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166阅读
  • 12回复

【合同本小说】妖怪山的异变!东风谷早苗大冒险!(合同本跳票所以现在就给大家看好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7-11-26
妖怪山的异变!东风谷早苗的大冒险



秋天。
飘摇的枫叶悠闲的贴到地上,之后便一动不动,一树一树的悠闲这些的家伙们在地上堆积起来,铺了厚厚的一层毯子,午后的阳光晒的人暖暖的却又不燥热,天空蹭蹭蹭的似乎忽然间长高了许多,蓝而透明的让人眼睛发花,这种时候,躺在火红的枫地毯上,让视线爬过那妖怪山林中高高在上的稀疏起来的枫树树冠,停留在这让人目眩神迷的秋天的天空上,或是索性闭上眼睛,让阳光在眼皮上跳跳舞,都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
“呼哈!!!”
一堆可疑的枫叶动了动,金色短发黄衣红裙少女的身影猛地从里面钻了出来。
穰子双手将方才埋在自己身上的落叶向上扬去,落到躺在一边的静叶身上。
“睡得真好……呼啊……”
穰子用力伸着懒腰,红薯的香气便从她身上向外飘散开来。
秋穰子,掌管丰收的少女神,表面上看来和普通的小女孩别无二样,身上一到秋天就会出现的红薯香气是她的标志,每年秋天,妖怪山的人类都会在收获之后进行对她的祭典——大概也就是找她过去开宴会的程度罢了。
“多好的天气啊!静叶!我已经闻到村子里面传来的宴会的香味啦!”
虽然说话的对象是身边的秋静叶——自己的姐姐,红叶之神,不过穰子喊的方向却是朝着天上的。
“嗯……?”
静叶显了不耐烦的神情,睁开眼睛,她轻轻动了动,身上被穰子丢上来的红叶便自动的滑落到了两边,然后,她的身体被围绕在周围的一团红叶轻轻托了起来,飘飘落在穰子身边。
静叶的衣服和裙子火红而富于层次,在同样火红的枫叶中间,就很难分辨出她的轮廓。
“你又躲在叶子下面睡觉了吧,穰子。”
不知道是被吵醒的低血压还是什么,静叶一上来就数落起自己的妹妹。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总是以为躲在叶子下面就真的会变成烤红薯。我们要有神的样子,这样成何体统!”
“烤红薯?!”
穰子一下子跳起来,方才静叶的说教大概她就听到了这三个字。
“我闻到那边人类的宴会里面有烤红薯的味道!我们去吃烤红薯!!”
“谁会在宴会里面准备烤红薯啊!”
静叶被妹妹不由分说地拉着向烤红薯宴会的方向走去,她不满地喊着。
“我说有就一定不会错啦!烤红薯烤红薯!”
无论姐姐怎么挣扎,妹妹就是不肯放手。
“我们不能再人类面前抛头露面太多,太没有神的规矩了……放手啦穰子!”
“烤红薯咯!”
“穰子……”
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可怜的静叶只好又一次乖乖被妹妹牵着走。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变成这样了。

山路,当然不管有没有山路对神来说都是如履平地的。
秋色满眼,正在开宴会的人类村子的话翻过眼前的山头就到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
虽然还是跟着妹妹来了,静叶仍然不住的碎碎念。
“穰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多做点神应该做的事情呢……”
“……”
听姐姐这么说着,穰子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静叶一下子有点惊讶,她抬起方才一直注意着脚下的自己的视线,发现妹妹正扭头过来,看着自己。
“静叶,不喜欢宴会吗?”
“谁……谁会喜欢那种人类的东西呢。”静叶说道。
“可是,每次在宴会上,静叶看起来,都比穰子还要高兴的样子哦。”
“……!”
静叶一下子红了脸,仿佛什么秘密被说中了一般。
“那……那只是为了配合气氛而尽量做出来的样子而已……”
“那,静叶觉得,神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唉?”
没料到妹妹忽然会问这个话题,静叶愣了下来。
并没有等到自己的姐姐回答,穰子将视线转回前方,望着自己和村镇之间的,并不太高的充满秋意的山。
“去融入到人类的快乐之中,和人类一起快乐,让人类变得更快乐……”
“这就是穰子觉得自己作为神应该做的事情……静叶觉得呢?”
静叶依然呆站着——这一次真的呆住了,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脸上居然愈加的发烧。
“穰子……”
她无意识的说着,想走上前去。
“……!!”
猛然间,似乎是作为神的直觉,静叶一下子警觉起来。
她发觉有危险在靠近。

“什么人!!”
大声喊着,静叶迅速转过身来,本能的挡在穰子面前。
秋天的山风忽地吹过,树木摇晃着,一团一团的叶子从静叶眼前掠过。一个身影,从树的影子之中慢慢的显现出来。
巨大的压迫感!甚至还没有认出对方的面孔,静叶就感觉到了如此巨大的压迫与恐惧,到底是谁!她感觉手心微微的冒出了汗。
“姐姐……怎么了?”穰子在后面问。
“不要过来!”静叶竭力喊道,“躲在我后面,不要过来!”
“你们……是妖怪山的人吧。”
那样的声音,从静叶和穰子的对面传来。
出现在静叶和穰子面前的,居然只是一个外表上看去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女。
少女白衣绿裙,银色的短发,配两把一长一短的刀。
而在少女的身边,奇妙的围绕着一个白色的半透明状,乍看上去像长了尾巴的团子一样的东西——
——半灵。

“奉幽幽子小姐之命,前来妖怪山,收集秋天。”
少女说着,不知何时右手已悬于长刀刀柄之上。
“那么,将你们拥有的秋天,全部交出来吧!”

“……秋天?”
静叶虽然神经紧绷,一时间还是愣了下。
“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她重新集中注意力,大声喝道。
“竟敢在神的面前持刀威胁,不怕遭遇天谴么?”
然而,她看到面前的少女毫不动摇。
“要么二位将秋天乖乖的交出来,要么……”
少女的右手猛地握住了长刀刀柄!
“就要麻烦二位跟妖梦走一趟了!!”
发现妖梦握刀,静叶已经疾速的抬起双手!先发制人!
顿时,以静叶为圆形,整整五米的半径之内,地上的,残留在树上的红叶,纷纷飘浮到空中,然后,向着中心的妖梦激射而去!
原本柔软的叶子,此刻锋利如刀,随便一片都可以轻易的穿透人的肉体。
然而,静叶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红叶穿透眼前的少女。
她只看到了眼前一荡而过的耀眼剑气,然后,她的腹部猛地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是长刀的刀柄。
静叶眼前发黑,她努力的转动着身体,似乎想对谁说什么,但是终于没有成功。
随即,静叶的身体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一动不动。
妖梦在静叶的身后收刀回鞘,那些红叶失去了主人的操纵,也软软的落到地上。
“姐姐——!”穰子惨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不、不……”
看着步步逼近的妖梦,穰子的恐惧压过了一切,她蹒跚着连连后退。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
穰子不顾一切的放出弹幕,然而就在弹幕出手的瞬间,她的脑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手刀。
“不要……姐……”
穰子嘴里无意识的喃喃了几个音节,小小的身体便向前倒在地上。

数分钟后,一切都恢复了安静。
红叶静静的躺着,秋天的森林,秋天的妖怪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般。


——妖怪山的丰收之神,红叶之神双双失踪!!!
妖怪山的住民们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在一天之后。妖怪山的人类们开宴会的时候发现找不到丰收之神,骚动起来,消息灵通的天狗很快就知道了这样的消息——所谓的“消息灵通的天狗”,自然就是在说射命丸文。
“秋姐妹的失踪,虽然不会对今年的妖怪山秋收有什么影响,然而收获祭上没有了丰收之神,神灵们的信仰想必会收到严重的影响。看似简单的失踪事件,其背后恐怕潜藏着巨大的黑幕阴谋!”
文文左手拿着奇怪的像是麦克风的东西放在嘴边,面对着犬走抬着的……大概应该是摄像机一类的……快速的说着话。背景,则是秋姐妹经常活动的妖怪山的枫树林。
“一起小小的失踪事件,其实只是席卷整个妖怪山的异变前兆?天狗Channel文文新闻栏目将持续为您追踪报道!”
文文放下麦克风,示意犬走把摄像机也关上。
“射命丸大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
文文看起来似乎是沉思了一阵,向山顶的方向望了望,忽然想到了什么。
“走吧,犬走。”
她指着那山顶信仰集中的地方。
“我们现在,要去那个蛇神和青蛙神呆的神社哦。”

守矢神社,妖怪山的人类与妖怪们供奉的神社。
“如果说幻想乡的异变解决者是博丽神社的巫女的话,那么面对这妖怪山的异变,守矢神社的巫女——东风谷早苗——又焉能坐视不管!”
神社门口的鸟居处,文文一边对摄像机说着,一边向神社内飞去。
“我们现在正在赶往守矢神社,希望能拍到早苗巫女出发的场景!我们听到从神社里面传来喧闹的声音,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即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场景应……”
文文看到黑线的犬走向自己背后指着,她转过头去,顿时也傻眼了。
“应该是……”
神社正中的院子里面,河童、天狗、以及其它种种妖怪山的妖怪横七竖八的醉了一地,酒瓶子到处翻倒着,整个院子都弥漫着酒的香气,至于杯盘狼藉的桌子上……横躺着早已不省人事,眼睛呈螺旋状的早苗,早苗的身边,看来是少数还有意识的人之一的——神奈子,居然还拿着一瓶酒,一边呵呵笑着,一边向早苗的嘴里面倒着酒!
“哇……新闻的主角还没等出发看来就要挂了……”犬走说道。
“比往常的感觉还要激烈的宴会……究竟是……”
文文自言自语着,不由抬头向上方看去。
神社的上方,一个长长的红色条幅迎风鼓动着,上面有几个白色的大字:
“东风谷早苗 大冒险 守矢神社及妖怪山全体欢送会”。
“‘大冒险’是什么啊……”

看来,在早苗恢复神智之前,故事的正式开始还要等一会了。

白玉楼,云端之上的幽灵的庭园。
被绑在秘密的房间内,秋之姐妹慢慢苏醒过来。
“嗯……”
静叶和穰子面面相觑,心中的恐惧翻涌着,都不知道究竟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
“咦——?”
静叶和穰子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幽幽远远的,从似乎是门的方向飘过来。
“这就是——妖梦收集回来的第一批‘秋’吗?”
没有一丝声音,甚至感觉不到多少实体的存在感!然而秋姐妹还是看到说话的身影在向自己靠近!
粉色短发,身着天蓝亡灵衣装,半飘浮在空中的亡灵大小姐。
“噫噫噫——!!!”
即使是神,也是害怕幽灵的。
尤其是,当她们看到亡灵大小姐的手上,居然拿着刀叉的时候。

“嗯……你们的身上,有红薯的香味呢……”
亡灵大小姐向秋姐妹靠近,靠近靠近靠近!
“红薯的香味不是我,是她啦!!”静叶大喊。
面对这种奇怪的危险,就连对妹妹保护欲强烈的静叶也把自己的妹妹出卖了啊。
“静叶好过分!!啊啊不要靠过来啊!!讨厌啦!!!!”
被幽灵的脸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那种体验估计是再古怪不过的吧。穰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一层一层的掉鸡皮疙瘩,然而除了拼命大叫之外,毫无办法。
这种地方,自然是喊破喉咙都没有用的。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可以……”
穰子忽然看到亡灵大小姐正对着自己抬起头来!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之下,她看到一张留着口水的,无比狰狞的,笑脸。
“可以吃吗……?”
“不……不要吃我啊……救命啊——!!!!!!!!!!!!!!!!!!!”

凄惨的叫声飞到白玉楼外的结界上,弹了一下就消失无踪了。
在白玉楼外看来,一切依然平静。

妖怪山,枫树林内。
宿醉之后的早苗,飞起来犹然摇摇晃晃,害得跟着她拍摄的犬走也只好摇摇晃晃。
“早苗小姐……不要紧吧?”文文问道。
“呜呜……我没事……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被这么灌到死吗……”文文尽量不让早苗看到头上的黑线,“和神与妖怪们一起生活的人类还真是辛苦啊……”
“是现人神。”早苗纠正道。
“是是……现人神……”文文随口附和着,看着周围的景象,“这么说来,这里就是当时的目击者报告的,秋姐妹失踪事件的发生现场么?”
“嗯……”早苗点点头,“如果神奈子的眼线说的没错的话,就是这里。不过,没有看清凶手的容貌,据说是在不远的地方听到了‘收集秋天’之类的话以及秋姐妹的惨叫声,赶到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好快的作案速度……等一下,你说‘收集秋天’?”
文文用食指戳着下巴,似乎回忆起什么来。
“这么说来,这个说法有点耳熟呢……”
“文文想到了什么?”早苗问。
“等一下……”文文四处张望起来,“我需要找点证据证实我的猜测……唔,看这个!”
文文指着地面,让早苗蹲下仔细观察。
“这浮在上面的一层红叶,基本都被整齐的——一切两半。而且,仔细感觉一下这些叶子。”
“上面有残余的力量加持……这些红叶曾经被作为弹幕使用过!”
早苗猛地醒悟过来,犬走在后面拿摄像机猛拍特写。
“这么说,这里确实是她们失踪的现场没错。”
“不仅如此,”文文说道,“注意看这些红叶被切开的部分,每一片叶子都完美的被从中间切开,竟然没有一点偏差。这样的切口明显是刀刃造成的,在幻想乡内,拥有这样绝伦的剑技的——”
文文拿起被分成两半的一片红叶,拿到摄影机前。
“——恐怕只有一个人。”

早苗捶了下手心。
“魂魄妖梦!这么说来,这次的犯人是那个西行寺幽幽子,前次幻想乡冬天延长的作祟者吗?”
“唉呀,对你来到幻想乡之前的事情也很清楚嘛。”
“这个嘛……神奈子都有逼着我做功课,所以……”

“不过。”很快的确定了犯人,文文又有了新的问题。
“说是收集秋天,幽幽子这次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清楚啊……”早苗说道,“如果说上次收集春天是为了让不开花的西行妖开花的话,这次收集秋天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某个不掉叶的树掉叶?”犬走忽然说道。
“……专心拍你的,给我闭嘴。”文文说道。

“嗯,不管怎么说。”
早苗拍拍身上刚才因为蹲下沾到的尘土,对文文说。
“既然已经知道黑幕是谁了,现在就要出发去把人要回来。至于收集秋天干什么,那就亲自从她的嘴里问出来好了。”
“……”文文正要说什么,忽然眼前一花,竟是一只斥候天狗落在她的面前。
“……”
文文听了早苗听不懂的天狗的报告之后,脸色凝重起来。
“早苗小姐,我的人刚才报告了如下内容。”
文文转向早苗,对她说道。
“键山雏,那个厄运人形,也已经失踪了。”

“……”
“……”
“……我知道了。”
得知这样的消息,早苗却出乎意料的显得冷静。
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出山的方向,背对着文。
“文小姐,早苗不在的时候,也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早苗小姐说罢。”
“希望你可以去河童那里,找到河城荷取,确保她的安全。如果我预想的不错的话——”

早苗纵身飞起,身影穿过妖怪山的林端,在秋的空中慢慢的化作了黑点。只留下她扔下的最后一句话,在文的耳边回荡着。
“——她们的目标,是所有在之前灵梦和魔理沙入侵妖怪山之时,曾与其交手之人。”
“因此,不光要保护河城,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走吧。”文文收回对着早苗离开方向的视线,对还在发呆的犬走说道。
“别浪费能源啦,我们照她说的做,去找河童们吧。”

风不快不慢的从耳边掠过,将早苗的美丽长发向后抚散着。
这是早苗第一次在没有神奈子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妖怪山。陌生的天空,陌生的空气,陌生的景色……即使是和神奈子出来的时候曾经经过的熟悉的地方,也因为此刻的一个人,而显得陌生起来。
早苗忽然发觉自己的心里面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丝畏缩——由于来到陌生的环境而产生的情绪吗?
——不行!
早苗拼命摇摇头,既然决定了要解决异变,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回去!
她加快了速度,继续向前飞去。
不过……
早苗很快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之前被自己忽略了的问题。
白玉楼,要怎么走来着?

虽然都知道白玉楼是云端之上的冥界之土,然而要是简单的飞上云端就能看到白玉楼的话,那冥界什么的也太不成体统了。
想了半天,也只有一个办法能知道去往白玉楼的路了。
早苗扭转方向,向大结界的边缘飞去。

河童的据点在妖怪山的山脚下,文文把犬走留在瀑布后面进行文文新闻的后期处理,一个人去找河城荷取。
熟悉的环绕妖怪山的河,即使冬天也奇迹的不会上冻,大概是有神的力量在庇佑着的缘故。来到河童经常和犬走下将棋的河边,奇怪的没有看到荷取的影子。
文文紧张起来。
“荷取?荷取你在吗?”
文文一边四处走,一边喊着。
“……我在里面!”
直到她听到一个回答的声音,她才稍微安了心,偱声走去。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奇怪的山洞,山洞门口用专业的手法隐蔽过,如果之前不知道里面有人的话,很难找得到。
“荷取,你在这里吗?”
文文撩开洞口的伪装,走进去,山洞狭窄低矮,刚好够自己这样山高的一个人通过。文文于是摸着洞壁向里面走去——被新闻记者的好奇心驱使着。
“咦咦?文文你走进来了吗?不要进来!”荷取在里面大喊,“等我出去!”
“唉?”
文文听到荷取的话,一个迟疑,却听到脚下传来“咔嗒”一声响。
“啊!!!”荷取在里面大叫,“文文,你踩到了!!”
“哎哎?踩到什么?”
文文一边说一边把脚抬起来想看个究竟——
“别抬脚啦!!!”
当然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整个山洞都差点被震塌。
而文文——真的变得和天狗(乌鸦)一样黑了。

早苗拾级而上。走了不远就看到了博丽神社的鸟居。
要问去白玉楼的路,最合适的人无非是问当时异变的解决者,而最容易找到的解决者自然是住在这里的巫女。
“打扰……”
踏进神社的院子,早苗放大声音说着,然后,她看到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果然就坐在神社门前的廊下,喝着永远喝不完的茶。
灵梦看到早苗,脸上少见的浮起笑意。
“唉呀,看来那家伙说的一点都没错呢。”
灵梦把茶碗放到一边,跳下地来。
“你果然,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
早苗被灵梦说的有点糊涂。
“灵梦小姐……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这次来的目的哦。”
灵梦笑盈盈的看着早苗。
“你是要问我,去白玉楼的方法,对吧?”
“咦咦?你怎么知道??”
早苗大惊而又有点窘迫,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心事总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呵呵呵……”
灵梦笑的神秘。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她指指上面,那高不可触的天空的云端之上。
“当然是——你要去的那个地方的主人,告诉我的哦。”

“什么!!!”
早苗吃了一惊,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西行寺幽幽子……吗?”
“警戒起来了呢,呵呵,不愧同样身为巫女啊~”灵梦笑着,依然不慌不忙。
“保持那样的状态也好,因为我啊,还被幽幽子拜托了一件事情~”
灵梦伸手到身后探了一探,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飘扬的御币来。
“要把你,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呢~”

“呜呜呜……”
泡在河里洗干净漆黑的身体,文文还是疼的呲牙咧嘴。
“你们这些河童还真是能研究这么危险的科技呢……”
“呵呵,这可是危险的M59式对步兵地雷哦,本来准备引别的东西来实验一下威力的,没想到你先做了实验品,真是抱歉啦。”
“地雷啊……听不懂的名词呢……不过威力真可怕,比起一般的弹幕打击疼多了呢。”
“这还只是减小了威力的结果哦,这本来是要应用到战争中去的东西~”
河城荷取似乎一说起这方面的事情就头头是道的兴奋。
“上次被那个巫女什么的打败,非常不甘心啊,所以就弄了这个,下次再遇到她,就用这个外面世界的科技让她好看!”
“别弄出人命就好……”
文文看着河城摆弄着手中那个刚才炸的自己差点去见小町的黑色的玩意,仍然心有余悸。

“总之,我来找你,是来告诉你这件事情,按照早苗的推断,你要小心。”
对河童讲了妖怪山的异变之后,文文说道。
“幽幽子吗?”河城眨眨眼睛,“很强?”
“嗯……认真起来的话博丽家的巫女想要战胜她也很困难的那种程度吧……不过其实,所谓的她的危险程度应该不是这个啦……”
文文让河城凑过来,在她耳边说道。
“那家伙的危险是指……She eats. ”

早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开玩笑的吧???!!!”早苗喊道,“你不是巫女吗?怎么会去帮异变的黑幕?”
“厄……这个嘛……”
灵梦心虚的把视线别到一边。
“因为啊,幽幽子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如果答应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将那个东西完美的装满。’”
灵梦说着,手指向神社正前方的——
赛钱箱。
早苗无奈的汗。
“被狠狠的抓住了弱点呢……”
“算是吧……”
被抓住弱点最糟糕的情况是,明明知道对方在利用自己的弱点,还是只能乖乖被利用。比如灵梦。

“总之,战胜了我,我就可以告诉你去往白玉楼的通路,并且立刻放你同行,要是战败了,那就只好让你在这里停留一阵子了。”
灵梦说着,将御币横在胸前。
“来吧,让你先宣言。”

五分钟不到之后。
早苗趴在地上,完败。
“呜呜……怎么比上次还厉害啊……”
当然是因为弱点被抓住的原因啊。

“呼~”
灵梦一脸轻松,只当活动筋骨。
她奇妙的收起御币,向神社内部走去。
“要喝茶吗?”

河童看着文文拿给她的上面印着幽幽子和……夜雀的报纸,看的浑身冷汗。
“恶魔……”她只挤出这么两个字。
“所以说,要万分小心。”文文叹气道,“现在的秋姐妹,恐怕亦凶多吉少了。”
“我知道了……看来,不动用那样的力量不行了……”
河童站起身来,转向漆黑的山洞内部。
“把我特种作战相关的记忆回路,重新闭合吧。”

神社。
被灵梦毫无悬念的击败,早苗也只好乖乖的留下来喝茶。
坐在灵梦身边没一会,魅魔从后面把茶端了上来。
“谢谢咯。”灵梦说道。
“没事没事~”魅魔似乎很开心有客人来,“要叫萃香出来么?”
“不用叫她,”灵梦说道,“一会儿就会自己出来的。”
“灵梦——!打架又不叫我!!真过分!!!”
话音刚落,长着尖尖角,带着大酒葫芦的萃香就扑了出来。
果然。

早苗见到萃香,有一点吃惊。
“这样的角……她难道是……鬼?”
“我是鬼哦~”
萃香看到陌生人,好奇的凑上前去。
“唔,你的身上有‘外面’的气味呢,新来的吗?”
“之前和神奈子来的时候,萃香都刚好不在呢。”灵梦说道,“这是守矢神社的巫女东风谷早苗,神奈子的巫女哦。”
“幻想乡……竟然连这样遥远的力量也存在着吗……”
看到萃香的早苗,一时间很是感慨。
“真是不可思议啊……”
“幻想乡啊,什么都有的这个特质该说是好呢,还是让人头疼呢……”
灵梦端起茶碗,虽然说着头疼,唇边还是带着笑意。
“不过,幻想这东西,是无所不容的嘛。”
灵梦抿了口茶,放到一边,摸着萃香靠过来的头。
“无论是对萃香这孩子,还是对妖怪山的你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哦。”

早苗一瞬间感觉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她知道灵梦话有所指。
她望着远方连绵的山的轮廓,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河童的山洞。特种二等兵河城荷取的根据地。
紧紧盯着监视器,河城大气都不敢喘。
“——来了!”
监视器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影——幽幽子。
“亲自来了吗……”河童看了看手里面文文留下的照片,确认自己没认错。
“也好,就让我干脆直接解决掉,也省了守矢的那个巫女的麻烦。”
毫不犹豫的,河童按下了手边的红色按钮。
“立体防御系统,警戒程度S级,启动!!”

整个山洞,顿时变成了一个严密而可怕的防御机器。
红外线,热源探测,不可见光防御网,对步兵雷……随便触动一个都是粉身碎骨的份。
“来吧,幽幽子,看看你能闯到第几关!”
……
……
……

安静安静安静——
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山洞里面竟然还是安安静静,爆炸声什么的,都没有听见。
“怎怎怎怎么回事???”
河童扑倒监视器前,切换到各个防御系统所在的位置——居然都原封不动!
而……幽幽子显然已经站到了最后一道防护网的前面!
“不会吧??”
河童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最大误算在哪里。
“半漂浮,没有实体,没有生命迹象……也就是说……这些依靠压力、热源……启动的防御装置,全部无效??!!”
当然了啊。

河童扔下手边的控制台,跳起来准备从后门逃跑,不过,已经晚了。
“唉呀~找~到~了~”
像散步一样穿过了河童的防御网的幽幽子,正笑吟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好了,时间到了。”
两盏茶过后,灵梦站起身,对早苗示意她可以走了。
“去白玉楼,寻找到结界入口的方法,就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嗯……打扰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早苗说道。
“这话客套过头了啦。”灵梦笑着,“不过,我要事先通告你哦。虽然按照历来异变的惯例,同黑幕相关的boss,至少也要从第三面开始出现……”
灵梦指指自己。
“我也顶多,只算个二面的哦。所以,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吧。”

……
告别了灵梦,早苗沿着灵梦指给自己的方向向前飞去。
下面的景色快速的切换着,从神社面前的石阶到魔法之森……早苗一边飞一边脑海里面乱七八糟的心事,忽然间,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面前。
“哟,总算是来了啊。”
黑白魔法使魔理沙。
“灵梦这家伙,竟然把你留了那么久,真是让我好等呢。”
早苗从魔理沙的话里面就知道自己面对的会是什么了。
“……你也和灵梦一样被幽幽子收买了吗?”
“哎呀呀,说‘收买’就是把我和那家伙混为一谈了啦~”魔理沙嘿嘿笑着摇着手,“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有趣才会参与的哦,好久没认真的打上一场了呢,灵梦也总是不解风情,好容易有个对手,来吧~”
魔理沙熟练的摆出战斗的姿势。
“老规矩,赢了可以通过,输了的话,就听我的话吧~”

五分钟后。
早苗被魔炮轰的浑身冒烟,无力的趴在地上。
“呼~”魔理沙晃晃肩膀,“好久不来这么一发真是闷啊,这样心情好多了。来,能走的话,就跟我去做点事情咯。”
于是,又五分钟后。
“快跑啦啦啦啦啦啦!!!!!!!!”
魔理沙背着一口袋书从爱丽丝的房间里破窗而出,早苗背着另一口袋书凄惨的跟在后面跑出来。
“该死的魔理沙!!!又偷书!!!而且还带着别的女人!!!”
爱丽丝喊着大概最后一句才是重点的话,从后面追上来。
“为什么我要一起做这种事情啦!!我可是巫女啊!!”
尽管欲哭无泪的喊着,该跑还是要跑。而且看起来爱丽丝的目标与其说是魔理沙,更像是自己。

就这样,一刻钟过后,两个人坐在一棵大树下面喘着气。
“总算摆脱了……”魔理沙检查下自己的口袋,还好没有把书弄丢,“怎么这次爱丽丝好像追的格外凶狠啊……”
还不是因为你带了别的女人。
“呼……呼……”
早苗显然很不习惯这样的落跑模式。
“只知道你是个粗鲁的家伙,”早苗说道,“没想到还是个强盗啊。”
“唉呀,失礼啊。”魔理沙笑起来,表情并没有否认那种说法。
“不管你怎么说,在没有异变的日子里,这可是每天的必修课之一哦。”
“之一?还有什么必修课来的?”
“嗯,比如修理笨蛋冰精啦,抢劫香霖堂啦,破坏红魔馆啦,去神社挑衅然后蹭吃喝啦……诸如此类,我的每一天可是过的很充实的哦。”
“……”早苗觉得自己有种不再想听下去的感觉。

带着早苗把抢来的书放回自己的家中,魔理沙指给早苗道路,也放走了早苗。
史无前例的连续被击败却还能继续游戏的异变解决者,穿过云层,飞翔到了云端之上,突出大气层……当然没有。
循着灵梦和魔理沙指的方向,早苗用身为巫女的感知能力感应着结界的存在,很快,白玉楼的冥界结界,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结界的面前,停着三个陌生的身影——骚灵三姐妹。

“……”
早苗停在三姐妹面前,打量着三只骚灵。
“你们,是幽幽子的看门人吗?”
“唉呀,说看门人什么的……”
三人中最小的莉莉卡,摊开双手摇着头。
“我们是迎宾员哦。”老大露娜萨说道。
“你还没到被邀请的时间呢。”排行第二的梅露琳说道,“现在可不能放你进去。”
“要是想要通过的话,就踏过我们的尸体过去吧!——虽然我们现在应该无法生产尸体才对……”莉莉卡说道。
“要是失败的话,就只好让你在这里一边等一边听我们的演奏了。”露娜萨说道。
“时间到了,自然会放你进去的。”梅露琳说。
“……总之又是要打嘛……”
尽管之前已经被打倒了两次,早苗还是只好准备新的战斗。

十分钟后。
虽然对手单个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早苗还是被车轮战磨的没了体力,不小心被打倒。
“那个……你这一路上有战胜过谁么。”莉莉卡戏谑的问道。
“……别问啦。”

早苗郁闷的坐在结界前的地上,听着骚灵乐团在眼前的演奏。
忽而欢快忽而悠扬忽而忧伤的旋律,回荡在云端之上,这透明无垠的,区分幽明之境界。
这样的旋律,会将人引导到何处去呢。
不知不觉,早苗被演奏带的出了神,直到天色发暗。旋律忽地停了。
三姐妹收回乐器,让开一条路,对着犹自在发愣的早苗。
“幽幽子的邀请,已经生效了哦。”莉莉卡说道。
“早苗小姐请进去吧。前面的路还很长呢,不快点不行哦。”露萨娜说道。
“我们还要在这里,迎接其他的客人呢。”梅露琳说道。
早苗恍然而起,信步前行,在幽明境界面前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一个失神间仿佛全身被一根冰凉的线平平划过,再醒来时已是在了境界之内,隔着透明的境界,还能看到三姐妹中的大姐,转过头来对自己微笑。
——只是一转眼间,竟是恍若隔世。

眼前是千级白玉阶。早苗尝试飞行,却感觉身体轻盈,如同抛弃了什么大负担般爽利。夜色已浓,心情忽地变愉快起来,便迎着从白玉阶上迎面吹下来的夜风,向上飞去。
眼前在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忽然觉得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什么异变,危机,黑幕,压力,陌生,紧张,挫败,沮丧……不知何时已统统抛到脑后,只想享受眼前身边的一切。
只想和这一切融为一体。
真是妙不可言。

“早苗小姐。”
迎面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早苗抬头看去,却是魂魄妖梦。
早苗停下来,以为又要面临战斗,不想妖梦只是彬彬有礼的立在自己面前。
“未能远迎,真是十分失礼。”
妖梦微微欠身,优雅而洒脱。
“欢迎来到白玉楼,尘世之上,冥界的空中楼阁——”
“一切烦恼嗔欲的,忘却之地。”

迎接了早苗,妖梦遂和早苗并肩而行,沿着白玉阶向上飞去。
不过,这长长的向上延伸而去的台阶,似乎怎么飞也飞不到头。
向上望去,只见长阶延伸到天顶,尽处模糊不见。
“要飞到什么时候?”早苗问妖梦。
妖梦微微一笑。
“何时到白玉楼,要看早苗小姐接下来的问题,要怎么回答了。”
“早苗小姐,在幻想乡中的这一日,过的如何呢?”

“……”
早苗苦笑起来。
“过的不能算好吧。毕竟一直在被人打败啊……”
不过,很奇妙,在这白玉阶上,被打败的烦恼和挫败感什么的,都消失无踪。
留下的是什么?
和灵梦一起坐在神社,悠闲的喝茶聊天。
和魔理沙一起胡闹,玩生存大挑战。
在幻想乡上空徘徊,俯瞰这美丽的一切。
聆听三姐妹的天籁之音。
还有……
“这是每天的生活哦。”魔理沙这么说。
没错,留在脑海里的,是被自己体验过的,幻想乡的生活。
不同于之前在外面的世界,甚至也不同于封闭的妖怪山,真正的幻想乡的生活。

“那,早苗小姐对‘幻想乡的生活’感想如何?”
“感想呢。”
早苗闭上眼睛,微笑起来,那是自心底自然而然荡漾出来的情绪。
“就和现在的我,没什么两样。”
“我希望,这样的感觉,可以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
我希望这样的生活可以永远下去。
我希望此时此刻的感觉,可以永远下去。
我希望,就算是眼前的白玉阶永远都走不完也无所谓,此刻的感觉可以永远,那就够了。

“呵呵呵~”
耳边传来妖梦的笑声,似乎非常欣慰而开心。
“早苗小姐,白玉楼,已经到了哦。”

“!!”
早苗蓦然惊觉,白玉阶却已走到了尽头。
此刻面前,却正是夜色深浓,月色清幽,落红点点,喧闹的西行寺庭园。
“这是……”早苗喃喃着,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了。
“赏月会哦。”
迎着自己而来的,正是西行寺幽幽子。
“丰收之秋,红叶之秋,亦是月盈团圆之秋呢。在这样的夜晚没有赏月之宴,不是会很寂寞吗?”
幽幽子笑盈盈拉着早苗,向庭园内走去。白玉楼的楼阁面前,正是赏月之宴的所在。
秋静叶,秋穰子,键山雏,河城荷取……甚至连犬走和文文都在。而
除此之外,出现在早苗眼里的,还有仅仅听说过的红魔馆的吸血鬼、女仆等等奇怪的成员,看起来年幼的妖精们,月兔、宇宙人……而坐在传说中的境界妖怪紫身边的,正是自己的主子神奈子和诹访子!
“难道……这所谓的异变……会是……”
“唉呀,只是简单的一个个请来,不是很无趣吗?”幽幽子用印着蝶翼的扇子掩口轻笑,“至少,你这一日的光阴亦并未虚度,不是吗?”
“……”
早苗看看幽幽子,看看妖梦,看看席上正望着自己的人和妖怪们,熟悉的面孔,陌生的面孔,然而此刻亦没什么不同。
“是呢。”她轻声说道。然后,向宴会走去。
大家,其实早就应该这样在一起了呢。
是谁,来自哪里,什么身份,什么心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这烦恼之外的盈月之下,让一切都永远下去吧。

“这是什么啊?看起来怪怪的。”
“幽幽子说,这叫‘枫饼’,新发明的点心呢。”
“只听说过樱饼……枫饼是……”
“……等等,这不就是月饼上面放了片枫叶么……”

——完

Extra

盈月之下的博丽神社。
紫飘然落地的时候,灵梦正一个人独自酌饮着。
魅魔伏着身体醉的熟了,手里还捏着酒碗边就倒在萃香腿上,而萃香则倒在灵梦的腿上,浑身酒气的发出细小的鼾声。
灵梦仰头看着紫,笑笑,竟是如释重负。
“成功落跑了呢。”灵梦说道。
“跟天狗河童喝酒永远都不是明智的主意,所以你一叫我,我又怎能不来?”

灵梦的一边被魅魔和萃香占满了,紫只好坐到挨着灵梦的另一边。
“这两个家伙喝的太凶了……还好没醉闹起来,否则可真是败兴。”
灵梦的语气虽是无奈,眉宇中却满是悠然。
“说到败兴,为何你不去幽幽子的宴会,独自留在神社?”
“那家伙煞费苦心的想让妖怪山的妖怪们和山外的幻想乡更多的交往才想了这么个办法哦,博丽神社的巫女不在场,没问题吗?”
“之所以不去,有一半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灵梦指指神社前的赛钱箱,幽幽子承诺灵梦要装满的东西。
紫侧身望去,还真的是装的满满,甚至都从赛钱箱的缝隙中露出一半的满满的——纸钱。
紫笑起来,灵梦叹着气。
“幽幽子还真的敢把冥界的钱丢到这里啊,真是不吉利呢。”
“是啊……”灵梦摇着头,“我还在发愁怎么把那些钱处理掉……碰一下都会觉得讨厌的东西啊,不过对于身为幽灵的她来说,所谓的塞到赛钱箱里面的钱,也就是指那种东西吧……”
“叫她自己来拿走就好了嘛。”紫说道,“不过,你说这只是一半的原因,另一半呢?”
“另一半吗……”
灵梦放下酒碗,给紫倒了满满一碗酒,然后转回身来,望着天上的盈盈美玉。
“对我而言,赏樱和赏月,是不同的两种境界呢。”
“落樱时节,在樱树之下开怀宴饮,隔着满耳喧嚣,醉而自忘,酒酣之际心中偶动,抬头看着那飘散如雨的樱花,真是美不胜收,仿佛拥有了接下来一整年的全部快乐。”
“而秋月当空,则正是要在空旷之地,静谧之所,举杯对月,让奇妙的思念随着杯中酒而满溢,这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情调哦。”
“所谓‘落樱火热,秋月清冷’吗?呵呵。”
“那是哪里听来的说法啊……不过倒是没错啦。”

紫忽然不再说话,捧着酒碗,抬头望着月亮,出起神来。
“怎么?”灵梦问道,“又在怀念那些事情吗?”
“呵呵,不是的哦。”
紫摇摇头,将酒碗对着月亮举举,抬头一饮而尽。
“前世的事情,千年前的事情……都已随着无数的月圆月缺,一去不返了哦。”
“说的是呢。”
灵梦亦将酒碗举向空中月,银色的影子在碗中随着透明液体的波纹,缓缓荡漾着。

“盈盈如月……”
紫不再倒酒,若有所思了一阵,忽然轻轻吟道。
“盈盈如月,何时可掇。
“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哎呀。”
大概是出乎意料,灵梦低头笑起来。
“没想到,真风雅呢~”
“呵呵,真失礼啊。”紫笑着抗议,“不是一直,都很风雅的么。”

月亮永盈的日子,早在上古时代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人们对永远的盈月的怀念,到了今天,或许已经慢慢的演变成对一切美好的事物无法永远的怀念了吧。
无论是幻想乡之外还是之内,或许都是如此的吧。
那么,再一次的,让这一切,都永远下去吧。

后记

大家好,咱是渔场的lastsep,叫我蕾丝就好。
继《盈月纪年2》之后,这是第二次参与同人物的小说创作工作。
可以看到这里,真是万分感谢。当然相信大家都是奔着画集来的吧,这篇小品就当作是偶然的收获好了,赚到了赚到了(笑)。
所以,大概谈一下创作相关的东西来填充故事之后的空白页怎么样呢。W

最早的创作灵感,是想着既然早苗也是巫女,那么她要不要解决异变呢?于是就有了让妖怪山出现异变,而早苗去解决的想法。
然后,因为看了异闻妖妖梦的结尾被深深吸引,想着,我也来个风雅点的结尾吧。于是就先有了这个结尾,然而不是连结尾的两个人物都和异闻的一样了吗?W
然后,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幽幽子为了让妖怪山和幻想乡的大家可以聚到一起玩的把戏了,基本上,算是风神录的外传性质的东西呗。
当然,前面情节的紧张气氛,中间的口胡和结尾忽然开始风雅,是不是还是衔接的痕迹太重啊。匆匆完稿,甚至没来得及重头读一遍就在写后记的我,深深的忧虑着。
至于文的摄像机啊,荷取的地雷什么的啊,这些都是根据原有设定发挥出来的东西,算有趣还是算无聊,自己也不知道呢。
另外,总是倒霉的早苗却给人很可爱的感觉啊。至少我喜欢这种厄运+不死身属性的角色。顺便一提,画这小说插画的风紫酱就是这样的类型哦,再顺便,别看他很萌,他可是个小正太来的哦。我在说什么啊。
故事的后半段,对幽明境界描写的时候,有了仿佛身临其境的感觉,文字风格的突变让自己都有些惊讶,难道我参悟了什么吗?W
白玉阶上的妖梦被人说“不像妖梦”呢,唔……普通的妖梦确实无法想象会说出那样的话啊。不过此时妖梦的身份是不一般的吧,而且我想不出让谁来代替妖梦的作用啊……要是实在觉得有违和感的话,就当作是幽幽子教给她那么说的好了。

总之,这是不争气的文的后记。
大家还是更多的享受前面那些美丽的画面吧:)
9条评分
太阳雨 春度 +2 - 2007-11-26
kadsura 春度 +2 2007-11-26
saga 春度 +2 2007-11-26
一片田 春度 +1 偷跑只加1~~ 2007-11-26
zymeth 春度 +2 2007-11-26
sdvsds 春度 +2 2007-11-26
格里菲因 春度 +2 2007-11-26
赵伊平 春度 +2 2007-11-26
wisdomc 春度 +2 2007-11-26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螺旋王
发帖
3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7-11-26
太长了直接拉到头 - -a
http://www.suparobo.jp/srw_lineup/srw_mugen/index.html
SRW终于有了爆乳大妖姬
离线saga
发帖
710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1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7-11-26
放MP3里睡觉前看
离线尚未登陆
发帖
2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7-11-26
好~~~长~~~~阿~~~~~,拖入手机~~~~
离线゛椛残
发帖
1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11-27
谢谢LZ 吸入MP4慢慢欣赏~~
离线喵喵
发帖
2221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1
春度
290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11-29
好吧,我还是飞速浏览了一遍,无论如何都要等拿到实物后再品读。

Extra
盈月之下的博丽神社。


这个句式好熟悉……女仆长的文?或者同类文太多了?……
秋风萧萧霜掩玉,梦影黯黯时越空
幻思奇想乡间里,怪闻绮谈雨幕中
该账号为东方小镇代管进程,代管实体登录较少,站内信通常看不到
任何论坛相关事宜请发送邮件至:mmiaow*qq.com(请将*替换为@),工作日24小时内响应
离线puppet
发帖
1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7-11-30
仔细地看完一遍,一改以前对蕾丝大文风的看法……
以前一直以为蕾丝大在搞笑方面比较不擅长,这篇东西就让在下彻底地服气了说。
蕾丝大的文章那种回味的余地,仍然是在下作为跟班应该学习的东西。
感谢蕾丝大大的发布分享,受益匪浅的说!
人们往往以为自己所见即是世界的一切,但实际上呢?
发帖
5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7-12-01
怎么说呢......搞笑方面略生硬.....
桥段好像都是以前看到过的.....

其它还不错......

偷跑万岁......

居然敢用地雷炸我(家的文文)......
「幻想风靡」!!

...啥? 撞不到人? 没有弹幕?
离线赵伊平
发帖
19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7-12-01
好吧好吧……我们的悬念!!!!!!!
不看,不看,坚持住……
由于东方每一作都不断推出新人物,幻想乡目前人满为患,于是神主决定实行计划生育。几年后,幻想乡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
离线绝对无视
发帖
1025
樱饼
1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30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7-12-01
地雷………………算是自己看的涉及TH10的第一张吧…………收入DS……慢慢拜读……
http://hi.baidu.com/绝对无视
《雷王计划》
汇集最不专业的翻唱人员,我们的音乐。
收集灵魂的爱与信仰

“我想归团了”
“为什么?不是好好的么?”
“我觉得我的妹子不够萌……”
“要多萌才叫萌啊...照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我妹子不够萌”
“妹子总是别人家的好,女儿总是自己家的棒”
“看,这个死小腿控扭曲到一定程度了”


哪里可以插表情……我就好像躺在地上头上有一个包一脸233表情的小町……
离线magicice
发帖
14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7-12-01
幽幽子怎么感觉有点恐怖 ..
不对,好恐怖...
妄想把学校炸掉.....
离线akumaxx
发帖
154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8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7-12-03
我敢肯定我没踩到地雷
我敢肯定几天没来这里没有新的陷阱
真的
离线夜雨凄凉
发帖
10
樱饼
14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3-11-24
好啊,有TXT文件的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