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275阅读
  • 0回复

[代发](补发)千年,凌驾之力的境界  by  lastsep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7-09-17
千年前

“初,天地混沌,不辨阴阳。”
悄悄的隐藏在空中的少女,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黑暗中的篝火周围,正在举行着的前所未有的盛大仪式。
僧侣们的咏唱,声音低沉,却仿佛穿透至天际。
“后初辟鸿蒙,清浊乃分。清气上升而为神,浊气下降而为妖。清浊之间,境界暧昧无明者,乃成人。”
“历来妖人争斗,缠绵无休,神主存怜悯之心,乃令博丽巫女行其神谕,以大结界萃集群妖,使与外界永隔,名之为幻想乡。”
“自此妖人再无纷争,大结界为博丽之血所守护,不可妄动怨念,无欲遂刚,……”
含混不清的咒语过后,一位看起来像是长老的人领着一个穿着红白色的巫女装的女子走到了篝火的旁边。巫女的右手衣袖被挽起来,露出白皙而瘦弱的手臂。
长老用一把短而锋利的刀子,向着巫女的手腕处割下去,皮肤轻易的破裂而开,鲜红的动脉鲜血流淌出来,伤口的正下方,有另一个僧侣捧着一个粗瓷的碗承接着落下来的鲜血。巫女年轻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而冷漠。
盛满的鲜血刚刚要溢出碗沿的那一刹那,流血便停止了。而博丽巫女也虚弱的靠在长老的肩上,后面很快过来两个僧侣,把巫女扶走了。负责接血的那个僧侣跪在地上,把碗平稳的举过头顶。
长老嘴里喃喃的念颂了几句什么,把食指蘸了一滴碗里的血,向着篝火弹过去。
“唉呀~事情看来开始有趣了呢~”
空中,感应到了奇妙的力量的少女,兴奋的眼神越来越浓。
篝火,翻卷的火舌骤然激烈起来,向着天空一跳一跳,在第三次跳起的时候,吐出一条细细的,闪着火光的血的丝线。
“有血腥的气息呢……”少女皱了皱鼻子。
长老再次念颂了一句,拿过粗瓷碗,手一挥,整碗的血全部泼到了篝火之中。
血之丝线的末端,随着鲜血泼入篝火而烟花一般绽开。数不清的血之丝线,放射状在天空蔓延开来,蔓延,分叉,蔓延,如同一张巨大的蛛网一般,覆盖了整个天空。整个天空发出不可思议的红光。
“这个吸力……”少女看着缠绕到自己手腕上的血红的蛛丝,“妖怪的萃集已经开始了吗……”
覆盖天空的网,开始慢慢的收缩,网的边缘,向着地面坠落下来。红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被红光溶化一般。

当红光退去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是清晨了。
“这就是……”
空中的紫色衣装的少女,看着自己脚下透明而广阔的结界。
“幻想乡了吧。”
“哼,”少女看着自己手腕上被勒出来的痕迹,“用博丽之血献祭来的萃集之力,也不过如此吧。”
少女伸手下去,触摸到那坚硬的结界,结界的表面顿时荡漾起一圈波纹。
“要毁掉这个结界,虽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也不是做不到的吧。”
“借神之力,就以为可以永久封印起我们,人类真是可笑啊。”
少女的手略一加力,结界自然而然产生抗力,几条血丝缠绕上了少女的手臂。
“血腥的味道,还真是浓呢。”
少女抽回手,血丝也消失了。
“不管怎样,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或许也不错呢。”
挥挥手,结界的表面出现了一个瞳状的裂缝。
少女的身体,慢慢的在裂缝中隐没。

千年后 冬末春初

“这里的主人!快出来!”
呼呼喝喝的声音,把少女从漫长的睡梦中吵醒。
最近,一直都在做相同的梦呢。
“在我们家的结界上乱开洞的家伙!不要做缩头乌龟,快出来!”
“紫……紫大人!”蓝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好了,我知道了,”紫挥挥手阻止蓝,“我会出去见她的。”
天气如此温暖,是春天了呢。
幽幽子那边的西行妖,大概也盛开着吧。
这一切,已经是第几次在发生了呢?
“终于出来了啊!”门外的巫女,一脸的怒气冲冲。
“你就是……继承了博丽之血的巫女吗?”
“看衣服也看的出来吧!”
“呵呵~~”
紫轻盈的飞起来,背靠着变的暧昧起来的博丽大结界。
“闻到过吗?这里的血腥的味道。”
“那种味道等到我杀了你就会有了吧。”
“是吗?是这样啊……”
紫的脸上掠过一丝微妙的表情,如此刻的结界一般暧昧。

……

修补结界回来的紫,显得有一点疲惫。
“可是,紫大人,蓝不明白。”
八云蓝缠着问道。
“紫大人的力量,不是完全可以打败那个巫女的吗?为什么要故意输掉呢?”
“‘故意’输掉吗……”
“与其说是故意,不如说是‘不得不输给她’好一点吧……”
“可……”
“好啦好啦,”紫摇摇手,“这么久没有睡觉,感觉很乏啊,让我睡一会儿吧。”
“是,紫大人……”
“啊,对了,”一只脚已经跨入裂缝中的紫回过头对蓝说道,
“准备一些吃的,明天叫上幽幽子,带橙去神社那里坐坐吧。”
“嗯,我明白了。”
总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以保持长时间的清醒。
果然是因为年纪的原因吗?

一百年的记忆,一千年的记忆。
即使是对于妖怪来说,那样的记忆,也未免太庞大了。
于是,许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会被彻底的忘掉,有一些,会残存在越来越长的梦中。

千年前 幻想乡

那个时候的幻想乡,和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在这个无论时空都与世隔绝的境界里,时间可以说是静止的。
那个时候还很年轻的紫站在神社的门前,对面是那个博丽的巫女。
“随便的破坏博丽结界的人,就是你吧。”
巫女的神情,一如祭奠时一般透着不可侵犯的冷漠。
“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个极神人之力做出来的隔绝现世的东西,究竟有多厉害而已呀~”
“……修补好它。”巫女冷冷的命令。
紫衣的没有动,只是微笑的看着眼前的面孔。
“还是,想要试探一下守护这个结界的人,究竟有多厉害呢?”
“……”
紫衣不说话,只是把肩头的洋伞收了下来,握在手中。
“是吗,看来猜对了呢。”
两个人静静的面对面站着,一瞬间,两个都失去了踪影。

记载中,那是一场惊动了幻想乡中所有的妖怪及人类的战斗。
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那是幻想乡要毁灭的征兆。
然而最后,势均力敌的战斗终于因为两个人气力耗尽,而停止了。
后来紫还是修好了破坏的结界,也喝到了博丽巫女泡的茶。
大概博丽家的巫女擅长茶道这种事情,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大概,说吧。”
“幻想乡,对于神社的巫女来说,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为了终结妖人之间血腥的互相杀戮,而用巫女的鲜血,召唤出的境界。
“在这个境界边缘的神社里,血腥的气味,会在顺风的时候无比浓烈。”
“那个时候,无论是喝茶还是扫地,都没有办法安下心来。”
“说实话,自己对这个境界,并没有什么‘一定要守护它’的感情。”
“但是,这个境界的边缘,流着博丽家的血。这是我和这个境界的羁绊。”
“不论几百几千年,都不会消失的羁绊。”
“羁绊吗……”
紫衣少女低下头,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下什么。
“那么,我和你之间,看起来也会有那样的羁绊呢~”
“谁会和一只奇怪的妖怪有什么羁绊啊。”
巫女这样说着,转身走进神社去了。
“呵呵~~~~”
紫暧昧不明的笑着,抬起头迎着结界方向吹拂过来的风。
血腥的气味,有的时候也很让人迷醉呢。

翌日

“紫大人。”
蓝的声音,传到模糊的梦境里来。
“到了该去神社的时间了,幽幽子大人和妖梦已经在等着了。”
嗯……

梦境啊。
和现实之间很难分辨的东西。

风和日丽的天气。正是在神社闲坐的好日子。
“随便就来这么多人,我是不会负责招待的哦。”
“唉呀唉呀,真是心胸狭窄呢~”
“妖怪没有权力这么说。”

结果是灵梦,幽幽子,紫坐在廊下,妖梦和蓝在忙着煎茶。橙在门前的空地上玩耍。
“不管怎么说,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啊,还一来就是这么多人。”
“唉呀唉呀,每个来神社的人难道都是有明确的理由的么~”
“虽然不是这样,”灵梦接过后面蓝递过来的茶杯,“直觉告诉我,你们是来做奇怪的事情的。”
“咦?幽幽子,你有什么事情要做吗?”紫扭头问旁边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合上的幽幽子。
“是你叫我来的哦。”幽幽子简单的回答。
“呵呵~好吧,”紫低下头,考虑了一下什么,“今天,其实是想看看神社这一边的结界的。”
“不许在上面打洞哦!”灵梦警告。
“我知道啦~”
“那么,你们跟我来吧。”

神社,幻想乡边界,博丽大结界处。
三个人并排站着,面前就是透明无垠然而又仿佛不可跨越的,千年结界。
“血腥的味道,变得很难辨认了呢。”幽幽子说道。
“也许只是习惯了那样的味道而已吧~”
“反正我完全闻不到……”灵梦说道。
”灵梦,”紫忽然对灵梦说道,“幻想乡对你来说,究竟是……”
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尽管隔绝着两边的世界,然而风还是能一样的从一边吹到那一边呢。
“血脉相连,那样的感觉吧。”
灵梦把右手的手腕抬起来,到自己的眼前。
“你们知道吗,当和这个结界生出感应的时候,有一种,母亲的感觉。”
“那种时候,手腕的地方就会隐隐作痛,仿佛生命在从那个地方流走一般。”
“我在想,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每一个博丽神社的巫女,都是和我一样的吧。”
“被选中了这个位置,就注定一辈子无法离开这里。”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呢。”

“……”
“呵呵,灵梦的境界,方才变得暧昧起来了呢~”
“都是因为你问了奇怪的问题啊。”
“灵梦,你知道吗?”幽幽子微笑着说,
“紫她啊,问了包括第一任在内的,所有曾经做过博丽巫女的少女,同样的问题呢。”
“啊啊,真是闲呢。”灵梦一脸的不以为然。

紫,其实你是真正的,凌驾于幻想乡之上的一个存在吧。
在这千年之中,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蓝,橙,回家了~”神社门口,紫招呼着。
“妖梦,我们要回去了哦~”
“紫姐姐,橙还想要玩嘛~~”橙拉住紫的衣角撒娇。
“啊啊,怎么办呢……”紫看着灵梦。
“好吧好吧,”灵梦无可奈何,“让她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好了,不过当我感到烦的时候就会赶人了哦。”

幻想乡的巫女,是不会衰老的,身体成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即使年纪一大把,也形如少女。
只是,当拥有了接班人之后,自己的身体便会完全消失在这幻想乡而已。

“蓝,如果有一天,我也像那些巫女们一样消失的话,你……”
“紫大人在说什么话呀!”
“唉呀唉呀,虽然我是妖怪,但是也总会有一天寿尽的嘛~”
“搞不好,就是明天也说不定哦~”

回溯的梦境

“这个,是博丽家第二任的接班人。明天开始,就由她来接管这个神社了。”
“唉呀,好可爱的小女孩呢,和你很小的时候一样啊~”
“我很小的时候,你还没有见过我吧。”
“怎么样,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传接给她了吗?”
“嗯,都已经完成了。”
“那,以后你不是就自由了?那么就搬过来……”
“紫……”
“?”
“跟我来吧。”

“这里是……结界处,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博丽巫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双手慢慢的放到结界之上。
“紫,我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完了。”
“所以,虽然有点抱歉,但是,”
“再见了。”

“……!!”紫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恐惧的表情。
“等一下,不要!!!”伴随着喊声,身形扑过去。
半空中,博丽巫女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结界,紫的身体撞到结界上面,被狠狠的弹回来。
“紫,这是博丽巫女的宿命啊,你知道的。”
“这是……我们的羁绊啊。”
紫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这不像你哦,紫。”
博丽巫女回过头来,微笑的望着紫。
“我其实,并不会离去啊。”
“我的身体和灵魂,是和这个博丽大结界相互吸引着的,总有一天,要和这个结界融为一体。”
“现在,就是那一天了。”
尽管身体消失了,然而灵魂却会和这个大结界一起,时时刻刻在望着你的啊。
所以,不要这样伤心了。
只要紫存在一天,紫和我的羁绊,就和我们和幻想乡的羁绊一样,永远不会消失。
所以,微笑起来吧。

“博丽家的后人们,也都拜托你照顾了,紫。”
“……嗯,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血色的光芒,映红了紫的面庞。
“永别了。但是,还会见面的,是吧。”
“嗯,我相信的。”
轻轻飘起的,萤火虫一般的灵魂的碎片,在边境上闪耀着。
紫只是撑着伞,站在原地,看着这片变得无比暧昧的境界。
从中午,一直到傍晚。
境界上,以博丽巫女消失的地方为中心,向四周荡漾起波纹,一圈圈,仿佛永无止息一般。

“姐姐……?”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将紫唤的回过头来。
“嗯?可爱的小姑娘,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回家去呢?”
“不要,我要守护着这里,一步都不能离开。”
稚嫩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几分坚定。
“是这样啊~呵呵~”

那么,就让自己,和这个幻想乡,一起永远的存在下去吧。
千年,甚至更久,永远那样长的羁绊。
“啊啊,紫大人,请不要在路上就睡着了啊……”
“呵呵,蓝,紫不是经常就这样子么~”
“紫大人,先醒来吧……”

紫衣的妖怪少女,住在和博丽神社正对的幻想乡另一边的边境。
每年冬末春初的这个时候,会在神社的边境处,望着因为季节转换而变得清晰的博丽大结界。
据说,那个时候,会在结界中看到一个自己思念了一千年的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