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9324阅读
  • 55回复

华胥之梦[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07-01-17
八云紫在昏迷中听见滴水的声音。嘀嗒嘀嗒的……
好像是在溶洞中,露水顺着巨大的钟乳石滴到泉水里,泛起一圈一圈的波澜。又像是很久以前,从自己手指尖上,滴下的那滴血。一点点地染红了银盘里的古酒。但是,最后,她想到了昆仑谷底的那条蛇,盘绕在巨大的树干上,然后蛇的唾液,一点一滴的流到了八云紫身后。

              两百年前 昆仑山 冬

八云紫十二岁,才到河图宫不久。一个冬日,她去找师傅。却在昆仑山万里的松林中迷了路。
大雪覆盖了大地。她一脚深一脚浅的走。感觉最深处,积雪可以没到她的腰部。她就这样走呀走,边上都是黑鸦鸦的参天大树。偶尔有雀鸟飞过,在寂静的天空留过痕迹。

八云紫很奇怪的没有感觉到害怕,她甚至没有停下来,只是一个劲的往东走。一日,还是两日。她已经记不清。渴了就抓起一把雪放入口中,胃中饥饿和身体上的困顿,没有能阻止她的步伐。她甚至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一片苍翠的峡谷。在一片茫然大雪中忽然出现的诡异绿色。起初,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她真正走入这片绿色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没有做梦。

那绿色的峡谷里是一片夏日般的景象。随处可以看见鲜红,或者粉白的蟠桃。八云紫贪婪的摘下一颗,擦也不擦便往嘴里塞,香甜的汁液顺着脸颊流到了领口里,她还没嚼玩,又拽了很多,拼命往嘴巴里面塞。东西到了嘴里,她才感觉到自己又多饿。一个又一个的吃了很多。

嘀嗒嘀嗒……
嘀嗒嘀嗒……

八云紫不去管它。

嘀嗒嘀嗒
嘀嗒嘀嗒……

声音从八云紫身后传来。像是江南细雨点点滴滴砸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终于,八云紫回了头,就看见一条巨大的青蟒出现在了她背后。巨蟒的身体有八云紫的两个腰那么粗,盘旋在桃树上。眼睛是橙黄的,宛如琥珀一样,他正懒洋洋的看着八云紫。而那嘀嗒之声,正是蛇的口水,从树上滴到土里才发出的。

八云紫痴痴的望向巨蟒。
巨蟒也打量着她。
“你是谁?大蛇。”
“……我不是蛇,小姑娘,我是螭。”
“你会说话?”
“你以为就你们人会说话么……”那巨蟒不耐烦地甩了甩庞然大物的脑袋。金黄的眼睛中居然有些不耐烦。
“我……我迷路了。不是故意要进来,也不是故意要偷吃的。”八云紫有些不好意思地在衣摆上擦了擦手。
“……不怪你,只是没想到,这代的守门人是这么个小娃娃。”那大蛇金色的瞳孔中分明的闪烁出智慧的光芒。
“女娲河图宫的小娃娃,这里是女娲肠,天界和人界间,在九州最后的通道。我是这里的守门人,而你,则是开启这门的钥匙之一。”
“……我,我不知道,我是来找师傅的。迷了路”
“小娃娃,你想和我说是巧合么?是大千世界没有什么是巧合,万物缘起缘灭,自存因果。这女娲肠,外有三千魔障,内有机关无数,启是常人可以凑巧进来的。你如今进来了,冥冥之中,必有其用意。”
巨蟒看看八云紫那张迷惑的小脸,居然把嘴咧开,表情像是笑了笑。
“想来说的大了,你小小年纪也不会懂,罢了,让你师傅来说。”
巨蟒说罢,把蛇尾翘起,往东边一指。
八云紫循着方向往东一看,只见自己的师傅,一身玄青道袍,迎风飘舞。此时,正站在一株桃树下,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师傅……”
“阿紫,为师早就想到女娲娘娘,眷顾之人可能是你。”
八云紫匆匆往师傅边上跑去,身后的那条大蛇也缓缓从树上游了下来,往八云紫师徒的方向滑去。
“师傅,阿紫不明白。”
“刚才螭兄不是已经讲的很明白了么。阿紫,我们河图宫隐居昆仑山之上,不问中土世情,实则世世代代都在守护这女娲肠的大门。每代的宫主都会被女娲娘娘于天庭之上选中。来到这里,时机成熟之时,滴血盟誓,继承女娲娘娘的血液,成为这异界之门的玥匙。”
“那异界之门后面是天宫么?”
“小娃娃倒是好奇,这门之后得确是你们说的天宫,但也是女娲的老家华胥,女娲当年临走关门之时,还留下话说,他日若有人能再度打开大门,她将以大鹏千里,穿越时空之力许之。只可惜,女娲是精明的,姜子牙也不差,不光把女娲和她的昆仑一系逼进天界,还把玥匙之一的妖狐给关到了东海无涯殿。小娃娃,河图宫的女娲血不过是玥匙的一半,另外的一半,女娲的半魂在东海被看守了千年哩。”
巨蟒也爬到八云紫身边,接过他们的话头。
“听螭兄这语气,倒是不想打开女娲肠呢?”
“云从龙,螭潜渊,女娲当年合着她丈夫,把老子骗到这地方给她们守门,哪有半点好处给我,活该他们现在被困在老家华胥国。”
“咯咯咯……”八云紫看着那条大蛇,居然扬了脑袋,做叹息状。末了,琉璃般的大眼还狡猾的闪了闪,不禁觉得非常有趣。就笑出声来。
“小娃娃,你莫要开心,我看你,天机,太阴入命,倒是和那伏羲一般的命相,难怪女娲喜欢你。”
“阿紫莫要害怕,只要妖狐玉藻,一天还在东海的锁妖塔里,你依旧可以清闲的当你的宫主,顶多和师傅一般,一年里来打扫几次卫生,便可了事。”
师傅用大手摸了摸八云紫的头发。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一百年前 河图宫女娲祭堂 冬




八云紫站在师傅病榻边。师傅的脸颊是愈加憔悴了。枕边新换的白手绢,已经咳满了鲜血。
“阿紫,你说河图宫,一百多任宫主,至少一半飞升,为何就为师这么倒霉,死得这样不堪。”
“还不是你平日东奔西跑,不加修炼。”八云紫也有些感伤。
“为师如今活了六百年。当了两百年的混沌宫主,也算是时间长了,想我的师傅,才当了两年,就飞升了。可惜了女娲娘娘,选我这般无用之人。”
“师傅也是有用的,这些年来,河图宫在江湖上威望提高不少。”
“你莫要损我,阿紫,你现在就是下一任的宫主了。可怜师傅我阳寿已尽,人间混不下去,便去阴间吧。”
“师傅……”八云紫把脸转了过去。
“不用阿紫担心,为师这心结不除,六百年的天劫再也过不过去,如今便帮你举行血盟大典好了。”
八云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窗外俱是凛冽的寒风。最终,她还是扭不过师傅的意思。师徒俩人搀扶着走进了女娲祭祀堂。
“阿紫,你看那女娲的雕像,把手拿过来,还有还有那宫中酿的祭酒。”
手上一疼,师傅已经拿着银针扎进去了。
鲜红的血,一滴滴的流进无垢的银盘里。
然后师傅居然又去刺那白玉雕像的手。八云紫一阵子恍惚,居然看见白玉雕像有金色的液体流出,只是一滴而已。很快与银盘里八云紫的血融成了一体。
“这就是女娲血了,喝下去,阿紫,你是女娲娘娘选中的人,这滴血只会为你而流。从此你就要背负河图宫的宿命了。”
八云紫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仰头,喝了下去。
第二天,她去照镜子,却发现自己的头发完全变成金黄色的,还有瞳孔也是一般。
她去见师傅,师傅笑笑,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江湖上叫我金发鬼道,后来老了,全白了。阿紫,我们被女娲娘娘选中,是为钥匙,为师幸运,一生未曾为这命运打搅,为师希望你也一样,不过,阿紫,如果有一天,玉藻真的出来了。是不是真要打开这个门,却是你自己的选择,为师200年,游历九州大陆,确是喜欢极了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迟迟不能升仙吧。”
“师傅,阿紫觉的这世间有妖怪,人类,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个神族,岂不是更添争分。
阿紫定不会打开这门。“
“阿紫,我多喜欢你家乡的桃花树呀。还有秦淮河的细雨。千年以过,姜子牙早已尸骨成风,这世间也不需要神了吧。阿紫,谢谢你答应为师的愿望。”
师傅是在那天日落的时候咽气的。临死前,眼睛还是透过窗户,望向南边。
那日晚上,八云紫作了一个梦。梦见女娲肠的那条巨蛇来到这里。
巨蛇说,“你师傅也是千年之中,我遇到河图宫的宫主中的妙人,可惜就这么走了。”
八云紫说,“我不会像师傅那般,必将经常来女娲肠探望你。”
巨蛇笑笑,“小娃娃,我看你那眼睛分明还么有看清这世间清明,和你师傅是一般的痴人。你师傅熬了600年,小娃娃,你呢?”

一百年后,八云紫感到天劫难逃,夜夜思慕家乡,梦中总有十二岁时,桃红衣装的周紫身影。最终为解心结,南下金陵,遇到了妖狐玉藻。
1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7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wyg4403122
发帖
28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07-01-17
赞啊,插入的这段前情交代让人感觉莫名的赞啊。
突然发现自己一时之间想不到其他的话了,总之就是一个赞啊!!!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07-01-17
八云紫捂着胸口醒来的时候,周围的道童都东倒西歪的睡着了。凄凉的月色倒映在地上。
她就躺在当年师傅离开的床榻上,从窗户里,可以看到昆仑雪山下,千里的南方花花世界。镂空的床柱上全部雕满了花花草草。她用心辨认了一下,认出了水乡的紫阳花和月见草。
她又摸了摸身上,被蓝用爪子捅过的地方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她把绷带撕开,连带这血扔到地上。一股钻心的疼。

八云紫踮着脚,一路走到阳台。汉白玉的地板是冰凉的,从她脚心一直凉到心口。春夜的风从阳台上吹来。她看见了一条青色的苍龙,就静静的漂浮在阳台外的星空里。月光洒过他翡翠似的鳞片,反射的光华犹如蔚蓝的大海。
“小娃娃,你醒啦。”
“嗯,您熬了那么多年,终于从螭变化为龙了么?”
八云紫笑笑,正视巨龙的橙黄的双眼。
“女娲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玉藻带着你的血去开大门,吾之使命结束了。千年的障业也迎来的结果,如今,我不再是人间灵物,而要入神界去了。”
“却要去你讨厌的华胥之国么?”
“天界之大,却不只华胥一方一土。但这人间的争分,我也不得管了。我这一去,女娲肠的屏障全部消除,那个玉藻狐狸,估计已经给你们修仙的人围住了。小娃娃,你与她的纠葛,是去救,还是不救,全在你一己之念,我今日言尽如此,与你们河图宫的缘分也算是了了。若果有缘,来日天界再会吧。”
巨龙的尾巴腾空甩了两下,巨头向东,也不理会八云紫,转瞬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夜间的云海里。

“救与不救却在我一念之间么?”八云紫捂了捂胸口。最终还是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在山中几个起落,往女娲肠的方向去了。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07-01-17
十二岁的那年,八云紫走了2天,才从河图宫走到女娲肠,如今,只是约摸一个时辰,她便到了地方。然而那片郁郁葱葱的桃树林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地上只有一个灰蒙蒙的巨大峡谷,寸草不生。而在那峡谷里面,已经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堆人。中间围着的就是妖狐玉藻。

“你们倒是来的巧,不过到此为止了。要是谁在近一步,我就把女娲肠的大门封死,你们谁也得不到这通天地的力量。”
八云紫看见蓝站在中间,点点鲜血流到脚下,明显已经是强弩之弓。却还支撑的站着。与周围的众家高手们周旋。
“蜀山派,东海无涯殿,你们毁我千年道行,诸位要是谁能把他们给在小女子面前杀了,我马上就把女娲肠的秘密告诉他。 ”
人群中一阵子喧哗,明显是有人动心了。要知道蜀山素来形势霸道,不满他们的人多如牛毛。给蓝这么一挑唆,自然就有人想动手。八云紫在边上听着,几乎要鼓掌。
“大家稍安勿躁,莫要着了这妖女的离间之计。”
忽然一声大吼,镇住了摇摇欲坠的军心,八云紫一听,气的要命,那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河图宫的自家师弟。
“先处理了这狐狸精,然后再商议女娲肠的秘密。”
“你们倒是想得好,我死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千年之前,女娲娘娘在淇水边造我,将自身半魂移于我身,如今天界之门,即将打开,你们若是将我杀了,哪里有人给你们开门得宝?”

下面又是一阵子轰响,要知道这支道家组成的除妖队,本来就是涣散之师。大家各自心怀鬼胎走到一起,如今分赃在即。就算没有蓝的挑拨也能打起来。不少人都希望,能先把蜀山派和无涯宫先做了。要不然,就算拿到好处,也总是这些大派给包揽了。剩下的人吃力不讨好。

“诸位莫要多想,我们如今走到一起,本来就是为了消除了千年妖狐,平的世间正气,什么女娲肠的秘密都是小事。”
说话的又是八云紫的那个师弟。“河图宫都把他教傻了么?”八云紫在心中一阵子叹息。
果然,就听蓝说,
“诸位大侠,好汉。小女子力量微薄,如今大家能看出来,奴家早已是强弩之弓,就算各位不动手,也活不了一时三刻。这都是小女子生前造孽太多。如今,小女子只想救出女娲娘娘,让汝人类母神,重回大地。以消我当年之红莲业障。女娲娘娘,当年嘱咐于我,谁能光复人类之大业,必以通天神力许之。只是,蜀山派和无涯殿平素以正人君子自称,实际行径多般丑恶,实则不是天选之良人,小女子,只望众位先生为我做主了。”
蓝说完,居然盈盈拜下。那秋水般的眼盼如泣如诉的扫过全场,最后还怅然叹息了一声。
即便满场均是修炼多年的高人,被蓝这般温言细语一挑拨,当场就有人拔出刀子,准备和蜀山派等人拼命。一个亮刀子,就有第二个,转眼间,本来一致对外的队伍就搞起了窝里反。

河图宫的人夹在里面,本来还想阻止。却忽然被人点了穴道。大惊之下,看见自己的宫主八云紫笑盈盈的站在背后。
“狗咬狗,一嘴毛。师弟,莫要管他。等蜀山派和无涯殿挫了,我们河图宫进入中土就底气大足。”
“你看,他们这场内战可是蓄谋已久的。蜀山派早就想在中土立威,一统江湖。无涯殿也想要进入中原,其余的小派也想要乘机压制蜀山他们。你觉得蜀山派为什么把无能的小辈都放到我们河图宫去,就怕打起架来,照顾不了,这打全架么,就要捡高手上是吧。师弟,你今日和我学学。日后,就是你当这河图宫的家主了。”

八云紫点了自家兄弟的穴道,就在边上看着这热闹,还一边权作解说。直到和圈内的蓝眼神对上了。蓝看到她,先是一惊,既而眼泪大把大把的流了下来。
八云紫只是对她温和的笑了笑。
等了好久,就见谷里的人都打累了。最后,无涯殿被全军覆没,蜀山派倒是有点真水平的,还挺到了最后,只是剩下站着的都满脸倦色。明显也是不行了。
八云紫这时才点开了师弟的穴道。
装作满脸的愤怒的大喊。
“诸位,这是怎么,居然在我昆仑山上斗殴,可曾把我河图宫放在眼里。”
活下来的人,俱是一惊。没想到八云紫会在这时出现。只见八云紫站在谷后,好像才从山上赶下来的样子。
“你们难道以为我昆仑山是来去自由的地方么?居然在女娲当日离世之时血溅三尺。”
“师弟,你人在这里,居然不能阻止这有辱师门的行径,可曾知罪?”
八云紫的师弟给八云紫一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低下头去。
“蜀山派,当日你在金陵城跟踪于我,差点害我姓名,如今又刻意残杀道门同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蜀山派本来就是惨胜,本想这次得到了女娲肠的秘密以后就可以称霸九州,却没有想到八云紫平端从空气里冒出来,还一上来就要找自己岔子。心里顿时明白河图宫是想要来个渔翁得利。只气的脸都绿了。
八云紫心中暗爽,表面上还是一脸正人君子的大侠嘴脸。
“女娲娘娘,捏石土以造人,采巨石以补九天,你们如今却在此伤害自家同胞,却不晓得娘娘有多伤心。我河图宫宫主,八云紫如今看在女娲娘娘济世之心的份上,留你们一条活命。快点回家吧。”
“……八云紫,我们如今计不如人,却让你捡个便宜。可是,让我们走人,只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
“本事?也让你们瞧瞧我河图宫的本事。”
八云紫一抬手,只见天雷滚滚,密不透风的落了下来。把蜀山派一干人周围的土地打了个稀烂。
“走。”
“不送了。”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07-01-17
八云紫看那蜀山派的人走的灰头土脸,只觉得心情愉快。扭头对自己的师弟说。
“师弟,你瞧瞧,这个世界上,全靠实力说话。如今蜀山派势力大挫,其余派别难以再振,是时候我们河图宫南下涿鹿中原了。”
“可是……我们河图宫世代都是在昆仑山上……”
“嘻嘻,如今我得罪了蜀山派,你还要等着他们东山再起,回来再打我们么?师弟,从今日起,你就是河图宫的宫主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这位玉藻姑娘有点事情要解决。”

八云紫转身望向蓝,却见她还在原地呆着。笑盈盈的望着自己。也不知道女娲肠的大门开了没有。

河图宫的新宫主看了看自己的宫主又看看玉藻。最终还是明白人。带着众人走了。
偌大的地方,只剩下八云紫和玉藻两人。

“紫大人,好大的威风。”蓝咯咯地笑。
“你伤的重不重?”
“还好,都是皮外伤,狐狸的血多。”
“打开女娲肠了么?”
“嗯,打开了,只是母亲不愿意出来,说是倦了,紫大人,我愿望已了,只是对不住你,在江南的时候说,要伺候你一生,刚才差点被人家杀掉做成棉袄。之前又伤害了你。”
“不妨事,女娲血很管用,这点伤不算什么。倒是你的棉袄,我可不要人做。”
“母亲大人,想见你一面。”
“啊?”
蓝向八云紫走过来,拽住了她的胳膊。
“女娲大人,想要见您一面。请到华胥之国来吧。”
话毕,八云紫就感到空间一阵扭曲。一条巨大的黑色缝隙忽然出现在自己脚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改变了。

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五彩沼泽大海,一望无际。榕树搭乘了桥梁。一座白色的玉楼出现在了沼泽之上。
“这里是云梦大泽。”
蓝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边,八云紫往边上一看。一个金色短发,身穿蓝色长裙的少女正温婉看着自己。少女的背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脑袋上还有一对狐狸耳朵。
“蓝?”
“紫大人,不认识了么?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妖狐之姿,不过如果紫大人不喜欢的话,我还可以变成汉人的样子。”
“不,现在这个样子很好看……蓝,你什么样子都是好看的。”
“紫大人还是那般会说话呢。想必母亲也是喜欢的。”

蓝领着八云紫顺着树桥,走到了白玉楼阁下。却看整个楼阁浑然一体,却没有门,只有一个画着女娲造人的挂帘掉在那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房间里面的景象。却是很朴素的先秦家景。
蓝敲了敲门帘,说道,
“母亲大人,我带八云紫大人来了。”
“嗯,不用进来了。你先去吧。我就问她些问题。”
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帘内,声音倒有几分与蓝相似。好像水面般柔和的音色。
蓝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却留下八云紫一个人心中忐忑不安的站着。
“你就是八云紫吧。坐下吧。”
“嗯……女娲娘娘……”
“不用那么客气了,我当日匀血给你,你便是我的分身了。今日找你过来,只是和你说,希望你以后好好待玉藻那孩子。”
“这个自然,只是蓝以后便是自由了,世界之大,海阔天空。只怕也未必愿在我身边浩着。”
“你这假撇清的样子倒是像极了我家外人。八云紫,我洪荒时候造人,只把人类当作自己孩子,放在手心里疼着。却没想到,商周之乱,他们居然反我。那时,我想不开,把自己的灵魂分了一半给玉藻那孩子,让她做了不少坏事。平白增加苦难。这些年来,我倒是想开了。你说,谁家的孩子愿意老被父母管着。人类聪明,我早该放手,也不会有当时的祸事。罢了。”
“女娲娘娘……您到底是母神,您的教诲,吾等从来不敢忘记。”
“倒是个嘴尖的,我今日找你来,还有一事。我曾经许诺,要给打开天界之门的人大大的好处,如今就把这好处给你。以后,你可以穿越任何空间,便带着你家蓝周游四海吧。”
八云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周围五彩四射。自己被一团白光包围。慢慢浮上天空。从地上传来女娲的声音。
“你助你打开着空间境界之力。等你再度重生的时候,你就不是单纯的人类了,是大千九重境界的穿梭者。不老不死,年华永存。答应我,和玉藻相互扶持,直到世界尽头。”
1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7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07-01-17
一千年后,幻想乡,迷途之家

“紫大人。快醒醒。”
八云紫伸了懒腰。
“蓝,我梦见你母亲了。”
“母亲大人身体可好?”
“自然是好的,她问我,说,我的玉藻孩儿怎样了?我就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如今已经改姓八云了。”
“紫大人,倒是无礼。”
八云紫邪气的笑笑。
“哪有,我叫她母亲大人,她开心的很”
“紫大人,却是有个好梦呢。”
“嗯,的确是个华胥之梦。”

[完]




后记:
我最近RP大了,怎么发都发不出来。一篇文章,非要分很多段才能发。
真是,果然是不好好读书的惩罚。不过,现在读书已经晚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被殴)。
谢谢大家的支持,写的很快,问题也很多(好像写的慢就没有问题一样……)。不过……不改了。就这样吧。
1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7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07-01-17
攒啊

真是文区独一无二的好文

要不要给个精华?别的版主来说说看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07-01-17


很厉害很厉害……

我以庶民的身份推荐!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07-01-17
恭喜sd君连载完结,但还是觉得太短了,不过瘾。

蕾丝已经同意精华了,那么我也可以兑现之前的承诺了,此文加为精华。

最后还是想说没有看到我期望的东方武侠风,不过受这文影响我脑子里面也有个雏形了,暂定名为《东方沧海

笑》,主角是香霖(迷之声:为什么是他?),而且准备用第一人称。
离线nkgf
发帖
16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20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07-01-18
哇哈哈哈,赞一个
实际上一开始就喜欢这个文风,
只是怕勾上了瘾,才等到出完再看:)
砸春砸春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07-01-18
期待zymeth兄的连载了。
本来写这个调调,也就是因为和同学大谈汉堂的天地劫。一时爱意上涌的结果。

华夏风RPG最近几年凋零的快,我们这些玩家也只能做到长嗟叹了。
现在我的爱已经散发完了,老老实实潜水吧。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nkgf
发帖
16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20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07-01-18
sd老兄是哪个专业的?文章好强啊!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07-01-18
嗯,不是老兄,是小女子。
我的专业是药剂师。学化学和生物的。。。。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gbygby
发帖
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07-01-18
引用第42楼sdvsds2007-01-18 01:34发表的:
嗯,不是老兄,是小女子。
我的专业是药剂师。学化学和生物的。。。。



啥?! 小女子?!

从你的文风里根本看不出啊,ORZ

而且还不是学文的……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07-01-18
学理挺好的……
其实要写街头撞帅哥的言情,我也可以呀……
比如说:
人家的名字叫小美,今天在大街上迟到撞倒一个帅哥。然后,走到学校,一个帅哥拉我去告白。工作实习的地方是帅哥。满世界都是帅哥……真好。

PS:就是因为是女的,写不好男姓心理,所以我才跑过来写百合的说。(被拖走)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