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607阅读
  • 42回复

[白色圣诞][紫&初代博丽巫女]那镜中想要贴近的,是您的容颜(顶楼更新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2
那镜中想要贴近的,您的容颜

那是似乎会一直晴朗下去的,冬日的午后。澄蓝的向四面八方延展开去的天空在寒冷的空气中,看起来就像悬在头顶上的一大块没有一丝杂质的冰——当然,确切的说只有幻想乡中的笨蛋是这么认为的。
一阵可疑的风吹过,靠着一颗大树坐在地上,正在仰望天空的琪露诺打了个喷嚏。
“……阿嚏!”琪露诺喷了对面的白莉莉一脸口水,后者惊叫一声,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连忙撩起裙子一阵乱擦,一副又郁闷又讨厌的快哭出来的表情。
“呜哈哈哈哈……”身边萦绕着一团黑暗的露米娅指着白莉莉惨兮兮的模样幸灾乐祸起来。
“白莉莉,白莉莉被笨蛋琪露诺‘颜(消音——)’了呢,哈哈哈……”
“……”
“……”
本来就因为琪露诺莫名其妙的喷嚏而被打断的林间妖精聚会的气氛,此刻更加僵直起来。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身边被一阵冷空气横扫而过。
还是莉格露反应快,一拳捶在露米娅的脑袋上,把对方的傻笑捶了回去。
“别随便说根本不懂意思的话!”莉格露朝露米娅吼道。

聚会的气氛总算开始恢复正常了。琪露诺在那个喷嚏过后,软软的趴在身边的蕾迪的腿上,用力吸着鼻子。
“哎呀,怎么了,琪露诺,难道是……”
蕾迪关心的问着,温柔的语气中透着一点难以置信。
“……感冒了?”
“啊啊,谁知道呢,”琪露诺带着鼻音说道,“只是偶然打了个喷嚏而已吧,我想,偶然。”
“啊咦?难道冰精什么的也会感冒的吗?”夜雀米斯提亚奇怪的问道。
“啊咦?难道笨蛋什么的也会感冒的吗?”橙奇怪的问道。
“不许也叫我笨蛋!”琪露诺大喊,“……嗯?我为什么要说‘也’?”
“……阿嚏……”又是一个喷嚏,不过不如前一个惊天动地,一道鼻涕从琪露诺的左鼻孔里面挂了出来。
“哎呀哎呀……”蕾迪摸摸琪露诺的额头,“没有发烫,应该只是普通的着凉吧?”
“唔唔,大概是那样吧。”琪露诺继续用力吸着鼻子。
“但是但是,琪露诺明明是冰之妖精吧,也会因为低温而着凉么?为什么呢?”
方才的问题被橙的吐槽打断,夜雀毫不放弃的继续追问。
“这个嘛……”
蕾迪像是思索了一阵,低下头去,轻轻磨娑着琪露诺那冰蓝色的、柔软的短发,过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回答,带着迷人的微笑。
“生命与灵魂这种东西,是十分的深不可测的呢,莉格露。~”
“那算是什么样的回答啊……”
莉格露,再次被蕾迪放出的冷气冻住。

“好吧,琪露诺。”
莉格露把方才一直在手中把玩着的一个萤火虫放走,开口问道。
“差不多可以说了吧?你和蕾迪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面,把我们聚集在这里的目的,到底是要干什么?”
“是啊,琪露诺,现在就告诉我们吧,别卖关子了~”
橙和露米娅附和道。好不容易擦干了脸的白莉莉也用一脸期待的神情看着琪露诺。
“唔,好啊。”
琪露诺一个挺身,麻利的从蕾迪的腿上坐起来,方才的虚弱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我问你们,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
除了蕾迪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奇怪的神色。
“突然这么问……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
“是啊,新年的话还有好几天说。”
“难道说,是我们中谁的生日?”
“NONONO~”琪露诺一遍说着,一遍食指脑袋齐摇,一副神秘相。
“我再问你们,听说过‘耶诞节’这个节日没有?”

“……耶诞节?”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由白莉莉歪着脑袋发出了这声疑问。
“没错,耶诞节,Christmas哦!”琪露诺蹩脚的英文发音在空气里面回荡着,“据说在外面的世界里面,那是一个比新年还要热闹好玩的,许多人会聚在一起做各种有趣的事情的节日!”
“哎……是那样哦……”
“嗯,确切的说耶诞节应该是明天,但是许多准备工作都是要在前一天,也就是今天开始的。”
蕾迪补充说道。
“今天被称为Christmas Eve,耶诞前夕的意思,白天的时候开始准备,交换礼物等等,到第二天就开始正式的庆祝咯~”
“原来如此~”露米娅看上去兴趣满满,“那么我们来做吧来做吧!”


总之只要有看起来好玩的事情,这群平时很无聊的妖精们总是会很积极的去做的,琪露诺和蕾迪不知道从那里听来的关于耶诞节的事情也一样使她们大感兴趣。在琪露诺一半靠记忆一半胡来的指挥下,妖精们开始了耶诞节的准备工作。
“首先需要一棵树!”琪露诺宣布,“可以被装扮的很漂亮的树,来增加节日气氛~”
“这个时候冰天雪地的,到处都是没有叶子的树吧,”夜雀说道,“哪里有可以打扮漂亮的树?”
“嗯……”妖精们思索着。
“我想到了!”白莉莉大声说道,“在冬天还绿着的树的话,就是松树吧!”
至少到现在为止,这样的准备还走在正常的轨道上。

“接下来,应该就是食物了吧。”
琪露诺说道,没有食物的聚会算什么样子?说来,妖精们平时都吃什么呢?
……人类?
“拿人类来做聚会用的筵席的材料话,神社的巫女一定会发疯的。”蕾迪说道。
妖精们想象了一下那个巫女发疯的模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阵寒战。
“那怎么办?”莉格露说道,“只是平时的简单的食物的话,完全没有节日的气氛啊。”
“总之,就是要‘肉’一类的东西来让聚会看起来丰盛吧?”露米娅说道。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蕾迪说道。
“那,‘那个’怎么样捏?”
露米娅说着,把手指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妖精们上方的树林间飞来飞去的小家伙们。
少女远目中……
“‘那个’是……”琪露诺自言自语,“毛玉?”
“嗯。”露米娅说道。
天上的毛玉似乎感到了一阵诡异的杀气,纷纷逃的老远。不过,这森林里面的毛玉是到处都有的。不怕它们跑。
“说来……”莉格露回忆着什么,“听乌鸦文说,前一段时间在香霖堂那里举办过一次大胃王的比赛,到最后食物全部被吃光居然还没有决出胜负,最后就是用炸毛玉串来加餐的哦。”
“是这样啊……”
虽然觉得有点发指,妖精们还是肯定了毛玉是个不错的主意。
“虽然单只毛玉小了点,多抓一点的话,还是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大菜的……应该吧。”
反正毛玉这种东西似乎怎么也抓不完,每次幻想乡发生什么异变,跑出来解决异变的巫女她们总是要顺路击坠个几百只,即使这样,也丝毫不见减少。
“啊,不过,那个把所有东西都吃光的人到底是谁啊?”橙好奇的问道。
“嗯……”莉格露看看天上,忽然发现了什么,“啊,就是那个家伙哦。”
妖精们再次抬头看去。天上,正好有三个两大一小的身影经过。
“幽幽子?”所有人异口同声,尽管经过的人有三个。

紫,幽幽子和妖梦发现了妖精们的聚会,于是中途停下来打招呼。
“是吗,在准备那样的节日啊?”幽幽子看起来好像心情很好,“很有趣呢,是吧,紫?”
“嗯,算是吧。”紫说着,那微笑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诡秘莫测。
“现在进行到什么阶段了?”妖梦问琪露诺和蕾迪。
“嗯……现在的话,大家在决定该准备什么食物好呢~”蕾迪说道,“冬天的缘故,可供选择的食材非常有限啊。”
“食材的话,那边不是有个天然的么?”幽幽子忽然说道。
“哎?哪个?”众人异口同声。
“那个哦。”幽幽子把手指向夜雀的方向。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雀恐怖的尖叫声回荡在森林上空,差一点变成spell card。

幽幽子等人心满意足的离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妖精们和躲在露米娅的黑暗里面瑟瑟发抖的夜雀。
“上次的事情,留下了可怕的心理阴影呢。”蕾迪说道。
“是啊,”琪露诺附和,“真是可怜。”

“也不用说的那么露骨吧。”
向着神社的方向飞行着,紫对幽幽子说道。
“那孩子,看起来相当的害怕呢,关于小碎骨的回忆。”
“哎呀哎呀~”幽幽子一脸开心,“平时一直欺负妖梦,毕竟还是会感到厌倦的嘛。”

那清澈澄蓝的大结界,就如同那飘摇在虚空中的幽冥之月一般。
近的仿佛伸手就可以触及,然而直到决心向它扑去的那一刻,才发现,其实无比遥远。
幻想乡的天空一直都如此的美丽,一定是因为博丽大结界的缘故。

神社里面,似乎永远不会感到冷的巫女,就算是冬天也依旧只围了一条围巾就大喇喇的坐在神社廊边,独自一个喝着抹茶。
“什么啊,又是你们几个来了啊。”
紫三个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灵梦头也不抬的冷冷道。
“灵梦,耶诞快乐哦~”幽幽子说道。
“什么啊,那是。”
“妖精们在庆祝的节日呢。”
“我又不是那些笨蛋妖精,和我没关系。”

“今天来,又是来做那个的么?”
“嗯,算是吧。”紫说道。
“自己进去吧,我懒得陪你们。”灵梦说道。

“不过……”
经过灵梦身边,紫忽然注意到了什么,一个转身,贴近灵梦的身边。
“这条围巾,织的还真是充满了爱意呢。”
“哎?”幽幽子惊讶,“紫连那种东西也看得出来么?”
“上次还没有见到,谁给你织的,灵梦?”紫问道。
“爱丽丝。”
灵梦一边低着头专心喝茶,一边毫无语气的说道。
“嗯……果然是那个小公主啊……”
紫笑起来,那笑容比起平时更加的充满了异样的暧昧。
把玩着手感柔软的粉色毛线围巾,紫绕到灵梦的面前。
“说来……”
紫看着灵梦冷漠的脸,饶有兴趣的端详了一阵。
“灵梦,不知不觉的,已经变得越来越像……”
把脸凑近,紫用右手轻轻托起灵梦冻的有点发红的脸颊。
“……你的‘母亲’大人了呢~”

“……”
灵梦的身体僵了一僵,挥手把紫的咸猪手打开。
“要去就快去。”灵梦的语气冰冷,“少在我这里做奇怪的事情。”
“呵呵呵呵~真是冷漠呢。”
紫带着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声,直起身,快步向神社后走过去了。脚步在木地板上发出通通的声音。
神社前面,只剩下灵梦,幽幽子和妖梦三个人。
“哎呀哎呀,紫刚才,像是吃醋了呢。”幽幽子说道。
“笨蛋,那种事情怎么可能。”灵梦说道,“我跟那个裂缝妖怪又没有任何关系。”
“不光是紫,还有一个人也吃醋了呢,”不理会灵梦的反驳,幽幽子继续说道,“就是你呢,灵梦。”
“我?我会吃谁的醋?”灵梦说道。
“——你母亲的哦。”
噗!灵梦口里的茶喷了出来。

博丽神社的后面,有一面巨大的一直延伸到天际的镜子。
然而,在那个思念着的人眼中,镜子映照出来的,却并不是自己的容颜。

紫也说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习惯的。像个傻瓜一样,她对自己说,可是,又每每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脚步。
或许,是从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岁月的紫还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吧。

“幽幽子大人,”
随着幽幽子在神社前的空地上随意晃悠着的妖梦,忍不住开口问。
“为什么紫大人要在灵梦的母亲大人中的母亲两个字上面,打上引号呢?”
“那个啊……”
幽幽子听到妖梦的问话,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因为呢,紫说的‘母亲’……”
幽幽子转过头,望向坐在那边的灵梦,和神社背面,紫在的方向。
“那就是这个博丽神社的,第一代巫女大人哦。”

如今的灵梦,和之前的第二代到第十二代巫女,都是初代巫女的灵魂碎片寄居到人类的胎儿体内而形成的。
因此,她们都应该算是初代巫女的“女儿”。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们每一个,才都和初代巫女的容颜,如此的相象。
“哦……”妖梦似懂非懂。

“其实,初代巫女的话,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紫的‘同龄人’呢。”幽幽子说道,“当然,这是紫说的。”

尽管和初代巫女相识的时候,后者才十几岁,而紫即使不算自己的前世,也有一百多岁了。
“也就是说,博丽的年龄已经可以做我的孙女了呢~呵呵~”
“谁是你的孙女啊。”
博丽家的初代巫女说道,把紫从自己的身边赶走。
“不许说奇怪的话,也不许在神社奇怪的晃来晃去!”
面对着每天都会跑到神社里面来骚扰自己,用什么结界也挡不住的这个紫衣妖怪,博丽巫女由衷的感到心烦。
“什么嘛,呵呵,”紫毫不放弃,“这就是一直希望人类和妖怪和平相处的博丽巫女,对待前来拜访的妖怪的方式么?”
“你那个哪里是拜访,明明是恶意骚扰。”毫不客气的还击。

“……好啦,至少既然我来了,招待我喝杯茶再赶我走咯。”
“……好吧,好吧……”
被紫缠的毫无办法的博丽巫女,只得无奈的站起身来。
“说好了,喝一杯茶就离开哦。”

那个时候的紫,在幻想乡的妖怪之中,还有着领袖的声望。当然是因为力量最强大的缘故。
而初代巫女,身为幻想乡契约的建立者和守护者,自然也就成了人类的领袖。
妖怪捕食人类,人类中的强者退治妖怪,无论是从前的外面世界还是如今的幻想乡都一样。
但是,那时候的紫,却听到了这样的传说。
“那个博丽巫女,希望人类和妖怪和平共处?”
“是,听化装成人类,居住在人类村镇中的属下这样说的。”
那个时候已经成为紫的式神的八云蓝,恭敬的回答。
“……”
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妖怪与人类纷争不断,前一次持续百年的鏖战尘埃方定的时代,居然还真的有包持着这样理想的人啊。
八云紫,在心中这样想着。
就算是可以凭一己之力暂时扭转命运之轮,建立这个强行中止了上次战争的幻想乡。但是改变了现在,又怎么可能意味着就改变了未来?
还是说,即使知道人定不可胜天,既定的命运终究难以逆转,却还是……想要凭着自己的努力,来尝试着改变那一切……?
真是个可笑的理想派呢。紫对蓝说。
“是,紫大人。也许只有那些人类,才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希冀吧。”
蓝俯下身,恭敬的回道。

紫对博丽巫女在那个时候的印象,仅仅如此。在那个时候年轻而野心勃勃的紫心中,对方不过是个没经过什么挫折的幼稚理想家罢了,或许。
那个博丽巫女开始在紫的心中有那么一点点位置,是在不久之后的后来。紫一个人偷偷跑去人类的村庄观察的时候,她在那里第一次遇到了初代博丽巫女。
那个时候,村子里面正在举行所谓的收获祭奠,正是满地金黄的美丽秋天,在那同样金黄色的黄昏,落日的光辉从祭奠用的高台背后穿透过来,同样用金黄的谷物装饰着的台上,隐没在人群中的紫,看到了台上,落日的逆光下,金黄的麦穗和谷穗中间,那个舞动着的火红色的身影。
那一刻,紫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把视线从那个身影上移开。她说不清楚心中的那种感觉是什么,那不是曾经属于她的心情,无论是现在的八云紫,还是前世的那个叱咤风云的叛逆者,都不是。
那个全神贯注,仿佛身边一切的吵闹喧嚣都不存在于身边的世界的博丽巫女,在那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台上,举手投足,挥袖轻旋,踩着艰涩而又轻盈的舞步,那从容而又虔诚的表情,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深深的印在了紫的心里,一直过了千年,都不曾逝去。
那个时候,虔诚如是的博丽巫女,心里是在祈祷着什么呢?
祭奠结束之后,众人散去,祭台附近瞬间变的空空荡荡,参加祭奠的众人聚集到各种各样的小吃摊之类的地方继续晚间的狂欢,然而,人群中已经不再有初代巫女的身影。
夜间的森林中,通向神社的道路,茂密的树叶几乎将全部的月光都挡在了半路上,不过,这并不影响在树顶飞行着的人类和妖怪们。
紫出现在博丽巫女面前,挡住了那个红色巫女的去路。
“贵安。”紫说道,彬彬有礼。
博丽巫女停下来,看清挡在面前的人的相貌之后,她的表情变了一变。
“有什么事吗?”听到带着防备的声音,她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紫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在背后暗暗准备好了spell card,表面上却仍然是不动声色。
“这么热闹的祭奠,为什么,不和哪些尊敬着你的人类们一起过呢?”
出乎自己意料的,对方并没有和自己打一架的意思,原来如此,是期待人类和妖怪和平相处的巫女嘛。
“那种事情,不关妖怪的事情吧。”博丽巫女的声调变的冰冷。
“我要回神社去,不要挡我的路。”
“呵呵……~”
紫笑着,主动让开一条路。
“真是失礼了,那么,晚安~”
那红色的巫女身影,从身边一掠而过,头也不回一回。

望着夜幕之中,月光下的背影,紫在心里面做了一个决定。尽管她那个时候并不明白那样做对自己而言的意义,但是——
妖怪什么的,尤其是自己这样的妖怪,也并不是只为了做有意义的事情而活着的吧?

之后的一天,紫一个人来到了博丽神社前。
从山下到山顶,设置好的重重闭锁结界根本对紫起不了作用,紫轻而易举的就来到了博丽神社的庭院中。她感觉的到,那个巫女并没有出去,此刻就在神社里面。

紧接着,她看到了神社廊前,火红的巫女衣裙,美丽而冰冷的面庞。
“早上好~”
“……。”巫女不说话,看也不看她一眼。
“我是来,稍微作客的~”
那一天的情况,其实和之后的每一次,都相差不太多。
想方设法想要把对方赶走的巫女,和狡猾的总是能在那里留上很久的紫。
博丽神社,其实平时总是很冷清,不时的会有人类前来许愿进贡,但是都不长留。真正让这里变的稍微热闹起来一点,就只有紫在的时候。
“你一直这样,被来许愿的人看到有妖怪在神社里面,我会很困扰的啊!”
博丽巫女有一次没好气的那样说道。
“没关系,我可是拥有随时随地把自己不露痕迹的藏起来的能力哦~要看一下么?”
“不用了!”

类似这样的对话,一直都在进行着。然而尽管冷漠又不耐烦,博丽巫女还是每次都会让紫喝道自己亲手做的抹茶,而且也并没有在里面下毒药一类的东西。
而紫,每次在神社里面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秋去冬来,转眼一年春光。紫在神社的“骚扰”已经不知不觉过了半年。
那是神社前的樱花开满一树的时节,来到神社的紫,看到了坐在樱花树下,抬头仰望着美丽的樱花的博丽巫女。
“真美丽呢,这些樱花。”
悄无声息的站到巫女身后,紫开口说道。
“就这么一个人看樱花,不觉得有点孤单吗?”
“……不用你管。”
巫女的脸色沉下来,冷冷的说道。

紫手中捧着巫女递来的抹茶,和巫女并排坐在树下。天气异常的温暖,让人的整个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慵懒下来,妖怪也是。
“真的,是很美丽的风景呢……”紫说道。
“……嗯,是呢。”
博丽巫女,少见的附和了一次紫的观点。
“无论是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樱花,还是樱花树下,坐着的那个巫女~”紫又说道。
“……闭嘴。”
几乎是定例的戏弄场面。

“可是,博丽啊。”
紫忽然说道。
“这么漂亮的樱花,只有我们两个在欣赏,总觉得,未免有些可惜了。”
“是不是,把那些村子里面的人类也聚集到这里来开个赏花会比较好呢?”
“……不用了。”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博丽巫女那样说道。
“那些人们,会自己在村子里面开那样的赏花会的。幻想乡里面,又不是只有神社才有樱花。”
“是这样啊……”
紫随口说着,一阵风吹过来,樱花树沙沙瑟瑟,紫被吹乱的长发挡住了视线。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那,博丽。”
“为什么,你要把自己和那些人类,分隔开来呢?”

“……!!”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震动,巫女手中的茶碗,一下子跌到了草地上。
“你在说什么?怎么会有那种事情!”
虽然以前也有过这么高的声调,但是这一次,似乎带着一点慌乱。
“不是那样的话,又为什么除了那些正式的需要出席的场合之外,都一直把自己封锁在这么多结界里面?”
“那些结界,又不是为了阻挡人类而设下的!”
“是吗,果然,是为了阻挡妖怪的啊……”
紫笑起来,把茶碗放在地上,站起身。
“博丽巫女,人类的领袖,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是一直有着‘让人类与妖怪和平共处’那样的理想的吧?”
“那么,你辛苦的设下这些以妖怪为假想敌的结界,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信任?猜疑?认为妖怪会来攻击这里?说到底,其实在你心里面,人类和妖怪,还是无法‘平等’对待的吧?”
“你真的,理解你的那个樱花般美丽的理想的真正意义了吗?博丽。”
紫连珠炮般的发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要对对方说这些。说到底,她也并没有对初代巫女问那些事情的资格和理由,不是么。
毕竟,她和她是完全站在不同立场上的人,她的理想和她的理想,也完全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她没有权力“责问”,更没有权力“引导”什么。
看着被自己问的呆住,低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博丽巫女,紫的心里居然有一点愧疚。
她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匆匆的逃离了博丽神社。

第二天,紫再次来到神社的时候,没有发现那个巫女。
对气息的感觉告诉她,巫女不是躲了起来,而是根本就不在附近。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紫就在神社里面,一直呆到了傍晚。
呆到傍晚,也就是说,博丽巫女整整一天都没有回来。一直到快要天黑的时候,那个红色的身影,才出现在神社的牌坊处。
伤痕累累的,红色的巫女的身影。
“紫……”
看到迎向自己慌忙的跑来的紫,巫女的嘴里喃喃了一句什么,便昏倒在紫的面前。

夜深了,在神社内微弱的灯光下,博丽巫女在床上幽幽醒来。
“紫……”
身体还很虚弱,看到的坐在自己身边的紫的身影还模模糊糊。
“醒来了……么,博丽。”
“……嗯。”
不想多说一个字,巫女把睁开的眼睛又重新闭上。
懵懂中,她听到紫的声音。
“你的回复能力还真是惊人呢,如果是普通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早就没命了,你居然可以坚持着回到神社,而且现在,有些小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真不愧是拥有传说中的血脉的人呢,呵呵,这样下去,就算是有这么多伤口,也不会在博丽美丽无暇的身体上留下什么疤痕吧~”
巫女闭着眼睛,无视紫的白烂调戏。
“不过,博丽,这些伤口,果然,是妖怪造成的吧。”
最害怕听到的话。巫女的心跳停表了一秒,然而还是点点头。
“……嗯,成群结队的袭击了人类村庄的妖怪……还好赶去的及时,避免了最糟糕的后果……但是……”
断断续续的,博丽巫女讲述着事情的经过,紫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
那样程度的袭击,事实上和自己这个妖怪的领袖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妖怪自发的组织。
当然,作为站在妖怪立场上的自己,也没理由阻止这种行动。
但是,这应该并不影响自己对击退了,搞不好甚至是屠杀了自己手下们的敌人的一点怜悯。应该不。

“博丽,这并不是,你所希望的‘和平相处’呢。”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说这种残酷的话的时候,但是紫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说。
“尽管你自己心中有着那样的希望,妖怪们依然不会停止对人类的袭击。而作为人类领袖的你,也只能一方面呼唤着那样的口号,一方面又打着保护人类的旗号和妖怪厮杀,很矛盾,不是么。”
“……不要说了!”
感觉膝下的床单猛地被抓紧,紫,感到被子里面那个身体在颤抖。但是她并不想停下来。
“当你向那些妖怪们挥出致命的攻击的时候,当你看着那些妖怪一个一个倒在自己脚下的时候,那样的场面,博丽,你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呢?”
“我说了不要再说了!!!”
拼命的喊着,虚弱的博丽巫女,猛地从被子里面坐起来,朝紫拼命的喊着。
紫惊讶的看到,那个往日里无比倔强冰冷的巫女,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不要说了……求你……”
那就如同决堤的湍流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
无论怎么样,那小小的身躯里面,毕竟只是一颗孩子的心啊。

“对不起。”紫沉默了半晌,说道。
巫女只是拼命摇摇头,眼泪无法止住。
紫于是蜷缩着身体侧躺下来,把那小小的身体抱在怀里。

微弱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只有外面洒落进来的月光照的见彼此的容颜。
平静下来的博丽巫女,推开紫的身体,但是没有完全离开紫的怀抱。
紫把手伸过来,轻轻擦拭掉那发红的眼角残留的泪水。
巫女并没有躲开。

“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啊……”
带着重重的鼻音,巫女的声音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
那坚持着的过于天真的理想,早晚都是会被严酷的现实无情的击碎的。
既然会这么痛苦,那就不要再勉强自己了比较好不是么?
在一瞬间,紫的心里那样想着,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她只是沉默的,听着巫女向她说着心中的苦恼。
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别的人类听到过吧?
果然这孩子的心中,其实是很寂寞的吧。

“需要我,留下来过夜吗?”
紫在最后问博丽巫女。
巫女没有回答,只是把手中紫的衣襟攥的更紧。
黑夜无息无声的流逝着,神社内忧伤的轻声细语,慢慢的变的听不清。
那迷茫、痛苦的心情,也慢慢的变的平静。
然后……
“……!!”
“紫……不,那里不行……”
“没关系……博丽身体很虚弱,所以,我会温柔一点的……”

当又是凌晨的时候,紫醒来,身旁的博丽巫女依然熟睡着,那可爱的婴儿般的睡脸上,红红的眼圈居然还没有完全退去。
走出神社门口,蓝正在那里候着自己。
“紫大人,关于昨日妖怪与人类的那次冲突,伤亡报告已经呈上来了。”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紫深深的呼吸了一次清晨林间的凉爽空气,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下来。

妖怪与人类的冲突,似乎以那次事件为标志,之后一路愈发严重。
当然即使这样,紫也会常常在闲暇的时候,去神社探望那位年轻的巫女,自然而然的在里面过夜。
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形成那样的习惯的,但是对方,却似乎开始慢慢的在依赖这种状况了。
就这样,又到了一年的收获祭,离紫第一次和博丽巫女见面,已经过了一年。
紫和去年一样,在台下涌动的人群中,看着金黄的台上,博丽巫女的收获祈福之舞。
当祈舞结束,众人向着摊贩集市处流动而去的时候,紫拦住了正要离去的博丽。
“喂,又要像去年一样一个人回神社去吗?”

紫饶有兴致的期待着对方的反应,当发现对方停下来,却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的沉默着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计划可以进行下去了。
“那,一起继续下去吧,博丽。祭典什么的,还远远没有结束呢,放着这里的热闹不管,自己一个人跑回神社,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好的时间,不是么,博丽一个人在神社,也会感到寂寞的吧?”
“……”博丽巫女沉默着,把脸别到一边去,虽然倔强的神情依旧,但是明显的看出来,已经心动了。
“我……已经习惯了。”博丽说道,完全无力的辩解。紫趁势进逼。
“给我去好好的玩一次,你就会知道这习惯是多么糟糕了,来吧,跟我来。”
“可,可是……”
露出一副被说服了的样子,然而还是面露难色的博丽,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
这样啊,是觉得穿着那样的巫女装去祭典玩不太方便么?
紫暗暗得意,这种事情她也早有准备了。
“我今天,准备了一套普通的祭奠穿的浴衣哦~给博丽。”
说着,紫上前去了拉住博丽巫女的手。
“比我身上的这件浴衣,更加可爱呢~”
“来吧,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去把它换上!”

“紫,等,等一下啊……”
紫不由分说,拉着博丽巫女就走,巫女挣扎了一阵,也终于无奈的放弃了抵抗。
“真是的,你这家伙,真是笨蛋……”
慢慢的跟在紫后面的博丽巫女,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声调说道。
“明明是妖怪,却对人类的祭典这么感兴趣……”

“……哎呀哎呀”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的紫,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起来。
“就算是妖怪,也会喜欢热闹的地方嘛。无论如何,我又不是整天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古堡里面的恶魔~”
“所以这种东西,和人类不人类的,完全没有关系哦。”
其实,八云紫从来不否认自己对人类的厌恶和轻视感。
她和所有的妖怪一样,只把人类,看成食物,欺负蹂躏的对象而已。但是,那个姓博丽的巫女,对她来说,却稍微有点不一样。
当然,紫告诉自己,博丽巫女本来,也不是完全的人类血统。或许是因为这样,才……
或许是因为这样。

祭典的场地入口,黄色和蓝色的可爱浴衣。紫是黄色,博丽巫女则是蓝色。
“啊啊~真是热闹~”
“唔,是呢。”
“怎么样?在这个时候穿着这种衣服,自然而然就有了‘想要进去玩一场’的期待了吧?果然说到祭典,就一定要有浴衣才行啊~”
“嗯……大概吧……”
“那个,怎么样?我给你特别挑选的款式?”
紫转过身来,看着似乎是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穿巫女装以外的衣服,动作还十分拘谨的博丽巫女,后者发觉了自己的视线,脸上居然微微的有了红晕、
“嗯,嗯……感觉……很合身……”
博丽一字一顿的说着,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词汇。
“和一直在身上穿着的,感觉很不同……”
“那是当然……”
紫显得有点得意。
“其实原本候选的款式之中,有一件红色的和这个蓝色的不相上下,但是我想到博丽平时就一直穿红色,变换一下会相当不错——果然~”
“嗯,那个……”
博丽巫女听着紫的话,忽然间好像发现了什么。
“一直想问,紫是妖怪吧,人类的浴衣,是怎么弄到的呢?”
“啊……”
“……”
“那种事情别在意那么多啦,来吧,去玩捞金鱼!”
“哪能不在意啊,喂!”

捞金鱼,翻乌龟,打靶,苹果糖,章鱼烧……
紫不由分说的拉着博丽巫女,一个挨着一个的摊位大玩特玩。
那黑夜中灯火通明中喧闹的流动的人群,在快乐的气氛中柔化成了油彩一般的雾霭。
最后,是烟火大会。秋日收获祭的高潮。
“跟我来!”紫拉着博丽巫女跑向同人流相反的方向,后面的巫女尽管喊着“看烟火不是在那边么?”,也只得乖乖的跟着紫的脚步。
最后,两个人来到了一处被灌木丛半包围着的山顶,因为是偏僻的地方,四周没有一个人。那祭典的喧嚣也似乎被灌木隔绝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从山顶俯瞰下去,可以奇妙的看到祭典街的全景,而向夜空去仰望……
“——砰!”
把视线上移的那一刹那,第一朵金色的焰火,瞬间在空中绽开。墨般黑的夜空被那一闪即逝的光芒照亮。那一刻,紫在那个巫女的脸上,分明的看到了兴奋而愉悦的笑容。
“好漂亮……”她喃喃自语。
那是自从紫认识初代巫女以来,第一次看到那样的笑容。紫在心里觉得无比满足,觉得自己费尽力气同那巫女接近到现在,所求的也就不过是这样的笑容罢了,与此同时,满足过后,却又生出了隐约的一点感伤。
在那个秋日的夜晚里面,心情复杂而微弱的澎湃着。
“今天,高兴吗?”紫轻声问。
“嗯。”
用力的点头回应。博丽巫女的表情和语气,从来都没有如此开朗过。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紫。”
听巫女真诚的说着那样的话,心中的感伤却更加的强烈了。紫用力把那样的情绪压下去。
“稍微有点累了吧,”紫转移了话题,“坐下来也可以哦。”

两个人席地坐下来,因为面前没有高大的障碍物,夜空依旧可以一览无遗。
“只不过,这样看焰火就要抬头看,脖子有点酸。”巫女说道。
“那……”紫思考了一会儿,把双腿放平。
“要不要,膝枕?”
“……嗯。”巫女顺从的答应,借着焰火的光,那脸上居然有微微的红晕。

巫女仰躺在紫的腿上,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散在四周。
而那清澈的眼眸中,一直都闪着焰火的光彩。
一时间,紫有点为这样的场景感到震撼。
我……好像不小心做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呢。紫心里那样想。

“真的……很美丽……”
博丽巫女自言自语,把手向上伸,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就像在越来越浓烈的黑暗中的人们,总是想要用力抓住一切出现在眼前的光芒。
哪怕,那明亮的光,总是如焰火般匆匆消逝,就如同虚幻而捉摸不定的理想与希望。

当生活就连表面上也不再平静的时候,那注定会发生的事情离真正发生的时间,便已经不远了。
紫和博丽巫女之间,似乎总是有默契的回避着的那个话题,也终究被摊开在了所有人眼前。
能在那一刻看到她的笑容,我已经满足了,紫对自己说。所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自己忍辱负重到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一切,都已经是箭在弦上,妖怪和人类的冲突也是,两方彼此敌视的态度也是。
在开始之前,紫决定去看一眼博丽巫女,虽然她有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对方。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博丽。”
听到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巫女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说……告别?”
“紫,你要去哪?……不,你想,去干什么?”
“干什么”啊……看来,对方也多少预感到了呢。呵呵。紫心里想着,她转过身去,把手中总是带在身边的洋伞举起来撑开,望着那碧蓝的无垠的天空,轻轻的吐出了那样的字眼:
“——腥风血雨。”

离开神社,回到妖怪们的大本营。紫的脑海里面却久久无法平静。
她在那里,再次的看到了那个巫女脆弱的眼泪。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为什么又要在那个时候,对我……”
“太狡猾了,紫,你这样做,实在是太狡猾了……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
看着在自己面前哭的浑身颤抖的巫女,虽然二人之间只有十几步的距离,紫却不能再像上次一样,走上去,拥抱对方。尽管她心里有点想这么做。
但是,理智战胜了一切。
我,明明知道什么呢……我对于那个年幼的巫女的理念,其实从来都没有赞同过吧。我在这方面,和她并不是站在同一立场上的。所以,自己这么做,也并不是背叛吧。所以,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显然。
所以,她对面前的巫女喊着那样的话。
“别天真了!战争什么的,并不是小孩子的游戏!更不是两个人之间单独的事情!”
自己为什么会那样说呢,不太清楚。
总之,战争,在这个充满悲剧的世界的历史中记载着的第二次妖人战争,史称“幻想乡战争”,开始了。

妖怪的力量,从一开始就处于优势,历届妖怪与人类的战争事实上都是如此,上一次由神绮发动的魔族对人类的战争,如果不是月之民中途介入帮助人类的话,或许,这一次战争,甚至连幻想乡,也都不需要存在了。
妖怪的军队虽然遭到人类的顽强抵抗却仍顺利的节节推进着,一个一个的攻陷着人类的据点。忙于统筹调度的紫,也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有心情去想博丽巫女的事情。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已经满是那样的欲望:征服幻想乡,利用幻想乡的力量回到月界,为了自己前世的屈辱,为了自己那被放逐的族人报仇。
一直以来,推动着她,坚定着她的,也都是这样的一种欲望而已。

战争在继续,白热化,紫听说,初代巫女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在那被名为世界的终极真理的世界树下,解开了在久远的第一次地月战争终末被时之封印冰冻了千年的,那个曾经的地上人的魔法庄园——星之领。
是吗,那家伙看来也终于认真起来了呢。紫想。
在了望台上,紫向人类的阵地方向望去。在地平线的尽头,可以模糊的看到,在空中闪耀着七彩魔法光芒的,巨大的浮岛。
“看起来是个厉害的大家伙呢。”紫对蓝说道。
“嗯,上一次和那里面的魔法师们并肩作战,[Shoot the moon]的时候,那种力量的强大和不可思议还清晰的记得,”蓝说道,“如今,已经变成了我们的敌人了啊。”
“那样的话,”紫说道,“等到我们到了那个星之领的下面的时候再说吧。”

她们说到做到,几个月后,原本还在地平线处的星之领已经近在眼前了。原本从时间封印中苏醒的星之领中雾雨家族的魔法师也都被再次赶回了星之领上,那是人类最终的防线,一旦星之领被攻破,也就意味着幻想乡的人类的彻底溃败。
这一战,八云紫势在必得。
最终战的日子到来的前一天,八云紫最后在脑海中考虑了一遍所有的进攻方案和可能的变数之后,决定稍微轻松一下。那时外面已经是傍晚了,她的脑海里面忽然生出了那样的一个念头——
她要去看一眼初代巫女,再去看一眼。

用感知魔法,紫四处寻找着,她的行踪当然不会被人类的魔法师们轻易察觉,一直到天黑了有一阵子,她才在一个熟悉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人的博丽巫女。她们曾经一起看烟火大会的地方。
“哟,好久不见。”
紫走到巫女的面前,轻松的打着招呼。
战争与焦虑,并没有摧残到那巫女的容貌,甚至比起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在战争中成长的着的年轻巫女,要更加的明艳不可方物。
只是,一切都会因为变的太遥远而不再相同,吧。

“啊,紫。”
大大出乎紫的意料,没有尴尬与不安,稍微因为紫的出现而惊讶了一下的博丽巫女,竟然回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就想着,你或许会来看我了,果然呢~”
“啊……嗯,是那样吗。“
这下,反而轮到紫拘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人席地坐下,然后是短暂的沉默。
夜晚平静的不真实,自从战争开始以来,这样的平静已经很少有过了,反而让人觉得紧张。
“真好呢,这样的夜空……”
“……嗯。”紫应和着。
“我现在,好想再看一次烟火大会啊,那种美丽的东西,只看一次是绝对不会够的,是吧,紫?”
“嗯,是呢。”
“那,紫,下一次大会的时候,我们两个,还一起去看,好吗?”
紫感觉身体震了一下,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为什么,心中很久没有翻动过的感伤,又忽然冒了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那种事情……不可能了吧。”
紫说道,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翻涌。
“……说的也是呢,呵呵。”博丽巫女笑着,吐吐舌头。
“和紫之间,就算我怎么希望,像过去那样平静的相处,也是不可能的了呢。”
“我那,在那天之后,有好好的考虑过紫最后说的话哦。”
博丽巫女望着夜空,那样慢慢的说着。
“我觉得紫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个时候,确实是我太天真了呢。”
“战争,尽管血腥,残酷,让人悲伤而恐惧,战争的爆发是因为命运的乖违,因为情势的逼迫和无法控制的欲望……但是,战争就是战争,和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对吧。”
“所以,尽管我努力的在和紫战斗,为了我心中希望着的事情,努力的守护着人类,努力的做着一切可以停止战争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我,现在的紫,都是不在战场上的,所以,不在战场上的我们之间,并不是敌人呢。”
“所以,我依然可以这样,坐在紫的身边,平静的说着这些话,而紫也可以这么安静的听着,不是么?”

听完博丽巫女说的那些话,紫多少有一些惊愕。
“……嗯,说不定我也是那么想的呢。”她这么说着,博丽巫女笑了,笑的毫无城府。
“太好了~”她说道。
“这让我觉得,‘我也终于可以成熟到跟的上紫的脚步了’呢。”
没有必要为了那种奇怪的事情骄傲吧。紫想。

“明天如果再次见面的话,紫会向我攻击吗?”
又一阵沉默之后,博丽巫女开口问。
“……嗯,大概会吧。当然,博丽投降的话除外。”
“那种事情,也是不可能的哟。”
“那么,就应该会的。”
“那么,我也会用尽全力来反击的!嘿嘿,等着瞧吧。”
博丽巫女说着,眼神里面透着一股孩子气的坚定。不过很快,那股坚定就软化下来。
“所以……”她喃喃着,拽住紫的衣角。
“在明天之前,在我们真的要一决胜负之前,可不可以,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
……

那样的两个人,或许只有命运才能将之分开。
而那样的两个人,也往往都会被残忍的命运,无情分开。
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仅仅是如果而已。

最终战,开始了。
随着前进的号角,军队如潮水般涌向前线。魔法的力量在空中激突,相互碰撞,爆炸,紫的策略很明确,在地上的攻击掩护下,由蓝和几个护卫包围着自己,等待着星之领的魔法力量变弱的一刻。
人类最后的反抗尽管凶悍,然而在妖怪们不断的攻击之下,阵脚终于开始动摇了,星之领的魔法释放也开始变的杂乱,紫知道,机会到了。
冒着魔法飞弹的轰炸,紫在周围护卫的保护下,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星之领的正上方,释放出了那个准备了好久的魔法。
“镜符[四重结界]!”
绘着魔法咒文的光带,在紫的周围一条一条的展开,形成一个巨大的球状,随即,在球的正下方,面对着星之领,圆形的紫色结界,张开。
星之领,坏灭。

接着,是潮水般的追击与败退,大获全胜的妖怪军队扫荡着人类的残余军队,紫在空中飞来飞去,寻找着一个身影,最后,凭直觉赶到博丽神社的她,终于看到了。
初代巫女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她。
“投降吧,博丽。”紫那样说着。
“你本来,就不是纯正的人类血统,有着高贵的月之民血脉的你,本来就不应该为人类做这么多的。”
“和我一起,回到月界去吧。”
“我说过,那是不可能的呢。”博丽巫女笑着,却仍然摇摇头。
“和人类站在一起,那是父亲当年的选择,也是我的命运让我做出的选择,一旦选择了,我就永远都不会背弃。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想和紫交战呢。”
“那,又为什么在这里等着我?劝说我停止进攻吗?在这个时候?”
博丽巫女摇摇头:“当然也不是那样。”
“我想,让紫见证一些事情,也有一些愿望,想要最后,拜托紫。”
博丽巫女说着,把手中的御币平举,念了几句什么咒文。
忽然间,地面上,一张圆环结界骤然张开,紫感觉自己被那结界的力量吸走,一阵晕眩过后,她睁开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站在黑暗中。
站在了一个仿佛不属于任何时空的空间里面。
自己的面前,是背对着自己的初代巫女,而巫女的面前……
当紫定睛向前看去的时候,一瞬间目瞪口呆。
“这,这难道就是……”

银色的,银色的巨大的望不到顶端的古树,闪着银色光芒的枝干茂密的笼罩在四周,从主干到枝干,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古老的文字,囊括一切历史、现在和未来的真理与命运的古老文字,这就是……
“没错,”博丽巫女的声音,“这就是‘世界树’,真理之源,命运之流的寄居之处。也是左右着我们的生命中,一切的可能性的地方。”
“那,你带我到这种地方来……是要做什么?”
紫问着,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呢,之前说过的,我希望幻想乡里面的人类和妖怪,可以和平的相处。我讨厌彼此敌视,我讨厌战争……可是,命运往往不会向那么美好的方向发展,所以现实总是很残酷,所以我的想法与之相比,也显得很幼稚。可是,尽管如此,我却还是不想放弃呢。”
博丽巫女说着,飘然飞起来,浮在半空中,用手轻轻的抚过一条条枝叶。
“紫说的对,就算是我因为有那样的血脉的原因可以‘改变现在’,却不意味着就可以‘改变将来’,无论我把现在设计的多么美好,看起来多么像是可以向着理想的方向发展,未来永远都是捉摸不定的。可是,正因为有‘未来’,正因为‘未来’的难以捉摸,所以我们也就有了为了希望中的未来努力下去的理由和勇气,不是吗?”
“心里这样想着,于是我决定了,我要再次,创造出一次努力的机会。”
博丽巫女说着,伸手握住一处枝条,在下面的紫清晰的看到,那枝条上刻着五个字,“幻想乡战争”。
“等,等一下!”
紫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她大喊着,冲了上去。
“别干那种傻事!这么强硬的中止一个命运的话,那因果律的反噬会……”
会彻底消灭你的肉体,甚至连灵魂也会被轰成碎片的啊……
“很清楚呢,紫。”
回过头来看着冲向自己的紫,博丽巫女微笑着。

“紫,我喜欢你,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幻想乡里面,我最喜欢你了。”
“所以,幻想乡,就拜托了。”

紫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她眼前一片发黑,几乎从空中坠下。
命运枝条被折断的一刹那,整个世界树的空间,都开始了隆隆的震动。紫知道,那个要开始了,一切,她已经再也无力阻挡。
从世界树的底部,钻出了巨大的根茎,一条条的伸展,冲向天空。
在空中的博丽巫女的身体,被刺穿。
痛苦的叫声,鲜血,不断的在紫的眼前而耳边晃动,紫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也无法动作。
不………………
不………………
这不是真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紫抱着头,颤抖着,拼命的喊着。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喊声。
博丽,真正狡猾的人,真正狡猾的人,是你才对,是你才对啊!!!
是犯规,你这样做,是犯规呢……………………
跪在地上,紫的眼泪已经再也无法控制,仿佛要把过去百多年的份,一并流干。

为什么,最后要变成这样的结局呢……
和我之前期望的,不一样,太不一样了啊……
果然,一开始就是我错了吗……
博丽………………

在那一天之后,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平静。
幻想乡的命运,回到了被初代巫女折断的枝条处的分支点,沿着另一条路,在继续下去。战争什么的,仿佛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只是,那个神社的主人,如今已经不在了。
而妖怪八云紫,也不再做妖怪们的领袖,带着八云蓝,在幻想乡正对博丽神社的另一面结界边界处,隐居了起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紫就时不时的,会跑到博丽神社那一头的博丽大结界处去看一看,从第二代博丽巫女,一直到现在。
不知道多少年来,一直都没有变过。
今天,也是一样。

……
“走吧,妖梦。”
幽幽子站起身,对着妖梦说道,然后向着神社的出口走去。
“哎?幽幽子大人,不等紫一起回去吗?”
“呵呵,妖梦不知道吗?”
幽幽子回过头,看着依旧坐在神社廊前的灵梦。
“紫今天晚上,是不会从神社回来的哦。”

黑夜的森林里面,妖精的聚会到了最高潮。
“现在开始交换礼物!”琪露诺宣布。
“琪露诺带了什么礼物呢?”橙问。
“哼哼哼~”
琪露诺笑的神秘而得意,然后变魔术般的变出一大堆东西来。
“看!就是这个!”
“这是虾米??”
众人围过来,看着一个个的小东西。
“……”
一块一块的冰块里面,冻着一只只可怜的青蛙,冬眠中的。
众人集体黑线。
“这就是……琪露诺的礼物?”
“嗯!要一个一个的收集费了我不少力气呢,算是精心准备的哦,来,一个人一个~”
“真是让人感觉微妙的礼物啊……”夜雀说着接过冰凉的冰块,“虽然仔细想想,琪露诺会送这种东西是理所当然的,但是……”

“接下来,是单独给蕾迪的!”
琪露诺拿出另外一块比较大的冰块,双手递给蕾迪。
“蕾迪,圣诞快乐!”
“又是什么啊。”众人围过来看。
冰块里面,是两只青蛙。而且一只青蛙骑在另一只青蛙的背上,似乎被冰冻的时候它们正在干着什么。
“这是我冬天之前就准备好的哦!”琪露诺大声说道,“趁着青蛙的交配季节捉到的两只lovelove的青蛙,哈哈,很别致吧~”
“……”
众人感觉自己也快要像青蛙一样冻住了,控制不住的寒战。
“琪露诺,你这家伙……”
众人等着看蕾迪的反应。
“哇!好漂亮,真是难忘的礼物,谢谢琪露诺~”
蕾迪显得十分开心,接过冰块,放在怀里,脸上满是笑容。
“哈哈,我很了不起吧~”
(——猎奇控的共鸣!!)
众人继续被冻住,两层的冰冻。

深夜,博丽神社从外面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安静。
神社里面,躺在紫身边的灵梦,微微的喘息还没有完全平静,脸上犹然还有着红晕,额头上沁着细小的汗珠。
“圣诞快乐,灵梦。”紫说道。
“我说了吧,那种妖精们过的节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灵梦冷冷说道。
“是吗,呵呵,对不起~”

“接下来是平安夜的焰火!因为没有焰火所以就用弹幕来代替好了!”
琪露诺说着,向空中做好了释放弹幕的准备。
“……冰瀑!!!”
唰唰,数不清的冰弹向天上飞去,在黑夜中闪着晶莹的光。然后,又落回了原地。
“哇!!”
“哇!好疼!!!”
“砸到头了,呜呜呜……”
地上,妖精们仓皇的四处躲避着所谓的“焰火”。
“这根本就是冰雹嘛!”莉格露狠狠的给了琪露诺一记。

清晨,当鱼肚白露出在东边,紫一个人离开了博丽神社。
在这种半明亮的光线下,在这种时间在空中飞行着的少女,看起来会不会显得有点孤单?

如果,一点点的收集碎片,最终就可以拼接成一个完整的记忆的话。
可是,终究还是有什么,是难以取代,难以割舍的呢。
Have a nice day.
[ 此贴被lastsep在2006-12-25 17:47重新编辑 ]
9条评分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1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支持度 春度  :2 2006-12-22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猫坤
发帖
44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3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6-12-22
然后……
“……!!”
“紫……不,那里不行……”
“没关系……博丽身体很虚弱,所以,我会温柔一点的……”


为什么要加上这段……
这不是真红(认真),这是阿露卡多(再认真)
这也不是蕾米莉亚(严肃),这是阿露卡多(再严肃)
我++死YUPOO的水印啊
http://gzggxxwomen.5d6d.com/thread-302-1-1.html
自己写的阿露卡多使用心得,欢迎拍砖

游戏介绍
离线alex_cy11
发帖
62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5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6-12-22
最后变味了呀
爱生活  爱东方
离线windendless
发帖
275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6-12-22
期待下篇……

“液汁”是啥东西=。=
<-----点这个Q我好了……
离线bashanzhu
发帖
*
樱饼
*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
春度
*
交易币
*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6-12-22
难道...最后...是在....补魔.....?
离线sdvsds
发帖
17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292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6-12-22
补魔不是很好么……
在心理呐喊着H的人估计不止我一个吧……
结界组人气向上委员会狂热会员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6-12-22
在写最后两句的时候,我承认我听到了神的指引……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离线zymeth
发帖
291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5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6-12-22
帮你把“液汁”改成了“也只”。

最后那个是在疗伤吧,这文我是没法进行邪恶联想的,后面还有更多的感情大戏吧,嘿嘿。
离线Lycoris_Wind
发帖
499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8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6-12-22
天啊......把最后一段过滤掉吧......
さあさあ、まだ時間があるよ!再戦、再戦!
离线nkgf
发帖
164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20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6-12-22
四季映姬:“H……,是不对的;诱导别人朝H方面想,有罪!”

离线alex_cy11
发帖
628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1
春度
15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6-12-23
后面算是升华的精髓了……

我相信l大 因为他是
爱生活  爱东方
发帖
2018
樱饼
1005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30
春度
22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6-12-23
这……这便是天启吗!

我似乎也听到了神的召唤……
↓点击进入我的blog

それなら(ry
head&sign illustrated by 完顔阿骨打
离线花剑酒
发帖
4607
樱饼
1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5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6-12-24
果然是蕾丝大的风格啊……

我们要唯美的看最后一段……唯美主义万岁……楼主是……
离线dyne
发帖
857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0
春度
14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6-12-24
战争和爱情是不朽的主题
[ 此贴被dyne在2006-12-26 01:06重新编辑 ]
离线lastsep
发帖
2526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0
春度
4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6-12-25
嗯,就这样完结了……

本来要早点写后记的,因为网速的问题一直发不上来,现在也不想说什么了……

就是这样,不同的和圣诞其实没啥关系的故事,基于那篇《凤凰花开设定集》的设定下的故事,有一些概念没有解释,不过情节可以懂就好。

嗯嗯
抓住圣诞老人
用粗绳子绑紧
拉上断头台按下开关
看头飞多远?

抓住圣诞老人
绑定在船头
用铁夹子把头夹碎
看他……

少女的歌声中断了
伫立在船头的白翼鸟,忽地张开了纯色的翅膀
转过身来,张开尖尖的长嘴
一口,便把少女的头颅咬的粉碎

——《命莲寺忘却缘起绘卷》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