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482阅读
  • 55回复

华胥之梦[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7-01-12
本文纯属因为对八云紫姐姐,爱之下的YY。
因为故事舞台是伟大的中华大地,所以尽量把人物控制在八云紫和八云蓝这两个之间。难度比较高。
其实我觉得如果我把题目改成
一代邪教高手八云紫和妖狐玉藻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定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最近我的创作灵感忽然喷发出来了,就好像是很多年前,对英雄无敌3的爱一样无可抑制。大概是假期要结束的关系吧……泪


------------------------------------


引子(和故事关系不大……纯属是写了就想要贴出来,虽然已经贴过了……)


从淮阴到河图的路很难走,子安和我放下了马匹准备走水路。父亲总是说,天下之流,汇于无定。真正到了无定河,我才知道什么叫雄壮瑰丽,温柔淡漠。
子安挽着我,说紫,你慢点。我却不得理会他。匆匆跑到河边,惊起一群藏在芦苇中的群鸟。群鸟高飞,我抬头就看见无尽的夕阳在无尽的大河之上。染出奔放的颜色。
渡夫缓缓挑了船过来,一路高唱。

无定水
漫天涯
溅北斗
星辰落处是家乡

挑花散
随水荡
坠红尘
无尽江南是细柳

子安就笑笑,
从袖中摸出一两银子,说是江南未必好,我们这不是向北上来么?
渡夫接了银两,扶我上船。
竹篙高高荡起,不理会子安,接着唱他的江南调。
我望见漫漫的河水向我身后流去,就好像看见天上有龙飞下来了。龙首在东,龙尾向西,确是苍龙的星脉在碧空中荡漾着。映着下面青翠的河水。

日落苍龙脉,竹船无定河
江南细柳远,还到桃花源。

爹爹,我要去桃花源了!
我大叫,子安笑着看我。
我又叫,爹爹,女儿一辈子也不回江南了。
子安又摸摸我的头。
那年,我度过无定河,向着昆仑的河图宫走。
那年,我二六年华,名字叫周紫。去河图学道,道名叫八云紫。
那年,子安三百岁,本名已经忘了。道名叫子安。
[ 此贴被sdvsds在2007-01-17 15:53重新编辑 ]
6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2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7-01-12
第一章,算命

“人人都道江南好,细柳如风,桃花落水……”秦淮河边的画舫里,翠衫的少女咿呀的唱道。
月色如梦,细风杨柳三月头。

八云紫有些无聊的站在桥头上。青石板在夜间微微泛些凉气。一盏花灯从她面前的水面漂过,一个不稳,左摇右摆了一会,翻倒在了水里。
“不知道这次又是谁的梦想破灭了呢……”微微有些惆怅,八云紫看着那盏花灯在漆黑的水下,骤然熄灭,然后惨绿色莲花座台又浮到了水面上,孤零零的顺水漂走。秦淮河的东面是无尽的东海,海浪滔天,青色无涯。不知道这个失去了承载希望的花灯架子能不能飘到那么远呢。就算飘到了,那又将是什么飘零的结局和命运?

这年,八云紫两百岁,从昆仑山河图宫下来执行任务。而玉藻已经一千多岁了,刚从东海无涯殿的锁妖塔里面逃出来。东方大地上一片混乱,不管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歪道都放出话来,一定要缉拿千年狐妖,以镇朗朗乾坤。匹夫无罪,怀璧有罪。玉藻被锁妖塔关了1000年,早就魔力耗尽,修行全失,之所以还那么抢手,完全是因为她知道传说中的女娲肠的通道的事。
千年之前,殷商之乱,女娲把穿越时空的秘密全部放进了昆仑上下的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据说有迷漳数千,机关百万。在加上昆仑山的地形复杂,天气恶劣。千年来,大家只能看着眼馋,没有人有线索下手。唯一知情的妖狐玉藻,被折磨了千年,还不松口。导致东海无涯殿防守日益懈怠,最后硬生生地给这只狐狸地遁了。

八云紫作为昆仑一系的传人,总是找不到借口逃避,最后还是被师门一脚跺了出来,说是让她精进修行,出门锻炼。结果,八云紫从昆仑一路南下,准备找找线索。线索没找到,倒是跑来了歌舞升平,烟花细柳的秦淮河畔。

“这位先生,你能帮我算一卦么?”弱弱的声音打断了八云紫的迷斯。蓦然回头,却看见自己的算命摊子前站了一个白衣的姑娘。那白衣姑娘大约二八的年华,但是却充满的风尘劳顿之态。黑色的盼子里流光色彩,却带着些寂寞的样子。
八云紫叹了口气,想来对方也是个红尘中的苦命人。八云紫在河图宫内修道百年,早已不知魏晋,这次下山,方知百姓辛苦,可怜她一路盘缠用尽,到了这江南胜地,也只能支了个算命摊子,伪装成白发老汉,干干这铁齿铜牙的生意。

“请问这位姑娘,这是要算流年呢,还是姻缘?”八云紫这厢咳了两声,权把嗓音弄哑了,想要装出老迈的样子。
“就算流年吧。先生,你给我看看,我家北边的母亲重病了,我这是要走水路呢?还是地上?”白衣女子把手小心的伸了,一双芊芊的玉手,只可惜手腕上点点都是红色的勒痕。
“手相就不必了,都是虚空之物,老朽不慎在行。”
“那我把八字告诉您吧。”
“不必了,姑娘的八字本不在天地之中,超脱于六道轮回,算也白算……”
白衣少女闻言,浑身一抖,娇柔的身体几乎要倒了下去,稳了稳,又站住了。望向八云紫,满脸都是迷离的表情。
“先生,此话何解?”
“老朽只算人间百态,妖魔之流,自然有心无力。”
“先生……”那白衣女性的语气居然有些哀求的意味了。
“家母病重,请先生指条明路吧。”
“水路有龙,山中有虎,北道之行,困难重重,姑娘还是放弃吧。”八云紫叹了口气。不愿去看那姑娘哀伤的脸。心中却想,果然这十长软红里处处都是悲欢离合。不光是人类超脱不了,妖怪也一样。面前这位白衣女性,分明不是个人类。却不知道为何要往北方前进,要知道这一路到昆仑的山道,水道都给围追妖狐玉藻的人堵了个水泄不通。一个妖怪少女,想要通过,管你是不是狐狸精,肯定是个死无全尸,剥皮抽经的终了。

“先生,人类都说百善之中,孝字为先,即使是妖怪,母亲病重,也不得不去呀。”
“姑娘,妖类化自然之气聚以魂魄,何苦要拘泥于人间条条框框。心中存孝道,朗朗乾坤自然会明白姑娘的心意。北上之路,千难万难,姑娘还是放弃吧。今日天色已晚,老朽我也收摊了。”八云紫也不去看对方的脸,自顾自的把摊子收了。就准备随便找个安稳地方落脚。
“先生言尽,小女子也不强求了。”叮当当一声脆响,一锭银光闪闪的碎银子掉到了地上。八云紫伸手去捡,等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只能看见白衣少女的翻飞的裙角消失在了夜幕里。而她前进的方向,分明是金陵城的北门。

“罢了罢了,救不了你,我心里有愧。”八云紫拿着碎银子,心中一阵五味,随手把银子扔到了桥下的乞丐群中,引得一阵子轰抢。半响,却听桥下传来一声大笑。
“穷酸算命的,连家当都不要了么?”
“你们懂什么?”八云紫扶着桥柱,对着下面的乞丐们大喊。这时候,她倒是恢复少女的语调了。一边把铁齿铜牙的招牌背到身上,一边往城外走。

月色下,八云紫曼声轻吟道,
二十年河西
二十年河东,
金砖银瓦都成空。
一尊独酿自逍遥。

“嗬嗬,老穷酸倒是变成小丫头了。”下面的乞丐接着起哄。
“可惜没有女儿红,让你只能嘴头上的逍遥了。”
“要你管……老朽当年的埋在地下的女儿红,比你祖爷爷年纪还大。”八云紫也痴痴的笑起来,不管那群乞丐,径直走在青泥板的江南小道上,听着秦淮河柔美的水声和画舫上少女的江南调。
[ 此贴被sdvsds在2007-01-13 15:22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2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2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7-01-12
东方武侠风大赞,sd君的文章总能带给人惊喜啊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7-01-12
这个太拽了 那些诗的应用都很好 这个古风啊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01-13
话说左右无事,八云紫身上的银两也只勉强在了维持生计可以,南下北上不行的状态上。所以,这些天也就留在了金陵城徘徊。日间跑到桥头去挂个算命摊子,夜间到城外的义庄休息,权把死人之处当成了免费的客栈。日子过的也算是潇洒特别。

金陵城外的义庄,在秦淮河南边的杨柳道上。本来水之南为阴,又种上了阴性柳树。那真是阴上加阴,导致林子里面孤魂野鬼不散。日子久了,常人惧怕,也没了烧纸探亲之人。只是那累累的白骨和破落的老冢越来越多。新的旧的,就堆到一起。城里人凡是遇到死的不干净的,或是没有亲人的可怜尸体,都随便拿着破烂席子裹住一丢。扔到着杨柳林子里面完事。

八云紫第一天到了地界上,大概是三更时分。群魔乱舞之际。可怜囊中羞涩。隐隐约约看见杨柳林子里面有点点烛光。也不知道是鬼火还是人间灯火,心中也不做多想,只得一闷头对着林子钻了进去。却没有想到,走了大约2个时辰,还没有摸到地方。那点点的烛光有时看起来就在眼前了,走了两步,发现又隐隐约约的远了。八云紫就这样糊糊涂涂的在杨柳林子里面转了一宿。直到五更天的时候,一线日光从天边射来,八云紫揉揉了眼睛。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依旧站在柳树林的入口。一个破破烂烂的地界碑在自己脚下,上面写着五个大字。
金陵无缘冢。

“嗬嗬,说是无缘却有缘,小鬼欺到道士边。”八云紫一脚踹到地界碑上。抬头一手遮了遮眼睛,望着金色的日光倾泻而下。把阴森森的坟头地照了个光明。心里想着修道200年,居然在老家给鬼打墙了一晚上。若给师门知道,真是丢大了脸。

心中愤然,便仗着日光大摇大摆的往昨夜见到灯光的地方走。这次倒是顺利,还没到两柱香的时候,就走到了地方。只见一个红漆的大院,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光阴,巍峨的屹立在那里。原来曾经门庭若市的大门口,现在蛛网密布,两个石狮子站在门口,只是被杂草挡着只露了个头。一个木头的大牌子旋在房梁上,可怜半截已经落在了空中。上面写着江南义庄。从那落下来的半截里,却看见牌子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的木匾。上面用金字写着“周府”。想来是没有被改造成义庄前的名字。
八云紫拨开杂草往里面走,只看那院子里外,横横竖竖的排到全是棺材。日子久了,异味倒是散尽了。继续往里面走,就看见了黑色的门扉。原来可能是金黄色的好木头,可惜被涂上了太多狗血,只得变为黑色。遮着嘴推开门,百年的木头门吱啦啦的一阵子呻吟,最后还是没有撑住,噼里啪啦的往房间里面倒去。跌倒地上散成一堆碎木。惊起的灰尘散了八云紫一身。
房间里面是一牌灵位和一幅画像。画像中的少女大约是豆蔻年华。一头青丝婉若流苏。身穿紫色的长衫。言笑焉焉,大富人家不知世间愁苦。

“千年转眼即逝,逝者存白骨于青山之下。何苦让活人仇怨。”八云紫一边叹道,一边伸手想把画卷撕下来。但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放了手。

从那以后,八云紫每日收摊以后,便顺着秦淮河南下,一路从繁灯闹市,走到寂寞的义庄。躲雨睡觉。除了第一天被鬼打墙戏弄之后,无缘冢就像是认识了主人,让八云紫出入宛若无人之境。每每,当八云紫拎着从酒肆顺手牵过来的烧鸡大嚼特嚼的时候,望着周围阴森森的棺材和牌位。连自己都觉得诡异可笑。只得踢了踢对面的棺材,叫到,
“各位老兄,如果还对人家美食有所留恋,不妨爬起来,贫道不会独享。”
想了想,又觉得自称贫道,未免使妖魔鬼怪畏惧。就又改口道,
“各位老乡,小女子有烧鸡一只。不敢独美,各位可以爬起来分享。”
结果周围还是静默一片。
“大约都跑去西方极乐世界了吧。”八云紫心想,不免有点无聊。又觉得自己行为可笑。银铃般咯咯的笑了起来。要是周围有人,想必又要大吓一跳。传出什么老坟头里,美女笑得鬼话来。
[ 此贴被sdvsds在2007-01-13 15:23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3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3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01-13
啧啧,这半夜更新的文还真是鬼话连篇

<—半夜睡不着爬起来写和歌的野鬼OTL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7-01-13
啊 八云紫居然变南京人了 她为什么会有牌位啊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7-01-13
吃喝混日子过的飞过,转眼间,八云紫便在着秦淮河边混了月把时光。这期间八云紫也曾经因为缺钱少米,动过打家劫舍的主意。可是每到了临头,还是放弃了。昆仑河图宫虽不是什么中土大派,好歹也是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的千年古派。八云紫十二岁的时候,上河图求道,到底还是有些荣辱观念的。想来大千世界虽都是虚空,可惜这一身皮囊尚未超越五行。依旧需要五谷去填塞。

中土大地依旧是一片混乱。玉藻还没找到,据说前些日子,在长江口,有个好似玉藻的白衣女子,被堵了正着。可惜没能捉到,验明正身。重伤之下,人家却是往南边跑了。这下子金陵城倒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修仙练道之人纷纷从北面往南撤下,想要把长江以南,翻个顶朝天。八云紫本身自然是不想趟着浑水,可玉藻的事情,一天没有个结果,八云紫一天也不能回到河图宫。只好也在江南混着。这些日子,酒肆茶馆里,江湖之人日益增多。八云紫的算命摊子也不好再摆下去了,免得给这些老道士,老神仙们看出个破绽来。

既然断了财源,八云紫的日子更是困窘。却怀念起月前在桥头上算命,一个白衣女子给的碎银子来。那时候,惩着意气之快,把银子从桥头从了下去,现在真是后悔的要命。有那一锭碎银子,好歹还能在撑个一周半月。

心里叹息,八云紫只好龟缩在义庄里,靠着前些日子的资产,混沌度日。每天用草根汤拌了越来越少的馍馍充饥。偶尔从野外的打些落难的野味。原先,在饭馆顺手牵羊的事,也不敢干了。深怕给哪个名门正派的人物抓到,丢了师门的大脸。

日子贫穷又无聊。所以,当一天晚上,八云紫晚上回到义庄,看见庄子外面倒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白衣女子的时候,着实吃惊了一下。慌忙推了少女一把,摸摸鼻息,却还没死透。一看脸,正是当年在桥头让八云紫算流年的那位姑娘。脸色发青,印堂一片漆黑,完全是进去的气多,出去的气少。就差阎王爷临门一脚了。浑身都是血,八云紫帮她把衣服拨开一看,半天却没有找到伤口在哪。翻了个身一看,伤口依旧没有找到,只看见一个烫金的血色大符贴在背后,那诡异的符文早就伸进了肉里。血淋淋的触目惊心。八云紫狠狠地把血符撕了,丢在地上。可那蝌蚪般的符文依旧像虫子一般往肉里头钻。

“蜀山的法宝缚仙符,小姑娘,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给蜀山派的人那么看重。”八云紫叹了口气,往下看。就又看到一条毛茸茸的红色尾巴。
“幸好只有一条尾巴。九条的话,我还以为你是玉藻呢……”

一把火把丢在地上的符烧成灰烬。八云紫拖着少女走进了义庄。又从怀里摸出一支从河图宫带出来的千年人参,塞到黑黝黝的破锅里,准备就着刚才地上挖来的野菜炖汤。

“小狐狸,好好地在狐岐山呆着好了,非要跑到人间来做什么?”
“我不是狐岐山的,我的老家在淇水边……”
八云紫这边一面给少女煮野菜汤,一面自言自语。却没有想到白衣少女自己幽幽转醒了。一双漆黑好似夜空般的眼睛,无神的望着自己。
“淇水好地方呀,原来是商代的朝歌城边上吧。难道你们家什么人认识苏妲姬?”
“不认识……”少女眼神不变,看不出表情,只是幽幽叹了口气,“那苏妲己是冀州人,和朝歌是两个方向。”
“嗬嗬,你们狐狸总是懂得多,千年以过,现在谁还记得朝歌冀州。现在那地方已经改名叫鹤壁了。”
“鹤舞云梦,残影映壁,确是好名字。”
白衣少女一边感慨一边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八云紫把上好的人参当萝卜煮。

“浪费。”
“姑娘莫说我浪费,就算只有三分药味入汤,也能吊着姑娘活个一时三刻。”
“谢谢。”
“姑娘莫说谢谢,只可怜了这千年人参,如今和野菜混作一锅,亲密不分彼此了。”
“呵呵”白衣少女终于笑了起来。
“不要老是姑娘姑娘的,你叫我胡姑娘吧。反正我就是一只狐狸,倒是先生当年指点,我还是一意北上,如今累得先生救我一命。”
“胡姑娘,你看出来了呀。看来老朽的易容术还有待精进。”八云紫也笑了,抬头去看那胡姑娘,却是一脸的憔悴,虽是笑着,但是犹如东风下的枯叶一般,随时可能零落归尘。只有那双漆黑的瞳孔还是繁星般璀璨,笑盈盈的盯着那锅高汤,也不知在想什么。
“不是哦,不是看出来的,是闻出来。不管是算命老头,还是现在这个姑娘,都是一个味道。我等妖物,穿行于山林之间,本来就是靠的直觉,嗅觉。倒是来到人间,反而被双眼迷住了清明。倒是恩公你,分明是个女孩子,干吗学老人家给人算卦批字。”
“嗯,那你叫我八云紫吧。八云是我的道号。紫却是我在尘世间的闺名了。”
“我叫你紫大人吧。恩公虽为道家中人,却救我一命,虽是狐类,也应该讲究尊敬的。”

“汤在炖,补力就没了。胡姑娘你快喝吧。”八云紫乘出一碗高汤,递给胡姑娘。心里觉得这只狐狸未免迂腐好笑。明明是妖类,却把人类的准则作了个通明。上次在桥头遇上的时候,大谈孝道。这次又把自己称为紫大人。八云紫低头瞅了瞅自己现在的打扮。一身蓝色布衣。这些天里脏了也没空洗。却是狼狈的很。在看看一边喝汤的胡姑娘。虽然憔悴,但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给这么一个美人称为大人。好笑的紧。

八云紫想着,便抬头看看了挂在墙上的画卷。依旧是那个紫衣的华服少女。八云紫这次在火光中看得细了。就觉得少女的面容白皙尊贵,天真可爱。似乎就是应该给人家叫大人的样子。
胡姑娘也顺着八云紫的眼神,望向了墙头的画,看了半响,确实说道。
“这少女端是像极了紫大人您,该不是您的画像吧?”
八云紫指了指画像下面的牌位,努了努嘴。
“看看,人家都死了,这是遗像,能是我么?”

胡姑娘也就不说话,继续喝自己的汤。两个人一阵子沉默,不一会就把锅里面的东西喝了一个顶朝天。胡姑娘的脸上也微微有了点血色。
“怎么样,昆仑山的人参可是活命的法宝。只是这么个吃法,感觉不到金贵”
“大恩不言谢,紫大人,小女子拜谢了。”
“明明是只狐狸,怎么比人还客气。真不知道令堂是如何教育的。”八云紫吃饱喝足往地上一倒。就看见曾经镶金带银的天花板上,现在都是蛛网灰垢。
“母亲大人,教育我们姐妹三人要知礼仪。守法度。为国为民。”
“你还有姐妹么……真是,要不是只有一条尾巴。我真的以为你是那只玉藻了,连老家都在一起。”

“紫大人……你不问为什么么?您也是修道之人,不问为什么我身上有蜀山派的缚仙符么?还有我为什么受伤逃到了这里。”
“就是因为是修道之人,才不要问呀。反正无非是蜀山派的那些人以为你是玉藻,便动手了。
修道之人,不闻世间种种,往事如烟尘浩淼,众生多苦难,我辈本应该看穿这名利纠葛。才能修的大成通天之道。那些个人为了女娲肠的秘密,把中土闹了乌烟瘴气。我才不愿意同流合污呢。“
“紫大人果然言语了得,难怪做得来这算命的无本生意。”胡姑娘咯咯笑了起来。分明不把八云紫这番大道理放在心上。
八云紫也不羞恼。便自顾自说了一番清着自清,浊者自浊的话。直到胡姑娘忽然幽幽的叹息起来。
“紫大人,今日你救我一命,恩同在世父母。小女子若是这次还能留得命在,必将回来照顾紫大人一生一世。”
“痴者,你这样半生不死的,还想往北面走么?”八云紫也有些怒意,心里想着好歹救你一命。哪能还让你去送死。
胡姑娘却只是淡淡的看着门外的月亮。回头对八云紫一笑。
“紫大人,我们妖类,生来没有人类这么聪明,只是依本能混沌过日。直到母亲教会了我们姐妹三人什么叫智慧。我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从远处看看巨大的城池,然后化身成人形,走于市集之上的新鲜。卖肉的人说,姑娘,我这里有新鲜的狗肉,然后我跑去一看,确是那只原来经常欺负我的山下黑狗。我们姐妹三人,高兴的要命,用树叶变得铜板,把那黑狗换了。结果你猜怎么样?那黑狗血,溅到我们身上,让我们的尾巴都显行了。我现在还记得那卖肉老板脸上的表情。然后,我们姐妹三人慌忙拖着黑狗逃了。回到山上,笑做了一团。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好玩。”
“要是没有母亲大人,我一辈子都是淇水边的一只小狐狸,或者混沌老死,或者死于兽口。母亲给了我人的感情,教育我爱人。她说,你们要以天下为重。就好像紫大人你刚才说的一样,母亲说冥冥之中,万事都有定数。生老病死本为常事。我等妖类,本不该那么重于红尘是非。我第一次伤人的时候,母亲这么安慰我,我伤了很多人的时候,母亲依旧这么说。
为了母亲,我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如今,我要北上。就是有一口气在。我也要往北边去。
紫大人,小女子对不住了。“
“傻瓜。”半响八云紫只能骂道。“那你过一阵子,伤好了再走。”
胡姑娘听了也不言语。算是默认了。
过了一会,才听她依稀的唱道,

藋藋竹竿,以钓于淇。
岂不尔思?远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巧笑之瑳,佩玉之傩。
淇水悠悠,桧楫松舟。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上面那首美伦美奂之诗,乃是诗经卫风中的竹竿。摘录盗用之下,更显得我言语粗痞。文字丑陋。------------------------------
不过这诗用在这里感觉真好。
我觉得我把八云紫写的像男人一样。难道是狐姑娘太有魅力了……
2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3
支持度 春度  :1 2007-01-13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7-01-13
太有钱……人参炖野菜真是太华丽了……这跟人民币点烟有什么区别?

(纯吐槽……)

其实这个剧情哇……铺垫也有爱……发展也有愛……期待啊……

开始砸春。


(再吐槽)
连读者都能看出谁是八云蓝了……神通的紫居然没看出来。
[ 此贴被花剑酒在2007-01-13 22:01重新编辑 ]
离线败酱草
发帖
1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7-01-14
也可以是蓝的母亲大人啊……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7-01-14
八云紫和胡姑娘两个人在义庄呆了三天,到底是缺米少粮。八云紫只得拿了胡姑娘的钱,跑进金陵城换粮食。结果,不进不知道,一进吓一跳。整个秦淮河畔已经乱成了一团。据说得到确切消息,玉藻已经逃到金陵城里面来了。这下,江湖好汉们齐聚一堂。画舫里面歌姬不能唱了,河边的烟花之地也只能关门大吉。

长得漂亮的姑娘走在大街上,全部是一样的待遇,给绳子捆起来,送到江南府上,用蜀山派的照妖镜照过了,才能放人。

八云紫一看形势不好,只得匆匆忙忙的买了点米面,就往城外走。好在防守城门的几个看起来道行不高,才让她用混了过去。
等到八云紫一路风尘的回来,胡姑娘也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嘴里说到,
“紫大人,我明天便上路吧。留在这里,拖累了大人你。”
“伤还没有好呢。”
“现在各路高手都聚在了金陵,北上之路防守懈怠,说不定能让我一尝所愿。”
“你这是又是何苦,什么样的牵挂能让一个妖怪撼不畏死。”
胡姑娘只是笑笑,并不接话。
八云紫情知阻止不了。也只好点了点头。末了说道。
“你等等,喝了酒再上路。”

八云紫跑到义庄院子里面的桃花树下。又从坟头捡了个铲子。对着树根挖了起来。半响挖出一个大坑。里面却现出一堆不知道多少年的酒坛子来。上面的红泥封早就掉晚了色彩。但是依稀的酒香还是浓郁迷人。

八云紫抱出一坛,递给上面的胡姑娘。

“我十二岁的时候度过无定河去昆仑上求教。对着无边的河水发誓,我再也不要回到江南了。可是人生百年,变幻莫测。我在河图宫修了两百年的道,最后还是回到了江南,回到这秦淮河边。你说这世间有什么放弃不了的诺言,又有什么天长地久的信誓?我生下来的时候,父亲种了这株桃树,在桃树下埋了十六坛女儿红,是希望我在二八年华的时候,找到得意夫君,然后再把这些酒挖出来。只可惜,父亲没有等到那一年。而我悟了天道。”
“那墙上的画像果然是你。”胡姑娘拆开酒坛说。百年的时光,一坛子酒只剩下了不多的小半坛。但是香气浓郁,醉人心弦。
“画上面的周紫,不是我。两百年前,父亲就当是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我出门的时候,他对着周紫的灵位痛哭。看也不看我一眼。胡姑娘,你还没有悟么?人不光是排斥妖类,连自己也不放过。非我族类,这非我族,不光是妖怪,还有人类自己,还有这天地间万灵。胡姑娘,往事种种,悲欢离合。据是烟尘滚滚,不过是幻障迷人视野。你今日是狐姑娘,又何必在乎过去你是何人?”
“紫大人,你醉了,这无尽轮回,启是说超脱就能超脱的。”胡姑娘伸手去拉下面的八云紫。

八云紫被拉到地上,坐了下来。抬头看着无尽的苍穹,却见一颗红色彗星,忽然从天幕上坠下。扫尾般在蔚蓝的海洋上划出一道红色的痕迹。

八云紫便道 :“是我醉了。胡姑娘。我听说一个故事。说治水的夏禹得到传说中的宝剑,他用宝剑把天的一阙给划开,却发现天外面还是天。我不拦你。胡姑娘,北上之路,多多珍重。”
“小女子若能将昔日之业障还清,并将不负当日之曰。”
“要被你这只狐狸跟着,我师门定将我双腿打断。”
胡姑娘只是捂住嘴偷笑。转回义庄里,拿了两只破碗。全把女儿红甄满了,一狐一道,两人在挑花树下一碗碗的喝了起来。随云满天,桃花如絮。直到最后,八云紫喝干了最后两滴,一把把破碗摔到地上,砸了个稀烂。
“这是为何?”
“此碗乃是我从坟头上顺手牵得,如今胡姑娘即将北行,偌大的一个金陵城,八云紫我也要换地方了。便把这借来之物。顺手还了。”
胡姑娘一阵子对天仰望,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抿了抿嘴,小心的把破碗拾了,平地挖了个小坑,放进去。
“若改日有幸随了紫大人您,必不让您干出如此阴损之事。”
“只希望来日桃花人面依旧红。胡姑娘,你保重”
“嗯。”
胡姑娘站起身来,只是恩了一声,也不多语。拍了拍自己白衣上的土色。不看依旧坐在地上的八云紫。只是对着桃树拜了两拜,扭身便向北方走去。

八云紫这头坐在地上,望向胡姑娘的身段宛如扑火的白娥一样消失在义庄墙外。心中难言的一阵子的烦恼。可叹周围散散乱乱的酒坛子里面在无一滴解忧物。八云紫就只得这么坐在桃树下,看着天空变换。半响迷迷糊糊却是在做梦。梦中自己似乎又回到童年时光。在这桃树下嬉闹玩耍。
摔倒了,爹爹把她抱起来,说,“小阿紫,长大了嫁做好人家,方不辱没我周家世代清誉。”
又说,“这桃树下下的女儿红,爹爹将来与阿紫的夫婿一起饮了,畅谈天下大事,才算人生痛快。”
然后八云紫又梦见了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师傅执着她的手。指给她看夜空中的闪闪星宿。说,“阿紫,你是天机,太阴入命之人。天生不该被这凡世遮去光彩。你看看那从天河中的荧惑,多么璀璨,却不过是一时荣华。”
最后,她好像又看见了,爹爹愤怒的问她,“阿紫,你今天要是走了,就一辈子不要再回来,我周家就当是绝后了。”

梦里的世界不分清明东西,八云紫觉得自己有时好像要被爹爹拉走了,有时又跟了师傅。

直到淅沥的小雨浇到她身上,八云紫才依稀转醒。揉了揉眼睛,天已经黑了。周围是一片荒废的景致。哪还有梦里的爹爹和师傅。那桃花树也已经两百岁的高龄了。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雨水早就把头发淋湿了。她把手放在眼前转了转,白皙的手指宛若羊脂,却带着黑色的水绩。

“下山的时候染的颜色,看来还是掉光了。”
“罢罢罢,六道轮回都是命,皇历写明北不宜,自己偏偏往北行。”
她又摸摸身上,怀中还有胡姑娘留下来的两锭银子,大约也是够她往北上回河图宫的盘缠了。

“走人走人。”八云紫嘟嘟囔囔的跑回了义庄屋里。
一进门看着正面墙上那幅挂像。像中的女孩微微叩首,仿佛在笑着欢迎她回家一般。
八云紫心头一症,微微有些甜蜜和苦涩。真是恍若隔世。
她把手指抚摸于画卷之上,从少女的眼睛眉毛,移到万丈青丝。
忽然八云紫一笑。
“哪里像了?”大屋里一阵安静,只有八云紫自己的问话和外面的雷雨声。
从河图就抹在头发上的黑色染料被雨水洗掉了,现出原本光耀夺目的金色来。八云紫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在幽暗的老屋里闪闪发光。而黑色的涂料被雨水冲刷到了衣服上。把蓝色的长衫上,变为点点紫色。就好像八云紫盼子深处这是幽幽发散的紫色光芒一样。
“周紫,你看看,连头发颜色都不一样了。我是金色的,你却是黑色的。
再看看瞳孔,我是紫色的,你却是黑色的。
昆仑山百年,如今我早已不是你了。八云紫是八云紫,周紫是周紫,今天喝光了你的女儿红,确是对不起。不过,以后不会再来打搅你了。“
八云紫在原地站了半天,墙上的少女自然没有回答。少女的眼睛只是微笑的看着前方,像是在看着春日的草地,和风筝,烟花和细雨的江南。
“你不回答,我当你是默认了。”八云紫粲然一笑,
“你眼里看到的是人间春色,我眼里看到的是日月星辰。周紫,永别了。”
她扭过身去。在一片雷雨密布中踏出了义庄。

金色的长发飘散在狂风里。蓝色带紫的长衫后面,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只巨龟的图案,在那巨龟之上,黑白相间的阴阳五行图纹点点散发着幽光。她背后,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犹如九天中的苍龙,张牙舞爪的落到了义庄顶上。哄的一声,爆发出的天火,连绵为海。将这古旧的老宅转瞬间吞噬。

人间百年,
万事如烟。

“嘻嘻,你们这些蜀山派的人倒是乖巧。还不快给本宫出来。”八云紫看也不看那朱漆的大宅被大火天雷吞噬倒塌。只是轻描淡写的对这外面的杨柳林子说道。
只见几位黑衣道士匆忙从林子里面钻了出来。对这八云紫拜了拜。
“恭喜昆仑山河图宫宫主八云紫大人,成功渡过天劫。飞升成仙指日可待。”一个黑衣老者,微微躬了躬腰,献媚道。
“客气客气,你们倒是何时来的,也不打个招呼,虽然是个闲职,你们蜀山派未免也太不把我这个宫主放在眼里了吧?”
“……这个。我们也是追踪妖狐来到此处,正好看见,看见宫主在桃树下休息,所以没敢打搅。”老者擦了把冷汗,看也不敢看八云紫一眼。
“那倒是好心了,只怕追踪妖狐是假,捡我便宜是真吧。本宫这次为了渡劫南下。刚才在桃树下被迷漳所困,若是一个元神不守,那天雷现在就不是砸在我后面,直接在我脑袋上砸下去了吧。你们若是为我好,早该叫醒我摆脱桃花漳。许在林子里面做什么?分明是想看我被天劫所裁,修行全无才对!嘻嘻,本座的元婴也算是千年难遇,虽不比那女娲肠的穿越天地之力,对你们这些小辈也是不世奇遇了。”
“宫主多虑了……多虑了。”老者慌忙辩解道。
八云紫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直接推开了那群唯唯诺诺的黑衣道士走了。末了,还补了一句,
“别以为你们砍人家玉藻八条尾巴就能胜券在握了,苏妲己千年的智力,启是你们这些名利之徒可以妄及的?本宫今日心情好,给你们点线索,苏狐狸往南边跑了。你们就追吧,看有没有本事追上?”
后面的黑衣道士慌忙弯下腰去拜谢。
也看不见八云紫消失在柳树林外的潇洒背影。
只听到那传说中的金发宫主的脚步往北方淡去了。
嘴巴里面还古里古怪的唱着什么。
“有狐狸走在桥上,她的腰带有没有系好?”之类的调调。





--------------最后那个有狐狸走在桥上,是摘自卫风。有狐。因为我觉得卫风写的太拉风,让我无地自融。只好扭曲了一下。忙着收尾,估计后面是仓促了,还有,八云紫的年纪改称200岁。500岁的酒不能喝,早蒸发掉了。---------
2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4
支持度 春度  :2 2007-01-14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败酱草
发帖
1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7-01-14
引用第10楼sdvsds2007-01-14 12:24发表的:
许在林子里面做什么?


错字一个取得,LZ应该是想写“杵在林子里吧”
离线wyg4403122
发帖
28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6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7-01-14
楼主的这个文笔太拽了,已经拜倒了。。。。。。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7-01-14
我狂晕了……这八云紫比幽幽子还绕圈子……

倒塌……蓝倒底叫苏xx还是玉藻?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7-01-14
引用第13楼花剑酒2007-01-14 21:26发表的:
我狂晕了……这八云紫比幽幽子还绕圈子……
倒塌……蓝倒底叫苏xx还是玉藻?



这个问题问得好,下面补完关于玉藻的不得不说的传说,我想sd君应该也知道的。


杀生石与九尾妖狐

久寿元年(公元1154年)春天,一个绝世的美女出现在京都的鸟羽上皇身旁,可说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她的名字叫做玉藻——却没人知道她的来历。没多久,鸟羽上皇就开始生病,而且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朝廷请来当时极富盛名的阴阳师安倍泰成一占卜,结果却出现一个恐怖的卦象。原来这个侍奉皇上的玉藻,以前是个天竺的恶神,曾经杀过一千个国王。这个恶神后来到了中国,成为纣王的宠妃妲己,施行了许多暴政,害得商朝灭亡。后来她来到了日本,企图颠覆日本皇室,成为天下的主人。而她的真面目是一只九尾大狐狸!在安倍泰成的计谋下,玉藻现出原形,咬牙切齿的仓皇逃去。朝廷当然马上派出追兵,好不容易才在下野国那须野这个地方将它杀死。可是,死掉的大狐狸竟然化作一块石头,朝着来往的人畜喷出致命的毒气,害死不少人,因此世人便称之为“杀生石”。所幸有个叫玄翁(Gennou)的和尚用金槌打碎了这块石头,才阻止它继续喷毒气。日本人会把铁槌叫做“源翁(Gennou)”,也是这个由来。这个横跨印度、中国和日本的诅咒传说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以上故事整理自星野之宣的日本神话传说考据漫画《東方奇譚祕聞錄》



最后说一下“八云”是指象征祥瑞的“八重云”。
[ 此贴被zymeth在2007-01-14 22:35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