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97阅读
  • 0回复

(补发)Touhou Memories Off (3)——幽幽子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桃源隐士
 
发帖
13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35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7-09-19
注:文末一段剧情改编自东方同人漫《游于胥氏之国》

——————————————————————————

【Touhou Memories Off (3)】

“沙……沙……”

一个头戴斗笠,身穿粗麻布衣的人在铺满花瓣的石路上走着,踩着花瓣,发出着轻微的摩砂声——眼前,满天的樱花瓣犹如细雨般不断地落着……

“……西行妖……”

那人稍微抬起头上的斗笠,注视着在樱花树中无比巨大、粗壮的那一棵——

此时,它上面的樱花正簌簌地落着……

“我回来了!~~”

与往常一样,白玉楼的幽灵——西行寺幽幽子笑着一边招手,一边走进庭院里,眼前,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啊,幽幽子大人……”那少女停下扫地的动作,抬头望了过来——她就是白玉楼的庭师,魂魄妖梦。

“呵呵~今天的天气不错呢~”幽幽子笑道。

“……幽幽子大人。”

“什么?”

“……你又喝酒了吧?”

“呵呵呵……”

笑声中,二人走进了屋子——就像以往一样……

“……想要回去吗?……”

一个划破寂静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

“……谁?……”

“……你想要回去吗?……”

“你是谁?……到底在说什么?……”

“……你想要回去吗?回到……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

突然,面前的黑暗中飘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哇!”幽幽子一下惊醒坐起,不断喘着气,眼前,只是黑暗中的房间之景。

“……刚才那个人……说的是……”幽幽子回想着那之后梦中“那个人”说的话,不禁陷入沉思……

“……真的……可以这样吗?……”另一边,妖梦也坐起在床上,双手掩面心想着,“……刚才……‘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

她缓缓放下双手,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严峻,好像又十分悲伤……

“……如果是这样的话……幽幽子大人……”妖梦想着,不由得伏在了自己双膝上……

翌日,白玉楼中。

幽幽子和妖梦对坐在桌子两旁吃着早餐,只是两人都默不作声,和以前那种有说有笑的情形完全不同。

“……我吃饱了。”幽幽子放下碗筷像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妖梦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鞠了个躬就开始收拾。

幽幽子站起转头一望,就望见远远的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昨天晚上梦里的那个人——虽然此时他戴着斗笠,只能隐约看见下半个脸,但幽幽子还是一眼就认出是他。

而这时妖梦也无意中望见了那个身影,不由得也显得有些惊讶——因为的确,她昨晚也梦到这个人……

那人笑了笑,慢慢推门走了进来——从庭院那头,慢慢走向二人,而她们,只是默默地望着他接近。

那人终于走到她们面前,稍微停顿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决定好了吗?”

听来像是无头无脑的一句话,但幽幽子和妖梦却好像是听到要做什么重要决定之前的确认一样,不约而同沉思着——而也在这时,她们发现了对方似乎和自己一样,从眼前这个人那里知道了什么……

“……妖梦?难道你……知道了?……”幽幽子问。

妖梦沉默了一下,才点点头道:“是的……幽幽子大人……看来……我们是作了一个相同的梦?……”

说着,她已站起望向那人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告诉我们那些……有什么用意?”

那人的嘴依然保持着微笑,只是边缘垂下的斗笠遮住了他的脸,倒一时看不见他的表情变化……

“……没有什么用意……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这样?”

“别开玩笑了!”突然妖梦的语气变得尖锐起来,一下拔出楼观剑指着那人叫问:“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何居心?!”

那人笑而不答,而就在此时,突然不知从哪儿飘来一片小小的粉红色的东西,在三人面前缓缓下落着。

“这是……樱花?……”

幽幽子一惊,抬头一看,却见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有着大批的樱花花瓣开始在缓缓落着,没过多久整个白玉楼就像在一片樱花花瓣的海洋中。

“这?!……”妖梦看见此景也不禁呆住了,这时那人缓缓说道:“……冥界的樱花……就是拥有这冥世的力量……能‘杀死’人……却也能‘活人’……”

“?……什么意思?……”幽幽子不解问。

那人不语,只是微微侧身,两人一眼就望见那棵耸立在远处巨大粗壮的樱花树——本应四季凋零的它,此刻却开满樱花。

“这?!……”两人见此都不禁惊道,“西行妖……开花了?!……”

“……世上是没有不能盛开的樱花树的……”那人说道,“当然……除非它死了……只不过……”

他说着转头望向那棵叫作西行妖的樱花树,缓缓道:“……死……并不是永远的……只要有着‘力量’,也能获得重生……”

“你是说……你有能使人重生的力量?!……”妖梦惊问。

那人回头望着她,依然只是微笑道:“‘力量’……不是属于我的……只是我知道……这种‘力量’,可以让……你,得到重生……”说到“你”的时候,他已经转眼望向旁边的幽幽子。

“我……可以重生?……”幽幽子不禁感到惊讶。

“……是的。”那人道,“就如昨晚我让你看到的一样……你已然忘却的前生……如果有机会能让你重生……你愿意回去吗?……”

幽幽子沉默……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妖梦再次问道,但不知为什么,语气不自觉地温和了许多……

“……茫茫世界,广阔无边……我们都只不过犹如沧海一粟……我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决定……”那人说着,再次望向幽幽子。

“……我不知道……”幽幽子缓缓摇头道,“……我都不记得了……我……没有自己作为幽灵生活的记忆……我有前生?……我的前生……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是的……你是‘人’……”那人道,“但若你决定重生……你却不会再是‘那样的人’……”

“?……什么意思?……”

“芸芸众生,本应尽皆平等……神通鬼力……只不过是一时偶发之事……重生在凡尘的世界……是不会带着这种随机逆天的力量的……”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重生’的话……”

“……你将会是‘人’——一个凡尘俗世中的‘普通人’……不再会有任何‘神力’……会和别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有生老病死……当然……你在冥界经历的记忆……也会因此消失……”

又是一阵沉默……

“……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不知过了多久,幽幽子才这么说道。

“……那,三天后我会再来的。”那人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在两人的注视下转身慢慢离去……

那人一经过两人视线里的西行妖后,西行妖却似马上又恢复那种一贯凋零的样子,而当两人回过神来时,周围漫天的樱花花瓣也似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人也早已不见了——刚刚一切就像是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却又无比真实……

随后,两人对坐在屋里……

她们都默不作声,虽然是坐着,但都毫无目的的左顾右盼,像是在刻意避开着对方的目光。

虽然没有明说,但她们都知道,三天后她们将面临一个情况——幽幽子,要么留下,要么和那个人“回去”——她们不知道那人是谁,但都觉得他的话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令她们不得不要作出决定。

终于,忍受不住这难堪沉默的幽幽子突然道:“妖梦……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对于幽幽子前生的事,妖梦也略有所闻,此刻,她望着远方沉吟了一阵,才把视线移回与正坐在那里望着她的幽幽子道:“……我是西行寺家的庭师……我会永远遵从主人的决定……”

“妖梦!”一向说话十句带九句玩笑的幽幽子,此时却像是严肃地问着,“我是在问你的意见!不要扯到别处!”略带严厉的语气似乎还显得有些急促。

妖梦对幽幽子的反常却也不显惊讶,只是默默低着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头望着眼前正凝视着她的幽幽子道:“……只要幽幽子大人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如果幽幽子大人想要‘回去’……我也绝对会支持的……”

“……即使我‘回去’后,会失去一切在这里的记忆……你也会支持吗?……”

“……作为一个庭师,是必须要遵从主人的决定……”

“好!我明白了!”幽幽子突然一拍桌子,脸色显得有些生气,又显得有些悲伤,“既然妖梦都这样说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说着,她就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对不起……幽幽子大人……可是……我不能……让你就此放弃‘重生’的机会……”妖梦似在自语着,趴倒在桌子上……

就这样,三日之期转眼而来……

这天,两人坐在屋檐下,都只是眼望着前方的门口处,并不说话……

不久后,只见天上突然飘落一片片樱花花瓣,而从门口那边,也渐渐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渐渐地,那个人又在一片樱花雨中慢慢向两个走来——脸上,依然是不变的微笑……

“……怎样,决定好了吗?”他问。

“……决定了。”幽幽子瞥了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妖梦,抬头站起道:“我和你一起走——我要……‘回去’!”

妖梦只是一脸漠然跪坐在原地,也不说话,好像这事和她无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人笑笑,只说了一句“跟我来。”就转身而行,幽幽子又再回头望了望妖梦,原地伫立了几秒才转身跟上那人穿过庭院走向门口。

妖梦望着幽幽子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道:“……希望……你能幸福……幽幽子大人……永别了……”——她知道,这是她与幽幽子的永诀……

那人和幽幽子终于消失在视线里,周围的樱花花瓣又像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全没了,硕大的白玉楼里,只剩下一个半灵庭师坐在屋檐之下——放眼望去,依然能眺望到远处那棵凋零而显得无比荒凉的西行妖……

————————————————————————————————————————————

“……这里是?……”

少女缓缓运动挡在面前的手掌,指缝间透射下几丝阳光使她渐渐醒来——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上,周围,是一片盛开着的樱花树丛。

少女爬起,环顾四周,马上就发现自己身后那棵大得夸张的樱花树——此时它的枝头上布满艳丽的樱花,在微风的吹拂下缓缓而动,发出着动听的沙沙声。

“……这里不是?……我……还没死吗?……”

少女显得有些错愕,又有些疑惑——因为她记得,明明是因为受不了自己那种不想要的“力量”的折磨,而最终自尽在这棵叫做西行妖的树下……但为什么现在自己,却又在这里醒了过来了呢?难道自己还没死?还是已经死了,而这里其实就是死后的世界?……

少女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着,抬头望着天上大大的太阳,她真的很怀疑这里会是“死后的世界”……不过如果这样说的话,就是自己还活着,而这里还是自己自尽的那个地方了?

正这么想着,突然少女望见樱花丛中有一只美丽的蝴蝶正向自己飞来。

“好漂亮……”少女感叹着,发现那只蝴蝶是向自己飞来却又显得慌张起来。

“不……不要过来!……”少女带着惊异的语气叫着,还不住退后。不是因为她害怕蝴蝶,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那种“力量”——之前因为这种力量,她已经在不经意间“杀死”了一只靠近自己的蝴蝶了,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根本不想要这种力量,根本不想要杀害过任何人,甚至任何的生灵,但,那只蝴蝶,却是因为她而死的——所以现在,她不想接近任何生灵,不因为别的,只怕又在自己一个不经意的意念之间,就又有一个生命丧于自己之手……

“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少女叫着,想转身逃跑,但那只蝴蝶却一下子飞了上来,落在了她肩上。

“呜……”少女痛苦的闭眼半蹲着,似乎害怕再看见那种蝴蝶在接近自己后就会像枯叶一样从自己身上飘落的情形……但过了一阵,她觉得脸边有一丝痒感,好像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在摩擦着,于是她睁眼一看——却惊讶地发现那只蝴蝶就在自己脸边生龙活虎地飞舞着,完全没有“死”的感觉。

“怎么?……”少女很是惊讶,直起身子后蝴蝶停在她手背上,拍动几下翅膀后才又再飞走,少女望着平安无事远去的蝴蝶,心中除了惊异,还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喜悦……

“……你醒了?”

这时一棵樱花树后走出一个人,少女一望过去,见是一个戴着斗笠的人。

“你是谁?……”少女问道。

“……从冥世带你回来的人……”那人这么回答着,露出那熟悉的笑容。

“冥世?”少女惊问,“你是说冥世?那么说……我死了?……”

“你曾经死过……”那人回答,“但是……现在‘重生’了……这是你的意愿……”

“那,我……”少女望望自己的双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重生,是不会带着那种‘力量’的……”那人笑道,“死过一次的你……现在重生,就像一切重新开始……不会再有那种能轻易置人于死地的‘力量’……不会有任何之前自尽时的悲伤与烦恼……一切都是新的……都是从归起点的新开始……”

“真的?!”少女抬头睁大眼睛问道,似乎显得十分兴奋,“我……我不会再有那种‘杀人’的力量了?!……我是普通人了?!……”

那人含笑点点头。

“太好了!……”少女露出久违的灿烂笑容叫道,“我终于……终于可以做一个普通人了!……我不会再杀人了!太好了!……”

少女高兴地叫着,跑出了两旁都是樱花树的那条林荫道,直奔向她的故乡——她久违了的那个村庄,那个家……

樱花树后那人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低头微笑着——接着一片樱花花瓣吹过,再能看清那棵樱花树后时,那人已经不在了……

此时,另一边……

“什么?!”

白玉楼里,特来拜访却又见不到幽幽子的境界妖怪——八云紫听了妖梦所说的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禁惊呼一声。

“……毕竟‘活’要比‘死’好,不是吗?……”妖梦一边扫着庭院,一边说道,“幽幽子大人能再在那个世界‘重生’,而且最重要的……她可以完全摆脱以前那种令她痛苦的‘力量’重新生活——这,不是很好么……”

“……可是。”紫问道,“这样她也忘记了在这里经历过的一切……完全没有了在这里的记忆……完全忘记曾经作为幽灵时的一切……这样,你也没关系吗,妖梦?……”

妖梦沉默了一阵,才道:“只要幽幽子大人能快乐,能幸福……就足够了……”

说着她转头望向紫道:“听说幽幽子大人在生前就和紫大人认识的了吧?……这样即使重生……幽幽子大人也不会忘记紫大人的……真是太好了……”

“妖梦!”紫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那你自己呢?!幽幽子可是会忘记你的!难道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妖梦背转过身去不语。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紫带着些许嗔怪的神情道,“难道幽幽子在你心目中,就只有这么一点分量吗?”

妖梦依然不语,只是双手摆动扫着地。

“喂,我说你啊!”紫像是忍无可忍一个飞身绕到她面前叫道,“你为什么……”

可是没说完的话像是突然卡在口中似的说不出来——因为她看见,面前的妖梦满脸是泪,紧闭双目的样子还像是很痛苦……

“啊……”妖梦像是突然发现紫绕到了自己面前,连忙转身抹着眼泪,但已经难掩窘相了。

那一刻,紫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她叹口气苦笑道:“你啊……还真不坦率呢……”

妖梦忙乎了一阵,才缓缓停下来道:“……其实我不想的。”

“哈?什么?”紫问道。

“……我……不想幽幽子大人离开的……我真的不想的!……”

说着竟突然一个转身扑倒在紫身上,这一下倒把毫无防备的紫吓了一跳。

“我好想幽幽子留下的!我不要幽幽子大人离开!我不要!不要那样啊!!……”

妖梦像小孩子一样在紫怀里号啕大哭大吐苦水,紫只是怜爱地望着她……

“……可是……幽幽子大人不会回来了……”大哭了一阵后,妖梦变得平静下来,一边抽咽着一边说着,“幽幽子大人……一定会在异世界快乐生活着的……幽幽子大人……不会回来了……我……”说着说着,又哭哭啼啼起来。

“……妖梦。”紫一边轻抚妖梦的头,一边轻声道,“的确,如果说幽幽子能摆脱那种可怕的‘力量’而回到她原来的世界时的话,可能是件好事……不过……”

紫缓缓托起妖梦的脸,直视着说道:“这样一来……她就‘死’了啊……”

“?……‘死’了?……”妖梦不解地望着紫。

紫缓缓续道:“其实早在幽幽子发现自己拥有那种‘力量’,而不经意地杀死了很多人的时候……西行寺幽幽子这个人……已经就‘死’了……而之后,她在西行妖下自尽,来到冥界……却是‘活着’的啊……”

“……我不明白……”

“……妖梦,你知道吗?……我和幽幽子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但是,在那个异世界里却一直没看见过她真正的笑过……我甚至曾经以为,她那带着忧伤的病态微笑就是她仅有的笑容,不过……自从来到幻想乡,来到冥界和幽幽子重逢后……我惊讶地看见了,那个曾经似乎只有哀伤表现在脸上的少女……居然能有着那么真挚而灿烂的笑容——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妖梦……”

“我的……功劳?……”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只有和你在一起的幽幽子,才会有着那种发自心底的无忧无虑的笑容……这是连在异世界和她一直一起的我也未曾见过的笑容……那才是幽幽子内心真正的喜悦……而也是那时,我才发现——来到冥界的幽幽子并不是‘死’了的,相反,这时的她才是真正‘活着’的……其实她一早就已经‘重生’了——在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在有妖梦你陪伴的那一刻起……”

妖梦低头不语,像是思索着紫的话,好一会儿才缓缓道——

“可是……幽幽子大人已经失去在这里的记忆了……即使我……”

“……不要轻易放弃。”紫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道,“不该失去的,总不会失去……我知道的……幽幽子……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要对她有信心!”

妖梦抬头望着紫,不禁也渐渐露出微笑应和着:“是啊……幽幽子大人,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微风,吹过宁静的白玉楼,似乎将思念,带向着那未知的远方……

——————————————————————————————————————————————

似从那冥世吹来的风,一直吹到了那棵盛开的巨大樱花树下,而此时,一个少女正站着树下仰望着——没错,就是刚才在树下醒来的那个少女。

这时,一阵脚步声慢慢接近她身后,接着是一个声音——“……怎么了吗?”

少女转头一望,原来是刚才戴斗笠的那个人站在身后。

“……没什么。”少女回答,回头继续仰望着那棵樱花树,“只是觉得有点……失望……”

“……失望?”

“……嗯。”

“为什么呢?……你刚才不是还是很高兴的吗?”

“……因为……我在这里已经没有可以相处的对象了。”

少女说着,转过身来。

“一开始,我真的好高兴……回到村子里,也发现自己的确不会再因为意念而使人死亡了,不过……”少女抬头望了望天空,续道,“……我回到村子里……是为了什么呢?……回到家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我才记起……自己的家人,都已经因为之前我那种‘力量’而死了……村子里其他的人知道我回来,却都像见到妖魔鬼怪似的避开我……虽然我向他们解释过,我已经是个普通人了,可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了,但……大家依然恐惧地躲在屋里不愿出来……本来热闹的街道又变得死气沉沉……这根本……就和以前一样啊……”

少女说着,脸上不禁露出哀伤的神色……

“……的确,‘力量’或许可以去除,甚至生命也能重来……但曾经在别人心中留下的伤口,却永远难以愈合了……”那人说道。

“是啊……真的很无奈啊……”少女说着,回头伸手抚摸着西行妖的树干,“……我还以为……去除了那种‘力量’,变成了普通人,就可以重新开始了……没想到……时间……却是不能倒流的……”

那人望着她,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少女沉默着,好一会儿后才道:“……我希望……能‘回去’……”

“回去哪里?村子吗?”

“不是的。”少女轻轻摇了摇头,“村子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我是想‘回去’……回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指?……”

“……我不知道……”少女一边扶着树干,一边轻捂住胸口闭眼道,“我不知道那地方是在哪里……只是在这里……我能感觉到……感觉到在那地方时的感觉……很温暖,很舒服……好像很陌生……但又好像很熟悉……”

花雨中,一阵沉默……

“……对了。”少女突然转过头问道,“你好像说我曾经到过冥世吧?……那地方……会不会就是在那里?……”

那人笑问:“你是说……你想到冥世去吗?……那里……可是‘冥世’哦?……”

“没关系啦……”少女微笑道,“反正我……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意义了……家人已经不在了……其他人又不愿意接受我……倒还不如……再‘回去’冥世呢……况且……”

少女说着,双手轻拥在胸前缓道:“……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感觉那里……就是我想要去的地方……虽然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我心里有种强烈的感应……感觉到那里有着快乐……还有着……等待我的人……”

说着,她放下手呵呵笑道:“很奇怪吧……好像明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无凭无据……就想要去一个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人露出一丝浅笑,缓缓弯下腰,竟拿出两个木碗轻放在地上。

少女很好奇地望向那里,只见是一红一黑两个木碗,里面各自放着几粒米饭。

“这是?……”

这时两人面对面跪坐着,少女抬头问道。

“……红色的木碗里装的只是一般的米饭,而黑色木碗里则装着通往冥世的米饭……品尝普通之味也好,吃下黄泉之食也好——最终要怎么决定……就由你自己选择不会后悔的一边吧……”

听着他的话语,少女望着那两个木碗只沉吟了数秒就慢慢伸出手去……

“……活着……其实很好的,不是吗?……”那人突然开口说道。

“……是啊……‘活着’……真的很好……”少女微笑着回答,一手已经拿起一个木碗送到嘴边……

那人低头微笑……

风吹过,卷起些许花瓣轻轻拍打在那已倒在地上的躯体上——与上次悲痛中自尽不同,此刻,她闭着眼的脸上带着祥和安宁的微笑……黑色木碗犹如花瓣般,在像是变慢了的时流中缓缓下落……

少女对面的那人也慢慢站起,俯视着面前那个作出了最终抉择的她,此刻,不知从哪里又传来了那阵熟悉的声音……

                          观望富士的女孩

                          西行妖盛开之时
   
                          区分幽明之境
                             
                          那灵魂,将再次在白玉楼中获得安宁
                         
                          将西行妖之花封印,并以此生成结界
                         
                          ……唯一所愿
                         
                          永久忘却转生之事,无须再度经受轮回——与分离之苦……
                         
一阵大风吹过,将轻扣在那人头上的斗笠吹走,露出了“他”一头如樱花般粉红的头发——此时看见,“他”的容貌,竟和此刻倒在地上的那少女丝毫不差……

“……我也,没必要存在了吧……”
                         
露出最后一丝浅笑,她的躯体一瞬间就化作了一团樱花花瓣随风而散,只留下那空无一物的粗布衣落在地上……

白玉楼中,妖梦依然打扫着宁静的庭院——

突然一阵风吹过,将几片枯叶吹飞,妖梦连忙转身过去——本追踪着枯叶去向的视线却最终被牵引落在庭院门前,枯叶落地处后面的那个身影……

她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那身影走近了几步,露出像往常一样的笑容道:“我回来了~”

望着那熟悉的面孔,妖梦也露出了微笑轻声回应着——“欢迎回来……幽幽子大人。”

说着,眼里已禁不住充满了幸福的泪光……     

———————————————————————————————幽幽子篇·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