆。弾幕又再次起動!
「過分!這也太耍頼了吧?!」
近乎没有隙的弾幕中、単単回避已是分身乏術、就是魔法使亦只能勉力支撑了。驚険万分的境頭此
起彼落、任你再巧妙的翻飛盤旋、再碰上一年一度的絶佳運氣、長此下去、被撃落亦只是時間問題...
此時、另一発弾幕於神社的門前激射而出。
「......」
未能対她做成圧力、但弾幕的攻勢停止了。
「霊夢?!原來你在呀!」
巫女毅然出現於此、但少女的目光卻是為她身後的另一位少女所吸引。
「慧音、那女孩就先由你照顧着、眼前的傢伙就待我們來處理好了。」


「如果罪只在我、那後果就由我來承擔、其他的生命是無辜的。」
「無辜?生命的定義你如何理解?殺人就是罪惡嗎?那只是因為殺一個人所需要付出的功夫較多而
已、所以人們才会重視。如果殺人有如揣死一隻螻蟻般容易、在那柔和之動作下是不会讓人察覚到
『無辜』這個詞的。」
這就是宴会開摧以前的歡迎詞。

                                                           /東方千日縁・完
                                         

是是非非何來断?求坦承而不自欺。
          千秋功過何為鑑?居此刻而思前塵。
                    試問人生何所求?安於実而憧之虚。
                                既是浮華何以惜?醉生夢死帰故里。

                                          /存在之憑証、別了...
                                      

         帰還之章/ ・    存在之憑証、別了...

謝幕之刻、一切的羈絆将於此時劃分得明明白白、再而繫上嶄新之死結。
「原來如此、難怪会需要我前來作引路人了。那麼、同樣的手段也打算用在我身上嗎?」
女孩躺在半獣的懷中、身上的微光已經不再復見、但嬌小的身軀卻流動着安穏的氣息、只是眉目間
始終没有動靜。
「日落以前......可以嗎?」
没有怠慢、可以做的功夫已十分周到、巫女是了然於心、卻仍要期盼黒暗之前的最後曙光。
「所有的結果階你們自己選擇、我只能順流而行。」
無情的她不允許耽擱、唯一之餘地被抹殺了......同時、巫女亦已做好了覚悟、陰陽玉祭起了!
「...霊夢、真的只能這様了嗎?但現在的你......」
「啊~一上場就來真的嗎?!」
豪光湧現、巫女已浮上了虚空、全身全霊的決着蓄勢待発。
「刹那変為無限之瞬間、一切就於此被裁決。博麗的巫女、賭上你的所有來印証己之信念吧。」
「即使耗盡我的生命、亦勢必将陰陽玉之力完全覚醒!!」
空氣已為兩股吸力拉扯得無序四竄、本已恍惚之景像更形糢糊、封印的空間亦似是為抵受不了擠圧
而吃力地鳴動。
傍觀的兩人已是無叚自顧、就是懷中的女孩竟也閃過一絲動容之色......、......、...??
「喵~」
...與此刻的場境完全不相附、簡直可説是衝突。不知從何處伝出猫的声音、在那決定性之一刹那、
時間仿佛再次被無限地凝住了。
同一時間、在兩股毫無保留的力量即将正面交鋒之際、第三道來歴不明的弾幕竟無中生有般從兩者
之間架起了。
「!!!」
豪華絢爛!不明的弾幕以超越常識之軌道、於這空間当中勾畫出百花競艶之圖。層層相乗、環環相扣
之下、所有的弾幕階以絶対嬌美姿態映射於此万華鏡上。継而風華了盡、芳蹤失跡、消逝無痕......
這時、封印的空間亦已經解放了、周圍的景物再度展現出清晰的輪廓。夕場之下、神社依然粛立於
眼前、而石階路上已站滿了幻想郷的少女們。
「......八雲先生、這不是你該過問的吧?」
「你誤会了、我是來幫助你的~另外...不要稱呼我為『先生』。」
不解始末卻興致勃勃的人羣正期待着。「先生」没有多説話、緩緩放下懷中的黒猫、那隻黒猫不由
分説、霊巧之歩伐只朝那半獣懷中的女孩而去、並伸出舌頭舔着小小的臉蛋。
在那式神一臉嫉妬之色的偸窺下、女孩的指頭微微抽搐...

                              ・

朗月高懸、吵鬥之神社還没有就寝的打算。其中較為寧静的一角、巫女與妖怪一起並坐於灯火之下。
影子搖跩着、衣服的裙襬亦搖跩着、滿肚子複雑之愁懷思緒終将打破沈默的空氣。
「真没想到最後喚醒那女孩的、竟会是那頭稚氣的黒猫。」
打開話題的台詞不太具吸引力、妖怪只是微笑不語。看來只能成實地提出疑問了。
「結果、還是讓那女孩回去了、是完好無缺的送走了她、但這一來不就是白忙一場了嗎?還不知道
這世界会採取什麼様的行動...」
「為求延続自己的存在、保護系統的措施卻自己先扭曲了系統、正是這矛循的起点才会使那考察員
遇上阻滯。」
看見巫女困惑的嘴臉、妖怪継続解説。
「有関幻想郷的隱憂慧音都已告訴你了吧?其中『不完整生命体』一項正是那女孩自己的寫照。被
世界刻意創做、她其実就是世界的人形、所以其存在本就是『非法』的、千日之期正是要抑止其対
系統的影響。諷刺的是、不該存有自身意志的人形、卻在考察当中発展出自己的意識、那女孩因為
好奇而不自覚地出現於咲夜的面前、此舉就正是引來你這個阻力的禍根。」
「如果発展出了意識、会有什麼後果?」
「不就正是你関心的問題嗎?有了意識就表示会有思考的判断、対於收集的情報自然会有所喜惡取
捨。以純真小孩姿態具現的她不懂得自欺、只要這個星球的物事能搏得她歡心、那她向世界所提供
的情報之忠実性就会打了折扣。而她自己其実没有察覚、還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忠実的考察道具、這
就是所謂真心的謊言~」
妖怪相当得意地笑着、好像是精心策劃的陰謀得逞了...
「...不過、那女孩所得出的結論不無道理、這個星球中稱為『人類』的生物真是很不堪嗎?」
「幻想郷也好、外面那個世界也好、整個世界的毎一處也好。包括那女孩在内、万物階追求自身存
在的証明、人類只是希望能在追求的過程中生活得自在一些而己、儘管手段上是極為自私、但其用
心是不能以是非功過作定義。反過來説、世界為使自己的生命盡可能維持至最長時間、起了排除整
個區域之念頭同樣是自私的行為、但当中一様不存在対錯。因此、兩方階無罪的思念相乗下、『縁』
尚未到崩潰之時。」
...無言的結局、無法肯定亦無法否定、巫女只作出最後的疑問。
「浮世的楽園、清淨無垢之理想土地、説的就是這裏― 幻想郷......嗎?」
対於這個問題、眼前的妖怪没有回答、身處這個神社亦没有絲毫動容。此時、在這麼一個熱鬥嘈吵
的少女宴会上伝出不絶的歡笑、繽紛燦爛的灯火形影相連、似是在見證幻想的時刻......而我卻再也
無法体験了。

                                                                   /・了


                                         
番外

0月0日0時許、
曾於本報報導過的動物虐待事件再次肆無忌憚地発生。
該次的受害人是一隻黒猫、而令人氣憤的是犯人仍是那隙間妖怪八雲紫、事件的詳細情況如下:
犯人可疑地将受害人帯至一池塘前、以戯水為名将其投入池中、兩者初是楽在其中的樣子、及後卻
冷不防地突展惡行、受害人驚惶失措間只得哀鳴求救、無奈犯人只是一臉笑容的転身而去、対眼前
溺水的受害人視若無睹。有幸一名年幼女孩正好途經該處、及時挽回一條生命。
対於犯人施以惡行後更不顧而去的行為実在令人歯冷、而且虐待的変態心理似是有増無減。鑑於犯
人已不是初犯、為免日後徒増受害者、還請各界正視。

                                                                 文々新聞
[ 此贴被千日縁在2006-08-24 00:00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5 2005-11-22
支持度 春度  :5 2005-11-22
离线wel123
发帖
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5-11-25
为何没人回帖?我看这篇最有感觉!
今天我邪恶的把电视机开了又关了,关了又开,结果噗的一声.........停电了~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5-11-25
因為這是最近将上、下合共重発的、
以前的帖已被刪了。

感觉?什麼感觉?^^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5-11-25
下面是引用wel123于2005-11-25 18:23发表的:
为何没人回帖?我看这篇最有感觉!


这是因为之前这篇是分成上下两部分分开出现的,大家看后把溢美之词都说完了,所以作者把两篇合为一篇,变成精华放在这里供后来者阅读。
以上。
离线光鳞
发帖
28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3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5-11-25
下面是引用千日縁于2005-11-25 18:30发表的:
因為這是最近将上、下合共重発的、
以前的帖已被刪了。
感觉?什麼感觉?^^

兴奋的感觉,看着小绿的文就能高潮了.......................


说来如果有评分系统就好了...........

非限定世界情报榨取/绝对压政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5-11-25
高潮???
どちの方面?
离线光鳞
发帖
28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3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5-11-25
下面是引用千日縁于2005-11-25 18:38发表的:
高潮???
どちの方面?

讨厌~,明明知道的还要人家说出来~...........

非限定世界情报榨取/绝对压政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5-11-25
小女可不想待会被你愛人轟殺
离线光鳞
发帖
28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3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5-11-25
下面是引用千日縁于2005-11-25 18:42发表的:
小女可不想待会被你愛人轟殺 [表情]

真坏~,人家的爱人只有你一个嘛~......................

就此打住,调情还是在别的地方来吧......................

非限定世界情报榨取/绝对压政
离线sakuraya
发帖
1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5-11-25
樓主寫得這篇,東方味很濃厚呢~雖然我不太會說心得,不過也能以百看不厭來形容吧!
請繼續加油嚕~
离线digimon
发帖
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5-12-10
看不太懂……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5-12-10
看不太懂是正常人、
儘管将小女当作異常的就好~
离线ideaf
发帖
1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7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5-12-11
拙者的灵魂和内心世界要是也如楼主般丰富多彩就好了....真是既羡慕又赞叹呢
一半是灰烬...一半是回忆...
离线光鳞
发帖
28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13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5-12-11
下面是引用ideaf于2005-12-11 00:38发表的:
拙者的灵魂和内心世界要是也如楼主般丰富多彩就好了....真是既羡慕又赞叹呢

去变性了就可以了,激素分泌变化可以让内心世界变化的.....................

非限定世界情报榨取/绝对压政
离线千日縁
发帖
110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4
春度
64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5-12-11
你這傢伙又來搗乱了、
ideaf兄請無視就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