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83阅读
  • 12回复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8-15
【靈夢線】

【Stage 4 魔法森林上空(推測)】
【零視距的邂逅White Blizzard out of Season】


【BGM:幻想的銀白旅行者】


?「妳該不會是獲得遴選的人吧?」
 「原本想搞個大新聞,結果人來的比預料中還慢呢。」

靈「妳究竟是什麼人!」

?「力量好充沛喔~!」


【在森林示現的魔法地藏 矢田寺 成美】
(示現:佛教謂佛與菩薩從本體示現化身,濟度眾生)


矢「魔力怎麼會多到滿出來呢……」
 「非得拿眼前的人類練拳頭不可囉!」

?「啊哈哈哈,這次的對手是她喔。」
 「那我就先閃人啦~」

靈「等等,站住!」

矢「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似乎是風雪帶給我力量!」

靈「妳少給我擋路!」
 「我好不容易揪住藏鏡人的尾巴,快點讓開!」


【BGM:魔法的斗笠地藏】


矢「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博麗神社的巫女嗎。」
 「竟然隻身闖入魔法森林,真是有勇無謀呢。」
 「我才不會放過與巫女交手的機會~!」


(總覺得她呆萌呆萌的)


矢「哎呀呀~我輸啦。」

靈「別擋我的路啦,妳害我追丟剛才的傢伙了。」
 「視野都這麼插了還來攪局。」

矢「剛才的傢伙……?妳在說什麼?」

靈「就是剛剛在妳身後的傢伙啊,難道妳沒發現嗎?」

矢「我一直是一個人耶……」
 「在森林一直孤獨一人……嗚……」

靈「啊,這個,抱歉。」
 「但這到底怎麼回事? 剛才那傢伙究竟是?」
 「……在春夏秋冬所有場所,平常隱身的傢伙都獲得不可思議的力量後現身。」
 「這絕非偶然!在背後穿針引線的傢伙就在附近!」

矢「啊~總覺得背後好熱喔~」
 「風雪明明這麼大,真不可思議呢。」

靈「背後……啊!」
 「妳的背後怎麼好像有一道門!?」

矢「咦?什麼啊,好可怕。」

靈「我逮到狐狸尾巴啦!衝進去吧!」


【Stage 5 後戶之國】
【童子舞動著瘋狂 Into Crazy Back Door】
(註:後戶,佛堂背後的入口。位於本尊後方,因此具有宗教意義。
 進入後門的正面會擺放本尊的護法神,或是更為根源的神佛。)


【BGM:禁忌之門的另一端,是此世亦或是彼岸】


靈「發現啦!」

?「哎呀?剛才的人類是怎麼跑進這裡的……?」
 「啊~該不會是剛才地藏背後的門一直開著沒關吧。」

?「真是的~小舞妳就是這麼冒失。」
 「都還沒下達指令,居然吸引人類跑了進來。」

?「算啦~不過差不多囉,畢竟之前已經搞出大新聞了。」
 「我想師傅也會誇讚我們『做得很不錯,這樣正好』吧。」

靈「拜託!妳們到底是誰啊!」


【危險過頭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 里乃&丁禮田 舞】


丁「呵,我是丁禮田舞。」

爾「我是爾子田里乃。」
 「還有,歡迎來到後戶之國。」

丁「那就趕快開始測驗吧!」


【BGM:瘋狂的伴舞者們】


靈「測驗?妳在胡說什麼?」

爾「妳要是太弱的話,我們會被師傅罵呢~」

丁「拿出真本事吧!如果死了就完啦!」

爾「我們不會手下留情,但要是死了就殺了妳喔~!」


(翻成『後門』聽起來總是有點怪♂怪♂der)


靈「好,贏啦!」

丁「還不錯嘛。」

爾「對呀,算是及格吧。」

丁「好吧,恭喜妳!合~格啦!」

靈「什麼啊,別存心惹毛人家好嗎,明明都輸得灰頭土臉了。」
 「就是妳們引發異變的吧?我是來阻止這場異變的!」

丁「異變是指四季變異嗎?」
 「那可不是我們造成的喔。」

靈「哦,真的嗎?」

爾「真的真的,我們沒搞事。」

靈「哪、哪有這種蠢事啊!」
 「還以為好不容易逮到狐狸尾巴了。」

爾「我們躲在背後跳舞,就能無限激發對象的潛能呢。」

丁「我們接受的使命是激發平常低調隱身之人的可能性,
  同時逮住像妳這樣幹勁十足(X)暴力傾向(O)的人才。」

爾「四季變異是我們跳舞的結果,暴衝的妖精、精靈與神靈造成的。」

靈「嗯,這……?」
 「所以四季變異還是妳們間接造成的嘛。」

爾「是~這樣的嘛~?」(露米亞調)

丁「好啦,既然測驗及格了。就招待妳吧!去見背後的最高秘神!」



【Stage 6 後戶之國】
【勿開,勿視,後戶內藏有秘天Hidden Star in Four Seasons】

【BGM:進入後門Into Backdoor】

靈「呼…呼…」
 「想不到背後戶內的另一端竟然如此寬廣。」
 「世間真是充滿不可思議呢。」

?「哦,來的好啊。」
 「妳就是兩童子提過的人類吧。」

靈「出現啦!妳就是異變的主謀吧!」

?「異變?」
 「若是指四季變調,那是暴衝的妖精造成的。」
 「也就是自然現象,不是任何人的責任。」

靈「我不是來聽妳強辯的!接招吧!」

?「等一下嘛。」
 「反正之後就要道別了,再聊個幾句又何妨。」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摩多羅:天台宗玄旨歸命壇的本尊,常行三昧堂的「後戶之神」。)


摩「我是摩多羅隱岐奈。」
 「是後戶之神,也是障礙之神。」
 「還是能樂之神,宿神與星神。」(宿神:咒術的信仰對象之一。)
 「也是創造幻想鄉的賢者之一。」
 「差不多到了必須找兩童子後繼者的時期啦。」

靈「後繼者?妳想要我怎樣?」

摩「可是……想不到那對活寶帶了這麼厲害的人來啊,居然是博麗巫女。」
 「當然是不及格,妳可以回表面世界去了。」

靈「啊?開什麼玩笑啊!」
 「就算妳沒事,我可找妳有事!」
 「解決異變是我的工作!我要擊敗妳,讓幻想鄉恢復原貌!」


【BGM:受到隱匿的四季】


摩「真是傻。」
 「我在此斷定!現在的妳是不可能贏我的。」
 「只要妳的背後有四季之門,輸贏根本就是一場鬧劇。」

靈「哼,少廢話了,接招吧!」

摩「算啦,既然妳都這麼說了,就讓我見識一下!」
 「在狂亂瘋狂的彈幕中躍動的暗黑能樂之舞!」 (秦心:叫我嗎?)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靈夢EX線】

【Revenging Stage 後戶之國】
【秘神真正的模樣~Hidden Star in Fifth Season】

【BGM:再也進不了門】


丁「噢,妳是之前的人。」

爾「聽說妳之前不及格呢,真是意外~」

丁「但是妳沒資格待在這裡!」


(打跑兩人後)


靈「該滾出來了吧!」

摩「想不到妳又跑來了呢。」
 「勇氣可嘉,不錯不錯。」
 「但妳應該也知道,妳是不可能贏得了我的。」

靈「那是因為妳打到一半跑掉了吧。」

摩「什麼?妳記錯了吧,跑掉的是妳才對。」
 「我接收了讓妳在路上收集的魔力,最後妳無計可施才落荒而逃吧。」

靈「我落荒而逃?怎麼可能有這種蠢事呢。」

摩「看來妳不記得呢,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哪。」
 「所有武器都遭到封印的妳,從自己的門落荒而逃啦。」
 「那可是妳自己帶來的季節之門呢,難道又想吃苦頭嗎?」

靈「季節之門……果然是這樣啊。」
 「雖然我不記得當時逃跑了,可是也想過……說不定是這樣。」
 「畢竟回過神來才發現,被踢回收集季節的地點了呢。」
 「換句話說,背後的門是兼具回收魔力與強制排除的陷阱!」

摩「沒錯,說得對。」
 「所以妳沒有任何勝算,最後的下場就是被趕出這裡。」

靈「ㄆㄆㄆ~」

摩「嗯?怎麼啦?吃錯藥了嗎?」

靈「果然被我猜到了!這樣就是我贏啦!」

摩「妳說什麼?」

靈「看看我的背吧。這次我收集的是季節的分界!」
 「這麼一來就不存在會被強制遣返的場所了!」

摩「哦……妳現在背後的門是生命力最低迷的季節分界,土用嗎……」
(土用:五行中春夏秋冬分別對應木火金水,因此「土」意為季節的分界,
 「四立(立春~立冬)」之前十八天。一般多指夏天的土用,為最熱的三伏天。)


【BGM:秘神摩多羅~Hidden Star in All Seasons.】


摩「呵呵呵,這點子不壞。」
 「但這等於切斷自己的退路喔。」

靈「意思是這次沒打倒妳絕不離開!」

摩「我欣賞!雖然妳是博麗巫女,沒辦法當我的部下,」
 「但是看在妳的聰明分上,我就不用收集的季節魔力和妳打吧。」
 「睜眼瞧! 豎耳聽! 張口說! 讓秘神真正的魔力化為妳的障礙吧!」


(頭目好喜歡躲在玩家後面)


靈「成功了嗎!?」

摩「我認輸啦!」
 「真不愧是博麗巫女,竟然能完全躲過我的攻擊。」

靈「好,這次真的贏啦。」
 「現在馬上打消妳的歪點子!」

摩「呣~這個呢,我還沒找到兩童子的後繼者呢~」
 「找不到後繼者就無法釋放她們兩人,真是可憐~」

靈「拜託妳用不會讓季節大亂的方法找吧。」
 「像是貼傳單或面試之類……」

摩「秘神搞得這麼low?別鬧啦~」
 「算了,沒差。暫時再繼續使喚那兩人吧。」

靈「為什麼妖怪總是這麼喜歡搞個大新聞啊。」
 「而且一輸掉就突然開始倒貼。」

摩「我不是妖怪,是神明喔~」
 「話說啊……在背後的門利用季節交界的點子,其實不是妳自己想的吧。」
 「這種使用境界線的手段,很像一個我的老朋友的作風呢。」

靈「……差不多啦。老實說,我也不太明白理論~」
 「什麼背後的門,季節裝備,生命力失控之類……」
 「這種莫名其妙的妖怪理論,誰懂得了啊!」

摩「不是妖怪,是神明啦。」
 「超越人智也難怪妳不懂。」

靈「噢,對啦。」

摩「不過我怎麼看,妳都是我們這一邊的人呢。」

靈「不管那麼多啦,我該回去了。」
 「……回去該走哪個門才好?」

摩「要回博麗神社的話,從下數來第二扇,右邊數來第四十扇門。」

靈「謝啦。那麼季節就拜託妳恢復原狀囉!」


(靈夢離去後)


摩「……原來如此,她刻意凸顯自己早就察覺了嗎。」
 「這就不枉我假借尋找兩童子後繼者的幌子,搞個大新聞了。」
 「看來,我們創造的幻想鄉功能一切正常。」
 「原本功能太強了,似乎快沒有人能控制,但這也是賢者們的期望。」

靈「請問~從右邊數來第四十扇門,是從哪裡開始的右邊啊?」
 「而且連上下也分不清楚。」

摩「噢,抱歉抱歉。現在是從我這邊看起,左邊數來第十六扇門……」
 「乾脆開在妳身上算了吧?」

靈「拜託妳啦……」

摩「順便去博麗神社賞花喝個酒吧,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呢。」


(結局待續)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魔理沙線】

【Stage 4 魔法森林上空(推測)】
【零視距的邂逅White Blizzard out of Season】

【BGM:幻想的銀白旅行者】

?「妳該不會是獲得遴選的人吧?」
 「原本想搞個大新聞,結果人來的比預料中還慢呢。」

魔「就是妳將森林搞成這樣的嗎!?」

?「力量好充沛喔~!」


【在森林示現的魔法地藏 矢田寺 成美】
(示現:佛教謂佛與菩薩從本體示現化身,濟度眾生)


矢「魔力怎麼會多到滿出來呢……」
 「非得拿眼前的人類練拳頭不可囉!」

?「啊哈哈哈,這次的對手是她喔。」
 「那我就先閃人啦~」

魔「喂,別跑!」

矢「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似乎是風雪帶給我力量!」

魔「妳是……好像在哪裡見過妳呢。」
 「想起來了,妳不是魔法地藏的成子嗎。」

矢「這聲音該不會是魔法人類魔理沙?」
 「魔法風雪太強了,剛才沒看清楚呢。」

魔「我在追剛才的傢伙,讓開吧。」


【BGM:魔法的斗笠地藏】


矢「才不要,今天想練一練魔法呢。」

魔「老愛閉門不出的妳真難得會說這種話,難道妳以為贏得了我嗎?」

矢「今天感覺有風雪在背後助陣,所以我覺得自己不會輸喔。」
 「沒什麼特別原因,接招吧~!」


(存心討打……)


矢「我還有力量沒使出來!」

魔「先等一下。妳的魔法有點奇怪哩!?」
 「該怎麼說呢,魔力湧出的方式很不尋常耶。」
 「感覺是從後面湧出魔力的,難道妳自己沒發覺嗎?」

矢「這個呢~感覺背後熱熱的。」

魔「是嗎,雖然也很在意這一點……話說,剛才那傢伙是誰?」

矢「剛才的傢伙……?妳在說什麼?」

靈「就是剛剛在妳身後的傢伙啊,難道妳沒發現嗎?」

矢「我一直是一個人耶……」

魔「話說妳本來就喜歡獨處呢。」

矢「啊~話說被上好熱喔~」

魔「可能在風雪吹拂下凍傷了,讓我看一下。」
 「咦? 等一下!? 妳背後有一道門!」

矢「咦?什麼啊,好可怕。」

魔「肯定沒錯,魔力從背後的門湧出……」

矢「到底怎麼回事啊? 魔理沙,幫幫忙嘛!」

魔「唔,這怎麼看都像是陷阱呢……」
 「但錯過機會就再也沒有線索了,『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註:出自馬太福音7:7)



【Stage 5 後戶之國】
【童子舞動著瘋狂 Into Crazy Back Door】


【BGM:禁忌之門的另一端,是此世亦或是彼岸】

魔「這是什麼地方啊……」
 「想不到成子的背後深處居然有這麼寬廣的世界。」

?「哎呀?剛才的人類是怎麼跑進這裡的……?」
 「啊~該不會是剛才地藏背後的門一直開著沒關吧。」

?「真是的~小舞妳就是這麼冒失。」
 「都還沒下達指令,居然吸引人類跑了進來。」

?「算啦~不過差不多囉,畢竟之前已經搞出大新聞了。」
 「我想師傅也會誇讚我們『做得很不錯,這樣正好』吧。」

魔「妳們究竟是誰?還有這裡到底是哪裡?」


【危險過頭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 里乃&丁禮田 舞】


丁「呵,我是丁禮田舞。」

爾「我是爾子田里乃。」
 「還有,歡迎來到後戶之國。」

魔「後戶之國?沒聽過呢。」
 「雖然早猜到是陷阱,但已經沒有退路了!」


【BGM:瘋狂的伴舞者們】


丁「放心吧,這不是陷阱。」
 「不過現在我們要測驗妳,究竟是不是受遴選的對象。」

爾「妳要是太弱的話,我們會被師傅罵呢~」

丁「拿出真本事吧!如果死了就完啦!」

爾「我們不會手下留情,但要是死了就殺了妳喔~!」


(這兩丫頭腦袋有洞)


魔「妳們還真難纏!」

丁「嗯~到此為止。」

爾「對呀,算是及格吧。」

丁「好吧,恭喜妳!合~格啦!」

魔「及、及格?什麼事啊。」

爾「我們躲在背後跳舞,就能無限激發對象的潛能呢。」

丁「我們接受的使命是激發平常低調隱身之人的可能性,
同時尋找像妳這樣幹勁十足的人才。」

魔「激發潛能……哈哈,成子背後的門原來是這個的影響啊。」
 「四季亂了套難道是因為妳們激發了妖精的潛能嗎。」

丁「嗯,這算是副作用吧。妖精只是自己暴衝而已。」

魔「不惜讓妖精暴衝,導致幻想鄉大亂也要找到的人才……」
 「原來如此,就是我嗎,原來原來。」

丁「好啦,既然測驗及格了。就招待妳吧!去見背後的最高秘神!」



【Stage 6 後戶之國】
【勿開,勿視,後戶內藏有秘天Hidden Star in Four Seasons】

【BGM:進入後門Into Backdoor】

魔「那個什麼秘神的究竟在哪裡?」
 「還有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
 「走到哪裡都是一堆門……」

?「哦,來的好啊。」
 「妳就是兩童子提過的人類吧。」

魔「沒錯,大概吧。」

?「呣~那是什麼打扮,好奇妙的衣服。」

魔「這可是魔法師的正式裝扮喔。穿著神秘也是魔法師的特色。」
 「妳也半斤八兩吧?妳究竟是什麼人?」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摩「我是摩多羅隱岐奈。」
 「是後戶之神,也是障礙之神。」
 「還是能樂之神,宿神與星神。」
 「也是創造幻想鄉的賢者之一。」
 「差不多到了必須找兩童子後繼者的時期啦。」

魔「後繼者?兩童子是剛才那一對嗎?」

摩「沒錯,正因為她們是我珍貴的左右手,才要定期更換新人。」

魔「她們平常都做些什麼?」

摩「暗地裡維持幻想鄉的平衡,也叫做調停者吧。」
 「反正工作很簡單。」

魔「簡單與否不知道,但好像很有趣。」
 「不過我不幹!我要自由自在地生活。」
 「才不要變得像剛才那兩人一樣咧。」


【BGM:受到隱匿的四季】


摩「哇哈哈,妳搞錯了吧?」
 「妳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魔「妳說什麼?」

摩「要挑選誰當部下的人是我,沒在問妳答不答應。」

魔「哼,要來硬的嗎,儘管來哩!」

摩「只要妳的背後有四季之門,就不可能逃離我的控制。」
 「那就來進行最終黑暗測驗吧,要是讓我失望小心沒命!」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魔理沙EX線】

【Revenging Stage 後戶之國】
【秘神真正的模樣~Hidden Star in Fifth Season】

【BGM:再也進不了門】


丁「哦,妳是之前的人。」

爾「似乎惹師傅生氣了呢~」

丁「測驗已經結束了,速速回去!」


(總覺得這兩人很有洗腦Play本的潛力)


魔「喂~在嗎~」

摩「又跑回來啦。」
 「很可惜,最終測驗中途落跑的妳不予錄用。趕快回去吧。」

魔「測驗途中落跑嗎……果然是這樣沒錯。」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妳逃跑了呢。」
 「但後來仔細一想,好像是我逃跑的可能性較高。」

摩「妳這個膽小鬼還有什麼事?」

魔「今天是來二度挑戰的。」
 「我當然不是希望妳錄取我,但是沒討回這口氣我心裡不爽!」

摩「雖然妳是人類,卻會使用魔法呢。」
 「那妳應該知道,為何自己會無計可施,落荒而逃。」

魔「所有的背後裝備都是妳的移動裝置,兼回收魔力裝置吧。」
 「妳透過背後的裝備,不必行動就能獲得一切。」
 「只要使用這種裝備,就能從任何人身上吸收魔力。」
 「也能將失去利用價值的人從門踢到其他地方。」

摩「沒錯,所以妳沒有勝算。知道這一點虧妳還敢來啊。」

魔「即便如此,我還是無法忍受輸給妳不討回這筆帳。」
 「所以這次反過來利用妳的陷阱哩。」

摩「利用……? 哦,此話怎講?」

魔「看看我的背吧!這就是答案!」

摩「哦……現在妳背後的門是生命力最低迷的季節交界,土用嗎……」
(土用:一般為夏季土用的簡稱,氣溫最熱的三伏天。)

魔「怎麼樣!就算妳強制解放,也沒有地方讓妳踢啦!」


【BGM:秘神摩多羅~Hidden Star in All Seasons.】


摩「呵呵呵~我可不覺得會這麼順利,但卻是不錯的點子。」

魔「這次我可要放開手腳大戰一場囉!」

摩「我欣賞!雖然之前不予錄取,但還是重新審核好了。」
 「妳的聰明與大膽讓我著迷,不予錄取就取消。」
 「那就再進行一次最終測驗吧。」
 「我不會用收集的季節魔力和妳打,仔細瞧瞧真正秘神的秘術吧!」


(似乎打得很辛苦)


魔「算我贏了吧!」

摩「了不起!測驗及格!」

魔「呼~真是難纏,還好熬過去了。」
 「這樣晚上就能安心入睡啦。」

摩「所以錄取妳囉!妳會在我手下工作吧。」
 「妳要哪個職位,負責生命的丁禮田與負責精神的爾子田?」
 「現在要選哪個都行喔。」

魔「剛才不是說過,我不想當妳的部下嗎。」
 「等一下,如果我答應的話,剛才那兩人會怎樣?」

摩「如果妳繼任的話就放了她們,讓她們回去當人類囉。」
 「如果妳不接受任務的話,她們就得一直當下去。」

魔「原來那兩人也是妳以魔力驅動的傀儡嗎……」
 「反正我才不想接她們兩人呢。」
 「這些先不管,四季變異可以停了吧?」
 「森林要是繼續寒冬的話,暖氣費可不是開玩笑耶。」

摩「四季變異是背後的門產生的副作用。」
 「不過在幻想鄉全境使用背後的門一事,我會到此為止。」
 「反正應該已經充分傳達了。」

魔「嗯? 向誰傳達?」

摩「向現今幻想鄉的所有人,以及其他賢者。」

魔「意思是誇耀自己的力量有多強嗎。怎麼這麼寒磣啊~」

摩「這對神明而言有必要呢,妳明白嗎?」

魔「啊~的確有一票這種傢伙呢。」
 「算了沒差,總之四季變異會慢慢平息吧?」
 「也沒有什麼明顯受害,這次就放妳一馬吧。」
 「取而代之,妳要去宣傳解決四季變異的人是我喔。」

摩「哦~宣傳自己很強是吧~」

魔「對啊,不行喔?」

摩「沒說不行,是沒說不行,可是咧~」
 「總之我會耐心等待,等待妳回心轉意。」

魔「不是說過我不想當妳部下了嗎。」
 「而且一打輸就突然改變口氣,很噁耶。」 (原來是傲嬌啊~)


(結局待續)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文文線】

【Stage 4 魔法森林上空(推測)】
【零視距的邂逅White Blizzard out of Season】

【BGM:幻想的銀白旅行者】

?「哦~天狗……?」

文「是的沒錯。」
 「想向妳請教一點事情,可以借用一點時間嗎?」

?「不行不行不行,妳雖然是同類,但可是天敵呢。」
 「雖然早就料到天狗會出現,但真嚇一跳呢~」

?「力量好充沛喔~!」


【在森林示現的魔法地藏 矢田寺 成美】
(示現:佛教謂佛與菩薩從本體示現化身,濟度眾生)


矢「魔力怎麼會多到滿出來呢……」
 「任何人都可以,好想練拳頭喔!」

?「哈哈,趕上了,妳的對手是她喔。」
 「那我就先閃人啦~」

文「啊……居然跑掉了。」
 「不過眼前的妳也挺讓人好奇,可以順便借一下時間嗎?」

矢「好啊!原來妳願意當我的對手啊~!」

文「對手?我是要訪問耶。」


【BGM:魔法的斗笠地藏】


矢「沒這回事。似乎是風雪不斷給予我我力量。」
 「妳就是我練拳頭的對象!受死吧,臭天狗!」

文「這種沒頭沒腦的好戰感……」
 「我並不討厭!反而非常favorite!」


(以拳♀交心)


文「好啦,開始採訪吧。」

矢「嗚嗚嗚……好啦。」

文「剛才妳說透過風雪獲得力量,這是什麼意思呢。」

矢「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算是莫名其妙湧現力量吧。」
 「我平常不是這麼好戰的人,喜歡低調生活派。」
 「而且……總覺得背後好熱喔。」

文「……剛才那個拿竹子的人是誰?妳認識她?」

矢「咦? 拿竹子的人? 誰啊?」

文「就是開打前在妳背後跳舞的人啊。」

矢「亂講,不管風雪再怎麼強,有人跳舞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文「……地藏菩薩缺乏注意力。」

矢「從剛才背後就好熱,我回頭看了好幾次,卻沒有任何人。」

文「背後發熱的話……就去看醫生吧。或許妳應該去找石匠。」
 「嗯? 妳的背後有一扇門喔!?」

矢「咦? 什麼啊好可怕。」

文「我看到就是剛才的傢伙附在妳背後,給予了妳力量!」
 「她該不會也躲在之前交手過的人背後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裡面……似乎很寬廣呢。」



【Stage 5 後戶之國】
【童子舞動著瘋狂 Into Crazy Back Door】

【BGM:禁忌之門的另一端,是此世亦或是彼岸】


文「終於找到重要證人啦!那就開始採訪囉。」

?「咦!? 剛才的天狗!? 怎麼會在這裡……」

文「我從地藏的背後前來的。」

?「哎呀~門開著沒關嗎~」

?「真是的,小舞妳就是這麼冒失。」
 「吸引天狗跑進來該怎麼辦啦,絕對會被罵的。」

?「哎呀~真是失敗呢~不過我可不認為會被罵喔。」
 「我們的工作就是趕走天狗,只要在這裡解決她就好啦。」

文「工作是趕走天狗……? 妳們究竟是什麼人?」


【危險過頭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 里乃&丁禮田 舞】


丁「呵,我是丁禮田舞。」

爾「我是爾子田里乃,是障礙神的兩童子喔。」
 「本質上與妳是同類。」

文「障礙神……好像在那裡聽過。」


【BGM:瘋狂的伴舞者們】


爾「障礙神……就是妨礙事物的神。」

丁「我們採取與天狗相同的行動,擊退天狗。」

文「可是我只想採訪四季變異而已耶。」
 「看來非打不可囉。」

丁「雖然沒料到會在這裡開打……」
 「總之看仔細啦!我們兩童子的秘儀『威嚇天狗』!」
(註:日本天台宗比叡山的一種修行方式。為了降伏會妨礙修行的天魔、天狗之類,
 在祭祀摩多羅神的殿堂後戶,不按照順序頌唱經典並跳舞。)


(背景好像奇異博士的傳送門)


文「哼,不過爾爾。」

丁「真是厲害,出乎意料呢。」

爾「之前太小看她啦。」

文「我沒必要和妳們敵對,只要獲得四季變異的資訊就好。」

丁「四季變異?那不是我們造成的喔。」

文「咦?是這樣的嗎?」

爾「我們躲在背後跳舞,就能無限激發對象的潛能呢。」

丁「我們接受的使命是激發平常低調隱身之人的可能性,
同時擊退天狗之類會來妨礙的妖怪。」

爾「四季變異是我們跳舞的結果,暴衝的妖精、精靈與神靈造成的。」

文「筆記筆記……所以總而言之,妳們接受使命到處賦予妖怪力量吧。」
 「副作用造成妖精們暴衝,大自然跟著失衡……」
 「所以四季變異的犯人不就是妳們嗎。」

爾「抱歉,等一下。」
 「……咦? ……我知道了。」

丁「怎麼?師傅聯絡嗎?」

爾「師傅在呼喚我們。大概要被罵了吧。」

丁「哇咧~!我不要~」

文「跑掉了呢。」
 「雖然找到了引發四季變異的犯人,不過障礙神嘛……」
 「好像在天狗的歷史中聽過呢。」



【Stage 6 後戶之國】
【勿開,勿視,後戶內藏有秘天Hidden Star in Four Seasons】

【BGM:進入後門Into Backdoor】

文「原本想從剛才那兩人的口中多問一些,想不到卻來到這麼神祕的世界。」
 「想不到從地藏的背後居然來到這麼寬廣的世界……」

?「哇哈哈,這真是有趣!」
 「天狗竟然跑進後戶之國!這世界要完蛋了嗎。」
 「我們原本和天狗同樣負責掌管障礙,但居住的場所不一樣。」

文「與天狗一樣……? 妳究竟是什麼人?」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摩「我是摩多羅隱岐奈。」
 「是後戶之神,也是障礙之神。」
 「還是能樂之神,宿神與星神。」

文「別名還真多呢。」

摩「呵呵呵,身為天狗的妳應該明白吧。」
 「怎麼可能具備這麼多神格對不對……」

文「言下之意是?」

摩「妳多半心想我在說謊吧?」

文「呃,算是啦。」
 「或者雖然沒說謊,但感覺隱藏了本質呢。」

摩「畢竟是絕對的秘神,可能這才是本質也說不定。」

文「障礙之神……秘神……啊,我想起來了!」
 「障礙之民的祖先分成兩族,一族棲息在山中成為天狗。」
 「另一族潛伏在佛尊背後,棲息在村里,這就是障礙的秘神……」
 「妳該不會……」


【BGM:受到隱匿的四季】


摩「要說幾次都可以,我就是障礙之神本尊。」
 「雖然有各式各樣的別名,但妳覺得哪一個最接近本質?」

文「剛才您是不是提到秘神的本質?」

摩「障礙之神也有驅除天狗之神的含意。」
 「換句話說,我是從世上消滅天狗之神。」
 「所以我一開始才大笑,因為天狗居然跑進驅除天狗之國啊。」
 「真是蠢到有剩! 老老實實滾吧! 改叫妳天愚(音同天狗)記者算了!」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文文EX線】

【Revenging Stage 後戶之國】
【秘神真正的模樣~Hidden Star in Fifth Season】

【BGM:再也進不了門】


丁「什麼啊,又來了嗎。」

爾「都是妳害我們被師傅罵。」

丁「立刻給我滾!骯髒的天狗!」


(走到哪裡被嫌到哪裡……)


文「嗨嗨~我乃疾風鴉天狗,射命丸文是也!」
 「這次賭上天狗的未來,再度前來討戰!」
 「障礙之神隱岐奈! 速速現身吧!」

摩「是之前的天狗嗎。」
 「竟敢再度現身,膽子真不小。」

文「之前讓妳利用卑鄙的陷阱逃了,但這次妳休想逃。」

摩「休想逃?胡說什麼,之前逃跑的可是妳耶?」
 「背後的魔力還給我後,妳就完全無計可施,才跑進季節之門回到原本的世界。」
 「逃跑的人是妳才對。」

文「……其實我之前也略為這麼想過。」
 「原本和妳打得好好的,卻不知何時跑到了幻想鄉。」
 「我收集的季節魔力全部被妳奪走,遭到強制解放。」
 「而我沒察覺到,這本身就是妳強制退出的陷阱!」

摩「沒錯,所以妳沒有任何勝算!再來幾次都一樣。」

文「呵,既然明知這一點,怎麼可能毫無準備就跑來呢。」

摩「哦?什麼準備?」

文「看看我背後的季節吧!」

摩「哦……原來如此!妳收集了季節間隙中的魔力嗎!」

文「沒錯,我只收集了季節交會的魔力。」
 「也就是四季生命力最低迷,世間魔物最猖獗的季節間隙!」

摩「呵呵呵,如果我吸收後釋放的話,就會在天狗的魔力下自滅。」
 「妳不說我明明可能不得而知,為何卻要告訴我?」

文「因為我想既然是神明,不可能沒察覺吧。」
 「而且我不是來消滅妳的。目的不是設下卑鄙的陷阱,只是想封住妳的陷阱而已。」


【BGM:秘神摩多羅~Hidden Star in All Seasons.】


摩「呵呵呵,意思是想堂堂正正決勝負嗎。」
 「好啊,對妳的勇氣致上敬意,我不會使用季節的魔力。」

文「與其說堂堂正正決勝負,其實只是想採訪啦。」
 「採訪與天狗和祖先同等地位的障礙之神。」
 「以及採訪遭受世間排擠的河邊人之歷史,以及未來。」
(河邊人:日本中世紀遭受歧視的代表賤民之一,多以屠宰和皮革業為生。)

摩「好啊,只要妳贏了,要採訪要幹嘛都可以。」
 「幻想鄉緣起怎麼可以少了我們障礙之人呢。」
 「睜眼瞧! 豎耳聽! 張口說! 這才是障礙的秘神真正姿態!」


(想幹嘛都可以嗎……本子的好題材)


文「呼~呼~還要打嗎!」

摩「了不起!我已經清楚得知妳的實力。決鬥算我輸了。」

文「……不,是我輸了。」
 「沒有背後的魔力,我是打不贏妳的。而且這可是妳的力量。」
 「見到使用背後的魔力為前提決鬥,彷彿從一開始就被妳玩弄於股掌呢。」

摩「我的確隨時可以封閉背後的門,呼喚出其他魔力。」
 「之所以沒這麼做,是對你的勇氣表達敬意。」
 「即使在我的股掌之中,依然是妳的勝利。可以抬頭挺胸無妨。」

文「對呀~可以說是我贏了吧~」
 「那就依照約定,接受我的採訪吧!」

摩「噢,好吧。」

文「為什麼這次要做出這種事呢?」
 「啊,『這種事』是指四季變異喔。」

摩「因為心想差不多該釋放我手下的兩童子了,才會尋找後繼者。」
 「為了在大範圍引誘具備可能性的對象上鉤,才會到處激發他人的潛力。」
 「在妖精與精靈們的潛力影響下,季節才會稍微變調而已。」

文「原來如此,那妳找到後繼者了嗎?」

摩「還沒,雖然有幾個候選人。」
 「不過在幻想鄉全境使用背後的門一事,我會到此為止。」
 「畢竟應該已經充分傳達了吧。」

文「?? 那就換下一個問題。」

摩「等一下,到底有多少問題啊?」

文「要多少有多少喔。」

摩「這次打得我有點累了,可以下次再問嗎?」
 「對了,下次就到天狗那邊去吧。」
 「看到妳之後,我對當今的天狗產生了興趣。」
 「如果天狗不嫌棄,倒是可以締結和平條約。」

文「哦,是嗎。」
 「不過妳可要答應我,不能接受其他人的採訪。」
 「這麼大的新聞,我才不會給別人呢。」

摩「噢,好吧。」


(結局待續)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黑肉⑨線】

【Stage 4 魔法森林上空(推測)】
【零視距的邂逅White Blizzard out of Season】

【BGM:幻想的銀白旅行者】

?「嗯? 那邊的妖精怎麼了嗎?」

⑨「這次的對手是妳嗎~!賭上最強的名號來戰吧!」

?「ㄆㄆㄆ~妳以為妖精是靠誰獲得力量的啊。」

?「力量好充沛喔~!」

【在森林示現的魔法地藏 矢田寺 成美】
(示現:佛教謂佛與菩薩從本體示現化身,濟度眾生)

矢「魔力怎麼會多到滿出來呢……」
 「好想拿妖精練拳頭喔!」

?「啊哈哈哈,妳們兩個就慢慢打吧~」
 「那我要回去囉~」

⑨「呣,雖然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只要出現更強的對手就沒差。」

矢「可能因為不合季節的風雪導致看不清楚,但這裡可是魔法森林喔。」

⑨「所以咧?」

矢「不論是誰,都不是我這個魔法專家的對手。」

⑨「大笨蛋!頭頂乾巴巴的大笨蛋!」
 「輸贏當然是強的人贏啊。所以偶會贏!」


【BGM:魔法的斗笠地藏】


矢「這麼有自信喔。」
 「地藏雖然從無佛時代就為了救渡眾生而存在世間,
但妖精卻不是救渡的對象呢,可惜惋惜,來世再見~!」


(是很會賣萌的friends呢)


矢「這、這個妖精吼賽雷!」

⑨「弱耶~力量接二連三不斷湧出耶~」

矢「原來如此,還以為我體內寄宿了更強大的力量,
看來妳的體內也同樣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呢。」
 「既然兩邊都加了buff,也難怪妖精會有這種力量了。」

⑨「沒這回事,這才是偶貨真價實的實力。」

矢「說真的,我的魔法是操縱生命。」
 「只要拿出真本事,照理說也能讓生命力團塊的妖精變得無力才對。」
 「但不知為何對妳無效。」

⑨「妳到底想說啥?」

矢「換句話說,現在的妳是以妖精之力以外的力量活動……」
 「嗯!?妳的背後有一扇門!?」

⑨「妳說偶的背怎麼了? ……啊!?」

矢「妖精消失了……!?彷彿一碰背後就被吸了進去……」
 「…………」
 「……算了,反正妖精也不是救渡對象。假裝沒看到,假裝沒看到。」



【Stage 5 後戶之國】
【童子舞動著瘋狂 Into Crazy Back Door】


【BGM:禁忌之門的另一端,是此世亦或是彼岸】


⑨「這裡是哪裡?真是陰暗又無聊的地方~」

?「哎呀!?剛才的妖精?」
 「想不到妖精竟然能打贏剛才的地藏,真是意外呢。」

⑨「誰啊?妳怎麼會認識我?」

?「哎?剛才見過面難道是多心嗎?」

?「真是的~小舞妳就是這麼冒失。」
 「怎麼會吸引什麼妖精進來呢。」

?「我原本是要挑選魔法地藏的耶。」
 「似乎發生意料之外的事囉。」

⑨「妳們在嘰哩咕嚕什麼啊。偶隨時都可以開打喔!」


【危險過頭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 里乃&丁禮田 舞】


丁「出乎意料是人生中最棒的香料。」

爾「真是的~不是每次一跳舞就惹出麻煩嗎。」


【BGM:瘋狂的伴舞者們】


丁「挑選到出乎意料的妖精不也挺好的嗎。」

爾「她得要有實力才行囉~」
 「所以必須測驗!測驗妳的實力!」

⑨「趕快決定誰要先上吧!」

丁「出乎意料是人生中最棒的香料,妳也是這麼想吧?」
 「開心吧,戰鬥民族!妳的對手是兩人同時上!」


(是衣服都沒破的friends呢)


⑨「還、還要打嗎!」

丁「打到這邊就可以了吧。」

爾「哦~還不壞嘛,以妖精而言……不過。」

丁「很可惜,不及格。」

⑨「啊?妳們難道瞧不起偶嗎?」

丁「妳終究只是靠我們賦予的力量戰鬥。」

爾「妳原本的力量其實不足為奇。」

⑨「妳們在囉哩八嗦什麼? 事實上,偶現在不是贏了嗎。」

丁「因為這是測驗啊。」

爾「妳現在只是靠我們的力量變強而已。」
 「剛才假裝戰鬥,已經見識到妳原本的力量囉。」

⑨「開什麼玩笑!妳們說妳們把偶怎麼樣了!?」
 「原來如此,偶知道了!意思是原本的力量更驚人吧!」

爾「抱歉,等一下。」
 「……咦? ……我知道了。」

丁「怎麼?師傅聯絡嗎?」

爾「師傅在呼喚我們。大概要被罵了吧。」

丁「哇咧~!我不要~」

⑨「丟下一句『等一下』,結果兩個都不見蹤影。」
 「……嗯~這個~? 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呢。」
 「而且為什麼感覺她們沒將偶放在眼裡啊。」
 「…………」
 「那正好,意思是偶可以隨便大鬧囉!」



【Stage 6 後戶之國】
【勿開,勿視,後戶內藏有秘天Hidden Star in Four Seasons】

【BGM:進入後門Into Backdoor】

⑨「剛才那兩人到底跑哪去了?」
 「不過這個黑漆抹烏的地方真無聊。」
 「閃人閃人吧。」

?「妳是誰啊。」
 「兩童子到底在搞什麼,居然有奇怪的妖精混進來。」

⑨「妳是什麼人!看起來好像很強呢!」
 「和偶打吧~!賭上最強的稱號!」

?「難道妳沒有發覺嗎?」
 「再繼續爆衝下去,就算妳是妖精也有可能承受不住喔。」
 「證據就是妳的肌膚不是開始變黑了嘛。」

⑨「啊? 這是曬黑的!夏天的勳章!」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摩「妳錯了。那只是暴衝的影響顯現在外表而已。」
 「在完全失去自我之前,速速離去吧。」
 「我會吩咐她們解除賦予妳的背後之力。」
 「這樣妳會順利變弱,肌膚也會恢復原狀吧。」

⑨「背後之力是什麼啊。」

摩「就是跟在妳身後前來的季節武器。」
 「少了那些影響力,妳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

⑨「啊?這可是偶的力量!」
 「其實妳害怕最強怕的不行吧?乾脆來打一架吧!」


【BGM:受到隱匿的四季】


摩「要挑戰控制妳身上力量的我,實在是愚不可及。」
 「不過……也無妨,畢竟我也曾經在意妖精的力量。」
 「偶爾讓部下挑選妖精可能也挺有趣的。」
 「前提是妳的力量得夠看才行。」
 「拿出妳的所有本事吧。然後讓我見識一下!妖精舞動的暗黑能樂!」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黑肉⑨EX線】

【Revenging Stage 後戶之國】
【秘神真正的模樣~Hidden Star in Fifth Season】


【BGM:再也進不了門】


丁「哦,妳是之前那隻嗎。」

爾「師傅似乎很中意妳呢,真是意外~」

丁「不過妳的連戰皆捷到此為止了!」


(呆萌二人組)


⑨「門門門都是門……好像之前見過相同的景色呢。」
 「這叫做似曾相似嗎?」

摩「哦,妳是之前那一隻。」
 「這不是有趣的妖精嗎,來的好啊。」

⑨「妳是誰?」

摩「拜託,不會吧? 已經忘記我了?」
 「在我接收讓妳收集的魔力時,難道連記憶也一起丟了?」

⑨「唔……對了!」

摩「想起來了嗎,那麼再一次歡迎妳。」

⑨「偶剛才忘記是為了取回記憶而回到這個世界來。」
 「話說妳是誰啊?」

摩「真是雞同鴨講,妖精終究是妖精嗎。」
 「可惜哪,之前霸氣側漏,彷彿見到了妖精的新時代呢。」

⑨「喂,偶感覺妳在瞧不起偶喔。」

摩「沒錯啊,在我眼前的妳從霸氣變成了87。」
 「趕快接收妳背後門的魔力,強制將妳踢回原本的世界吧。」

⑨「要打了喔!隨時都可以放馬過來!」

摩「嗯? ……怎麼回事,妳背後的季節……居然不屬於四季?」
 「是妖精生命力最低迷的季節分界,土用……」


【BGM:秘神摩多羅~Hidden Star in All Seasons.】


摩「ㄎㄎㄎ,差一點被妳拙劣的演技騙到。」
 「妳果然是很有趣的妖精,那就來打一場吧?」

⑨「啊~偶想起來了! 偶想再挑戰的傢伙是坐在椅子上的!」
 「和妳沒有關係,走開啦。」

摩「當時坐在椅子上的就是我!難道看不出來嗎?」
 「既然再來挑戰我,那就來打吧。」
 「秘神真正的力量,從頭到尾完整品嘗吧!」


(只有我覺得隱岐奈的帽子像香菇嗎?)


⑨「贏了! 漫長的最強之旅也告一段落啦!」

摩「了不起! 真是太棒了!」
 「我頭一次見到能如此活用背後之門的妖精呢。」
 「可是妳的戰鬥方式也讓我產生疑問。」
 「明明將計就計收集了季節間隙的魔力,但妳貌似幾乎沒發覺這一點呢。」

⑨「背上的門? 季節的間隙? 妳在瞎說什麼啊。」
 「偶贏了,妳輸了,就這樣而已!」

摩「呵,看起來不像演技呢。妳真的只是一隻笨蛋妖精。」
 「妳會使用季節間隙前來,究竟是單純的偶然,還是……?」

⑨「就說季節的間隙到底是什麼啊。」

摩「每一種季節的交會之際,會有不屬於春夏秋冬任何季節的瞬間。」
 「這一瞬間自然之力會衰退,精神凌駕於生命之上。」
 「但妳卻選擇妖精不擅長的瞬間向我挑戰。」
 「究竟是偶然還是必然,導致我無法奪取妳的力量,將妳強制踢回去。」
 「這讓我感到很驚訝,而且對妳很中意。」

⑨「什麼選擇……偶什麼也沒做啊。」

摩「附帶一問,妳從哪個門進來的?」

⑨「拉兒芭她背後的門。就是揚羽蝶的妖精啦。」

摩「揚羽蝶的妖精,原來如此……」
 「那原本應該是夏季的門,或許她不是揚羽蝶的妖精,而是常夜神也說不定。」
 「是與我敵對的神明之一。這麼一來就不是單純偶然吧。」
 「無妨,總之我依然找到了有趣的妖精。」
 「怎麼樣?要不要在我底下工作?」

⑨「工作?為什麼?」

摩「因為我在找兩童子的後繼者啊。」
 「工作內容只要跳舞亂吵亂鬧而已,雖然沒有先例,但說不定妖精也能勝任。」

⑨「工作嗎,其實偶沒啥興趣耶。」
 「說到妖精的工作,偶只看過妖精被當成奴隸使喚而已。」

摩「總之妳先想一想吧,時間是無限的。」


(結局待續)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後記】

大家好,我是ZUN。
這一次進度特別趕。
由於一點私事,在原盤即將完成前的7月26日,我的祖母往生了。
老人家直到臨終身體都很硬朗,95歲壽終正寢。
為了守夜與葬禮,回到長野縣的老家,所以其實當初以為這部遊戲趕不上夏Comi。

不過和印刷廠的波普魯斯先生談過後,他可以勉強延一天截止日,因此心想絕不能開天窗,好不容易才趕完。偏偏在最忙的時期造成波普魯斯先生的負擔,真的非常抱歉。

不過相較於延遲兩天的工作,截稿日卻只能延長一天,才將工作壓縮在同一天,導致沒什麼時間寫後記。

因此想在這裡寫點簡單的謝詞。

我剛出生的時候祖父就已經往生,父母忙著工作,從小就由祖母帶大。祖母比雙親更嚴格,要躲過祖母的耳目偷玩紅白機真是辛苦啊(笑)。
一邊擔心被發現,一邊提心吊膽利用珍貴的時間打電動。這種經驗現在依然鮮活,『認真與遊戲面對面』就是從這種環境下學習的。
另外還有打仗的時期,前往滿州的時代等現在很寶貴的故事。對我而言,後來會產生『歷史就是綿延的現代』這種觀念,這就是原因之一。
非常感謝祖將我拉拔長大成人。

遊戲方面嘗試前所未有,強推角色的結構。總之能發展得很有東方味,感到十分滿足。
四名主角分別鬆散地對應四季。
最後則是東方史上難得一見,劇情特別熱血,各角色我也十分喜歡。
劇情上有些地方較難理解,不過遊戲難易度還算適中,可以放心了。

ZUN(兒子說想去搭箱根登山鐵道,所以想去箱根)


【EX劇情】

回過神來發現,與隱岐奈的戰鬥早已結束。
自己的季節裝備被搶走後的記憶曖昧不清。

認為隱岐奈當時落荒而逃,但實在沒有當時的記憶。
說不定落荒而逃的其實是自己吧。

武器被搶走,無計可施的該不會是自己吧。
落入陷阱,從不可思議的門中逃出來的該不會是自己吧。

不再度進入背後的門,看來是不會有答案的。



【四面Boss 在森林示現的魔法地藏 矢田寺 成美 Yatadera Narumi】

種族:魔法師(地藏)
能力:使用魔法的能力(操縱生命)

原本是位於魔法森林的地藏菩薩,藉由森林的魔力獲得生命的生命體。
對魔法森林下起不合季節的雪感到傷腦筋,但原本就不愛出門,因此不想離開森林調查。
(跟尼特公主有得拚的家裡蹲)

魔法森林具備讓存在本身變貌的魔力。
雖說是地藏,但並非地藏菩薩本尊,原本是地藏菩薩像,也就是石像。
原本是石像獲得生命,因此類似魔像(Golem)。

對魔力十分敏感,很早就察覺到異常的魔力從自己背後湧出。
但她以為是受到四季變異的影響,絲毫沒有察覺到這才是變異的主因。

從魔理沙那裡聽說隱岐奈的事後,想到秘策,託付給魔理沙的就是她。



【五面Boss 危險過頭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 里乃 Nishida Satono &丁禮田 舞 Tereida Mai】

種族:人類(?)
能力:在身後舞蹈能激發精神力的能力(里乃)
在身後舞蹈能激發生命力的能力(舞)

能引發萬物潛能的兩人,是隱岐奈的部下。
她們原本是普通的人類小孩,受到隱岐奈魔力的影響而失去人類身分。
幾乎沒有過去人類時期的記憶,開心地瘋狂跳舞。 (我不當人類(ry))

不過個性依舊與人類時期沒變,舞的個性冒失卻行動力十足。
里乃個性謹慎,卻有些自信過剩。


她們的舞蹈並非用以取悅他人,而是脫離常軌之舞。
一切都為了隱岐奈而跳,為了隱岐奈而行動。

這次開在背後的門,是為了尋找兩人的後繼人選,這件事兩人並不知情。
只聽說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夥伴。

如果她們得知了真相,又會怎麼行動呢。
可能依然不會變吧。
因為她們無法想像違抗隱岐奈。

雖然兩人充當隱岐奈的僕人使喚,但兩人的能力也只不過是隱岐奈的能力之一。



【六面Boss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Matara Okina】

種族:秘神
能力:在萬物的背後開啟門扉的能力

潛伏在萬物背後的秘神。
表面的形象十分多元,有地母神、能樂之神、星神、養蠶之神、障礙之神,受歧視族群之神(ex.賤民)等。

沒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不可以眼見、耳聞、口說她的真面目,是究極的秘神。

雖說是秘神,卻並未躲藏起來。
會不時大大方方現身,誇示自己的存在。

這次的目的是尋找里乃與舞的後繼人選,但其實找不到人,讓她們兩人繼續當僕人也無妨。

真正的目的是凸顯自己。
凸顯自己,深深烙印在幻想鄉的人類、妖怪,以及賢者們的記憶中。
後來雖然沒找到後繼人選,但真正的目的似乎已然達成。

而且她也是創造當今幻想鄉的賢者之一。
保護幻想鄉不受外面世界影響,能移動到任何地方,在不知不覺中控制生命力與精神力。藉由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肩負維持幻想鄉平衡的任務。
日常雜務都交給兩童子(里乃&舞)跑腿。
對沒禮貌的人毫不留情,會授與態度畢恭畢敬的人恩惠。
典型的『敵對的話很可怕,成為夥伴則非常可靠』的神明。



【EX Boss 究極的絕對秘神 摩多羅 隱岐奈 Matara Okina】

背後的季節是她準備的陷阱。
主角反過來利用隱岐奈準備的季節陷阱,再度挑戰。

這一事態讓究極的秘神放棄以季節的魔力趕走主角,顯現出真正的面貌。
完全與表象的容貌一模一樣,呈現混沌神明姿態的集合體。

話說回來,雖然她叫做秘神,但她並未刻意躲起來。
而是從一開始就大方展現一切的秘神。



【四季應景的音樂室】

【Title:落櫻繽紛的天空】

標題畫面的曲子。

彷彿『即將開始囉~』的曲子。
帶點和風、輕快與一點認真的感覺。



【Stage 1:希望之星上青霄】

一面的主題曲。

試著讓曲子帶有導入與夏季的爽快感。
在東方系列中也算相當輕快的曲子,希望能營造速度感。
畢竟很適合配啤酒呢。



【Boss:仲夏妖精夢】

艾塔妮緹.拉兒芭的主題曲。

目標是聽起來彷彿隱藏某些謎團的妖精。
遊戲中出現的翩翩蝴蝶,還是象徵不可思議呢。
不過內在是妖精,腦袋還是空空的。



【Stage 2:無色秋風吹拂妖怪之山】

二面的主題曲。

與一面的無比輕快呈現對比,帶有幾分悲戚的秋季感。
即使季節改變,遊戲整體依然維持同樣系統的曲子,調整起來滿有意思的。



【Boss:深山的遭遇】

坂田合歡乃的曲子。

非常有遊戲風格的感覺。
哎呀~人家是山姥呢。民間故事中經常出現,但是真相卻不明呢。
將詭異、血氣方剛的模樣調整成東方的風格。



【Stage 3:遨游櫻色之海】

三面的主題曲。

沐浴在月光下,只有櫻花飛舞在發光夜色上空中的印象。
櫻花總是有一種飄渺的感覺,這次也是一樣。



【Boss:成對的神獸】

高麗野阿吽的主題曲。

春意盎然與勇敢,小無敵感,以及耍寶角色感。
這首無節操的曲子將以上要素放在鍋子裡亂燉。
即使設定上她一隻就代表一對神獸,但並非雙重人格。
另外雖然看不見,其實還有尾巴喔。



【Stage 4:幻想的銀白旅行者】

四面的主題曲。

講到冬天就想起風雪呢。
不是雪國居民可能無法體會,風雪與豪雨是兩回事,
從地面捲起的風雪會橫著吹打呢。
斗笠一點用都沒有。



【Boss:魔法的斗笠地藏】

矢田寺成美的主題曲。

帶有穩健腳踩地面的印象。
地藏菩薩原本是在彌勒菩薩出現前的漫長期間,負責救渡眾生的尊敬菩薩,
不知不覺間全國各地都遍布了數也數不清,風貌各異的地藏。
所以有魔法地藏也不足為奇。



【Stage 5:禁忌之門的另一端,是此世亦或是彼岸】

五面的主題曲。

在東方世界中堪稱前所未見的詭異世界。
一想到每一扇門都化為某個人的背後,要說方便是很方便啦。
總覺得門有些暖暖的呢。



【Boss:瘋狂的伴舞者們】

爾子田里乃&丁禮田舞的主題曲。

詭異,輕快,強敵感,天真無邪,全部加在一起,
再加上很有中Boss風的大雜燴。
由於加了兩人分,曲子聽起來各種奢侈呢。
給人詭異地瘋狂跳舞的印象。



【Stage 6:進入後門Into Backdoor】

六面的主題曲。

給人Boss前的高速關卡印象。
應該營造出與劇情無關的焦急感了吧。



【Boss:受到隱匿的四季】

摩多羅隱岐奈的主題曲。

聽起來很有劇情高潮,很強大的曲子。
在這次的曲子當中旋律也相當強烈,或許乾脆引吭高歌也不錯呢。
無法笑著進行遊戲的可能性很高,但或許這樣超棒的。



【Stage Extra:再也進不了門】

EX面的主題曲。

下定決心再度跳進的謎團世界。
兼具詭異與溫柔感的曲子。

曲子聽起來有一種很困難的感覺,讓人失去動力呢。(笑)


【Boss:秘神摩多羅~Hidden Star in All Seasons.】

摩多羅隱岐奈的主題曲。

明明是Extra關,劇情上卻是本篇。
與真正的隱岐奈對戰,因此掃除所有自然帶有的爽快感,
但還是營造出旋律強,很有真正最終頭目的曲子。
老實說,最討厭被從後面攻擊啦!



【Ending:不自然的自然】

結局的曲子。
聽起來像是壞結局,其實這次所有的結局都形同壞結局。



【Staff Roll:白色旅人】

製作名單的曲子。
冬之曲的另一個版本,給人清爽完結的印象。
話說為何冬季風雪的曲子會清爽?
因為《枕草子》有這麼一句:「冬則晨朝」,以早晨為印象的關係。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靈夢線好結局】


博麗神社。
位於東方邊境的神社,俗稱『妖怪神社』。

(原來妳還在啊)

高「既然靈夢桑回來,代表神社的春天很快就要結束了吧。」

靈「希望如此。」

高「怎麼這麼軟弱呢,有見到主謀者沒錯吧。」

靈「當然啊,有再三叮囑過她們,活動範圍不要擴大到妖精去呢。」

高「妖精,活動範圍?」

靈「好像因為她們讓妖精暴衝,導致季節大亂呢。」
 「所以我阻止了她。接下來應該會逐漸恢復原狀,肯定會。」

(她怎麼這麼裝熟啊~)

高「呣~怎麼有點含糊其辭呢。」

靈「其實……該說果不其然嗎,戰鬥途中純粹被單方打臉而已。」
 「看來似乎落入了她們的圈套,被她逃掉了呢。」

高「哎呀呀,真難得靈夢桑會凸槌呢。」

靈「她們似乎能利用不可思議的門移動到任何地方,一轉眼就消失無蹤了。」

高「不過沒關係啦~」

靈「?」

高「反正最後又不是靈夢桑輸啊~」

靈「希望是囉。」
 「不想辦法解決背後的門,她們似乎到處都能躲藏,真是傷腦筋。」

高「背後的門……啊。」

靈「雖然跳進在森林遇見的地藏背後之門,就碰到了敵人。」

高「意思是要再次見到沒那麼簡單嗎。可是靈夢桑,妳的背後……」

阿吽指了指靈夢的背後。
上面附有一扇不可思議的門。
但靈夢一點也不驚訝。
即使幻想鄉全境氣候大亂,她們似乎也毫不在意。
多半不怕事情曝光,會繼續監視之類吧。
不過這可是大好機會。
靈夢發誓要再度跳進背上的門,再度挑戰謎之秘神。
這次要反過來利用可以裝備的副季節……


Ending No.01再戰的決心
Congratulation!
恭喜你不接關通關!



【靈夢線壞結局】


博麗神社。
位於東方邊境的神社。

(哎呀~?)

靈「嗯~奇怪~? 甚麼時候跑回神社了……」
 「對喔,被她利用背後的門逃跑了吧。」
 「可惡~下次一定要速戰速決,別讓她有機會逃跑!」

發覺自己的武器被封印後,
似乎不知何時讓她逃走了。
於是靈夢下定決心再挑戰一次。


Ending No.02突然的落敗
恭喜通關!
下一次以不接關通關為目標吧!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魔理沙線好結局】

魔法森林
充滿幻想鄉的不可思議與詭異氣氛的森林。。
魔理沙的家位於此處。

(魔:妳在做甚麼?)
(成:我剛才在堆雪地藏。)

成「哦~原來背後的門另一側有這麼寬廣啊。」

魔「真是辛苦哩。詭異的傢伙不停扭來扭去。」
 「她們似乎在背後創造魔法門,四處移動呢。」
 「附帶一提,能創造門的傢伙,魔力好像大為膨脹呢。」

成「甚麼啊,好奇怪的攻擊呢。」
 「魔法森林下起雪來是甚麼原因?」

魔「聽說原因是背後開了門的妖精暴衝。冬天很符合魔法森林的妖精呢。」

成「所以呢,暴衝會平息嗎。」

魔「老實說,我不知道。畢竟讓她們逃跑啦。」

成「咦~? 讓她們跑了嗎~? 好遜喔~」

魔「囉嗦耶~背後的門果然是陷阱沒錯。」
 「我的背後似乎也開了門呢。
  還以為能從背後使出與平常不一樣的魔法,搞半天似乎是她們的力量。」
 「結果我不知道這一點,傻傻為了背後的門而收集魔力。」

成「好聰明的收集魔力方法呢。」

魔「然後收集的魔力通通被搶走了,才會趁亂讓她們逃跑。」

成「但她們的目的究竟是甚麼呢?」

魔理沙噤口不語。
自己被拉攏一事總覺得很難啟齒。
據說她們的工作是維持幻想鄉的平衡。
看來她似乎很中意魔理沙。
可是實際上,到底是否獲得錄取卻不得而知。
回過神來發現已經回到魔法森林,代表不與錄取嗎?
也不能說毫無興趣,可是魔理沙沒有勇氣放棄現在的生活。
心中抱持糾葛,魔理沙打算再度出發尋找背後的門。
為了再一次見到主謀的面。


Ending No.07 詭異的面試測驗
Congratulation!
恭喜你不接關通關!



【魔理沙線壞結局】

魔法森林
充滿幻想鄉的不可思議與詭異氣氛的森林。。
魔理沙的家位於此處。

魔「唔~實在不是她們的對手呢。
  要贏過她們需要更多情報才行。」
 「背後的門,背後的門……下次一看到還是只能衝進去吧。」

發現自己的武器被封印後,
不知何時回到了魔法森林。
於是魔理沙下定決心再度挑戰。


Ending No.08 難道不予錄取嗎?
恭喜通關!
下一次以不接關通關為目標吧!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文文線好結局】

妖怪之山。
幻想鄉最高聳的山,是以天狗為首的妖怪們棲息的巢穴。

姬「記得她自稱障礙之神吧。」

文「對啊,我覺得這新聞超大的。」

姬「呣~的確很不安呢。」
 「如果她獲得了某些人的信仰而現身,可能代表為了驅除天狗。
  若是她親自出馬,則是為了消滅天狗……」

文「雖然感覺敵意沒有那麼強啦。不過她認為碰上我很不湊巧也是事實。」

姬「話說回來,真難得妳會來找我商量呢。」

文「一開始是為了調查氣候變異,但如果天狗的危機是事實,
  那可就不能寫成新聞報導啦。」

姬「厚~真是會隱瞞對自己不利情報的人耶。」

文「這才是記者的模範呀? 既然沒報導出來,代表找誰商量都不會出問題。」

姬「老實說啦,妳要我的念寫能力對吧。」

文「嗯,沒錯。其實之前我和主謀打過,結果輸給了她。
  一開始就落入了她的陷阱,所有武器都被她奪走,
  最後無計可施之下,回過神來才發現被她逃了。」

姬「真是難得,武鬥派的妳居然講話這麼喪氣。」

文「我是社會派。」
 「現在我完全不知道敵人在哪裡做甚麼。
  因此想利用妳的念寫能力,揪出她的尾巴。」

姬「是可以啦……但妳不是不知道她在哪裡嗎。」

文「別擔心,我有方法。季節裝備上有線索。」

姬「拜、拜託,妳的背後有一扇門耶……!?」

文文再度開始利用原為陷阱的季節裝備。
這原本是敵人的陷阱,卻也是與敵人聯繫的唯一接點。
等到準備萬全,文文就打算跳進背後的門。
這不是因為懊悔,也不是為了拯救天狗的危機。
那為什麼文文會採取行動呢,是因為要寫成新聞報導。
一旦成功躲避天狗的危機,就可以寫成報導了。


Ending No.05 記者的楷模
Congratulation!
恭喜你不接關通關!



【文文線壞結局】

妖怪之山。
幻想鄉最高聳的山,是以天狗為首的妖怪們棲息的巢穴。

文「好像被她們溜走了呢。
  背後的門真是傷腦筋,讓她們能逃到任何地方。」
 「要是早一點擊敗她們就好了。下次做好萬全對策再挑戰吧。」

首謀者似乎是天狗的敵人。
但最後無法徹底擊敗,似乎讓她溜走了。
下次想在她溜走之前打贏她。


Ending No.06
恭喜通關!
下一次以不接關通關為目標吧!
离线makoto02
发帖
142
樱饼
0
博丽神社的喝茶券(威望)
2
春度
9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8-15
東方天空璋 正式版對話
【黑肉⑨線好結局】

幻想鄉某處上空。
因為是妖精,所以不怕夏天的暑氣啦。

⑨「太棒啦! 偶終於成為最強啦!」

拉「好棒好棒喔! 真不愧是打贏我的妖精!」
 「所以妳究竟打倒了誰呢~?」

⑨「有拿著柴刀的傢伙~還有神社裡的狗~戴斗笠的傢伙~
  還有……話說之後怎麼樣了啊?」
 「之後的記憶有點曖昧呢。雖然還記得鑽進一扇門……」

拉「哇~,在~耍~寶~耶~」

⑨「是熱昏頭的關係嗎。
  ……咦? 喂! 妳的背後……!」
 「妳的背後有一扇像門的東西喔!?」

拉「甚麼啊,好可怕。」

⑨「這扇門究竟通往哪裡……唔,頭好痛……」
 「對了,偶想起來了。之前在都是門的世界中遇到有點奇怪的傢伙。」

拉「奇怪的傢伙?」

⑨「有奇怪的舞者,以及始終坐在椅子上的蠻橫傢伙。
  好像曾經和她們對戰過……真是奇怪,之後的記憶就曖昧不明了耶。」

拉「呣~那不就等於輸了嗎?」

⑨「偶、偶怎麼可能輸呢!? 偶可是最強的呢!」

在兩童子的影響下,暴衝妖精們的記憶曖昧不明。
之所以季節大亂,是因為掌管自然的妖精超越了極限暴衝所致。
出現在妖精們背後的門,就是處在影響下的證據。
明白這一點的奇魯諾,勸告拉兒芭
「絕對不要看自己的背後,也不要碰」。
當然,一旦準備好後,奇魯諾就會進入那扇門,去取回自己的記憶。



Ending No.03 再度出現的背後之門
Congratulation!
恭喜你不接關通關!



【黑肉⑨線壞結局】

幻想鄉某處上空。
不知道這裡是哪裡耶~

⑨「今天也是好天氣耶~夏天的陽光滲入全身呢~」
 「哎呀? 夏天的陽光……?」
 「以前偶好像很怕熱耶,甚麼時候不怕熱了?」
 「算了,沒差。大概不知何時克服了弱點吧。」
 「所以距離最強又往前邁進一大步了嗎!」
 「總覺得有幹勁了喔~好想找人練拳頭測試最強呢~」
 「哦,正好有妖精! 乾脆來打一場吧!」

這時候,蝴蝶妖精拉兒芭出現在眼前。
然後奇魯諾開始了(不知道第幾次)的戰鬥。
看來似乎因為暴衝的影響,導致逐漸失去了自我。


Ending No.04 耍寶循環世界開始
恭喜通關!
下一次以不接關通關為目標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